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21】分分鍾搞定岳父大人  
   
【Part121】分分鍾搞定岳父大人

顧爸一臉的不爽,橫在關宸極的面前,而顧萌則直接當做沒看見,帶著宋禦宸朝著屋內走去.

很快,這入口處就只剩下顧爸和關宸極兩人面對面.

這一次,關宸極是一點都不含糊,立刻把手中那一箱的上等紅酒遞到了顧爸的面前,還惡劣的打開了箱子,讓顧爸可以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麼.

那態度顯得一臉的誠懇,說著:"叔叔,這是孝敬您的,希望您能喜歡."

這可是關宸極在網絡上查了許久的見面模式,不再劈頭蓋臉的亂叫,也不再顯得那麼的橫沖直撞,而是最符合顧爸這樣書香門第出生的人喜歡的外交辭令.

一定要禮貌,絕對不能用太直白的話.

本還想著怎麼把關宸極給轟出去,讓關宸極難堪的顧爸,在眼角的余光瞄到那一箱子的好酒後,喉嚨都不自覺的上下滑動了起來.

顧爸的眼睛,就只需要一眼,就能知道,那箱子里面紅酒的年份,那外包裝實在是太吸引人了.甚至,這還沒開瓶,顧爸都覺得有絲絲的酒香已經滑入了自己的喉嚨口.

這種感覺,真是爽弊了!

他真的好想先開一瓶,然後小酌一番.但是,顧爸一看見關宸極那一張帶笑的臉,原本還顯得有點意思的老臉立刻又拉了下來.

哼,關宸極想用紅酒收買自己,顧爸怎麼會不知道.這做人不能這麼沒骨氣,怎麼能為了幾瓶紅酒就被關宸極給收買了呢!

哼……

但是……嗚嗚嗚嗚……他也很想有骨氣,可是,他也真的很想要這個紅酒……到底怎麼辦……顧爸瞬間發現,自己竟然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爸,你還真的是一朵水仙花!"顧萌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

顧萌進去老半天了,盡然發現門口的顧爸和關宸極完全沒了動靜.顧爸沒吼聲,關宸極也沒聲音,兩人就這麼僵持著,最後干脆就走出來看看,結果就看見了眼前的這一幕.

真是傻子都看得出顧爸的口水都快滴下來了,竟然還在門口故作矜持,顧萌還真不知道,她親爹竟然喜歡這麼裝腔作勢的事情.

殊不知,顧萌的這話,瞬間就讓顧爸站不住腳,立刻跳了起來,吼著:"你說什麼,什麼水仙花,牡丹花的……誰叫你這麼沒大沒小的啊!"

顧萌搖搖頭,直接不回答顧爸的話.倒是一旁的宋禦宸好心的給了答案.

"姥爺,水仙花的意思就是說明你很假."宋禦宸很完整的把答案給說了出來,然後再度的回了屋內.

這下,顧爸真是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想罵人也不是,不罵人又覺得憋屈的可以.再看著關宸極一直面帶微笑,顧爸真覺得這下是自己把自己給玩死了.

這是太混蛋了.

最後,還是顧媽走了出來,打了圓場,說著:"小關,你破費了,帶這麼貴的東西,你顧叔其實很喜歡這些的,真是謝謝你了.趕緊進來吧,別在門口站著."

"謝謝阿姨."關宸極立刻點頭說著,一臉的感激.

顧爸不高興了,又添起了亂,吼著:"我說你和他很熟嗎?什麼小關小關的叫,真是的!"

"老頭子,我說你趕緊進去吧.再廢話以後一個月也別碰酒了.反正醫生也說了,你血壓高,不適合這麼喝酒的,我看小關帶來的紅酒,還是送到隔壁老張家里,老張和你關系好,也喜歡紅酒的."

顧媽是深知顧爸的罩門在哪里,狠狠的掐著顧爸,讓顧爸動彈不得.

"你……你……"顧爸真是氣得吹胡子瞪眼睛,"你這個老婆子懂什麼?"

"是是,我不懂,我只知道,在門口繼續站著,都要長青苔了!"顧媽也懶得理睬顧爸了.

……

顧爸和顧媽絮絮叨叨的朝著屋里走了去,今天的這一通圍堵算是告了一個段落,至少這一次關宸極沒那麼狼狽,還是比較順利體面的進了顧家.

一進屋,顧媽就給顧萌和宋禦宸還有關宸極准備了熱騰騰的點心,這早就是顧家的習慣了.

宋禦宸一手拿著好吃的,一邊看著電視,關宸極在顧媽的招呼下也坐了下來,吃著那一碗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雖然味道還不錯.

唯有顧萌,那眉頭皺了起來,似乎顯得沒什麼胃口,但是又不好駁了顧媽的好意,顯得進退兩難.

"怎麼了?還想吃什麼嗎?"關宸極看著顧萌那略微皺緊的眉頭,條件反射的問著顧萌.

"你吃個飯還說話,像什麼樣.不是出身豪門?你家吃飯有說話的習慣嗎?"顧爸立刻吼了過去.

他現在只要逮到關宸極哪里做得不對的地方,立刻就開始吼起來,一點都不給面子.就好比現在,餐桌上不能說話的規矩就是顧爸剛剛定的!

顧萌忍著喉嚨口飛快湧上來的惡心,看著眼前吵吵鬧鬧的顧爸和關宸極,最後干脆直接朝著衛生間走去,一句話也沒說.

一看見馬桶,顧萌就好像看見了親人,那種惡心的感覺也在瞬間無法抑制,直接趴著馬桶吐了一個精光,這樣顧萌才覺得舒服了起來.

這一幕,剛好被跟了進來的顧媽看了個正著,這讓顧媽皺起了眉頭,眼底閃過一絲了然的光芒.

"萌萌,你有了?"顧媽這話,是肯定句,絕對不是疑問句.

顧萌沒說話,顧媽停了下,又繼續說著:"是他的?"這句,還是一個肯定句.

顧萌仍然沒說話,但是也沒否認顧媽的猜測,直接拿起杯子漱口.漱完口,顧萌才想裝死不回答顧媽的問題走出衛生間的時候,卻被顧媽叫住了.

"萌萌,爸媽不會阻攔你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要太把爸媽放在你的顧忌里面."顧媽淡淡的說著.

"媽."顧萌這下停住腳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顧媽.

"傻丫頭,你是爸媽的閨女,爸媽肯定希望你能幸福.只要你能幸福,爸媽就沒有遺憾了.懂嗎?所以,抓著自己的幸福,別讓爸媽成了你的絆腳石.爸媽都這一把年紀了,什麼都經曆了,都走過來了,所以,現在這樣,很滿足的."顧媽笑了起來,撫摸著顧萌,就像小時候一樣.

"媽……"顧萌只是輕輕的叫著,鼻頭卻又開始有了酸意.

"法國和中國,也就是十幾小時的飛機,你回來,或者爸媽過去都很方便.現在不是都直達航班了,也不用怕爸媽走丟的.你爸這麼大年紀,還從來沒出過國,出去走走,也是蠻好的.別被你爸那臭脾氣給騙了."顧媽繼續說著.

"我知道了."顧萌輕輕的應著.

顧媽笑了笑,然後才沒再說什麼,拍拍顧萌的肩膀,這才率先走了出去.顧萌看著顧媽走出去的身影,那淚水一點點的落了下來.

遠嫁的女兒,其實最不舒服的是自己的爸媽.

許久,顧萌才擦去自己的眼淚,也走了出去.結果,顧萌還沒走到客廳,就聽見客廳傳來一陣爭吵,那是關宸極和顧爸的聲音,這立刻讓顧萌皺起了眉頭.

這才多一會,兩人怎麼又掐了起來?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快速的朝著客廳走去.果不其然,一到客廳,顧萌就看見顧爸面紅耳赤的吼著關宸極,而一貫脾氣暴躁的關宸極竟然老實的在原地聽訓,偶爾小聲的回幾句話.

"怎麼回事?"顧萌看不出所以然,干脆問著在一旁看熱鬧的宋禦宸.

宋禦宸吃著東西,有些口齒不清的說著:"我親爹和我姥爺說,要我們和他一起回巴黎,然後我姥爺楞了一會後,就突然變成你現在看見的這樣子了!"

宋禦宸快速的解釋了一次,然後繼續吃著自己手上的東西.眼前這一幕,對于宋禦宸而言,那叫做大人吵架,小鬼看戲,還真是挺熱鬧的.

至少,顧家真的好幾年沒這麼人聲鼎沸的熱鬧過了.

顧萌一聽宋禦宸說完,立刻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原本想勸架的舉動也省了下來.關宸極現在在顧萌看來,那智商真的是徹底的降為負數了.

現在這情況,關宸極能順利的進顧家的門,還能和顧爸聊上幾句,就很不錯了.竟然還想一步登天,直接提出這麼變態的要求,顧爸不吼那才是不正常.

顧爸的吼聲顯得中氣十足,一點都不像剛剛手術完沒多久的人.而關宸極偶爾插上一句話,瞬間就被顧爸的吼聲吼到天邊,然後再無聲響.

顧爸和關宸極吵得如火如荼,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也沒有.顧萌發現,自己的腦袋是越來越疼,完全受不了眼前兩個已經極近無聊的大小男人.

最後,顧萌吼了起來:"爸,關宸極,你們夠了沒有啊!吵什麼啊吵,我這個當事人還在這里,誰問過我的意見了嗎?你們這樣都能吵得有來有去的!"

媽蛋的,這兩人上輩子就是八字犯沖嗎?以前她帶宋熙銘回家,也是懷孕的身份,都沒見他親爹能吼的這麼大聲.

現在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戲?真是氣死人了!

顧萌這麼一吼,兩人倒是真的安靜了下來.而原本在廚房忙碌的顧媽也被客廳里的爭吵給驚了出來.

關宸極看著顧萌動了氣,那臉上是被嚇的心驚肉跳的額,也顧不上顧爸是否會繼續怒火中燒,立刻走到了顧萌的身邊,小心的扶著顧萌.

那嘴巴也不停的嘮叨著:"你不能生氣,小心點,這邊坐.氣了對自己不好的.是我不好,不應該起爭執的!"

關宸極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了自己的身上,小心的勸慰著顧萌.而顧媽看著關宸極的動作,眼里有著贊賞的笑,那笑容也越揚越大,頗有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的架勢.

她就說嘛,關宸極這樣,兩人才想一對有感情的情侶模樣,而非當初送顧萌帶著宋熙銘回來的時候,他們兩人,怎麼看都像一對完全沒有互動的人,雖然那話讓人找不到任何的差錯,完全的天衣無縫.

"不能生氣?"顧爸自然也是過來人,聽出了端倪,立刻看向了關宸極,聲音不自然的又提高了八度.

沒等關宸極回答,顧爸繼續說著:"關宸極,你倒是給我說說,我家萌萌干什麼不能生氣?你是不是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顧爸雖然沒用吼的了,但是那眼神凌厲的看著關宸極,從這幾句話,還有關宸極的動作里,顧爸已經猜出個所以然了.

眼見下一秒,顧爸就要戳破眼前的情況時,顧媽適時的開了口.

"好了,都少說兩句.尤其是你這個老頭子,越來越有意思.人家小關一句話都沒回你,態度還很好.你就是越說越來勁,沒完沒了了."

顧萌瞪了眼顧爸,要顧爸差不多一點就好.

"哼,難道你也……"顧爸的話才說到一半,那手機就響了起來,這讓顧爸覺得有點奇怪.

顧爸的活動范圍其實就是這個小弄堂里,大家找人一般都直接上門,很少還這麼打手機,除非是出了非常緊急的情況.最重要的是,這個電話,顧爸根本不知道是誰打的.

但顧爸仍然是接起了電話,但沒一會的功夫,顧爸的臉色就變得極為的難看,在場的人都收斂了情緒,定神看著顧爸.

"怎麼了?"顧媽一見顧爸掛了電話,立刻開口問著.

顧爸的手有些顫抖,說著:"萌萌,你爺爺住院了,現在具體情況不明朗,我們趕緊過去看看."

顧萌愣了下,很快反應過來.她爺爺並沒和顧爸顧媽一起住.但是也在不遠處的小弄堂里.顧爸幾次要爺爺搬來,爺爺不肯,也是因為舍不去和奶奶之間的記憶.

而顧萌的奶奶十年前就已經去世了.現在剩下爺爺一個人.顧爸顧媽每天一早都會過去看看老人家,有時候一天還會去兩次.今兒早上去過,這都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子的時間,就突然這樣了?

何況,爺爺的情況和顧爸一樣,也有高血壓.

這情況,讓在場的人都面色凝重了起來.

"我送你們過去."關宸極看了眼顧萌,立刻嚴肅的說著.他知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顧爸也停止和關宸極的沒有營養的對話,一行人上了關宸極的車,直接驅車去了醫院.等顧萌等人抵達的時候,顧萌的爺爺已經被送入了搶救室進行搶救.

"什麼情況?"顧萌率先冷靜下來,問著一旁的護士.

護士搖搖頭,說著:"人已經進去了,暫時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只有等醫生出來才知道的.但是你們要做好准備,這上了年紀的人,總歸是比較麻煩的."

護士的話雖然說得委婉,但是卻顯得極為的現實.大家都明白這話中的意思是什麼.

而後,所有的人安靜了下來.這個時候,關宸極倒是不避諱,光明正大的摟著顧萌,免得顧萌出什麼意外.而宋禦宸則是安靜的跟在顧媽的身邊,大家都在等著最後的結果.

顧爸雖然對關宸極的行為有所微詞,但是在顧媽的怒瞪下,也就只能任事態這麼發展的.

"你累嗎?累的話,我先送你回去,或者你靠在我身上睡一會?"關宸極看著一直打哈欠的顧萌,心疼的說著.

"……"顧萌說不出話,最後干脆不說話,直接靠著關宸極的肩膀睡了起來.

你妹的……老娘只是懷孕,不是殘廢了,沒必要這麼小心翼翼.何況,老娘是失眠到了天亮,然後又馬不停蹄的到了顧家,接著又發生了這麼一連串的事情,不累那才是奇跡了好嗎?

而關宸極看著顧萌,立刻給顧萌調整了一個合適的位置,繼續擁著她,方便顧萌入睡.

酸,真是酸的牙都倒了!

宋禦宸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干脆直接捂住臉轉向了別處.而顧爸則在嘀咕著,但是並沒阻止,顧媽倒是看的興趣盎然的.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內匆匆走出一個醫生,面色顯得凝重了起來,顧爸快速的圍了上去詢問著情況.

"醫生,我爸什麼情況?"顧爸問得焦急.

"病人都已經九十了.這麼一摔倒,恐怕是不行了.手術也只是在維持生命.出來也是靠蛋白這些營養液來繼續維持.所以,我是來問下家屬的意見."醫生說的很直接,把顧老太爺的情況如實的說了一次.

顧爸的臉色暗沉了下來,顧媽和顧萌也都不說話.醫生的話,他們其實都明白.這幾年來,爺爺的情況已經是每況愈下了,甚至都開始出現認人不清的模樣,更不用說別的了.

九十的年紀,就算是關宸桀在這里,動手術都沒有任何意義.九十歲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從手術台上堅持下來.就算堅持下來,那也就只是痛苦的多延長半年到一年的生命.

這對于爺爺而言,才是最痛苦的.

"我知道了."顧爸作為代表,率先的開了口.

醫生點點頭,沒多說什麼.沒一會,顧老太爺就被送了出來,直接送入了頭等vip病房.也並沒什麼特殊的設備,只是不斷的在注射著各種營養液和消炎液.

"早知道我們今天要在那的,不然也不會這樣."顧爸歎了口氣,顯得有些自責.

"爸,別多想.爺爺也不希望你這樣的."顧萌拍了拍顧爸的肩膀,心疼的說著.

而後顧萌走進看著自己的爺爺,顯得有些感慨.

病床上的顧老太爺那眼珠不斷的在轉動,但是似乎就是醒不過來的樣子.甚至那手指都在微微的顫抖,在召喚著眼前自己的子孫.

"爸是不是要說話?"顧媽細心的發現了.

顧爸也看見了,立刻湊近,問著:"爸,你要說什麼?"

這時候,顧老太爺的手微微的動了動,一個手指頭艱難的指向了顧萌,顧萌楞了下,在場的人都愣住了,然後關宸極推了推顧萌,顧萌立刻朝著顧老太爺的方向走了去.

"爺爺,你找我嗎?"顧萌一字一句,輕聲的問著顧老太爺.

顧老太爺點了點頭,但是,顧老太爺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就這麼緊緊的抓著顧萌的手,那表情顯得有些壓抑,也帶著幾分的古怪.

"爺爺,你現在先好好休息,有什麼話,可以以後慢慢說."顧萌仍然是輕聲細語的對著顧老太爺說著.

但是顧老太爺似乎不管不顧,就這麼抓著顧萌的手,那唇微微動了動,終究沒力氣說出一句話.那手似乎在顧萌的手心寫著什麼,顧萌皺起了眉頭,很努力的在感受著顧老太爺要說的內容.

但是,最終,顧老太爺就只在顧萌的手中寫了幾個筆畫後,就突然松了手,沒了任何的反應.

"天,這個儀器……"顧媽叫了起來.

關宸極反應的極快,立刻沖出去叫了醫生,而之前關宸極第一時間打了電話.把關宸桀從機場給叫了回來,所以,此刻關宸桀也出現在病房之內.

但關宸桀只看了一眼顧老太爺,就搖了搖頭,只是,他仍然很盡職的做了檢查,然後嚴肅的看向了顧爸.

"什麼情況,關醫生."顧爸緊致的問著關宸桀.

關宸桀沉默了下,說著:"我很遺憾,顧叔叔,顧爺爺已經走了."

這話,讓顧爸瞬間打了一個踉蹌,關宸極快速的扶住了顧爸,不讓顧爸這麼輕易的倒下去.而顧媽也愣住了,顧萌的眼淚則沒止住,快速的流了下來.就連平日多話的宋禦宸,此刻都安靜的站在一旁,一動不動.

"叔叔,您先坐下來休息."關宸極快速的扶著顧爸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然後關宸極看了眼關宸桀,關宸桀快速的走上前,仔細的替顧爸檢查了起來.在場的人都知道,顧爸也是手術後沒多久的時間,誰也不希望,顧老太爺離開,而顧爸再受刺激,出什麼意外.

那才是,不能承受的痛.

"我沒事,我很好."顧爸揮了揮手,但是那說話的力氣卻有一些使不上勁了.

關宸極沒多言,只是示意宋禦宸看著顧爸,而後關宸極掌控了大局,快速的處理著顧老太爺接下來的事情.

顧老太爺的事發展的太急,快的讓人措手不及.這讓顧家的人完全沒了方寸,包括顧家其他的親戚接到消息後出現在醫院,每個人的臉色都顯得驚愕不已,都有些不敢接受這個消息.

畢竟,今日早上還好好的人,到了現在,就已經沒了生命的氣息.

整個病房內,始終充斥著壓抑的氣氛.而顧老太爺的遺體已經送到了太平間停放,等待所有的手續做好,才可以進行後續的事情.

全程,顧萌都很安靜的在顧媽的身邊,不發一言.這樣的顧萌也讓關宸極在忙碌之中多了一絲的擔心.

一直到手續結束,按照g城的傳統,顧老太爺在三天後火化,再入葬到早就已經准備好的陵園里,這事才算徹底的結束.

"你先帶萌萌回去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了."顧媽從恍惚之中回過神來,交代著關宸極.

"媽,我留在這里."顧萌似乎顯得有些堅持.

顧媽看了眼顧萌,說著:"你現在懷孕,不適合在醫院.跟小關回去.有事情我會給你電話.聽話."

"萌萌,你和我先回去,回去休息,畢竟你也要休息.明天我們再來都可以."關宸極也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顧爸也開了口:"你總不能讓宸宸也跟著我們一直在醫院里吧."

這句話,讓顧萌最後的念頭也被打消,她沉默的站了起身,沒多言,朝著病房外走了去.宋禦宸見狀,對著顧爸和顧媽點點頭,也立刻跟著顧萌走了上去.

"叔叔,阿姨,我先送萌萌回去,一會我再過來."關宸極快速的說著.

顧爸搖搖手,說著:"不用了,你陪著萌萌,她心里不舒服.她是老太爺看大的."

關宸極沉默了下,才點點頭說著:"好.叔叔有事的話,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三天後,我會帶著萌萌一起來."

"恩."顧爸沒再多言.

關宸極這才追著顧萌走出了醫院,在醫院門口,關宸極追上了顧萌.顧萌看見關宸極的時候,一句話都沒說,就這麼安靜的趴在關宸極的胸口,低低的抽泣了起來.

"別哭了,乖,你爺爺也不希望自己最疼愛的孫女這麼哭,他肯定希望你快快樂樂,開開心心的."關宸極安撫著顧萌.

就連宋禦宸都在一旁晃了晃顧萌的手臂,說著:"媽,別難過了,太爺爺肯定不希望你這樣的."

顧萌仍然在低低的抽泣,好一陣後,顧萌才停止了抽泣,看向關宸極,淡淡的說著:"回去吧."

"恩."關宸極沒多言.

他一手牽著顧萌,一手抱起了宋禦宸,快速的朝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上了車,關宸先把宋禦宸抱上車,扣好安全帶後,再讓顧萌上了車,仔細的扣好安全帶,貼心的調整了椅子的高度,這才回到駕駛座.

一路上,顧萌很沉默,什麼話也沒說,而關宸極則安靜的開著車,也沒打破這樣的沉默,甚至連宋禦宸,都安靜的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一言不發.

"爹地?"突然,車停了下來,宋禦宸奇怪的問著關宸極.

"在車上呆著,我去買個面包就回來.你們都沒吃飯不是,先墊點東西,等一會回家再叫外賣."關宸極快速的說著.

說完,沒給母子倆反應的機會,關宸極就已經下了車,朝著旁邊的面包店走了去.宋禦宸看著關宸極的背影,卻笑了起來.

"媽,爹地很不錯,是吧."這一次,宋禦宸是很正兒八經的叫顧萌.

顧萌也看向了關宸極離開的方向,嘴角有了淡淡的笑意,雖然疲憊,但那笑意仍然抵達了眼角.

"一個家里,還是有一個主心骨,一個男人比較好.我親爹這一次,肯定把姥爺弄得服服帖帖的,你沒看見,姥爺後來都對親爹的態度完全發生了轉變.所以,親爹這段時間的努力還是有用的."

宋禦宸說的很直接,"媽,他很愛的."這話,是百分百的肯定句.

顧萌笑了,但是仍然沒說話.

宋禦宸自顧自的繼續說著:"如果你願意和親爹一起回法國,那麼,我就陪著你一起回去.姥姥姥爺也可以去法國看我們.如果你不願意和親爹回去,那麼,我一定跟著你,絕對不離開你半步."

這話,宋禦宸明明白白的告訴顧萌自己的立場和態度.顧萌的心很暖,看著宋禦宸,那眼角的笑意更加的明顯.

"難得見你這麼貼心."顧萌有了一絲調侃的心情.

"我一直這麼貼心."宋禦宸撇撇嘴,似乎在緩和現在有些低迷的氣氛.

"貧吧你……"

……

母子倆交談了一會,關宸極已經回到了車上,依照兩人的口味買了他們喜歡的面包,貼心的撕去包裝後遞給顧萌和宋禦宸後,才再度驅車離開.

宋禦宸安靜的在車後吃著面包,而顧萌沒吃幾口卻已經沉沉的睡了過去.昨天的失眠,加今天的來回顛簸,讓顧萌累的幾乎沒有力氣.

關宸極看了眼已經沉睡的顧萌,不免的有些心疼,那車子的速度放慢了許多,一直到車子穩穩的停在公寓的停車場里,顧萌都沒有醒過來.

關宸極直接抱起顧萌,朝著電梯走去,宋禦宸跟在關宸極的身旁.進了公寓,宋禦宸很自覺的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而關宸極則帶著顧萌回了他們的臥室.

他小心的把顧萌安置在床上,看著顧萌的一臉疲憊,輕吻了顧萌的額頭.當關宸極准備離開,打算給顧萌弄一點吃的時候,關宸極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他的襯衫袖口被顧萌的手給扯住了,而顧萌不知道是在夢中夢見了什麼,還是怎麼的,她的眉頭有些緊皺,睡的一點也不安穩,那手緊緊的抓著關宸極,絲毫沒放松的跡象.

關宸極見狀,最後干脆直接合衣在顧萌的身邊躺了下來,而顧萌立刻靠近了關宸極,緊緊的依偎著關宸極,仿佛這樣才可以讓顧萌平靜下來.

很快,原本緊鎖的眉頭,顧萌逐漸的放松,陷入了沉睡之中.

兩人就這麼依偎在一起,沒一會,關宸極也睡了過去.一直到顧萌被餓醒了,她才緩緩的睜開眼睛,有些反應不過來自己身在何處.

當顧萌看見關宸極的時候,關宸極也醒了過來,顧萌條件反射的問著:"我怎麼會在這里?"

"你在車上睡著了,你太累了,所以我抱你上來."關宸極淡淡的解釋著.

顧萌揉了揉眉心,這才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想了起來.剛起來的片刻,顧萌有些間歇性的失憶,完全沒想起自己之前做了什麼.

"別多想了,你爺爺肯定也不喜歡你這樣的."關宸極以為顧萌仍然在顧老太爺過世的悲傷之中,勸說著顧萌.

"不是……"顧萌欲言又止,似乎自己都沒弄明白自己要說什麼.

"怎麼了?"關宸極疑惑的問著.

"算了,我餓了,弄點東西吃.現在腦子一片混沌."顧萌實話實說.

關宸極點點頭,立刻翻身下床,說著:"我去叫外賣.你先吃一點面包."

"好."顧萌沒意見,"宋禦宸呢?"

"估計在房間玩電腦,等一下我叫他一起來吃飯."關宸極答著.

顧萌不再說話,關宸極也走出了房間,打電話讓飯店送外賣來.而在關宸極離開後,顧萌滿腦子都在想著顧老太爺臨終前在自己的手中寫的字是什麼.

似乎,那記憶一下子清晰,一下子又模糊了起來.顧萌一直皺著眉頭回想著,一直到關宸極拿著牛奶走進房間,顧萌都沒任何的頭緒.

真是糟糕,孕傻不會這麼快就開始了吧,顧萌在心里暗自咒罵了一聲.

"先喝點牛奶,吃點面包."關宸極看了眼顧萌,並沒多問,而是把牛奶遞到了顧萌的手上.

也許是顧萌剛睡醒,也許是顧萌的胃口不對.突然聞著牛奶的奶腥味,本對牛奶極度喜愛的顧萌頓時翻起了一陣惡心,立刻厭惡的推開了牛奶.

"怎麼了?"關宸極緊張的問著顧萌.

"不想喝……那味道太惡心了."顧萌如實的回答著.

"不行.你不能這麼長時間不吃東西.你不吃東西,肚子里的寶寶也要吃,對不對?"這種時候,關宸極的霸道就發揮的淋漓盡致.

那口吻,絲毫沒有讓顧萌讓步的想法,就這麼站在顧萌的面前,似乎顧萌不妥協,關宸極也不會妥協一般.

"關宸極,敢情你的目的是為了寶寶?"因為懷孕,顧萌的脾氣來得快,偶爾就有些無理取鬧.

"……"

關宸極沒說話,在心里默默的說著"忍",然後關宸極竟然就當著顧萌的面,拿過顧萌的牛奶,在顧萌的錯愕之中,喝了一大口.

顧萌完全呆住了……

不至于吧,一杯牛奶而已,關宸極什麼時候這麼節約了?

但顧萌的錯愕還沒結束,關宸極已經擁過了顧萌,快速的吻上了顧萌,強迫顧萌喝下牛奶.

顧萌有些被動的承受著關宸極的吻,那牛奶順著喉嚨一點點的進入了顧萌的胃中.似乎剛才的惡心又不見了蹤影,在這樣極近霸道和變態的方式之下,顧萌竟然覺得絲絲的纏綿和溫情.

一定是瘋了吧!

"我愛你,老婆.你沒事,我才不會擔心,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關宸極許久才松開顧萌,在顧萌的耳邊低語著.

這話,說的很輕,但是卻顯得情深意重.

關宸極的下顎抵靠在顧萌的額頭上,顧萌靜靜的依偎在關宸極的懷中,但這樣的安靜還沒持續多久,關宸極煞風景的聲音再度傳來.

"老婆,剩下的牛奶要你自己喝,還是我來喂你?"

氣氛很美好,但是關宸極的聲音實在不怎麼美好.這讓顧萌狠狠的瞪了關宸極一眼,然後干脆的拿起牛奶,一口喝了下去.

不就是惡心嗎,要惡心要吐的話,她發誓,她一定第一個吐在關宸極的身上,看關宸極這個有潔癖的男人怎麼收場!

顧萌在心里陣陣腹誹.

而關宸極看著顧萌喝完了牛奶,才討好的說著:"我讓飯店送了外賣,是你喜歡吃的.如果等下吃不下,你想吃什麼,我再帶你去!"

顧萌卻突然不說話了,沉默了許久,才開口叫著:"關宸極……"

但是,顧萌也就是這麼叫著,沒了下一句話.

關宸極安靜的看著顧萌,臉色里閃過一絲奇怪,溫柔的問著:"你想說什麼?"

顧萌卻沒說話,那眉心緊皺,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又或者在想著如何回答關宸極的問題.關宸極很耐性的等著顧萌,並沒任何的催促.

關宸極很早就發現了,似乎在顧老太爺彌留的時候,抓住顧萌時,在顧萌的手心寫了些什麼後,顧萌就始終是一副凝眉深思的模樣.

"我……"

"你想說,你爺爺去世以前在你手心寫的內容嗎?"關宸極問得很直白.

"恩."顧萌點點頭,沒否認關宸極的猜測.

關宸極沉默了會,才說著:"如果你願意說,我會聽.如果你不想說,我不會勉強.但如果你有事情無法解決,你一定要告訴我."

"爺爺臨終前,在我手心寫下的字,我沒有明白過來是什麼.但是大概能在幾個字中找出一個范圍,可是,我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顧萌如實的吧自己知道的告訴了關宸極.

關宸極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問著:"他寫了什麼?"

"不是風,就是鳳.只有這兩個字,但是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我完全想不明白."顧萌安靜的說著.

"風和鳳?"關宸極也愣住了.

"恩."

"這是什麼意思?姓氏?還是你爺爺想要表達什麼?"

"不知道."顧萌回答的很干脆,"如果爺爺要和我說什麼,沒必要到這個時候才說.所以我覺得,也許是我想多了,爺爺並沒要說什麼,只是手在顫抖."

顧萌說著自己的見解....

,:..

上篇:【Part120】奶爸的日子,挺好的!     下篇:【Part122】神秘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