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094】顏悠冉,這才是開始!  
   
【Part094】顏悠冉,這才是開始!

顏悠冉不是沒想到宋熙銘和顧萌之間是有協議的,她也懷疑宋禦宸的身份.但是,她卻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而關宸極對宋禦宸又沒任何的反應.

加上早上,關宸極毫不客氣的把自己從希爾頓趕走.顏悠冉知道關宸極的手段,為了以防萬一,顏悠冉必須找到更有力的靠山.

而對于關家和宋家之間的恩怨,顏悠冉卻是知道一些.這是在上面的那個人點撥以後,顏悠冉想到了找宋熙銘.

可顯然,宋熙銘的態度,卻著實讓顏悠冉吃了一驚.

"顏小姐,我想你管太多了.你別忘了.萌萌和我沒結婚.在法律上,她是一個自由人.她怎麼樣,無人有權利干涉."

三言兩語,宋熙銘把顏悠冉堵的一句話都沒有.

顧萌的事,是影響不太好,不好到差點把自己的親爹給氣掛了.但是,對于宋家,根本就是不痛不癢的事情.本來宋天全和白媛就不喜歡顧萌,顧萌這麼一搞,也無非就是更加名正言順了自己的做法而已.

對于宋天全和白媛而言,他們要的就只是宋禦宸這個孫子而已,顧萌,真的可有可無.

"顧萌不管怎麼樣,不是替你生了兒子?你能容忍你的女人這樣給你戴帽子?"顏悠冉不甘心的再問著.

"你不也給關宸極戴了綠帽子,關宸極也沒把你怎麼的嘛."宋熙銘涼涼的回著顏悠冉.

關宸極以前的眼光真是差勁.這是宋熙銘給顏悠冉的評價.和顧萌比起來,顏悠冉簡直不再一個水平線上的.

而宋熙銘的額話,讓顏悠冉臉上青白交錯,一時半會的接不上話,手心的拳頭攥的死緊,似乎有些氣急敗壞的漲紅了臉.不由自主的喝了好大一口冰水後,她才重新看向了宋熙銘.

而宋熙銘沒給顏悠冉再說話的機會,繼續說著:"中國法律更沒規定,沒結婚的情人之間一定要忠臣,這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好聚好散而已.顏小姐,你找我,想刺激我無用.我和萌萌的事情,不是你所能干涉的.這只會讓你自己掉了身價,當然,前提是,你還有身價."

宋熙銘說的無比的嘲諷,那雙眸凌厲了許多,就這麼看著顏悠冉.這樣的眸光,讓顏悠冉的神情緊繃,頓時有些後悔,今日自己找上宋熙銘.

"還有.無論萌萌是否能成為我的太太.那萌萌也會是我宋熙銘這被子極為重要的一個人.她的任何決定,無論對錯,我都會無條件支持萌萌."

宋熙銘把自己的態度擺的很透明,"而你,今天一早卻給顧爸打了電話,險些讓顧爸送了命.你覺得,基于這件事情上,我會放過你嗎?你從來都不想想,我願意出來見你的目的是何在嗎?"

這下,顏悠冉的臉色煞白,驚恐的站了起身.

而宋熙銘卻更快一步的逼近了顏悠冉,把顏悠冉重新逼迫到了位置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顏悠冉,冷笑出聲.

"關宸極會送你一份別致的大禮,自然的,我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你.顏小姐,你覺得這筆賬,我們應該怎麼算才好呢?把你這些丑事悉數的曝光,你看如何?又或者,斷了你和顏家的財路呢?我想,這點事情,對于宋家而言,輕而易舉."

宋熙銘不咸不淡的威脅著顏悠冉,但是卻沒人懷疑宋熙銘話里的威脅.

"顧萌到底有什麼好?能讓你們這麼為顧萌?"顏悠冉有些失控了起來.

"因為你不是顧萌,所以你不能理解顧萌的好."

"你……"

"我不動手打女人.但是你是我第一個想打的女人.顏悠冉,你也真是有兩把刷子."宋熙銘的聲音越來越冷,"好戲才開始,顏悠冉."

說完,宋熙銘頭也不回的就朝著包廂外走去.而顏悠冉卻叫住了宋熙銘.

"宋總,我有個交易想和你談."顏悠冉冷靜下來,才說著自己真正的目的.

"你的交易,我沒興趣."宋熙銘拒絕的很徹底.

"如果是宋家的事情呢?如果是你妹妹的事情呢?如果我能讓你有一個絕對可以和關家抗衡的背景呢?"顏悠冉提出了自己誘人的條件.

這話,讓宋熙銘微眯起眼,轉身看向了顏悠冉.那眼底的思量卻多了幾分.對于宋熙銘而言,有些宋家極為隱蔽的曆史,就連顧萌都不清楚的,而顏悠冉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這讓宋熙銘不得不正式顏悠冉.

也許,顧萌說得對.顏悠冉的身後還有一個巨大的利益在作祟,才會拉這麼多人下水.

顏悠冉也不過是這個人手中一枚無關緊要的棋子.用來挑撥所有人的關系,用了顏悠冉的野心,用了顏悠冉的蠢.而讓這麼多人都掉在一個洞里,然後打個你死我活,這個幕後的人才會逐漸的收網,坐收漁利之利.

顯然,顏悠冉沒有可懼的地方,可怕的應該是顏悠冉身後的人.

"噢?說我聽聽,你知道了多少?"宋熙銘一字一句的問著顏悠冉.

這樣讓人摸不透情緒的宋熙銘讓顏悠冉有些害怕,但是顏悠冉仍然是面色平靜的看向了宋熙銘.

"這就不是宋總可以管的了.宋總若是願意和我談這筆交易,那麼,我自然會告訴宋總怎麼做."顏悠冉這一次知道,那個人,是踩到了宋熙銘的軟肋.

"顏悠冉,你真不了解我."宋熙銘嘲諷的說了句,"你的腦子,不可能知道這麼多.你的腦子再好用,但終究敗在女人的嫉妒和野心上.對于一個完全都不曾好好了解的人,以為抓了個軟肋,就可以耀武揚威?"

"你……"

"我宋熙銘從來不受任何人威脅.想和我談事情,要拿點誠意來.你,還不夠資格."

宋熙銘的話里的意思再清楚不過,要顏悠冉身後的人來和自己談這個事情.顏悠冉,他宋熙銘不屑談,也不想談.

一個只有外表和歹毒心思的人,是沒有資格站在談判席上的.就算這人再聰明,義氣用事,也只會毀了全局.

而宋熙銘這話,讓顏悠冉臉色一驚,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宋熙銘,但最終沒說一句話.

"顏悠冉,有些事,你瞞不住.有些事,也不是你所能控制的.別太高估了自己.太蠢了."

宋熙銘丟下這一句話,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包廂,獨自留下顏悠冉一人不甘的坐在原地.

那因為憤怒,因為嫉妒,因為目的所不能達成的各種情緒,都讓顏悠冉隨時處在爆發的境地之中.

修剪漂亮的水晶甲狠狠的掐入肉里,但顏悠冉卻顯得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顏悠冉的手機響了起來.當顏悠冉看見來電時,二話不說的接起了電話,那眼神又發生了輕微的變化.

"失敗了?"對方的聲音冷冷淡淡,聽不出情緒.

顏悠冉沒說話,而對方繼續說著:"冉冉,我允許你這麼做了嗎?"

"我……"

"沒我的允許,你竟然擅自做了決定.把我暴露在危險之下,你說,我要怎麼處罰你,才可以呢?"對方似乎把選擇權給了顏悠冉.

顏悠冉驚恐了起來,連忙說著:"我不敢,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是嗎?冉冉,我這人,從來不接受道歉.我以為,你了解我的."對方的聲音還是冷冷淡淡的.

顏悠冉嚇的已經一句話說不出來了.

"我最後給你十天的時間,破壞關宸極和顧萌.必要的時候,除掉顧萌.若是在不按照我的命令做,那麼,我會斷了你的所有.而這十天,我相信,你的日子也不會太平了."

"你要幫我!"顏悠冉直覺的想起了關宸極的威脅.

"你以為我會因為你而暴露身份嗎?在你做了這麼蠢的事情後!"

"……"顏悠冉陷入了一陣陣的絕望.

"以為可以背著我找到顏家,用我談條件嗎?連我都敢利用,冉冉,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對方一字一句的說著.

顏悠冉這才逐漸的驚恐起來,原來,自己的一切都在那個人的掌握之中,就連做的天衣無縫的事情,竟然他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冉冉,別逼我放棄你."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

這一下,顏悠冉是徹底沒了反應.

關宸極和顧萌,豈是自己說拆就能拆散的.更何況,只有這短短的十天時間.更何況,是在顧萌什麼事都知曉的情況下.

而顏悠冉卻也抓到了那個人的重點,除到顧萌.顧萌到底是做了什麼,為什麼會讓那個人最後會選擇這樣的路.

顏悠冉發現,自己的思維已經一片的混亂.所有的事情,完全的超出了掌控.

就在顏悠冉出神的時候,她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這讓顏悠冉的情緒緊繃到了極限,當看見來電的時候,顏悠冉的臉色驚變.

"你在哪里?"關衍棋威嚴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這是為數不多關衍棋親自給顏悠冉打電話.若是打電話,一般都是關落依出了事情,而所有人又找不到自己的前提下.

仔細算來,這是這六年來的第二次.第一次,是關落依心髒病發,極為危機,而她卻在那個人那里.

"老太爺."顏悠冉緊張的叫著,"是不是落依出事了."

"哼,你還記得你有一個女兒?"關衍棋的態度並不是很好.

"對不起."

"你在g城?竟然一個寄居在關家的人,還鬧的滿城風雨?你想做什麼?顏悠冉?宣誓主權嗎?你有什麼資格?"關衍棋是來質問顏悠冉.

這些時間,在g城發生的事情,關衍棋都看在眼底.事情剛爆發的事情,關衍棋第一眼就認出了那個顧萌就是當年和關宸極結婚的留學生.

第一時間,湧上關衍棋想法的不是憤怒,而是一抹興味.對顧萌,關衍棋撇去身份,是絕對欣賞和喜歡的.而這些年,顧萌的發展,撇去那些不好的風評,關衍棋也是絕對欣賞的.

所以,在權衡利弊下,關衍棋選擇了沉默,任關宸極和顧萌發展.

但顯然,關衍棋沒想到,顏悠冉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插了一腳,鬧的滿城風雨.

"我……"顏悠冉顯然沒想到關衍棋的態度會是這樣.

在顏悠冉的記憶里,關衍棋對顧萌的印象並不好.至少當年,在拆散關宸極和顧萌的時候,關衍棋也狠狠的補了一刀.

而現在,為什麼關衍棋的態度會發生了這麼大的逆轉?

"你什麼?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回巴黎.所有的事情和你都無關.尤其關家的事情.你身為母親,你把落依一個人丟在巴黎.你知道落依發生了什麼嗎?"

關衍棋的態度又嚴厲了許多,"若是這樣,我想,你對落依也沒什麼感情.那麼,我會正是對外宣布,落依和你斷絕任何關系.我想,願意照顧落依的人,多得是,並不差你這一個."

"老太爺,你不能這樣對我,落依是您的親孫女."顏悠冉真的怕了.

"但是,你不是我的親媳婦.無論是關家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在我這里承認過你."關衍棋殘忍的說著.

顏悠冉陷入了絕望.

今天的顏悠冉,四處碰壁,無論是誰,都給了顏悠冉絕對的難堪,而在關衍棋的話里,顏悠冉更明白了,她現在的存在,就只是一個多余的存在,並無任何的意義.

甚至對關落依而言,也無任何的意義.在關家人的眼里,就算是一個傭人的伺候,都比她這個親生母親來的靠譜.

顏悠冉的手心再一次的攥起.

"明天,立刻回來."關衍棋下了最後的命令.

"是."顏悠冉忍聲應了下去.

似乎,所有的人,都把顏悠冉推向了無法後退的死亡境地.也似乎,老天爺覺得這樣的玩笑開的不夠過分一般,那才掛掉的電話,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這個電話,才讓顏悠冉的臉色驚變.那是巴黎醫院打來的電話.

"落依,落依怎麼了?"顏悠冉緊張的問著.

關落依,是現在顏悠冉對付關家,唯一的王牌.若沒了關落依,顏悠冉是真的一點點談判的余地也沒有了.

"落依小姐的情況不太好,請關太太還是速速回來.我們聯系不上關先生.落依小姐的主治醫生說,最晚在三天後要進行心髒手術."護士一板一眼的說著醫生的交代.

"好,我立刻回去."這一次,顏悠冉並沒任何的異議.

護士掛了電話.顏悠冉想聯系那個人,但是卻無法聯系上.但顏悠冉無法估計這麼多.她在賭,那人不會這麼的殘忍.他一直都知道,關落依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而就在這時,顏悠冉的手機發來信息,上面正是那人的信息.

"明天早上十點的航班,回巴黎."

除此之外,就再無任何的消息.但至少,這讓顏悠冉的心略微放松.但也讓顏悠冉明白,那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乃至關家的一舉一動,都清清楚楚.

心,不由自主的寒顫.

——

g城第一人民醫院

顧萌就是出去找醫生了解下情況,結果,再回來卻發現宋禦宸不見了蹤影.她才追出去准備去給宋禦宸打電話,結果去看見關宸極要離開的身影.

"你竟然來醫院!"顧萌怪叫了一聲,"你看見宋禦宸那小鬼了嗎?"

顧萌想也不想的問著關宸極,那態度顯得理所當然.但是很快,顧萌就覺得不對勁的地方,關宸極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多了幾分的深意,這讓顧萌心驚肉跳.

"你干什麼這樣看我?你趕緊走啦.在這里惹麻煩的!"顧萌沒多想,連忙催促著關宸極.

"我見到你媽了……"關宸極不咸不淡的說著.

"你說什麼?"顧萌要跳起來了.

"我要見你爸媽!"關宸極一字一句的說著.

"你神經病嗎?你覺得現在還不夠亂嗎?"顧萌想也不想的就對著關宸極吼著.

"萌萌,你有事瞞著我嗎?"關宸極繼續問著.

這話,問的顧萌皺起了眉頭.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現在顧萌沒心思多想這些,瞪了眼關宸極,一臉沒好氣.

"你有被害妄想症."

"總之,我要見你爸媽.但是,會等你爸媽出院後.還有一個消息,你聽不聽?"

"什麼事?少廢話可以嗎?"顧萌直接繞過了關宸極前面的話.

"我找到jeff了."關宸極笑著說著.

顧萌的臉色里頓時換上了驚喜.想也不想的就抓著關宸極的手,連聲問著:"你確定嗎?你確定嗎?你確定嗎?"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關宸極捏了捏顧萌的鼻尖.

"什麼時候能來?什麼時候做手術?一定會成功的,是不是?"顧萌追問著.

"要等jeff出現才知道.他要給爸做一個全身檢查.所以,我肯定要在.明白嗎?"關宸極倒是說的理所當然.

"顯然我爸不想見到你!"顧萌也答的理所當然.

"……"

"所以,乖,jeff來就好,你還是乖乖回家歇著去."顧萌直接毀了關宸極的計劃!

"萌萌!"關宸極不滿的叫了起來.

"乖孩子才有糖吃的!"

"我都幫你找了jeff,你沒任何表示嗎?"

"要什麼表示?"

"晚上你沒值夜,就要回來我這里住!"

"考慮考慮!"

"……"

就在兩人膠著的時候,宋禦宸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顧萌的身後,喊著:"萌姐,姥姥找你."

顧萌二話不說的撇下關宸極,立刻就走了進去.宋禦宸很無辜的對著關宸極聳聳肩,他又不是故意破壞他們聊天的.但是看著關宸極干瞪眼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宋禦宸賊笑了一聲.

然後,宋禦宸走向了關宸極.

"干嘛?小鬼?"關宸極沒好氣的問著宋禦宸.

"想進去?"宋禦宸問著關宸極.

"你有辦法?"

"有."宋禦宸還真的點點頭,"把這次氣我姥爺住院的事情給處理好了,就能邀功進去啦.這是態度!我只能幫你到這啦,大叔."

說完,宋禦宸頭也不回的也跟著跑了進去.

關宸極看著宋禦宸的身影,微皺了下眉頭,心中已經有了決定.而就在這時,關宸桀的身影卻意外的出現在醫院內,這讓關宸極的也楞了下.

"你來干什麼?"關宸極下意識的問著關宸桀.

關宸桀錯愕了下,說著:"你不是讓我來給嫂子的爸動刀?那我總要看看情況,了解下現狀吧.難道莫名其妙把人拉上去,給一刀子?"

"……"

"老大,你最近腦子不太好用."關宸桀嘿嘿的賊笑醫生.

"我讓你做的事情呢?"

"一起在這里解決了.人我已經安排好了.現在不是正好就等著去見他們院長了?"關宸桀答的理所當然的.

然後關宸桀奇怪的看了眼關宸極,沒多廢話,就立刻朝著醫院內走了去.而就在這時候,關宸極的電話響了起來.

"什麼事?"關宸極問著司臣毅.

"顏悠冉明天早上的十點的飛機回巴黎.今天老太爺給她打了電話.而昨天,帶她走的那個車子只是把她安頓到了另外一個酒店."司臣毅如實的把情況告訴了關宸極.

"那個車子的號碼是假的,所有的信息都是假的.酒店的住店登記,用的是顏悠冉的名字.所以,無從下手."

關宸極沉默的聽著司臣毅的話,並沒吭聲.而司臣毅又繼續說著:"顏家那邊,關少是想要什麼時候?"

"今天."關宸極給了時間.

"好,我知道了."司臣毅沒再多問.

關宸極要司臣毅毀了顏家,徹底的斷了顏悠冉的後路.免得在橫生枝節.而顏悠冉在做了這樣的事情後,關宸極自然也不會放過顏悠冉.

他必須把顏悠冉給徹底的孤立出來.但不急于除去顏悠冉,是因為關宸極要順藤摸瓜找到那個藏在暗處的人.

那個人,真的是藏了夠久的時間了.

在關宸極的這一通電話後,當天下午,g城乃至國內的所有主流媒體都曝出了顏家破產的事情,在有人引導之下,這事很快就和顏悠冉聯系了上.

接著,就像是有預謀一般,一些列的事情曝光了出來,顏悠冉瞬間成了眾人所指的對象,這讓顏悠冉還來不及離開g城,就已經被聞訊而來的記者圍了一個團團轉.

顏悠冉面色慘白的看著報紙上的內容,那把自己和顏家所有的一切都仔仔細細的說了出來,包括說明了顏悠冉和關宸極的身份.

再加上關宸極帶著宋禦宸離去時,說的那些曖昧不明的話,更讓顏悠冉無所適從.所有她制造出來的假象,在這一刻都幻滅,她的形象,也在一夜之間跌入了谷底.

顏悠冉站在酒店的大堂內,躲在一個柱子的後面,根本不敢離開酒店半步,因為這只會讓外面的記者毫不留情的撲向自己.

而就算這樣,似乎老天也沒打算放過顏悠冉.

"顏悠冉,你真是好樣的.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娘家嗎?"顏品琛出現在顏悠冉的面前.

顏悠冉看見顏品琛的時候,臉色更是嚇的驚恐.顏品琛正是顏悠冉親哥哥,現任顏氏的負責人.

而就在一夜之間,顏家所有的股票都跌停陷入了危機,而合作的廠家也在一夜之間全部抽資,賬目出現了問題,檢察院的人找閃過了門.若不是顏品琛跑的快,此刻恐怕也被帶走了.

這仿佛一切就有一個幕後黑手,再不斷的推波助瀾,只是那人被逼急了,一瞬間拔了顏家全部的根基.

一直到今日,報紙上出現的這些,顏品琛才知道,罪魁禍首原來是顏悠冉.

顏悠冉一邊利用關家想在顏家得到支持,而實際上,顏悠冉在關家一點地位都不曾有.這些曝光出來的消息明白的告訴顏家的人,正是因為顏悠冉,才導致了顏家有今日.

顏家若是守著自己的三分田地,不要手伸太長,絕不可能讓關家的人動到顏家.顯然,顏家人合作的對象出了問題,才導致了今天事情的發生.

"哥,我什麼也不知道,我也是剛剛看見報紙的."顏悠冉快速的解釋著.

顏品琛的手段陰毒,顏悠冉再清楚不過.現在若不解釋清楚,那麼顏悠冉真的懷疑自己是否能順利回到巴黎.

"賤人!"顏品琛哪里聽得進去,二話不說就狠狠的給了顏悠冉一個耳光.

顏悠冉瞬間被顏品琛打翻在地上動彈不得.臉腫了起來,嘴角的血絲滲了出來.

"我怎麼能放過你?就因為你,毀了顏家.我早就說了,你就是顏家的禍害,要不是媽心軟,第一時間,我就要毀了你!賤人!"

顏品琛越說越激動,左右對著顏悠冉打起了耳光.就在酒店的大堂,大家都不免的側目,保全也快速的跑了過來,而門外的記者看見大堂內的動靜,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沖了進來.

發現是顏悠冉和顏品琛後,記者立刻就興奮了起來.

"顏小姐,您所有的話都是謊言,你和關宸極先生並沒關系.您才是關先生和顧小姐之間的第三者是嗎?"

"顏小姐,是因為你的關系,所以顏家出現了問題?"

"顏小姐,請您和我們說說這其中的事情."

"顏小姐,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不是為了報複顧小姐?"

……

所有的問題都沖著顏悠冉而來,顏悠冉只覺得眼前一昏,有些無法接受這過大的轉變.而顏品琛卻冷眼看著顏悠冉,絲毫沒有出手幫忙的想法.

"顏總,顏悠冉是否是您的妹妹?"

"顏總,顏小姐和顏家的關系是否僵化?"

……

顏品琛沒等記者說完,就吼著:"顏家沒有顏悠冉這樣的賤人.不要把顏悠冉的任何事情和顏家扯上關系."

說完,顏品琛匆匆離去.因為記者來了,曝光了他的行蹤,那麼就意味著檢察院的那些人也很快會找上自己.顏品琛惡狠狠的瞪了眼癱軟在地上的顏悠冉,立刻頭也不回的離去.

而記者絲毫不放過顏悠冉,顏悠冉被記者逼的走投無路.就在這時候,酒店的保全沖了上來,攔下了記者已經極近瘋狂的舉動.

"顏小姐,接您的車子在酒店的後門."保全快速的對著顏悠冉說著.

顏悠冉想也不想的就站了起身,踉踉蹌蹌的朝著酒店的後門跑去.但顏悠冉沒想到的是,一出酒店的後門,看見的並不是自己所想的車子,而是司臣毅的車子.

"顏小姐,請上車."司臣毅冷聲對著顏悠冉說著.

"你……你要干什麼?"顏悠冉的臉色更白了.

"我什麼也不會做.我只是要親自送你上飛機而已.您的航班時間已經被更改了.變成了今天晚上十點的航班."司臣毅冷淡的說著.

這是關宸極的命令.必須把顏悠冉送上飛機,避免這幾個小時內再出現任何的差錯.而他也想看看,更改了航班時間,那麼顏悠冉身後的人,是否有任何動靜.

而關宸極的網也已經撒了下去,這一次,要一舉殲滅,絕不再留任何的隱患.

而司臣毅見顏悠冉沒反應,干脆直接動手讓顏悠冉上了車,車子快速的朝著機場的方向而去.

一直到確認顏悠冉上了飛機,飛機起飛司臣毅才離開機場.但是,顏悠冉身後的人,卻從不曾出現過,也沒任何的意外發生.

顯然,對方也是有備而來.

——

顧萌才進病房,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主治陳醫生一臉驚喜的朝著顧萌的方向走了過來.

"什麼事?"顧萌楞了一下.

"顧小姐,好消息.jeff來醫院了,表示願意接受令尊的開顱手術,這樣的話,就沒任何問題了."陳主任顯然很興奮.

顧萌眉眼微斂了下,就立刻知道了jeff會在這麼快的速度內出現在醫院,是關宸極所為,那嘴角的笑意不自覺的暖了起來.而陳主任則認為,這是因為jeff出現,所以顧萌覺得開心的原因.

當然,jeff出現,這對于整個醫院而言,都是一個讓人振奮的消息.畢竟,能見到醫學界的天才鬼醫,這是多麼幸運的事情.

"jeff在醫院嗎?我想去看看他."顧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顧小姐,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是院長直接傳達下來的.他好像向醫院申請了一個實驗室,然後讓我們把令尊的資料都送到他那,就沒了聲音.剩下的事情,他的交代是他自己會安排."

陳醫生似乎也顯得有些無奈.jeff的脾氣卻是古怪,來往也顯得神秘.也許他們在醫院已經見過jeff,但是沒人認識而已.

"這樣?"顧萌也不再為難醫生.

陳醫生點點頭,就告辭了顧萌,走出了病房.而在病床上的顧爸聽見這樣的話,則是皺起了眉頭,倒是顧媽顯得一臉的高興.

那個jeff的事情,顧媽是知道的.只是那個時候顧爸還不曾清醒而已.

"我才不要動手術,我根本不需要動手術."顧爸的脾氣很固執,想也不想的就回絕了顧萌.

顧爸並不喜歡醫院這個地方,順利清醒後,顧爸想法設法的要離開醫院,若不是顧媽壓在這里,顧爸恐怕早就已經走了.

何況,現在再聽見要動手術這樣的字眼,更是讓顧爸無法接受.這些事情在顧爸看來,他根本就沒任何問題,只不過是被氣的血壓升高,導致心髒病發的緣故.

"爸,胡說什麼呢,只是找了一個權威醫生給你做檢查,最後怎麼樣,必須醫生說了算."顧萌開口勸著顧爸.

宋禦宸的大眼滴溜溜的轉了轉,然後看著顧爸,說著:"姥爺,那個醫生很出名的,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請來的,所以,不能駁了面子,對不對."

"熙銘嗎?"顧爸直覺的這麼認為.

這話一出,顧媽都看向了顧萌,顧萌不自覺的輕咳了兩聲,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顧爸顧媽的問題.關于關宸極的的存在,量老天給顧萌一萬個膽子,顧萌還真是沒敢告訴自己的爸媽.

這話要說了,那就是證明了顏悠冉所言不假,然後顧爸再一次氣的中風進醫院,那還真是罪過了.

"不是熙銘,那是誰?"顧爸一眼就看出了顧萌的心思,繼續追問著.

"一個朋友介紹的."顧萌說了一個保守的答案.

"什麼朋友能給你賣這麼大的面子?"顧爸不傻,聽得出那個jeff是多難請的人.

"爸,這你就別管了.和你說又說不清楚,是吧."顧萌沒再繼續.

顧爸別有深意的看了眼顧萌,最後並沒說話.這段時間來發生的事情,顧爸看在眼里,顧爸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其中肯定是有貓膩.

而那個貓膩,全都出在那個婚禮上出現的男人,關宸極的身上.

這也是,顧爸為什麼在聽了顏悠冉的話後,會直接氣暈過去的原因.

"萌萌."顧爸突然開口叫著顧萌,"你老大不小的人了,我希望你自己做事能有點分寸."

"是,我知道了."顧萌只能乖乖應著.

顧媽也皺了下眉,張口欲言.之前顧萌不在,宋熙銘和宋禦宸把自己一起推進病房,而病房外突然出現的那個男人,顧媽發誓,自己絕對沒看錯,那是關宸極.

但最終,顧媽沒把這話說出口.

就在這時,顧萌的手機響了起來,顧萌連忙找了個借口逃離了病房.在顧爸的電壓之下,顧萌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什麼都招了.

逃出來後,顧萌看了眼手機,上面的號碼是g城熟悉的幾個記者的,但是這樣的情況下,顧萌並沒有接電話的打算.

顧萌掛掉了電話,才想著去哪里轉轉,讓顧爸的注意力分散下再回來.但是顧萌還沒走一步,身後病房的門被打開了,顧媽的身影出現在顧萌的面前.

"媽."顧萌無奈的轉身,叫著顧媽.

"你和關宸極到底怎麼回事?那些報紙雖然說的誇張,雖然熙銘也解釋過.但是我相信,無風不起浪,沒什麼問題,不會鬧的這樣滿城風雨."顧媽的態度嚴肅了許多,認真的看著顧萌.

顧萌斟酌了下,最後說著:"沒什麼,媽,你真的想多了."

"萌萌,別當爸媽老了,就什麼也不清楚了.爸媽是老了,但是爸媽並沒傻,有些事情,爸媽還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顧媽說的有些語重心長.

這話,讓顧萌聽得更不是滋味.她也想一股腦的和顧媽說清楚,但有些謊言已經開了口了,又豈是現在推翻這麼容易的事情.

總之,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團亂,就好似大山一樣,壓的自己喘不過氣.

一方面的明朗,另一方面的壓力重重.而堆積著這些全部壓力的顧萌,卻無處可以發泄.

"媽……"顧萌顯得很無奈,長長的叫了一聲.

顧媽揮揮手,說著:"你去吧,這里有我在看著你爸,沒事的."

顧萌也沒多說什麼,對著顧媽點點頭,干脆直接走出了醫院.她要去透透氣.但這前提,甚至就連要給關宸極打電話確認都沒了心情,一路就這麼開著車,漫無目的的走著.

一直到車內的廣播,播出了顏氏企業破產,顏悠冉當場被顏品琛打出血的消息,這才讓顧萌愣了下.

顧萌飛快的把車停到了路邊,用手機查閱著剛出爐的報紙消息,上面的內容,讓顧萌震驚.

顏氏企業,顧萌知道,甚至曾經宋氏和顏氏還略有合作,顏氏的根基也不算淺薄,竟然可以一夜之間發生這麼惡劣的連鎖反應,顧萌用膝蓋猜,都知道這是誰的傑作.

顏悠冉的那種狼狽,報道上一片傾倒的言語,曾經把顧萌打成小三的各種言論,也在這里得到了平反,所有的問題和幕後凶手都指向了顏悠冉,甚至顏品琛那刻薄的話語.

顧萌有些愣住,花了好長的時間才看完了這麼短短時間內發生的巨大的變革.她不同情顏悠冉,卻是是顏悠冉一手導演了現在的事情.

而讓今天這個局面發生的人,卻讓顧萌的心跳加快....

,:..

上篇:【Part093】孩子果然不能偷生!     下篇:【Part095】被岳母抓個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