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00】關宸極有一手嘛!  
   
【Part100】關宸極有一手嘛!

許久,關宸極才開口,說著:"這樣的事情,不可能再重來."

宋熙銘笑了起來,隨手舉起桌上的杯子示意了下關宸極.關宸極也舉起了杯子,透明的水晶玻璃杯在碰撞下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這意味著,兩個王者一般的男人,這樣的協議也就此達成.或許為了彼此的利益和目的,或許是為了那絲牽扯的關系,但兩人都知道,這是彼此心中不可能對外透露分毫的秘密.

而就在這時,顧萌推門而入,正巧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她發誓,她只是獨自不舒服,去蹲了一會廁所,竟然再回來的時候,原本還囂拔弩張的兩人此刻卻可以把酒言歡?

這是見鬼了?還是中邪了?

"萌萌."宋熙銘和關宸極同時叫了出來.

但很快,再下一秒,兩人對看了一眼,又恢複了之前的態度.這讓顧萌挑挑眉,突然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關宸極莫名其妙的問著.

"沒,我看你們倆其實搞一起也不錯,有來有去的."顧萌說的很隨意.

"噗……"宋熙銘直接把酒噴了出來.

而關宸極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的難看,想也不想的立刻就把顧萌抓到了自己的身邊,然後和宋熙銘撇的很清,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宋熙銘.

神經病,他和宋熙銘!就算他變同性戀,全世界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可能找宋熙銘!

"滾蛋,顧萌!"宋熙銘率先吼了起來,"找誰都不可能找關宸極!"

"噢……"顧萌故意把聲音拉的老長,然後才說著,"意思就是,你可能是同性戀,只是關宸極不行,是吧.換別的男人就可以了?"

"顧萌!"這下,宋熙銘真的惱了.

顧萌痞痞一笑,一點誠意都沒有.宋熙銘氣急敗壞的起了身,狠狠的瞪了顧萌一眼,然後頭也不回的快速走出了包廂.

走到包廂口,宋熙銘停了下來,突然對著關宸極說著:"顧萌這妖女,你要想清楚了.她嘴巴分分鍾毒死你."

說完,宋熙銘就飛快的消失在兩人的面前.顧萌看著宋熙銘氣急敗壞的眼神,才放肆的笑了出來.

哼,叫你們躲一起說悄悄話,不告訴我,活該!顧萌是一點都不同情宋熙銘.但很快,顧萌發現包廂里就剩下關宸極和自己的時,頓時覺得有些不太自在起來.

"你們感情真的很好?"關宸極重複了之前的問題.

"你問過了.好吧!"顧萌說的沒好氣.

關宸極不說話了,這下顧萌更是一臉的莫名:"干嘛?走吧,我一會還要去醫院,那個jeff找我了."

"他找你干嘛?"關宸極眉頭皺了起來.

"我爸要手術,醫生不需要見家屬嗎?我媽不管這些的,我負責的."顧萌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關宸極.

關宸極沒說話,顧萌也沒再理會關宸極.至于關宸極和宋熙銘說了什麼,顧萌並沒興趣.顧萌也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她所能涉及的.

而就在顧萌想要率先離開的時候,關宸極卻突然把顧萌緊緊的抱在了自己的懷里,那力道緊的讓顧萌有些無法呼吸,似乎就怕顧萌突然又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不見.

一直到顧萌覺得自己快被關宸極給勒死了,她才怒吼著:"關宸極,你是要謀殺嗎?"

靠……顧萌狠狠的喘了口氣.然後她用力的推開了關宸極.

媽的,這個男人想怎樣.謀殺她以後再奪子嗎?這麼抱下去,人都被擠成肉餅了,還能活嗎?

但顧萌還沒來得及多想什麼,關宸極菲薄的唇已經快速的擒住了顧萌柔軟的唇瓣.這吻,顯得激烈而深情,在這個吻里,蘊藏了太多的自責和愧疚.

這個吻,來的又凶又急,讓顧萌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被動的承受著關宸極的吻,一直到自己被關宸極給松開,再度輕輕的擁入懷中.

似乎,關宸極的心跳,顧萌都可以清晰的聽見.這讓顧萌微微怔了下,但很快,顧萌回過神.

"關宸極,你丫的是不是精蟲隨時上腦啊!動不動就又親又啃的!"

但是,關宸極的話,讓顧萌更加意外了.他沒了平日和顧萌的挑釁,那話語顯得深情而柔和,說著:"對不起."

關宸極這一句沒頭沒尾的"對不起"讓顧萌有點後怕,下意識的,顧萌退了一步,警戒的看著關宸極.

"你今天出門沒吃藥?"顧萌皺著眉頭問著.

這下,關宸極是反應過來了,沒好氣的瞪了眼顧萌,說著:"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那是你!"

"……"

你妹的顧萌!這個女人真實的!他真心實意的和顧萌道歉,顧萌就擺出一副老子心懷不軌的模樣,真的氣的關宸極牙癢癢.

但是,忍了!

男人不和女人計較,更不能和一個自己有愧于她的女人計較.顧萌發牢騷,抱怨,惡整自己,都是應該的,那是自己活該!

但關宸極的態度,讓顧萌更加謹慎了起來.

"你一定是沒吃藥就出門了,關宸極,你想干什麼?"

"去你的,你才沒吃藥……"關宸極覺得自己遲早吐血身亡,"走了走了,真是!"

原本有些煽情的氣氛,瞬間被破壞的一干二淨.關宸極干脆牽起顧萌的手,直接走出了包廂,一直到離開餐廳,他的手都不曾松開顧萌的手.

畢竟關宸極和顧萌最近的出鏡率太高,最後仍然有人認出了兩人,但是關宸極絲毫不在意.

一直到了車上,關宸極才認真的對著顧萌說著:"我要去見你爸媽!"

"喂,我說你這驢拉到北京怎麼還是驢啊?我都說了不可以了,你還在糾纏這個問題,冥頑不靈啊!"

顧萌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能說的都說完了,再說顧萌也變不出花樣了,于是,顧萌決定選擇閉嘴!

人和豬是不能溝通的,尤其是關宸極這頭豬!

"jeff不是去找你了,所以我也必須在現場."關宸極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

"醫生找病人家屬,你在現場干什麼?"顧萌看神經病一樣看著關宸極.

"jeff是我找來的,必要的時候,他只認我,不會認別人."關宸極繼續說著.

"你這意思是,你若不在,jeff要是出個什麼幺蛾子,我爸的手術就不用做了?"

"差不多這意思."

"關宸極,我怎麼感覺你這話里有點威脅我的意思啊?"

"我不敢……"關宸極打死不能承認,自己真的有點威脅顧萌的意思.

沒別的想法,他就是要去見見顧爸顧媽.正兒八經的女婿也應該去漸漸自己的丈人和岳母,雖然眼前這情況不怎麼好.

"你這麼想見我爸媽?"

"是."

"然後呢,見了我爸媽你說什麼?"

"……"關宸極悶了下,"不知道……"

"不知道你還見什麼?"

關宸極再度無語!

"所以,乖,別搗亂.等我爸媽穩定了,現在的這些事情解釋清楚了,我們再來談這個問題."顧萌笑了笑,沒太多的誠意.

"我不會表明身份.我還是想去見見!"關宸極退了一步.

"你的臉,g城有人不知道嗎?你不表明身份,你以為我爸媽就看不出來嗎?"顧萌直接回著關宸極.

"……"

關宸極只覺得自己再一次的進入了死胡同,這一次,絕對是自己把自己饒死的.

就在這時候,顧萌的手機響了起來,關宸極也安靜了下來.顧萌一看是顧媽的電話,立刻想也不想的接了起來.

"媽,什麼事?"顧萌快速的問著.

顧媽的聲音有些顫抖,說著:"萌萌,快回來,你爸好像突然不行了.那個什麼醫生的,現在聯系不上人."

"好,我馬上到,你別緊張."顧萌說完,立刻掛了電話.

"出了什麼事?"

"jeff呢?我爸突然不行了,具體情況要去醫院才知道."顧萌快速的說著.

"我馬上通知jeff."關宸極沒多言什麼.

顧萌這時候沒矯情,關宸極一邊給關宸桀打電話,一邊快速的開著車朝著醫院的方向開去.

沒一會,電話接通的時候,關宸極立刻說著:"馬上到醫院,現在.剩下的事情,到了再說."

"好."關宸桀也沒多言.

十分鍾後,關宸極和顧萌雙雙出現在醫院內.

——

"媽,爸呢?"顧萌找到顧媽,立刻問著.

顧媽的手都有些顫抖,說著:"剛才醫生已經把你爸送進手術室了.這可如何是好!"

顧媽很著急,也沒注意到顧萌身邊的關宸極,一直抓著顧萌的手,說個不停.顧媽也知道,這手術的成功率有多低,而敢開顱的就只有那個叫做jeff的醫生,但是卻又聯系不上人.

而剛才醫生把顧爸帶走的時候,顧媽也顧不上多問,現在顧媽只能忐忑不安的在原地等著.

"媽,別擔心,爸不會有事的.jeff醫生肯定會來的."顧萌只能安撫著顧媽.

就在這時,顧爸原先的主治醫生已經快速的走來,說著:"顧小姐,jeff醫生已經在手術室里了,顧老先生不會有事的."

"謝天謝地."顧媽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媽,我就說沒事的,所以,別多想了.爸的手術一定會成功的."顧萌雖說的淡定,但是唯有顧萌自己知道,她的心也才剛剛放下.

似乎,顧萌和顧媽都忽略了一直站在身邊的關宸極,一直到顧媽緩過神,才發現了關宸極的存在,頓時,顧媽的眼神變得錯愕,那手指著關宸極顫抖了起來.

這一次,顧媽絕對不可能認錯,那一天出現在宋禦宸和宋熙銘面前的男人,和今天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都是同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在教堂把顧萌給直接帶走,破壞了顧萌婚禮的關宸極.

打死顧媽也不可能認錯的.

"媽."倒是關宸極很鎮定的叫著顧媽.

顧萌一聽關宸極這麼叫,頓時扶額,差點沒一頭撞牆上去.這關宸極平日的腦子那麼好使,怎麼現在看起來就這麼像一個白癡……

媽你妹個媽啊……

"你你你……"顧媽的聲音都顫抖了,手指指著關宸極問著:"你叫我什麼?"

"媽.我叫您媽."關宸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言的說著.

顧媽似乎受了極大的刺激,那胸脯在上下不斷的聳動,那手不斷的拍著自己的心髒,有些沒辦法接受眼前的事實.

"關宸極,你毛病呢!"顧萌吼了起來,"媽,別理他,他就是一個神經病."緊接著,顧萌連忙安撫起顧媽.

顧媽卻拍開了顧萌的手,似乎在一陣的喘息後,顧媽恢複了冷靜,慢慢的站了起來,顧萌想攙扶顧媽,卻被顧媽給推開.

"你和我女兒結婚了嗎?你有什麼資格叫我媽?就算你們以前有什麼,你也沒資格叫我媽.我認不起你這樣的女婿,我顧家也不可能和你這樣的人攀的上任何的關系!"

顧媽少了平日的溫婉,多了幾分的犀利,不客氣的回擊著關宸極.

關宸極的臉色微微難看了一下,但是關宸極卻沒對顧媽口出惡言,臉色里只有一臉的誠意,任顧媽把所有的怒氣都爆發在自己的身上.

"你的出現,讓我家老頭子受盡了刺激.我們本就是在各種猜測中度過,好不容易萌萌能安定下來,能和熙銘結婚,這些謠言都要結束的時候,你卻徹徹底底的毀了這一切,你把我們所有的人都放在了風口浪尖.你這樣的人,我們不敢惹,也不敢碰."

顧媽的口氣顯得有些激動,但是條理清晰.這些日子來發生的事情,顧媽看在眼底,對眼前的關宸極並不陌生.

似乎,今日的口出惡言,也只是多日來的積累,再加上顧爸的倒下,這才讓顧媽在瞬間爆發了出來,直指關宸極.

"對不起,媽,這都是我的錯,是我造成的一切,我會負責.萌萌,我也會負責到底.對不起."關宸極很誠懇的說著.

顧萌見著眼前越發混亂的局面,不斷的擁眼神示意關宸極離開.而關宸極仿佛沒看見顧萌的眼神一般,做出了更加讓顧萌出乎意料的舉動.

只見關宸極緩緩的對著顧媽鞠躬再鞠躬,似乎想把這樣的歉意都表達給顧媽知道,那樣的態度顯得極為的誠懇,沒一絲的敷衍和怠慢.

"你走吧,我承受不起."顧媽沒領關宸極的情.

顧媽也不傻,在關宸極出現的第一時間,顧媽就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而之後,雖然顧萌沒說什麼,宋熙銘沒表達什麼,但是兩人之間的詭異,也讓顧媽有了懷疑.

今日,關宸極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只是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測而已.

"媽……"關宸極無奈的叫著顧媽.

"你還不走!"顧媽干脆推搡起了關宸極.

關宸極有些被動的被顧媽推著,但是人高馬大的關宸極,顧媽哪里能推得動.顧萌也有些皺眉,最後狠狠的瞪了眼關宸極.

"我在外面呆著,有事情的話,第一時間叫我."最後關宸極妥協了.

顧媽沒理會關宸極,關宸極看了眼顧萌,顧萌用眼神示意關宸極趕緊走人,然後立刻看向了顧媽.關宸極這才朝著門外走去,但是關宸極並沒走遠,就在不遠處的走廊里站著,等待著手術的最終結果.

"媽."眼見關宸極走了,顧萌這才開了口,但是一時不知道和顧媽說些什麼.

"你什麼也別說,我什麼也不想聽.我現在只想你爸平平安安的."顧媽打斷了顧萌的話,擺明了自己並不想理會這些.

"媽……"顧萌最終長歎了一口氣,並沒再多說什麼.

母女倆陷入了沉默.

而手術室那大大的"手術中"的燈仍然亮著,護士偶爾有匆匆走出,但是很快又匆匆的回到手術間,這期間,顧媽想問情況,都無處下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顧媽也無法在椅子上坐下,來回不斷的走動著.一直到手術室的燈滅了下來,顧媽的心頓時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媽,你冷靜.醫生從頭到尾都沒出來,肯定就是好消息."顧萌立刻安撫著顧媽.

顧媽很緊張的握著顧萌的手,沒說話,顧萌嘴巴雖然這麼說,但是其實心中也沒底.母女倆對看了一眼,很快朝著醫生的方向迎了上去.

"恭喜,手術成功了."陳主任激動的說著.

先前在手術室,他是第一次見到jeff那麼精湛的刀數.在早些時候陳主任見到jeff如此年輕的時候還微楞了一下,但很快,這樣的懷疑就消失殆盡.

手術持續了整整7個小時,一直到jeff縫合完最後一針,所有的人才松了一口氣.

"謝謝."顧萌道謝的說著,"請問jeff醫生在哪里,我想當面謝謝他."

"他應該馬上出來了."陳主任快速的應著.

而這時,顧爸的手術推車已經推了出來.顧媽連忙跟了上去,而顧萌則留在原地等待那個神秘的jeff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三分鍾後,一個高大的男人從手術間走了出來,但是並沒看向顧萌,而是在一旁和護士低頭說些什麼,一直到交談完畢,他才看向了前方的人.

"什麼?是你?"

顧萌和關宸桀同時發出了驚呼.一旁的陳主任更是顯得錯愕,似乎沒想到顧萌和jeff本來就認識.

但是陳主任見兩人沒有給自己解釋的想法,也識趣的快速離去.而顧萌則朝著關宸桀的方向走了去.

"真沒想到,竟然jeff醫生會是你."顧萌有些不敢相信的說著.

而顯然,關宸桀看向顧萌的眼神里更多了幾分的驚訝和錯愕.這讓顧萌有些莫名.就在顧萌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關宸桀沒頭沒腦的又說了起來.

"大嫂,我哥呢?他竟然不在?"關宸桀皺了下眉,問著顧萌.

"你哥?"顧萌也楞了下,但很快,顧萌反應過來了,"你哥是關宸極?"

這下,顧萌是徹底的明白了.為什麼她在看見關宸桀的第一眼會有一種眼熟的感覺,是因為那是關宸極的弟弟,兩人在五官和感覺上本就是神似,只是當時的顧萌並沒想這麼多.

"什麼……嫂子竟然不知道我和我哥的關系?"關宸桀也錯愕了.

就在兩人面面相覷,有些尷尬的時候,關宸極的身影大步的從外面的走廊走了進來,直接走到了顧萌的身邊,皺著眉頭看著關宸桀.

"你不去病房,在這邊干什麼?"關宸極口氣不好的問著關宸桀.

"……"關宸桀的嘴角微微抽搐.

拜托,他這是正常的病人詢問.見過哪個醫生出來手術室就能直接走的啊?沒常識不要出來嚇唬人好麼!

但是,關宸桀打死不敢和關宸極這麼說.

"我怎麼不知道他是你弟弟?"顧萌皺著眉頭問著關宸極.

"你又沒問.何況這人脾氣很怪,神經有問題,鬼知道他願意不願意讓人知道.他和關家的身份撇的很清!"關宸極干脆把責任都賴到關宸桀身上.

關宸桀張牙舞爪,恨不得吞了關宸極,才想替自己解釋的時候,關宸極狠狠的瞪了眼關宸桀,關宸桀立刻沒了聲音.

"有他在,爸不會有事的,放心吧."關宸極拍拍顧萌的手,自動的摟住了顧萌的腰身.

"我先進去看看."顧萌怔了下,最後干脆直接朝著病房走去.

而關宸桀自然的跟了上來,關宸極也沒落下,快速的朝著顧爸的病房走去.顧萌想阻止什麼,但是到嘴邊的話最後又吞了回去.

顧萌了解關宸極的.

他在外面站了七個小時,一直等到手術結束.而關宸桀又是關宸極的弟弟,關宸桀願意出手也是猶豫關宸桀的面子,于情于理,顧萌都不可能讓關宸桀離開.

既然沒有了阻止的理由,顧萌也懶得多費口舌.

病房內

顧爸還在麻醉之中,顧媽則在一旁守護著.顧爸的病房本就是頭等病房.現在更是搖身一變成了最頂尖的重症監護,護士和醫生二十四小時守護,也避免了顧媽無法進入重症監護窮擔心的現場發生.

"媽,這個是關宸桀醫生."顧萌很簡單的替顧媽介紹了關宸桀的身份.

顧媽看了眼關宸桀,點點頭,一臉的感激,說著:"多謝醫生,多謝醫生救我家老頭子."

"伯母,應該的."關宸桀很禮貌,似乎平日的痞氣不見了蹤影.

而在所有人不經意間,關宸桀和關宸極交換了一個眼神,關宸桀了然的點點頭,繼續看向了顧媽.

而顧媽也發現了在關宸桀身後的關宸極,那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我說了,這里不歡迎你.你怎麼還來?"顧媽的口氣很不好.

關宸極沒說話,仍然很安靜的站在一旁.而關宸桀則快速的說著:"伯母,是這樣的.他是我哥.是我哥讓我來的.所以,您要謝的人是我哥.我一年只接六次手術,超過這個手術,除非是家人,不然我是不會接的.這個原則,我從不曾打破."

關宸桀講述的很平靜,而後他就看著顧媽.顧媽的臉色微微變了變,關宸桀知道自己的話已經起了作用.

換句話說,關宸桀的意思就是,沒有關宸極,顧爸就完了!

顧萌在一旁微挑了下眉,但卻聰明的沒說話.顧萌也明白,關宸桀的話是在替關宸極打開眼前的僵局.顧萌更知道,在關宸桀救了顧爸以後,再加上這樣的原因,顧媽不可能再對關宸極這麼的苛刻.

關宸桀……

顧萌在嘴里低喃了一聲.只能說,關家人的智商都高,只是,關家人都藏的深,絕非是表面上看見的這麼簡單.

果不其然,顧媽沒說話了,只是顯得很安靜.而關宸桀又適時的開了口.

"伯母,伯父大概半個小時麻醉退了以後就會醒來.二十四小時內沒出現任何的炎症,基本就不會再有任何問題,請您放心."關宸桀說著顧媽最為關心的問題.

顧媽果然眼睛亮了一下,看著關宸桀,連聲說著:"謝謝."

"我暫時會在g城,有事的話,隨時可以叫我大哥聯系我."關宸極微微一笑,把最後的話說完.

這話就是告訴顧媽,要有什麼後續的事情想找自己,那麼抱歉,你們是找不到的,只能找關宸極.

那麼,這就意味著,你今天不能趕關宸極離開,明天也不能,至少在顧爸出院以前,都沒機會趕關宸極離開了.

關宸極滿意的對著關宸桀點點頭,關宸桀眨了眨眼,然後從容的退了出去.一出病房門,關宸桀立刻打了一個響指.

他知道,一筆賬又重新進帳了.這事絕對抵過之前不小心和關衍棋說了宋禦宸的事情的罪過了.

自然的,關宸桀的心情好了不少,一掃陰霾.

"媽,想吃什麼,我去買一點,你也站了七個小時,要吃點東西."關宸極聰明的開口討好著顧媽.

顧媽的表情想發火又不能發火,那臉色顯得極為的奇怪,最後干脆轉過身,不理會關宸極,但是,果然沒再驅趕關宸極離開.

倒是換成顧萌現在有些尷尬的站在原地,最後干脆說:"媽,我去買東西吧."

顧媽也沒阻止顧萌,顧萌看了眼關宸極,然後就快速的走了.關宸極楞了下,瞪了顧萌一眼,仿佛再說"你干嘛丟我一個人在這里".

而顧萌則不可的回了一個眼神"誰要你要來的",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下,病房內就只剩下關宸極和顧媽,頓時氣氛就尷尬了起來.

顧媽根本不理會關宸極,自顧自的忙碌著,關宸極就這麼干楞的站在原地,做什麼都不對.

一直到顧媽把手上的事情忙完,才看向了關宸極,關宸極立刻變得一本正經起來,那臉色里,甚至還有絲絲的緊張.

"你讓你弟弟救了我家老頭,我很感激.但是,如果想借此來打動我們,那你想多了,那是不可能的."顧媽說的很冷淡,然後又不理會關宸極了.

關宸極怔了下,臉色不由自主的苦笑了起來.他就知道,這些事情並沒這麼簡單.

顧媽繼續在整理著顧爸這段時間住院要的東西,關宸極見狀干脆也走上前幫忙.當然,不是幫忙整理,而是幫忙搬一些重物之類的.

顧媽也沒阻止關宸極.

就在這時,顧爸的手動了動,顧媽立刻看向了顧爸,叫著:"老頭子,你醒了?"

顧爸的眉頭皺的緊緊的,那手勾住了顧媽的手,緊緊的拉著,那眼睛費力的睜開,好半天才適應了周圍的光亮.

而關宸極反應的更快,直接給關宸桀打電話,讓關宸桀快速的回來.

沒一會,醫護人員簇擁著關宸桀出現在顧爸的病房,關宸桀給顧爸再做了一次檢查後,才說著:"沒事的,今晚沒發燒,就不會有事."

這話,關宸桀說的極為的肯定和自信.這才讓關宸極的心松了下來.

關宸桀立刻帶著醫護人員離開,走前不免的留給關宸極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很快的消失在病房內.

顧爸也看見了關宸極,似乎顯得有些氣惱,但是現在的情況,讓顧爸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顧媽和顧爸畢竟是幾十年的夫妻,一眼就看穿了顧爸的想法,遂安慰著:"老頭子,是他找的醫生給你開的手術,現在你沒事了,我們也放心了."

這話,讓顧爸的眼神里瞬間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但許久,顧爸的嘴唇只是動了動,然後就緩緩的閉上眼睛再度進入休息狀態.

見狀,關宸極也松了一口氣,至少顧爸沒開口趕人.

"爸醒了?"顧萌推門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醫護人員離去,立刻開口問著.

"恩,現在又睡過去了."顧媽點點頭,給了肯定的答案.

"媽,我買了東西,你吃一點."顧萌把東西遞到了顧媽的面前.

顧媽沒拒絕,接過顧萌遞過來的東西,但是那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下,想了想,看著關宸極,說著:"你不吃嗎?"

"不不,媽,你吃就好."關宸極有些受寵若驚.

顧萌微挑了下眉,沒說話.至少在她離開前,顧媽雖然沒趕關宸極離開,但是那態度絕對不算好.而這才一會的時間,竟然顧媽的態度有了軟化?

原因?

"我不是你媽,不要亂叫."顧媽的態度又冷了下來.

關宸極怔了下,這下才從善如流的說著:"伯母."

顧媽沒再說話.

而顧萌干脆直接拉起關宸極,說著:"媽,我和他出去吃,馬上就回來."

說完,不給關宸極任何思考的空間,快速的帶著關宸極走了出去.一出病房門口,顧萌就疑惑的看向了關宸極.

"我媽沒對你怎麼樣?"顧萌快速的問著.

"也許是關宸桀的話起了作用,至少媽沒讓我太難看."關宸極沒太多說什麼.

顧萌挑挑眉,繼續說著:"好了,現在我爸媽你都看見了.你也該回去了吧.我爸真心受不了刺激的.現在沒說話,不代表等真的醒過來,也沒意見."

"沒事,我在這照顧著吧.總歸要一個人方便的,不是嗎?"關宸極沒太理會顧萌的話.

"關宸極,人很多!"意思就是,你快滾蛋啦.

"人很多也沒用,關宸極就只有一個."這話就是,他絕對不會走的.

……

兩人交談陷入僵局,顧萌瞪了關宸極一眼,說著:"隨便你!小心適得其反."

說完,顧萌就打算繼續朝著病房走去.而關宸極則快速的把顧萌給攔了下來,顧萌奇怪的看著關宸極.

"你干嘛?"

"去吃飯吧.你也好久沒吃飯了.恩,吃完飯再說."

說完,關宸極不由分說的拉著顧萌就朝著醫院外走去.顧萌掙紮了下,也就任關宸極這麼拉著自己離開.

兩人才出醫院門口,就看見了大批聞訊而來的記者.這些記者不是圍堵關宸極和顧萌,而是圍堵那個神秘的關宸桀.

只是,記者顯然沒想到,出現的竟然會是關宸極和顧萌,這也讓記者錯愕了下,片刻之間沒了反應.

但,兩人緊緊牽手的畫面,卻映在記者的眼底.

"關先生,您和顧小姐……"

有記者反應過來,立刻開口問著關宸極.而關宸極卻沒給記者更多提問的機會,直接打斷了記者的問題.

"這種問題,我最後回答一次,不會再回答.顧萌是我的妻子,是關家的媳婦,也是關氏集團的總裁夫人."

關宸極的話鏗鏘有力,說完,就直接帶著顧萌走過記者,直接朝著附近的餐廳走了去.

這話,在場的記者沒反應過來,顧萌也沒反應過來.

"喂……"顧萌回過神,叫住了關宸極.

"我有說錯?"關宸極問著顧萌.

"……"顧萌一時無語.

關宸極沒理會顧萌,徑自找了一家符合顧萌口味的店,就坐了下來.而顧萌一坐下來就問著:"你和宋熙銘說了什麼?"

"我把宋家的股份還給宋熙銘,而我兒子則回關家.你和宋家也沒任何關系.宋天全和白媛那邊也不用你擔心,宋熙銘自然會搞定."

關宸極沒隱瞞顧萌.

顧萌皺起了眉頭聽著關宸極的話,最後她一句話也沒說.最初,她會和關宸極再牽扯上,也是因為宋家的股份,現在若真是如此,似乎一切兜兜轉轉又回到了自己所想的.

只是,這方式,有點讓人覺得莫名的不爽.

"怎麼了?"關宸極看著不說話的顧萌,開口問著.

"沒事."顧萌想了半天沒說話.

有點發泄似的,顧萌埋頭吃著自己的食物,而關宸極也沒說話.吃完飯,兩人朝著醫院的方向走了回去.記者仍然沒離開,仍然在等待關宸桀.而看見關宸極和顧萌的時候,那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在關宸極的怒視下,自覺的選擇了沉默不語.

一切看起來簡單,其實卻暗藏諸多不安定的因素.

——

兩人回病房的時候,顧爸任然在休息,而顧媽也在一旁的陪護床上休息了起來.畢竟上了年紀的人,有些吃不消這樣長時間的站立.

顧萌和關宸極沒說話,安靜的在病房內看著雜志,一直到傍晚,顧媽才醒了過來,而顧爸似乎也在同一時間的清醒了過來.

"媽,你回去休息吧,這里有我還有護工,別把自己也累倒了."顧萌有些心疼顧媽.

顧萌擺擺手,沒太在意顧萌的話.而顧爸的手也伸起來擺了擺手,示意顧媽回去.顧媽了解顧爸的倔脾氣,要是自己沒回去的話,保不准顧爸就會在病房內做些什麼.

最終,左右權衡了一下,顧媽選擇了回家休息.

"萌萌,你送媽回去,我在這里."關宸極突然開了口.

顧萌的眉毛微挑,而顧媽的眼底也閃過了一絲的驚訝,但關宸極的態度卻很堅定.顧萌沒再多說什麼,帶著顧媽離開了病房.

現在,病房內只剩下顧爸和關宸極.

顧爸稍微有一個風吹草動,關宸極第一時間到顧爸的面前,鞍前馬後的伺候著.絲毫看不出平日養尊處優的模樣,也顧不上顧爸此刻模樣的狼狽和護理起來的麻煩.

只能說,人的能力在這一刻被逼到了極限.

這期間,顧爸一直都是睡睡醒醒,但是他醒來的第一眼看見的絕對不是護工,而是關宸極.

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面對這樣的關宸極,顧爸也不好繼續沉著一張臉,干脆轉了過去.

關宸極也沒在意顧爸這種冷淡的態度,盡心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連醫院的護士看見關宸極都不免的誇贊.

現在的人,能做到這樣的實在不多,尤其還是關宸極這樣身份的人.但不免的,醫院里對關宸極和顧萌的議論又多了幾分.

第二天,顧萌來到病房的時候,看見的是關宸極在陪護床上假寐的模樣.平日里整潔的襯衫此刻也已經皺了起來,臉色也因為一晚的沒休息,而顯得疲憊....

,:..

上篇:【Part099】徹夜密談vs交換協議     下篇:【Part101】我不認識姓曾的爺爺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