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91】那一通神秘的電話  
   
【Part091】那一通神秘的電話

李澤律本以為,關宸極和顧萌關系更進一步,那麼關宸極應該有心思解決下這些沒簽完的文件.

結果,李澤律才拿著文件走進關宸極辦公室,關宸極就突然站了起來,朝著門外走了出去.

"喂……關少,這些文件怎麼辦啊?"李澤律的臉立刻苦了下來.

"你和司臣毅自己解決,不行就找陸晚晴."關宸極說的很干脆.

"……"李澤律無語.

關宸極這走的瀟灑啊!問題這些文件追著要的人多的像大米.他們是不敢拿關宸極怎麼樣,但是他們會一直追殺他的.

娘的!

他就這麼瞪著關宸極離開的方向,然後想了想,把文件隨手一放,就走到了顧萌的辦公室.敲了敲門,得到顧萌的允許後,李澤律才走了進來.

"學長?你今兒不對勁啊?"顧萌看著李澤律,戲謔的說著.

"去,別鬧."李澤律沒好氣的說著,"老板怎麼了?突然又出去了?"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關宸極肚子里的蛔蟲!"顧萌答的很干脆.

"……"扯,李澤律心中一陣腹誹,但是卻不敢說出口.

倒是顧萌皺了下眉頭,說著:"他出去了?"

"是,應該是接了電話後,就出去了,火燒火燎的,竟然你都不知道?這有點邪門了!"李澤律也有些二丈摸不著腦袋.

顧萌還沒來得及細想,她的手機也想了起來.顧萌看見是顧媽的電話,二話不說的接了起來,抱歉的看了眼李澤律.

李澤律點點頭,但是並沒離開顧萌的辦公室.

"你說什麼?媽,你別急,我馬上到!"顧萌的臉色也大變,口氣頓時焦急了起來.

沒一會的功夫,顧萌掛了電話,拿起車鑰匙,風一般的沖了出去,李澤律連攔下顧萌都來不及,就這麼看著顧萌進了電梯.

靠……不是吧,顧萌也走了?顧萌和關宸極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啊?李澤律看的一頭霧水,而頂層總裁辦的人也是面面相覷,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

因為顧萌那驚變的臉里,帶著絲絲的驚恐,和早上出現時的喜悅截然不同.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這麼大的改變,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一定是出大事了!

——

顧萌腳底下的油門踩得飛快,腦子里則是一直在回想著先前顧媽在電話里說的話.

"萌萌,趕緊來xx醫院.你爸心髒病突然犯了,唉……"後面那一聲的歎氣,似乎帶了更多不明的情緒.

這和話,頓時讓顧萌緊張了起來.而顧媽也沒再繼續多說的想法,就掛了電話.顧萌立刻就沖了出來,朝著顧媽說的醫院而去.

顧爸不是心髒病,而是上了年紀,心髒功能受損,正常情況下,小吵小鬧,甚至是大吵大鬧都不可能讓顧爸變成心髒病發進了醫院.

除非顧爸受了什麼大刺激,一時無法接受,血壓升高,導致後面的一系列惡劣的連鎖反應.

這樣的後果有多可怕,顧萌當然知道!

真是狗屎……這人真的不能過日子過的太安逸,也不能太自我.昨兒的事情看起來,仿佛她的世界才出現一絲的曙光和燦爛,結果沒一會,就鬧了這麼大的一出事.

而顧萌的手機就好似湊熱鬧一般,也響了起來.顧萌一看是宋熙銘的電話,二話不說的立刻接了起來.

"你在哪里?你也接到消息了?"顧萌開門見山的問著.

"是.宋禦宸說的.這幾天宋禦宸在你爸媽那.所以他給我電話的時候,我也楞了一下."宋熙銘快速的說著,"顧爸肯定是受了什麼刺激才會這樣.但是我真的想不明白是什麼刺激.這幾年的刺激還有比那些閑言碎語還來的精彩的嗎?"

這就是宋熙銘不理解的地方.

這顧家所在的弄堂里,對顧萌的事情沒少非議.而g城的報紙對顧萌的風評也不太好,雖然顧萌的能力一流.但顧爸對這些早就已經免疫了,就連婚禮上,關宸極那麼一鬧,顧爸除了惱火,也不至于變成這樣!

所以,宋熙銘根本想不出,到底是什麼事情可以把顧爸刺激成這樣.

用顧萌的話來說,顧爸這幾年的心髒早就是被訓練的強如鋼,根本不是隨隨便便的幾句話可以輕易的動搖的.

"熙銘,醫院門口碰頭吧.我們這樣猜,猜不出什麼結果的."顧萌皺了下眉頭,做了決定.

"好,你開車注意安全,我馬上就到醫院了."

"恩,你注意點.最近狗仔盯我盯的緊,沒突破口恐怕也會跟著你.我不想這事鬧的亂七八糟的."顧萌仔細的交代著宋熙銘.

"我知道."宋熙銘說完,就收了線.

宋熙銘不再多想,專注的開著車.但是,宋熙銘一到醫院門口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顧爸心髒病發住院只是顧家的事情,不可能惹來這麼大的動靜.而自己也是剛剛得知這個消息,那麼,這些記者為什麼會出現在醫院里?

是來堵自己的?還是別的什麼大人物也在醫院內?

這個想法,在宋熙銘下了車後,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這些記者是沖著自己來的.這讓宋熙銘皺起了眉頭.

"宋熙銘來了,快上去!"

記者看見宋熙銘.立刻圍堵了上去.宋熙銘還沒來得及閃躲,記者的問題已經拋了出來.

"宋先生,請問,宋禦宸是否是您的親生兒子?"

"宋先生,現在顧萌是否和關先生同居?"

……

一個個尖銳的問題,問的宋熙銘皺起了眉頭.而之後的問題宋熙銘並不在意,在意的卻是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記者會懷疑到宋禦宸的身份?這里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

這讓宋熙銘顯得百思不得其解.

而別的記者更是在不斷的問著諸多尖銳的問題.宋熙銘一個也沒回答,只是安靜的聽著記者的問題.因為宋熙銘知道,記者出現在此定是有原因,而記者的問題之中就可以很好的總結出這些原因所在的關鍵.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的車子也抵達了醫院.顧萌見到這樣的場景,也明顯的楞了一下.

而宋熙銘在看見顧萌吼,他對記者的耐性也一並消失,那臉上出現了少見的不耐煩.但記者並不想這麼放過宋熙銘,發揮了鍥而不舍的精神,不斷的追問著.

顧萌見狀,本想朝著宋熙銘的方向走了去,但是想了想,她拿手機給宋熙銘的手機響了一聲,就直接開車去了醫院的後門.

宋熙銘的余光看向了顧萌,再看著響了一聲的手機,立刻明白了顧萌的意思.

"抱歉,這些問題,我拒絕回答.請大家讓一讓.我不想讓大家太難看."宋熙銘的語氣里已經出現了威脅和警告.

而後,宋熙銘直接推開了記者,朝著醫院的後門走了去.醫院的保安也接到了消息,第一時間出現在醫院門口,阻止了記者們繼續追著宋熙銘的步伐而去.

有記者也眼尖的看見了顧萌,立刻叫了起來:"那個是顧萌的車,宋熙銘肯定是去找顧萌的!"

"他們兩個根本看不出任何問題!"

"會不會是那個人的消息有誤?"

……

但這些議論,已經被屏蔽在後.沒一會,宋熙銘就出現在了顧萌的面前.

"什麼情況?記者真的來了?這不科學!"顧萌立刻開口說著.

"你最近得罪人了?"宋熙銘皺著眉頭,開門見山的問著顧萌.

"什麼?"顧萌楞了一下.

宋熙銘沒頭沒腦的話讓顧萌覺得一臉的莫名其妙.但顧萌也很快冷靜了下來,因為她了解宋熙銘,宋熙銘絕對不會做這麼原因不明的事情.

"先別管這個,先去看我爸,我不放心我媽一個人."顧萌沒再繼續想這麼多,立刻風風火火的說著.

說完,顧萌就要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但是還沒走兩步,就被宋熙銘給拉了回來.

"怎麼了?"顧萌奇怪的問著宋熙銘.

"我有話和你說.你聽完再進去."宋熙銘的臉色難得的嚴肅.

"好."顧萌二話不說點點頭.

而後,顧萌就朝著一旁的樓梯間走去,而宋熙銘也快速的跟了上去.顧萌因為顧爸的情況,顯得有些煩躁,在樓梯間不斷的來回走著.而宋熙銘則是單手插在口袋中,有些猶豫應該要怎麼開口才比較合適.

沉默了會,宋熙銘開了口.

"有人透露消息給記者,說你曾經在法國結婚,流產.現在當別人的第三者."宋熙銘開了一個很直接的頭.

"什麼……"顧萌驚愕了一下.

宋熙銘自顧自的說著:"而最早關宸極在教堂搶婚的那個事情,就讓所有的人的懷疑都指向了關宸極.記者是來證實這個事情居多,連帶的,有人就會開始懷疑宸宸是不是我的親生兒子."

宋熙銘理清了思緒,大致的把記者問的問題都告訴了顧萌.

顧萌安靜的聽著宋熙銘的話,那臉色也越發的嚴肅了起來.腦子里飛快的盤算著這一切發生的原因.

就在顧萌還在思考的時候,宋熙銘卻繼續說著:"我猜,既然有人和記者說了這些,那麼也會有人打電話給顧爸,告訴顧爸這些.顧爸恐怕是被這些消息刺激的進了醫院."

"你想想,顧爸這些人聽的閑言碎語真的不少了,不可能輕易的激怒顧爸.我想,這個人的言語應該很激烈.部分事實,加上部分猜測和誹謗,一股腦的告訴顧爸."

宋熙銘分析著情況:"而顧爸畢竟是你的父親,有些事情,只是猜測的時候,也許淡定,但真的有人這麼激動說的時候,以往的所有猜測都會成了假想的事實,于是這結果,你也想的出來."

說完,宋熙銘安靜了下來.顧萌則越來越煩躁的在原地走來走去.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顧萌連思考的空間都沒有.也讓一向冷靜的顧萌失去了判斷能力.

涉及到顧萌親人的事情,顧萌沒辦法冷靜下來.

"你說會是誰?關宸極嗎?還是顏悠冉?"顧萌只能想到這麼兩個人.

"不可能是關宸極."宋熙銘給了顧萌否定的答案,"關宸極沒必要自尋死路啊.何況,顧爸顧媽是你的父母,關宸極想和你重修舊好最終肯定要過顧爸顧媽這一關,他不會傻到做這種對自己不利的事情.何況,他現在不都和你同居了?更沒必要小人的威脅你."

"那就只有顏悠冉了.前幾天,我在關氏集團附近碰見她,把她給刺激了."顧萌的眉頭越皺越緊.

"不好判斷.顏悠冉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誰都猜得到是顏悠冉,那麼她這麼做的話,關宸極不是照樣回不到她身邊?"

宋熙銘理性的分析著這其中的厲害關系.在宋熙銘看來,顏悠冉的目的就是為了能趕走顧萌,重新回到關宸極的身邊.

而現在顧萌和關宸極的關系極大的暖化,顏悠冉做這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不免顯得有些蠢.

"我總有一種感覺,顏悠冉沒這麼簡單,真的."顧萌如實的說出了自己的反應.

"好了,萌萌,現在不想這些.我和你說這些,只是讓你有個心理准備."宋熙銘緩解著顧萌的情緒.

"媽的,最近真的是多事之秋,我肯定沒燒夠香,才會惹的一件接一件事情的發生."顧萌有些牢騷的抱怨著.

"其實,這些只是猜測.你要知道,這些年來,宋氏擴張的速度太快.而你雷厲風行的執行能力也得罪了不少人.你就算再處理的游刃有余,也是有人心存不滿.尤其是女人,所以,不排除有人借別人的手,做這些事情."

宋熙銘換了一種想法,"現在我只是讓你有個心理准備.別的,只能等顧爸醒來再告訴我們結果,猜測,是沒用的."

"恩."顧萌也逐漸冷靜了下來.

"沒事的,先進去吧."宋熙銘拍了拍顧萌的肩膀,結束了這個話題.

"好."

而後,兩人結束了交談,一起走出了樓梯間,重新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但是沒走幾步,兩人就看見了宋禦宸的身影.

宋禦宸一見兩人,就扁了扁嘴,然後搖搖頭.顧萌立刻就明白,這說明顧爸仍然在昏迷,根本就不曾醒過來.這讓顧萌的心再度提調到了嗓子眼上.

"媽咪……"難得的,宋禦宸顯得老實本分,叫著顧萌.而後他看了眼宋熙銘,也開口叫著:"爹地."

宋熙銘走上前,揉了揉宋禦宸的頭發,牽起宋禦宸的手.宋禦宸再怎麼成熟,也就只是一個六歲的孩子,遇見這樣的事情,肯定會慌亂的.

而顧萌沒說什麼,隨著兩人一起走進了病房.

病房內,顧媽盡職的在床前守著顧爸,而顧爸則插著呼吸機,一直出在昏迷的狀態.而顧媽見顧爸這樣,時不時的背過身,偷偷的擦去自己掛在眼角的淚珠.那種悲傷之情,不言而喻.

"媽."顧萌開口叫著顧媽.

"姥姥."宋禦宸則松開了宋熙銘的手,黏到了顧媽的身邊,撒著嬌討好著顧媽.

"顧阿姨."這是宋熙銘一貫對顧媽的稱呼.

顧媽終于反應過來,朝著宋熙銘點點頭,笑的有些勉強.而看向顧萌的海鷗,顧媽的臉色卻顯得不那麼好.很快,她把宋禦宸摟到了自己的懷里,撫摸著宋禦宸.

"你們來了."許久,顧媽才開口說話,是用極為平淡的語調,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

當然,除了那內心對顧爸的擔心之外.

顧萌見狀,看了眼一旁的宋熙銘,示意他開口詢問.宋熙銘當然明白顧萌的意思,點點頭,朝著顧媽的方向走了一步.

"顧阿姨,顧叔怎麼了?這些年顧叔的身體不是都挺好的,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了?"宋熙銘開口問著,但並沒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

有些事情,宋熙銘知道,不是應該由自己猜測,而是應該讓顧媽主動說出口.

而顧媽被宋熙銘這麼一問,那原本才擦干的淚水頓時又湧現了出來.宋禦宸貼心的拿著手帕,擦著顧媽臉上的淚珠.宋熙銘則安靜的在一旁站著,耐性十足的等著顧媽的答案.

在這樣的時候,顧萌總覺得自己是一個很不孝的女兒.就好似自己是那個局外人,只是在看著熱鬧,聽聽戲,其余的一點也幫不上忙.

但話說回來,這些年,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多了.顧萌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自己的父母.除了宋禦宸還能在她和父母之間做一個潤滑劑外,若是單獨她和顧爸顧媽面對面,顧萌有時候真的是沉默遠比說話的時候多上許多.

大部分的事情,宋熙銘處理的比自己好的多.

"今天一早,你顧叔接了一個電話,當時我在廚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時候.但是在廚房內,聽得出你顧叔和電話那頭的人吵了起來.然後我出來的時候,你顧叔剛掛電話,我還來不及詢問發生了什麼,你顧叔就突然心髒病發了.若不是120來的及時,也許當場你顧叔就這麼走了……"

顧媽說到今天早上的情況,不免的又開始抽泣了起來.

早上的那一幕,讓顧媽到現在都心有余悸.顧爸這麼一個好好的人,就突然這麼倒了下去,一動不動,顧媽當場就嚇軟了腿,連忙打了電話,鄰居幫忙下才順利把顧爸送到了醫院.

顧媽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隱約的聽見了"我萌萌不可能這樣"之類的話,所以顧媽猜測,這個事情應該和顧萌有關.

"那現在醫生怎麼說?"繼續開口詢問的還是宋熙銘.

而在一旁的顧萌也有些著急了起來.顧媽則是接過宋禦宸遞過來的手帕,擦了才淚水,搖搖頭,似乎顯得極為的無奈,眼底的那抹傷心越發的濃烈起來.

顧萌才想開口,宋熙銘立刻給了顧萌一個稍安勿躁的神情,顧萌只能把到嘴的話吞了下去,安靜的等著顧媽繼續說下去.

"不知道你顧叔什麼時候會醒來.一聲說,你顧叔還有點腦血栓,若是消炎後,還不能醒來的話,那也許就不可能再醒來了."

顧媽說的,泣不成聲,"醫生還說,你顧叔的年紀大了,接受手術恐怕更危險.一切就只能看造化了.除非是極有把握,極有聲望的醫生給動刀子."

顧萌再也不能冷靜的站在原地,她一個大步走到了顧媽的面前,把顧萌摟到了自己的懷里,輕聲安慰著顧媽.

"媽,別想太多,爸一定會醒來,絕對不會出事的!"這話,顧萌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是啊,顧阿姨,不要擔心,顧叔沒事的.我會動員關系,找國內最好的醫生,一定會讓顧叔醒過來的."宋熙銘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顧媽不斷的點著頭,擦著臉上的淚水,來回看著宋熙銘和顧萌許久,最終,顧媽拉起了宋熙銘的手,一臉的歉意.

"熙銘,那一天婚禮上的事情,不管什麼原因,都是我們顧家對不起你們.我不知道以後這親家能不能結的成,但我知道,任誰在那樣的場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肯定都是不舒服的.你父母肯定也不待見我們.所以,熙銘,若是有機會,一定替我們轉一聲我們的歉意."

顧媽說的話題,有些出乎了宋熙銘的意外.宋熙銘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而顧媽出身在書香門第,有些傳統的思想是根深蒂固的.那天婚禮上的事情足夠讓顧媽蒙羞.但偏偏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顧家出了事,宋熙銘仍然可以在第一時間出現.

這一切,都足夠讓顧媽對宋熙銘表示足夠的愧疚.

而顧萌聽見顧媽這麼說的時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今天她才發現,自己這個親生女兒做的是有多失敗.竟然讓顧媽處處想著別人的好.

而宋熙銘忍下笑,換上嚴肅和認真,一本正經的對著顧媽說著:"顧阿姨,你想多了,真的,那一天婚禮,也只是有宵小在作亂.畢竟宋家家大業大,看不順眼宋家的還是大有人在的.所以,顧阿姨別多想.'

顧萌聽著宋熙銘的話,心里不禁一陣莞爾,在心里默默的鼓掌稱好.宋熙銘說的真是好,關宸極丫的就是一個宵小.

顧萌的反應落在宋熙銘的眼里,宋熙銘的嘴角揚起一抹微不可見的笑意.

他說的是沒錯.關宸極雖然不至于嫉妒宋家,但是絕對嫉妒自己和顧萌的關系.

而眼前,眉來眼去的兩個人,在顧媽的眼底又是另外的一番意思.顧媽並沒多說什麼,很安靜的看著顧萌和宋熙銘.

就在這時,床上的顧爸的手指突然動了動,這讓顧萌立刻緊張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湊了過去,而顧爸的眼睛也緩緩的睜開.

"天,顧爸,你醒了!快點叫醫生啊!"顧媽第一個反應過來,瘋狂的按著床上的呼叫鈴.

而早就已經在宋熙銘交代下的主治醫生第一時間出現在病房,看見醒來的顧爸立刻做了一番仔細的檢查,然後朝著宋熙銘微微頷首示意,示意宋熙銘跟自己出去.

宋熙銘和顧萌交換了一個眼神,立刻跟著主治醫生走了出去.而宋禦宸則留在原地,守著顧媽和顧爸.

"什麼情況,陳主任!"宋熙銘禮貌的問著.

"宋總,顧老能醒來是萬幸.但是這並不能斷絕後患.最好要接受手術,心髒和腦梗的雙重手術.但是,這手術的成功率在顧老的這個年紀太低了,恐怕國內都沒幾個人願意出手的.畢竟風險太大!"陳主任實話實說.

頓了頓,陳主任繼續說著:"目前顧老是沒什麼大事,只要不再受任何的刺激,便可以安然無恙."

他仔細的交代著眼前的兩人,宋熙銘和顧萌聽著皺起了眉頭,很快宋熙銘繼續問著:"那誰有這個能耐能接受這個手術?"

"聖手鬼才jeff.但是問題就在于,根本沒人知道他在哪里.他做手術完全看心情.很少有人見過他.脾氣古怪,難以捉摸."陳主任把情況告訴了宋熙銘.

"這麼奇怪的人?"宋熙銘的眉頭皺了起來.

"是.他的一刀被醫學界叫做鬼斧神工,可以和死神搶人.但是不是給錢他就做手術的!"

"好,我知道了."宋熙銘了解的點點頭,也沒再繼續問下,"謝謝您,陳主任,辛苦了."

宋熙銘和陳主任握了握手表示了自己的感激,陳主任很快匆匆而去.而宋熙銘和顧萌都很明白陳主任話里的意思,那就是暫時安然無恙,不代表這種情況不會再一次發生.

"先進去,那個jeff,我找人去找,總會找到的."宋熙銘安撫著顧萌.

顧萌點點頭,沒多說什麼,兩人一起朝著病房內走了去.

病房內

顧爸已經完全的清醒了過來,看著周圍的環境,之前的事情一股腦的竄回了顧爸的腦海,頓時顧爸又顯得激動了起來.

顧媽則一直拉著顧爸的手,安撫著顧爸,說著:"老顧啊,你先冷靜下來,什麼事我們可以慢慢說,慢慢說,你現在不能被任何事情刺激的."

顧媽也生怕顧爸一個激動,又這麼昏了過去,那手都緊緊的攥著顧爸,不肯撒手.

"我沒事,放心吧."顧爸安撫起了顧媽.

就在這時,顧爸看見走進病房的顧萌和宋熙銘,那怒氣頓時又沖了上頭,大口的喘著氣,手指顫抖的指著顧萌,眼角甚至有了一絲的淚光.

顧媽一下子被驚到了,立刻拍著顧爸的背,給顧爸順著氣,一旁的氧氣面罩快速的帶上,顧爸的情緒才緩和了下來.

顧萌見狀,也立刻走了上去,但是卻沒想到被顧爸一手揮開,厲聲的說著:"顧萌,你走開,你不要碰我,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

顧爸劈頭蓋臉的話,說的顧萌一臉的錯愕,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時候.顧萌下意識的看向了顧媽,而顧媽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

"萌萌,你先出去!"宋熙銘皺了下眉頭,立刻叫著顧萌.

顧萌沒反對,只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顧爸,這才走了出去.而顧爸的激動情緒,讓宋熙銘清楚的知道,記者會圍堵在醫院,絕對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真的有人專門出了這麼損的一招來對付顧萌.

也許出這一招的人,已經調查過,知道顧爸的心髒不好.也或許,出這一招的人就是想要顧爸出事,讓顧萌不好過?

一瞬間,宋熙銘的腦海里已經出現了千萬種的可能.

而宋禦宸看了眼病房內的情況,對著宋熙銘眨眨眼,也快速的溜了出去,在門外找到了一直坐立不安的顧萌.

"萌姐,你最近得罪誰了?竟然用這麼陰毒的招數.你不知道,早上姥姥的臉色都嚇白了,差點一起昏了過去."宋禦宸這才說著早上的事情.

早上別說顧媽,就連一向精明的宋禦宸都嚇的沒了反應,頓時傻了眼.那場面,著實把宋禦宸驚的魂飛魄散的.

條件反射的,宋禦宸聯系了宋熙銘.

而顧萌聽著宋禦宸的話,也在腦海里仔細的分析著各種可能.面色嚴肅的一言不發,讓人有些微微的慎的慌.

"萌姐,你想什麼呢?"宋禦宸皺了下眉,戳了戳顧萌的手臂,開口問著,"你不會在這個時候還想著我那無緣的親爹吧?"

"宋禦宸!去你的!你沒事就天天調侃我?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候了!"顧萌惱火的揍了下宋禦宸.

宋禦宸給了顧萌一個大大的鬼臉,立刻跳到了一旁,不怕死的繼續說著:"如果你真的和我親爹有什麼的話,姥爺現在這情況,你應該去找我親爹,我親爹去找那個什麼聖手肯定比我爹地快的多.畢竟資源不一樣!"

宋禦宸飛快的說著自己的想法,然後才小心的朝著顧萌的方向靠了去.兩人都有點像泄了氣的皮球,癱軟在長椅上.

宋禦宸漂亮的小臉上明顯寫著對顧爸的擔心.顧爸和顧媽是真心疼愛自己,這樣的感覺,身為孩子,宋禦宸知道的清清楚楚.

他一點也不希望顧爸出事!

"沒事的,放心吧.恩."顧萌看出了宋禦宸的想法,拉緊了宋禦宸的手,安撫著宋禦宸.

"萌姐,姥爺一定沒事的,是吧!"宋禦宸像是急欲尋求答案,再一次的問著.

顧萌點點頭,宋禦宸懂事的回握了下顧萌的手.母子之間的氣氛,瞬間有一些低迷和沉悶.

就在這時,顧萌的手機響了起來,顧萌看了眼來電,那原本還顯得平靜的態度瞬間變得古怪了起來,但很快,顧萌還是接起了電話.

而宋禦宸則是自己的閃到了一旁,不吭聲.

他用膝蓋想,都知道打來電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那親爹關宸極.只是,這親爹,打電話真不會挑一個好時間.

亂上加亂呐……

——

病房內,宋熙銘在顧萌離開後,走到了顧爸的面前,順了順顧爸的氣息,才緩緩的開了口.

"顧叔,別急,有什麼事情您慢慢說,我都在聽著呢!"

宋熙銘溫文爾雅的語調,顯得溫柔而和煦,這在很打程度上緩解了顧爸有些焦躁的情緒.

顧爸就這麼看著眼前的宋熙銘,並沒馬上開口,而是搖了搖頭,微微歎了口氣.而宋熙銘竟然在顧爸的眸光里看見了一絲的愧疚……

愧疚……?

這下,宋熙銘是真的有些錯愕和不理解.按照表面上的事實來看,是他睡了顧萌,然後還讓顧萌給自己生了一個兒子,甚至到現在都還沒名沒分的跟著自己,忍受著外面的閑言碎語……

這要說愧疚,愧疚的也應該是他,這顧爸的愧疚是從何而來?

但宋熙銘聰明的沒把這話給問出口,而是安靜的等著顧爸開口.一旁的顧媽則是給顧爸倒了一杯水,顧爸稍微喝了一口,就這麼靠著枕頭,緩緩的說開了.

"今天早上那一通電話,我才知道……原來……原來,萌萌她……"

顧爸似乎有些說不下去,那表情不知道是羞于啟齒,還是在組織語言.而宋熙銘和一旁的顧媽也不曾打斷顧爸,讓顧爸自己冷靜下來.

又歎了一口氣,顧爸才接著說:"是一個很年輕的女人打來的電話,說顧萌做人家的第三者,破壞人家的家庭,讓她和她的女兒無所適從.甚至她女兒還長期在醫院里,可是卻怎麼也等不到爸爸."

顧爸一開口,宋熙銘立刻知道,這個人不是別人,是顏悠冉.竟然讓顧萌給猜對了,顏悠冉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宋熙銘不免的再度費解了起來.

"這女人的態度很好,說話也很好聽,聽起來就是一個有涵養的人.我開始並不相信這女人說的話,但是人家的態度這麼好,我沒辦法質問她.只能和她說,我家萌萌不可能這樣.但是,我才這麼說,人家就說了萌萌在法國的事情."

顧爸再一次歎了一口氣.而顧爸說的內容倒是有些大大的出乎了宋熙銘的意料.看來不是言辭激烈,而是用溫柔的一刀,殺的人片甲不留.

越是這樣的人,越是讓人信服.這讓宋熙銘不得不對顏悠冉側目,也許就如同顧萌說的,顏悠冉根本就沒那麼簡單.

"她說,萌萌在法國留學的時候,和別人結了婚,然後還流產,最後離婚了,所以才會中途休學回了中國."

剩下的話,顧爸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把這些話原封不動的說了出來.

也就是早上的這一通電話,加之這段時間發生的總總,讓顧爸一下子上了情緒,無法接受.猛然的一個激動,來的太突然,這才讓顧爸血壓升高,心髒病發.

陳主任說的沒錯,若是搶救不及時,顧爸今兒就不會在人世了.

病房內,也因為顧爸的話,陷入了一陣沉寂.

許久,宋熙銘拍了拍顧爸的手,這才開了口,用那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帶著一絲的安撫,暖了顧爸的心.

"顧叔,我和萌萌是在巴黎認識的.今天的事,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畢竟這些年來,讓萌萌一直沒名沒分的跟著我.這里有我的原因,也有萌萌的原因.而在巴黎的時候,萌萌沒有流產,若是流產,宸宸就不可能出生的.所以我才帶萌萌回來."

宋熙銘的解釋,讓顧爸的臉色緩和了許多.看著顧爸的心情平靜下來,宋熙銘才繼續說著.

"您也知道,萌萌這幾年屬于自己的事業做的風生水起.不說遠的地方,至少在g城,業內的人對萌萌的能力評價絕對是一流.只是萌萌所處的位置問題,難免有些風言風語傳說.對她嫉妒的人也大有人在的.所以,顧叔,不要對那些評價太在意."

宋熙銘在不斷的組織著自己語言,"而這段時間,不免的意外多了點,自然有人就會鑽了空子.而萌萌本身就是g城的名人.心懷不軌的人想拿到您的電話不奇怪.很多人想打擊萌萌,只是用這樣的方式惡劣點.宋家也會保留對這個人起訴的權利.所有的事情,我都會查清楚的."

宋熙銘說的合情合理,而顧爸聽著宋熙銘的話,那臉上的憤怒已經很大程度的緩解了.宋熙銘最後補的這一針的強心劑,這才讓顧爸徹底的松懈下來,不再那麼緊繃.

"何況,顧叔,您想想.若是萌萌真做了這樣見不得人的事情.哪一個女人還能這麼淡定和你打電話?若是正常女人,應該早就沖上門鬧事了吧.所以,這一定是一個有預謀的事情.我們不能著了地方的道,讓自己人打起來,讓別人痛快."

這話,一錘定音.

顧爸的情緒平緩了很多,原先的激動早就不見了蹤影.他拍了拍宋熙銘的手,嘴巴動了動,但最終,到嘴邊的話,顧爸始終沒說出口.

宋熙銘看著顧爸的表情,在做了斟酌後,說著:"顧叔,你放心,萌萌的婚禮一定會舉行,這些謠言也會不攻自破的."...

,:..

上篇:【Part090】微醺的甜蜜     下篇:【Part092】你爸就是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