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01】我不認識姓曾的爺爺喲  
   
【Part101】我不認識姓曾的爺爺喲

但是,關宸極在顧萌出現的第一時間就醒了過來,說著:"你們來了?這麼早?"

"你一晚上沒走?"顯然顧萌也有些錯愕.

關宸極只是笑笑,沒說話,顧媽也楞了下,那表情顯得不自然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醫生進來查房,看了顧爸的情況後,確認顧爸已經度過了危險期,再住個十天就可以離開醫院.

"謝天謝地."顧媽松了一口氣.

"咳咳咳……"顧爸輕咳了幾聲.

顧媽和顧萌立刻圍了過去.而關宸極這時就自覺的站到了一旁,並沒開口邀功,也沒開口說什麼.

"叫那個人回去,等下倒在病房內才是晦氣.看這樣就知道平日沒鍛煉,都在辦公室里的."顧爸的聲音斷斷續續,但是擺明了就是要趕關宸極離開.

關宸極楞了下,而顧萌干脆直接推著關宸極走出了病房.

"我不回去."關宸極一出病房就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我爸的意思是讓你回去休息,不是不讓你再來了."顧萌搖搖頭,把顧爸的意思給關宸極說了次.

這是顧萌第二次驚訝.第一次是昨天顧媽態度的轉變.第二次則是今天早上顧爸態度的轉變.

就一晚上的時間里,顧爸竟然有了一絲對關宸極的擔心.那話絕非是惡意的表現.

關宸極挑挑眉,問著:"真的?"

"你昨晚都做什麼?我爸態度轉變這麼大?"顧萌好奇的問著.

"沒,就是幫你爸換尿袋,護士來輸液的時候我會起來,他要喝水我會給他水,別的也沒做什麼."關宸極簡單的說了一次.

"護工呢?"顧萌是真的愣住了.

關宸極有多潔癖,有多養尊處優,連礦泉水牌子都要指定的人,竟然會做這些事情,顯然是大大出乎了顧萌的意料.也難怪,顧爸的態度會發生了轉變.人心都不是鐵打的,見到有人對自己這麼盡心盡力,絕對不可能還無動于衷.

"沒讓他來."

"……"

"是不是很感動!"

"……"

"這樣,爸肯定會感動的,是吧.爸要是能松口,至少代表一切都有機會,我和你才會順利的在一起.我想你一定希望得到爸媽的祝福,而不是被我直接帶走的.對不對?"

"……"

顧萌是真的語塞.

關宸極,有時候就是可以這樣的輕易的觸及人心,讓人不由自主的軟了心,軟了語調,不由自主的對關宸極投降.

顧萌是沒想到,關宸極竟然可以輕易的看出自己的想法.看出自己心中的矛盾.而關宸極的所作所為,說不感動,那是矯情的.

"好啦,我知道你很感動,恩."關宸極輕笑了起來.

那雙頰的酒窩深深的陷了下去,用力掐了掐顧萌的雙頰,然後重重的在顧萌的唇上吻了下去.

"我很好,沒事的,恩."

"不管有事沒事,人都不是鐵打的,回去休息吧.我爸很固執的,既然這麼說了,你就這麼做.不然適得其反的."顧萌淡淡的說著.

關宸極看了眼顧萌,點點頭,笑了起來,才說著:"好.那我傍晚再來.想吃什麼到時候我買過來?"

"恩."顧萌點點頭.

關宸極笑了起來,又一次的吻了顧萌,這才走回停車場,驅車離開了醫院.顧萌則一直站在原地,看著關宸極的車影消失,才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

顧爸這時候已經坐了起來,看見顧萌進來,沒多說什麼,顧媽也沒說話,似乎誰也不提及關宸極.

顧萌知道,這是一種好現象.若顧爸排斥,那麼,她出現的第一時間,顧爸就會立刻吼自己,而非現在的這麼安靜.

這樣朝著好的方向轉變的事情,卻讓顧萌有片刻的呆愣,那心中的不安,卻沒因為這樣的好轉而發生任何的變化.

——

宋家大宅.

"你說什麼?"宋天全站了起來,問著宋熙銘.

"熙銘,你說宸宸真的不是我們的孫子?"白媛險些暈了過去.

縱然白媛再不喜歡顧萌,但是對宋禦宸這個孫子,白媛是從心里的喜歡.結果,這個消息真的得到肯定後,白媛怎麼也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

"你……你當時怎麼會做這麼糊塗的事情."宋天全有些恨鐵不成鋼.

而宋熙銘只是淡淡的看著宋天全,那眼神越發的冰冷了起來.這樣的眼神讓宋天全和白媛微楞了一下,心里閃過一絲不安.

"我會這樣,爸媽難道心中不明白嗎?"宋熙銘淡淡的問著.

"你……"白媛恍然大悟,"她一直沒放下,是嗎?"

"我不可能放下她.若爸媽還有第二次,那麼,顧萌的事情還可能發生第二次.下一次,就不見得這麼走運了."宋熙銘的話是威脅.

他冷淡的看向了宋天全,說著:"宋家的股份已經回到宋家的手上.這是關宸極的交換條件.宋禦宸必須還給關家.我想,這其中的厲害關系,爸應該比我更清楚."

"……"宋天全說不出話.

宋熙銘則繼續說著:"爸一直很在意金錢和宋家的一切是嗎?現在宋家的一切已經都還給宋家了,那麼,我的責任也盡了.是嗎?"

"熙銘,你這是什麼意思?"宋天全急了.

"我會辭去宋氏總裁一職."宋熙銘說的仍然很清冷.

這下,白媛也坐不住了,兩人對看一眼,想攔下宋熙銘,但宋熙銘沒理會兩人,已經徑自的朝著宋家大宅外走了去.

這讓白媛不免的哭嚎了起來.宋天全的臉色則鐵青,但是卻拿宋熙銘一點辦法也沒.

宋家竟然也在這樣看似風平浪靜的事態之中,爆發了不可挽回的風暴.

"你倒是說說現在怎麼辦?"白媛有些慌亂的叫住了宋天全.

宋天全的臉色也顯得極為的難看.至少在這幾年,宋天全一直認為宋熙銘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中,除了顧萌的事情有些脫軌外.

顯然,事實並不是如此.

宋熙銘這麼撒手不管,那要面臨的後果是極為可怕的.宋天全此刻的臉色也顯得極為的陰沉.

"說什麼,你兒子不是你縱容出來的嗎?我當時就說了,他和那個陸晚晴的事情不要管.你真的要管就要做徹底,結果呢!"宋天全責備起白媛.

白媛的臉色瞬間蒼白,那手指顫抖的看著宋熙銘,說著:"你你……你什麼意思!"

"有些事陸晚晴自己都不知道,熙銘肯定也不知道,也許還有挽回的余地.宋氏沒有了熙銘,那才真的是羊入虎口!"宋天全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

"那我現在要怎麼做?"白媛立刻問著.

"熙銘既然這麼而說,陸晚晴肯定在g城,找到陸晚晴,才有辦法."

"好."

宋氏夫妻的眼底閃過一絲陰狠,很快的,兩人不再多言,眼前的利害關系,兩人比誰都清楚.

宋氏,絕對不可能沒有宋熙銘.

——

"我說你這人,煩不煩,天天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我不喜歡吃鱸魚湯!"

"爸,鱸魚湯對傷口好."

"誰是你爸,誰讓你叫我爸的?"

"那把鱸魚湯喝了,我就不叫你爸."關宸極說的不咸不淡.

"你……"顧爸真是氣的面紅耳赤,卻回不上話.

而一旁的顧萌和顧媽卻都不說話,任關宸極和顧爸彼此糾纏著.顧爸的脾氣固執,就算是動了一個大手術也認為自己沒事,這是老頭子都有的頑固脾氣,自然的,這些病人吃的東西,顧爸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僅如此,顧爸還瞎嚷嚷的要出院,說是不想再醫院這個地方呆著,這里的空氣不好之類的.

總之就是不消停.

顧媽和顧萌用盡了辦法,結果卻是拿顧爸一點辦法都沒有.而關宸極輕輕松松的就搞定了顧爸,讓顧爸只能在怨恨之中吃下了這些自己最討厭的東西.

安分守己的在醫院當一個病人.

"我告訴你,關宸極,你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討厭你.你現在是罪加一等."顧爸對關宸極吼著.

"爸討厭我也要有力氣了再來討厭我.不然這樣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想打我都打不到,只能吼,多累."

關宸極涼涼的回著顧爸.顧萌和顧媽忍不住笑,那肩膀在不斷的抽搐著.而顧爸的面色更是青白交錯.

"哼."

"恩.這才對.晚上我再讓人送魚湯過來.下周就可以出院了."關宸極滿意的看著空掉的罐子.

顧爸直接不理關宸極,關宸極也無所謂的聳聳肩.他回到,現在雖然看起來顧爸對自己是凶神惡煞,但至少,自己在病房內來去自如,顧爸和自己還有交談,這就是絕對的進步.

關宸極收拾好東西准備出去的時候,顧萌也跟著出去了.

"真沒想到啊,你還有這一手."顧萌笑著看著關宸極.

"這叫無所不用其極."關宸極倒是顯得很得意.

"臭屁."

"臭屁也要有資本的,對不對?"

"……"

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關宸極消停許久的手機響了起來,這讓關宸極和顧萌同時眉頭一皺,關宸極看向了來電,這下,眉頭皺的更緊了.

"誰的電話?"顧萌奇怪的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快速的答著:"李澤律."

這段時間,關宸極可以無所事事的只在醫院出現,是因為關氏集團現在由關衍棋坐鎮,這自然不可能出任何的意外.

再加上陸晚晴和李澤律,司臣毅等人,更是不可能有任何的亂子.所以,關宸極才可以心安理得的在這里出現.

但如今,李澤律卻給自己打了電話,這就證明,肯定是出了事.

思及此,關宸極快速的接起了電話,但關宸極還沒來得及開口,李澤律一臉委屈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老板……"李澤律叫關宸極都叫的極為的無奈.

那一肚子的話,李澤律完全不知道要和關宸極說.關衍棋先前真的是安分守己的在關氏集團內坐鎮.但是,就在所有人放松警惕的時候,關衍棋這個已經八十的老頭子,竟然直接找了顧萌的別墅,然後浩浩蕩蕩的帶著一群人直接去了人家的別墅.

那架勢,還真像是黑社會來拆房子討債的……

當然,李澤律很明白關衍棋的想法,他的目的只有一個,迫不及待的要看孫子!

"有事就說,我沒時間和你廢話."關宸極的語調很冷,那眉頭皺了起來,就差沒在後面再加一句"有屁就放".

"這個……"

"李澤律!"關宸極警告的叫著李澤律.

李澤律被關宸極一嚇,這下飛快的的,硬著頭皮的把眼前的情況快速的彙報給了關宸極.

"老太爺帶著人浩浩蕩蕩的去了顧萌的家里."

"你們都是豬嗎?總裁辦那麼多人,你們竟然看不住一個老頭子?就這樣讓老頭子還浩浩蕩蕩的走了?"關宸極反應過來後,立刻破口大罵.

"老太爺放松了我們的戒備……"李澤律還在垂死掙紮.

"借口!無能的借口!"

"老板……"李澤律是真的快哭了.

他是有多冤枉.關宸極的吼聲差點把李澤律的耳膜給震破了,這讓李澤律瞬間就把電話拿離耳朵很遠的距離.

開什麼玩笑,他們是誰……他們就只是關氏集團的員工,一顆小小的螺絲釘,少了他們關氏集團倒不了.就他們這身份,媽蛋的誰敢去動關衍棋啊,那是太上皇啊,他們又不是活膩了!

再說,關衍棋八十的老頭一個,他要走,他們要真和關衍棋起了沖突,一個不小心把關衍棋給弄殘了,直接進醫院了,他們拿十條命都不夠賠好嗎!

嗚嗚嗚嗚……他老板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

"今年的年度獎金,你們全都沒有!"關宸極用力的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他的手,緊緊的抓著電話,青筋凸起,似乎顯得極為的壓抑.這讓顧萌微皺起了眉頭.關宸極和李澤律的對話也讓顧萌略微知道了一些什麼.

"你爺爺去找宋禦宸了?"顧萌問的很直接.

"恩."關宸極沒否認,"我會處理好的,你放心."

"我其實,不擔心宋禦宸,我比較擔心你爺爺……"顧萌想了想,選了一個比較安全的措辭.

這話,讓關宸極的眉頭皺了起來,而顧萌這才繼續說著:"我怕你爺爺被宋禦宸氣死……"

"……"關宸極被顧萌的話說著一時回不上話.

顧萌聳聳肩,一臉的無辜.她是真的不擔心宋禦宸.宋禦宸風里來雨里去,比誰都強悍.何況,宋禦宸又不是一無所知,關衍棋這麼貿然的跑去,最後倒黴的肯定是關衍棋,絕對不是宋禦宸.

"我去看看.你在醫院等著,傍晚的時候我再來.一起再把宋禦宸帶來."關宸極想了下,做了決定.

"隨你."顧萌沒太多意見.

顧萌說完,就打算朝著病房內走去.但很快,顧萌的手卻被關宸極給扣了住,瞬間顧萌又回到了關宸極的懷抱.

"干嘛?"顧萌一臉的莫名其妙.

"一個吻."關宸極笑著說著.

沒給顧萌思考的空間,關宸極已經快速的在顧萌的唇上啄了一口,然後才松開顧萌,朝著停車的方向走去.

顧萌楞了下,下意識的摸了摸被關宸極吻過,仍然帶著余溫的唇瓣,那嘴角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揚了起來.

似乎,真的有點暖,那種甜膩的暖心.

帶著這樣的笑意,顧萌轉身回了病房,一進病房,顧爸就看見顧萌笑的有點花癡的模樣,立刻冷哼一聲.

"沒用."顧爸罵著顧萌.

顧萌吐吐舌頭不說話,顧爸繼續說著:"別以為那混蛋找了人來幫我做了手術,我就可以讓他隨便來,等我下了床,我立刻拿掃把把他給轟出去!"

"對對,轟出去,再狠狠打幾下,發泄下!"顧萌倒是很識趣,順著顧爸的話說著.

顧爸被顧萌摸的遠點脾氣沒有,吹胡子瞪眼睛的看著顧萌,顧萌則是掩嘴竊笑.而一旁的顧媽不說話,但是嘴角里也帶著淡淡的笑意.

這段時間,宋熙銘就像說好了一般,除了第一天來過後,就沒在出現在醫院里.鞍前馬後在伺候的都是關宸極,這也讓顧媽對關宸極的態度也好轉了起來.

所以,顧媽選擇了靜觀其變,順其自然.

病房內,是逐漸恢複健康的顧爸罵罵咧咧的聲音,而顧媽則安靜的在一旁坐著,顧萌則在削著蘋果,一直到顧爸說累了,再睡去,顧萌和顧媽才相視而笑.

至少,顧爸在不斷的康複之中,就是最好的事情.

——

關衍棋比關宸極更快一步抵達了顧萌的別墅.

就算見過大風大浪的關衍棋,此刻對著那一扇厚重的雕花大門,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了一些害怕和恐懼.

關衍棋的腦子里不斷的想著各種見到宋禦宸的情況.而關衍棋今兒能這麼篤定的出現在顧萌的別墅,自然是吸取了上一次的經驗,再知道宋禦宸逃課後,二話不說的來到了顧萌的別墅里.

"不准按."關衍棋突然開口.

一旁的隨從正准備按下門鈴,卻被關衍棋這麼一吼給楞了下,那手也不自然的收了回來,又重新站在了關衍棋的身後.

"老太爺?不按門鈴的話,怎麼進去見小少爺?"隨從有些疑惑的問著關衍棋.

關衍棋來這里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見宋禦宸嗎?現在怎麼一臉的猶豫,一副進又不敢進的模樣?這是為什麼?

"我自己來!"好一會,關衍棋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隨從聽見關衍棋的話後,立刻恭敬的點點頭,不再多言.而關衍棋激動的朝著雕花的大門走去,那手才碰見門鈴,就立刻又放了下來,如此的動作反複了幾次,關衍棋才慎重的按下了門鈴.

沒一會,別墅內傳來了幫傭阿姨的聲音:"哪位?"

"我……我找……我找宋……宋禦宸!"關衍棋顯然不太願意自己的孫子從了人家的姓,這話都說的極為的別扭.

然後,關衍棋就不吭聲了.

而別墅內的幫傭阿姨聽見這樣陌生而蒼老的聲音明顯的楞了一下.而這個人又找的是宋禦宸,這讓幫傭阿姨並沒立刻應和,似乎在想著怎麼回答.

因為,她實在想不出,一個老頭子為什麼會來找宋禦宸.何況,透過監控,她看見老頭子的身後還帶了很多的保鏢,這讓幫傭阿姨更警惕了起來.

就在這時,宋禦宸正好從樓上走下來,聽見了聲音,奇怪的看著幫傭阿姨.

"阿姨,怎麼了?有人找我嗎?"宋禦宸問著.

"不知道是誰.我從來沒見過這個人.小少爺,我們要不要先通知顧小姐啊!"幫傭阿姨顯然很緊張.

而宋禦宸沒多說什麼,直接朝著監控的方向走了去.而後,宋禦宸看見了在門口一直耐性等著答複的關衍棋,那眼底閃過了一絲的狡黠.

"阿姨,你先去忙吧,這個人我認識."宋禦宸笑了笑,打發了幫傭阿姨.

"小少爺……"幫傭阿姨顯然還是有些猶豫.

"放心吧,沒事的."宋禦宸笑了起來.

"好."幫傭阿姨也不再堅持,重新回到廚房忙碌.

而宋禦宸則直接走到大門口,開了別墅的門,很快出現在關衍棋的面前.剛才在監控里,宋禦宸只看了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老頭是誰.

這人不就是他那無緣的爹地的親爺爺,這麼算備份,不是應該是他那無緣的曾爺爺麼?

想歸想,宋禦宸把眼底的狡黠藏的很好,若無其事,一臉無辜的看向了關衍棋,問著:"老爺爺,您找我?可是我不認識你也."

這可是標准的六歲孩子該說話的口氣,要家教有家教,要禮貌有禮貌,一點看不出任何的情緒變化.

而關衍棋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宋禦宸,那激動的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根本不需要再多余的親子鑒定,只要這一眼,關衍棋就可以確定宋禦宸是關家的孩子.

雖然宋禦宸的五官神似顧萌,但是那眉眼里的不羈和晶亮卻是和關宸極小時候一模一樣.有時候,不是五官像,反而是這種神似,更讓關家的遺傳上占盡了便宜.

關衍棋看宋禦宸,那真是看孫子,越看越滿意,恨不得立刻能帶著宋禦宸離開g城,回到巴黎,然後那一幫黃土都快埋到喉嚨口的老頭子們炫耀一番.

免得那些個老混蛋一直奚落他沒孫子.

這下看誰還敢說他關衍棋沒孫子.這可是地地道道的關家血脈,是他關衍棋的曾孫子,還是一個智商超過一百八十的天才!

這滋味,讓關衍棋顯然越想越美妙.

但安全起見,關衍棋再一次確認著宋禦宸的身份,那聲音都有些顫抖的問著:"你……你……你真的是宋禦宸?"

"是啊."宋禦宸這個答案倒是給的乾淨利落.

得到肯定的答案,關衍棋立刻半蹲下身子,那枯瘦的手仔仔細細的撫摸著宋禦宸,一臉的愛不釋手,宋禦宸倒是沒反抗,只是挑眉看著關衍棋.

好半天,關衍棋的手指向了自己,說著:"我是你的曾爺爺."

宋禦宸的眉眼里閃過一絲精光,但那小臉立刻堆滿了無辜和疑惑,就這麼直落落的看著關衍棋.

"曾爺爺?我不認識你這麼一個姓曾的爺爺啊!"三言兩語的,宋禦宸就直接當頭潑了關衍棋一盆子的冷水.

哼,當年這老頭可是拿鈔票打發顧萌,這是,宋禦宸是知道的.萌姐有段時間對金錢走火入魔的時候,沒事就會嘮叨當年的成年往事.

宋禦宸印象可深呢,顧萌最喜歡罵的就是:"靠,那死老頭,拿錢砸我,你妹的,我當時怎麼那麼傻,我應該把那些錢都換成歐元,然後再直接砸到那老頭的臉上,保證砸出一個窟窿!"

當然,現在的送魚肯定也要替他家萌姐小小的報複一下關衍棋.他宋禦宸別的沒什麼,真心護短的,而且眦睚必報.哪里這麼容易放過自動送上門的關衍棋.

而顯然的,關衍棋被宋禦宸這麼一說,那心里頓時就被莫大的打擊了一下,險些站不穩.但是面對宋禦宸,關衍棋還是少了平日的火爆脾氣,耐性十足的和宋禦宸解釋起來了這複雜的倫理關系.

"不是姓曾的爺爺.我是你爸爸的爺爺,所以你應該叫我曾爺爺,或者叫我太爺爺!"關衍棋發誓,自己說的再清楚不過.

他一定要忍!

關衍棋都已經活了一把年紀了,絕對不能和宋禦宸這樣的毛小孩計較.但那時,關衍棋總有一種隱隱的感覺,這個宋禦宸說話的時候,太像當年的顧萌附體,總是可以不經意之間把自己氣個半死不活.

不僅是氣個半死不活,還讓自己無話可說.

宋禦宸根本不吃關衍棋這一套,歪著那無比可愛的小腦袋,裝的一臉的天真無暇,那語氣里是百分百的困惑.

"不對啊.我爹地的爺爺已經死了,去見馬克思了.你又說我你是我爹地的爺爺,難道你是死人複活了?詐尸了?"

這話,宋禦宸說的是一點都不負責任.

但是,願主一定要保佑他.原諒他無知小孩說的話.不過也卻是是事實,至少在現在,在名義上,在法律上,他的爹地都是宋熙銘,而宋熙銘的爺爺確確實實已經去見馬克思了,所以他不算說謊的嘛.

所以,他沒說謊,那他的鼻子也不可能變長對吧.下意識的,宋禦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討厭啦,都是萌姐小時候沒事一直拿說謊會長鼻子的故事嚇他,讓他這麼幼小的心靈有了陰影.

而關衍棋則被宋禦宸的話說的臉上青白交錯,好不精彩.這話,讓關衍棋的老臉根本掛不住,就連跟隨了關衍棋多年的隨從都忍不住憋著笑.

真的是這麼年來,他們第一次看見有人把關衍棋氣的說不出話,但是卻不能拿對方怎麼樣,還要想辦法的討好對方.

這待遇,就連關宸極都沒享受過.一般關宸極把關衍棋氣個半死後,關衍棋是直接把關宸極掃地出門,哪里會這麼卑躬屈膝的討好.

但是,他們絕對沒人敢真的笑出聲,這點面子,還是需要給關衍棋留的.

只是,這憋久了,真的會得內傷的!

"老爺爺?"宋禦宸看關衍棋不說話了,撇撇嘴繼續叫著關衍棋.

哎呦,關衍棋的戰斗力沒這麼弱吧.這麼三言兩語就不說話了啊.要真這樣,那絕對是枉費他浪費打怪的時間出來和關衍棋廢話.

忍了!關衍棋看著宋禦宸,再一次堅定的對著自己說著.

然後,又過了好半天,關衍棋才再度開口,說著:"你現在的爸爸並不是你的親爸爸,所以,他的爺爺也不是你的曾爺爺.而你的親爸爸是我的孫子,所以我才是你的曾爺爺."

這話,關衍棋都說的繞口的緊.至少在此刻關衍棋的想法里,似乎宋禦宸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關衍棋也一刻不想讓宋禦宸和宋家再扯上任何的關系.

"老爺爺,你是在和我繞口令嗎?這麼多的爺爺?"宋禦宸仍然問的天真無暇.

但下意識的,宋禦宸的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完了……關衍棋,他的太爺爺不會真的被他給氣傻了吧.

這麼簡單的答案,為什麼被他解釋的這麼複雜?他好像和關衍棋說,擺脫,醒醒吧,他只是一個六歲的孩子,真的不適合這麼複雜的繞口令,聽不懂啦.

一句話的事,關宸極是你爸,我是關宸極他爺爺,不就是你太爺爺.

這麼簡單的事,竟然能被關衍棋繞的這麼複雜……

宋禦宸有點風中凌亂.

而關衍棋這下是完全被宋禦宸弄的沒脾氣了.吹胡子瞪眼睛的看著宋禦宸,想發火,但是卻又舍不得對宋禦宸發火,最後只能氣的自己一肚子的內傷,那駐著拐杖的手,都不斷的顫抖.

真是,氣煞他也!

關衍棋發誓,自己面對商場了那些強勁難產的對手,他都不能懼怕過,可以冷靜的找出對方的弱點一一擊破.但是,現在面對一個僅僅六歲的孩子,關衍棋卻發現自己永遠無法前進,只能在原地踏步.

宋禦宸看著自己面前已經完全說不出話的關衍棋,算是良心發現了,他真怕關衍棋等下被氣死在自家的別墅門口,那才是晦氣……

于是,宋禦宸主動走上前一步,然後牽起關衍棋的手,奶聲奶氣的說著:"好啦,我叫你曾爺爺啦.曾爺爺……"

宋禦宸發誓,他這樣的話,純粹就是心理安慰作用.他可沒承認什麼.但是,沒想到的是,這樣的安慰話聽在關衍棋的耳朵里卻覺得倍感欣慰.

甚至,關衍棋此刻老淚縱橫,帶著激動的看著宋禦宸.枯瘦的手再一次的碰觸到宋禦宸的肌膚,顯得小心翼翼,也顯得激動不已.

"再我一聲曾爺爺."關衍棋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曾爺爺."宋禦宸很合作.

"很好,很好,我的乖孫啊……"關衍棋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關衍棋的眼光一刻也不願離開宋禦宸,但很快,他又像想起什麼似的,對著身後的隨從一臉得意的叫了起來.

"你們看看,這是我的曾孫子,曾孫子啊!"關衍棋再一次次的重複著同樣的話.

而關衍棋的隨從只能不斷的點著頭,說著:"恭喜老太爺找到小小少爺."

"呃……"宋禦宸見眼前的一幕頓時有些無語.

再看向一臉激動的關衍棋,心里不由默默的想著,完了……這老頭是不是真的激動過了頭,真假不分了.他這話是這麼明白的安慰的語言,竟然就被他給當了真,一臉的滿足.

宋禦宸知道自己要戳穿關衍棋,但是看著關衍棋的模樣,宋禦宸竟然沒這麼做,也就任著關衍棋在自己面前的激動.

但,宋禦宸的腦子在飛快的轉著,想著要怎麼擺脫眼前的局面.他有點後悔,先前就不應該出來,現在這是沒事把自己給饒死了……

就在關衍棋和宋禦宸糾纏的時候,關宸極的車子也停到了別墅的門口.宋禦宸是第一個發現關宸極的人.

"我的媽……今兒什麼日子……撞鬼了啊!"宋禦宸的臉色極為的難看.

今兒是什麼日子啊,三堂會審啊!怎麼什麼人都找上門了?這些人不是應該要去找萌姐的嗎?為什麼全都出現在他面前,對著他開火了啊!

這架勢不對啊……這情況也不好玩了……宋禦宸小心的朝後退著,頗有腳底抹油要溜的架勢.

拜托……他雖然沒正面招惹過關宸極,但是那是人類本能的求生意識,招惹了關宸極,那日子肯定不好過.

他要沒記錯……好像幾天前,他還在和關宸極說……他老子死了……

嗚嗚嗚嗚……萌姐,你在哪里,快點來救我啊……你忍心看你兒子被這些人給吞了嗎?

"宋禦宸,你去哪里!"關宸極看穿了宋禦宸的小計謀,直接不客氣的叫住了宋禦宸.

"嘿嘿……"宋禦宸干笑著,一臉的尷尬.

他要是沒記得錯的話,這個親爹是絕對記仇的.現在八成就是要來找自己算賬的……

倒是關衍棋聽見關宸極這麼吼宋禦宸的時候,那臉色頓時陰沉了下,然後手中的棍子直接不客氣的敲在了關宸極的身上,也不管是否敲痛了關宸極.更不管關宸極是不是他最疼愛的孫子.

現在,關衍棋的眼里就只有宋禦宸,關宸極神馬的,都可以滾蛋,一邊涼快去了.

"關宸極,你活膩了嗎?竟然敢對我的曾孫又吼又叫的.你信不信我敲斷你的腿,再讓人毒啞你!"

關衍棋的嘴臉,就是典型的有了新人忘了舊人,那口氣說的是一點也不客氣.

現在關宸極算個屁……反正養大的鳥,翅膀硬了,早就管不動了.就算關宸極死在外面,他關衍棋都不會心疼一下.反正現在他已經有宋禦宸了.

關衍棋那表情,就活似宋禦宸已經認祖歸宗了一般,一臉的得意.

"沒我能有這小鬼?你做夢吧."關宸極一臉不客氣的對著關衍棋說著.

關衍棋的臉色頓時又難看了幾分,而關宸極則繼續說著:"再說,他現在不是你曾孫吧.別忘了,宋禦宸還姓宋,不姓關.我說爺爺,你要是又這份閑工夫在這里給我添亂,還不如趁早回巴黎多打幾把高爾夫球,練練體力,保不准還有機會看見你曾孫認祖歸宗,結婚什麼的."

要比刻薄,關宸極絕對不會輸給關衍棋,三言兩語就戳的關衍棋火冒三丈.而關衍棋身後的隨從很沉默的站著,沒人開口去解爺孫倆的局.

反正這樣的事情,他們也早就習慣了.

"你你你……"關衍棋氣的再度掄起了拐棍.

"我什麼我,我有說錯?難道沒我你的曾孫能出來?"關宸極回的很冷淡.

"關宸極!"關衍棋簡直用吼的.

"有力氣吼,還不如趁早回去干點正經事.一直惹我,對你沒一點好處.沒人管關氏集團,我就要回去管,那麼,你曾孫這輩子沒機會回關家了."

關宸極是深知關衍棋的罩門和軟肋,三言兩語就可以讓關衍棋閉嘴,然後滾蛋走人.

果不其然,關衍棋立刻吼著:"你你……你這個不孝子孫.好,我給你幾天時間,你若還是沒讓我的曾孫認祖歸宗,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說完,關衍棋仍然惡狠狠的瞪了眼關宸極,然後再不舍得的看了好幾眼的宋禦宸,這才帶著一幫人浩浩蕩蕩的離去.

而關宸極就站在原地,看著關衍棋離開的身影,一肚子的腹誹.

做鬼都不會放過我?那也等你變鬼了再說!哼,真是盡搞破壞的老混蛋!

然後關宸極就看向了宋禦宸,那臉色可真是不怎麼好.頗有一副新帳舊賬一起算的架勢.

"大叔,你這麼看人,會嚇壞小朋友的!"宋禦宸干笑了聲,小心翼翼的說著.

哎呦我的媽……他現在立刻逃進別墅,然後關門會不會比較干脆一點.宋禦宸這麼想的,還真就打算這麼做了.

但是,宋禦宸的腳才跑了一步,就已經被關宸極直接拎了起來,動彈不得.

"你前幾天電話里說什麼來著?"關宸極陰測測的問著宋禦宸....

,:..

上篇:【Part100】關宸極有一手嘛!     下篇:【Part102】親爹,你好!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