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40】驚愕!  
   
【Part140】驚愕!

翌日的巴黎,仍然顯得風平浪靜.關氏集團的人除了高層的領導知道現在發生的事情,知道關氏集團的情況有多糟糕外,對于其他的員工而言,是全然一無所知.

關氏集團內的氣氛並沒發生任何的改變.

而媒體無任何風吹草動,是李澤律和關衍棋動用關系壓了下來.不是不知,只是還未爆發,這樣的情況能堅持多久,誰也沒一個准.

低氣壓籠罩在會議室里.

"關少,關氏集團再施壓,也有人再對媒體施壓.情況不容樂觀.尤其是現在我們失利的時候."李澤律皺著眉頭率先開了口.

會議室里的眾人都逐漸的沉默了下來,甚至連交頭接耳的聲音也不見了蹤影.這是關氏集團的會議室里,少數如此沉默的時候.上一次,是在關宸極接任總裁的位置時,這些高層不服一個教授出身的關宸極可以管理好關氏集團,選擇了抗議性的沉默.

這一次,在這樣的沉默里,卻帶著壓抑感.

"關少,難道沒有任何解決的辦法嗎?"有人出來質問關宸極.

似乎有人開了頭,下面原本還顯得沉默的氣氛頓時變得活絡了起來.但這樣的活絡不是以往的討論,而是聲聲的質問.

"關少,以往關氏集團是順風順水,大家就不說什麼.但現在,沒有任何解決的辦法,你又怎麼能帶領關氏集團進去前進?"

"對,關少,甚至我們連和關氏集團作對的人都找不出來,這又怎麼說?"

"原因呢?為什麼都不知道?"

……

一聲聲的責難對著關宸極.關宸極臉色未曾發生變化,仍然顯得冷靜自制.就算面對越來越惡劣的聲討聲,他仍然紋絲不動.

這樣的關宸極,讓在場的人面面相覷.

"敵人只是打了一個頭,我們自己先內部斗爭,接下來,各位覺得,又該如何呢?"關宸極終于開口了,問著在場的人.

在場的人,頓時,啞口無聲.

但,這樣的情況還沒維持一會,便有人站了起來,似乎顯得很憤怒,那文件夾重重的摔在了桌面上,那一聲巨響,也讓在場的人驚愕了起來.

司臣毅下意識的看向了來人.

"我要辭職.人本來就是往高處走,水才往低處流.我想,這個道理關少應該很清楚的."企劃部的總監怒氣沖沖的說著.

"冷靜點,joy."李澤律安撫著joy的情緒.

joy根本不再理會李澤律,也不再理會辦公室內的眾人,快速的摔門而去.李澤律本想追出去,但是關宸極卻阻止了李澤律的做法.

蝴蝶效應再頃刻之間燃燒,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在joy帶頭下,很大一部分的人萌生了退意.

畢竟,關氏集團現在的情況堪憂,他們有大把的機會,沒必要耗死在這里.除了關氏集團內老一輩的高管很堅定的坐在原地外,剩下的人,陸續起了身,雖然沒開口說話,但是那態度卻擺明了一切.

他們,要放棄現在的關氏集團.

"這也是看清人的好機會,不是嗎?"關宸極疲憊的說著.

腳,長在別人的身上,你想阻止,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何況,這個來去自由的社會,只能說,每個人的選擇不同.

"各位呢?為關氏付出一輩子,老了,卻面臨這樣的選擇.如果各位的選擇和他們一樣,那麼我不會多言一句.該給各位的,我不會推辭."關宸極問著眼前的這些人.

"關總,我們和老太爺一起打江山走來.不管發生什麼情況,我們會和關氏並肩到最後.這幾十年,關氏給予我們的,足夠富足一輩子.剩下的,是我們該做的."

終于,黃老作為代表,站出來,表達了剩下在場人的立場.

關宸極動容的看著眼前的老者,站起身,深深的鞠躬致意,說著:"謝謝各位."

而後,這些關氏集團的老前輩們,才起身,從容的離開了會議室.很快,會議室內,又只剩下關宸極等三人.

"關少……"李澤律也顯得有些壓抑的叫著關宸極.

"聯系上他們,我要親自見他們."關宸極沉默了會,開口說著.

李澤律知道關宸極說的是司徒家的人.但是,司徒家的人又豈是他們想聯系就能聯系上的.至少此刻來看,司徒家仍然是一片死寂,讓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仿佛就這麼藏在迷霧之中.

"明天,我去意大利."關宸極再度說著.

"關少……"李澤律有些不太贊同.

司臣毅也看向了關宸極.但是關宸極眼神里的堅定,司臣毅知道自己無法改變關宸極的想法.但是意大利現在的局勢,因為司徒冼離開撒冷,而變得危機四伏,各路人馬都在伺機而動.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明白.莫名其妙,這不符合我的作風."關宸極說的很簡單.

李澤律也不再說話,轉身去替關宸極定了去意大利的機票.而司臣毅隨行.

"這個事?"司臣毅突然開口.

"當然,萌萌不能知道.找個出差的借口."關宸極快速的說著,"我今晚自己會解釋."

"是."司臣毅不再多言.

沒一會,李澤律就已經訂好了去意大利的機票,關宸極則親自處理這些受傷棘手的事情.等關宸極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夜幕落下,華燈初上.

"你們也回去吧."關宸極揉了揉有些疲憊的眉心,對著頂層仍然還在工作員工說著.

而後,關宸極看向了司臣毅,繼續說著:"明天直接機場碰頭."

"好."司臣毅沒多言.

關宸極交代完,立刻轉身進了電梯.才走出電梯,還沒抵達自己的停車位,關宸極就感覺到了一陣陣的殺氣隨之而來.

很快,關宸極冷靜下來,就這麼站在原地不動,對方似乎也不懼怕關宸極看見自己,干脆也聽了下來,就這麼看著關宸極.

"你到底是誰派來的?"關宸極冷聲問著.

對方笑了笑,說著:"關少果然是冷靜,不懼怕大場面.和那關宸以比起來,關少當任關氏集團的總裁,真是名至實歸."

"少廢話."關宸極冷峻的說著,"你是司徒家的人?"

"你猜?"對方竟然很惡劣的把問題拋給了關宸極.

關宸極就這麼看著來人,一字一句的問著:"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目的?"對方微揚了語調,然後才說著:"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何必過問這麼多人呢?"

一句話,就把關宸極逼入了死胡同.

就在關宸極全身戒備的時候,對方竟然微微一笑,而後快速的從關宸極的面前消失,那速度快的,讓關宸極都無法反應.

"忍者!"關宸極驚呼了一聲.

但很快,關宸極在原地仔細的找尋了半天,無任何人的蹤影.接著關宸極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自己的停車位,但是,再無任何事情發生.

打開車門,關宸極也顯得小心翼翼,確認無誤後,才再度靠近自己的車,仔細的從頭到尾檢查了一次,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後,關宸極才啟動了車子.試了刹車油門等危險的地方.

半小時後,關宸極才驅車離開了關氏集團.

車子一離開關氏集團門口的時候,關宸極立刻電話了司臣毅,說著:"查今天大樓內的全部出入人員的視頻,包括地庫."

"是."司臣毅沒多問什麼.

十分鍾後,司臣毅給了答複,這答案,讓關宸極的眉頭皺的更深了.視頻之內,竟然無任何的異常.這是特殊情報部門所有的人,看完的這段時間內的視頻,可是,無任何的異常.

這意味著,要麼,這個出現在地下停車場的人,是關氏集團內的人,但是卻經過了改變,能有忍術,那麼輕易的改變一張臉,也不是難事.要麼,就是監控系統出現了問題.

"監控系統有問題嗎?"關宸極繼續問著.

"那需要一點時間,至少目前看來,所有的系統都是在運動之中的."司臣毅快速的答著.

"車庫的呢?"

"車庫的系統也在運動.我看見您在車邊檢查了許久,是發生了什麼嗎?"司臣毅這才開口問著.

"你沒看見之前和我在車庫對峙的人?"

"沒有!"司臣毅楞了下,然後驚呼了起來,"我的天,這段視頻是被人侵入做了手腳,天衣無縫的,不是很熟悉的人,根本不可能看的出來,何況還是車庫的這個地方.車庫內,有差不多二十分鍾的視頻是停滯的!"

"關少,你人在哪里?"司臣毅立刻問著.

"回去的路上."關宸極淡淡的說著.

很快,關宸極把之前發生的事情也如實的告訴了司臣毅.司臣毅也沉默了下來.沒一會,兩人掛了電話.現在的情況,遠不是他們看見的這樣,幕後的那個人,甚至已經侵入了關氏集團的特殊情報部門.

這舉動,就意味著,關氏集團已經*裸的被人擺在了面前,難怪對方可以一夜之間做出這麼多的事情.

現在的關氏集團,就好比以卵擊石,簡直不堪一擊.

就在關宸極沉思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刹車已經出現了問題,若是遇見緊急的情況,根本就不可能刹得住.而四周的車子並不多,但是似乎都顯得有備而來一般,追著關宸極的方向,似乎就打算讓關宸極這麼撞去附近的安全島.

"該死的."關宸極低咒一聲.

他發現,之前還算可控的刹車,已經逐漸出現了意外,包括手刹都已經失效了.這讓關宸極面色冷峻了下來.

很快,關宸極做出了決定,在車子完全失去控制的時候,他直接打開車門,跳下了車,再地上滾了幾圈,雖然受了傷,但是絕對好過和車子一起撞入安全島.

在關宸極下車後沒多久的時間,那車子飛快的撞向了安全島,頓時,一聲巨響,讓周圍的人都看向了此處.

關宸極並沒向前,而是忍住疼痛,站在人群之中,似乎在找尋著可疑的人,但是,他卻始終一無所獲.

沒一會的時間,警車,消防車,救護車,媒體的人都蜂擁而至,場面顯得更加的混亂.關宸極趁亂離開了此地,不再出現.

他還沒走多遠,關宸極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你到底是誰?"關宸極想也不想的直接問著.

"是我,親爹.你這口氣,要是萌姐打來,肯定完蛋了啦."關禦宸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這讓關宸極微松了一口氣,"你看見新聞了?"

"現在微博很快.萌姐最近是根本不看這些,所以暫時不知道.我說,親爹,你最近是衰神附身了?誰這麼和你過不去,隔幾天就來這麼一出?擺明了一定要讓萌姐知道.這事,不管怎麼瞞,也不可能瞞得過萌姐吧."

關禦宸問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顧萌又不是傻子,之前可以忽悠顧萌,但是,這事鬧的這麼大,有眼睛的人都看見了關宸極的車子撞上了安全島,車子那慘烈的情況.就算人不在車內,顧萌的智商猜都能猜得出,肯定是跳車了.

就算編的出合理的借口,顧萌也可以檢查關宸極的傷口,剩下的,不就一目了然了.

除非關宸極是吸血鬼,這傷口可以立刻恢複安然無恙.

但,這顯然就是做夢而已……

"我今晚不回去."關宸極很快做了決定,"我去大宅.你就告訴萌姐,我和爺爺在討論事情.明天早上,我要去意大利."

關宸極說的是事實,確實明天早上的航班,他要去意大利找司徒家的人.現在具體去機場的時間也不過幾個小時,那麼,他不出現在公寓也合情合理.

"ok,那車子的事情怎麼解釋?"關禦宸繼續問著.

"就說不是我再開,是司機.我一會會給她電話."關宸極已經恢複了冷靜.

"好了,我不和你說了,萌姐出來了,萌姐估計是看見新聞要給你電話了."

關禦宸說的急匆匆的,很快,關禦宸就掛了電話.他的電話還麼掛掉三秒鍾,關宸極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這一次,是顧萌的來電.

關宸極從沒這麼緊張,深呼吸後,才接起了顧萌的電話.

"萌萌."關宸極一如往常一般的冷靜.

"你的車子怎麼撞上安全島了?你人呢?"顧萌快速的問著.

"我很好,我在去大宅的路上,車子是司機再開,恐怕是有些迷糊了.最近事情比較多.剩下的事情,我都讓李澤律去處理了.沒事的."關宸極也說的天衣無縫.

"那你今晚回來嗎?"顧萌繼續問著.

"不,我和司臣毅明天一早的飛機要去意大利,所以晚上不回來.不然怕打擾了你睡覺.我就在大宅里."關宸極笑著說著,"你想我了?"

"你滾蛋,別貧嘴了好嗎?"顧萌沒好氣的說著.

但至少聽著關宸極的聲音,而那車上卻是也無發現任何的人,這讓顧萌也略微松了一口氣,把心頭的不安給壓了下去.

"乖,我快的話,第二天就回來了.恩?"關宸極轉移了話題.

"好.注意安全."顧萌笑笑,沒再多說什麼.

很快,顧萌掛了電話,但是那表情卻顯得若有所思.因為顧萌知道,關家車子很多,但是關宸極並不喜歡用司機,更不用說,車子是給別人開的.那麼多車子,也輪不到開關宸極的車子.

但,顧萌更知道,關宸極不願說的事情,你強迫去問,並沒意思.

她的眉眼微斂,沉思了會,快速的走回了房間,打了幾個電話.而後,顧萌的臉色顯得更為的凝重.

很快,顧萌又重新走了出來,但這一次,她的目標是去了關禦宸的房間.關禦宸沒想到顧萌會這麼冷不丁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那手中的鼠標都嚇的掉了下來,更忘了把電腦屏幕給關閉.

"萌……萌姐……"關禦宸說話的聲音都有點結巴了.

"你在干什麼?"顧萌看見了屏幕上的一片亂碼,快速的問著.

"沒……沒什麼,你看花眼了."關禦宸直接把電源給勾掉了.

真是天殺的啊……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就可以進入撒冷精神病院的系統,看見這段時間的監控視頻了.竟然萌姐會突然出現,功虧一簣.

"你在黑人家系統?"顧萌快速的問著.

"沒有,好玩的嘛,我肯定沒做什麼違法的事情."關禦宸很快的反駁著.

顧萌就這麼看著關禦宸,關禦宸被顧萌看的有些心虛,眼睛不自覺的看向了別的地方.關禦宸這樣的小反應,顧萌知道,關禦宸肯定有事情瞞著自己.

再加上先前打的電話,里面熟悉的媒體朋友告訴顧萌,關氏集團最近的情況不太好.但是被壓了下來,沒人敢爆這個新聞.不過,恐怕也壓不了多長的時間.

"關氏集團出問題了,你知道?"顧萌問得很直接.

"呃……"關禦宸錯愕了下,立刻說著:"我怎麼知道,不可能的."

"小鬼,你是我生的.你如果真的不知道,那表情不是這樣.你沒發現,你說謊的話,耳根子會微微紅一下,那眼睛里面就不自然了?"

"……"關禦宸說不出任何辯駁的話.

是,這幾年和顧萌斗嘴,他都可以輕易的占上風.但是關禦宸也明白,這個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非顧萌莫屬.而顧萌能這麼肯定的說時,肯定是有所明白了.

親爹啊……相瞞我家萌姐,好難……偏偏這種時候你還跑去出差……

"你爹地叫你做什麼?"顧萌繼續問著.

"沒有.查一些東西."關禦宸沒明說,但是也沒隱瞞自己的行為.

顧萌皺著眉頭,隱隱覺得自己想說什麼,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而關禦宸也小心翼翼的看著顧萌,似乎害怕顧萌想起什麼似的.

他記得,他家萌姐最近的記性異常的差,絕對記不起前一天的事情,當天的事情都可能忘記.

所以,關禦宸並不擔心顧萌再想起什麼,甚至現在的事情,可能過一會,顧萌也會忘記的一干二淨.

而顧萌沒理會關禦宸,一直不斷的在想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越想,那腦子越疼了起來,終于顧萌朝著房間走去,想去看這幾天自己的記錄,但很快,顧萌發現,這記錄這段時間都是關宸極記錄,關宸極忙碌後,這記錄也停了下來.

所以,顧萌一無所知.

"該死的."顧萌低咒了一聲.

似乎,因為過分用力的想回憶,顧萌的腦子越來越疼,那疼痛占據了顧萌剩下的思維神經後,顧萌有些崩潰了.

下一秒,顧萌就這麼軟軟的癱軟在地上,毫無反應.

關禦宸擔心顧萌,也跟了進來,就看見顧萌昏倒在地上,嚇得關禦宸立刻叫了起來,但還來不及有反應,顧萌已經緩緩的睜開眼睛了.

"萌姐……萌姐……"關禦宸緊張的叫著顧萌.

"沒事."顧萌回過神,微微喘息了一口.

"你嚇死人了,怎麼會突然昏倒的!我看還是去醫院吧."關禦宸仔細打量著顧萌,最後那視線落在顧萌的小腹上.

"沒關系,我躺一會就好."顧萌拒絕了關禦宸的提議.

關禦宸看著顧萌,撇撇嘴,才想說什麼,卻被顧萌給搶了先,說著:"不准告訴任何人."

"知道了."關禦宸長長的應了聲.

顧萌就這麼在原地休息,而關禦宸小心的走到了顧萌的身邊,問著:"萌姐,你最近到底怎麼了?我覺得,就算醫生查不出來,但是自己本身應該也有感覺的.你不是常說,女人的直覺最准了?"

"直覺是,我沒認為這個危害了我的健康,但是我卻覺得有事情要發生."顧萌倒是說的很直接.

"……"

"有意見?"

"有說等于沒說.這樣不是辦法啊!"

"那你告訴我怎麼辦?"

"……"

"所以,你這個智商超180的人都想不清楚的事情,你問我這個正常智商的人,怎麼知道?"

"扯,你智商正常!"

"那我就是不正常的智商,就類似癡呆,不知道很正常啊!"

"……"

"好了,你現在,火速的去睡覺!"

顧萌停止了交談.關禦宸看了眼顧萌,這才點點頭,朝著門口走去.但是走到門口,關禦宸突然回頭,整張小臉都皺在一起了,這看的顧萌有些莫名.

"怎麼了?"

"媽咪,你不會有一天把我們都忘了吧?"關禦宸這話問的小心翼翼的.

"傻瓜!"顧萌笑了起來.

關禦宸沒再多說,也微微一笑,但是看的出關禦宸現在的心情也沒那麼的高漲.然後,這才重新走出了顧萌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而顧萌則疲憊的躺在床上,似乎每一次這樣的昏迷或者用力的思考後,她的神經緊繃,人就會顯得特別的疲憊.

沒一會的時間,顧萌入睡,但顧萌卻始終睡得不安穩,那腦海里不再是一片平靜,而是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畫面,這些畫面,讓顧萌覺得熟悉,卻又覺得恐慌不已,這樣的恐慌里,帶著熟悉的陌生感.

"不要……"

"我想離開這里……"

"我不要坐這個位置!"

"放過我吧,求求你."

"也許,也許死了會不會更好一點?"

……

這夢,充斥著一個女孩的悲涼,每一聲都哭的特別的慘烈,那眼神失去了光彩,空洞無神……

————

關氏集團

"你知道嗎?企劃部的總監辭職了?還有幾個部門的高管也辭職了?"

"有消息,但是還沒什麼動靜好像."

"公司那些老一輩的高管倒是一直都在."

"最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

關氏集團內細碎的議論聲不斷的圍繞著,緊張的氣氛在這些高層的辭職下不斷的攀升.而原本一直安靜的關氏集團總部外圍,也逐漸的聚集了部分的記者,雖然人數不多,雖然無任何的行動,但是卻更讓人憂心忡忡.

甚至,許久不曾露面的關衍棋也出現在了關氏集團內.

關衍棋的出現,讓這些細碎的議論瞬間消失不見,大家小心而忐忑的看著關衍棋.關衍棋最忌諱的就是集團內有人莫名的碎嘴.

"老總裁好!"大家齊聲打著招呼.

今日的關衍棋穿的非常的正式,面色嚴肅的對著眾人點點頭,就快速的坐上專用電梯回到了頂層的總裁辦.

在關衍棋離開後,眾人又小心的說了起來.

"關少這段時間似乎也是焦頭爛額的,今天一早的飛機又去出差了."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大問題?"

"算了算了,我們還是管好自己,工資照發就好."

……

好一陣後,集團內的議論聲才徹底的消停了下來.而此刻的關宸極,早就已經坐上了前去羅馬的飛機,再轉道去了可可西里,這個司徒家族的所在地.

"關少."司臣毅仍然顯得很擔心.

司徒家族的總部,其實所有的人都知道在可可西里.但是真正敢出現在可可西里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基本都在羅馬,甚至也要經過層層的審核,才可能進入.

司徒家的人做生意,有一個原則,從來不做陌生人的生意,只做熟人的生意,就算是再誘人的條件,司徒家的人也從不接受.

如今,關宸極卻直搗了司徒家的老巢,這豈能不讓司臣毅擔心,這樣的舉動,甚至可能引起司徒家的殺意.在這個特殊的界限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若沒經過司徒家的允許,以找司徒家的名字私自踏上可可西里,那就是死路一條.

當然,司徒家是絕對區分的清楚游客和商戶.

尤其,還是關宸極目的這麼明顯的商戶.

"不用說了."關宸極阻止了司臣毅繼續說下去.

司臣毅沉默的不再開口.但是那雙眼卻充滿了銳利,警惕的看著周圍的環境.他們此刻親自開著越野車,朝著可可西里前進.越是接近可可西里,越是危機四伏.

司臣毅在他們抵達羅馬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感覺到了四周有人再跟蹤他們,但是,這些人,只跟蹤,卻無任何行動.

這就證明,他們上飛機的那一刻,就已經被人盯上了.

"關少,周圍不止一波人."司臣毅皺著眉頭說著.

這一波人的意思不是司徒家的人兵分兩路,而是跟蹤他們的人完全不是一伙的,似乎是分成了兩股的勢力.

難道,為難關家的,不僅僅是司徒家的人嗎?"

"靜觀其變,我們沒有選擇的權利."關宸極凝重的說著每一個字.

"是."

車子飛快的開在路上,所幸的是,這一路上,除了這些跟蹤的人不曾消失外,倒是兩人相安無事的抵達了司徒家位于可可西里的城堡.

就在兩人抵達司徒家門口時,那沉重的古堡大門,卻赫然出現了條理極為清晰的圖騰,這圖騰,讓司臣毅皺起了眉頭,而關宸極也發現了什麼.

很快,兩人相視一眼,眼底不由得都有了片刻的驚愕.

"關少,這圖騰的一半是不是夫人那個紫檀木盒子的一部分,拼起來就是這個圖騰啊!"司臣毅率先開口.

這場景,讓司臣毅也有一些不敢相信,司徒家的大門的這個圖騰分明就是剛剛弄上去不久的.在他的記憶里,司徒家的大門,是絕對沒這個東西的.對于圖騰,也就只有司徒家的人知道.

那麼,這是什麼意思?

司臣毅一向精明的腦袋在此刻,發現自己也有一些想象無能了.就連關宸極那眼底的驚愕也越來越明顯了.

所有的事情,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萌萌不可能和司徒家的人有關系.萌萌的爺爺更不可能."關宸極根本不相信這些.

"那紫檀木盒是怎麼解釋?說不通."司臣毅也想的迷惘.

關宸極不說話,沉默許久,看著那緊閉的大門,終于,那手抬了起來,但是還沒來得及按下門鈴,那厚重的大門竟然已經緩緩的打開了.

"關先生?"一個正兒八經的管家模樣的人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關宸極和司臣毅都輕易的可以感覺的到眼前的人內斂的氣息.就憑這點,他們可以相信,走進這個城堡,那才是危機四伏.

"我是關宸極."關宸極不冷不熱的說著.

司臣毅在關宸極的身後站著,全身的神經緊繃,那肌肉緊縮,隨時警惕著.但是,關宸極還沒來得及說出自己的目的,管家倒是已經率先再度開了口.

"關先生可知未經邀請來司徒家,那是會沒命的?"

管家話落的瞬間,一把精致小巧的手槍就已經抵靠在了關宸極的額頭,那速度快的,完全不像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讓他們措手不及,無從反應.

"又可知道,這手槍的精准度以及我的速度,下一秒,你就會是一具尸體在我面前?"管家繼續不冷不熱的說著.

"那你就開槍."關宸極的回答沒任何溫度.

司臣毅難得的緊張.

關宸極繼續說著:"敢來這里,我還怕什麼,沒得到答案之前,你以為我會走嗎?"

就在關宸極話落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陣拍掌的聲音,甚至,這個人何時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沒任何人發現.

似乎,周圍的空氣里,都染了絲絲的寒意.

一個轉身,一張白皙而精致的面孔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關宸極怔了下,列寬反應過來眼前人的身份.

司徒冼.

這是關宸極和司臣毅第一次看見司徒冼,就算是聽說,或者報紙見過,但是,當司徒冼真正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不免的,兩人都有些出神.

一個男人比女人還好看的時候,正常人都會側目.

"我可不希望聽見任何我不想聽的話."司徒冼的警告在先.

管家則很恭敬的說著:"主人."

司徒冼看都沒看管家一眼,只是揮揮手,管家就從容的退了下去.很快,大門口就只有司徒冼,關宸極,司臣毅三人面對面.

"找我?"司徒冼笑了起來,那笑容在陽光下,顯得異常的燦爛.

但,只要明眼人,都看的出,司徒冼的眸光里帶著冰冷的寒意,根本毫無溫度.那看人的眼神,是淡漠而無情的.仿佛,站他面前的不是有生命的物體,也就是一尊無生命的石像.

"司徒家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關宸極倒是問的很直接.

司徒冼很惡劣的看著關宸極,勾了勾手指,說著:"問我問題,你拿什麼來交換?"

沒給關宸極說話的機會,司徒冼繼續說著:"好像我還看不上你的任何東西?"

現場的氣氛直接陷入了一片的沉默.

"不過我今兒心情不錯,給你一個選擇?拿你的命,來換這個答案怎麼樣?"司徒冼說的很輕松.

司臣毅顯得已經有些惱火了起來,才想對司徒冼發火,司徒冼卻突然看向了司臣毅,那笑容又陰森了幾分.

"司臣毅,這個世界上出名的雇傭兵,代號003.竟然可以為商服務,真好奇,關宸極給你了多少傭金啊?這麼賣力,我出雙倍如何?"司徒冼說的輕松,"不過,司臣毅,收起你的殺意,在這里,你碰不到我分毫,和我斗,你還太早了."

"冷靜下來."關宸極終于開了口,但是卻是對司臣毅說的.

司臣毅憤怒的看著司徒冼,但是卻不再說話,恢複了從容,站在關宸極的身後.而司徒冼看都不再看司臣毅一眼,那目光饒有興味的直落落的落在關宸極的身上.

然後,司徒冼敲了敲大門上的圖騰,說著:"這個圖騰很漂亮吧.司徒家一百多年都不曾畫在門上,我前一周才讓人弄上去的."

"你到底要做什麼.萌萌為什麼會有你家的圖騰的鑰匙?那藍寶石是司徒家的?a&f難道背後最大的金主也是司徒家?"關宸極也有些忍無可忍,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嘖嘖嘖,太急躁了,關宸極.把自己的弱點暴露在別人的面前,那可是死局呢."司徒冼笑了笑,提醒著關宸極.

關宸極似乎在隱忍著,那手心的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隨時出在爆發的狀態.唯獨司徒冼不緊不慢,完全不受關宸極的影響.

"你不好奇顧萌的爺爺為什麼會有司徒家的藍寶石?知道那藍寶石在司徒家是什麼地位嗎?"司徒冼反問關宸極.

關宸極想罵人,要是能查得到司徒家的這些事情,他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里.也不可能現在陷入了挨打的局面.

"噢,對了.和你們關家作對的,可不止我司徒冼一個人.我嘛,純粹就是好玩.難得碰見你這麼好玩的對手,是不是?"

司徒冼說了一連串的話後,竟然好心的告訴了關宸極的答案.這樣的答案讓關宸極更無法忍受.但是,卻拿司徒冼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司徒冼突然湊近了關宸極,那臉湊的極近,似乎都要貼到了關宸極的臉上,司臣毅馬上有了反應,但是在下一秒,司臣毅的手就被司徒冼給控制住了.

"關宸極,你要好好的活著喲.活著才可以知道最後的答案呢.死了,那就真的只能去問閻王了.我怕閻王都知道的不清楚呢."司徒冼的話很輕,卻字字句句帶著深意.

而後,司徒冼立刻和關宸極拉開了距離,也不再給關宸極任何問話的機會,就轉身離去.關宸極才想跟上去,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的人,就這麼把關宸極和司臣毅攔在了門口.

"司徒家嚴禁外人進入."對方的聲音冰冰冷冷的.

司臣毅和關宸極對看一眼,也沒傻到在這樣的時候以卵擊石,這麼進去,只會被人掃成馬蜂窩,還一無所獲.

那厚重的大門,緩慢的關上,就在大門關上的那一瞬間,突然,關宸極和司臣毅的周圍響起了槍聲,無數的殺手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場面,一時變的緊張而失控了起來.但關宸極和司臣毅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根本沒打算讓我們離開."關宸極快速的說著....

,:..

上篇:【Part139】塔羅牌成真了!     下篇:【Part141】迷霧下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