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79】顧萌,就只因為你在G城  
   
【Part079】顧萌,就只因為你在G城

"顧小姐,您的牛奶."空姐已經收起了情緒,語調甜美的說著.

"謝謝."顧萌沒拒絕,禮貌的道了謝.

"顧小姐,若還有什麼需要,請安服務鈴,我們隨時為您服務!"

"好."

終于,喧囂了一陣的頭等艙恢複了平靜.顧萌看著手中口感依舊,溫度適宜的牛奶,卻有些感慨.

在巴黎的時候,關宸極不曾這麼噓寒問暖的送上一杯牛奶,顧萌覺得關宸極根本沒注意到這些.

而卻在現在,關宸極親口說出給她送一杯牛奶,還是自己熟悉的牌子熟悉的溫度時,顧萌懵了……

竟然自己以為的關宸極不知道,但關宸極卻都記在心中,記得同居在一起的日子里,自己在每天晚上的這個點,總喜歡來一杯溫牛奶.

有時候,顧萌不需要豪宅珠寶來討好,這樣細微的細節總可以輕易的打動顧萌.

下意識的,顧萌看向了關宸極.

"不喜歡?我想我應該沒記錯.你在巴黎一直都喝這個牌子的.還是溫度不適合?"關宸極順著顧萌的視線,皺著眉頭問著.

"沒.謝謝."顧萌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這大概是這段時間,顧萌和關宸極重逢後,最心平氣和和關宸極說過的話了.那種感覺,顧萌說不上來,似曾相識,卻又讓顧萌隱隱的覺得不自在.

但是,顧萌並沒去深究這些.畢竟,難得的平靜,好過一直的囂拔弩張,無論這樣的平靜是為何而來.

關宸極也沒得寸進尺,把這樣的氣氛持續的維持了下去,只是那眸光一直落在顧萌的身上不曾離開,那眸光里有平日難得一見的深情和寵溺.

顧萌喝完牛奶,調整了椅背,蜷縮在還算舒適的頭等艙的座椅上,也許是真的困了,也許是氣氛太好,沒一會,顧萌放松了警惕,進入了睡夢之中.

"我來."關宸極不知何時走到空姐的身邊,淡淡的說著.

空姐的手停在半空中,僵了下,然後才把自己手中的毛毯交到了關宸極的手上,就這麼半愣著看著關宸極親自給顧萌蓋上毛毯.

"站著要看我們睡覺?"關宸極冷淡的看了眼空姐,說的是一點不客氣.

他的耐性和好脾氣只針對顧萌,對于其他的人,關宸極只會是那個冷漠,刻薄,脾氣壞的關少.

"非常抱歉,我這就離開."空姐被活脫脫的嚇了一跳,立刻致歉後快速的離去.

而關宸極這一次沒回到自己的位置,就在顧萌的椅子坐了下來.但是關宸極並沒睡著,只這麼眼底含笑的看著顧萌.

就算已經關閉了座椅上方的燈,就算是頭等艙的空間顯得昏暗.但是,就在這樣的視線之中,關宸極仍然可以看見沉睡的顧萌顯得如此的安靜,少了平日像一只小獅子一般的氣勢,瞬間轉變成了無害的小白兔.

淨白的臉龐,漂亮而精致的五官不似東方人,甚至帶了絲絲歐洲人的深邃,纖長的睫毛覆蓋在眼瞼上,像一尊漂亮的娃娃.

"萌萌,是不是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和平相處呢?"關宸極問著沉睡中的顧萌.

回答關宸極的是顧萌均勻的呼吸,還有那因為不舒服而不斷轉變的姿勢.甚至,下意識的,顧萌會撅一下嘴,然後又側頭繼續沉睡.

"醒來的時候能不能也一直這樣安靜的相處呢?"關宸極自言自語的說著.

大手輕輕的撫摸上顧萌的雙頰,那種如凝脂一般的觸感讓關宸極舍不得松手.一直到顧萌的眉頭皺了起來,似乎因為這樣的侵襲而變得有些睡得不安穩,這才讓關宸極拿開了自己的手.

"睡吧,晚安,寶貝."關宸極笑了起來,溫柔的說著.

很快,關宸極把已經有些輕微滑落的毛毯重新蓋好,在顧萌的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一個輕吻,才調整了自己的椅背,也進入了假寐的狀態.

"關先生和那女的看起來不像八卦上說的那麼不堪,對她很好.你沒看見,還親自給她蓋毛毯,要我們准備牛奶,那種細節,沒生活在一起怎麼可能知道."

"顧萌多有手段你不知道?"

"關先生聽說有女兒?"

"有女兒就肯定有老婆,不然那女兒怎麼出來的.所以,顧萌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三."

"但是八卦不是說,顧萌是他老婆,他們結婚了嗎?"

"這年頭,是個人都可以叫老婆的,結婚不結婚,你知道的?"

……

空姐的話語很酸,看見關宸極對顧萌的無微不至,那種酸葡萄的嫉妒心理再清晰不過.

但無論空姐怎麼說,眼前的事實無法改變.頭等艙內,全程沒有再出現過呼叫鈴,一直到機長廣播響起,提示所有人收起小桌板,調整座椅椅背,打開燈光,飛機即將降落時,關宸極才睜開眼睛.

"萌萌?飛機降落了,醒醒."關宸極輕輕叫著顧萌.

"你不要吵我,我好困,你先去找宸宸玩."顧萌百分百的迷迷糊糊.

這樣的回答讓關宸極皺起了眉頭,顧萌不會把自己認成了別人了吧.關宸極不滿的看著顧萌,手里的動作用力了點.

顧萌一動不動.

"顧萌,我是誰?"關宸極耐著性子問著.

他發誓,顧萌要是說出別的男人的名字,他真的會掐死顧萌.而顧萌顯然被關宸極這麼用力碰了下,顯得極為的不耐煩,那眉頭都深深的皺一起了.

"宋熙銘,你瘋了嗎?以前沒見你坐飛機這麼鬧騰啊,不就是睡覺麼?椅背按照以前那樣幫我調直了,飛機落地我自然會起來了.一直催我干什麼,你被關宸極附體了嗎?"

顧萌仍然在半夢半醒,但是心里早就把宋熙銘罵了個狗血淋頭.

在顧萌看來,宋熙銘就和吃錯藥一樣,完全沒了平常的默契.顧萌上了飛機就睡覺,屬于不吃不喝很好伺候的那種旅客.

而宋熙銘則隨便顧萌睡,只是差不多時間,會幫顧萌調整好一切,但是這並不會吵醒顧萌.而顧萌會到飛機落地的那一瞬間,自動醒來.

這是兩人六年來的默契和習慣.

顯然,今天已經截然不一樣,這讓顧萌顯得很狂躁.而關宸極在聽見顧萌口里左一句宋熙銘,右一句宋熙銘的時候,原本的心平氣和再也不能忍了.

媽蛋的!哪個男人能忍自己的女人把自己當成別的男人,這和當頭戴一頂綠帽子有什麼區別?

這種天兵無天理的事情只有顧萌才能做的出來!

這下,關宸極根本不再客氣,直接搖醒了顧萌,惡聲惡氣的質問著:"顧萌,看清楚我是誰!"

"宋熙銘,你神經病!"半夢半醒的顧萌有時候真的很讓人抓狂.

但很快,顧萌突然覺得這聲音不對勁,完全不是宋熙銘那種溫文爾雅的語調,而是某只暴露囂張惡毒的語調.這樣的想法,讓顧萌猛的睜開眼睛,看向了自己一旁的人.

"靠,關宸極,怎麼會是你?"顧萌這下真的是嚇白了臉.

"哼."關宸極冷哼一聲,"顧秘書,您的記性真差,今天你是和誰去出差了?這夢里都想著宋熙銘?宋熙銘有這麼好?讓你做夢都能想到他?"

後面的話,關宸極幾乎是吼出來的.

"廢話,和宋熙銘出差的多,當然以為是宋熙銘.先前關少不是坐在最後面的位置,現在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是個人都會嚇到好嗎?"

顧萌左右言他的說著無關緊要的別的話題,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和關宸極打轉下去.

顯然,關宸極沒這麼容易放過顧萌,惡聲惡氣的瞪著顧萌,說著:"這事沒解釋清楚,我和你沒完."

"你愛沒完蠻沒完,隨便.反正氣死的是你,又不是我."

"顧萌……"

"注意形象,這是公共場合,又吼又叫只會讓關少顏面掃地."

回過神的顧萌,腦子也清醒了過來,那態度自然也犀利了起來,一點都不客氣的損著關宸極.

雖然是自己認錯人在先,但是關宸極這樣惱羞成怒的反應讓顧萌莫名的心情大好,那種作死的心里就想氣的關宸極跳腳.

"顧萌,你覺得我拿你沒辦法是吧."關宸極突然湊近了顧萌,一字一句的說著.

原本還在叫囂的顧萌頓時沒了聲音,就這麼瞪著大眼看著關宸極.接著,顧萌條件發射的立刻擋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關宸極冷不丁的又吻了上來.

結果,顧萌猜錯了,關宸極沒吻上來,而是在空姐進來收簾子的那一瞬間,直接抓住了顧萌的手,讓顧萌的手在自己的手心緊緊握住.

"關宸極……你放開我,沒辦法動了!"顧萌低吼著.

"不放.現在清醒的,看清楚牽著你的人是誰."關宸極看了眼顧萌,無動于衷.

"關先生,顧小姐,飛機馬上降落了,隨後有專人帶你們下機."空姐甜美的聲音在兩人的面前響起.

關宸極只是點點頭,而顧萌顧著和關宸極斗爭,也就是頷首示意.

但兩人就這麼一直較勁到了廊橋口,關宸極都沒松開顧萌,甚至更過分的是,艙門打開的時候,關宸極接過空姐遞過來的行李,直接摟著顧萌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

"你是故意的,關宸極!"顧萌看著周圍人的議論,對著關宸極低聲咒罵著.

"你是我女人,何來故意一說?"

"混蛋……"

"再混蛋也是你男人.罵我等于罵你自己混蛋……"

顧萌差點噴口老血而亡.擦得……關宸極說的是人話嗎?這有可比性嗎?再看著自己被關宸極鉗制在手里動彈不得,掙紮又弄的自己難受,惹的周圍的人不斷側目看向自己.

顧萌干脆放棄了掙紮.

兩人就這麼拖拖拉拉的朝著機場外走去.一到機場外,顧萌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怒目看向了關宸極.

"關宸極,你別告訴我,你是來出差的!"顧萌這下真恨不得掐死關宸極.

出差,出差你妹.早就說了關宸極有鬼,一個堂堂的大總裁怎麼可能出差一點風聲都沒有的,還有下班了才說晚上要出差的,純粹扯淡.

關宸極再低調好吧,怎麼可能到了目的地沒任何人接機,沒已經等待在這里的下屬?

這才是純粹扯淡!

顧萌只能證明一點,關宸極根本就不是出差,擺明了只是幼稚至極的要阻斷自己和宋熙銘今晚的聚會.

真是太他媽的混蛋了!

"是不是出差,是我這個老板說了算,而不是你."關宸極回答得很痞子.

"……"

一句話,堵的顧萌說不出話,只能這麼干瞪眼看著關宸極.那腦子飛快的轉著,想著可以反駁關宸極的話.

結果當然是……想不出!

天大地大,員工面對老板的時候,只有老板最大!

好,關宸極了不起,關宸極是老板,他說了算!那她這個小小的,卑微的員工也有權利反抗吧!

就在顧萌爆發的那一瞬間,關宸極竟然軟了語調,叫著顧萌.

"萌萌……"甚至,這語調里,還有絲絲的無奈.

至少,在飛機上,兩人之間相處的氣氛是很好的,但是才一個轉身,顧萌和自己似乎又退回了那種囂拔弩張.

"別這樣,好嗎?"關宸極軟了語調,他的手從顧萌的腰間撤了下來,改牽住顧萌的手.

"你到底想干嘛?關宸極?"

"不干嘛,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單獨的在一起.沒那些外界的騷擾,沒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沒所有的不愉快,只能想這樣安靜的在一起."

這一次的b市之行,是早就在關宸極的計劃之中,絕非是臨時起意而來的.只是今天被顧萌和宋熙銘的電話給刺激的提了前.

但顧萌說對了,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出差,純粹是關宸極的私心而為.

只是時機不對,被弄巧成拙了而已.

關宸極的話,用低低沉沉的嗓音說出時,輕易的蠱惑人心.但是,顧萌對這樣充滿誘惑和勾人的聲音並不感冒.

"然後呢?滾滾床單,激情四射,接著再回到這樣的環境里,繼續互相撕臉?"顧萌說的一點也不客氣.

"為什麼要撕臉?為什麼不能重修于好?"

"為什麼要重修于好?"

顧萌邊說邊朝著出租車的方向走去.她是一點也沒想法在機場外面和傻子一樣的跟關宸極理論這種有的沒有的事情.有這點時間,她還不如趕緊找個地方去睡覺.

"萌萌,我解釋過了,落依不是我孩子,我也沒娶顏悠冉,你心里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今兒我們都說清楚!"

關宸極干脆直接橫在顧萌的面前,擺明了一副"今兒不說清楚,咱們就別走"的架勢.

"關宸極,你行行好,看看時間成嗎?現在不是中午兩點,而是凌晨兩點了!這馬路上,蚊子都沒幾只了,別折騰了成嗎?你不想睡覺,老娘還想睡覺!"

顧萌的臉色里是真的有些疲憊.就算在飛機上睡過也抵不過顧萌良好的生理鬧鍾.若是平日,現在顧萌是深睡眠的時候.

而顧萌好死不死一個壞習慣,深睡眠的時候沒地方睡覺,脾氣異常火爆.這點和關宸極的起床氣還真是相呼應.

但是,偏偏關宸極不會看臉色,竟然還在這里和自己爭論.

真是,論你妹!

"抱歉,我忘了時間."關宸極被顧萌這麼一說,一臉的歉意,收起了先前的態度,再度牽起了顧萌的手.

顧萌連掙紮都懶得掙紮,徒勞無功的事情一直做的話,那就真的是蠢貨.

很快,關宸極帶著顧萌到了出租車停靠點,凌晨兩點,平日那等車的長隊伍早就消失不見,沒一會的時間,就有出租車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顧萌想也不想的就打算開車門,但是顧萌的手還來不及碰到門把,關宸極已經率先的打開了車門.

"上車吧."關宸極的口氣極為的溫柔.

顧萌沒看向關宸極,也沒矯情.這夜半三更的時候,有人服務,不享受那是對不起自己.

而關宸極一直等顧萌坐穩了,自己才上了車,仔細的帶上車門.

"師傅,去……"顧萌率先開了口,想和出租車師傅說b城比較出名的幾個五星級酒店,但是,這話還來不及開口,就已經被關宸極給截斷了.

"去麗島酒店."關宸極快速的開了口.

這下,顧萌猛地看向了關宸極.她可以肯定的是關宸極出差是臨時起意,那麼,這個酒店,怎麼關宸極說的胸有成足.

麗島酒店是六星級酒店,在b市最熱鬧繁華的地方,按照顧萌多年的經驗,這個時候,這個附近的酒店全部爆滿,就算是總統套房也不可能有孔雀.

關宸極臨時起意,就不可能訂得到酒店.所以顧萌才會想去離市中心遠一點的五星級酒店.

顯然,關宸極又在扮豬吃老虎,看似無預警的事情,卻又安排的井井有條.

"哼."顧萌冷哼一聲,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說話.

關宸極無奈的搖搖頭,彈了下顧萌的腦袋,才說著:"就算是臨時起意把你給帶來,總不能什麼都沒著落,兩人一起露宿街頭吧."

顧萌還是不說話.

而關宸極似乎對這里的環境很熟悉.司機看見兩人衣著光鮮,又是剛下飛機,自然的就以為是外地的游客,于是就想著繞圈子,但是卻被關宸極不客氣的阻止了.

"別帶著我們兜圈子,直接上高架,到麗島,再兜一米的距離,我就直接讓你今晚去警察局,這輩子不用開出租車了."關宸極冷冷的威脅著司機.

這下,司機的魂都嚇沒了,現在若被客人投訴的話,輕則停運,重則則會取消執照,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車內的女的,雖然一口標准的普通話,但是聽得出,肯定不是b市的人.而男的中文雖然標准,但是還帶著外國腔.所以司機才敢這麼做,結果卻沒想到自己撞了火槍口.

"對不起對不起,只要你們別投訴,我不會算你們車費!"司機飛快的說完,立刻開著車朝著麗島飯店開了去,一句話不再多言.

全程,顧萌沒說話,就這麼凝眉看著關宸極,而關宸極則輕輕的笑了起來.

"怎麼?你以為我入主中國是想起來,就來的?"關宸極問著顧萌,一眼就看穿了顧萌的想法.

"哼,誰知道,關少下面能奴役的人這麼多,哪里需要關少過腦子."顧萌不自在的轉過頭,冷哼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

她能說她真的就是這麼以為的麼?但是,眼前的還是告訴顧萌,顯然不是如此!

而關宸極卻突然認真的看著顧萌,就算顧萌的臉是轉向窗外的,但那種灼熱的目光,顧萌仍然可以清晰的感覺的到.

"關氏入主中國,首選的城市就是這麼幾個大城市,不是經濟中心,就是政治中心.既然決定要來,我怎麼可能不一個一個城市走過,你以為成立一個分公司是隨隨便便的?"

關宸極說著無關緊要的話,但似乎所有的重點都在接下來的話語之中.

"若不是因為你在g城,那麼,關氏集團的分公司就會選擇在b市或者z市.而不是在g城."

這話,關宸極說的很漫不經心,不咸不淡的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顧萌卻因為關宸極這樣的話,一陣心跳加快,那眼神更加不自在了起來,然後不知道是應該看向關宸極,還是繼續看著窗外裝傻.

而關宸極似乎也不急著和顧萌說什麼,只是那大手又悄然無聲的牽住了顧萌的手,顧萌掙紮了下,但是卻被關宸極牽的更緊.

突然,顧萌猛不丁的響起了什麼似的,轉身看向關宸極,那漂亮的大眼微眯起來,上下打量著關宸極.

"干嘛這樣看我?"關宸極莫名其妙了一下,"還是你剛才聽完我的話,感動的不能自已,今晚准備以身相許來報答我?"

"報答你?你確定我不是暴打你?"顧萌挑眉問了句.

"什麼意思?"關宸極有些沒繞明白.

縱然關宸極的中文很好,那僅限于在表達和口語交流及讀書看報.多來兩次相同的讀法,或者讀法接近的詞,關宸極就會楞一下.

"暴力的暴,打人的打,懂?"

"喂,你干嘛打我?"

"為什麼?"顧萌這下竟然主動靠近了關宸極,然後惡狠狠的問著:"你這六年一直都在監視我?或者說,找人查我的情況."

"這個……"關宸極不自在了起來,眼睛左右看著.

我擦……這個氣氛不是很美好,怎麼顧萌卻突然提到了這個事情.關宸極確確實實在這六年里,找了私家偵探定期跟著顧萌,然後拍攝下顧萌的每一張照片,再傳回法國給自己.

想到這,關宸極看向顧萌,這下知道顧萌為何會這麼說出口.

原因就出在顧萌那天從只電腦里拷走的照片.

顧萌的思維其實不難理解,關宸極身為關氏集團的總裁,自己的隨身電腦里肯定有很多的機密文件.

但是顧萌萬萬想不到的是,關宸極從來不把這些文件放在自己的隨身電腦里,自己的隨身電腦只有顧萌的照片.

那是這六年來,關宸極用來解相思之苦用的.

"關宸極,怎麼不說了?真是看不出,堂堂的關少還有這樣偷窺別人生活的癖好?恩?"顧萌一字一句的反問著關宸極.

"這個……那個……"關宸極半天沒說出個屁.

"嗯哼?"顧萌冷哼一聲,"被人莫名其妙偷窺了六年的人,現在應該要怎麼做才比較合適?"

"萌萌……"

"關宸極,從現在開始,你閉嘴!不要用任何方式和我說話,不然小心我翻臉.我管你是我老板還是誰,立刻馬上暴打你一頓,再把你從車上丟下去!"

顧萌一點也不客氣的對著關宸極吼著.

媽蛋的……誰要知道自己被人莫名其妙監視了六年,還能心平氣和的對陣啊個人笑,那這人才他媽的是有病!

"萌萌……"關宸極這下急了,想解釋.

"閉嘴!"顧萌用手指著關宸極,惡狠狠的瞪著關宸極.

"好好,我閉嘴!"這下關宸極真的閉上了嘴,因為他知道,顧萌不是開玩笑的.

但是,關宸極覺得自己也很委屈好麼……

是,他是找人調查了顧萌的生活,但是他還沒那麼變態到二十四小時的監視顧萌,只是定期有人發回來顧萌的近況.

但是,每一次這樣的近況都讓關宸極看的吐血,哪里還有勇氣再深入調查,關宸極就怕自己當場氣瘋.

而顧萌沒說話,一直轉頭看著窗外.

關宸極真是史上最不要臉的男人,還好意思說的出一生相許這樣的話.若是以身相許可以讓關宸極從此不能人道,那麼,她顧萌還是樂意替關宸極完成,順便為民除害!

但是,顧萌不否認自己的情感.

關宸極的那一句"若不是因為你在g城,那麼,關氏集團的中國分公司不會選擇在g城"還真的是讓顧萌動容了.

這個男人……

顧萌的嘴角不自己的掛起一絲的笑,但很快這樣的笑又斂下,安靜的看著窗外,不動聲色.

出租車飛馳在入夜的b市街頭.

這不是顧萌第一次來b市,b市是政治文化中心,但似乎除了特定的幾個地方夜生活豐富外,其余的地方則是顯得冷清的多,尤其是這段離開機場朝著市區而去的道理,在這個凌晨時分,一個人影也見不到,車影都少的可憐.

相較于b市,顧萌更喜歡g市,那是她從小生活的地方,像極了骨子里的顧萌,那種向往浪漫,充滿小資情調的自己.

無意識的在對比,g城在顧萌心中的地位無人可及.

那種混亂的意識,窗外不斷閃過的風景,竟然讓顧萌無一絲的清醒,甚至有了點昏昏欲睡.飛機上的小睡絲毫不能阻擋此刻的困意.

漸漸的,顧萌的眼皮垂了下來,但仍然在做著掙紮.

"困了?睡覺吧,到了我叫你."關宸極溫柔的聲音傳來.

這樣的溫柔,讓顧萌的昏睡更為的明顯.她只感覺自己靠在上等的布料里,有一雙溫柔的手,摟住了自己,讓自己可以睡的更為舒服.

伴隨著在記憶里那再熟悉不過的氣息,一點點的侵蝕了顧萌,終于,顧萌沉沉睡去.

"萌萌,什麼時候醒了能像睡著了這樣和平相處呢?"關宸極寵溺的看著昏睡的顧萌,輕聲的自言自語.

很快,關宸極幫顧萌調整了更為舒適的姿勢,就這麼輕擁著顧萌,任車子一路飛馳到了麗島飯店的門口.

"先生,麗島飯店到了."出租車司機小聲的提醒著關宸極.

關宸極僅僅是點頭致意,而飯店的服務生已經快速的前來打開車門,關宸極看著仍然在沉睡的顧萌,微皺了下,就直接騰空抱起了顧萌,並沒叫醒顧萌.

而一旁的服務生眼疾手快的已經幫關宸極取出了隨身的行李,重新關上出租車的大門.

在關宸極抱著顧萌下車時,那車內和車外截然不同的溫度很快就讓顧萌清醒了過來.

"關宸極,你放我下來."顧萌發現自己是被關宸極抱著,立刻叫了起來.

但顧萌的雙頰里不可避免的閃過一絲的緋紅,顯得有些不自在的尷尬.而關宸極輕笑了一聲,順著顧萌的話,把顧萌放了下來.

"你太輕了,萌萌,這幾年你都干什麼了?怎麼讓你自己比在巴黎的時候還輕?"關宸極在意的是這個.

"你閉嘴好不好!"顧萌真恨不得縫上關宸極那張討人厭的嘴.

我的媽呀……她竟然真的就這麼睡著了,還在關宸極的身上睡著了,竟然被人一路抱下車才有反應!

擦的……她最近是豬嗎?竟然這麼能睡!

顧萌在心里千萬次腹誹了自己一通."我閉嘴可以,你是打算在飯店門口發呆到天亮嗎?"

這下,顧萌的臉更紅了.因為門口的服務生都已經看向了自己,幫他們拿行李的服務生臉上更是閃過一絲的竊笑.

那笑仿佛就在告訴顧萌,我知道你們之間有曖昧,不需要掩飾,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哼!"

顧萌瞪了眼關宸極,有點憤恨,也帶了點嬌嗔,大步的朝著酒店大堂走去.那步伐越走越快,就好似在欲蓋彌彰,想擺脫關宸極和自己的關系一般.

這樣的顧萌,讓關宸極不客氣的大笑出聲.

至少,這趟臨時起意的b城之行是來對了,至少在這里,關宸極不需要再面對一個隨時和自己處在戰斗狀態的顧萌.

至少,在這里,關宸極看見了顧萌的嬌嗔,看見了顧萌的孩子氣,看見了顧萌宛如天使一般的睡顏.

那是在關宸極腦海里出現無數次的顧萌,而如今卻真實的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又豈能不能讓關宸極欣喜.

"笑死你好!混蛋關宸極,就你牙白,天天笑!"顧萌有些泄恨的自言自語著.

那三寸的高跟鞋踩在酒店的瓷磚地板上"蹬蹬"作響,小女人的嬌態在此刻展露無遺.

但很快,同樣深夜才來辦理入住手續的老外,看見顧萌這樣極近于擾民的行為後,不免皺眉投來不贊同的目光.顧萌似乎也感受到了這樣的目光,這才驚覺自己做了些什麼.

她尷尬的看向老外,立刻停止了自己接近于對地板施暴的行為,一臉的歉意.

都是關宸極那混蛋……

顧萌又一次的把這樣的尷尬怪罪在了關宸極的頭上.

就在這時,關宸極從外走了進來,輕擁過顧萌,帶著笑,用流利的英語和一旁的老外坦然的解釋了起來.

"抱歉,我老婆和我鬧了點脾氣,心情有些不好,打擾到你們,我帶她向你們說一聲對不起.平日的她不會這樣,這是我不好."

關宸極的話處處都在維護顧萌,把顧萌所做的一切行為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喂……"顧萌差點掄起拳頭要揍關宸極.

媽蛋的……關宸極是鬧哪樣?這老婆是越叫越順口了是吧!老婆你妹啊老婆,她是關宸極前妻!前妻!

"所有人都在看你喲."

"哼."顧萌的眼神告訴關宸極,等下再收拾你.

關宸極則回了顧萌一個"等下隨便你處置"的神情.

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加之關宸極之前的解釋.老外的臉上浮上了然的神色,對著關宸極點點頭,然後就笑了起來.

這下好了,顧萌直接成了酒店大堂里所有人注意的焦點.那種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顧萌再清楚不過.

女人在嫉妒顧萌,嫉妒顧萌有這麼一個溫柔體貼,還英俊瀟灑的老公.而能住的起麗島飯店的,自然也是身價不菲.

顧萌頓時有一種百口莫辯的感覺.

但是顧萌也沒傻到在這樣的時候和關宸極再進行爭辯,她聰明的選擇了閉嘴,有時候沉默才是最有利的結束現在這樣讓人尷尬局面的辦法.

顧萌也知道,自己無論說什麼都是枉然,在關宸極先入為主的解釋之中,她無論說什麼,在外人看來,都只是一個在和老公鬧脾氣的女人,都是無理取鬧!

而關宸極,則就是那個舉世無敵,全宇宙僅存的好男人.

你妹的……這年頭,真的是美男計比美人計還好用!

就這樣,在顧萌的別扭之中,關宸極和顧萌兩人終于走到了櫃台前.那一路的大腦,櫃台的人自然也看的清清楚楚,已經從心里認定了兩人的關系.

于是,他們直接忽略了顧萌,問著關宸極.

"關先生,請提供您的護照,我們為您辦理入住手續."櫃台服務人員的態度很好,恭敬的對著關宸極說著.

關宸極配合的拿出自己的護照.

麗島飯店的房間,自然也是李澤律在解決了機票問題後,再給關宸極定下的.符合關宸極的一切標准.只不過是在房間上,除了行政套房外,並沒關宸極習慣的總統套房.

但是,這已經是能選擇的范圍內,最好的條件.關宸極也不會龜毛到繼續挑剔.

最重要的是,麗島飯店,只剩下這一間的行政套房,這才是關宸極最滿意的地方,這才可以徹底斷絕了顧萌再提出任何幺蛾子的想法.

而顧萌看著關宸極的理所當然,再看著櫃台的人完全忽視了自己的存在,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咒罵了起來.

真是你妹的……

"抱歉,我要兩間房,我並沒和關先生居住一間."顧萌冷聲的對著櫃台的人開了口.

櫃台的人錯愕的看了下顧萌,然後再看了下自己的同事,大家眼底都有著一絲的不贊同.

那不贊同當然是此刻正在鬧脾氣的顧萌,在關宸極這樣的好好先生前,仍然可以這麼的無理取鬧.

但是,櫃台小姐說出的話,卻仍然顯得禮貌而恭敬.

"抱歉,這位小姐.我們已經滿房了.沒有多余的房間可以再開了."

這話雖然說的萬分抱歉,但是那眼神看向顧萌的時候卻顯得那麼的不贊同.言下之意再清楚不過,放著關宸極這麼優質的男人,還在這里拿喬耍脾氣,太不知好歹了.

這種眼神,更是看的顧萌一肚子的悶氣沒地方發.

他媽的,她顧萌就是不知好歹,她顧萌就是無理取鬧,她顧萌就是喜歡拿喬,可以不可以?他媽的,真以為這偌大的b市就只剩下這個該死的麗島飯店了嗎?他媽的,她就是看不慣這些人的眼神,這些人的破態度!

就算老子換個地方住總統套房,都不要在這里!真是混蛋!

越想越窩火,顧萌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轉身朝著飯店外走了去,她一刻也不要在這里繼續呆下去了!

"抱歉."關宸極對著櫃台小姐歉意一笑.

那過分迷人的笑容,讓櫃台小姐差點都酥麻的不能自已.關宸極並沒在意自己放了多少電,只是眼神示意櫃台小姐繼續辦理入住手續.

而後,關宸極立刻把才走了兩步的顧萌直接拉回了自己的身邊,不給顧萌任何說話的機會,快速的在顧萌的唇上印下一個吻.

只是,關宸極看向顧萌的眼神里,卻多了一絲絲的警告之意....

,:..

上篇:【Part078】我就這麼幼稚,怎麼的?     下篇:【Part080】這氣氛,甜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