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47】是誰?  
   
【Part147】是誰?

這話,讓司徒冼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那眉眼之間有了殺機.顧萌就算沒看向司徒冼,也可以輕易的感覺的到,但是顧萌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懼怕.

"成交."司徒冼快速的說著,"但是,我的條件是下個月完婚."

顧萌怔了下,但卻沒任何反應,微微的點頭,那點頭的速度快的讓人看不見,接著就這樣直接從司徒冼的面前消失.而在拐角處,不知何時走出來一個傭人,快速的跟著顧萌的身影離開了此地.

司徒冼就這麼站在原地,冷眼看著顧萌離開的方向,許久不曾說話,再看著那緊閉的梨花木的雕花大門,司徒冼也沒進去的想法,轉身離開了鳳家.

鳳家的人對司徒冼都顯得有些忌憚,沒人阻止司徒冼,一直到司徒冼坐上專機離開鳳島回了可可西里的司徒家,鳳島的人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氣.

要知道,上一次顧萌失蹤,司徒冼在鳳島大鬧一場,那是血雨腥風.而鳳霸天對于這樣的混亂從來置之不理,因為在鳳霸天看來,鳳島的人若連這樣的應變能力都沒有,又豈能生存在鳳家.

"鳳家和司徒家要聯姻了嗎?"

"應該是吧,司徒冼肯定早就知道小姐要回來,不然這十幾年他都沒出現過."

"我聽說,他被關在撒冷的精神病院里."

"天……他曾經殺了那麼多的人……"

……

仆役們緊張的議論著眼前讓人撲朔迷離的情況,而就在這時,滕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那眸光冷然了許多,大家看見滕時,立刻噤了聲.

"鳳家最忌諱的便是議論掌權人和繼承人的事情,顯然你們犯了規."滕的聲音冰冷而人無情.

"請恕罪!"

"自行領罰!"

"遵命!"

很快,原本在一起的人自行消失不見了.而滕站在原地,卻一動不動,那低斂的眉眼卻似在沉思什麼.

——

巴黎,關氏集團.

會議室內眾人的臉色都顯得不可思議,你看我,我看你,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現在留在關氏集團會議室的人,都是自行願意跟隨關宸極的人.剩下的人,早就在情況最為危機的時候,撒手不管,奔向自己更好的前程.

"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

"這所有的事情都好像結束了.原本追著我們要賠償款的廠商沒了聲音,允許給我們富余的時間,合作要中斷的廠商主動來談判條件了."

"我這邊,銀行的放款很順利,全額下來,這就解決了資金鏈的問題."

"南非那邊的情況,也得到了妥善的解決.在礦場發生坍塌後,關氏集團快速理賠後,現在是一片贊揚之聲.甚至南非政府還主動給了關氏新的礦脈."

……

大家都紛紛說著自己手中事情的進度.這些原本讓人頭疼的麻煩事,在一夜之間全都變成了利好的消息.

這一點也不誇張,真的是在一夜之間.就在昨天的現在,每個人都顯得焦頭爛額,但是一早起來後,接到的都是各方面傳來的利好消息.甚至還多了許多的合作機會.

這樣的情況下,關氏集團的危機順利的得到解決,甚至還可以有更好的發展.這才讓大家覺得驚奇.

最終,你看我,我看你,所有人都得不出結論的時候,大家把注意的目光落在了仍然空著的主位上.

"是關少嗎?李特助?"有人問著李澤律.

李澤律顯然也顯得有些莫名,最終搖了搖頭,說著:"很抱歉,我也不太清楚."

下意識的,李澤律看向了司臣毅,司臣毅的眉頭皺了下,手中的鍵盤卻在不停的敲打.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打開,關宸極的身影出現在會議室內,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關宸極.

顯然,關宸極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等眾人開口,關宸極已經率先開了口.

"各位,這段時間,辛苦各位,但是,現在的情況並不算完全明朗,可能是走向希望,也可能要面對的是更大的風暴.請各位做好准備,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隨時彙報最新的進展."

關宸極快速的下達了命令.在場的人大家彼此對視一眼後,點點頭,魚貫離開了會議室,不再多言.

很快,會議室里就只剩下關宸極,司臣毅,李澤律三人.在所有的人離開後,關宸極才從容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發生的情況,我想你們也知道了,有什麼想法嗎?"關宸極反問著在場的兩人.

李澤律搖搖頭,說著:"太詭異,一下子什麼事情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我不認為這事好事!"

李澤律會這麼想,不是沒有理由的.換誰在昨天仍然還在生死一線,一點轉機都沒有,無論用什麼樣的努力.而今天卻突然好轉,完全不需要你費一點力氣,這樣的事情,誰會相信?

畢竟,天上不可能白掉餡餅,這世界上也沒有免費的午餐.

而司臣毅沒說話,那手中的鍵盤飛快的敲打,不時的還撥通了幾個電話,但司臣毅只在聽,卻沒說任何的話.

"喲,你家雇主運氣真好,這樣都能逃過一劫."

"放心,不是陰謀,是上面的人真的收手不干了."

"原因?抱歉,不知道原因.估計你問誰,誰都不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估計也沒膽子說吧."

"你家雇主真牛啊,竟然惹了司徒家,最後連鳳家也惹上了,還能這樣的結果,命大啊!"

……

這是司臣毅從各方得知的消息,所有的消息都明白的告訴司臣毅,關氏集團的危機過去了,因為鳳家和司徒家收手不干了,甚至原先三緘其口的人也願意透露一些消息.

"是好事.對于關氏集團.但是對于關少本人,恐怕不是好事."許久,司臣毅才開口說著.

"什麼意思?"李澤律率先問著.

"這一次,把關氏集團搞成這樣無一絲反擊余地的,不僅僅是司徒家,還有鳳家的勢力.而這一次,兩個家族的勢力是同時退出.這意味著給了關氏集團一條路,應該是有幕後人的意思.若非如此,鳳家和司徒家絕非半途退出的.黑吃黑,他們一直很喜歡的."

司臣毅快速的解釋了起來.

關氏集團是一個香餑餑,司徒家和鳳家既然下了手,姑且不論什麼原因,按照他們的做法,是絕對不可能半路退出.直接收購關氏集團,對這兩個家族有力而無害.

但,他們卻在最關鍵的時候退出了,這其中肯定是發生了變數,至少有他們所不知道的力量參與其中.

"嫂子!"關宸桀走進會議室,正好聽見司臣毅說的話,快速的說著.

這話,讓所有的人看向了關宸桀.關宸極的眼神微眯,那手心攥起了拳頭,顯得極為的隱忍,似乎壓抑下的情緒,在一瞬間又會輕易的崩塌.

"我做一個大膽的假設.也許最初,嫂子在通知宋熙銘來接自己的事情,是真的不記得了我們了.但是可能回去後,她想起了我們,鳳家和司徒家對她提出了要求,而她的交換條件則是放過關氏集團."

關宸桀說的振振有詞,這樣大膽的想法讓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尤其是關宸極的表情變得非常的奇怪,只是,關宸極全程不說一句話.

"桀少,我知道你是全球頂尖的腦科權威.但是,鳳家下面的醫生恐怕不容小覷.如果當年做得出這樣的事情,現在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失誤."司臣毅反駁著關宸桀的說辭.

關宸桀看著司臣毅,而後看向了關宸極,繼續說著:"凡事都有失誤的時候,再高明的醫生也無法保證一輩子所有的手術都是成功的."

說著,關宸桀頓了下,繼續說了下去:"嫂子之前被覆蓋的記憶,用的是催眠的辦法.時間或者一定時候的預兆到了,這樣的催眠就自動解除.但是,這十幾年發生的事情,是實實在在的,不可能完完全全的從記憶里抹去,或多或少有片段的.所以我才做了這樣大膽的猜測."

這話,讓在場的人無法反駁.

"萌萌這麼做,什麼意思?"關宸極終于開了口,"是預兆嗎?"

"記得宋熙銘說過嗎?嫂子願意讓他告訴你這麼多事情,就是已經留了退路,也許,嫂子什麼都知道."關宸桀回憶著宋熙銘當時的言語.

"但是,鳳家和司徒家不是這麼好搞的.他們之間,好像有很深的糾葛."司臣毅仍然沒太放心.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情況是對我們利好的,先扭轉關氏集團的情況,是上上之策.剩下的,船到橋頭必然直,現在想那麼多,也沒有用."最終,關宸極做了決定.

"是."大家誰也不再開口.

關氏集團內恢複了一片的忙碌,媒體的口風一致逆轉,所有的事情開始順風順水了起來.

顧爸顧媽也不曾離開巴黎,而就這麼留在巴黎,照顧起了關宸極和顧萌的小女兒.他們也沒搬回大宅居住,仍然在關宸極市區的公寓里.關禦宸也跟著顧爸顧媽,倒是關衍棋成了最經常在公寓來回奔走的人.

似乎,顧萌的離去,是每一個人心頭的痛楚,但是新生命的誕生沖散了這樣的痛楚.尤其這個小家伙的長相完全的不像關宸極,和顧萌是一個模子引出來的,不僅是五官,還有那眼神,像極了顧萌.

"萌萌要在多好,看見了肯定很開心."顧媽看著小家伙,顯得很感慨.

"你還說?"顧爸看了眼顧媽,快速的阻止了顧媽.

顧媽發現自己說錯話,連忙噤了聲.在這段時間里,顧萌這個字也成了關家的禁詞,誰也不再提及.但是,看著小家伙的樣子,顧媽很難不這麼想.

越是這麼想,那淚越是顯得不可控制.

而關宸極正好進門,看見了顧媽的表情,自然知道顧媽在想什麼,他沒多說什麼,只是走上前,抱起了小家伙.

"小心心,你也和姥姥一樣想媽媽的是嗎?媽媽一定會回來的."關宸極溫柔的對著關念心說著.

關念心,是關宸極給小家伙取的名字,但是,這名字卻是關宸極在顧萌記錄事情的本子上發現的.上面有無數的名字,只是出現最多的是"念心",所以,關宸極才取了關念心名字.

這是順了顧萌的想法.

"媽,念心今兒還好嗎?你們要太累的話,我讓大宅那邊派傭人過來."關宸極放下關念心,轉移了話題.

"不會,我們也就這點事情了,不會累的."顧媽拒絕了關宸極的提議.

關宸極也沒多言,點點頭,而後繼續問著:"宸宸呢?"

"說到宸宸,我不知道那小子最近在干什麼.放學回家就在自己的房間里,吃飯叫了好幾次才出來的."顧媽說到關禦宸搖了搖頭.

顧爸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很難得的開口說著:"宸宸和萌萌的感情很好的.表面上,宸宸看起來最沒所謂,恐怕最不舒服的人就是他了."

外人也許看不出來,但是顧爸卻很清楚的知道關禦宸對顧萌的感情有多深.沒大沒小是一回事情,但畢竟顧萌是關禦宸從小唯一可以真正放心依托的對象,而現在顧萌不在了,關禦宸的心里絕對是最不好受的人.

只是,關禦宸的早熟,不會把這些事情都表露在臉上,這也是讓顧爸顧媽最擔心的一點.

你若發泄了,那麼還無所謂,不發泄,積壓在心中,保不准哪一天真的就成了心病.何況,顧萌的事情,真的沒人說得准的.

"我上去看看."關宸極皺著眉頭聽著顧爸說,快速的應著.

而後,關宸極就轉身上了樓找尋關禦宸.

這段時間來,關宸極忙著處理關氏集團里面掃尾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是忽略了關禦宸.現在聽顧爸這麼說,關宸極心中的愧疚更甚了幾分.

站在關禦宸的房間門口,關宸極禮貌的敲了房門,里面很空傳來了關禦宸的聲音:"進來."

關宸極推門而入,關禦宸一直皺著眉頭,手心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打著,神情顯得極為的專注,這讓關宸極皺起了眉頭.

"宸宸,你在干什麼?"關宸極問著關禦宸.

關宸極沒理會關宸極,許久,才有些懊惱的把手從鍵盤上收了回來,然後一賴,就這麼賴在了椅子上,那臉色讓人看不清關禦宸現在的想法.

關宸極越發覺得奇怪,就朝著關禦宸的方向走去,關禦宸也沒阻止關宸極,甚至那電腦屏幕都大咧咧的擺在關宸極的面前,一動不動.

"你黑人家系統?"關宸極看了一眼,就知道關禦宸在做什麼,立刻問著.

"恩."關禦宸答的有氣無力的.

"誰的?"

"鳳家."

"……"

關禦宸答的太干脆,瞬間讓關宸極無話可說,就只能這麼看著關禦宸,不知道應該是要罵還是覺得心疼,這樣的感覺也讓關宸極覺得束手無策.

倒是關禦宸主動的再度開了口:"他們說萌姐是鳳家的繼承人,我只知道鳳家更多的事情,萌姐的情況,也許,這樣可以找到萌姐."

這話,關禦宸說的很委屈,說著,關禦宸扁起了嘴,嘟囔著:"親爹,我想萌姐了,我想萌姐了."

最後的話,關禦宸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那淚水嘩啦啦的就這麼掉了下來,然後扁著嘴看著關宸極,一臉的傷心.

在之前,關禦宸黑了撒冷的網絡,找到了那些重要的證據,也讓關禦宸對這些信心大增,本以為鳳家的網絡就算難破,花一點時間也可以找尋到消息的.結果,事實卻大大的出乎了關禦宸的預料.

鳳家的網絡,根本就是銅牆鐵壁,無論他花多大的力氣,都無法找到突破口,甚至好幾次他差點被人給逮著了,但是偏偏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有人在指引自己離開那個網絡系統,避免了危險的發生.

這更讓關禦宸堅定找到這一切秘密的信心,至少鳳家也不完全沒人在幕後幫自己,也許一切事情都有一線生機的.

"媽咪會回來的,一定會的."關宸極只能這麼抱著關禦宸,在安撫著關禦宸的情緒.

關禦宸沒說話,就這麼趴在關宸極的肩膀上,那不斷抽泣的聲音,讓關禦宸的肩膀一聳一聳的,顯得極為的難過.

關宸極只能這麼輕拍著關禦宸的背部,不知道說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關禦宸的電腦突然發出了聲音,黑掉的屏幕上赫然出現了一行醒目的字.

"喂,這幾天別黑系統了.我不在,再黑會被人抓的."

這幾行字,關禦宸也看見了,閃爍了一陣後,這字就消失不見了.這讓關禦宸楞了下,關宸極也困惑的看向了關禦宸,等著關禦宸解釋.

"是這樣啦.我這幾天不是黑鳳家的系統嗎?但是怎麼黑都黑不進去,還差點被人抓.每次被人抓的時候,這個不知道是誰的人,就會跳出來,帶著我跑路,所以我才每一次都沒被人抓."

關禦宸扁扁嘴,說著這段時間來的遭遇.

最初,關禦宸黑鳳家的系統,是一無所獲,連門路都找不到的.後面,研究了幾天後,關禦宸倒是也找到了突破口,只是很快就被人給發現了,這下,關禦宸逃都來不及.

要不是有人突然出現,給了關禦宸指引,關禦宸肯定就被逮了一個現行.于是,從那一天開始,關禦宸每天都在嘗試,結果都是一樣,最後都是被這個神秘的人給帶出來的.

一直到今天,神秘的人發出警告,說他不在,叫關禦宸這幾天老實點.

"這樣?"關宸極聽著關禦宸的話,也顯得不可思,"會是誰?"

"是萌姐嗎?"關禦宸立刻想了想,說著,但很快,他否認了自己的猜測,"不可能是萌姐,萌姐電腦真的是一等一的爛,除了玩游戲還靠譜外."

"宋熙銘?"關宸極繼續問著.

"不是,口氣完全不像.他的電腦沒很好."關禦宸也否認了.

這一來,鳳家唯一和關禦宸認識的兩個人,都已經完全被否認了.這個神秘人的身份更加的讓關禦宸揣測了起來.

"宸宸,鳳家的事情,暫時到此為止,不要再隨便的侵入系統,避免出事.知道嗎?"關宸極沉默了下,開口對著關禦宸說著.

關禦宸扁扁嘴,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沒反駁關宸極的話.他知道,現在不是繼續糾纏鳳家的時候.繼續糾纏下去,就有曝光的可能.因為,保護傘是不可能隨時都在的.

萬一出了事,那麼,他連累的可能不僅僅是關宸極,還有顧萌,尤其是現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

"我知道了."關禦宸應著.

"恩."關宸極沒再多說什麼.

很快,關宸極站了起身,關禦宸也干脆關了電腦,關宸極親自陪著關禦宸洗澡,上床,一直到關禦宸睡著了,關宸極才離開了關禦宸的房間.

看著那已經關上的房間門上,關宸極走回了自己的臥室,但此刻的主臥已經空空蕩蕩,再也看不見顧萌的身影.

關宸極片刻,有著失落,就這麼站在大床前沉思,仿佛顧萌仍然還在這個房間之中一半,久久讓關宸極無法從這樣的情緒之中回過神來.

一直到隔壁的房間,傳來關念心的哭聲,關宸極才收起了情緒,朝著房間走去.

他堅信,什麼都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出現轉機.現在原地踏步,並不代表永遠的毫無希望.

只要他還在的一天,他就一定會找尋顧萌,讓顧萌回到自己的身邊.

——

鳳島

"小姐,醫生在等您了."朱雀再一次的在顧萌的房間門口叫著顧萌.

這已經是朱雀第三次來請顧萌了.顧萌無動于衷.在這之前,醫生來過無數次,都被顧萌給打發了.這一次,是掌權人親自帶著醫生出現在顧萌的屋外,等著顧萌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我知道了."顧萌的聲音仍然很平靜.

"小姐,掌權人親自來了."朱雀提醒著顧萌.

顧萌這一次,不再說話,許久,顧萌終于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朱雀恭敬的站在顧萌的身後.

顧萌知道鳳霸天找自己是為了什麼.但顧萌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需要全面檢查的,所以她一直在拒絕醫生.

這段時間,顧萌也想起了諸多的事情,雖然都是零散的片段,但是卻顯得清晰了起來.很多事情,顧萌也許無法串聯成一個完整的事情,但是,顧萌知道,現在的情況,和之前發生的事情,早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自然的,對于鳳霸天的檢查,顧萌也動了幾分的防范.

在鳳家,你防的不僅僅是敵人,而是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一個人.甚至在有的時候,你必要時,必須把自己也給算計進去.

鳳霸天既然以前可以找人催眠了自己的記憶,讓自己完全無記憶的在顧家成長,在特定的時間再解除自己的記憶.那麼,現在鳳霸天也可以用同樣的手段,讓自己的記憶徹底的消失,覆蓋一段完全假的記憶.

顧萌避免的是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這段時間來,顧萌一直在推諉醫生所謂的檢查,就是在自己的屋內不斷的記錄這段時間她所看見的事情,和想起的事情,避免真的發生這樣的情況,她有應對之策.

而顧萌也知道,自己想推諉檢查,也不可能一直推諉下去,該面對的,早晚要面對,她不可能拿關宸極開玩笑.

"一定要我親自來這里,你才出來?"鳳霸天顯然很不滿的,對著顧萌說著.

"掌權人."顧萌不卑不亢,"我剛回來,只是想適應環境,不喜歡醫院這樣的地方,而已."

一句話,把鳳霸天堵的無言以對,也讓鳳霸天下不了台,那臉色赤紅,顯得極為不滿.

"鳳冰凌,你不用忘記了答應我的事情.我做到了我的承諾,你若做不到你的承諾,那麼,別怪我無禮了."鳳霸天威脅著顧萌.

顧萌猛淡淡一笑,說著:"那掌權人對于過兩個星期,鳳家和司徒家大婚的事情,又如何定奪呢?"

"哼!"鳳霸天冷哼一聲,顯然不願意討論這樣的話題.

顧萌不在意,對著一旁醫生禮貌的頷首示意後,就率先走在了前面.鳳霸天看著顧萌的身影,那眼神變得凌厲而複雜的多.

現在的一切,都在軌道上行走,只要顧萌和司徒冼結了婚,兩人同時完成命定的事情,那麼鳳家的詛咒就會真正的結束了.

所以,對于顧萌現在的態度,鳳霸天也選擇了隱忍.這是另外一種隱忍,為了鳳家而隱忍.

"醫生,麻煩了."顧萌不再理會鳳霸天,開口禮貌的對著醫生說著.

"小姐,客氣了."醫生恭敬的應著.

很快,顧萌走在前,醫生跟在顧萌的身後,鳳霸天倒是停在了原地,一動不動,看著顧萌離去的身影,眼底的精光閃過.

突然,鳳霸天看向了朱雀,問著:"小姐這段時間在屋內都做了些什麼?"

"回掌權人的話,小姐這段時間一直在屋內,並不讓外人進去,所以並不知道小姐在做些什麼."朱雀如實的回答鳳霸天.

朱雀雖然是顧萌身邊的人,但是,在鳳霸天的面前,朱雀是無條件的選擇服從鳳霸天,自然的把顧萌這段時間的情況完整的告訴了鳳霸天.

鳳霸天聽著朱雀這麼說,低頭微斂了眉眼,而後快速的命令著:"去小姐的房間,仔細的找尋有沒有任何異常的東西,比如筆記之類的."

這就如同顧萌了解鳳霸天,鳳霸天也了解顧萌一樣.鳳家的人做事一切周全,誰都想著杜絕後患,鳳霸天更是如此.

"是."朱雀雖不明白鳳霸天的意思,但是卻仍然快速的進了屋,按照鳳霸天的要求做.

鳳霸天點點頭,這才跟著自己的隨從跟上了醫生的步伐.顧萌的全身檢查,並不是意義上的檢查,而是要覆蓋掉全這段時間內的全部記憶,再完全的安置一個新的記憶在顧萌的身上.

這是以防萬一.

而朱雀還沒走進顧萌的房間,卻看見房間外站著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一臉笑意盈盈的看著朱雀.

"小小姐."朱雀立刻恭敬的叫著眼前的鳳心慈.

"好啊,朱雀."鳳心慈倒是顯得很自然,對著朱雀打起了招呼.

"小小姐怎麼會出現在這里?"朱雀微皺了下眉頭,盡職的問著鳳心慈.

"好奇."鳳心慈並沒多做解釋,只是這麼說著.

朱雀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交代著鳳心慈:"小小姐,這里暫時不是你能來的地方,知道嗎?"

"知道啦."鳳心慈笑的很燦爛,很順從的應著朱雀.

朱雀也笑了.

鳳心慈是鳳家里最不像鳳家的人.無論鳳家的人怎麼陰沉,怎麼的等級分明,唯獨鳳心慈,對待所有的人都是笑臉盈盈的,態度好,脾氣溫和.這導致鳳宅里的人,對鳳心慈都疼愛的多.

真正的是,從上到下,沒有討厭鳳心慈的.甚至是鳳霸天這樣嚴肅的老者,看見鳳心慈的時候,都顯得開懷的多.

"朱雀,那我就先走了?"鳳心慈對著朱雀揮揮手,笑著說.

"我送小小姐."朱雀立刻說著.

"不用啦.這里我最熟了."鳳心慈拒絕了朱雀的相送.

很快,鳳心慈也沒給朱雀任何反應的機會,就快速的消失在了顧萌居住的院落里.若是有心的人就會發現,鳳心慈的速度快的根本就不像一個孩子.而是長期經過訓練的人.

這是鳳家人的宿命,就算是一個孩子,也無法逃避.這也是鳳心慈特殊的地方,就算是在這樣殘忍的訓練之下,也可以每天保持爽朗的心情,這恐怕是許多人無法做到的.

鳳心慈一路走出了顧萌居住的院落,一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間,鳳心慈立刻交代人不允許進來找自己,而後就鎖了房間的門,這才小心的從衣服里取出了一個筆記本.

這是顧萌走前,放在抽屜里的本子,鳳心慈拿的就是這一本.

同樣一個局,顧萌算計了鳳霸天,鳳霸天想到了顧萌的計謀,但是誰也沒想到,這個記錄著顧萌記憶的本子,竟然被鳳心慈給取走了.

鳳心慈快速的看著顧萌本子里的內容,那嘴角微微勾起了笑意.這一本的內容並不多,而且很多事情只是潦草的記錄著,但就算如此,這些對于鳳心慈而言,也已經足夠了.

"真有意思,是不是?"鳳心慈自言自語的說著.

很快,那筆記本被鳳心慈給鎖到了一個特定的密碼鎖的暗格里,確認無誤以後,鳳心慈才打開門,若無其事的走了出去.

鳳心慈還沒走多遠,傭人就快速的追了上來,問著:"小小姐,您去哪里?"

"我去哪里,需要向你彙報?"鳳心慈笑著反問.

這樣的話,讓傭人瞬間就打了一個寒顫.鳳心慈的可愛活潑,並不代表鳳心慈沒有脾氣.只是很多人被鳳心慈的外表給騙了,自然也忽略了這些小細節的地方.

比如,鳳心慈最討厭的就是有人過問她去哪里.

"不敢."傭人立刻卑微的說著.

鳳心慈點點頭,也沒再多斥責什麼就快速的朝前走去.傭人看著鳳心慈離去的方向,有些急了.

但是,卻顯得無可奈何.

鳳心慈也沒理會後面傭人的想法.她當然知道,鳳霸天下了命令,今天,任何人不准離開自己的院落,一直到禁令解除,而她則是違背禁令,輕則要受罰,重則,可能命都沒了.

但鳳心慈並不怕,她有完全的理由.她現在要去的地方,是顧萌檢查的檢查室里.

鳳心慈還沒走多久,身後突然傳來了陰陽怪氣的聲音,叫住了鳳心慈.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鳳島的小小姐啊.現在鳳冰凌回來了,你恐怕就和掌權人沒關系了.本來,你這可是鳳島年紀最小的掌權人啊!"鳳鈺天一臉嘲諷的說著.

"哦,原來是小叔叔呀?"鳳心慈說的一臉的無辜,"我是不是掌權人,關系不大啊,至少我離這個位置最近.總比那些連機會都沒有的人好,是不是呀,小叔叔?"

"你……"鳳鈺天氣的咬牙切齒,卻不敢拿鳳心慈怎麼樣.

鳳心慈笑笑,並不再行動上刺激鳳鈺天.鳳家這樣的人多了,若每一個人都生氣過去,那氣死的一定是自己.何況,虎視眈眈掌權人位置的人更多,隨時都想著背後給你一個陰招.

所以,自己管好自己才是上上之策.

"鳳心慈,你真是仗著掌權人寵愛,那種禁地你也敢去?"鳳鈺天不甘心,繼續威脅著鳳心慈.

誰知,鳳心慈連臉色都沒變,仍然笑的很燦爛,說著:"小叔叔,你怎麼知道掌權人不讓我去呢?你又能肯定這不是掌權人讓我去的嗎?"

"……"鳳鈺天徹底的無言以對.

鳳心慈這一次不再理會鳳鈺天,快速的朝著自己的目的而去,鳳鈺天氣的咬牙切齒,就這麼站在身後看著鳳心慈離開的方向,眼底不免的閃過一絲的陰毒.

"這麼多年的布局,我怎麼可能讓你們毀了這一切.反正你們這些鳳家的嫡系是活不長的,還不如把掌權人的位置交出來!"鳳鈺天憤恨的在原地說著.

很快,鳳鈺天也消失在原地.

沒一會的功夫,鳳心慈已經出現在檢查室的門外.門外的守衛看見鳳心慈的時候,立刻恭敬的說著:"小小姐."

"恩."鳳心慈應了聲,"掌權人在嗎?"

這話音才落下,鳳霸天的聲音就已經傳來,對著鳳心慈說著:"我的小心慈,快來快來."

"好啊!"鳳心慈蹦蹦跳跳的朝著鳳霸天的方向跑了去.

鳳霸天抱著鳳心慈,鳳心慈一直在陪著鳳霸天說話.那眼神偶爾落在檢查室里.但是誰也沒提及檢查室內的顧萌.

"你去凌閣了?"鳳霸天突然轉移話題,問著鳳心慈.

"恩.好奇,可是沒看見,她剛好走了."鳳心慈接的很自然.

"下次,沒經過允許,不准私自再去."鳳霸天沒責罵鳳心慈,只是聲音嚴厲了點.

"她出來後,也不可以嗎?"鳳心慈很無辜的問著.

鳳霸天一時被問的無語了,看著鳳心慈,吹胡子瞪眼睛的,很快才別扭的說著:"現在開始可以了."

"嘿嘿,那好呀."鳳心慈也聰明的不去戳鳳霸天的話.

"恩."鳳霸天故作嚴肅.

……

就在兩人交談的間隙,檢查室的門被打開,醫生已經走了出來.鳳心慈快速的從鳳霸天的腿上下來,鳳霸天的臉色變的嚴峻,走向了醫生.

"什麼情況?"鳳霸天問著.

"請掌權人放心,一切都在控制之中."醫生恭敬的說著.

鳳霸天滿意的點點頭,就沒再繼續問下去.醫生很明白鳳霸天要做什麼.這話就明白的告訴鳳霸天,顧萌之前的記憶已經完全覆蓋過去,甚至已經重複了這十幾年在鳳家假象的記憶.

這樣,避免麻煩,也避免意外的發生.包括鳳家這幾年所有的運行情況,都用這樣的方式,植入了顧萌的記憶里.

"那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安靜了會,鳳霸天繼續問著.

"很快,小姐一會就能出來."醫生說著,但是臉色卻顯得猶豫.

"什麼情況?"鳳霸天敏感的發現了醫生不對勁的地方.

"掌權人,如果有特別刺激的事情刺激了小姐的記憶,那麼,就難說了."醫生沉默了下,說出了最危險的可能.

"不會有這個機會."鳳霸天說的很直接.

就算有任何刺激的事情,只要權衡在這一年,問題就不大了.何況,這一年,顧萌要面對的事情更多,不僅僅是鳳家的宿命,還有這些虎視眈眈的人,想找刺激,都沒機會的....

,:..

上篇:【Part146】鳳家繼承人     下篇:【Part148】媽咪,你好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