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55】這感覺,怪怪的  
   
【Part155】這感覺,怪怪的

"看來你是自己走出去的了?"顧萌挑眉看著關禦宸,開口說著.

關禦宸那點想法,顧萌當然明白,很快,沒等關禦宸開口,顧萌又說著:"你以為我和關少有關系?"

"我有這麼說?"關禦宸反問.

"滿臉滿眼都是這意思了唄."顧萌一攤手,也說的很無辜.

"李小姐,沒人告訴你,隨便猜測他人的思想很不合適?"關禦宸一挑眉,反問.

"我隨便說,你隨便聽,不需要太在意."

"哼."

顧萌看著關禦宸那張小臉,卻莫名的覺得喜歡.而和關禦宸的對話,顧萌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所說這些,按理她應該直接讓關禦宸回去,而非在這里和關禦宸繼續廢話下去.

但是,她的內心呢,似乎就是想關禦宸多相處.

"你為什麼在那酒吧?"關禦宸冷哼完,並沒走,而是問著顧萌.

"喝酒.你們父子問的問題還真是一致."顧萌笑笑,很耐性的回答.

關禦宸擺明了不相信顧萌的話,冷淡的說著:"巴黎這麼多酒吧,何況,小巴黎內的就把遠勝于那地方,一個人會莫名其妙的去那地方,不正常吧."

"正常與不正常,又如何?喝酒而已,需要特定的地方?只是隨性去哪里就是哪里了,難道不是麼?"顧萌反問.

關禦宸被顧萌的話逼的沒話說,就這麼站在原地看著顧萌.顧萌倒也不介意關禦宸這麼看,兩人對視了一陣.

"我看你還是上樓的好,你親爹恐怕火燒火燎了."顧萌率先打破了沉默,好心的提醒著關禦宸.

關禦宸被顧萌這麼一說,驚呼一聲,快速的朝著電梯的方向跑了去,走了一半的是偶,關禦宸又突然停下腳步,有些警告的看著顧萌.

"怎麼?有事要和我說?"顧萌也沒離開,淡淡的問著關禦宸.

"不要靠近我爹地,也不要心懷不軌."

"你怕我愛上關少,還是關少愛上我?"顧萌楞了下,看著一本正經的關禦宸,笑著反問.

誰知,關禦宸的回答卻大大出乎了顧萌的預料,冷哼一聲,但是那眼底並沒對顧萌有任何的嘲諷和不屑,只是淡淡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管也不在意你知道不知道那酒吧的緣由,但是我肯定,能去那酒吧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燈.我也也不想知道你為什麼來關氏集團當秘書,但,我絕對不允許你有任何傷害關家人的舉動,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關禦宸的警告,一字一句,說完後,關禦宸就轉身不再理會顧萌,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這讓顧萌的眼底閃過一絲的興味,看著關禦宸的小身影.

突然,顧萌開口叫住了關禦宸:"關禦宸."

關禦宸沒回頭看顧萌,但是腳步已經停了下來,顧萌繼續說著:"你的媽咪和鳳島的女主人很像?"

這話讓關禦宸一下子緊繃了情緒,轉過身,看著顧萌,立刻問著:"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我爹地說的?"

"今天在酒吧,不小心聽見了,只是想求證一下."顧萌倒是說的很直接.

對于這個問題,顧萌問出口也純粹就是一時興起.她當然不認為關宸極的老婆和自己會有什麼關系,只不過想起一個和自己很像的人,總是讓顧萌有些好奇,也僅此而已.

"你逾越了,李秘書."關禦宸沒和顧萌多廢話.

顧萌楞了下,這一次,是真的笑出聲,說著:"這樣子,真的很像你父親."

關禦宸沒再理會顧萌,也沒回應顧萌的話,快速的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這一次,顧萌不再叫住關禦宸,就這麼站在原地.

就在關禦宸走進電梯的時候,電梯的門突然被打開了,關宸極的身出現在大堂,顯然,關宸極看見關禦宸的時候楞了下,再看見顧萌的時候更是楞了下,就連關禦宸身後的司臣毅也愣住了.

這情景?

"正巧碰上."

就在這時,關禦宸和顧萌竟然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關宸極.當關禦宸發現自己和顧萌說的話一模一樣的時候,關禦宸頓時有些不自然起來,那小臉微紅,就這麼轉過身,不看顧萌.

顧萌低低的笑了,似乎在關禦宸的眼底,顧萌看見了關禦宸的不自然和笑意.

之前那個一本正經還在教訓和警告自己的關禦宸,現在看來,其實也沒那麼排斥,只不過是保護自己家人的想法占據了上風而已.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的心情莫名的大好了起來.

"關禦宸!"關宸極有些惱火的叫著關禦宸,但是那眼角的余光卻掃向了顧萌.

"我就是出去溜達一下,我以為姥姥陪著念心,姥爺已經睡著了."關宸極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反正打死不能說他去了酒吧的事情.

但顯然,關宸極根本不信關禦宸的話,問著:"出去溜達了一圈,可以讓你的衣服到處都是灰?小巴黎的衛生環境有這麼差嗎?出去溜達一圈,你的腳底還都是泥巴?"

"呃……"關禦宸顯然沒想到關宸極觀察的這麼仔細.

"關禦宸,你到底去哪里了?"關宸極冷聲問著關禦宸.

就在關禦宸的大眼滴溜溜的轉的時候,顧萌突然開口說著:"我想小少爺應該沒騙人吧."

顧萌這話,讓所有人的眸光齊刷刷的看向了顧萌,包括關禦宸在內.顯然關禦宸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驚訝,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見.

"我看關少急急忙忙的上了樓,我就想著自己攔車回去.結果走了沒多久,就看見前面有一孩子摔了,當時沒注意,那地方滿髒亂的,應該是有人才破壞過,這點還真沒人收拾了,所以我就走過去了,才發現是關少的孩子,于是就帶著回來了,然後你們就下來了."

顧萌隨意編了一個地方,地方也不算胡亂說的,顧萌一路來的時候觀察過附近的環境,小巴黎的酒吧也不少,那後門的地方,總是顯得有些髒亂,所以,這解釋倒也顯得合情合理.

關宸極微眯起眼,看著顧萌,似乎在判斷顧萌口中的話真實度有多少,顧萌一聳肩,很無辜的看著關宸極,沒說話.

"你先回去."關宸極緩和了下口氣,對著關禦宸說著.

先前的火燒火燎在看見關禦宸後放松了下來.關宸極害怕的是關禦宸跟著自己一起去了酒吧,酒吧今晚的情況,關宸極害怕關禦宸出事情.

現在看見關禦宸安然無恙,關宸極顯然原本緊張的情緒也放松了下來.

"噢……"關禦宸應了聲,立刻快速的朝著電梯里走去.

就在電梯的門關上的時候,顧萌看見了關禦宸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感激,她一挑眉,回了關禦宸一個笑,也沒再多說什麼.

"既然關少找到人了.那我也不打擾了,先走了."顧萌也沒打算在這里繼續停留,道了別就想離開.

司臣毅快速的接了句:"我送你."

顧萌看著司臣毅,沒拒絕.這半夜三更的,有人接送當然比自己回去好的多,這種事情,顧萌沒道理拒絕的.

"你回去,我送她."關宸極突然開了口,打斷了司臣毅的話.

司臣毅楞了下,看著關宸極,就連顧萌在內,都愣住了,然後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兩人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走.走?還是留?

"我看不合適吧,關少!"最終,顧萌開口拒絕了關宸極.

莫名的,顧萌看著關宸極一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架勢,她覺得,還是和司臣毅一起走比較安全.再說了,司臣毅什麼身份,顧萌可是了解的多,萬一真有個什麼事,司臣毅也比關宸極靠譜吧.

怎麼看,她和關宸極一起走都顯得不那麼靠譜.

"少廢話."關宸極回答的干脆利落.

司臣毅聽見關宸極這麼說,也很自覺,歉意的看了眼顧萌,然後就快速的走了出去.顧萌就這麼看著司臣毅離開的步伐,想也不想的就跟出去.

"站住."關宸極叫住顧萌,直接牽住顧萌的手,朝著地下車庫走去.

"……"

顧萌看著關宸極牽住自己的手,這是第幾次了?這不合適吧……

關宸極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微楞了一下,快速的松開了自己的手,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而這被突然松開的手,顧萌竟然又片刻覺得失望.

"上車."關宸極冷聲對著顧萌說著.

顧萌也不矯情,直接打開副駕駛座上了車,關宸極怔了下,收回了原本想幫顧萌開門的舉動.

這是很早養成的習慣,但是顧萌不在以後,關宸極就不曾再為任何一個女人服務過,真算起來,眼前的李梓嫚絕對是第一人.

這樣的想法竄入關宸極的腦子的時候,也讓關宸極的情緒變得有些陰沉起來.顧萌只要一眼,就看明白了關宸極的想法.

"關少,時間晚了,您還是早點休息,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顧萌找了台階給關宸極下.

本在顧萌以為關宸極會順著台階下的時候,關宸極竟然只淡淡的看了眼顧萌,那拿著車鑰匙的手仍然堅定的發動了車子,這讓顧萌略微的驚訝了一下.

給台階都不下的人?真是少見的.

"有沒有人說你廢話很多?"關宸極發動車子後,才終于開了口.

"暫時沒有也,我一般不說話的!"顧萌很無辜的回著話.

"貧."

"謝謝誇獎啊!"

"哼!"

"關少,聽說你以前是教授?你當教授不是很內什麼?"

"好好說話,別學小年輕,什麼內什麼內什麼的!"

"我不就是小年輕?我三十不到.對了,關少是老了,快四十了吧!"

……

這一路上的氣氛,倒是在顧萌刻意的找話題下變得熱絡了起來.關宸極竟然也有一下沒一下的和顧萌聊著天,雖然字里行間里都是被顧萌給酸到,但是也好過了兩人彼此沉默不語.

顧萌住的公寓雖然在小巴黎,但是屬于老公寓區了,人員出入也顯得複雜的多.距離關宸極居住的公寓倒是只有十幾分鍾的車程.

關宸極把車子停在顧萌的公寓樓下時,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似乎顯得不太贊同.

"你住這種地方?"關宸極皺著眉頭問著顧萌.

"是啊.這里不是很好.交通方便,又在小巴黎,租金合適,很適合我這樣的上班族呀."顧萌說的理所當然的.

關宸極看了眼顧萌,也沒多言.顧萌聳聳肩,沒自討沒趣的繼續說下去,自動開了車門准備下車.

結果,顧萌發現,關宸極竟然也熄了火,下了車.

"關少?"顧萌困惑的叫著關宸極.

"送你到樓下,免得出問題,畢竟晚了."關宸極輕咳一聲,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

"呃……"顧萌錯愕了.

開玩笑……就這麼幾步路的距離,還真能出事.這里雖然人員複雜了點.但總歸也都是有正兒八經工作的人,能惹什麼麻煩?

再說,就算真的有小地痞流氓,她對付這些人也綽綽有余了好嗎……

關宸極說完就這麼站在顧萌的身後,用無形的壓力催促著顧萌快點朝前走.顧萌搖搖頭,最終認命的朝前走了去.

關宸極就這麼跟著顧萌的身後,保持了小半步的距離,不曾靠的太近,但是也不曾離的太遠.

但是,到了公寓的樓梯口,讓兩人意想不到的錯愕事情發生了.

"小心……"關宸極想也不想的直接抱住了顧萌,轉了一個身,讓顧萌脫離喧鬧圈.

顧萌也楞了下.

我的天,這都什麼事情啊!大半夜的還能遇見人家夫妻吵架.別看法國人浪漫,要真斗氣狠來,哪個民族都不差.

要論這個公寓唯一不安定的因素就是這一對不靠譜的夫妻,每個月總要上演那麼一次全武行.這一次消停了不少的時間.結果今天再一次的上演,還是在關宸極和自己的面前.

嘖嘖嘖,這概率,真是應該去買一個大樂透,搞不好上億歐元的獎金就是自己的了.

顯然,夫妻倆看見關宸極遭了秧,也有些錯愕,先前的囂拔弩張不見了蹤影,那氣焰也消散了不少,只能你看我,我看你,顯得萬分的尷尬.

兩人不斷的拿著法語道著歉,似乎也被嚇壞了.從關宸極的穿著打扮看的出,非富即貴,這種人,能少惹就少惹.

關宸極雖然惱怒,但是也打算去計較這樣他人的無心之過,至少這對夫妻絕對想不到在這個點竟然會有出現在樓下.

"算了."關宸極開口說著.

夫妻倆一見關宸極松了口,立刻道謝完就朝著樓梯上跑了去.而關宸極則仍然顯得狼狽不堪.

襯衫,褲子連帶鞋子,都已經被水給徹底的潑透了,頭發甚至還滴著水珠,在這樣冷風不斷吹著的秋天,要不及時處理,肯定要感冒的.

顧萌見狀,皺起了眉頭.

"關少……"顧萌開了口,"我看你還是上樓去處理一下吧."

關宸極沒拒絕,快速的問著:"幾樓?"

"三樓."顧萌也答的很干脆.

關宸極有潔癖,絕對不可能容許滿身水漬的還能若無其事的開車回家.唯一要慶幸的是,這夫妻好歹拿的還是潔淨的自來水,而非是洗腳水,那樣的話,關宸極恐怕會當場發飆.

一到門口,顧萌很直接的開了門,讓關宸極先進去,立刻馬不停蹄的說著:"房間很小哈,衛生間在拐角的地方,比較簡陋.里面什麼都有.我去給關少准備下一次性的洗漱用品,至于關少的衣服,恐怕要等等了,讓司特助送一套新的來?"

顧萌問著關宸極的意見,結果關宸極已經走進衛生間,根本沒聽顧萌絮絮叨叨的說了什麼.

"這人……還真是……"顧萌沒好氣的吐槽著.

顧萌也干脆懶得再理會關宸極,打開電視,就在客廳等著關宸極洗完出來.沒一會的功夫,衛生間里已經傳來了流水聲.

顧萌下意識的看向了衛生間那帶著磨砂玻璃的門,不免的腦子不健康的想著關宸極的身材,那唾液上下吞咽了一下.

呃……食性色也……真心不能怪她.這世界上誰說只有男人才能yy女人,女人難道就不能意淫男人的身材麼……

真是的……

顧萌又一本正經的坐好,把腦子里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都給趕了出去.然後繼續看著自己的電視,但是,電視里的內容,顧萌一句都沒聽進去.

二十分鍾後,關宸極洗好澡走了出來,顧萌直接回頭.

"啊……"然後,就聽見顧萌一聲尖叫.

關宸極就裹著一條浴巾走了出來,古銅色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之中,肌理分明的組織,強健有力的胸膛,精瘦的腰身,修長的腿,每一處都是極品.

"很滿意你看見的?"關宸極問著顧萌.

顧萌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立刻乍了乍舌,然後收回了目光,沒好氣的說著:"關少自己不穿衣服出來,不看白不看!"

"我圍了浴巾!"關宸極強調.

"那是,不圍浴巾的是流氓!"顧萌答的也很利索.

關宸極瞪了眼顧萌,然後也沒理會顧萌,去了轉角的小吧台,找到冰箱,很自然的從里面取出了一瓶水,看見牌子的時候微皺了下眉頭,但是最終也沒多說什麼,徑自擰開了瓶蓋,快速的喝了下去.

"去……這人還真是自然……"顧萌沒好氣的在小聲腹誹了幾句.

但是,為什麼顧萌卻覺得自己對關宸極這半裸的身體並不陌生,甚至還有一絲的熟悉感?似乎她見過關宸極的躶體?有片刻的錯覺,她甚至可以閉眼想象的出撫摸關宸極身體的那種緊致結實的感覺.

我去……這是著魔了吧.

身為一個孩子的媽,顧萌知道自己肯定不可能不經人事.但是對于鳳心慈的父親,顧萌竟然一點記憶都沒有.鳳霸天的解釋是,鳳心慈的父親顧萌絕口不提,而至于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誰也不知道.

于是,這事就成了一個死局,誰也不知道的局.

"你說什麼?"關宸極似乎聽見了顧萌小聲的嘀咕,開口問著顧萌.

"沒什麼,您請自便."顧萌很識趣的轉移了話題.

關宸極看了眼顧萌,就朝著沙發的位置走了來,顧萌嚇了一跳,直接從雙人沙發跳到了單人沙發上.

"我又不會吃了你,你怕什麼!"關宸極淡淡一笑,問著顧萌.

"安全起見,這男人晚上都會化身為狼!"顧萌倒是說的一點不客氣.

"關少你打算這樣和我說話?"顧萌比了比關宸極現在的不合體的模樣.

"不然呢?你喜歡我把浴巾脫了?我怎麼不知道你有看男人*的習慣?"關宸極反問顧萌.

"……"

顧萌無話可說,那種想說卻又不知道說什麼的表情徹底的把關宸極給逗樂了.關宸極不客氣的放肆大笑了起來.這樣的笑是在顧萌離開後,關宸極第一次笑的這麼沒心沒肺的.

"關宸極!"顧萌有些惱了起來.

"對上司發火可不是一件好事."

"現在下班時間,上司下屬個屁.老娘最多就算是一個收留你的好心人!"

"別忘了,可是我送你回來的."

"我有讓你送嗎?我拒絕了,是你一定要送的!"

"好心沒好報!"關宸極無力吐槽.

兩人看似沒營養的話又斗了上,顧萌好不容易從這樣的混亂之中回過神,立刻說著:"關宸極,你就打算這樣賴在我家里了?"

"至少等司臣毅把衣服送來,難道你要我裸奔出去?那才讓人想入非非吧.關氏集團總裁深夜入宿女職員家中?"關宸極說的理所當然.

顧萌這不大不小的公寓徹底的被關宸極當成了自己的家,來去自如,倒是顧萌這個主人變得有些拘謹了起來.

果不其然,關宸極的話讓顧萌陣陣語塞,最後干脆不說話,站了起身朝著廚房走了去.

"你做宵夜?"關宸極問著顧萌.

"倒水!"顧萌說的咬牙切齒的.

"那順便幫我下個面條吧."關宸極接的也理所當然.

"……"

顧萌發誓,今天最蠢的事情就是好心提議讓關宸極上來.早他媽的八百年前就應該讓關宸極在樓下滾蛋走人.一個堂堂關氏集團的總裁,去哪里換不了衣服,去哪里洗不了車,非要賴在她這樣的小地方.

真實,自作孽不可活,不做不死!

"記得,我不吃那些綠色的蔬菜!"關宸極再一次的強調!

"關宸極!"顧萌吼了起來.

但關宸極則是很無辜的一攤手,聳聳肩,似乎對顧萌這樣的發火也顯得習以為常.顧萌瞪了關宸極好一陣,最終還是朝著廚房的方向走了去.

關宸極看著顧萌走進廚房的身影,低低的笑了起來.似乎先前那張不怎麼漂亮的臉,在現在也變得生動了起來.

關宸極更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會對一個陌生的女人,產生了如此濃烈的興趣,這種興趣使然,讓人覺得莫名其妙.

二十分鍾後,顧萌哈真的端了一碗面走了出來,擺在關宸極的面前.為了少和關宸極說話,顧萌也真的沒在面下那些綠色的東西.因為她的冰箱里也沒這些東西.

簡單的雞蛋面!

關宸極看著端在自己面前的雞蛋面,滿意的笑了起來,然後就快速的低頭吃著還冒著熱氣的雞蛋面.

相對于每天習慣了大魚大肉,山珍海味的關宸極而言,這樣的雞蛋面也是一種美味.

只是,這樣的味道,卻讓關宸極覺得熟悉不已,這樣的味道,關宸極只在顧萌的手中吃過.而如今,卻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女人的手里品嘗到了這樣的味道.

"不好吃?"顧萌看著皺著眉頭的關宸極,開口問著.

"沒有."關宸極回過神,快速的答著.

顧萌也皺起了眉頭,沒多說什麼.雖然說她的手藝是不怎麼的,但是不至于讓人難吃的難以下咽.何況,在鳳島,真正吃過自己做的東西的人,恐怕就是晚上一直賴著自己的鳳心慈.

在鳳心慈那張已經吃叼的嘴里,至少顧萌看的出,鳳心慈還是滿足的.

所以,沒道理會讓關宸極難吃的皺起了眉頭.

"既然不是,干嘛皺著眉頭,活似吃了毒藥一樣?"顧萌繼續問著.

"誰教你做的面條?"關宸極問著顧萌.

顧萌楞了下,說著:"這還用教?看幾次就會了啊!"

關宸極沒說話了,徑自低頭把面條吃完,主動收拾起了碗筷.顧萌更快一步,站了起來,說著:"我來吧."

在顧萌搶過關宸極手中的碗時,兩人的肌膚不免的再次碰觸到一起,這讓顧萌楞了下,很快把手給收了回來,然後拿著碗低頭快速的走入了廚房.沒一會,廚房傳來流水聲,顧萌洗起了碗.

五分鍾後,顧萌轉身離開廚房,卻在廚房門口看見了倚靠在門邊的關宸極.

"你別嚇人好不好,大晚上的!"顧萌拍了拍被嚇到的胸膛,沒好氣的說著.

"我哪里嚇人?光明正大的站在這里的,好嗎?"關宸極挑眉說著.

顧萌無語了下,干脆不理會關宸極,朝著門口走了去.關宸極也跟了出去,轉移了話題,問起了顧萌的私人情況.

"你都是一個人住?沒男朋友嗎?"關宸極問的很隨意.

但是他的眼睛在觀察著顧萌公寓內的情況.公寓內簡單的只有女人的物品存在,沒發現任何男人生活的痕跡,這樣的發現,讓關宸極滿意的笑了起來.

"沒有."顧萌干脆直接明說.

"需要我幫你介紹嗎?"難得關宸極也有了閑聊的心.

"我的眼光很高,一般人我看不上."

"我周圍的人,就算你眼睛在天上,也不可能看不上."

關宸極這話說的是實話,能和關宸極來往的非富即貴,稍微有點腦子的女人都不可能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但眼前的顧萌偏偏就是一個例外.

"沒興趣!"顧萌斷然拒絕了關宸極,而後,顧萌轉移了話題,說著,"關少不打算再找一個妻子嗎?"

"沒興趣."這也是關宸極的答案.

然後顧萌就這麼笑著看著關宸極,沒說話.關宸極頃刻之間就明白了顧萌的想法.她用了最直接的辦法告訴自己,她不喜歡別人來探聽她的*,就像關宸極不喜歡人家來干涉自己的*一樣.

關宸極看見這樣的顧萌,笑的欣賞,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

"ok.不提這個,說說你以前的事情!"關宸極也聰明的轉移了話題.

"想聽什麼?我的過去平凡簡單的可以.正常的讀書,上課,工作,成年後的履曆都在簡曆表上了,關少還想知道什麼?"

"沒了."關宸極結束了對話.

顧萌顯然很滿意的點點頭,就在這個時候,顧萌公寓的門鈴響了起來,顧萌皺了下眉頭,關宸極已經給了解釋.

"司臣毅來了."

"知道了."

顧萌應完,就快速的朝著門口走去,然後給司臣毅開了門.司臣毅看見顧萌的時候禮貌的點點頭,再看著一臉愜意在顧萌的公寓里坐著關宸極,那眼底閃過一抹不可置信,不自然的,眼神再度回到了顧萌的身上.

"關少,衣服."許久,司臣毅才開口說著.

關宸極也沒解釋什麼,接過衣服就自然的朝著衛生間走去,沒一會的時間,他已經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

"慢走."顧萌簡單的打過一個招呼.

關宸極看了眼顧萌,收起先前玩笑的表情,只是微微頷首,而後就快速的走出了顧萌的公寓,仿佛之前什麼都沒發生,顧萌也不在意,聳聳肩,等關宸極出了門後,就不客氣的直接關了大門.

頓時,一種身心疲憊的感覺傳來,真是累死了.

但是,顧萌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她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眼來電,顧萌直接接起了電話.

"別告訴我,你半夜找我來調侃的?"顧萌說的直接,擺明了沒心情和司徒冼繼續廢話.

"看你和關宸極倒是感情不錯,關宸極能這麼護著你?"司徒冼的話語里帶了幾分的試探.

"你管太多了,司徒冼."顧萌沒打算和司徒冼繼續談論關宸極.

但很快,顧萌轉念一想,問著司徒冼:"你認識關宸極?你們有過節?"

"哼,私人恩怨."司徒冼不滿的哼哼.

"我和他老婆很像?"顧萌繼續問著.

"關宸極說了什麼?"司徒冼顯得警惕了起來.

"沒什麼."顧萌實話實說.

司徒冼沉默了會,就快速的轉移了話題,說著今晚的事情:"司徒家的叛徒我處理了,鳳家的人恐怕聽見風聲,最近也躲了起來,至少一段時間內不敢太囂張.這兩個月,我把這些人都處理完,你就從關氏集團離職,也可能會更快的時間,然後我們就去中國."

"知道了."顧萌點點頭,"心慈呢?找到了嗎?"

"找不到."司徒冼沒隱瞞顧萌.

"這樣?"顧萌皺起了眉頭,"一點消息都沒有嗎?"

"那天追殺心慈的人自殺身亡了,就證明任務失敗了.這些人,是鳳鈺天的人.任務沒完成回去也是死,所以自殺了.這就能證明,鳳心慈沒事."司徒冼分析著.

"這樣就好."顧萌松了一口氣.

只要鳳心慈沒死,那麼顧萌就可以不用這麼擔心,至少鳳心慈的生存能力強過很多的成年人,只要是風聲過去,那麼鳳心慈自然就會出現.這點自保能力,顧萌還是相信的.

"有消息保持聯絡."司徒冼結束了這一次的對話.

顧萌也沒多言,快速的掛了電話.一天的上班,再去酒吧游蕩,鬧的那麼多事,再送走關宸極這麼麻煩的人物,顧萌真正的是精疲力倦.

收拾完一切,顧萌到頭就在床上睡了過去,一夜好眠.

只是夢里,關宸極不時的會出現在顧萌的夢中,似乎在不斷的誘惑著顧萌.

這夜,也隱隱帶了幾分怪異的曖昧滋味.

——

翌日

顧萌准時的出現在關氏集團內,昨夜發生的事情除了司臣毅,沒人知曉.所有的事情仍然井然有序的進行著,絲毫沒發生任何的變化.就連關宸極,也恢複了最初的模樣,變得一本正經了起來.

顧萌例行的對著關宸極彙報了一天的行程後,就離開了關宸極的辦公室.但是她坐下還沒多久的時間,真正的麻煩就找上了門.

"李秘書,瑪麗小姐一定要上樓找關先生,我們攔不住."櫃台小姐打來電話向顧萌求救.

顧萌聽見瑪麗的名字時,楞了一下,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瑪麗是大財閥的後代,和關宸極算的上門當戶對.在知道顧萌離開後,一直暗戀關宸極的瑪麗是用盡了各種關系,想辦法找上關宸極.

關宸極礙于和瑪麗家族的合作關系,至少沒在表面上撕破臉,只是避而不見.瑪麗的瘋狂舉動就越來越變態了起來.

"她上來了?"顧萌歎了口氣,問著.

看來,這不是紅顏禍水,這藍顏才他媽的是禍水.女人糾纏和變態起來,絕對比變態還可怕.顧萌顯然沒想到,自己的工作還包括對付這樣的事情.

這錢,還真不好拿……

"是,她已經上去了."櫃台小姐顯得有些驚恐.

以前的秘書對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嚴懲不貸的,所以因為瑪麗,他們沒少受到責罰.而現任秘書,顯然大家都摸不清顧萌的脾氣,只能硬著頭皮打了電話.

"我來處理吧."顧萌快速的說著.

"謝謝謝謝……"櫃台的人顯然顯得很感激.

在電話的瞬間,瑪麗的身影也出現在顧萌的面前.似乎顯得怒氣沖沖的,但是很快,顧萌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瑪麗的風頭不是針對關宸極,而是對著自己來的?

自己得罪過這個女人嗎?

顧萌無論用盡什麼辦法,都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過眼前這個千金大小姐.根本八輩子打不著關系的人.

"你是李梓嫚?"瑪麗不客氣的問著顧萌.

那語調里面的理所當然讓顧萌覺得而很反感.那種法語夾雜著中文名字的叫法,更是讓顧萌無法接受.自然的,顧萌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為,對于和自己說話沒頭沒尾就顯得這麼不客氣的人,顧萌顯然不需要有多好的脾氣.

"瑪麗小姐若是找總裁的話,很抱歉,總裁沒空."顧萌直接拒絕了瑪麗,多一句廢話都沒有,話語更沒了恭敬,只是最簡單的驅趕.

"哼,我不是來找關的,我是來找你的!"瑪麗很直接的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我?"顧萌楞了下.

瑪麗已經向開機關槍一樣的,快速的吼了起來:"我還以為你是多麼美貌的女人,顯然我想錯了,你這樣子比路邊的路人還顯得平凡.東方人的五官又不立體,真是糟糕透了.關怎麼會看的上你這樣的女人?"

"關少看上我?"顧萌抓住了重點.

"我讓你插話了嗎?"瑪麗顯然很惱火.

顧萌干脆不說話,聽著瑪麗發泄完這一肚子的牢騷,瑪麗連珠炮的聲音又穿來了,張牙舞爪的模樣,讓顧萌覺得很丑陋不堪.

"關從來不帶女人單獨去吃飯,結果竟然帶了你.昨天我還看見關你回家,哼,你說,你們到底是什麼關系?我絕對不允許關的身邊有你這樣的女人存在!"

瑪麗瘋了一樣的對著顧萌吼著.

對,不能有我這樣的女人存在,那麼就能有你這樣面目猙獰的女人麼?關宸極的眼光沒那麼差吧.

"不說話你這是承認了?你在對我示威嗎?"瑪麗直接沖到了顧萌的面前,就要動氣手了.

整層總裁辦的人都看著瑪麗,但是大家顯然是站在顧萌這一邊的.相對于瑪麗和顧萌,他們更喜歡的是顧萌,瑪麗這種驕縱的千金大小姐,簡直讓他們無法忍受.

"說完了?"顧萌許久才嘲諷的問著瑪麗,那口氣平淡的根本不受瑪麗的絲毫挑釁....

,:..

上篇:【Part154】鳳家的詛咒     下篇:【Part156】竟然拉我當擋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