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22】神秘的盒子  
   
【Part122】神秘的盒子

關宸極沉默了下,才說著:"別多想了.就是像你說的,其實,也就是爺爺想握住你的手,再看看你,畢竟爺爺最疼你,不是嗎?"

"恩."被關宸極這麼一說,顧萌是寬慰了許多.

畢竟確確實實就如同顧萌想的,顧老太爺如果有什麼要告訴顧萌,根本不需要在臨終前的那一刻.因為顧萌每周回家的時候,也一定回去看老太爺,甚至沒事的時候,顧萌也都會打電話給老太爺.

所以,老太爺自然有千萬次機會單獨和顧萌面對面,這麼做,絕對沒任何的意義.但是,顧萌的心頭始終隱隱覺得不對勁的地方,卻怎麼也說不上口.

就好似,自己的記憶被人狠狠的撕裂了一塊,卻無法拼接起來一般.

而關宸極已經主動結束了和顧老太爺有關系的談話,再度問著顧萌,說著:"你想吃什麼?"

"沒什麼特別想吃的.反正剛也喝了牛奶,吃了面包,好多了."顧萌收起自己的情緒,平淡的說著.

關宸極一見顧萌有了動作,立刻上前習慣性的扶著顧萌,但是,那手才碰到顧萌,就立刻被顧萌給甩開了.

顧萌翻了一個好大的白眼看著關宸極,說著:"關宸極,我是正常人,不是殘忍,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久了我自己都會當自己是殘廢?"

"……"忍,絕對不能反駁孕婦的話.

顧萌看著不說話的關宸極,直接懶得理睬,干脆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打算再給自己倒一杯水.關宸極二話不說的就跟著顧萌走了上去,顯然,顧萌說的話,對關宸極而言都是屁話,該做的事情,一件不能少.

這下,換成顧萌無語,最後干脆不看關宸極.

而關宸極倒是痞痞的咧開一個笑容,似笑非笑的看著顧萌,說著:"老婆,你說話要算話,等你爺爺的事情結束,你要和我一起回巴黎喲!"

"靠,你忘了我說的條件?我爸媽同意才可以!"顧萌的手中停頓了一下,立刻反駁了回去.

關宸極也不是省油的燈,接著說著:"爸媽當然同意了,沒同意的話,你以為爸今天會這麼客氣的態度和我說話嗎?何況,剛才我要帶走你,你爸媽是一點意見都沒有的!"

"廢話,這種情況,他們忙到沒空理睬你這樣的小人物.何況,我和你住一起,他們又不是不知道.不信你再回去問我爸?"顧萌涼涼的回著關宸極.

是,今天的事情,讓顧爸對關宸極的好感是絕對的提升,顧媽本來就對關宸極不錯.而顧媽之前也和顧萌說過這些話,這些話的意思肯定不是顧媽一個人,肯定也代表了顧爸.

這就是意味著,顧爸和顧媽同意關宸極帶走顧萌和宋禦宸.但是,顧萌就是不想這麼容易讓關宸極得逞,更何況,現在這情況混亂的,談這些事情,不合適!

"……"

關宸極被顧萌的話說的臉色一陣青白交錯.當然,他肯定沒單子再去問顧爸這些事情.因為關宸極知道,這麼問了,只會讓顧爸對自己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好感頓時被打回地獄.

這事,怎麼盤算都不劃算,傻子才這麼做,所以,現在必須選擇閉嘴.

不過,關宸極的表情還是有點不甘心.

顧萌看著關宸極的表情,在心里默默的歎了口氣,問著:"真這麼想我和你一起回巴黎?為什麼?"

顧萌知道,關宸極是一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事情若是不能做到,只要存在一絲的可能,那麼,他都會鍥而不舍的努力下去.這便是關宸極,若不是這樣的精神,關宸極也不可能取得這麼多的成就和財富.

六年前,顧萌覺得,自己和關宸極再沒可能遇見.畢竟一個法國,一個中國,那是跨越是幾萬公里的鴻溝,那是十幾小時的飛行距離,那是完全不懂的大陸板塊.

但是,當六年後,關宸極再度出現,那樣的霸道,那樣的執著,那樣的不顧一切,一點點的侵蝕了顧萌的心.最初在抗拒,不起波瀾的心,一點點的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種曾經的溫情,浪漫,那種屬于他們特有的相處方式,關宸極對顧萌才有的溫柔和貧嘴,一點點的挖掘著顧萌內心深處早就封存的情感.

顧萌知道,她愛關宸極,就如同最初那嘀笑皆非的相遇,這是命中注定遇見你.

"因為你是我女人,是我老婆,是我孩子的媽!"關宸極答的飛快,眼底盡是認真的神情.

顧萌的神情閃過一絲的動容.

關宸極繼續說著:"帶你回巴黎,等你生完寶寶,坐完月子,我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這是我六年前就欠下的."

說完,關宸極一動不動的看著顧萌,等著顧萌反應.顧萌的神情千變萬化,看得關宸極心驚肉跳的.

"其實,沒你也挺好的."顧萌突然開口.

果不其然,在顧萌說了這話的時候,關宸極的臉色微變,那手心的拳頭攥了起來,不過,關宸極沒出聲,安靜的等著顧萌繼續說下去.

很快,顧萌繼續接口說著:"但是,有你,真的很好."

一句話,讓關宸極的心徹徹底底的松懈了下來.他抓住了顧萌,把顧萌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里.顧萌也就這麼任關宸極抱著.

此時,無聲勝有聲.

關宸極知道,這是顧萌的妥協和同意.這意味著,自己可以結束現在兩地奔波的生活,可以關明正大的帶著顧萌和宋禦宸回到巴黎.

噢……不再是宋禦宸,而應該是關禦宸.

"真好,謝謝你,老婆."關宸極誠摯的說著.

顧萌微微一笑,沒接話.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的手機響了起來,是顧爸打來的,這讓顧萌立刻快速的接了起來.

"爸,怎麼了?有什麼情況嗎?"顧萌緊張的問著.

顧爸楞了下,似乎這才意識到現在的時間,但是話到嘴邊,顧爸也沒更改,立刻說著:"明兒,你到你爺爺家一趟.我們都會回去.大家決定明天一早就把爺爺帶回去,從家里出殯,這也是爺爺的想法."

"好."顧萌沒任何意義.

很快,那邊還有人再叫著顧爸,似乎顯得很忙碌,顧爸也沒多和顧萌說話,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關宸極見顧萌掛了電話,就問了緣由,顧萌把顧爸的話如實的告訴了關宸極.關宸極沒多說什麼.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關宸極快速的下了決定.

"恩."顧萌點點頭,沒反對.

這時,宋禦宸也從房間走了出來.正巧關宸極叫的外賣也到了.先前的談話戛然而止,大家自動的回到餐桌上,關宸極准備好一切,三人就這麼安靜的吃著晚餐.

吃完飯後,關宸極讓顧萌在客廳休息,而自己則是打發宋禦宸去洗澡睡覺,最後才出來陪顧萌.

入夜,關宸極,靜靜的擁著顧萌,這樣的滿足感,讓關宸極不言而喻.

也許,曆經風雨後,見到的彩虹,才是最美的.在這樣的想法下,關宸極才沉沉的睡去.

——

翌日.

顧萌始終沒睡的很踏實,很早的就起來了.關宸極也沒多說什麼,快速的出去買了早餐回來,等關宸極回來後,宋禦宸也起來了.

"親爹,萌姐."宋禦宸打了一個招呼.

兩人同時點點頭,都沒太多交談的想法.很快,三人吃完早餐,關宸極開車帶著宋禦宸和顧萌一起去了顧老太爺的家.

今日顧老太爺所在的弄堂顯得特別的熱鬧,顧老太爺生平的人緣很好,又一直居住在這,除了顧家的人外,還有很多左鄰右舍來松顧老太爺一程.

這和平日顯得冷清的情景不同,頓時熱鬧了起來.但諸多都是一些關心和節哀的話,也沒太多的重點.

關宸極緊緊的牽著顧萌的手,走了進去.顧爸一看見兩人雙手緊扣的樣子,也就只是哼了一聲,並不像先前那麼的囂拔弩張和火爆.

顧媽則是依然很溫柔的朝著兩人走了過來.

"阿姨,叔叔."關宸極率先打了招呼.

"爸,媽!"顧萌也打了招呼.

而宋禦宸早就跑到顧爸那撒起了嬌,賣起了萌,緩解現場有些壓抑的氣氛.而顧媽則是定定的看著關宸極,看了許久才開了口.

"你會讓我們萌萌幸福嗎?無論什麼樣的情況,都對萌萌不離不棄嗎?這些年,萌萌受的委屈,真的是太多了."顧媽很嚴肅的問著關宸極.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會的."關宸極立刻給這顧媽保證.

顧媽聽見關宸極的話,笑了起來,那笑又恢複了最初的溫柔.之前的嚴肅已經悄然不見了蹤影.雖然,關宸極的保證就是簡單的一句話,但是顧媽卻對這樣的話深信不疑.

沒有任何原因,就是這麼的深信不疑.

而就在這個時候,顧爸沒好氣的對著關宸極吼了起來,說著:"阿姨,阿姨你個頭.你都和我女兒生了兒子,還叫阿姨.之前不是叫的很諂媚,一下子就變了調了,哼,一看就是沒誠意."

顧爸這話一出,現場頓時一片鴉雀無聲.就連鄰居和顧家的人都看向了顧爸,顧爸則當做沒看見,繼續低頭和宋禦宸說著話.

顧萌則是略微無語的看著顧爸,顧爸還真是會挑時間說這些.但,顧萌也暗自腹誹起了自己的親爹.其實顧爸也沒那麼難搞對吧.

關宸極前面的噓寒問暖,後面的屢次登門,外加一箱上等的紅酒,再在顧老太爺的事情上如此的盡心盡力,顧爸就已經承認了關宸極的身份,至少態度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嘖嘖……她以前怎麼不知道她親爹這麼好搞,早知道他親爹這麼好搞,當時她就應該賄賂一點她親爹,也許還有更多的自由.也不至于每天埋頭讀書出不了門.更不會到了巴黎才真正的像被放飛的鳥兒一樣.

真是,悔不當初啊!

但這話,聽在關宸極的耳里卻顯得極為的欣喜,他很快的反應過來,立刻對著顧媽叫了一聲:"媽."

而後,關宸極轉身看向了顧爸,有些膽戰心驚的叫了聲:"爸."

顧爸應了聲,沒多說什麼.周圍的人倒是對著顧爸說起了恭喜的話.至少現在能見到關宸極這麼上心的女婿真的是少之又少了,這恭喜的話語里也不免有著幾分的嫉妒和羨慕.

這自然的,又讓顧爸滿足了不少.

而這個時候,顧萌的二伯走了出來,直接走到了顧萌的面前,說著:"萌萌,你跟我進來一下."

"好."顧萌二話沒說的同意了.

關宸極則留在原地,下意識的看了眼顧媽.顧媽的臉色也有著困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眾人就這麼看著二伯帶著顧萌走進了顧老太爺生前的書房.

"二伯."顧萌奇怪的叫了一聲自己的二伯.

但顧二伯卻在書櫃面前找些什麼,好一會,他拿著一個上等的木盒走到了顧萌的面前,把木盒遞給了顧萌.

"這是什麼?"顧萌奇怪的接過了木盒,問著二伯.

顧二伯安靜了下,說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這段時間,也許是你比較忙,你爺爺估計很多話來不及和你說.老人家也許臨終前都有預感的,所以,上個月,就交代我,如果他走了,那麼這個盒子一定要親手交到你手上."

顧二伯的話,更是讓顧萌一陣莫名.這些話,顧老太爺以前從來沒和顧萌說過,現在卻由顧二伯說出口,顧萌完全分不清里外.

于是,顧萌只能被動的結果這個木盒.

當木盒拿到手上的時候,顧萌才發現,這木盒的質地是最名貴的紫檀木,不大,顧萌的一個巴掌就可以裝下.但是,木盒上面的雕花和工藝,絕對是上上之品.

這些,顧萌跟宋熙銘去了幾次拍賣會,見過幾次.但是,顧萌絕對沒有見到像這樣精致的木盒.

以前,在拍賣會上,這樣的盒子至少都可以在二三百萬人民幣.而顧老太爺留下的這個,不僅雕花精致,甚至上面鑲嵌的金箔是真正的黃金,而非漆料.看起來有些年紀了.

爺爺怎麼會有一個這麼名貴的東西?而這麼名貴的東西,為什麼又會留給自己?

顧萌真的是一頭霧水.

"二伯,你仔細想想,爺爺還有說什麼嗎?"顧萌再一次的開口問著.

顧二伯的眉頭皺了起來,真的在仔細的思考顧老太爺生前還有交代什麼,許久,顧二伯搖搖頭,說著:"真的沒有.如果有的話,肯定會說的很仔細."

"這樣……"顧萌有些失望.

"那天你爺爺也就只和我說了這些,然後又不說話了.重新把這個木盒給鎖好.但是把櫃子的鑰匙交給了我.所以,你爺爺走了,我就把盒子拿出來給你了."顧二伯解釋了起來.

"謝謝二伯."顧萌只能這麼說著.

顧二伯想了想,又說著:"你等等,這個盒子的鑰匙我找找,我記得有鑰匙的.你爺爺生前很寶貝這個盒子的,每天都要拿出來擦個好幾次."

說完,顧二伯又在櫃子里找尋了一番,最後拿去了另外一個看起來略微遜色的盒子,然後遞給了顧萌,說著:"鑰匙在這里."

"謝謝二伯."顧萌仍然只能機械的回著.

而後,顧二伯拍拍顧萌的肩膀,顧萌收好顧老太爺留下的木盒子和鑰匙,就這麼跟著顧二伯走了出去.

全程,顧萌不再言語.

顧二伯一生耿直的人.完全不需要欺騙顧萌,這點顧萌再清楚不過.而眼前的紫檀木里有什麼,顧萌不得而知,相信,顧二伯也不知道.但現在也不是探究這些的時候.

顧萌小心的把東西放在包里里收好,重新走回了關宸極的身邊.關宸極只是看了眼顧萌,但全然沒開口詢問顧萌做了什麼.

只是,那大手又重新牽起了顧萌的手,兩人安靜的在屋內呆著.

顧家的人忙碌了一天,午飯和晚飯都是在附近的餐廳解決的.在吃完晚餐後,關宸極送著顧爸顧媽先回了顧家.

但是,到了顧家門口,關宸極卻沒有走的意思,而是隨著顧爸顧媽進了顧家,這讓顧爸有些奇怪.

"這半夜三更了快,你還不回去?"顧爸莫名其妙的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卻一本正經,再嚴肅不過的看著顧爸,走到顧爸面前,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然後恭敬的說著.

"爸,我是懇請您正式把萌萌交給我.萌萌一定要我征求您的意見.我想帶萌萌回法國,這樣我能更好的照顧萌萌,那里也有關家最好的醫療團隊.這樣,我想會比較合適點."

關宸極把自己的想法如實的告訴了顧爸,也防止了顧萌將來再拿這個和自己說事,這是有備無患,關宸極都要做的穩穩妥妥的.

這話,關宸極能說出口,原本是信心滿滿,但是,卻被顧爸毫不留情的潑了一盆冷水,那劇本完全不按照關宸極的理解來發展了.

"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樣啊.給點顏色就開始染房了啊.我同意你們在一起,但是沒說過同意你把我女兒帶走啊.何況,我女兒也沒嫁你啊,哪里需要你照顧啊.你覺得你那的醫療團隊好,再好都比不過自己親爹媽的照顧.我們又不是死了啊……"

顧爸立刻就翻臉了,和之前的和顏悅色截然不同.

"呃……"關宸極錯愕了.

他看著說翻臉就翻臉的顧爸,頓時滿頭的黑線.顧萌則是憋不住笑,最後直接笑出了聲,一點都不同情關宸極.

顧爸雖然同意他們在一起,但是顧爸自己的心理鴻溝還沒跨過,關宸極竟然蹬鼻子上臉,就要帶她們回去,肯定顧爸要發飆的.

關宸極見狀,立刻下意識的看向了顧媽,以為顧媽會幫助自己,結果,這一次,一向好說話的顧媽竟然也不吭聲,就這麼站在原地不說話.

在顧媽看來,自己女兒懷孕,還是自己親媽來做比較放心.有些個話,女人和女人說,總比和男人說來的方便.再說,關宸極不是在g城,也不是在中國,而是直接去了法國.

顧萌真有個什麼事,她這個做媽的,都沒辦法第一時間出現在顧萌面前.這也就是顧媽為什麼這一次不開口幫忙的原因了.

關宸極見狀,這下是徹底的傻了眼,顯然,自己失算了.

宋禦宸看著關宸極一臉的郁悶,吐槽無力,好心的解釋了起來:"親爹,你怎麼這麼笨呢.我姥爺的意思就是,他同意你和萌姐在一起,也同意你們一起回法國.但是,不是現在,是等萌姐生產完,或者情況更穩定以後."

宋禦宸邊說邊搖頭,有時候,不是他願意,而是事實告訴宋禦宸,必須懷疑關宸極的智商.

現在顧萌懷孕都沒三個月,完全沒進入穩定期,到處跑算什麼啦.加之最近這麼多的事情,也不適合到處跑啊.關宸極的腦子到底是養了多少魚,能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就是說,現在時候未到.何況,你都等了這麼長的時間了,還在乎這麼幾個月嗎?"宋禦宸越說越無力.

"哼,宸宸都比你聰明."顧爸冷哼一聲,贊同了宋禦宸的說辭.

"是,我知道了."關宸極只能郁悶的應了聲.

然後,關宸極沒好氣的看向了宋禦宸,宋禦宸哼了聲,也不理會關宸極.顧萌則是全程不發一言.

顧媽見狀,開了口:"好了好了,都這麼晚了,先進來吧.反正明天還要來,你們也別回公寓了,早上跑來跑去的累,就在這里住下吧."

這話,緩解了現場尷尬的氣氛,顧萌率先走了進去,關宸極也立刻跟了進去.顧爸沒說話,也沒什麼別的表情,也回到了屋內.

顧萌早就困意十足,直接回房去睡覺,關宸極立刻也跟了進去.

這房門才關上,關宸極就變成了一張哭喪的臉,說著:"老婆……"

這絕對是十足十受了委屈的表情.之前顧萌都已經同意了.早知道應該先下手為強,回了法國再和顧爸說.誰知道自己會這麼賤,竟然還去詢問顧爸的意見,這下好了,真正的到手的鴨子給飛了……

得,繼續在g城耗著吧,反正現在陸晚晴辭職了,他也又十足十的理由賴在g城不離開,畢竟亞洲是關家未來的發展重心.

"別叫的這麼委屈,這事是你自己惹出來的,怪不得任何人."顧萌到是一點都不客氣的奚落起了關宸極.

"喂,你好歹也有一點同情心吧!"關宸極不滿的說著.

"沒有同情心,我的同情心早就被狗吃了."顧萌回答的很無賴.

"……"

"好了,我要睡覺了."

"我陪你!"

至此,兩人簡短的對話結束,關宸極二話不說的爬上了顧萌的床,他發誓,剛開始,他是真的只想這麼安靜的和顧萌躺在一起.但是,在這樣不知不覺中,觸碰道顧萌柔軟的身軀時,體內某種荷爾蒙瞬間分泌.

關宸極的手立刻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在顧萌的曲線上游走.顧萌還在早期,身體並沒發生任何的變化,一樣性感的迷人.

"關宸極,我要睡覺!"顧萌沒好氣的阻止著關宸極.

"不要嘛."關宸極有些無賴.

那手慢慢滑到顧萌仍然平坦的小腹時,關宸極的表情就像被雷打到了一樣,立刻把手收了回來,什麼*在一瞬間消失殆盡.

顧萌看著關宸極突然停下的動作,微微有些錯愕,因為關宸極不像是這麼容易罷手的人,那話,沒經過大腦,直接脫口而去.

"你不行了嗎?"

這話一出,瞬間,關宸極的臉色變成了黑青色!顧萌這個該死的女人,還真是懂得怎麼踩自己的軟肋,這軟肋,分分鍾被她踩的尸骨無存.

顧萌尷尬的笑了笑,賠著笑臉說著:"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

這解釋,頗有一點越描越黑的傾向.顧萌當然知道男人最討厭被人質疑某方面的能力.尤其是關宸極這樣的男人.

嘿嘿嘿……好像真的是無心……她孕傻了嘛.

"早知道心疼你干嘛,心疼你就被你質疑我的能力,哼!"關宸極劈頭蓋臉的低吼了起來,說的一臉的沒好氣.

"呃……嘿嘿嘿,對不起嘛."顧萌撒起了嬌.

然後,顧萌用手比了比關宸極的下半身,有些不好意思的問著:"那你……"

"哼,沖冷水澡!"關宸極沒好氣的丟了一句,立刻甩門出去.

"喂,關宸極……"顧萌阻止的聲音被阻攔在了門後.

然後,顧萌就拍了下自己的腦門,直接扶額……這個白癡關宸極,真的以為這里是自己的公寓嗎?拜托,這里是她爸媽家啊!是老式的房子.一整個房子里面就只有一個廁所,而且還在客廳.

最重要,這個點,顧爸和顧媽根本就沒睡還在客廳啊……

然後,關宸極就這樣,裸著上半身,直接沖了出去,傻子都知道之前這里面發生了什麼啦……

男人,果然精蟲上腦的時候,一點智商都沒有,蠢死了!

果不其然,關宸極一出門,就立刻後悔了.因為關宸極已經意識到,自己情急之下,真的忘記了他們沒回公寓,而是還在顧家.

于是,關宸極衣裳不整的一出現客廳,所有人的眼睛立刻齊刷刷的看向了關宸極.

關宸極的臉色頓時漲的通紅,差點沒找個地洞讓自己鑽下去,或者把自己給埋了!

顧媽就算是過來人,也畢竟是女的,立刻就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關宸極的襯衫扣子已經開了一大半,古銅色的肌膚,肌理分明,就這樣裸露在外.

強健的胸膛,分分鍾惹人遐想.甚至那下半身,還有一絲*的蹤跡存在,這看的顧媽真的面色潮紅,立刻不自然的把頭轉到了別處.

關宸極被顧媽這麼一看,真的是被嚇的魂飛魄散,一時根本沒了主意.

"親爹,你這是在調戲我們嗎?哪里有你這樣的?光著身子出來?你怎麼不光著屁股出來啊?"宋禦宸啃著蘋果,一點都不客氣的損著關宸極.

關宸極尷尬的站在原地,顧爸輕咳了幾聲,然後才對著關宸極吼了起來:"關宸極,這里是中國,麻煩你注意一點形象好嗎?這里不流行暴露狂,你趕緊給我滾去收拾清楚再出來!"

"姥爺,法國肯定也不流行暴露狂,那是變態.我親爹這行為叫真情流露."宋禦宸顯然還沒過癮,繼續刻薄的損著.

關宸極被顧爸這麼一吼,立刻嚇的跑向衛生間.走前,他還不忘記警告的瞪了一眼宋禦宸.

這混蛋,最近真的是越來越囂張了.

而宋禦宸根本不怕關宸極,對著關宸極扮了一個鬼臉,一副"有本事你來咬我啊"的架勢挑釁著關宸極.

哼,這里可是他姥爺家.在他姥爺家,關宸極的地位是最低的,他才不怕關宸極.

但是……嗚嗚嗚……下一秒,宋禦宸就想哭了.好像是玩的過分了點,回家以後,他親爹會不會直接拔了他的皮啊,因為那里可沒姥爺了,而且,他家萌姐絕對不會干預的.

宋禦宸當即決定,他還是繼續住在顧家比較安全.

而在房間內的顧萌,自然也聽見了門外的動靜,輕輕的笑出了聲.她摸了摸仍然平坦的小腹,一臉的慈愛.

"小家伙,你的爹地也有點意思是吧."

但是,回答顧萌的,是室內那還沒散去的,那種清晰可見的甜膩和依戀.這樣的感覺,真的挺好.

——

"那是什麼?"關宸極沖完澡,飛快的逃進房間,就看見顧萌沒了睡意,在書桌邊上看著一個精致的木盒子.

"紫檀木的盒子."顧萌給了答案.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里面有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對這個有興趣了?我家老頭子收藏了不少,有興趣的話,回頭找他要一點."關宸極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在關宸極看來,孕婦是變化莫測的生物,喜好習慣也許也會隨著懷孕發生變化的.

所以,顧萌開始把玩紫檀木,關宸極也沒覺得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不是,是我爺爺留給我的."顧萌皺著眉頭解釋著.

"你二伯今天叫你進去,就是為了這個?這里面是什麼?"關宸極也好奇的走了過去.

甚至關宸極沒把玩那個紫檀木的盒子,就是肉眼,就能准確的說著:"這個盒子,價值連城,絕對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擁有的,里面裝的東西,也肯定價值不菲."

"我不知道里面是什麼."顧萌說出了答案,"但是二伯給我了鑰匙,打開就知道了.只是我總覺得,打開怪怪的,所以我一直沒打開過."

"神經,想多了."關宸極沒好氣的揉了揉顧萌的腦袋.

顧萌又看著裝著鑰匙許久的小盒子,最終,打開了小盒子,把鑰匙拿了出來.那鑰匙竟然是純金打造的,甚至在鑰匙上還有細密的紋路,精美的讓人懷疑,這是工藝品,而非鑰匙.

這鑰匙,倒是讓關宸極微眯起了眼.

"你認識?"顧萌立刻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沉默了下,搖搖頭說著:"很眼熟,但是我真的沒印象.只是感覺,好像知道什麼,但是我卻說不上來.先打開看看吧."

"恩."顧萌也沒再說話.

那把純金打造的鑰匙,顧萌小心翼翼的放入了紫檀木的盒子,輕輕一轉,那盒子果然被打開了.而盒子里面的東西,則讓顧萌驚呆了.

一塊藍寶石,單純的一塊藍寶石,經過雕琢,但是並沒任何的項鏈的裝飾.目測至少在50克拉以上.這樣的藍寶石何止是價值連城,根本就是有錢都不見得買得到的.

為什麼,顧老太爺會有這個?顧老太爺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人家,絕對不可能擁有這麼價值連城的東西.

甚至,就連見慣了世面的關宸極,都微微顯得錯愕了起來.

"我這是發財了嗎?爺爺怎麼會有這些東西?太莫名了.要有這些東西,顧家早就富甲一方了啊."顧萌完全想不明白.

關宸極的眼神微眯,仔細的看著紫檀木內平潭的藍寶石,那寶石在日光燈下,更加熠熠生輝,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世界上,成色這麼好,切割這麼精致的藍寶石,真的少之又少."關宸極淡淡的說著.

"你知道這個寶石的來源嗎?"顧萌心存希望的問著.

"這些寶石,多數都在歐洲的皇室,或者在貴族的手上,流落在外的,少之又少.關家有一枚,那是給關家長媳的,但是,也沒這顆藍寶石這麼大.我也有些懷疑了,你爺爺,是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

關宸極解釋了起來.

顧萌和關宸極對看一眼,兩人的眼底都有著不解的神情.就在顧萌還在打量的時候,關宸極卻取下了金鑰匙,打量了起來.

"這鑰匙上面是紋路極為的精美,這個世界上,沒幾個人可以做到這樣.順著線索查,應該可以找到一些什麼.這個圖案,倒是像一個家族的圖騰,只不過雕刻面太小了,讓人看不清.甚至,這個圖騰,還沒完整."

關宸極說著自己的分析.

顧萌的臉皺了起來,說著:"關宸極,你越說越玄乎了.怎麼感覺你在說故事了."

"猜測而已."關宸極笑了笑,"歐洲,這樣亂七八糟的故事很多.所以,自然我也聽得多了."

"這樣……"顧萌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想這麼多干嘛?真的好奇的話,去問問爸.也許爸知道."關宸極指了一條明路.

顧萌點點頭,快速的收拾起紫檀木,而後就隨著關宸極一起走出了房間.顧爸看見兩人走出來,本來想說兩句,但是看著兩人嚴肅的神情,顧爸也顯得嚴肅了起來.

"有事?"顧爸問著顧萌.

顧萌吧紫檀木的盒子給了顧爸,然後把早上顧二伯說的話都如實的告訴顧爸,順帶把紫檀木盒子里有的藍寶石也和顧爸說了.

"爸,爺爺怎麼會有這些?"顧萌最終問出了自己的答案.

顧爸的表情明顯也錯愕了下,那手顫抖的打開了紫檀木,看見里面的藍寶石時,顧爸一臉的不敢相信,完全無法從這樣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爸?"顧萌疑惑的又叫了一聲.

但是看著顧爸的表情,顧萌知道,顧爸和自己一樣震驚,根本不可能給自己任何的答案,這讓顧萌不免的有些失望.

"既然是爺爺給你的,那你就收好.爺爺會給你,自然有爺爺的道理."顧爸把紫檀木的盒子重新還給了顧萌.

然後顧爸沉思了下,說著:"我出生後,就一直在g城了,沒離開過這里.奶奶也是這里的人.爺爺倒不是,爺爺是外來的,後來在g城遇見奶奶,娶了奶奶,才在g城安家的.別的,倒真的不太清楚.爺爺沒怎麼和我們說過他沒來g城的事情."

顧爸回憶去起了顧老太爺,"而你奶奶是知書達理的女子,對那些教條懂得很多,更不會去問你爺爺的事情.所以,你這麼問,我還真的不知道."

"也許爸以前是富豪,那時候動亂,所以有些事情就沒有的說了?"顧媽在旁邊插了一句.

"只能這麼解釋了."顧爸點點頭,"既然是爺爺給你的,你就收著.你爺爺卻是也是在所有的孩子里,最疼的就是你.包括我們這些親生的兒女都不如你.所以,爺爺給你了,你就保存好就是."

"恩."顧萌被顧爸這麼一說,也不再多想什麼.

"好了好了,懷孕的還在這里站著干什麼,趕緊去睡覺.這些事情不要想了.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想."顧爸催促起了顧萌.

"好.那我去休息了."顧萌應了聲,拿起紫檀木的盒子再度的走回了房間.

關宸極也快速的跟著顧萌走了進去.顧萌小心的在自己的書櫃里收好了這個盒子,而後才上了床,關宸極熄了燈,抱著顧萌,就這麼陪著顧萌.

兩人都沒說話.

沒一會,顧萌沉沉睡去,而關宸極卻越發的清醒起來.那個鑰匙上的紋路,關宸極的腦海里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無論關宸極怎麼想,似乎都沒想到一個重點.

還真是,有點該死....

,:..

上篇:【Part121】分分鍾搞定岳父大人     下篇:【Part123】G城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