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80】這氣氛,甜到爆!  
   
【Part080】這氣氛,甜到爆!

"你瞪我干什麼?"自然,顧萌這聲調也壓低了幾分.

而關宸極趁著櫃台小姐辦理入住手續的間隙,快速的靠近了顧萌,那菲薄的唇停靠在顧萌的耳邊,攬住顧萌腰身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收,讓顧萌更加無法動彈.

而後,關宸極壓低聲音,用兩人才能聽得見的語調,在顧萌的耳邊小聲的威脅著:"你信不信你再胡來,我當場吻暈你,然後直接扛上樓,再對你滿清十八酷刑?"

"你……"顧萌真是氣的咬牙切齒!

這絕逼是關宸極*裸的威脅!

顧萌按照自己對關宸極那變態的了解,這種事情他絕對可以做的出來.變態的世界里是沒有什麼廉恥二字可以寫的.

因為,關宸極本來就是一個完全不在乎他人目光的人,做的事情都是離經叛道的.關宸極的世界里,只有"不要臉"和"看心情"這六個字才是至理的箴言.

而關宸極砸面對顧萌的怒目,就是很流氓的表情"不信你大可試試".

"關先生,入住手續已經辦好,祝您入住愉快."櫃台小姐適時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明爭暗斗.

"謝謝."關宸極禮貌的致謝,接過房卡和證件.

然後,關宸極看向了顧萌,說著:"還不走?我可是困死了.別把我的話當玩笑,我真的做的出來的喲."

"混蛋!"顧萌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罵著.

而關宸極笑了起來,率先朝著電梯走去.顧萌則是在前台小姐一臉的桃心和嫉妒之下,憤恨的跟上了關宸極.

"二十一樓."關宸極快速的報了自己的樓層.

很快,電梯服務人員按下了關宸極要去的樓層,才禮貌的退了出去.在電梯里,顧萌一句話都沒和關宸極說,這種怒火一路忍到了套房內.

"滴……"的一聲刷門聲,關宸極帶著顧萌旋身進入套房內.

才進門,顧萌就已經甩開關宸極的手,不客氣的發了飆:"關宸極,你是早有預謀的是不是?"

"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有預謀了?"這種事情,打死不能承認.

"從上到下,每一只眼睛都看見了.這麼湊巧,你選得酒店就只剩下一間房了?b市那麼多酒店,你就非要選這間?"

"地段好,服務好,口碑好,符合我一切要求."關宸極答的理所當然.

"一切不符合我的要求!"

"做下屬的要服從老板的要求!"

"做下屬的不可能和老板一個房間睡覺!"

"行政套房是兩個房間,不是一個房間."

關宸極很惡劣的對著顧萌比了一個二的手勢,然後得意洋洋的看著顧萌.等著顧萌還能說出什麼反駁的話.

"對,一個書房,一個臥房."顧萌真是說的咬牙切齒.

"顧萌."突然,關宸極一本正經的叫著顧萌,"有沒有人說過,你有時候太不可愛,太吵了?"

"關你屁……"

最後一個字,顧萌來不及說出口,關宸極已經直接走進顧萌,把顧萌直抵在牆壁和自己的胸膛之間,而那菲薄的唇精准的落在了顧萌的唇上.

"我說過,你罵一句髒話,我吻一下的."

然後,就沒有然後……

顧萌沒了聲音.兩手被關宸極緊緊的抓住,身子被壓在牆壁上,關宸極的吻已經霸道的隨之而來,那種熟悉的氣息,無孔不入的鑽入顧萌骨血里的每一處.

關宸極的手總是顯得不那麼安分,在顧萌的性感的曲線上不斷的游走,有以下沒一下的挑逗著顧萌.

一直到顧萌氣喘籲籲時,關宸極才放開了顧萌.原本緊密貼合的身體,這才鑽入了一絲新鮮的空氣.顧萌大口的呼吸著空氣,不斷的急促呼吸,再平複著自己的情緒.

"關宸極,你只會耍流氓!"

"耍流氓又如何,你別告訴我你沒享受到!我看你每次都享受的很!"

"……"

顧萌發誓,關宸極是她見過耍流氓耍的最不要臉,最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人!可以不顧場合,不顧別人感受,無止勁沒條件的耍流氓.

他媽的……這種人怎麼不去死!

"別罵髒話,我看見了你那顆要罵髒話然後蠢蠢欲動的心!"關宸極輕易的說出了顧萌此刻心里的想法.

"……"

趁著顧萌恨得咬牙切齒,卻又一句不能反駁的時,關宸極的手一緊,又快速的把顧萌貼近了自己的身體.

"老婆,我只是想要你而已."這話,又變成低低沉沉的纏綿聲.

那菲薄的唇,有一下沒一下的掃過顧萌的耳垂,額頭抵靠在顧萌的額頭上,含笑的雙眼看著顧萌仍然怒目的眸光,直白的說出了自己的*和想法.

顧萌,冷靜,絕逼不能和關宸極這樣的小人計較!計較那氣死的都是自己.關宸極根本就是不痛不癢,還和看戲一樣!

深呼吸,平緩後,顧萌立刻吼著:"要你妹的關宸極!你當老娘是什麼?你暖床的女人嗎?你高興了,老娘要陪你滾床單,你不爽了,老娘就要自動滾到你面前讓你消遣?你家寵物狗的都比老娘地位崇高,至少不需要這樣沒完沒了的看這你的臉色過日子!"

顧萌說的簡直怒火沖天,"關宸極,你他媽的混蛋!"

越說越惱火,越想越憤怒的顧萌二話不說掄起巴掌就想狠狠的抽關宸極.她真覺得自己這輩子所有的暴躁情緒通通都在關宸極這里爆發的一干二淨,連點渣都不剩下.

他媽的,她真想看看,這一巴掌能不能徹底的打醒這個隨時隨地都是精蟲沖腦的混蛋男人!

"你這女人,我說你怎麼回事,除了動手就不會別的嗎?"

關宸極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顧萌的手腕……開玩笑,他關宸極人生這輩子的幾次被人打的汙點都落在顧萌的身上,在這麼下去,真是一點威信沒有,活活被這女人踩在腳下,沒翻身的機會了.

"一女的,這麼野蠻算什麼啊?你以為你在演野蠻女友啊?醒醒啊,我不是那二貨,你也不是那全智賢好嗎?和男人野蠻最蠢了,你信不信老子立刻馬上可以在這里強要了你啊!"

關宸極難得氣都不帶喘連續損了顧萌這麼長一段話,顧萌聽的更是渾身冒火,看著自己還被關宸極抓在手心的手,氣簡直不打一處來.

"哼,是啊,我這女人除了動手外就不會別的了.你這男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威脅,也就是威脅.你沒別的方法了嗎?"

顧萌也和關宸極杠上了!輸人不輸陣,斗嘴她顧萌怎麼會輸!真是混蛋!

結果關宸極一攤手,很無辜的看著顧萌,說著:"對,我這男人除了威脅,還就真只會威脅,因為你這女人除了威脅好用,再也找不到更好用的辦法了."

顧萌直接吐了一口老血……

"別罵人,我之前說的話,說到做到的!"關宸極看著顧萌的表情立刻涼涼的再度威脅顧萌.

"……"

"要不你給我找一個對付你有用的辦法,我就不用威脅了.我這人真的這對事不對人的!"

"……"

"你看,你也沒話說了,所以,這就充分證明我對付你的辦法都是正確的.我說了,我從來辦法不用多,只找對的!"

"關宸極,你到底他媽的說夠了沒有!"顧萌是用吼的.

去他什麼的濃情蜜意,去他什麼的曖昧*,去他什麼的特殊氣氛……無論什麼樣的情況,只要顧萌和趕車你對上,就可以輕易的把這種氣氛轉變成無止勁,沒營養的斗嘴.

只是,這樣沒營養的斗嘴里,偶爾還會帶了一絲繞過人曖昧難尋的氣息.這也是長期以來顧萌和關宸極固有的相處模式.

就好比關宸極在其他女人面前,一直都是彬彬有禮,冷漠的拉開彼此的距離.而面對顧萌的時候,那早就收斂的火爆脾氣就可以輕易爆發,拼了命的和顧萌斗個你死我活.

顧萌也是如此,在所有人面前,都可以裝作若無其事,再流氓無恥的人,顧萌也可以魅惑的一笑而過.偏偏對關宸極,這些情緒都扯淡,唯一的想法就是絕對不能輸給關宸極.

"夠了."關宸極比了一個ok的手勢,很懂得見好就收.

但是關宸極的雙眼並沒離開顧萌的身上,看著顧萌急的面色通紅,心里不免齷齪的腹誹著.

真的好想要她啊……

"哼!"而回應關宸極這樣的話,顧萌只是冷哼一聲.

他媽的,她絕對了,再也不能和這個男人吵了,再吵只會把自己給氣的肺都炸了.越這麼想,顧萌腳下的步伐越來越快,立刻朝著套房內的主臥室走去!

關宸極一看,想也不想的立刻就跟了上去.

顧萌直接轉頭,不客氣的說著:"今晚我睡床,你睡沙發!"

"想也別想,要麼一起睡床,要麼一起睡沙發!"關宸極哪里這麼好打發.

開什麼玩笑……他好不容易可以和顧萌單獨相處,還會蠢到一個睡房間,一個睡沙發?放著想了許久的美人不抱,還去獨守空房,那是傻子做的事情.更何況,顧萌還是他老婆……

這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懶得理你!"顧萌吼了過去.

然後顧萌就氣沖沖的朝著房間內走了去,關宸極就當這是顧萌默認,立刻也跟了上去.

拜托,現在已經快凌晨四點了,再不睡覺,天都要亮了.

"顧萌,你腦子是黃的!"關宸極突然一口肯定的說著顧萌.

顧萌猛的撞過身,瞪著關宸極,說著:"你說什麼?"

"不讓我和你睡一個床,不就是因為你怕我拖你滾床單,拜托,你想想,現在都快凌晨四點了,再不睡覺天也要亮了.你以為我一夜七次郎嗎?"

關宸極這倒是不客氣的把自己的腹誹說了說出.原本還想看顧萌又氣又急的臉,但結果,顧萌連反應都沒有,就只是冷哼一聲,立刻朝著浴室走去.

于是,關宸極立刻不要臉的再度跟了上去.

媽的,人絕對不能豬溝通.人怎麼可能懂得豬的世界.顧萌想的滿肚子的憤恨不平.

"等我!"關宸極看快關上的門,立刻叫了起來.

結果,回應關宸極的是顧萌毫不客氣的關門聲,而快步緊跟的關宸極被顧萌這一關門,差點一頭撞上堅硬的鋼化玻璃.

還好關宸極刹車刹的快!

娘的……真是五毒皆不毒,最毒婦人心.顧萌絕對是天下第一狠毒的女人!

關宸極在心里暗自罵了顧萌幾句,眼見自己破門無望後,干次也拿起衣服直接去了另外一個房間沖洗.

等關宸極都解決完,再回到主臥室的時候,顧萌顯然還在浴室內還沒出來.關宸極倒也無所謂,隨意的披上酒店的浴袍,連帶子都沒系,就這麼*裸的直接躺在床上.

五分鍾後,顧萌也從浴室出來,本還想著立刻馬上關了主臥室的門,不讓關宸極進來.結果,顧萌卻看見幾乎是裸著上半身的關宸極,倚靠在床頭,自在的看著財經雜志.

他媽的……太不要臉了!

顧萌這話,都不知道是在罵關宸極還是在罵自己.她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了想要撲上去,狠狠蹂躪關宸極兩把的沖動,那紋理分明的肌肉,處處都是對顧萌的誘惑.

忍了!天下美男何其多,何必眷戀關宸極!

想著,顧萌直接扭頭朝著主臥室外走了去.開玩笑,她今晚要是留在房間里,和關宸極躺在一張床上,那麼,結果只有一個!

是她被關宸極吃的臉骨頭都不剩,連渣渣都沒兩片!

真是,我呸……

"你去哪里?"關宸極一看顧萌要出去,聲音立刻追了過來.

"要你管!"顧萌直接吼回去!

她的腳步只停了一下,立刻繼續朝著門外移動.就在顧萌奇怪關宸極這個黏皮糖竟然沒追上來的時候,關宸極那涼涼的,討人厭的聲音,已經從顧萌的身後傳了出來.

"親愛的顧秘書,你要想好你這樣的做法靠譜不靠譜."

顧萌不說話,關宸極也不介意,繼續往下說著:"外面可是沙發,麗島雖然是六星級的飯店,但是那沙發和我公寓里的絕對不能比.至少絕對不可能比這張床舒服."

"你能說重點嗎!"顧萌有些惱火,看著每一句重點的關宸極.

"可以."關宸極很配合的點點頭,"你可是顧秘書,秘書陪老板逛逛b市是再正確不過,這是叫市場調研,顧秘書這點合作度我想還是有的.而現在呢,你也老罵你老板我變態,對吧!比如我一個不小心,特別想徒步,比如我一不小心,特別不想和你過得去的時候……"

關宸極發誓,自己絕對是不怎麼認真的威脅顧萌,也絕對沒拿刀子逼顧萌,他什麼都沒說,只是說了說明天可能發生的情況而已,對吧!

這個,絕對只是善意的提醒!反正顧萌從來都當自己是變態,這麼做,很符合變態的行事風格!

"關宸極……你……"顧萌氣的當即轉過身.

開玩笑,b市有多大?b市雖然是政治文化中心,那交通的便利程度遠遠不如g市做的好.要真的被關宸極這麼徒步走下去,這麼熱的天,她還是高跟鞋,那才是不死也殘!

而關宸極這個戶外登山俱樂部的成員,一個極限運動的愛好者,這些根本就是不痛不癢!

好女不吃眼前虧,繼續和關宸極較真下去,倒沒的只會是自己.

他媽的,麗島飯店的大床大的嚇人,那麼大一個床,她蜷縮一個角落還怕什麼.關宸極要真敢怎麼的,她會當下就把關宸極給挫骨揚灰!

想著,顧萌干脆一個大步直接走回床邊,但是,她選擇了距離關宸極最遠的位置,卷起被子,在角落的位置躺了下來.

接這,顧萌就直接閉上眼睛!她拒絕再和這個男人進行任何的溝通,絕對不要!

而關宸極則看著已經躺了下來的顧萌,輕笑出聲.

對顧萌,真是什麼方法都不好用,威脅最頂用.

顧萌本以為關宸極會耍什麼流氓,結果,關宸極也僅僅是關了燈,然後就躺在自己原先的位置上.但就算是這樣,顧萌也仍然是充滿戒備的假寐,以防萬一.

但是,在許久沒等到關宸極的任何舉動後,顧萌終于抵擋不住困意,在天空微露了魚肚白的時候,沉沉睡去.

"真是倔強……"關宸極看著已經熟睡的顧萌,低低笑了笑,輕聲說著.

他半撐起身子,靠近了顧萌,大手輕輕的掠過顧萌不經意掉在額前的發絲,指尖在顧萌的臉頰上游走,那雙眼就這麼出神的看著顧萌.

許久,關宸極在顧萌的唇上偷了一個香吻,用再溫柔不過的語調說著:"晚安,我的寶貝.我愛你,從未曾改變過."

——

翌日,窗外的太陽早就已經日曬三竿,牆上的時鍾已經指向了中午十二點.而套房內,因為遮光簾的作用,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讓人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的動靜.

顧萌平日再精准不過的生物鍾竟然也沒叫醒顧萌,顧萌毫無形象的趴在枕頭上,沉沉睡著.也許是昨日的連夜趕飛機,住酒店,再加上和關宸極的斗智,讓顧萌徹底的累崩,自然也毫無反應.

空調的風,偶爾把窗簾吹起一個縫隙,窗外毒辣的太陽透過縫隙灑落在屋內,才隱隱的讓顧萌有絲絲的清醒.

下意識的抓了床頭櫃上的手機看了眼時間,顧萌這才驚覺此刻的時間.想也不想的,顧萌爬了起身.

下意識的伸了一個懶腰,但顧萌卻發現自己的手打到了什麼莫名的物體.這下,顧萌徹底的醒了過來.

"關宸極!"

"顧萌,你怎麼每天早上起來都這麼吵!"關宸極也迷迷糊糊的.

昨兒的事情,這下和倒豆子似的,一下子回到了顧萌的腦海里.媽蛋的,眼前這是什麼情況,不是大家各自占據一個角落嗎?怎麼瞬間又黏糊在了一起?

還沒容顧萌多加細想,關宸極已經直接一個翻身,把顧萌抓到了自己的身下.反正被顧萌這麼吼了下,關宸極最後一絲迷糊勁也已經悄然消失.

"喂……"

"早安,老婆.不對,是午安."關宸極的沒給顧萌多說話的機會,搶先說著.

那似清醒又似模糊的神情,嘴角漾起的笑,性感迷人.接著,這性感的笑變成了一個早安吻,就這麼大咧咧的落在顧萌的唇上.

但,並為深入,點到即止.

顧萌反應過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又被關宸極給調戲了!但是顧萌還沒來得及做什麼,關宸極已經一個翻身,從顧萌的身上爬了起來,利落的站到了地上.

"別發呆了,快起來,親愛的."關宸極催促著顧萌,"還是你想我繼續?"

"滾你丫的祖宗!"顧萌直接丟了一個枕頭過去.

關宸極精准的接過顧萌丟過來的枕頭,隨意的丟回大床,繼續說著:"不逗你了,馬上十二點了,起來可以吃午飯了,吃過飯,我們下午去逛逛.現在開始,是一周休假的時間,好好逛逛這b城,也好過在床上滾一周的床單,對吧!"

說完,關宸極還不忘惡劣的捏了捏顧萌的雙頰,企圖讓顧萌清醒一點.

顧萌被關宸極一連串的話,和反常的舉動弄的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反應.關宸極竟然沒再繼續做一些不入流的事情,竟然只是單純的叫自己起床逛街?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微眯起了眼,鑒于關宸極的不良前科,顧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所聽見的.

而關宸極趁著顧萌發愣的間隙,倒是一點都不會的在顧萌面前直接洗涮,然後脫衣服,再換了外出的衣服.

休閑的黑色西褲,白色的襯衫,襯衫上總是習慣少扣兩個扣子,但仍然不忘記在袖口別上相匹配的袖口,而後再抽出一件灰色的休西穿上.而後關宸極站在大大的落地鏡面前,整理起自己的儀容.

顧萌看著背對著自己的那完美的身材,線條緊致的臀部,不由的浮想聯翩,那臉色都不自覺的微紅了起來.

關宸極透過落地鏡,倒是把顧萌的表情清楚的看在眼底,他轉過身,對著顧萌魅惑一下,然後雙手撐在床上,就這麼看著還有些發呆的顧萌.

"怎麼?被我迷倒了?還是你覺得我們在酒店里滾床單比較合適?我都可以無條件配合!"

關宸極說的一臉的真誠,那眼睛不斷的對著顧萌放著電.

顧萌瞪著關宸極,有些懊惱自己那種色女的反應,立刻伸手把關宸極的臉給轉到了別處,然後飛快的下了床.

"我只是好奇,關少,你這麼熱的天,還穿著西裝,不覺得熱嗎?"顧萌隨意的找了一個借口,站在安全的位置,看著關宸極.

顧萌當然知道,關宸極這樣從小在法國長大的香蕉人,從內到外都被腐蝕的很徹底,就算是40°的高溫,關宸極也必須穿的清楚,絕對不可能出現什麼短褲背心的打扮.

因為,這樣的打扮對于關宸極而言,是絕對不容容忍的!

真是自大又自戀的變種歐羅巴人種!

"熱?"關宸極很無辜的看著顧萌.

這一看,把顧萌的寒毛都看的豎了起來.顧萌敢賭,關宸極接下來說的話,絕對不是自己想聽見的.

"顧秘書,看來你這是對老板*裸的邀請啊!你想要我,你可以直接說,我絕對會配合的,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

說著,關宸極還真的開始脫衣服,朝著顧萌走了過來.這下顧萌急了,想也不想的抓起另外一個枕頭,也朝著關宸極扔了過去.

"關宸極,你滿腦子精蟲,沒一句正經的!"顧萌真的是惱羞成怒!

關宸極再一次敏捷的結果枕頭,然後大笑了起來,一點面子都不給顧萌留.顧萌只能瞪著笑個不停的關宸極,恨不得縫上關宸極的嘴.

而關宸極見狀,搖搖頭,說著:"給你十分鍾,我在外面等你."

說完關宸極就出了門,不然關宸極敢賭,到今天晚上,他和顧萌還會維持這個姿勢在房間對峙,那就真的不用出門.

何況,他再不出門,顧萌恐怕也會在房間內羞憤的不知所措,這絕對不是關宸極樂意見到的.

凡事,點到為止就好,惹過頭了,對自己一絲好處都沒有.

顧萌真的就如同關宸極猜測的一般,憤恨不已,但是手中換衣服的動作仍然沒停下.顧萌知道,自己不動,關宸極也會把自己氣的跳腳,然後再讓自己出門.

既然結果都是一樣,顧萌干嘛要選擇氣死自己!

于是,兩人磨蹭到走出套房時,早就已經快下午一點鍾了,也早就過了飯點.

"關先生,需要派車嗎?"飯店的服務生看見關宸極,立刻迎了上來,詢問關宸極.

關宸極才想說話,顧萌立刻開口說著:"不用."

服務生楞了下,但顯然沒把顧萌的話當一回事,繼續看著關宸極.而關宸極只是看了眼顧萌,就笑著拒絕了服務生的好意.

然後,關宸極跟著顧萌走出了飯店的大門.

"關少,確定不派車?要和我這樣的平民百姓一起走?"

"有你在就好,什麼方式不重要!"

"……"

顧萌語塞,發現自己被關宸極的一句話輕易的給饒住了.最後,顧萌干脆不說話,直接走了出去.關宸極笑笑,也跟著顧萌走了出去.

"你干什麼?顧萌?"關宸極站在出租車面前,奇怪的叫著了顧萌.

顧萌轉過身,看著關宸極,笑的很燦爛,說著:"我這種平民當然選擇地鐵,出租車不在平民的考慮范圍內.關少接受不了,當然可以可以和我兵分兩路,我一點都不介意,真的."

說完,顧萌還不忘擺了一個無辜的手勢,就這麼光明正大的站在邊上看著關宸極.

哼,她就不信,從小養尊處優長大的關宸極會跟著自己去坐地鐵.顧萌敢賭,關宸極大小到大,要麼自己開車,要麼別人接送,要麼就是坐出租車,絕逼沒坐過地鐵這種普通的交通工具!

結果,顧萌失算了.關宸極對著出租車司機點了點頭,出租車司機就開著車離去,而關宸極則朝著顧萌的方向走了來.

"你……"

"我什麼?不是要坐地鐵嗎?還不走?准備不吃午飯改吃晚飯了?"

"……"

于是,顧萌原本的主動瞬間成了被動,被關宸極這麼拖著朝不遠處的地鐵入口走了去.走的路上,關宸極一路嘀嘀咕咕的,這讓顧萌再度皺起了眉頭.

"你到底在嘀咕什麼?"顧萌奇怪的問著.

關宸極倒也沒隱瞞,說著:"xx路上有一家百年老店,是你喜歡的麻辣口味,打車的話,那就方便的多,坐地鐵的話,那就只能看,幾號線能到那附近,然後再谷歌地圖找咯."

"你怎麼知道這些?"顧萌反問著.

"昨兒你睡著的時候,我看了看攻略.總不能在b市這一周白混的吧,那還不如在g城,是吧."

關宸極隨口應著顧萌,但是他那眼睛不斷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找著他口中的百年老店.

但,顯然看起來不那麼順利.

關宸極的眉頭不時的皺著,手在屏幕上點點畫畫,兩人就這麼站在地鐵口沒了動靜.

而關宸極的話,卻讓顧萌錯愕了下.顧萌是真沒想到關宸極會這麼做.本顧萌真的覺得,關宸極只是沒事找了一個地方,純粹的滿腦子黃色思想而已.

而如今,關宸極這麼認真的找地圖,找自己喜歡吃的地方,不由的讓顧萌語塞,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喂,你干什麼,我還沒找到,別鬧!"關宸極楞了下,叫了起來.

顧萌早就已經一把搶過關宸極手里的手機,然後無意識的牽起關宸極的手,邊走邊說著:"跟我走,就你這腦子,等你找到,天都黑了.你說的那家店,下午四點就不營業了."

這下,關宸極也楞了下,看著顧萌主動牽住自己的手,那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明顯,但是關宸極也沒傻到去提醒顧萌她做了什麼.

顧萌主動呢?這樣的機會可是難得一見,這是重逢後,顧萌第一次這麼主動的牽住自己.

"你肯定從來沒坐過地鐵!完全不屬于平民社會,干嘛要來湊這個熱鬧,莫名其妙."

顧萌一直到了地鐵售票機面前,才松開關宸極的手,快速的買起了地鐵票.而關宸極則站在一旁看著顧萌.

"因為有你在,什麼樣的方式對我而言並不重要!

"你能別貧了嗎?"

"哪里貧,這可是我的一片赤誠之心!"

"看不出來!你除了狼心狗肺,我真的看不出什麼赤城二字!"

……

兩人無意義的交談之中,顧萌也已經買完了地鐵票,再一次的朝著擁擠的地鐵入口走了去.

這一次,不是顧萌牽著關宸極,而是關宸極主動的把顧萌攬到了自己的身邊,免得周圍的人潮不斷的沖撞到顧萌.

"小心點."關宸極把顧萌擁的更緊,小心的提醒著顧萌.

這個點,已經趕上了下午上班的高峰期,雖然沒早上那麼可怕,但是相較于長期在法國長大的關宸極而言,這樣的人潮已經是洶湧澎湃.

但,面對顧萌的選擇,關宸極沒露出一絲的不耐煩.

這樣的關宸極,讓顧萌說不出話,甚至那心也有了一絲本不應該有的漣漪.

就在這個時候,地鐵進站的提示音響了起來,原本還顯得有秩序的人頓時出現了混亂,人潮拼命的朝著地鐵上湧去,生怕自己趕不上地鐵.

而關宸極更是小心翼翼的把顧萌護在自己的懷中,手放在顧萌的腰上,另外一直手抓著支撐物,不讓顧萌被人碰撞,更不讓顧萌偏離自己的勢力范圍.

"要是知道,地鐵能讓你這麼安分,在g城也應該天天追著你坐地鐵才是."

"你少貧了行嗎?"

"很難也……"

"關宸極,你有病……"

顧萌低罵了句,再狠狠的踩了關宸極一腳,然後就轉過身,不理會關宸極.但是顧萌也沒脫離關宸極的懷抱.

只是,顧萌不會傻到在這樣噪雜聲不斷的地鐵里再和關宸極斗嘴,那簡直是用生命在斗嘴.

終于,地鐵的語音播報提示兩人,已經抵達了他們所要到的站點,關宸極牽起顧萌的手,帶她走出了地鐵站.

"放手."

"喂,你這女人,用完就丟呢?在地鐵里沒見你掙紮,出來就甩了啊?太現實了吧."

"我就這麼現實."

顧萌有些不自在的說著,然後腳下的步伐快了幾步.關宸極笑了笑,搖搖頭,兩三步就跟上了顧萌.

"放松點."關宸極再度牽住了顧萌的手,"這里是b城,沒人知道你和我,輕輕松松的來度假,別緊繃著神經,累不累?g城的那些破銅爛鐵的事情,都讓它滾邊."

"今朝有酒今朝醉嗎?"顧萌冷哼一聲.

"蠻好的啊!"

"度假是吧,度假秘書就不用伺候老板是吧."突然顧萌看向了關宸極.

"干嘛?"關宸極顯得有些警惕.

"去,那邊的那家店看見沒?買個老酸奶來.我穿著高跟鞋,走不動了,坐這里等你."顧萌真還命令起了關宸極.

關宸極擺明了不相信顧萌,就這麼上下打量著顧萌.不會自己買酸奶的一個間隙,顧萌就跑了吧.而顧萌根本不理會關宸極,就這麼自顧自的坐了下來.

"跑了是小狗!"

"你才小狗!"

"……"

關宸極無語的看了顧萌一眼,這才快速的走到對面買了顧萌要的東西.但這全程,關宸極的余光都落在顧萌的方向.

拜托,他真的怕顧萌這混蛋,直接扭頭走人!

結果,關宸極買完酸奶回來,顧萌還真在原地坐著.關宸極認命的拆開酸奶,再插上吸管,遞到顧萌面前.

"女王,請."

"哼,這還差不多."

"你還真有臉呢……"

"怎麼?你心不甘情不願?"

"沒,小的絕對不敢,萌女王,請!"

"哼!"

……

顧萌喝著酸奶,一邊和關宸極斗著嘴.

至少在這一刻,兩人看起像一對再普通不過的情侶.至少在b市里,沒人認識他們,沒人隨時隨地的監視他們,更沒人會無意識的冷嘲熱諷.

至少,這樣的范圍,讓顧萌松了一口氣,那種緊繃的情緒也緩解了很多.

原本條件發射要掙紮的心,也隨之放松了下來,用這樣難得的假期做了自己放肆的借口,享受著這難得的平靜.

似乎關宸極也感覺到了顧萌的放松,和那輕微的態度轉變,也聰明的不會撞顧萌的火槍口,更樂意當一個陪伴在顧萌身邊的體貼的溫柔男人.

"這麼好喝?"關宸極好奇的問著.

關宸極看著顧萌一臉享受,他完全不能理解,這種奶不像奶,又黏稠吧唧的玩意有那麼好喝麼?雖然看起來很絲滑入口.

顧萌則是很享受,沒回答關宸極的問題,關宸極挑了下眉,干脆直接湊了過去.

"喂……"

"干嘛,我嘗嘗味道,那麼小氣干嘛?"

"味道是你這樣嘗的?"顧萌的臉微紅了下,想敲關宸極.

關宸極倒是說得一臉的理所當然:"這樣不是最合理.不和老婆搶吃的,只能吃老婆剩下的.那老婆嘴角邊的,是不是剩下的?"

"……"顧萌無語,好半天才吐出一句:"歪理."

"那也好歹是個理,對吧!"

"強詞奪理!"

"那還至少是個理字."

"……"

果然不能和沒臉的說臉字到底是怎麼回事.顧萌暗自在心中腹誹.結果還沒腹誹完,這一次,她的唇成了關宸極的目標.

"喂……"

剩下的話,被吞沒在關宸極的吻里.那見了底的酸奶罐也被關宸極換到了自己的手中,兩人的唇齒間只剩下那香甜的酸奶味.

"這樣才是品嘗,味道真不錯."

"你這大叔……還真的是……混蛋!"

"大叔?我很老嗎?"

"你老我八歲,難道不老嗎?我才26,你都34了!"

"這樣的男人會照顧女人沒聽說?"

"沒有!"

……

就在兩人斗的不可開交的時候,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關宸極一聳肩,雙手一攤,擺明了和自己沒關系....

,:..

上篇:【Part079】顧萌,就只因為你在G城     下篇:【Part081】親爹,你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