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28】親家見親家  
   
【Part128】親家見親家

王元威看著關宸極走出來,立刻也跟了上去,關宸極頭也不回的說著:"你按照你的程序走,剩下的,我來負責.這個事情,最快速度出結果."

"進入司法程序,就很快.最多在十天."王元威給了一個時間.

"壓縮到五天,必須宣判李修民."關宸極一點余地都不給李修民留.

王元威錯愕了下,然後也不說話,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在這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世界,在這個權利高于一切的社會,關宸極卻是可以做到如此.

李修民,這一次,大羅神仙也不可能幫的了他.

但是這樣也好,對于王元威而言是好事,至少每一件事情都有一個著落,而不是始終不給答案,民眾責罵,上面試壓.

呼……王元威也不由自主的長吐了一口氣,只是可惜了李修民這樣的人才,只能說,惹了不該惹的人,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那是活該.

警察局內的氣氛,也顯得幾分的詭異,一直到關宸極離開,所有人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接著,李修民的事情就經過特殊渠道,直接進入了司法程序.

所有的事情,五天後,都將塵埃落定.

宋熙銘看見關宸極從房間走出來,沒說什麼,兩人一個眼神,而後擦肩而過.宋熙銘在走到關宸極身邊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

"若有一天,你失去萌萌,你會怎麼做?"宋熙銘的話問得沒頭沒腦的.

"不可能有那一天."關宸極答的肯定.

"我是說,如果."宋熙銘笑笑,繼續說著.

"真有,那麼天涯海角我都要把她找出來."關宸極給了答案,"但是,絕對不可能有這個如果的發生."

"如果萌萌不記得你了呢?"宋熙銘似乎在試探關宸極.

"那就讓她想起我."

"那我就放心了."宋熙銘笑了起來.

關宸極看著宋熙銘沒說話,宋熙銘也不再開口,而後對著關宸極點點頭,繼續說著:"萌萌,就拜托你了."

"我女人我自己會管."

"關宸極,再見."宋熙銘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就從容的從關宸極的身邊離去.

甚至,那眼神都不再看關宸極一眼.而關宸極倒是看著宋熙銘離開的身影,顯得幾分的疑惑,一直到宋熙銘的身影離去,關宸極才驅車前往醫院.

——

關宸極才出現在病房門口,甚至還沒來得及推門進入,那門就已經被直接打開了,宋禦宸的身影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

關宸極似乎被宋禦宸突如其來出現的宋禦宸給嚇了一跳.

"親爹……"宋禦宸叫著關宸極.

"你還在醫院?"關宸極下意識的問著,他以為有人會把宋禦宸給先帶回去.

結果,宋禦宸對著關宸極勾了勾手指,關宸極配合的走到宋禦宸的面前,半蹲下身子,疑惑的看著宋禦宸.

"親爹,我和你說,姥爺回去拿萌姐吃的東西.姥姥呢,先回去休息,晚一些再過來.所以就剩我一個人了."宋禦宸一字一句的說著.

"說重點可以嗎?"關宸極沒好氣的問著.

"重點就是.你別看姥爺現在沒什麼表情,也沒罵你.但是,總歸是不太舒服的.所以,估計姥爺沒事還會戳戳你脊梁骨,一定要忍住啊!"

宋禦宸說著顧爸的反應.

自己被綁架,顧萌又昏倒,作為顧爸,是最心疼的.但是礙于之前的場合,顧爸不會說什麼.但是終歸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畢竟,這些事情的起因還是因為關宸極.

所以,宋禦宸第一時間提醒關宸極,免得關宸極一臉的莫名,又被顧爸罵一個狗血淋頭.

而關宸極聽完宋禦宸的話,那臉色瞬間跨了下來,說著:"我又慘了?"

"應該也許大概是.不過姥爺也就是氣頭上,過了就好了."宋禦宸點點頭沒否認關宸極的答案.

關宸極忽然有一種,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覺,自己這麼長時間的努力,會不會付諸東流.

"親爹,你快進去吧……"宋禦宸結束了對話.

關宸極想了想,推門朝著走去,但走了一半,不放心,又走了出去,看著在椅子上坐著的宋禦宸,奇怪的問著:"你干嘛不進來?"

"我干嘛要當你們的電燈泡?我在外面好了啦.這醫院的,你還怕出事啊?"宋禦宸沒好氣的對著關宸極說著.

看吧看吧,他這個兒子當的夠有義氣的吧.

關宸極揉了揉宋禦宸的頭發,笑著說:"謝了!"

說完,干沉寂轉身回到了病房,輕聲走到了病房前.顧萌在睡覺,不知道是醫院的床不舒服,還是顧萌做了什麼夢,似乎她睡得不那麼安穩,眉頭緊鎖,不時的還會囈語幾聲.

但是那聲音太過于含糊,讓人根本聽不清顧萌再說什麼.

關宸極的大手握著顧萌看起來有些冰冷的手,似乎顧萌感受到了溫暖的溫度,不斷的蹭到了關宸極的身邊.

那手指突然動了動,握住了關宸極,眼睛費力的睜開,像是在適應著光明.

"萌萌,醒了?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我幫你叫醫生."關宸極關心的說著.

顧萌花了好一會的功夫,才適應了亮度,才發現自己的面前是關宸極,顧萌松了一口氣,然後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刻坐了起來.

"宋禦宸呢?"

那是顧萌母性本能的緊張,下意識的問著宋禦宸的下落.似乎之前的情況,顧萌都有些混亂了.

"別緊張,他很好,在外面."關宸極牽著顧萌的手,溫柔的安撫著顧萌有些焦躁的情緒.

聽著關宸極的話,顧萌皺起了眉頭,問著:"為什麼在門外?"

"因為不想當電燈泡."關宸極答的很干脆.

"……"顧萌無語了下.

正巧,門外的宋禦宸聽見動靜,立刻走了進來,諂媚的靠近顧萌,說著:"萌姐,好啊.我在這里呢."

說著,宋禦宸撒嬌的在顧萌的胸口蹭著,顧萌看著宋禦宸,緊緊的抱住了宋禦宸,這才是最真實的觸感.那種得知宋禦宸被綁架,她的心窒息了,就好像有人用力的掐著她的脖子,把空氣從她的氣管里一點點的拔出.

而如今看見宋禦宸,那真是,太好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下次,不准再這樣嚇人了."顧萌長舒了一口氣,"你姥爺姥姥呢?還有你爹地呢?"

"姥爺回去拿你吃的,姥姥先去休息.爹地……呃……那我就不知道了."宋禦宸快速的打著,"我看我親爹有話和你說,我先去玩會,保證不會亂跑."

說完,宋禦宸就快速的朝著門外跑去,病房內,又剩下顧萌和關宸極兩人.

"我很抱歉."關宸極說的一臉的歉意,"沒注意到還有李修民這一號人,不然這些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誰都想不到的事情,不用抱歉."顧萌很明理.

關宸極感激的看著顧萌,調整著顧萌舒適的位置,但是顧萌一直在擰眉,突然開口叫著:"關宸極."

"怎麼了?"關宸極立刻應著,那手稍稍的放開了顧萌.

"沒,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的地方.為什麼我會昏倒?"顧萌皺著眉頭說著.

"緊張了下,受了刺激,昏倒了,孕婦的情緒不穩定."關宸極給了解釋.

"總感覺不是這樣.反正我睡了一覺,做了很長的一個夢,亂七八糟的,反而弄得我累死了現在."顧萌是一點都沒對關宸極隱瞞.

"神經,你想多了."關宸極敲了下顧萌的腦袋.

"也許.最近真的神神叨叨的,以前懷宋禦宸真是沒這樣,難道老了嗎?"顧萌莫名其妙的說著.

"你要老,那我是什麼?"

"完了,我要老了,你肯定更老了."

"喂……"

"嘖嘖,你要老了,那我還是考慮換換人好了."

關宸極的嘴角微微抽搐,然後沒好氣的說著:"老婆,我覺得你還是睡覺的時候比較可愛!"

"哈哈哈……"顧萌被關宸極給逗笑了.

就在這時,病房的人被打了開,宋禦宸跟在顧爸的身後,兩人一起出現在病房內,顧爸手中還拿著報保溫桶.

"爸……"關宸極立刻站了起來,叫著顧爸.

顧爸也就是哼了一聲,倒是沒對關宸極吼什麼,但是那陰晴不定的表情,也讓關宸極微微的嚇了一跳.

但是,關宸極很識趣的站在一旁,想幫忙,只是顧爸沒給關宸極機會,徑自自己倒著顧萌要吃的東西,顧萌也不說話,病房內的氣氛頓時靜悄悄.

"爸,你要是不高興,你可以對著我發火,憋著不好."關宸極許久,斟酌了下開了口.

宋禦宸楞了下,最後沒說話.他親爹一定是他見過最蠢的人,竟然還主動要求顧爸發火……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但顯然,顧爸的反應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他轉過身,看著關宸極,那眼神里帶了幾分的嚴肅.

"這樣的事情,還會再發生嗎?"顧爸認真的問著關宸極.

"絕對不會了."關宸極保證的說著.

"你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顧爸繼續問著.

"一切都結束了.爸,我很抱歉."關宸極說的一臉的誠懇.

"恩.處理好了就好."顧爸沒再多言.

然後顧爸就轉過身,繼續做著手中的事情.顧爸的反應也讓屋內的人長舒了一口氣,至少所有人都以為顧爸的火爆脾氣會對著關宸極發飆,尤其是忍了這麼長的時間,結果,顧爸竟然這麼的淡定.

可見,顧爸是真的認可了關宸極.

"爹地……贊喲."宋禦宸私下對著關宸極豎了一個大拇指.

關宸極和宋禦宸擊掌示意,兩人就這麼站在一旁.顧爸當然看見了父子倆的小動作,不過沒說什麼.

病房內的氣氛,倒是因為這樣的轉變,而悄然的好了起來.

一直到病房傳來敲門聲,才打破了這樣的氣氛.

"老大!"關宸桀的身影出現在病房內,叫著關宸極,"叔叔,嫂子."順帶的,關宸桀都打了招呼.

"有事你先忙."顧爸對著關宸桀點點頭,這才說著.

"爸,那麻煩你了."關宸極禮貌的說著,然後對著顧萌笑了笑,這才隨著關宸桀一起走了出去.

一出門,關宸桀立刻就說著:"老頭子……馬上到機場了……"

關宸桀把關衍棋具體抵達的時間,告訴了關宸極.這速度,簡直堪比光速,前面才說,要來g城,竟然分分鍾就已經快到抵達了……

簡直……

"我知道了,到了通知我."關宸極倒是顯得很冷靜.

"恩,我一會去接老頭子,你在醫院就好了,保持聯系."關宸桀想了想,快速的說著.

"辛苦了."

"客氣了.等嫂子穩定了再來找老頭也來得及.老頭會各種體諒的."關宸桀笑著說著.

因為關宸桀很了解關衍棋.這天大地大,沒有自己的金孫重要,還有顧萌肚子里的那個孩子.無論怎麼樣,關衍棋都會忍.

但是,這事是絕對沒有百分百肯定的嘛.

——

三小時後,

關宸桀出現在g城國際機場的vip通道,等著關衍棋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此刻,關衍棋的專機已經准點的停靠在機場里,關衍棋連多等一會都不願意,立刻快速的朝著vip通道走了去.

關衍棋氣都來不及喘,更不用說倒時差什麼的,立刻抓著關宸桀緊張的問著:"我金孫沒事吧,那個女的……就是顧萌,怎麼樣?"

說到顧萌的時候,關衍棋還是有點別扭.連續被顧萌嗆,關衍棋怎麼的都沒辦法做到自然.

那可是,老頭子的驕傲!

"宸宸和嫂子都沒事."關宸桀快速的說著,用力的把自己的手從關衍棋的手里扯了出來.

他媽的,這老頭八十了,為什麼力氣這麼大.他的手瞬間已經五指印了!真是……

而至于之前關宸極追妻的坎坷路,不提也罷.免得關衍棋一個激動之下,再去添亂,毀了現在好不容易的和平局面,那關宸極才真的會不顧親情,直接痛下殺手.

"那……那個……"關衍棋支吾了半天,竟然說不出來.

關宸桀皺了下眉頭,看了眼關衍棋,很快的說著:"嫂子肚子里的孩子也沒事."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說,這地方不太平,還是回巴黎的好.這次一定要好好說說這個事情."關衍棋自顧自的說著盤算.

關宸桀直接當沒聽見.這回不回巴黎的事情,關宸極都說不准了,還能讓關衍棋說,那才是奇跡了好嗎!

"對了."關衍棋突然叫著關宸桀.

"怎麼了?"關宸桀一臉的莫名其妙.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一次,我看那報紙寫的,暈暈乎乎的.和顏悠冉有關系?不是顏悠冉死了嗎?那李修民又是什麼人?"關衍棋問著自己心中的疑惑.

關宸桀搖搖頭,這才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然後沒好氣的說著:"爺爺,您能不能先回酒店去.站在路口說,像個什麼事啊……"

雖然,vip通道就關衍棋一個人.

"要你小子教訓我!"關衍棋來了氣,對著關宸桀就是一棍子.

"我擦……爺爺,你下手能輕點嗎?"關宸桀說的呲牙咧嘴.

"哼!"

關衍棋冷哼一聲,不理會關宸桀,直接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一上車,關宸桀立刻就交代司機開往希爾頓方向.

結果,車子才開出機場還沒多久,關衍棋突然開口說著:"我要先去找關宸極那小子!"

"呃……"關宸桀當場傻眼.

"你那什麼表情?關宸極現在在哪里?"關衍棋敲了下關宸桀的腦袋,繼續問著.

"醫院……"關宸桀給了答案,"我說,爺爺,您能不能先去酒店休息啊,等明天再去啊."

"不能!"關衍棋答的很堅定.

我擦……老頭還真是會折騰人.關宸桀翻著白眼……拜托,這個地方是g城,出了名的堵城啊!這個高峰期,到處都在塞車,還去醫院……

但是,關宸桀看著關衍棋一副沒得商量的模樣,認命的吩咐司機掉頭朝著醫院的方向開去.

關宸桀只在心里祈禱一點,等關衍棋抵達醫院的時候,顧爸可以先行離開.差不多這個時間,顧爸都會先回去,留下關宸極.要不然,關衍棋碰見顧爸,天知道又要說什麼.

那該死的嘴要是說了不該說的話……關宸桀簡直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

越想,關宸桀那表情越是好不起來,就差點沒哭出來了.

"關宸桀,你這是什麼表情?還是你們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關衍棋不滿的看著關宸桀的表情,立刻吼了起來.

"沒事沒事,我就是面部表情比較抽筋一點,別理我."關宸桀立刻打哈哈的說著.

然後關宸極用力的拉了拉自己的臉皮,企圖讓自己恢複正常,最後關宸桀干脆直接打開車窗,讓冷風灌進來,使得自己清醒點.

這一路上,路況還算順利,倒沒耽誤多少的時間.沒一會,車子就在醫院門口停好.這車子才停穩,關衍棋來不及等司機開門,就已經徑自開門下車,急急忙忙的朝著醫院內走了去.

那速度,那身手穩健的完全不像一個八十的老頭.

關宸桀愣了下,立刻追了上去.

媽蛋的,跑屁啦,這個老頭,什麼速度這麼快.跑再快有什麼用,又不知道顧萌在哪個房間內.

"爺爺……您老人家慢一點……"關宸桀倒是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

關衍棋這才恨鐵不成鋼的看向關宸桀,停了下來,等著關宸桀,然後又是一頓臭罵,這才老實的跟著關宸桀,朝著病房的方向跑去.

沒走一會,關衍棋又激動的跑到了前面,關宸桀直接搖頭,干脆慢悠悠的走在後面.

讓那老頭自己找去吧,混蛋!

病房內

顧萌又睡了一覺起來.原本她早就應該過了這個嗜睡的時候,結果,這一次昏迷後,嗜睡又再度席卷而來.

"竟然這麼愛睡……"顧萌嘀咕了一聲.

然後顧萌才看見疲憊的趴在自己床上睡著的關宸極,那手舉了起來,原本想碰關宸極的臉,但很快,顧萌又放了下來.她想讓關宸極好好休息.

關宸極的臉色沒變,但是那臉上卻覆蓋著一層不易覺察的疲憊.只是這樣,絲毫不損關宸極那俊朗的容顏.

這男人,真的是禍國殃民,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或者是任何狀態下,都不曾改變呐.

顧萌微微的笑了起來.

那輕笑聲,卻讓一向敏感的關宸極立刻有了反應,睜開了眼.才入眼,就看見顧萌那無恙卻帶著笑的臉,不免的,關宸極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老婆,是不是被你老公我這張帥的老天都妒忌的臉給帶笑了?"

"……"顧萌嘴角抽搐了下,"你能別這麼厚臉皮嗎?"

皮厚的人,還真的永遠皮厚……厚到子彈打不穿,這輩子沒希望改正了.

"我實話實說嘛,對不對?"

"我真恨不得拿硫酸潑了你……這樣你就沒得惡心了……"顧萌說的額一臉的沒好氣.

"老婆,你舍得麼?"關宸極可憐兮兮的問著顧萌.

"舍得!"顧萌倒是答的很自然.

"……"關宸極無語了下,"不要這麼狠吧.好歹我沒功勞還有苦勞.我們能不能愉快交談了,醒了就這麼激情!"

"你不是最愛激情?"

"現在不愛了……我覺得還是正常點好."

"晚了也,習慣養成不好改了!"

"……"

"後悔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嘛!"

"滾蛋!"

……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在屋內斗著嘴.外人聽來,有些不習慣兩人的相處方式.但是兩人覺得再自然不過.這是互動的一種,雖然變態了一點.

就在關宸極和顧萌在病房內膠著的時候,門外卻傳來的一陣爭吵聲,甚至那聲音,一聲高過一聲,這讓顧萌和關宸極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們聽見了顧爸的聲音!

"你先躺著,我出去看看!"關宸極恢複了正經,快速的說著.

"恩."顧萌點點頭.

而後關宸極快速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外面的情況讓關宸極怔了下,然後立刻反應了過來.而就在同時,關宸桀也快速的跑了過來,場面出現了片刻的混亂.

關衍棋和顧爸兩人吵得臉紅脖子粗的,差點把醫院的屋頂都給掀了,甚至護士都被惹了來,不滿的看著關衍棋和顧爸.

關宸桀一見這場景,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頓時全身無力.他就說了,關衍棋來,絕對不是幫忙,肯定是添亂,而且是越添越亂……

這下更好,直接和顧萌的爸干上了……

突然的,關宸桀好想去撞牆!

"爺爺,你到底在干什麼?"關宸極直接對著關衍棋吼了起來.

關衍棋被關宸極這麼一吼,嚇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不斷的拍了拍自己的心髒,才沒好氣的說著:"有你這樣和爺爺說話的!"

"爺爺,你再亂來,我直接讓人把你丟回巴黎,絕對沒有第二句話!"關宸極冷聲威脅著關衍棋.

看這情況,關宸極就知道,關衍棋肯定先開口說的一些不中聽的話,或者還有別的什麼爭執.因為顧爸就算脾氣不好,但絕對不是沒事就會發火的人,這種人,只可能是關衍棋在扮演這樣的角色!

"他是你爺爺?"顧爸也是氣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問著關宸極.

"爸,我很抱歉.我爺爺的脾氣就是這樣,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您多多包涵!"關宸極說的很誠懇.

"哼,真是都姓關,差的不是一點兩點!"顧爸說的一點不客氣.

顧爸本來今天是沒來醫院了,但是想著顧萌的東西還沒拿過來,所以才專門又跑了一次醫院.結果,沒想到就在顧萌的病房門口不小心碰到了急色匆匆走來的關衍棋.

顧爸才開口問關衍棋為什麼在這里出現,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全,關衍棋就劈頭蓋臉的對著顧爸發了飆.

這莫名其妙的發飆,讓顧爸也一下子冒了火,不客氣的和關衍棋吵了起來.

然後,這架就吵得越來越離譜,最後就是什麼都罵了出來,兩人從最初還能壓著聲音,到現在的干脆放聲大吵起來.

"他他她……"關衍棋突然沒了聲音.

那手指著顧爸,好半天說不上一句話.但是關衍棋的臉色已經不由自主的閃過了一絲的不自然和害怕.

打死他也沒想到,他能這麼運氣好,轉眼就遇見顧爸.還能這麼激烈的開場……

嗚嗚嗚……這下是不是死定了……關衍棋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關宸桀站在關衍棋的後面,搖了搖頭,順帶扯了下關衍棋的袖子,才低聲說著:"這個,就是嫂子的爸爸,您金孫的姥爺……"

關衍棋在得到關宸桀肯定的答案後,那臉色千變萬化,最後換成了一笑如夏花一般燦爛的臉,立刻討好的走到顧爸的面前.

"我說親家公,我是關宸極的爺爺,我來……"

結果,關衍棋的話還沒說完,立刻就被顧爸給吼了回去,說著:"我懶得管你是誰,我這里不歡迎這種沒禮貌,脾氣差的人."

說完,顧爸就懶得理睬關衍棋,朝著病房走了去.關宸極看了眼關衍棋,一點幫忙的想法都沒有,也跟著顧爸走了.

"混蛋啊……"關衍棋在心里咒罵著.

想他關衍棋這輩子,哪里被人這麼吼過……呃……不對,有的,那是顧萌……果然都是一家人啊,全都姓顧啊.

就算關宸極吼關衍棋,也會留點余地,被這麼狠狠的涮的皮都沒了……還真是都在顧家人手上.

但是,為了金孫,為了孫媳婦,他必須忍啊,誰要他先開的火……

這叫什麼?是不是那個不做不死啊……嗚嗚嗚……他好後悔,有後悔藥吃嗎?

關衍棋一邊一肚子的懊悔,一邊繼續燦爛的笑容,那老皮都快笑得皺到了一起,繼續諂媚的走向了顧爸,走到關宸極身邊的時候,關衍棋狠狠的瞪了關宸極一眼.

混蛋,竟然連你親爺爺都不幫忙.關宸極則直接當做沒看見.

"親家公,我想我和你肯定有誤會的,肯定有誤會的.我這初來乍到,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關衍棋的態度好得不得了,一個勁的對著顧爸說著,討著好.

"包涵個屁,我就沒發現我有什麼和你好談的.一把年紀了,仗著年紀不要臉是不是啊?還是你姓關,你就不要臉啊!"顧爸顯然根本不給關衍棋面子,"再不走,我就告你騷擾了!"

嘖嘖,這下法律詞彙都用上了,顧爸帥氣啊!

關宸桀不斷的暗地里拍手稱好.這平日,老頭子威脅不了關宸極,專門來威脅他的.那威脅起來,可是一點都不留情的.

今兒看見關衍棋被顧爸給罵了個狗血淋頭,關宸桀絕對沒一絲的不滿,而是滿肚子的痛快.真是活該啊!

不過,他這個不肖子孫,肯定也不可能表現的太明顯對吧,至少現在的笑就不能放肆,只能憋著.

但是,這憋著好痛苦啊!

誰知,關衍棋哪里受得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咒罵啊,自然的,關衍棋也不干了,立刻大聲的吼了回去.

"對,我姓關的不要臉.哼,我家金孫不也姓關,我孫媳婦肚子里的,還是姓關,那是什麼啊……"關衍棋也不客氣的說著.

但是,關衍棋卻說得一臉的得意.這叫什麼,舉一反三是不是?他顯然用的很好.看著顧爸那張被氣得青白交錯的臉,關衍棋片刻覺得爽快的不得了.

開玩笑,他可是商場里的猛將,怎麼可能被人激的一句話說不出來.

但是,關衍棋還沒得意一會,就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情.關宸極的臉色已經陰沉了下來,一步步的朝著關衍棋的方向走了來.

結果,關宸極還沒來得及來口,顧爸倒是不客氣的發起了飆.

"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外孫姓關?現在他還姓宋.本來我還想改了,我看,這輩子他也不用改了,免得和你姓關成渣子.我女兒和你孫子沒結婚,我女兒肚子里的,出來也是和我顧家姓,有你什麼關系?"

顧爸說的很順溜,然後看著關衍棋,一字一句的說著:"你想也別想,滾蛋!"

說完,顧爸還真的操起了一旁清潔人員的掃把,想也不想的就朝著關衍棋的方向掃了去.

呃……這下還真的是,醫院上演全武行,這會不會太勁爆啊,這局面到底是怎麼發展成的?

"爺爺!你有完沒完!"關宸極直接對著關衍棋吼著.

"你你你……你這個不孝子孫,你竟然不幫你爺爺,還吼你爺爺!"關衍棋見關宸極根本不幫自己,氣的手都抖了起來.

"關宸桀,你到底在干什麼,沒事把這老頭帶過來干什麼!"關宸極下一秒就轉身對著關宸桀吼了起來.

關宸桀嚇了一跳,立刻說著:"我立刻就把爺爺帶走!"

"我不走!"關衍棋哪里肯這麼就走了.

"哼,你看見沒.為老不尊,人品不行.自己孫子都不幫你!"顧爸適時的再澆了一把火.

"誰說的……"關衍棋大聲的說著,但是那聲音里卻沒一絲的底氣.

"那你問問你孫子,是跟我走,還是跟你走!"顧爸不客氣的挑釁著.

關宸桀差點噴出來,關衍棋的臉色極為的難看.廢話,他當然知道,關宸極肯定是跟顧爸走啊.這不是下了一個死套給自己嗎?真是混蛋!果然姓顧的都一點也不可愛,一點也不可愛!

"哼."顧爸見關衍棋說不出,冷哼一聲,就走了進去.

關宸極第一時間的抓住顧爸的手,說著:"爸,別生氣.我爺爺就是這樣."

關宸極有些擔心,關衍棋的行為讓自己受無妄之災.但是,顧爸也是明理的人,看見關宸極的時候,就是拍了拍關宸極的肩膀,然後點點頭,雖然沒說話,但是那態度倒是表現的很明顯了.

至少,顧爸沒怪關宸極,這讓關宸極松了一口氣.

房間內的顧萌聽見外面的動靜,也下了床,但是在門口就被顧爸給攔了下來,說著:"你下來干什麼,上去躺著,這里有關宸極去管,你別攪和."

顧萌就這麼不明就理的被顧爸給推了回去,關上門,顧爸一股腦的就開始抱怨起了關衍棋.

顧萌這才算明白了來龍去脈.

而顧爸進去後,關宸極頭疼的看著關衍棋,然後再瞪了一眼關宸極,這才沒好氣的開了口,但是是個人,都聽得出關宸極口氣里的惡劣態度.

"你來干什麼?"這惱火的,干脆連稱呼都直接省了.

"你你你……"關衍棋真是被氣的說不出話,最後干脆悶哼一聲,說著,"我來看我的金孫!"

"你這叫添亂,再添亂下去,你金孫回頭就和你一點關系沒有了."關宸極的話半威脅半警告.

說完,關衍棋立刻看向關宸桀,說著:"帶爺爺回去,是回巴黎,不是還在g城,你親自送爺爺回去!"

"關宸極!"這下,關衍棋吼了起來.

"別讓我說第二次,爺爺!"關宸極也一點不客氣.

"我至少要看見我曾孫!"關衍棋談著條件.

"見我兒子?"關宸極突然挑眉問著關衍棋.

這表情,讓一旁的關宸桀搖了搖頭,心里默默的替關衍棋哀悼.關宸極這種表情,就代表關宸極在算計.關衍棋現在真的是喪失了防范意識,不然的話,關衍棋怎麼還會如此的在這里和關宸極談條件.

要知道,關宸極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談條件,那絕對把人吞的尸骨無存的.

"對,我要見我曾孫!"關衍棋再度說著.

"可以."關宸極竟然很大方的答應了,"但是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關衍棋立刻問著.

"我最近沒空,我老婆住院,我要在這里陪著,公司就剩下李澤律,你去公司坐鎮,等忙完這一陣,我自然會安排你們見面.現在別在這搗亂,顧爸生氣了,回頭把我都攆出去,那你才徹底的沒得見了!"

關宸極干脆一次性把話都說完,然後就把選擇權給了關衍棋.

關衍棋的表情顯得很古怪,他打死沒想到,自己再來g城,竟然又要幫關宸極看公司.

但是看公司的報酬是可以看見宋禦宸,這讓關衍棋極為的心動.

三十秒後,關衍棋二話不說的應著:"成交."

聽到關衍棋的話,關宸極二話不說的朝著病房內走去,而關衍棋則立刻看向了關宸桀,說著:"你,到公司幫忙!"

"我……"關宸桀一臉的錯愕.

我擦,這火怎麼會莫名其妙的燒到了自己的頭上.他有沒有這麼衰啊……憑什麼這樣啊!

但是,關衍棋絲毫沒理會關宸桀,直接扯著關宸桀就快速的離開了醫院.

——

"你爺爺走了?"關宸極一進病房,顧爸就開口問著.

"恩.爸,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我爺爺會這樣."關宸極說的有些不自然.

"想見宸宸?"顧爸繼續問著.

"恩."

顧爸看了眼關宸極,然後說著:"我算是知道了,你的脾氣是哪里來的,和你爺爺還真是一模一樣.所以,你現在能和我這麼客氣,還真是不容易了."

這話,說的關宸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但是卻不能反駁顧爸.顧爸看著關宸極,笑了笑,也沒太在意.

"你和萌萌的事情,我管不動.你們自己覺得合適就可以."顧爸淡淡的說著.

"謝謝爸."關宸極顯得有些激動.

"但……"顧爸的接下來的話,讓關宸極又楞了下,"你要帶萌萌走,我覺得不合適,現在."

"為什麼……"關宸極錯愕了下.

顧爸沒多說什麼,和顧萌又說了幾句後,就站了起身,朝著病房外走了去.關宸極立刻追了上去,還沒來得及開口,顧爸倒是率先說了起來.

"你有些方面,和宋熙銘比起來,真的差很多!"顧爸說完這話,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關宸極一臉錯愕的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顧爸話中的意思.

"老婆,你知道爸話里是什麼意思嗎?"關宸極轉身問著顧萌.

顧萌聳聳肩,這一次是真的沒明白顧爸話里的意思.以她對顧爸的了解,顧爸是早就同意他們在一起了,但今兒這話,又帶了幾分莫名其妙的意思.真的讓顧萌猜不透.

"你也不知道?"關宸極差點嚎叫了起來....

,:..

上篇:【Part127】沒有理由的昏迷     下篇:【Part129】不得其道不進其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