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30】已經滅絕的新好男人  
   
【Part130】已經滅絕的新好男人

父子倆從容的跟著顧媽一起走到了屋內.

關衍棋畢竟是上了年紀,這麼在外面吹著風,就算大部分時間在車內,也總歸是不合適的.所以,關衍棋不可避免的打了一個噴嚏,那聲音里多了一絲感冒的症狀.

"喝點水,休息下."顧媽連忙端了一杯熱開水走了出來,遞給了關衍棋.

"謝謝親家母."關衍棋感激的接過水,大口的喝了起來.

"媽,麻煩了."關宸極對著顧媽笑了笑.

這輩子,關宸極的禮貌和客氣,估計都在顧家給用的乾淨.這些是在以前,關宸極絕對不敢想的.

顧媽笑了笑,把弄好的面條給端了上來,說著:"這都是簡單的面條,和你們平日吃的肯定有差別,先湊合的吃吃."

"哪里哪里."關衍棋很懂得情勢.

之前對顧爸的那種囂拔弩張瞬間不見了蹤影,態度好的不得了.這倒不是關衍棋對顧爸不懂得禮節,只是人和人有的時候天生就是對沖的,就好比關衍棋見到顧爸,八字不合,見顧媽,態度就會好很多.

而顧媽看著大口吃面的祖孫倆,嘴角都了一絲絲的笑意.

女人的心有時候是最柔軟的.顧媽不否認,在報紙曝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時,無論真假,作為一個母親,看見自己的女兒被寫的那麼不堪,心理總歸是不太舒服的.

而宋禦宸被綁架,這種不舒服被帶到了最高的頂點.雖然這個事情的本質和關宸極並沒太大的關系,但是,總歸是有牽連的,事情都是因關宸極而起的.

所以,在顧爸刁難關宸極的時候,顧媽有時候選擇了沉默或者選擇了沒看見.

但是,關宸極接下來的一系列行動,那種耐性十足的陪伴,好言好語,加之剛才的誠意十足.不管這是關宸極的苦肉計也好,還是別有目的,總之,顧媽是真的感動了.

一個桀驁不羈的人,一個出生如此顯赫的人也能做到如此,也實在不容易了.自古,兒女自有兒女的福,感情就是無法強求,也無理可說的.

就好比你問一個人,你為什麼會喜歡我?那答案肯定是無解的,喜歡就是喜歡了,愛就是愛了……

而顧萌做了顧媽二十六年的女兒,顧媽哪里能看不透顧萌.若不愛關宸極,顧萌也不會當年那麼毅然決然的生下宋禦宸.女人嘛,無論如何,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都是在乎的.這樣的在乎,無論時間的變遷,也不會輕易的發生改變.

恨再多,那也來自于愛.不愛,又怎麼會恨.再次相見的時候,陰謀也好,真心也罷.總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他們老了,再也管不動顧萌的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得過且過是最好的.

就在顧萌冥想的時候,原本和顧媽嘔了氣在陽台的顧爸走了進來,看見關宸極和關衍棋的時,也就是冷哼一聲,但是至少沒再口出惡言.

這也讓一直神經緊繃的關衍棋略微的放松了下來.

這時候,顧萌聽見動靜,原本在屋內休息,這下也走了出來.看見客廳里的情景時,顧萌倒沒多說什麼.

喲……這是苦肉計成功了.

顧萌本以為,應該會是宋禦宸那小子的撒嬌耍賴,然後再給顧爸台階下,最後他們才進來的.但是結果顯然沒想到,會是顧媽先軟了態度,而她親爹也不過就是嘴巴硬而已.

"關老太爺."顧萌算是客氣的打了招呼.

這話語,平靜的讓人聽不出情緒,更不知道顧萌心里想些什麼.沒熱情的隨著關宸極叫關衍棋為爺爺,而是用了所有人用的敬語.

"萌萌啊……"關衍棋主動開了口.

一下子,房間內的氣氛安靜了下來,似乎所有人多在等著關衍棋繼續說下去.顧萌也安靜了下來,就這麼看著關衍棋沒吭聲.

"以前啊,是爺爺不好.爺爺呢,也就是試探試探而已.這個,我想你可以理解的.畢竟,在關家,諸多的人都是懷著目的靠近關家,想獲得關家的財富而已.後面,還有了這麼一連串的誤會,才導致了接下來的事情發生,爺爺也覺得很抱歉."

關衍棋的話,很誠懇,一字一句的對著顧萌說著.顧萌微微揚了下眉毛,看著關衍棋,笑了笑.

"萌萌啊,希望你可以原諒爺爺以前犯的錯誤.爺爺也知道這幾年你辛苦了,受委屈了,爺爺也很過意不去."關衍棋繼續說著.

顧萌就這麼安靜的看著關衍棋,許久,才淡淡的開口,說著:"沒什麼的.過去的事情也就是過去了."

"那你這是原諒爺爺了?"關衍棋不免大喜.

"哼,隨隨便便一句話,就這樣不計較了.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好說話?"顧爸不滿的對著顧萌說著.

這話才出,顧媽就狠狠的瞪了眼顧爸,顧爸立刻識趣的閉了嘴,不敢再吭聲.

"你今兒帶你爺爺來這里?就是和我道歉的?"顧萌突然轉向了關宸極,開口問著.

關宸極瞬間停下了吃面的動作,看向了顧萌,搖搖頭,又點點頭,好半天才說著:"不是,是來問爸,娶你,我們家需要做什麼?"

"什麼?"顧萌也楞了下.

關宸極的臉色顯得有些奇怪,似乎對這樣的事情也有些費解.倒是一旁的關衍棋,順著關宸極的話,自然的看向了顧爸.

"親家公啊,我知道,之前我們有些誤會,我這人脾氣啊,壞了點.還請你多多包涵啊!"關衍棋的態度很好.

"哼,何止是壞,簡直不可理喻!"顧爸哼了聲.

"老頭子!"顧媽再瞪了一眼顧爸,然後看向了關衍棋:"抱歉啊,這人就是這樣."

"你看,親家公,這孩子們之間的事情,你有什麼要求的,你盡管說,我們關家能做到的都會做.絕對不會讓萌萌受一點的委屈.這些年,關家欠萌萌的,欠你們的,也都會彌補."

關衍棋十足的誠懇,把自己的態度端的很正,也沒因為顧爸不太友好的口氣而變得惱火,依舊不緊不慢.

這倒是讓顧萌微微挑了眉,有些驚訝.

"哼,你的意思是,我們顧家提什麼條件,你都會同意了?"顧爸繼續冷哼一聲,繼續問著.

"那是當然!"關衍棋很肯定.

"要給你們關家全部財產,給不給啊!"顧爸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

關衍棋楞了下,關宸極才想說話,就立刻被顧媽給攔了下來,顧媽沒好氣的罵著顧爸:"你不要這麼口無遮攔,好事都被你攪成了爛事!"

"哼……"顧爸不說話了,也知道自己說的有些過分了.

然後,顧媽不理睬顧爸,直接轉身看向了關衍棋,說著:"我們沒任何要求,我們只希望萌萌今後可以幸福,不要再這樣繼續在流言蜚語里生活.錢,我們有,不多,但是足可以過的不錯.我們要求的,也就是你們按照傳統的習俗來.讓這些個外人看著不再中傷萌萌就好.別的,我們沒任何要求了."

顧媽的話,很實在也很誠懇.

關衍棋是一只老狐狸,顧媽說話後,關衍棋就明白了,和顧家,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顧爸做主,但是,實際說話的人其實是顧媽.

這個意識,讓關衍棋直接和顧媽交談,不再理會顧爸的意見.

凡事,搞定那個當家作主的,比和任何人廢話都有的用.他們要的是最後的結果,絕對不是這個複雜而麻煩的過程.

那是自尋煩惱.

"親家母,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該做的,我們還是要做的."關衍棋點點頭,繼續說著,"如果,親家母沒什麼特別的要求的話,那我就按照傳統,給做的風風光光的,這樣可以嗎?"

"您決定就好."顧媽對這個,是真的沒太多的要求.

"關家給萌萌的聘金……"

關衍棋順著話,就繼續說了出去.那里子面子,絕對不輸給當年宋熙銘給顧家的風光,只會更多.在言談之間,關衍棋對顧家是做到了十足十的照顧,任何的想法,都是以顧家為先.

這樣的態度,也讓顧爸的臉色逐漸的緩和了下來.

顧萌在一旁很安靜的聽著關衍棋和顧媽的交談,始終掛著笑,並沒多說什麼.倒是關宸極趁著別人不注意,扯了扯顧萌的手,顧萌看了眼關宸極,笑了起來.

"媽,我進去休息一會."顧萌淡淡的開口說著.

"我陪你."關宸極很快接上了口.

然後,兩人也不管不顧的朝著房間內走去.宋禦宸看著兩人離開,立刻扮了一個鬼臉,接著又低頭認真的玩著游戲.

一進房門,關宸極立刻緊張兮兮的問著:"這樣做,沒錯了吧."

"你去找熙銘了?"顧萌好笑的問著.

"別提宋熙銘,哼,那架子可是端的十足,早知道就不去找他了.直接找爺爺就好了."關宸極想起宋熙銘奚落自己,還是覺得有些不滿.

"得了吧你,沒熙銘提點,你也想不到去找你爺爺的吧."

"那也是!"

兩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了會,至少此刻關宸極是放寬了心,因為絕對不可能再出什麼幺蛾子了.所有的障礙看起來都已經不見了蹤跡.

突然,關宸極看著顧萌,問著:"你爺爺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怎麼又提到我爺爺了?"顧萌一臉的莫名,"是那個紫檀木盒子的事情?"

"不是.但是那個盒子也是怪事.竟然也有司臣毅找不到的消息,到現在,他都無從找到這個方面的任何事情.我已經讓司臣毅先回來了."關宸極的眉頭擰起來了.

"那是我爺爺什麼事?"顧萌不解的問著.

"宋熙銘今天有問,我是否了解顧家的事情,所以才想到了你爺爺."關宸極實話實說.

顧萌安靜了會,似乎在思考關宸極的話,許久才說著:"我覺得,熙銘的意思應該很單純,就只是說你對我的家人是否了解.因為那個盒子的事情,熙銘並不知情的."

"也對."這個話,讓關宸極原本的疑慮也逐漸的消失不見.

但是,關宸極心中總有些覺得不對勁的地方.雖然顧萌的解釋天衣無縫,但是關宸極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在關宸極沉思的時候,門外的交談似乎也已經逐漸的停止了下來,關宸極和顧萌對看一眼,兩人這才朝著門口走了去.

果然,原本還帶了一絲緊張氣氛的客廳已經變成了一片其樂融融的場景.

不能否認,關衍棋還是有一套的,進了門,找得到空檔,就可以把原先對自己排斥的人安撫的好好的.

至少,關衍棋不需要像關宸極這樣,還需要宋禦宸的提醒,只需幾眼,就能看的出顧爸的喜好.

從紅酒,到象棋,到古今中外的事情,關衍棋也可以聊的盡興.

沒兩下,兩人都上了桌,桌上擺著酒,氣氛好的不得了.

"嘖嘖,你爺爺可比你厲害多了."顧萌嘖嘖稱奇,笑著對關宸極說著.

"那是我已經先死在沙灘上了,不然他哪里這麼容易打入內部!"關宸極不以為意.

"親爹,你錯了,這叫姜還是老的辣,你這個姜還是嫩了點!"宋禦宸閃亮著大眼戳穿了關宸極.

"你這混小子!"關宸極佯裝發怒.

還沒來得及和宋禦宸多廢話幾句,關衍棋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怒吼著:"關宸極,你在干什麼?不要對宸宸動手動腳的,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

這下,全屋子靜默了.關宸極的手有些尷尬的就這麼停在半空中,然後才收了回來.至少關宸極沒想到自己和宋禦宸的小動作也會被關衍棋看見.

關衍棋到底是長了多少只眼睛……

這心,估計就一分放在顧爸身上,這九分還放在宋禦宸身上.恐怕宋禦宸這才是關衍棋最後的目的.

果不其然,關衍棋再提到宋禦宸後,立刻轉身看向了顧爸,那笑臉就更明顯了幾分.

"親家公啊,我這有個請求,還希望你能多多支持."

關衍棋很快的開了口,但是他沒給顧爸任何說話的機會,就繼續說了下去:"我想帶宸宸去住幾天.你知道,我這年紀也大了,以後也不知道有多少機會了.所以啊,現在是能珍惜一天,是一天.但是呢,我也知道,顧家對宸宸好,感情深.所以這個事情,我還是要來問問親家公的."

這話說完,顧萌不免在心里腹誹關衍棋絕對是一只老狐狸,還是一只千年老狐狸.

這一招,是打的任何人無任何還手的余地.顧爸就算不高興答應這個事情,也不能不答應了,尤其是在這也雙方和平的局面下.

畢竟,宋禦宸確確實實是關家的孩子,顧爸也沒權利不讓人家見自己的曾孫,宋禦宸去和關衍棋住,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顧爸心里也有梗,總覺得宋禦宸這麼去了,以後真的就回不來了.所以,那臉色里還是有著幾分的不贊同.

最後,顧爸直接開了口,但是卻是對宋禦宸說的:"宸宸,你想去和你曾爺爺住的話,那你就去."

這口氣,酸的啊,活像被人泡了醋壇子.

一旁的宋禦宸聽見顧爸這麼說,差點跳起來.他這戲看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把火就燒到了自己的身上.

擦的……這麼困難的選擇題,怎麼會給他這個小朋友選擇啊!

一邊是曾爺爺,那眼里的期盼,從第一次見到,宋禦宸就再清楚不過了.這一次,那根本就是*裸了.

但是,顧爸是從小照顧宋禦宸長大的姥爺,那感情不言而喻.顧爸的想法,宋禦宸也很清楚的.

最後,宋禦宸一攤手,說著:"曾爺爺,我也想和你去住呀.但是現在晚了,我困了,可以不可以等明天再去呀."

宋禦宸一說話,顧爸一臉笑容,關衍棋倒是失望的多,但是看看時間,確實已經十點了,這對于一個孩子而言,時間太晚,也就只能作罷了.

"好好,只要宸宸記得曾爺爺就可以了."關衍棋一副有孫萬事足的模樣.

這事,就算這麼過去了.

顧媽順勢站了起來,說著:"老太爺,這時間也不早了,您也早點休息,回頭的事情回頭再說,小關這孩子不錯,做事也清清楚楚的.我們很放心的."

"好,今兒就麻煩親家母了."關衍棋態度仍然很好.

但是這話,他也聽明白了,顧媽下了逐客令了.于是,關衍棋見好就收,也不再多加停留,關宸極猶豫了下,最終跟著關衍棋走了出去,顧家的人送到門口.

關宸極看著顧萌一臉的舍不得,心有不甘的說著:"我明兒過來."

"不用啦.明天我去公司,老在家里,不符合我的作風."顧萌直接拒絕了.

"不行,去什麼公司,你才出院,在家里呆著!"關宸極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顧萌直接對著關宸極做了一個鬼臉,然後說著:"腳,在我身上,我想走,你真真攔不了啊!"

"……"

關宸極還想說什麼,但是關衍棋已經走出去了,關宸極是半強迫的也被推了出去.顧萌直接當沒看見關宸極那一臉不贊同,等兩人都走出去,顧爸顧媽道完別後,立刻關上了門.

"萌萌……"顧媽不滿的對著顧萌說著.

顧萌笑笑沒說話,倒是直接帶著宋禦宸回了屋休息.

這感覺,不錯.似乎壓在心頭許久的重擔一點點的消失不見了,似乎,在風雨之後終于隱隱的見到了彩虹.

也許,一切真的就這麼逐漸的朝著正軌走去.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睡的很香,也很沉.

——

翌日,顧萌起了大早,直接驅車去了關氏集團.她敢賭關宸極絕對沒想到自己來的這麼早,而關宸極肯定不會理會自己的話,肯定會去顧家,這樣一來,關宸極一定會撲一個空.

想著關宸極氣急敗壞的神情,顧萌不由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很快,顧萌抵達關氏集團後,總裁辦還沒人上班,她徑自走入自己的房中,開了電腦,塞上耳機,就開始玩游戲.

反正,偷得浮生半日閑,不好好利用,那就是傻子了.

顧萌也知道,自己就算到關氏集團,現在這情況,關宸極也不可能給自己什麼實質性的工作,真的就是打發時間而已.

那些人,也不可能把事情留給自己,事態這麼演變,傻子看不出顧萌現在的身份和關宸極的關系.就算原本真的是顧萌的事情,那也是直接自己處理了,或者越級直接找關宸極.

總之,顧萌就是被人徹徹底底的給忽略了.

也好,這樣玩游戲也樂的清淨.

九點鍾,李澤律出現的時候,看見顧萌的辦公室里有燈光,片刻他還以為進了賊,下一秒,等他進入辦公室,看見顧萌的時候,那眼睛瞪的比牛還大,聲音都支吾了起來.

"你你你……"

"干嘛?看見我很吃驚?"

"相當.老板呢?"

顧萌聳聳肩,沒說話,然後就示意李澤律出去.李澤律楞了下,那臉色瞬間又難看了,顧萌這樣子,肯定又是撇了關宸極單獨行動,難保關宸極等下出現的時候不會發飆.

果不其然,在李澤律這樣的想法里,十點整的時候,關宸極出現了,那臉色是相當的難看.

"我老婆呢?"一進總裁辦,關宸極立刻開口問著最近的李澤律.

李澤律直接比了比緊閉的辦公室門,說著:"在辦公室里."

下一秒,關宸極卷了龍卷風似的,立刻沖到了房間內,一看見顧萌在玩游戲,那臉上是一臉的不贊同.

關宸極才想做些什麼的時候,顧萌陰測測的聲音已經傳了出來,說著:"你要是拔了電源,我就把你從樓上扔下去!"

但是,顧萌說話的時候,那眼睛都沒離開過電腦屏幕,手指更是滑動鼠標滑動的飛快.

關宸極還真被顧萌這麼一說,那手就真的這麼停在了半空中.擦的!他又被威脅了!

但很快,關宸極沉了沉臉色,下一秒,他還是直接拔了電腦電源,阻止顧萌繼續這麼玩下去!

哼,老虎不發威,還真當他是病貓呢!

"關宸極!"顧萌看見瞬間暗掉的電腦屏幕,立刻吼了起來.

關宸極倒是直接站了起身,走到了顧萌的面前,一點沒懼怕顧萌的怒吼,雙手插在口袋里,就這麼看著顧萌.

好一會,關宸極才說著:"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我吻暈你,然後你跟我去產檢.二是你直接和我去產檢!"

產檢?

顧萌楞了下,然後才快速的翻著桌面上的日曆,然後顧萌的那臉色變的有些奇怪!

娘啊……這懷孕的女人腦子是多麼的糊塗?她是真的忘記了今天是滿12周,第一次產檢的日子,這日子,加上這段時間過得糊里糊塗,那是真的忘得一干二淨了.

突然,顧萌詭異的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關宸極!

那麼,眼前的關宸極是怎麼知道自己今天要去產檢,又是幾周的?因為,懷孕周期都是按照末次月經來計算的.顧萌不認為關宸極知道自己的末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就算住一起也一樣,再說,當事人都不見得每個月記得,何況一個男人!

顧萌的疑惑還沒問出口,關宸極已經揚了揚手中一個黑色的記事本.顧萌直接二話不說的搶過記事本,然後快速的翻了起來.

那記事本上,密密麻麻的記載著各種懷孕要注意的事情,甚至還有她每一次產檢的時間!

擦的……這太邪門了好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顧萌立刻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這下笑的更開心了.她知道顧萌要問的是他怎麼知道自己最後一次大姨媽是什麼時候.關宸極倒是也不隱瞞,回答的很干脆.

"老婆,你有個習慣真的很好.會在日曆上劃一下你大姨媽的時間.那一次,我在你家的時候,不小心發現了!"

關宸極這口氣,顯得洋洋得意,一副想向顧萌討賞的架勢.這麼細心的男人,是不是要點三十二個贊.

結果,顧萌懶洋洋的說著:"今天不去!"

開什麼玩笑,沒任何的預約去醫院……

中國什麼最多,人最多.管你什麼私人醫院,三甲醫院,那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醫院里最可怕的是哪個科室?產科!

就算你有權有勢,也好歹要提前打個招呼,安排好人.這臨時去,真心是折騰人啊!就算你找得到最好的醫生,那你臨時去,也是需要等待的.畢竟你不是皇帝,全世界不可能圍著你一個人瞎轉悠的.

關宸極聽著顧萌的話挑挑眉,一瞬間就知道了顧萌想什麼.

二話不說的,關宸極打斷了顧萌的話,說著:"老婆,不用擔心.g城最好的婦產科醫生,我昨天已經約好了.現在在等你了.所以,走吧!"

顧萌的嘴角抽搐了下,是真沒想到關宸極做的這麼絕……

而關宸極見顧萌還在原地不動,干脆一把打橫把顧萌給抱了起來,在顧萌的驚呼之中,光明正大的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關宸極,你放我下來!"顧萌吼了起來.

娘啊……要不要臉了!顧萌發誓,她這輩子的臉真的都給關宸極這個混蛋男人給丟盡了!

"不放!"關宸極想也不想的答著.

開什麼玩笑,這晚上抱不到,難道白天還不讓抱麼?做夢!

……

于是,兩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著,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下,關宸極始終沒放下顧萌,一路上把她抱上了車,小心的放在椅子上,綁好安全帶,關上門,自己才上了車,發動引擎,車也不像品日那般的快速,小心而謹慎的行駛著.

"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兩人又出去了啊?"關衍棋才出現在頂層,就看見顧萌和關宸極兩個人離開,立刻問著.

"好像是產檢,我有聽見這樣的話!"李澤律很盡職的回答.

一聽這話,關衍棋立刻樂呵呵的笑了起來,然後揮揮手,示意大家各自回各自的位置去做事.

但是,關衍棋那一臉的笑容,怎麼也藏不住.這日子太美好,美的不敢想.有一個六歲多的孫子,還是一個天才.這顧萌的肚子里還一個,能是個女兒,那就真的無憾了.

在關衍棋的示意下,頂層很快恢複了靜悄悄,各自埋頭做著各自手中的事情.

而關宸極開著車,路過一家口碑很好的點心店,關宸極就把車子在路邊停了下,示意顧萌在車上稍等片刻,然後就下了車,買了幾個小點心回到車上,然後遞給了顧萌.

"干什麼?我吃過飯了!"顧萌結果小點心,奇怪的問著關宸極.

"怕你等一下肚子餓,醫生說,孕婦進入中期,容易開始肚子餓,所以我買了點給你吃.這些東西不油膩,吃了也不會惡心.等下檢查的時間要是比較久,怕你餓到."

關宸極說的很輕柔,一只手又已經把車重新開回了車道上.

顧萌看著袋子里琳琅滿目的小點,不免一陣莞爾.關宸極這男人是把店里的口味都買了一遍嗎?

那鼻頭微微犯了酸,顧萌控制了下莫名的情緒,從袋子中拿出一個精致也美味的小點,慢慢的放在嘴里,一點點的吃著.

以往從來不喜歡這些小點心的顧萌,倒也一口氣吃了好幾個.是因為心情,還是因為關宸極專門買的?

突然,顧萌發現,自己也有些分不清這些情況了.

"喝水."關宸極突然遞過了一個保溫杯,遞到了顧萌的手上.

顧萌楞了下,傻傻的接過了杯子,不由自主的問著:"你怎麼會有熱水?"

那眼里,是一臉的困惑.因為顧萌根本就沒看見關宸極之前有拿熱水,一來公司就直接把自己給帶走了.這車上,更不可能有熱水了.就算點心店里有,那麼,這保溫杯又是哪里來的?

"在你家裝好的!"關宸極回答的很快.

之前,關宸極就如同昨天說的一般,去顧家找了顧萌.本以為顧萌會在家等自己.結果沒想到,顧萌竟然起了一個大早,就這麼走了.

顧媽本來想留關宸極吃飯,但是關宸極沒心思留下來,顧媽也沒強求.關宸極就快速的裝了水在保溫杯里,因為今天,他本來就是安排帶顧萌去產檢的.怕顧萌路上要喝熱水.

顧萌聽著關宸極的話,真是好半天說不出一句.

而就在關宸極回答的時候,車子也已經穩穩的在醫院的停車位停了下來.關宸極收起剩下的小點,再蓋好保溫杯的蓋子,解開了顧萌的安全帶.

顧萌才想下車,卻發現關宸極一直盯著自己看.顧萌被關宸極這麼看的一臉的莫名其妙.

"你干嘛啊?"

顧萌話才說完,關宸極突然附身封住了顧萌的唇,輕舔調了還殘留在嘴角的蛋糕屑.顧萌本以為關宸極還會更進一步的時候,關宸極卻點到為止,放開了顧萌.

"怎麼?老婆,沒繼續吻下去,你覺得很失望嗎?"關宸極戲謔的對著顧萌說著.

"你去死!"顧萌一臉的沒好氣.

"你舍不得!"關宸極笑的痞痞的.

眼見顧萌真的要發火了,關宸極這才摟著顧萌說著:"昨晚沒抱你睡,今晚來討一個吻,不過分吧!"

"哼!"

冷哼雖冷哼,但是顧萌的臉上是帶著笑意的.

關宸極的心情也顯然大好,笑著走下車,再替顧萌開了車門,小心的扶著顧萌下了車,兩人一起朝著醫生的辦公室走去.

走到辦公室門口,護士看見關宸極的時候,立刻羞紅了臉,但是很快,護士回過神,一本正經的說著:"關先生,醫生已經在辦公室等您了."

"謝謝."關宸極淡淡的應了聲.

而後,關宸極擁著顧萌走入了辦公室.醫生一看見兩人的身影,立刻站了起來迎接兩人.

這段時間,g城誰不知道關宸極和顧萌的事情,是非因果也分了一個清楚,聰明的人,就要懂得適時的開口,更何況,這些有錢人,都是他們的衣食父母.

"關先生,關太太,歡迎!"

"麻煩了."關宸極雖禮貌,但是卻顯得冷淡.

"關先生可以在這里稍微坐一坐,我先給夫人做一個檢查!"醫生沒在意關宸極的冷淡.

關宸極點點頭,就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顧萌駕輕就熟的上了檢查床,醫生例行的問了身高體重後,就開始量血壓,宮高,腹圍這些常規的數據.

檢查完這些,醫生拿出胎心儀,開始尋找胎兒初期的心跳聲.

沒一會,小火車的聲音傳來,強勁有力.

關宸極聽見這樣的聲音,也好奇的從一旁走了過來.醫生看見關宸極,笑著說:"關先生,這個是寶寶的心跳聲,很健康,很有活力."

關宸極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胎心聲,那眼神都有那麼一點點的呆滯.他看著顧萌還沒什麼變化的肚子,一臉的不可思議.

對于男人而言,這是他第一次參與女人懷孕的過程,總是不免多了一絲的緊張.

"關先生,一會做一個bc檢查.現在已經十二周了.小寶寶開始長出四肢,從小蝌蚪的模樣變成了人形.這些,一會我可以和你解釋."

醫生確定完心跳後,收起了胎心儀,轉到了一旁的電腦前,先記錄下數據,再准備開始繼續做bc.

"寶寶的心跳這麼快,沒事嗎?"關宸極皺著眉頭看著數據上那快破160的心跳,總覺得不是那麼靠譜.

顧萌好想拿紙塞住這個男人的嘴.真是吵死了!虧他還是教授,一點常識都額米有.

很快,顧萌否決了自己這樣的想法,反正男人也沒有幾個是有常識的.

倒是一旁的醫生樂呵呵的笑了起來,和關宸極詳細的解釋起了胎兒心跳的問題.一邊解釋,一邊拿儀器在顧萌的的肚子上推動著,每到一個位置,她就停下動作,告訴關宸極這是哪里.

關宸極聽的很認真,問得問題也很詳細.

最後,顧萌最先聽到不耐煩的,要她是醫生,分分鍾就把關宸極給轟出去了.但是,醫生顯然有的是耐心,對關宸極的問題都極具耐性的解釋.

不過,顧萌雖然閉上眼,但是心里的那種甜甜,暖暖的感覺,卻隨時溢滿了顧萌的心房.

在懷宋禦宸的時候,宋熙銘雖然會陪著自己一起來,但是那時候更多的是做戲給人看.在產檢是內,雖然宋熙銘也在,但是,真正全程只有顧萌一個人再和醫生溝通.

有時候,顧萌走出產科後,看著那些老公隨時在身邊伺候的孕婦們,顧萌說自己不心酸,不嫉妒,那真的是假的.

再堅強的人,也有柔軟的一面,也有需要保護陪伴的一面.

一直到儀器從顧萌的身上拿開,顧萌接過醫生遞過來的紙巾,擦乾淨了肚子上的耦合劑,正准備下檢查台的時候,關宸極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

關宸極小心的扶著顧萌,若不是顧萌瞪著關宸極,顧萌相信,關宸極真的會蹲下身子,順便幫顧萌穿上鞋子.

"你夠了沒有?我不是殘廢!"顧萌沒好氣的對著關宸極說著.

"我願意."關宸極答的理所當然.

"……"顧萌真是氣結.

醫生在一旁,看著兩人的互動,笑了起來.這緋聞和八卦,看看就好,不能全信.關宸極和顧萌這兩人的態度,不是深愛,絕對做不出.真年頭,能像關宸極這樣做到這麼極致的男人,已經少之又少了.

兩人又磨蹭了一會,正准備離開醫生辦公室的時候,關宸極突然走了回來,顧萌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在門口看著關宸極.

這男人要干什麼啊?問了那麼多的問題,現在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

"醫生,請問,現在可以過夫妻生活了嗎?"關宸極這問題真是問得臉不紅,心不跳的.

"噗……"顧萌喝的一口水真是毫無形象的全噴了出來....

,:..

上篇:【Part129】不得其道不進其門     下篇:【Part131】嫁給我,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