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04】你們統統都是一路的  
   
【Part104】你們統統都是一路的

"第一,是關于顧孟小姐和我的私人問題.顧萌小姐,是我非常重要的家人,她的兒子縱然不是宋家的孩子,也是我宋熙銘碰在手心疼愛的寶貝.我希望,在場的各位,從今日開始,不要再去打擾顧萌小姐的一切生活.而顧萌小姐也將辭去宋氏集團公關總監的職位,不會再曝光在大眾的面前.所以,我也懇請各位,保有顧萌小姐最基本的生活*."

宋熙銘用了最簡單的話,涵蓋了顧萌和自己的關系.但是這其中,卻不曾提及任何和關家有關系的事情.剩下的字里行間,宋熙銘都在威脅在場的每一個人.

那話里的意思則是,若在場的人,再騷擾顧萌,那麼,對不起,他宋熙銘絕對不會放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

由此可見,顧萌在宋熙銘心中的態度,始終屹立不倒.

"至于第二個問題.那也是今天發布會的一個重點,也是我召開新聞發布會的原因所在."宋熙銘再度淡淡的開了口.

這話,讓宋天全和白媛頓時緊張了起來,雙雙看向了宋熙銘,而宋熙銘的眼神卻沒落在兩人的身上,繼續說了下去.

"從今日起,我辭去宋氏集團總裁的位置.宋氏集團的一切與我再無任何關系."

宋熙銘的話,尤其一顆重磅炸彈呢,炸的在場的人面目全非.甚至有些人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不斷的向一旁的人詢問.

而宋熙銘在說完這些話,就不再做任何的解釋直接站起身,朝著會場外走去.林子堯一楞,也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宋天全和白媛則不敢相信的看著宋熙銘.

雖然,這個話,宋熙銘早就已經說過.但是,宋天全和白媛一直以為宋熙銘只是玩笑話.而今日發生的時候,宋天全和白媛已經全然崩潰.

宋熙銘離開會場,諸多的記者想追上去,但是卻無功而返,都被宋熙銘近身的保全給攔了下來.很快,留在會場的宋天全和白媛被眾人圍堵了正著,所有的人紛紛問著宋熙銘話里的意思.

"對不起,無可奉告."宋天全也冷了臉色.

而白媛更是一言不發.兩人在保全的擁簇下,快速的追著宋熙銘的步伐.但顯然,宋熙銘沒給兩人這個機會,已經上了車,車子飛速的離開了宋氏集團.

"總裁要辭職,你知道了嗎?"

"這是為什麼?是因為顧萌的事情嗎?"

"不像這麼簡單的事情.豪門的這些事情,我們真的鬧不明白."

"這局面變化的太快了.我的天,沒總裁的話,宋氏會成什麼樣啊!"

……

最後一句話,讓宋氏的人啞口無言,誰也回答不上來這些問題.這十幾年來,宋氏都是宋熙銘在做主,若沒宋熙銘,宋氏也不可能發展到現在的地步.而宋天全,知曉內情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一個敗家的主.

這樣的想法,都讓在場的人,不寒而栗.

而這個消息,也瘋了一般的席卷了g城.甚至蓋過了顧萌和關宸極之間的緋聞.這一震動,讓g城的商圈也驟然發生了巨變.

——

早上八點,關宸極准時的出現在顧家的門口,接顧萌和顧媽去醫院給顧爸辦理出院手續.而宋禦宸則是也跟了去.那是顧爸指明要出現的人.

"親爹,早上好啊!"宋禦宸看見關宸極的時候倒是很熱情的打了招呼.

顧媽只看了關宸極一眼,沒說話.關宸極被顧媽這麼看的渾身不自在,昨晚的事情不自然的又回到了關宸極的腦海,那古銅色的肌膚又微微出現了潮紅.而顧萌也顯得不自然.

"親爹,我姥姥好吧,還給你准備了早餐.她想著你一早來肯定沒吃飯."宋禦宸沒懂大人之間的暗潮洶湧,自動獻寶的說著.

這話就很明白了,擺明了告訴關宸極,你看吧,就算你不在,我也幫著你說話的.

關宸極接過早餐袋,悄悄的對著宋禦宸擺了一個大拇指,然後才正經的看向顧媽,說著:"媽,謝謝你."

"恩."顧媽也就是應了聲.

顧萌聳聳肩,沒說話,四人朝著關宸極停車的方向走了去.到了車邊,關宸極很自然的開了車門,讓所有的人上了車後,自己才繞到了駕駛座.

而顧萌則幫關宸極把打包好的食物弄出來,方便關宸極吃.兩人的動作就仿佛演練了千萬遍一般,默契的完全不需要任何的言語.

顧媽把這一切,悄然的看在眼底,淡淡的笑了笑,仍然沒說話.

車子平穩的在路上行駛著,顧萌在副駕駛座一直看著手機新聞.而顧萌的臉色卻越發的難看了起來.關宸極發現了顧萌細微的變化,但是卻聰明的沒出聲,一直到車子停穩,顧媽和宋禦宸迫不及待的下車,朝著病房走去時,關宸極才叫住了顧萌.

"怎麼了?臉色變得這麼難看?"關宸極關心的問著,那大手自然的牽住了顧萌的手.

"熙銘辭職了.宋氏亂成一鍋粥."顧萌簡單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次.

很快,那一絲打量的目光不免的落在了關宸極的身上,接著,她皺起了眉頭,問著:"你和熙銘到底做了什麼協議?"

"你以為是我讓他辭職,我才把宋氏的股份還給他的?"關宸極有些微怒,但是口氣仍然維持著冷靜.

"抱歉,情況讓我不得不這麼想."顧萌沉默了下,歉意的說著.

關宸極看著顧萌,許久才說著:"我不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恩."顧萌有些亂.

對于宋熙銘,其實顧萌的了解真的不算多.宋熙銘內心的某一個部分,是任何人都走不進去的,包括顧萌在內.

突然的,顧萌再度抬起頭,看著關宸極,快速的說著:"陸晚晴呢?"

"晚晴?你問她干什麼?"這下,關宸極才是一臉的莫名,"我麼不知道你和她有來往?"

"沒事."顧萌結束了這個對話.

在關宸極的話,顧萌知道,陸晚晴沒任何的變動,仍然在關氏集團里呆著.那麼,也不是陸晚晴的原因,宋熙銘為什麼辭職,甚至還說出了宋家的一切和她再無任何關系?

"先進去吧.不然等下媽會擔心."關宸極結束了對話.

"恩."顧萌輕應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宋熙銘的身影竟然出現在兩人的面前,這讓顧萌和關宸極都錯愕了一下.倒是宋熙銘的臉色里讓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熙銘……"顧萌率先開口叫著宋熙銘.

宋熙銘笑笑沒說話,朝著顧萌的方向走來.關宸極的眼神微眯,就這麼看了眼宋熙銘,竟然沒阻止,對著顧萌點點頭,就走向了病房,去幫顧媽辦理出院手續.

"你和他的默契最近是越來越好了,恩?"宋熙銘的話里帶著一絲的調侃.

似乎,這樣的宋熙銘才是顧萌所熟悉的宋熙銘.而這樣的宋熙銘也讓顧萌有片刻的錯覺,覺得早上的新聞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

"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說?"顧萌問的很直接.

"萌萌,你還是這麼單槍直入,一點開白場都不留啊!"宋熙銘淡淡的說著.

"你怎麼回事?為什麼辭職?是因為關宸極的原因?還是別的原因?你既然會讓關宸極把宋氏的股份還給你,證明你還是在意宋氏的.宋氏是你打拼了十幾年的江山,你怎麼就可以隨便的放棄?"顧萌問了一連串的疑問.

"你問這麼多,我先回答你哪個呢?"

"一個個回答!"

"成."宋熙銘笑笑,繼續說著,"我辭職,和關宸極無關.要回宋氏的股票也只是要堵住我爸媽的嘴,不要再讓他們影響到你的生活.至于我辭職,那麼,是我累了."

屁……顧萌在心里暗罵了一句.宋熙銘的話,看似解釋了一切,其實一局重點沒有,全都是廢話.

"你不信?"

"沒辦法信."

"萌萌,你真的很聰明.但是有時候,聰明不見得是好事."

"什麼意思?"

顧萌問的急切,而宋熙銘卻顯得沉默.許久,宋熙銘才看向顧萌,問的話,讓顧萌更加覺得莫名,那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若有一日,我們成為了敵人,那你會如何?"

"什麼意思?"

"沒事,隨口說說而已.總之就是,我離開宋氏了.而你和關宸極還有宸宸的事情,都不可能在g城再惹任何的麻煩.這件事情,永遠的落下帷幕.g城的記者,也不可能再糾纏這個問題."宋熙銘轉移了話題.

但顧萌的眼神卻落在宋熙銘的身上,絲毫沒放松.宋熙銘的話,讓顧萌覺得極為的不安.這種不安,和顧萌心頭始終糾纏在一起的不安混合在一起的時候,顧萌甚至有片刻覺得,自己的心都已經無法承受這樣沉重的呼吸.

就在這個時候,關宸極已經替顧爸辦理好了出院手續,顧爸走了出來,看見宋熙銘的時候,顯然顯得很歡喜.

"熙銘."顧爸熱情的打著招呼.

宋熙銘所有的情緒都不見了蹤影,迎向了顧爸,說著:"顧叔,您恢複的很好啊.我是專門來接你出院的.這段時間忙,沒辦法來看您,您還要多包涵啊!"

"哪里啊,你能來,我就很開心了."顧爸對宋熙銘是真的好,那口氣沒一點的敷衍.

顧爸和宋熙銘就這麼在醫院門口聊了會.最後是宋熙銘先找的借口離開了醫院,剩下的話也沒再和顧萌多解釋什麼.

顧爸看見宋熙銘離開有些不舍,但是卻也沒阻攔.跟著顧媽坐上了在一旁等候許久的車.

倒是顧萌一直看著宋熙銘離開的方向,沉默不語.這讓關宸極皺起了眉頭.他不免的猜測,宋熙銘在之前和顧萌說了什麼,為什麼顧萌的臉色里的神情會越發的凝重起來.

這樣的顧萌,是關宸極極為少見的.

"怎麼了?"關宸極忍不住開口問著,"他和你說了什麼,你表情變成了這樣?"

"沒什麼.只是覺得不太舒服."顧萌自己都沒理順的事情,又從何說起.

而關宸極深深的看了眼顧萌,最後只是輕擁過顧萌的腰身,沒多說什麼,帶著顧萌朝著車子走去.

到了車子門口,關宸極很自然的松了手,給顧萌開了車門,確認顧萌坐好後,關宸極才回到駕駛座,重新驅車前往顧家.

"你還跟來干什麼?"顧爸一到顧家,就又開始對著關宸極吼了起來.

"老頭子."顧媽皺著眉,對著顧爸吼了聲.

顧爸自知理虧的不說話,撇撇嘴,干脆不理會所有人,自顧自的回到床上躺好.反正他是病人,病人總有情緒不穩的時候.

他就是不爽關宸極這麼快打入內部核心.就連他都不由自主的無法排斥關宸極,這更讓顧爸覺得不爽,才莫名的每天都想刺激關宸極幾下.但是,關宸極就好似顧爸是個孩子一般,根本不和顧爸計較.

"哼!"在床上越想越不滿的顧爸干脆自己和自己生氣了悶氣.

"顧萌爸爸的脾氣就是這樣."難得的,顧媽竟然和關宸極解釋了起來.

"媽,沒事的.爸生氣是應該的."關宸極很懂得進退.

"我會勸勸他的."顧媽這算是第一次和關宸極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謝謝媽."關宸極說的很誠懇.

顧媽笑了笑,才說著:"這幾天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你也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先回去吧."

這話,不帶一絲的驅趕的意思,就是純粹的關心.關宸極點點頭,沒再繼續堅持.這段時間,他丟下集團的事情不管,把所有的事扛在了關衍棋的身上,確實也有些過分了.

"先回去吧."顧萌也對著關宸極說著.

關宸極笑笑,應著:"好,我回去看看,晚些時候過來,有事給我電話?"

說完,關宸極一點不避諱的就在顧萌的唇上落下一個吻,然後他抱起宋禦宸,也在宋禦宸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這才走出了顧家的大門.

"現在的人,越來越不像話了!"顧爸不知道什麼時候看見了,又在絮絮叨叨.

但是,顧家的人,沒人說話,最後顧爸沒意思了,干脆也閉嘴不吭聲.

而關宸極則驅車回了關氏集團.這也是顧爸手術後,關宸極第一次出現在關氏集團內.最重要的是,還處在宋氏集團鬧出這麼大風波的當口上,這更人人揣測連連.

但,所有的記者,就如同約好了一般,對這個事情閉口不談,關氏集團並沒受到任何的影響.

——

幾日後.

這幾日,日子過的風平浪靜.顧萌在宋熙銘辭職後,也第一時間辭去了宋氏公關總監的職位,但並如外界猜測的那般,顧萌去了關氏集團,而是安靜的就在顧家呆著.

甚至,原本顧萌居住的別墅,本就是宋熙銘過戶到顧萌名下的,也被顧萌給退回了宋家,悄然消失.

宋熙銘更是如此,似乎在那一日醫院別後,顧萌就完全聯系不上了宋熙銘.宋熙銘徹底的從顧萌及g城所有人的眼睛里消失不見.宋氏集團陷入了空前的混亂,所有的事情,接二連三的出了紕漏.

可就算如此,宋熙銘也不曾出現.

而關宸極則會在下班的時候到顧家找顧萌和宋禦宸,然後再回去.終于,這樣來來回回後,顧爸煩上加煩,最後把顧萌和關宸極一起掃地出門,顧萌于是又回到了關宸極的公寓.

這讓關宸極的心情大好.

關氏集團.

"老太爺快到了吧!"

"廢話,你沒看老太爺每天都要來和關少吼一陣才肯走的?"

"我看關少的心情不錯啊……"

"美人在懷,能懷嗎?"

……

總裁辦的人在低聲議論著,而李澤律則看了眼牆上的鍾,在心里默默的倒數.倒數那個每天都要關氏集團報道兩次的關衍棋何時會出現.

果不其然,在李澤律數到零的時候,電梯門准備的被打開,關衍棋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老太爺."所有的人立刻恭敬的打起了招呼.

關衍棋卻連理都沒里,直接沖到了李澤律的面前.李澤律沒等關衍棋開口,很識相的指著總裁辦公室說著:"老太爺,總裁已經在辦公室里了."

"哼!"關衍棋鼻孔哼著氣,大步流星的朝著關宸極的辦公室走去.

嘖嘖……那腳步快的,哪里像一個八十歲的老頭,難怪老板可以這麼無所顧忌的讓關衍棋該干嘛干嘛去!照這樣,關衍棋活到一百歲,輕輕松松.

而總裁辦的人,隨著關衍棋走進關宸極的辦公室,那耳朵就立刻都豎了起來.果然,不到一分鍾的時間,辦公室內就傳來了一陣"噼里啪啦"摔東西的聲音.

這聲音,讓所有的人,一聲歎息.

關宸極的辦公室里,就算是一個最簡單的高腳杯都是高級水晶制品.這被關衍棋摔一摔,會損失多少銀子.有這錢,還不如給他們當年終獎花了.關衍棋不心疼,他們都肉疼啊,那可是白花花的鈔票.

但是,關衍棋這麼惱火,這一屋子的人,誰都清楚,無非就是那個還跟著宋家姓的關家曾孫的事.

那種看的見宋禦宸,卻摸不到,然後還沒讓宋禦宸改了姓的事,更是讓關衍棋堵了一肚子的不滿,恨不得當場撕了關宸極.

"鬧完了?鬧完了就趕緊回去,礙眼的."關宸極理都沒理關衍棋做的事,甚至都沒抬頭看一眼關衍棋.

這下,更是把關衍棋氣的火冒三丈,那拐棍已經直接敲到了關宸極的桌面上,氣吼吼的說了起來.

"關宸極,你倒是說句人話啊!那是你兒子,你兒子啊!你為什麼還讓你兒子跟著別的男人姓?你是有毛病嗎?還是你不行啊?你不行就滾蛋,讓老子來!"

這話,讓關宸極終于抬了抬眼皮,看著關衍棋,但是那眼神就活似看一個神經病.看了會,他又低頭,繼續簽著自己手中的文件.簽完這些文件,他要回去找老婆一起接兒子,才沒空和這個老頭在這里跳腳.

"關宸極!"這下,關衍棋直接氣的直接用拐棍把桌面上的文件通通掃到了地面上.

這舉動,徹底的把關宸極給惹火了.關宸極仍然沒看關衍棋,二話不說的拿起電話,直接對著電話里的人吼了起來.

"立刻叫兩個保全上來,把辦公室里的人給我拖出去!"

"老板……"李澤律挺傻了.

拖……拖出去……關宸極說的是這個嗎?問題是,老板,你辦公室里的人可是你的親爺爺……這樣合適嗎?

"快點!"關宸極直接掛了電話.

呃……李澤律看著被掛掉的電話,認命的拿起電話,通知了保全.

而辦公室內,關衍棋聽見關宸極這麼說時,胡子都快被氣的炸飛了,手指著關宸極,不斷的顫抖著.

"你你……你這個不孝子孫,你爺爺你也敢叫保全.這是關家的企業,你以為我怕你?"關衍棋也吼了起來.

"那你拿回去,我本來就沒興趣."關宸極說的更干脆.

"你你……真是氣死我了!"關衍棋快瘋了,"我不就是叫你把我的曾孫的姓改回來嗎?你這是什麼態度啊!現在不是宋家都承認了嗎?記者也不鬧了嗎?為什麼還不改,你這什麼意思啊!"

"時候沒到."關宸極回的很冷淡.

這段時間,是風平浪靜,是什麼都結束了.但是宋熙銘失蹤了,顧萌的情緒有些怪異,雖然兩人住在一起,但有時候關宸極也摸不透顧萌的想法.顧萌和宋熙銘畢竟一起生活了六年,這樣莫名其妙的不見了,顧萌心里不會舒服.

自然的,關宸極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那只會讓顧萌更加的不爽.

關宸極沒這麼傻,傻到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破壞了現在好不容易風平浪靜的生活

更何況,去你妹的,自己的兒子和別人姓,關衍棋那表情就搞得好像自己很爽一樣.媽的,火了他真的想打包了這個呱躁的老頭直接送回法國,留在g城,只會吵的人耳膜生疼.

顯然,這話到了關衍棋的耳朵里,卻不是這麼解釋的,快速的說著:"這有什麼時間不到的.現在有什麼是錢結局不聊的?我要去問問顧萌,她到底要多少錢,才肯讓我曾孫改姓!"

關衍棋說的是罵罵咧咧的,一刻不曾停,"大不了老子和她打官司,我倒是要看看,她那多大的靠山,能贏得了我們關家!"

錢……

這個字眼進入關宸極耳朵時,一下子刺激了關宸極敏感的神經.他站了起身,走向了關衍棋.好像他們真的還有一筆賬還沒算清楚的.

而關衍棋卻把關宸極這舉動理解為贊同自己的想法,立刻不怕死的接著說著:"你是不是也覺得爺爺這個主意不錯?"

"不錯你個頭!"關宸極直接吼了回去.

"你你……你這什麼態度!"關衍棋也惱了,顯然沒意識到危險已經靠近.

"你六年前拿錢打發我女人,是不是?"關宸極問著關衍棋.

"呃……"關衍棋一時說不上話.

他是沒想到,關宸極竟然在這個時候和自己算起了這個賬.而關宸極的也在一瞬間明白了,顧萌心里的芥蒂還有關家這個原因,一個喜歡拿錢砸人的地方,怎麼的,也不可能讓人喜歡的起來.

"你說這個干嗎?"

"有錢了不起?有錢砸我女人?就這樣,你還指望我女人讓你曾孫改姓?她性格估計一輩子都氣死你!"關宸極說的一點不客氣!

"哼!"關衍棋氣急敗壞,卻說不上話,只能冷哼一聲干瞪眼.

辦公室內的空氣瞬間凝結,氣氛也顯得有些尷尬起來.而關宸極的臉上更是一臉的不耐煩.

關衍棋本還想再嘮叨幾句,結果保全經理真的就帶著保全人員上來了.在進門看見他們要帶走的人是關衍棋吼,嚇的下巴都差點掉到了地上,哪里還敢動作.

而跟在身後的李澤律看著關宸極那張越老越沒耐性的臉,最後搖搖頭,示意保全人員趕緊把關衍棋給帶出來.

于是,關衍棋這輩子,第一次,估計也是唯一一次,被自己公司的人用保全請了出去.那個下令的人,還是他的親孫子!

真是氣煞他也!

"下次,連關氏大門都別讓那老頭進!"關宸極說的是一臉的不客氣.

"是……"李澤律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那頭上的冷汗,李澤律是一下沒少過.開玩笑……老板說的輕巧,做事的是他們,誰敢攔關衍棋啊.關衍棋發飆起來不見得比關宸極好伺候啊……

嗚嗚嗚……g城,真是個讓他徹徹底底坑爹的地方.

而被關宸極掃地出門的關衍棋怒氣沖沖的上了車,司機原本順著原路返回希爾頓飯店,結果卻在關衍棋的指示下,直接開向了關宸極和顧萌居住的公寓.

"老太爺,這不好吧,要是被少爺知道了,這……"管家一看關衍棋的舉動,立刻開口勸說著.

關宸極都趕把關衍棋給轟出去了,可想而知,顧萌在關宸極的心中地位多重.關衍棋要在這麼沒頭沒腦的沖到人家公寓里去,要讓關宸極知道了,這還不是要世界大戰麼……

管家想想,渾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你怕什麼怕,還有我在,你怕那混蛋小子干什麼!"關衍棋吼了起來.

管家在心中暗自叫苦,當然怕了……您口中的混蛋小子,連您都趕收拾了,何況他這個小小的管家!他現在真的超級想回巴黎……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抱歉,老先生,沒人邀請,您不能進去."公寓門口的保全,把關衍棋攔了下來.

關衍棋這下更惱怒了,直接吼著:"我要找顧萌!"

"抱歉,顧小姐沒交代,我不能讓您進去."保全還是很堅持.

關衍棋正想發火,就看見了顧萌從電梯里走出來,走到了公寓的大堂.而保全看見顧萌,也快速的把這事和顧萌說了次.

顧萌楞了下,看了會關衍棋,才淡淡的對著保全點點頭,說著:"我認識他.謝謝你."

保全被顧萌的笑迷的有些暈頭轉向的,立刻點點頭,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而這期間,顧萌全程沒和關衍棋說過一句話.而關衍棋被人無視了一整天,怒火瞬間在顧萌這達到了頂點.

但是,關衍棋還沒來得及發飆,顧萌倒是冷嘲熱諷已經對著關衍棋吹了起來.

"喲,今兒吹的哪門子妖風,竟然把關氏集團的老太爺給吹到這來了?"

"顧萌,你快點把我的曾孫改姓關.你這是什麼意思!"

關衍棋一見顧萌來了,立刻想也不想的就吼了過去.本來這大堂里就停留了幾個看熱鬧的人,被關衍棋這麼一吼,所有的人恍然大悟,立刻安靜了下來.

顧萌有片刻沖動,好想拿個破布條直接把關衍棋的嘴巴給堵起來,免得關衍棋一把年紀老是這麼口無遮攔.

這關家人喜歡用吼的習慣實在是糟糕透了!從老到少,沒一個例外的!

更何況,顧萌這人其實挺記仇的.六年前,關衍棋那拿錢砸自己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顧萌還覺得慪氣,真是讓人不太爽快.

思及此,顧萌干脆一個轉身,直接朝著公寓外走去.關衍棋一見顧萌走了,這下更急了,在她背後那瞎嚷嚷的聲音明顯了起來.

"你……你去哪里!我讓你站住!"關衍棋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你不是要找我?還是你准備在這里和我談?然後再鬧的滿城皆知?那恐怕你的願望這輩子都沒希望成功了."顧萌的聲音不高不低,威脅關衍棋剛剛好.

"你你你……"關衍棋真的是氣的說不出話.

但是,關衍棋又不敢對顧萌怎麼樣,只能不滿的冷哼一聲,然後自覺的跟著顧萌朝著公寓附近最近的一個咖啡廳走了去.

"找我有事?"顧萌是一點也不浪費時間,一坐下就問著關衍棋.

關衍棋也一點不客氣,直接說著:"我要我的曾孫改姓關."

顧萌一見關衍棋的態度,那脾氣就冒上了頭.幾年前的帳顧萌還真打算在這一起算了.只見顧萌雙手環胸,嘴角掛著冷笑,就這麼看著關衍棋.

"你這什麼態度,這麼看著我干嘛?"關衍棋竟然覺得自己有些發毛.

顧萌冷哼一聲,說著:"那這一次,關老太爺打算花多少錢把你的曾孫給贖回去啊!"

這話,真是讓關衍棋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好不尷尬,但是又找不到任何可以回嗆顧萌的話,氣的關宸極差點沒把桌上的咖啡杯也給摔了.

"你……你這個女人,你和關宸極一樣討厭,你們都是一路的!"關衍棋簡直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關衍棋原先引以自豪的冷靜,早就下地獄見鬼去了.剩下的就是不斷的狂躁和抓狂.隨時隨地被人點燃自己本就顯得脆弱的神經,稍一不注意,那就是火山噴發.

而看著關衍棋跳腳,顧萌似乎到顯得意外的好心情,繼續刺著關衍棋,問著:"既然我這麼遭老太爺討厭,那老太爺還來找我,這而不是觸自己眉頭嗎?還是真是覺得自己命太長了?想我氣你一把?恩?"

"顧萌,你和六年前一樣討厭!尖酸,刻薄!"

"謝謝誇獎.我以為老太爺來找我的時候早就調查清楚了."

"你,你不知道什麼叫尊老敬賢嗎?"

"可我的眼底沒看見誰是老人.我可不認為有老人的吼聲比我這年紀的人還嚇人的."

"……"

關衍棋這下是真真氣的臉紅脖子粗的.這個顧萌,和那個該死的關宸極一樣,都是尖酸刻薄,嘴巴一點不饒人的主.也絲毫都不看看,他們面前站的是多大歲數的人,還能這麼的不留情.

好,他承認,他六年前做的不厚道,但是他接下來可什麼都沒做.這兩個人,至于這麼一致的對著他,一副非要把他氣到棺材的架勢啊!

這是不是,不是夫妻不進一家門?什麼德性啊!

關衍棋氣的拿著拐棍就在地上死命的敲著,敲得咖啡廳內的人都不免側目的看向了關衍棋,關衍棋這才收斂了點.

"老太爺如果是為了這個事找我的話,那還是請回吧."顧萌沒有繼續交談的想法,下了逐客令.

改姓,又不是顧萌說改就能改的.這里是中國,也不是法國.強龍不壓地頭蛇.宋家的孩子就算宋家知道不是親生血脈,但是宋熙銘不出現,是絕對不可能更改的.

因為,宋熙銘在法律上,是鐵錚錚的宋禦宸的監護人,宋禦宸的爸爸.改姓,不是顧萌一人可為.

而現在這混亂的情況,顧萌也沒心思計較這些.都跟人家姓了六年了,再多姓一段時間,又如何?再說,關宸極那麼龜毛的人都沒意見了,關衍棋倒是跳的比誰都早.

新仇舊恨,顧萌會這麼容易順了關衍棋的想法,那才是腦袋被門板給夾了.

關衍棋見顧萌走了,這下急了,追了上去,氣吼吼的說著:"顧萌,你要不改,我就會付諸法律,到時候看看,到底是誰吃不了兜著走."

這話不說還沒說,一說,徹底的把顧萌給惹毛了,她猛的轉過身,也不管關衍棋是否就在自己的身後,差點把關衍棋就這麼給撞倒,若不是管家及時扶住關衍棋,那真是堪憂啊!

關衍棋看見顧萌轉過身,立刻變得得意洋洋了起來,以為自己的威脅起了奏效.結果,關衍棋下一秒就發現顧萌的眼底含著怒火,一步步的朝著自己逼近,一字一句再清晰不過的說起來了.

"行啊.我倒是要看看,宋禦宸是跟你走,還是跟我走.我還要看看,老太爺你這麼威脅完,關宸極還認不認你這個爺爺."

他媽的,老娘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尤其是眼前這個一天到晚有兩片臭錢就知道拿錢砸人的死老頭.

"你能跑我這里找我,肯定在關宸極那已經吃了虧了.怎麼學不聰明呢?要不,我吹吹枕邊風,讓您再回去坐個十年二十年總裁的位置,免得這麼煩人的一天到晚找別人麻煩?"

這是威脅!

說完,顧萌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他媽的,氣死關衍棋最好,真是混蛋老頭.難怪被自己孫子叫老不死的!顧萌在心里一陣腹誹.

但顧萌一回到公寓樓下,那原本看熱鬧的人立刻四散而開.但是之前那幾句議論,仍然傳入了顧萌的耳里.

"那報紙上的事情看來是真的了.這女的也實在厲害,勾搭了宋熙銘那麼多年,竟然還可以轉身回到關宸極身邊."

"她的兒子,肯定是關宸極的兒子了.這都承認的,現在人家爺爺都上門了.這女的,怎麼還沒改姓?到底還想做什麼?"

"我最好奇,宋熙銘怎麼能忍這麼多年?"

……

這樣的非議,顧萌充耳不聞,直接坐電梯回了頂層的公寓.反正,被人說,少不了一塊肉,你堵不上人家的嘴,就犯不著為了這樣的事情氣自己.

沒勁.

而關衍棋站在原地真是一句話也嗆不回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萌離開.

"你看看,這都什麼人,什麼人,造反了啊!"關衍棋沒處撒火,就只能對著管家開火.

管家卻是一路忍著笑,太多年,沒見過關衍棋這麼活力四射,這是好事.這對比起之前,那個一本正經,嚴肅的讓人討厭的老頭,還是現在的關衍棋讓人覺得有意思的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關衍棋的手機響了起來,管家立刻接了起來,而後把手機恭敬的交到了關衍棋的面前.

"誰的電話?不接不接."關衍棋顯然還在氣頭上.

"是孫小姐的電話."管家如實的告訴了關衍棋.

"落依?"關衍棋明顯楞了一下,這才接過了電話,"落依,怎麼了?會給太爺爺打電話?"

"太爺爺……"關落依似乎有些害怕和關衍棋交談,猶豫了一陣才說著:"我想爸爸了,想給爸爸打電話,但是我怕爸爸不接我電話."

這話,讓關衍棋一下子沉默了下來,許久沒開口....

,:..

上篇:【Part103】情到濃時不可擋!     下篇:【Part105】最毒婦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