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53】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Part153】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關少不吃飯也不至于看著我吧?"顧萌被關宸極看的莫名其妙的,邊吃邊開口問著關宸極.

"在上司前,沒一點形象的嗎?"關宸極忍著自己要嘔吐的想法,問著顧萌.

"形象不重要,吃飽才是上上之策."顧萌答的很利索.

對顧萌而言,卻是是這樣.在鳳島,每一天都是冷面以對,要做的是高高在上,而非如此的自然.吃個飯也亦是如此,所有人的眼睛盯著你,你不能出一點的差錯.

現在難得有這樣的機會,顧萌怎麼會不好好享受?只不過,真坐下來的時候,顧萌似乎覺得自己曾經這麼做過,但是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就吃這麼惡心的東西?"關宸極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能這麼容忍的坐在這里問著顧萌.

顧萌看著關宸極,狡黠一笑,突然伸手把原本要送進自己嘴里的田雞放到了關宸極的唇邊,趁著關宸極不注意,然後快速的塞了進去.

"就這樣!"顧萌笑的很惡劣,絲毫不害怕關宸極發火.

顯然,關宸極也沒空發火,被顧萌突然塞到嘴巴里的田雞弄的一臉的狼狽.那辣味嗆的關宸極險些當場崩潰,田雞肉的感覺,更是讓關宸極隱忍著嘔吐.

"慢慢的吃,享受,去感受下那個辣的滋味,一定爽斃了.在巴黎這種虛偽的高規格的社會里,這種低等的平民食品才是真正的美味無敵."顧萌還在火上澆油.

關宸極吐出嘴里的東西,再狠狠的灌了三大杯冰水後,才吼了起來:"李梓嫚!"

"別吼,有失您的身份,請注意場合.我只是好心讓你品嘗不同的美味,也是您要跟著我來的."顧萌一攤手,這話說的才叫無辜.

"……"關宸極氣急敗壞,卻一句話答不上來.

顧萌這一次倒是收起了那笑,本著不浪費食物的原則,快速的吃完了東西,徹底清空桌面上的食物後,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這才看向了關宸極.

"好滿足.可以回公司干活了."顧萌說的滿足.

"哼."關宸極也緩和了過來,"你這個月的工資扣半!"

"關少,您這算是公報私仇嗎?"顧萌不滿的反問.

"你也知道這是私仇?"關宸極問著.

"得,那成,反正都扣了半個月工資了,那我還是剩下半個月不去上班,來彌補我損失的票子來的靠譜."顧萌倒是也有應對之策.

"……"

"走了."顧萌站了起身,拍拍手.

顧萌率先在在前,關宸極瞪著顧萌離去的身影好半天,才跟了上去.但是,在關宸極的心中,對于今天的行為,關宸極不免暗自唾罵了自己幾句.

沒事找事,真是犯賤!

但是,就在關宸極和顧萌兩人走出餐廳,朝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時,意外的卻看見了關宸極熟悉的記者.

關宸極的眉頭微皺了起來.

那記者看見關宸極的時候也顯然楞了一下.至少在關宸極公開承認了自己有妻子孩子以後,從不曾再和任何女人單獨出現,就算是客戶,也是如此,旁邊肯定跟著自己的特助.

而如今,關宸極卻單獨和一個妙齡女子出現?雖然這個女子的長相不那麼出眾.但,單憑這一點,就足夠讓記者想入非非.

不由的,記者加快的腳步,朝著關宸極的方向走了去.

"關少!"記者叫住了關宸極,這樣的機會,記者不會錯過.

關宸極的眉頭皺了起來,下意識的動作卻是牽住顧萌的手,想離開此地.顧萌看著關宸極自然的牽住自己的手,也微楞了一下,完全沒了下一步的動作.

她應該甩開關宸極的手,對嗎?

這舉動落在記者的眼底,更是驚訝加驚喜.在八個月前,他們看見了一張和顧萌一樣的臉出現在巴黎報紙的頭版頭條,和司徒家的繼承人成了婚,而那個人是鳳家的繼承人.

這個事情,至今沒人敢向關宸極求證.而就在那次之後,關宸極和顧萌就不曾同時再出現過,仿佛顧萌就此消失了,于是,更是讓歐洲的媒體圈蠢蠢欲動.

而如今,逮到這樣的機會,自然沒人會錯過.

"關少,請問您和身邊的小姐是什麼關系?"記者犀利的問著關宸極,那眸光不曾離開關宸極半步.

"關少,請問您和顧小姐是否已經離婚?八個月前,巴黎的報紙刊登了巨幅的顧小姐結婚的照片,是否屬實?顧小姐真的是鳳島的繼承人嗎?"

憋了許久的問題,再也無法藏在心中,快速的問出口,等著關宸極的回答.關宸極的臉色已經瞬間陰沉了下來,甚至牽著顧萌的手都微微的用了力,讓顧萌皺起了眉頭.

因為疼,所以皺起了眉頭.

但是,更多的,是因為記者的話,讓顧萌的心中略微的驚訝.關宸極的妻子和自己長的很像?因為顧萌聽見了鳳島繼承人和司徒家聯姻的消息,巴黎還有頭版頭條.

至于這個事情,顧萌並不知道,對外有宣傳通稿,但是絕對不會有這麼誇張的照片出現在此.

而此刻,顯然情況不是顧萌所想的這樣,甚至那照片還大咧咧的出現在巴黎.為什麼只是巴黎?目的是什麼?

顧萌唯一能想的,就是司徒冼所為,但至于原因,恐怕就只能當面去問司徒冼本人了.

而明晚,就是一個機會.

"私人問題,不予回答."關宸極的臉色很陰沉.

意外的是,關宸極牽著顧萌的手卻始終沒放下來.記者絲毫沒打算這麼放過關宸極,還想步步逼近的時候,顧萌卻緊了下關宸極的手,然後看向了記者,自然的從關宸極的手中把自己的手給收了回來.

關宸極看著落空的手,有片刻的失落,這樣奇怪的情緒瞬間籠罩了關宸極.下一秒,關宸極還沒來得及反應,顧萌已經笑著對著記者開了口.

"我是關少的秘書.這舉動只能說,關少護短心切,免得記者驚人的戰斗力把我這個好不容易高價請來的秘書給嚇跑了."

顧萌答的云淡風輕,那話里都帶著笑意,卻字字句句不容眼前的記者反駁.

"那至于關少的私人問題,很抱歉,我想探人*不是好事.誰都沒看見的事情,又怎麼能私下結論呢?再說,這個世界上,長得像的人這麼多,就能篤定那是關太太?"

顧萌的語氣開始凌厲了起來,"若真是關太太,關太太還是鳳島的繼承人,那我只能說,當地的媒體真是消息滯後,竟然連這麼重大的消息都不知道.是吧?"

三言兩語,顧萌說的眼前的人,一臉的不自在,就只能這麼看著顧萌,半天沒了反應.而顧萌只是冷淡的笑了笑,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很抱歉,麻煩讓一讓.我想,閣下是個聰明人,什麼報道能上新聞,什麼報道不能上,您應該比我更清楚.現在,我們需要回去辦公了.不送."顧萌結束了和記者的對話.

而後看向關宸極,說著:"關少,我去開車,您在此等著."

說完,顧萌就取過車鑰匙,快速的朝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不再理會記者.記者看見顧萌的姿態也顯得有些尷尬,更不敢看關宸極,立刻快速的從兩人的面前消失不見.

沒一會,顧萌就驅車抵達了關宸極的面前,關宸極很自然的上了車,顧萌開著車,就朝著關氏集團的方向而去.

"我才發現,你應付記者也有一套."關宸極打破沉默找著話題.

"那關少是不是應該再加我一份薪水,而不是扣我半個月薪水了."顧萌不客氣的反問.

"太伶牙俐齒的女人不可愛,沒人告訴你?"關宸極反問顧萌.

"沒關系,不可愛也沒叫關少娶我,所以關少不用那麼擔心."顧萌反駁的很干脆.

"……"

關宸極一陣陣的語塞,對顧萌真是恨的咬牙切齒的.倒是顧萌收起了這種調侃和玩笑的心里,看向了關宸極.

"有事?"關宸極很自然的問著.

"關太太和鳳島的繼承人很像?"顧萌想了想,最終沒想出一個合適的措辭,還是直白的問著.

"剛才誰說的,探人*是不道德的行為,現在反過來自己還在做這個事情?"關宸極眼角的余光看了眼顧萌,淡淡問著.

"呃……"顧萌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吧,當我沒用."

這話題,顧萌打算主動結束.顯然關宸極不願意談及這些.自己也逾越了,不應該問關宸極這些.

只是,問這些,是顧萌全然無意識的反應,似乎本就應該這麼詢問才是.

結果,關宸極的舉動卻出乎了顧萌的預料,問起了顧萌:"你很好奇?好奇什麼?好奇我太太和鳳島繼承人像,還是他們本來就是一個人?"

"呃……"顧萌錯愕了下,"不可能是一個人啦."

想也不想的,顧萌反駁了關宸極.關宸極聽著顧萌的答案,淡淡的笑了笑,並沒多說什麼.而看著關宸極的反應,顧萌微挑了下眉,也沒再繼續說下去.

本來,她就是名副其實的鳳冰凌,鳳島的繼承人,怎麼可能是關宸極的妻子.那最多只是一個和自己很像的人,但是至于那照片為什麼出現在巴黎的報刊雜志上,顧萌決定親自去問司徒冼.

只是,這問題一說,似乎車內的氣氛顯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車子一路沉默的開回了關氏集團.從停好車,下車再進電梯,顧萌和關宸極也沒再交談過.仿佛兩人就已經回到了上司和下屬的關系,顯得沉默的多.

就在兩人出現在電梯口的時候,關禦宸的小腦袋也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親爹?"關禦宸楞了下,叫著關宸極.

關宸極看見關禦宸似乎也楞了下,莫名的顯得有些心虛了起來.似乎這也是關宸極第一次被關禦宸撞見自己帶著女人出去,還是女秘書這樣讓人曖昧不清的身份.

"你又逃課了?"關宸極輕咳了一聲,問著關禦宸.

關禦宸在兩人身上轉了圈,才說著:"沒,就是正巧想找你吃飯了.現在飯點唄.不然顯然你已經吃過了."

顧萌當然看的出關禦宸那點小心思,並沒多解釋什麼,而是大方的對著關禦宸點點頭,接著就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了去,趁著還沒上班,打算再休息一下.

關禦宸的目光從顧萌的身上收了回來,這才開口問著:"你的秘書?"

"恩."關宸極沒否認.

"你對她有好感,至少不排斥."關禦宸淡淡的說著.

關宸極沒說話,關禦宸繼續說了下去:"因為你從不曾和女人去吃飯的,但是今天你卻單獨帶女人出去吃飯了,不管是什麼原因,至少可以證明,你不排斥她,對吧."

關宸極還是沒說話.

關禦宸就這麼看著關宸極,最後聳聳肩,說著:"我沒別的意思.只是表達自己的想法而已."

"恩."關宸極終于應了聲,"宸宸,想多了,我和她不可能怎麼樣的.只是單純的吃飯而已."

"你不需要解釋的."關禦宸笑笑,顯得沒太在意.

但氣氛,仍然有幾分的怪異.

"我讓你送你回學校."關宸極轉移了話題.

"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回去."關禦宸拒絕了.

然後,很快的,關禦宸就轉身朝著電梯走了去.關宸極也沒再追上去,對于關禦宸的獨立,關宸極一直很放心.

只是,今兒被關禦宸也撞見,關宸極的心中總有一些不自在,似乎自己在關禦宸的面前,背叛了顧萌一般.

最終,關宸極搖搖頭,朝著辦公室內走了去.

——

之後,關宸極回家,關禦宸沒再提及這個事情.而關宸極和顧萌也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顧萌也沒在意,仿佛誰也不曾在意之前發生過什麼,也好似一切就不曾發生過一般.

第二日,晚.

"你要出去?"

關禦宸才走到門口,關禦宸不知何時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淡淡的開口問著.關宸極的眉頭微皺了下,但仍然對著關禦宸點點頭.

"有萌姐的消息,是嗎?"關禦宸問著關宸極.

"不知道算不算."關宸極沒給肯定的答案.

"我也想去."關禦宸沉默了下,開了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太危險,我要去找的人,不能帶你去.至少媽咪不在,我不可能讓你再出任何的事情.這樣的話,你媽咪會怪我的."關宸極很斷然的拒絕了關禦宸.

關禦宸明白關宸極的擔心,最終對著關宸極點點頭,而後說著:"我不會出去,你放心."

"恩."關宸極點點頭,拍了拍關禦宸的腦袋,這才轉身走出了公寓.

關宸極下了公寓,就看見司臣毅的車子已經在門口等著自己,關宸極也不再多加停留,快速的朝著司臣毅的車子走去.

當車子絕塵而去的時候,兩人都沒發現,悄然尾隨下了樓的關禦宸.

"他幾點會到?"關宸極問著司臣毅.

"說不准.司徒冼這個人做事從來沒有時間概念,完全看心情,只能去那守著他.按照以往,沒過午夜,司徒冼是不會出現在這樣的地方的."司臣毅快速的說著.

"恩."關宸極點點頭,沒再說話.

他看了眼手表上的時間,現在才九點整,他們開車抵達酒吧,最多就是九點四十分這樣.有足夠的時間守著司徒冼.

"關少,我們在酒吧呆到十點半離開,在外面守著."司臣毅說著自己的安排.

關宸極一直很沉默,他的心跳的很快,似乎是因為今晚能知道顧萌的消息而顯得緊張不已.那種不能抑制的激動,讓關宸極就在這短短的距離里也顯得坐立難安了起來.

四十分鍾後,車子在酒吧外停好,很快,兩人朝著酒吧內走了去.

習慣的,關宸極和司臣毅要了酒吧里面相對隱蔽的包廂,透過包廂的特殊茶色玻璃,看著外面的動靜.這也是酒吧的特殊構造的地方,這些隱蔽的包廂都有一個暗門,通向逃生通道,可以從後門離開.

上一次,關宸極和司臣毅就是這麼離開的酒吧,而沒被人發現.

兩人點了酒,但是就這麼放在桌上,並沒喝.那雙眸一直看著玻璃外,就酒吧的景色.

沒一會,關宸極和司臣毅兩人都驚訝的落在了入口處,接著,兩人相視一看,眼底都有著不可思議.

"李梓嫚怎麼會來這里?"司臣毅錯愕的問著.

關宸極沒說話,就這麼一直盯著從入口走入酒吧的李梓嫚.李梓嫚少了白天正兒八經的套裝,換了一身的短裙和吊帶,那看起來顯得平庸的五官也因為妝容的關系,似乎在這個歐美人遍布的酒吧里,顯得絲毫不遜色.

尤其是那一雙晶亮的大眼,一瞬間,讓關宸極失了神.

"李梓嫚和這些人有什麼關系嗎?"司臣毅一連串的問題問了出來.

似乎,李梓嫚對這個酒吧完全的不陌生,從進門到坐在吧台上,每一個動作都顯得很熟稔.這若不是曾經來過,絕對不可能會有這樣的表情和動作.

"靜觀其變."關宸極沉默了許久,才開口說著.

這個酒吧,八成以上乃至九成都是來做黑暗交易或者打算消息買賣的人.剩下的一成是偶爾路過的人.但是少之又少.

基本這些新來的人,都屬于新面孔,絕非是老面孔.所以,在這里區分誰是新人,誰是有目的的老手,還是很容易的.

顯然,李梓嫚屬于後者,來熟悉這個,甚至走路和落座都不需要思考的.

顧萌一進酒吧,就微皺了下眉.其實她是第一次來這個酒吧,從不曾涉及過.但是對于這個酒吧的格局,顧萌卻不陌生.因為,這個酒吧是一個交易地點,每一個類似的灰色地帶的交易酒吧都是一模一樣的格局.

"新來的?"有人看見顧萌這一張新面孔,有些不懷好意的開口問著.

"別人的閑事莫管,沒人告訴你?"顧萌很流利的反對,回擊著眼前的人.

她易容了一張臉,並不代表顧萌的腦子也易容了.這酒吧里出口調戲新來的女客人,諸多都是老手而來.沒事在等待交易的時間里,順便找女人打發時間,順利的話,晚上還可以帶一個女人回去過夜.

顯然,自己被人當成了這樣的角色.

"還真沒人告訴我,老子想玩女人,還需要人允許?"老喬也顯得很蠻橫,就這麼看著顧萌.

那態度擺明了告訴顧萌,今天老子就是看上你了,想泡你,別不識好歹,最好要合作一點.

顧萌冷淡一笑,腦子里卻飛快的想著脫身的辦法.就在這個時候,老喬的手已經不客氣的朝著顧萌的腰肢伸了過來,企圖調戲顧萌.在老喬看來,顧萌無非就是一個有脾氣的人而已,真本事,那是絕對比不過自己的.

"放手."顧萌的聲音越來越冷,警告著老喬.

老喬顯然沒當回事,另外一只手也朝著顧萌的身上探了去.顧萌的臉色變了,不打算再對老喬客氣.在這樣的酒吧里,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絕非是求饒有用的.這里的男士也沒有紳士風度.

看熱鬧,看好戲,才是大家心里所想的.

當就在這個時候,顧萌還沒來得及動手,老喬的手被一只強健有力的手給控制住了,一枚精致的袖口落在了顧萌的眼底.

顧萌楞了下,看向了大手的主人.

關宸極……

"我的女人你也能碰?"關宸極的聲音也冷了,警告著老喬.

司臣毅從包廂里追了出來,看見關宸極和老喬動起了手,那臉色也微變了一下,心中不免顯得有些懊惱,那目光很快不滿的看向了顧萌.顧萌剛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面對司臣毅的目光,也顯得有些無辜.

拜托,她怎麼知道在這里會遇見關宸極.這些事情,本來她就自己可以搞的定的,哪里需要關宸極出手的……

問題是,關宸極一個正兒八經的商人,來這種地方干什麼?關氏集團有從事這樣灰色交易的情況嗎?

至少在顧萌的記憶里,從不曾有過.

"你的女人又怎麼樣?這地方,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不知道嗎?"老喬的態度也很沖.

"是嗎?"關宸極淡淡一問.

"關……"顧萌開口想阻止關宸極.

這酒吧里的人,都絕非表面這麼簡單的.能主動挑釁你,又豈能害怕你的身份.何況,現在這里的人都在看熱鬧,最喜歡的就是見血腥,甚至,還有人的帶著槍,任何一個閃失,都不是開玩笑的.

這事,是因為自己而起,對于關宸極的挺身而出,顧萌很感激,但是顧萌不希望關宸極因為這個事情,而有任何的損失.

對于關宸極那句"我的女人你也敢動"這樣的話,顧萌莫名的有些動容.但這樣的情緒也就左右了顧萌一會的時間.

"關少,我來處理,你帶李秘書先進去."司臣毅微皺了下眉頭,立刻接了話,也阻止了顧萌繼續.

這里的情況,司臣毅比關宸極處理起來方便的多.

"你跟我走."關宸極點點頭,再一次的牽起了顧萌的手.

顧萌看著自己被關宸極重新牽起的手,莫名的有些心跳加快,就這麼看著關宸極,平日的伶牙俐齒似乎一下子不見了蹤影.

關宸極也沒廢話,快速的帶著顧萌朝著包廂的方向走了去,顧萌被關宸極拖的有些被動.

沒一會,兩人出現在包廂內.

"你怎麼會來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干什麼的,你難道不知道嗎?"關宸極的態度很差.

不知道是顧萌的出現影響了關宸極的情緒,還是關宸極看見老喬調戲顧萌的時候,那心里莫名升起的惱火.自然的,現在對顧萌的口氣也好不到哪里去.

被關宸極問了下,顧萌的雙眸低斂,但是很快,她淺笑的看著關宸極,才說著:"不是酒吧嗎?"

"……"這話,瞬間反問的關宸極語塞了起來.

"這里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關宸極安靜了會才說話,那語調仍然顯得極為的不客氣.

"關少,你的規定?"顧萌犀利的反問.

"關氏集團的規定,你有問題?你是我員工,難道不應該聽老板的?"

"關少,現在是下班時間,你無權管你的員工去哪里!"

"我無權管?"關宸極的聲音提高了八度,"我要是不管我的員工,那你剛才是不是被人給強奸了?"

"怎麼……"

顧萌才想反駁,關宸極又吼了起來:"這里的人你以為會讓你這麼容易逃走?你一個女人可以和男人抗衡?你以為你是誰?女超人?明天巴黎的頭條就會是某華裔女性被強奸致死."

"……"

顧萌看著關宸極激動的模樣,沒說話,一直到關宸極發泄完,顧萌都沒說話.關宸極吼完這些話似乎也意識到自己情緒的激動,那上下不斷起伏的胸膛,緊攥的拳頭,都顯出先前關宸極的憤怒.

"關少,你這麼激動,我會以為你喜歡我."顧萌也安靜了會,才淡淡笑了笑,對著關宸極說著.

"你離開這里,現在."關宸極沒理會顧萌先前的話,繼續低吼著.

就在關宸極話落的間隙,司臣毅也已經解決了老喬,老喬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在地上,一點反抗都沒有.旁邊陣陣掌聲,那是喝彩,和對眼前這種血腥暴力的喜歡.

司臣毅剛想離開吧台走回包廂時,酒吧內原本的喝彩聲卻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入口處.

司臣毅的目光也看向了路口處!

司徒冼!

難怪酒吧內變的鴉雀無聲.這也是司徒冼發出自己沒死,而會出現在巴黎酒吧的消息後,酒吧里的人就逐漸的越來越多,今晚甚至可以說達到了頂峰.

當司徒冼出現的時候,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變的古怪了起來,這樣的古怪之中還帶了絲絲的懼怕之意,不由自主的,他們開始向後退了起來,給司徒冼讓出了道.

司臣毅也就這麼站在原地,看著司徒冼.司徒冼看了眼司臣毅,再看著倒在地上的人,竟然冷笑出聲.

"沒用的人,顯然不適合活在這個世界上."

司徒冼的一句話,就已經判了老喬的死刑.跟在司徒冼身後的雇傭兵毫不猶豫的舉槍射向了老喬,老喬的雙眼瞪大,在驚恐之中徹底的倒在地上,再也醒不來,就算是死,老喬都沒閉上眼睛,放佛根本不相信自己遭遇的一切.

在包廂內的顧萌看見眼前的情況,並沒太大的反應.這對于司徒冼而言再正常不過.開槍對著老喬,也就只是一個借口而已.

這是在威懾在場的每一個人,也是一種最直接的警告.在這個灰色地帶,不懼怕血腥的人,才可能存活下來.

更何況,是司徒冼這樣在血腥之中行走的人.

但此刻,顧萌想的卻不是這些,而是想著自己應該如何這個包廂,接近司徒冼,又不讓關宸極起了疑心.

顧萌還沒想出接近的辦法,關宸極低沉的聲音傳來,警告著顧萌:"在包廂里,不准走出去.若是發生情況,立刻從這個門離開這里."

"關……"

"不准多話,也不准不按照我的要求做,呆在這里."關宸極根本沒給顧萌說話的機會,再一次的警告.

然後話音落下,關宸極丟下車鑰匙,在顧萌的面前,交代著:"我的車子在門口,你出去後,就開車離開,他們不可能追的上你."

這一次說完,關宸極就真的已經快速的走出包廂的門,並反手把包廂的門給鎖了上.這就意味著,就算外面有人想橫沖直撞的進來,顧萌也有逃跑的時間.加上有車,顧萌的勝算就更大了.

關宸極不明白自己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但是關宸極潛意識里的想法就是不願意讓顧萌受到一絲的傷害.

而關宸極關門的下一秒,顧萌的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眸光,看著關宸極丟給自己的車鑰匙,再看著關宸極沖出包廂,所要找的人.

那是司徒冼.

難道關宸極認識司徒冼?兩人之間有什麼恩怨?顯然司徒冼對于關宸極的事情很了解,才會可以的擺了一張那麼大的結婚通稿的照片在巴黎的頭版頭條,這是為了刺激關宸極?

顧萌發現,自己也已經有些混沌了.

但,顧萌知道,自己此刻出去,也不合時宜,避免了關宸極的更多詢問.這樣一來,麻煩事會更多.

今晚顧萌本是打算來看看司徒冼的情況,卻沒想到,在這里遇見關宸極,事情會突然發展成現在這地步.

真是讓人有些頭疼了起來.

而隔著這個茶色玻璃,顧萌只能看見外面發生了什麼,除非是槍聲,巨響,不然顧萌根本無法聽見司徒冼和關宸極交談了什麼.但是,顧萌看著司徒冼微揚的嘴角,知道司徒冼的心情很不錯.

調侃關宸極,司徒冼的心情大好.這是顧萌唯一可以理解的.

吧台上的氣氛變得有些凝結了起來,關宸極一臉怒意的看著司徒冼,這是闊別了八個月後,關宸極第一次看見司徒冼.

"萌萌呢?"關宸極冷聲問著司徒冼.

司徒冼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然後說著:"關宸極,這道上傳了這麼久的消息,你難道會不知道?你不是每天都出現在這嗎?"

"你沒死,萌萌就不可能死,她人在哪里?"關宸極根本不信司徒冼的這套說辭.

而司徒冼就這麼看著關宸極,而那眸光卻是落在包廂里,然後耐人尋味的笑了起來,說著:"我看你也沒那麼關心顧萌啊,來這種地方還有心情英雄救美?你的女秘書和顧萌比起來,那長相真實差的多,你也有興趣?"

"少廢話.回答我!"關宸極沒理會司徒冼的調侃.

而司徒冼原本還顯得心情不錯的臉,突然又陰沉了下來,說著:"關宸極,用這種口吻和我說話的人,通常都已經死了."

這話一出,場面變的一觸即發,司臣毅立刻站在了關宸極的面前,司徒冼並沒退讓而是步步朝著司徒冼和關宸極的方向走去.

"司臣毅,你以為你攔得住我?"司徒冼陰冷的問著司臣毅,"我要動手了,你們兩個有幾成的機會離開這里?"

"我只要知道我老婆在哪里!"關宸極仍然顯得很固執.

他想找到司徒冼,難如登天,今天有這樣的機會,關宸極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不得到答案以前,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死了."這一次,司徒冼給了很直接的答案.

"不可能!"關宸極根本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鳳家和司徒家多複雜的情況,你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你又知道多少?你憑什麼不信我的話?你以為我會拿這個事情開玩笑?我今晚出現在此的目的是什麼,你又了解多少.你以為你靠著你旁邊的司臣毅,就可以知道一切嗎?你做夢!"

這大概是司徒冼對關宸極說的最長的話,那眼神也微冷了起來,帶了陣陣的殺機.這樣的眼神,在包廂內的顧萌看的清清楚楚.

顧萌知道,司徒冼快失控了.她不知道司徒冼和關宸極說了什麼,但是兩人之間的囂拔弩張卻顯而易見.

惹司徒冼可以,但是要有一個度,真的把司徒冼惹怒了,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真是讓人頭疼.

沉思了片刻,顧萌做出了決定,快速的走出了包廂,朝著司徒冼的方向走了去,那眼神微眯,里面帶了絲絲的警告之意.

司徒冼看見顧萌這樣的眸光,顯得有些驚訝,更帶了幾分的興味,很快,司徒冼藏起了這樣的情緒,又恢複了冰冷無情.

"少廢話關宸極,本少爺今天沒空陪你胡扯,給你三秒鍾的時間,立刻從這里離開.我想,關家不希望明天巴黎的頭條會出現和你有關系的不好傳聞吧."司徒冼的話里已經帶了警告.

"關少,我們走."顧萌直接說著.

"你進去!"關宸極冷聲訓斥著顧萌.

顧萌這一次沒再廢話,干脆直接抓起關宸極的手朝著包廂的方向走去,打算從包廂的通道離開酒吧.而司臣毅顯然贊同顧萌的做法,對著顧萌點點頭,也護著關宸極朝著包廂走了去.

"放開我!"關宸極冷聲訓斥著顧萌.

"離開這里."顧萌也顯得很執拗.

兩人在拉扯間才進包廂,司臣毅還沒來得及關好門,酒吧里就已經發生了激烈的斗爭.司徒冼甚至連等待都沒有,已經快速的朝著某一個位置走去,那槍利落的射擊了起來,頓時血花四濺.

這些人,是司徒家隱藏的叛徒,以為自己做的很隱蔽,但是卻不曾想到,他們的行蹤早就已經暴露在司徒冼的目光之中,司徒冼殺了這些人,毫不留情,是給那些仍然在暗處,蠢蠢欲動,搖擺不定的人一個*裸的警告.

警告他們不要企圖做些什麼.

"關少,離開這里,很快這里就會出問題,短期之內連續出現命案,酒吧也不牢靠了."司臣毅咒罵一聲,快速的對著關宸極說著.

關宸極皺著眉頭,雖然想繼續問司徒冼,但是想著司徒冼的一貫做法,卻是沒有欺騙自己的理由.

若非是出了事,司徒冼也不可能在這個地方大開殺戒.

但不管是否是顧萌出了事情,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下,顧萌是凶多吉少,這樣的情況,讓關宸極的心緊緊的糾了起來.他不願意,也不想朝著最壞的方向想.他只想顧萌能平安的出現在他的面前,恢複成以前的樣子.

很快,三人通過暗道走到了酒吧的後門,快速的上了車,車子直接離開了此地.

"我的媽,我的運氣太好了吧,只跟了一次就出事了?"

在車子離開後不久,酒吧外傳來了小小的抱怨聲,關禦宸的身影出現在酒吧里.自然的,關宸極離開的畫面,也看在關禦宸的眼底,也看見了那個新科女秘書的身影.

關宸極和她,全程牽在一起的雙手都不曾松開片刻....

,:..

上篇:【Part152】沒有違和的熟悉感     下篇:【Part154】鳳家的詛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