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11】全世界都不及一個顧萌  
   
【Part111】全世界都不及一個顧萌

"不要,放過我,求求你……"

顏悠冉不斷的討饒,這討饒聲已經越來越低,甚至低到成了低喃.但是,顯然幾個黑人完全沒放過顏悠冉,不斷的輪流折磨著顏悠冉.

……

殘忍而可怕的折磨整整持續了兩個多小時,一直到顏悠冉昏死過去,關宸以才抬手示意停止.黑人一見關宸以的手勢,立刻手勢好自己,快速的從倉庫里離去,瞬間,倉庫里有只剩下原先的幾個人.

"弄醒她."關宸以面無表情的命令著.

"是."一旁的隨從立刻恭敬的應允.

那冰冷的水,狠狠的朝著顏悠冉的身上潑了過去,一次次的刺激著顏悠冉.讓原本已經昏迷的顏悠冉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顧萌再也忍不住,那胃酸和膽汁吐了出來,但是礙于手腳被綁,顧萌刺客也顯得極為的狼狽.

"我的小萌萌,你不應該覺得暢快嗎?你的仇人我可是替你報仇了.你怎麼還能吐了呢?"關宸以說的一臉的不解.

"你好變態."顧萌罵道.

"哈哈哈哈."關宸極不怒反笑,突然他有變了臉,冷酷的說著:"信不信,我還有更變態的?"

"你到底想干嘛?"顧萌吼著.

是,關宸以折磨著顏悠冉,這是顏悠冉罪有應得.顧萌不會同情顏悠冉.但是,這種極近于惡心和變態的手段,不僅僅是在折磨顏悠冉,也在折磨著顧萌的每一根神經.

"不干嘛,替你報複顏悠冉而已,不應該謝謝我嗎?"關宸以說著的同時,已經陷入了一種瘋狂.

那種虐待,殺人的快感,讓關宸以的眼睛變的通紅,他站了起身,一步步的朝著顏悠冉走去.

顏悠冉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突然快速的朝著門口跑去,想逃離關宸以的魔爪.但是,關宸以的速度遠快于顏悠冉,一個重踹,顏悠冉被踢到了角落.

*的身子,嘴角帶著濃烈的血腥,蜷縮在一起.

"冉冉,你知道,我最不喜歡人跑的."關宸以說的陰陽怪氣的.

"我……"顏悠冉竟然連辯駁什麼都已經忘了,只能這麼瑟瑟發抖的看著關宸以.

顧萌始終被綁在椅子上,無法動彈,也無法閉眼,只能被迫看著這一幕.而就在這個時候,關宸以突然從懷中取出了手機,對著顏悠冉.

"不……不要……"顏悠冉瘋狂的叫了起來,那是人求生的本能.

"不要?"關宸以似乎也微停了下,才陰測測的說著,"可惜,已經晚了……"

這話音落下,一枚子彈快速的朝著顏悠冉的方向射去,眼睛就這麼瞪大了雙眼,快速的倒下,再沒了氣息.

"是不是很准,我是全法射擊比賽的冠軍.十米內的射程,我不可能打偏."關宸以狀似無意的和顧萌說著,"你說,這樣的話,射穿關宸極的腦袋,會不會太便宜他了?"

"你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一個神經病!"顧萌吼了起來.

"瘋子?神經病?"關宸以不怒,反而走向了顧萌,甚至那手中的槍還在手上,還上著膛.

顧萌有些驚恐,害怕那子彈下一秒就穿過彈道朝著自己的方向射來.對于一個已經瘋狂的人而言,什麼事情都可能做的出來的.

"你怕我殺了你?你放心,你還有用,有用的人,無論做了什麼,我都不會下手的."關宸以看穿了顧萌的想法.

他就站在顧萌一米的位置,然後揚了揚手,另外兩個穿著迷彩制服的男人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個鐵盒,走到了顧萌的面前.

"你要做什麼?"顧萌立刻警惕的問著.

關宸以笑笑,笑的很邪惡,說著:"你覺得,我要做什麼呢?"

說完,關宸以看向了兩個穿著迷彩制服的男人,說著:"來,打開讓我們的關太太看看."

"是."男人恭敬的應著,很快打開了鐵盒.

顧萌驚呆了.就算再不懂得軍事,再不懂得這些,她用看的,都能看的出,那是定時炸彈.眼前的關宸以,根本就是瘋了.

"給你綁上人體的定時炸彈,有沒有覺得很激動?一般人根本享受不到.一點點的把關宸以引到這里,卻又無能為力,這樣的感覺,爽不爽.關宸以再本事,充其量不就是一個商人,商人對這玩意可是沒辦法的."關宸以說的變態,那笑容越發的開心.

這樣的事情,極大程度上愉悅了關宸以.而身穿迷彩制服的男人已經在關宸以的手勢下,快速的把炸彈安置在了顧萌的身上,然後控制炸彈爆炸的遙控器,已經放在了關宸以的手中.

顧萌的心跳的飛快,生怕關宸以那瘋子不小心觸動了炸彈,那才是永無回頭.但是,顧萌更害怕關宸極真的出現,面對這樣的時刻.

若是如此,顧萌情願,關宸極從不曾出現過.

"我的小萌萌,好好享受最後的日子吧.這樣綁著炸彈,聽著聲音的日子,一定更刺激.哈哈哈哈……"

說完,關宸以就走出了倉庫.原本橫尸在倉庫的顏悠冉的尸首,也讓關宸極讓人拖了出去,至于拖出去如何處理,顧萌根本無從得知.

一直道倉庫里就只剩下顧萌一個人時,顧萌開始瘋狂的惡心,恨不得把膽汁都給掏空.

這樣的畫面,這樣的事情,顧萌第一次面對,但是,卻真真實實的讓顧萌從內心感受到了變態和惡心,她無法接受,她也不願意接受.

但事實,卻告訴顧萌,她不得不接受.

這只能讓顧萌在心中默默的祈禱,關宸極不要出現在此.正常人和瘋子,是無法用常理判斷,瘋子是不可能被判刑,最多被關押.

這才是關宸以最可怕的一道棋.

他動關宸以,他最多去精神病院,那麼出來指日可待.而關宸極動他,那就是殺人犯.

該死的!

——

司臣毅開著車,關宸極和宋禦宸則坐在車後,車子飛快的朝著宋禦宸說的那片廢舊的倉庫駛去.

而宋禦宸的手一直在筆記本電腦上飛快的敲打著,確定著顧萌的下落.當車子離倉庫越近的時候,宋禦宸的眉頭卻越來越緊皺了起來.

"不可能啊."宋禦宸不敢相信的說著.

"出了什麼情況?"關宸極問著宋禦宸.

"一個廢舊的倉庫竟然有干擾,信號干擾.似乎夢姐的手機一到那里,就一點消息都沒了.我去……之前不讓我們聯系的信號干擾搞不好就是從這來的.這下傻逼了."

宋禦宸差點沒跳起來,"那人就是針對我和萌姐的手機唄,這下萌姐的手機也被送進去了,而且屢次和你打電話的人用的都是萌姐的手機,找到那個位置,恐怕也不是萌姐所在的,不過應該相差不遠就是."

司臣毅刺客已經把車子停在了倉庫不遠處,轉過頭看著宋禦宸,說著:"我來追蹤下.我能躲開那些干擾."

宋禦宸二話不說立刻把筆記本電腦交了出去,司臣毅飛快的定位,在宋禦宸原先的基礎上,司臣毅處理起這些事情就顯得快得多.

"哇……你是我的偶像,飛快也!"宋禦宸一臉的崇拜.

司臣毅的臉似乎微微的泛了紅,但是只是和宋禦宸點點頭,並沒多說什麼.沒多久的事情,司臣毅屏蔽了那些干擾,快速的找到了紅點所在的位置,甚至定位了紅點之前移動的方向.

在畫面上,形成了一個漂亮的小三角形.

"搞定,萌姐肯定在這個三角形的范圍內.紅點去過這里,然後又離開,沒猜錯的話,萌姐肯定是被關在這里的."宋禦宸快速的說著.

"我們下去."關宸極下了命令.

宋禦宸才要動,就被關宸極給阻止了,說著:"你在車上呆著,你答應過我的,對不對?"

"可是……"

"沒有可是.帶你來這里,是最大的讓步.然後,你在車上,還有你要做的事情.若是發現任何異常,最快的速度和我們取得聯系.還有,關宸桀現在應該已經到g城了,聯絡關宸桀,第一時間到這里,防止有意外發生,明白?"關宸極說的很嚴肅.

"好."宋禦宸沒那麼不識趣,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關宸極又看了宋禦宸一眼,宋禦宸再一次點點頭,保證的說著:"我發誓,我只會在這里!"

這下,關宸極才放心的和司臣毅離去.

"關少,你確認丟小少爺一個人在那合適?"

"他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何況,就算真的有什麼意外.那個地方,他逃跑對他而言不是問題."關宸極對宋禦宸有著絕對的自信.

"明白了."司臣毅不再多問.

很快,兩人順著之前確定的位置前進,一路上,兩人都顯得小心翼翼.司臣毅謹慎的看著周圍的環境,突然停了下來,關宸極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這些探頭都是活動的,再靠近探頭的區域,就證明,我們被人監控了."司臣毅說的同時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片倉庫被啟用不是一天兩天,有一段時間了."

"是."

兩人交談著,腦子里想著辦法.但就在這個時候,關宸極的手機竟然再度響了起來,又是顧萌的手機打來的電話.

"還沒找到顧萌的下落嗎?"關宸以冷笑的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眉眼一斂,突然說著:"我就在你樓下,你信嗎?"

這話一出,司臣毅驚訝了下,但很快,司臣毅就不說話了.因為他明白,關宸極在試探對方,試探對方的人手,還有他們現在的位置.

果不其然,關宸極這話說出口,原本還顯得靜謐的倉庫頓時動了起來,不少人來回在倉庫附近走動著,但很快,有沒了聲音.

"關宸極,騙我不是一個愉快的主意."關宸以似乎顯得有些惱怒.

關宸極沒說話,和司臣毅對看一眼,司臣毅的眉頭也皺了起來.而對方繼續說著:"你還有時間,我的耐性十足."

說完,關宸以就掛了電話.

"對方的人不少.都帶著真槍實彈,不少是當兵的出生,不容小覷."司臣毅快速的做了判斷,"關少,猜的出是誰嗎?"

關宸極沉默了下,許久才淡淡的說著:"我大哥,關宸以,他沒死."

"什麼……"司臣毅錯愕了下.

關宸以的死亡,是當時關家人都知道的.車子毀成那樣的情況下,不可能還有人存活下來的.再說,當時車內也發現了關宸以的尸骸,那現在關宸極說的話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些人,是以前跟著大哥的.早應該想到的,他是關氏集團特殊情報部門的創始人,大哥走後,最早的一批元老也跟著辭職了.那些都是部隊里的特種情報精英,就和你的身份一樣."關宸極淡淡的說著.

"而現在,我看見了他們,就意味著大哥也在.他們是死忠于大哥的."關宸極說著,頓了一下,"進去吧,大哥在沒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以前,是不可能對我們下手的,躲躲藏藏沒用."

"關少……"司臣毅顯然不太贊同關宸極這麼做.

"關家人不做沒把握的事情,既然可以這麼做,那麼,就代表他早就已經做好萬全的准備.我們不進去,是找不到任何我們想要的.但是,關宸以也忘了一點,關家能走到今天,還又一種賭的精神在."

關宸極的語調很冷淡.但這樣的冷淡,司臣毅卻再清楚不過,這是表面的冷淡,越是這樣,關宸極越是隱忍著.

司臣毅不再說話,關宸極率先從隱藏的位置站起身,直落落的朝著倉庫的最深處走去.

而關宸極的身影一出現,原本在暗處的那些人瞬間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但是手中的武器並沒對著關宸極,卻也沒讓關宸極繼續前進.

"關少."在場的人認得關宸極,不卑不亢的打了一個招呼.

"原來,關家特殊情報最早的功臣不是隱退,而是和創始人走了."關宸極的話,聽不出是嘲諷還是別有深意.

所有的人微低下頭,沒說話,但是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

這時候,關宸極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他看也不看的接了起來.

"關宸極,真是小看你了,竟然還能這麼快的速度找到倉庫.情報組織那些廢物給不了你任何有用的消息,說來聽聽,你是怎麼走到這里的?"關宸以不陰不陽的聲音再度傳來.

但是,這一次,關宸以的聲音沒再進行電腦處理.而就是原本的語調.關宸極聽見關宸以的聲音時,心中頗有些百感交集.

至少,對于關宸以,關宸極還是有幾分的敬重.但是,今日,關宸以的所為,讓關宸極把心中最後的一絲敬重也給拔出.

關宸以動任何人,包括關氏集團,關宸極並無二話,但是,動顧萌,關宸極絕不可能無動于衷.

"感覺."關宸極答的很淡漠.

"好一個感覺."關宸以笑的陰森森的.

然後關宸以就掛了電話,再過了十秒鍾,原本站在關宸極面前的人突然讓開了一個道,說著:"關少,請."

關宸極想也不想的就朝前走著,司臣毅跟著關宸極.而當關宸極走過時,司臣毅卻被攔了下來.

"抱歉,你不能進去,主子只讓關少一人進去."對方說的很公式化,但是手中阻攔的動作卻沒停下.

猛然間,司臣毅的眸光出現了絲絲危險的跡象,那手中的動作也悄然動了起來.但關宸極更快,阻止了司臣毅.

"在這里等我,別再讓任何人出事."關宸極交代著.

這任何人,司臣毅明白,關宸極說的是宋禦宸.因為眼前的情況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那麼,現在他們必須保證宋禦宸無恙.

"我知道了."司臣毅不再堅持,"關少,請小心."

關宸點點頭,就轉身朝著倉庫的深處走去.而司臣毅二話不說的朝著原先的方向跑去.他,絕對不能再讓宋禦宸出現任何的差池.

所幸,司臣毅抵達的時候,宋禦宸依然還在車上,不斷的看著電腦,但是那眉頭卻始終皺著,沒舒展開.

"我老爸呢?萌姐呢?"宋禦宸一看見司臣毅,立刻問著.

"小少爺,關少進去了,一定會平安把夫人帶出來的."司臣毅說的卻不那麼的肯定.

宋禦宸看著司臣毅,那眼神竟然讓司臣毅有了絲絲的恐懼,許久,宋禦宸說著:"他們,不好出來的."

"什麼意思?"司臣毅立刻問著.

"里面又遙控裝置,裝了炸彈了.所以,這也是干擾信號源的一個原因."宋禦宸指著特殊的亮點,對著司臣毅說著.

司臣毅的臉色也驚變了起來,他看了眼宋禦宸,宋禦宸繼續說著:"里面那人,根本就沒想讓人活著出來.炸彈在萌姐所在的位置.老爸去找萌姐,那就會進入危險區.老爸不可能放萌姐一個人在那里的.這是一石二鳥.完美的計劃."

"你會回來,肯定那個人也阻止你去.證明,里面的人,原本也就多的出乎你的想象,是嗎?"宋禦宸詢問著.

"是."司臣毅這一次,沒再隱瞞.

"真是,糟糕透了."宋禦宸的口吻沒任何的急躁,但是那小小攥起的拳頭,卻已經泄露了他此刻的無可奈何.

神仙啊……他也就是只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而已,他可不是哪吒轉世的神童啊!

"我會拆炸彈!"

"重點是,你現在進不去.我相信,你要進去了,你就成了馬蜂窩?"

"……"

司臣毅和宋禦宸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都在大眼瞪小眼.至少在這一刻發生前,他們不曾想到,自己也有被逼的走投無路的一天.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身後傳來了車子引擎的聲音,似乎一點點的朝著他們的方向逼近.

"有援軍?"宋禦宸皺著眉頭問著.

"不是我們的人."司臣毅給了否認的答案.

但很快,他已經把宋禦宸從車子里抱了下來,快速的藏到了附近的建築物,宋禦宸很合作,沒吭聲.

"是敵是友?"宋禦宸看著來人,問著司臣毅.

司臣毅的眉頭皺的很緊,一時間似乎也失去了判斷.很快,兩輛越野車停靠在他們的車子邊上,下來了十個身穿迷彩衣的中東男人,那眼神銳利,手拿著槍支,快速的分辨著眼前的情況.

"是雇傭兵."司臣毅有些驚訝.

"和你一樣的雇傭兵?"宋禦宸顯然也很驚訝.

"恩.甚至有些,級別比我還高.若是友,那麼,里面的人,不足為據.這里有最頂尖的拆彈專家."說著,司臣毅停了下來,似乎也在判斷.

"但如果是敵人的話,那麼,老爸和萌姐死定了,我們都會死定了.你是這個意思吧."宋禦宸問著.

"是."司臣毅沒否認,"我送你回去.現在關少找得到夫人,你回去."

宋禦宸還沒來得及說話,先前的十個人似乎已經發現了司臣毅和宋禦宸的蹤影,朝著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司臣毅快速的吧宋禦宸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若有事,立刻跑."司臣毅交代著宋禦宸.

"知道."宋禦宸沒多言.

兩人的話音才落下,帶頭的中東男人已經用別扭的中文,叫著司臣毅的名字,說著:"司臣毅,好久不見了.這十幾年的舒坦日子,就不知道你這身手是否變差了?"

"少廢話,你我不同主子,只認雇傭合同."司臣毅沒有繼續廢話的打算.

"哈哈哈."對方笑了起來,"你不和我們進去,怎麼知道你效忠的人是否能活下去呢?"

"什麼意思?"司臣毅微眯起眼.

似乎,司臣毅在對方的話里聽出了絲絲的端倪.但是眼底的警戒,司臣毅卻絲毫沒放松,仍然護著宋禦宸,看著面前的人.

"這一次,我們的目的一樣.但我們只管顧萌要活著,至于你效忠的人,那就要靠你的本事了."對方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你們……"

"多問無益.關宸以已經是個瘋魔的人,瘋起來,沒有血腥是不能滿足他那躁動的心.磨蹭下去,就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了."對方的口吻嚴肅了起來.

司臣毅沉默了下,選擇相信眼前的人.至少,在目前,他也別無選擇.

而就在這個時候,關宸桀的身影竟然飛快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司臣毅趕在這幾個中東人動手前,快速的說著:"桀少."

中東人一聽司臣毅這麼一說,那槍支放了下來,然後看了眼司臣毅,沒廢話,就轉身朝著前面走去.

司臣毅快速的把宋禦宸帶到了關宸桀面前,說著:"桀少,看好小少爺."

說完,司臣毅不再多解釋,快速的追著眼前的中東人,朝著倉庫的中心點跑去.而宋禦宸則是緊緊的盯著眼前的情況,但是他卻發現,自己想的那種電光石火竟然沒發現,進去的人,悄然無聲.

"宸宸,怎麼回事?"關宸桀問著宋禦宸.

"說來複雜.反正,我們在這等著吧.老爸叫你來,就代表他都沒把握能不能順利出來了.醫生在,總是有好處的."宋禦宸說的很冷靜.

關宸桀倒是一點都沒辦法冷靜了下來,才想說什麼,宋禦宸繼續說著:"你可別一頭腦熱跟著進去,現在不是逞英雄的時候,現在要做狗熊.我們安好,里面的人,才會無所顧忌."

"好."關宸桀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孩子牽著鼻子走.

"恩,我們回車上."宋禦宸繼續說著.

關宸桀走了一半,突然問著:"你不怕嗎?"

"怕,怕的嚇尿了.但是又怎麼樣.我爸媽都在里面,怕也沒用.沒爹媽的孩子是根草,所以,我必須在這里,等著他們回來."宋禦宸說的堅定.

關宸桀就這麼久久的看著宋禦宸沒說話,最後,他牽起宋禦宸的手,兩人一起朝著車子走去,但是,那眼神,兩人從不曾離開過眼前這片看起來地形複雜的倉庫.

——

關宸極沒走多久,就找到了顧萌所在的倉庫.但是,關宸極卻始終沒看見關宸以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而眼前的倉庫,似乎沒一個人把守.這讓關宸極微眯起了眼,但是,這並沒阻擋關宸極前進的步伐,快速的朝著倉庫內走去.

若里面真的是顧萌,那麼,關宸以就在這個位置不遠處的另外一個倉庫.兩三分鍾的距離而已.

很快,關宸極推開了門,果不其然,他在倉庫的正中間看見了被捆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的顧萌.而顧萌的嘴已經被封了膠帶,無法發出聲音.

而顧萌看見關宸極的時候,眼底瞬間染上了驚恐,不斷的搖著頭,似乎在示意關宸極離開此地.

"萌萌……"關宸極快速的叫著顧萌,絲毫沒理會顧萌眼底的意思,朝著顧萌的方向移動著.

很快,關宸極撕了粘在顧萌嘴巴上的膠帶,顧萌才獲得自由,立刻說著:"你快離開這里,這里有炸彈!"

"什麼?"關宸極立刻看向四周.

倉庫空蕩的讓人一目了然,根本藏不下任何的東西.關宸極找不到顧萌所說的炸彈,但是下一秒,關宸極的視線就移道了顧萌的身上.

"是,他在椅子上綁了炸彈."顧萌有些絕望的說著.

"極,聽我話,離開好不好.不要所有的人都在這里.他已經瘋了,他根本不是正常人了,不可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和他談判的,離開這里,不要做無謂的犧牲,那太傻了."顧萌勸著關宸極.

"想也別想,我不可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里的."關宸極二話不說的就想查看炸彈的情況.

"極,不要這樣,快點走!你想讓宸宸一個人沒有父母嗎?"

"那小鬼,沒有母親比沒有父親嚴重,所以,我出去,你在這里,那小鬼不會放過我."

"那你沒想過你爺爺,想過關氏集團嗎?"

"去你妹的那老頭,去你妹的關氏集團,這些本來就是不是我想要的."

"關宸極……"

"別廢話.冷靜點,我看看,有辦法的.司臣毅是拆彈的專家,我給他視頻,可以的."關宸極安撫著顧萌.

關宸極能冷靜,是因為眼前的炸彈還沒有被啟動.而關宸以也沒出現.所以,關宸極在爭取時間,任何時間,他都要爭取.

就在關宸極准備撥打司臣毅電話的時候,突然,兩人的身後傳來了一陣鼓掌聲,關宸極立刻轉身看向了來人.

是關宸以.

看見關宸以的第一眼,關宸極真的怔了下,一句話也說不出.眼前的關宸以和自己記憶里的關宸以早就相差甚遠.無論容顏還是神態.似乎,眼前的關宸以,除了陰沉,再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氣息.

"真是鶼鰈情深.我真不知道,關宸極還可以這麼深情的一面."關宸以嘲諷的對關宸極說著.

"你想要什麼?"關宸極問的干脆,但是他的手始終牽著顧萌的手不曾松開.

"我想要什麼?"關宸以笑了笑,反問著,"我想要什麼,你都給是嗎?"

"只要顧萌平安."關宸極提出自己的要求.

關宸以沒說話,就這麼看著關宸極,一步步的朝著關宸極的方向走來.那步履並不快,一直到關宸極面前一米的位置,關宸以才停了下來.

"我真想知道,顧萌在你心中的位置有多重."關宸以淡淡的開口,問著關宸極.

顧萌在關宸極的手邊輕輕的扯了一下,示意關宸極不要再和關宸以廢話.關宸極並沒見到關宸以瘋狂的樣子,但是她見過.甚至,關宸以下一步會做什麼,根本都已經不再是常理能判斷的.

但關宸極只是重重的握了一下顧萌的手,眼睛都不眨的說著:"全世界,都不及一個顧萌."

"好.好."關宸以竟然拍起了手.

很快,跟在關宸以身後的人遞過了厚厚的一疊文件,放在了關宸極的面前,說著:"簽下所有的讓渡書,關氏集團和你再無任何的關系.關氏集團內所有的股份全歸我所有."

"關宸極,你不能簽.他根本就是一個瘋子.殺人都可以人血無情的人,就算你簽了,他也不可能放我離開.他就是要你痛,要你一輩子活在這種自責和陰影之中,甚至連你的命也會要.你不能簽……"

顧萌是用吼的,想拉住關宸極,但是,卻無可奈何.

關宸極已經松開了顧萌的手,朝著關宸以的方向走了去.顧萌的吼聲,關宸極聽在耳里,但是卻無動于衷.

"關宸極,不要簽……"顧萌哭了,叫著關宸極.

似乎聽見顧萌的哭聲,關宸極轉過身,看著顧萌,一字一句的說著:"萌萌,你是我的全部,全世界的財富都抵不過一個你.若是關氏集團可以換回你,那麼,我會簽,只因為,我愛你."

這話,關宸極說的堅定,就這麼看著顧萌,而後,關宸極拿起那些文件,飛快的在一張張的文件上牽著字,一刻都沒停止.

關宸以看著關宸極簽字的文件,放肆的笑了,笑的猖狂,更笑的讓人作惡.

"極,我也愛你,但是,真的不值得這麼做.關氏集團落入這樣人的手里,只會讓更多人走入火坑."顧萌似乎也顯得有氣無力了起來.

"你知道嗎?一個連替自己生兒育女的女人都可以殺的毫不留情的男人,絕對不會是一個睿智的人,那滿心滿眼只有殺戮的人,這樣的人話,有豈能相信呢!"

顧萌仍在勸說,關宸極的手仍然沒停下.但聽見顏悠冉已經死的消息時,關宸以也僅僅是頓了下,手中的動作,卻有繼續做了下去.

而就在關宸極簽完最後一張紙的時候,倉庫的門口匆匆跑進來一個人,那人的面色顯得驚慌失措,快速的走到了關宸以的面前,在關宸以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這讓關宸以的臉色也驚變了起來,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取走關宸極簽完的這些文件,就頭也不回的快速走出了倉庫.

這一幕,讓顧萌和關宸極都顯得錯愕了起來,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但還來不及讓顧萌和關宸極反應過來,突然,原本毫無動靜的定時炸彈,卻在這一秒被人按下開始,那倒計時的聲音,聲聲撞擊在人的心中,驚的人心驚肉跳.

"該死的."關宸極立刻跑回顧萌的身邊,咒罵了起來.

"你快走.不管發生什麼,現在你快點走.不然沒時間的,快點!"顧萌冷聲命令著關宸極.

"不可能."

"關宸極,我愛你,所以,你要好好的活著,至少為了我們的兒子,對不對?"顧萌不斷的勸說著.

"愛我,就必須活下去,和我一起離開這里."關宸極很堅持.

他開始看著炸彈,炸彈上的時間,只有短暫的五分鍾.關宸極不再多想,快速的撥打司臣毅的電話.

"關少!"就在這一瞬間,司臣毅的聲音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

而司臣毅的身後,快速的沖進了四五個中東人,當他們看見關宸極的動作時,立刻驚呼:"不能碰.那炸彈越動走的時間越快!"

關宸極當時站了起來,但是並沒離開顧萌,那手仍然緊緊的牽著顧萌,其中一個中東人也不廢話,立刻走到了兩人的面前,開始拆卸起了顧萌身上的炸彈.

時間顯得很緊迫,倉庫內安靜的連一根針掉落的聲音都能聽得見.

"該死的……"中東男人咒罵了一聲.

他拆卸了所有的線路,剩下紅藍黃綠四根線路時,他咒罵了起來,沉默會,他仔細的觀察了下,再用力的剪下下綠色和黃色的線,瞬間,只剩下了紅色和藍色.但是,他的動作卻已經完全的停了下來.

"為什麼不繼續?"司臣毅問著.

"兩個情況,一種,剪對了,那麼,這個拆彈拆了,一種,不管剪哪一根,都是爆炸.你覺得,關宸以那個人,會怎麼做?"滕反問著司臣毅.

司臣毅也沉默了下來.

"兩根都剪.關宸以沒這麼容易打倒.能蟄伏這麼多年,不會毀在一個小小的炸彈上,這里,肯定沒這麼簡單."關宸極突然開口.

關宸極了解關宸以,他費了這麼大的功夫走到今天.布了顏悠冉的局,逼迫所有人一步步走到現在.甚至關宸極明白,關宸以是一個多麼注重形象的男人,但是他卻可以頂著那樣丑陋猙獰的容顏繼續活著,就證明,關宸以想報複的決心是又多大.

也許,就如同顧萌說的,關宸以已經瘋了,對于一個瘋子,絕對不能用常理來判斷.

在所有人都覺得要只能剪其中一根,或者隨便哪一根都會爆炸的時候,關宸以肯定也想到了.那麼,這個炸彈只是一個幌子,是為了接下來更可怕的一幕而拖延的時間.

或許,關宸以甚至都可以想到了也許關宸極有援軍.他要讓所有知情的人,都毀滅在這個荒無人煙的倉庫之中.

所有的人看向了關宸極,包括那名中東男人,有片刻,任何人都沒有了動作.但是,再下一秒,中東男人真的聽了關宸極的話,二話不說的拿起剪刀,准備直接剪下最後的兩根線.

"那個關宸以呢?你們的人不是去追他了?為什麼沒抓到人?"司臣毅問著其中帶頭的中東男人.

"這里不是我們的地盤,關宸以顯然比我們熟悉地形,費點時間是正常的.有空管關宸以,不容管管眼前的事情."中東男人回答的倒是冷靜.

那原本正打算剪線的拆彈專家的手,微微停頓了下,下一秒,他不再有任何的思考,剪刀精准的朝著紅藍兩根線用力的剪了下去.

剪刀下刀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一刻,若不是生,便是死亡!

"關宸極,別管我了,你走吧!"顧萌哭了,不斷的催促著眼前的人,"你們都走吧."

"不可能,萌萌,生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關宸極說的篤定.

這讓,讓一旁的中東男人微微側目看向了關宸極,但很快,那表情有回複了冷漠,對著拆彈的中東男人點點頭,那原本停頓的動作,又繼續了起來....

,:..

上篇:【Part110】如此丑陋陰暗的人     下篇:【Part112】認知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