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67】雙胞胎相認  
   
【Part167】雙胞胎相認

也許是昨日激烈的奔跑,也許是昨日受了傷,消耗了體力,總之,今天早上固定的時間,顧萌竟然沒有醒來.

鳳心慈也毫無動靜,兩人就這麼埋頭一直睡著.

關宸極運動後回來,看著仍然空無一人的大廳,微皺了下眉頭,問著管家:"李小姐和小姐人呢?"

"還沒起來!"管家很快說著.

"還沒起來?"關宸極疑惑的重複了一次.

說完,關宸極看了眼牆壁上的鍾.那眉頭微皺了一下.現在的時間已經指向了九點.這完全不符合顧萌的作息習慣.再怎麼睡覺,現在也應該起來了.

"小慈平日都幾點起來的?"關宸極繼續問著.

"不一定.但是最晚都不會超過八點鍾!"管家很如實的回答.

"我上去看看!"關宸極結束了對話.

管家恭敬的點頭,而後就退到了一邊.關宸極上了樓,輕聲的打開了鳳心慈房間的門.就看見了最早的那一幕,顧萌和鳳心慈兩人頭對頭的一起睡覺.

此刻的顧萌,少了在公司時的犀利和,那安詳的睡眠,濃密的睫毛,白皙的肌膚,竟異常的美的驚人,讓關宸極不由的看的失了神,就這麼站在門口,毫無動靜.

"關宸極?"顧萌悠悠的睜開眼,看向了門口的來人,微皺了下眉頭,似乎在確認來人的身份.

顧萌承認,昨晚就是為了躲避關宸極,免得自己一個人住一個房間,萬一關宸極回來再出什麼幺蛾子,顧萌並不想面對這樣的場面,不是排斥,而是一種莫名的情緒阻撓.

于是,顧萌選擇了陪著鳳心慈玩,做了平日在鳳島從來不可能做的事情,給鳳心慈講了繪本故事.

縱然這些故事對于鳳心慈而言,真的太無趣了,但是鳳心慈似乎聽的津津有味.那忽閃的大眼里帶著一絲的不可思議和驚奇,一字不漏的聽完了一個繪本故事後,要求顧萌繼續說.

顧萌笑的很溫柔,滿足了鳳心慈的要求.顧萌知道,鳳心慈的世界里,根本沒有這些正常孩子所享受的.顧萌的世界也沒這些.但是顧萌做這些動作的時候就顯得極為的自然.

似乎,這樣的事情,顧萌做過不止一次.

一直到鳳心慈的雙眼疲憊的打了架,緩緩的入睡,顧萌才結束了繪本,而後看著安靜入睡的鳳心慈,她笑了,就這麼陪著鳳心慈在一旁入睡.

這在鳳島,也從不曾有過.

鳳心慈纏著自己,僅限于白天.入夜後,鳳心慈一定是回到自己的房間.對于鳳家人而言,過分的情感流露是絕對不允許的,那只會成為你將來的軟肋,讓你寸步難行.

于是,這一夜好眠到了天亮.這是這幾個月來,顧萌從不曾有過的好眠,輕松而無所顧忌.

一直到清晨看見關宸極.

"不然你以為是誰?"關宸極微挑眉看著顧萌.

顧萌一聳肩,沒多說什麼,直接起身下了床,光明正大的在關宸極面前走動.但是顧萌的動作一動,鳳心慈似乎就被吵醒了,那迷糊的雙眼,呢喃的語句,下意識的抓著一旁的被子!

"媽咪!"鳳心慈嘟囔的叫著.

"媽咪?"關宸極聽見鳳心慈這麼叫,微揚起了眉,興味的看著顧萌,"昨兒還和你水火不相容,今兒早上就開始叫你媽咪了?"

"呃……"顧萌這下也傻眼了.

顧萌發誓,在入睡以前,絕對不曾聽見鳳心慈這麼叫自己.顧萌也不認為鳳心慈是認出了自己的身份.現在這情況,是幾個意思?顧萌嘴角也微微抽搐了下,快速的想著怎麼解釋眼前的情況.

"恩?"關宸極耐性的等著顧萌答案.

"我想,她做夢了吧……"顧萌找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

但是,那眼角的余光落在床上,看著那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小臉時,顧萌卻不免的覺得心疼.

因為,再強大,再無所不能的鳳心慈,終究也就是一個孩子.一個需要母親,需要父親的普通孩子.孩子心里所想的,鳳心慈也都幻想過.只不過環境的不允許,讓鳳心慈斷了這樣的念頭.

有這樣的想法,還不如保命比較重要.

顧萌相信,若可以選擇,鳳心慈一定更願意像關禦宸一樣,當一個正常的孩子.所以,在夢中,鳳心慈會潛意識的叫著"媽咪",因為,她的夢里,就是這麼上演的.

美好,卻不敢觸及的畫面.

"做夢?"關宸極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喂,關宸極,你這是幾個意思?你難道以為我還慫恿她叫我媽咪?我沒那麼無聊,可以嗎?"顧萌也有些惱了.

"我有說什麼嗎?"關宸極一聳肩,很無辜的說著.

"……"顧萌發現,自己又被關宸極牽著鼻子走了.

就在這個時候,鳳心慈也感覺到了屋內異樣的動靜,她睜開眼,看了好一會,才徹底的清醒過來,叫了起來:"關宸極,你怎麼會在這里?"

"你這口氣,還真是和李秘書一模一樣,怎麼,睡一晚上,這也能同化了?莫非還真的是媽咪?"關宸極含笑,口氣卻在試探鳳心慈.

鳳心慈被關宸極這麼一說才發現自己身邊的顧萌,也楞了下,但很快,鳳心慈就想起了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呃……"鳳心慈一時也無語了.

但鳳心慈心底的想法卻只有鳳心慈自己知道.因為鳳心慈明白,自己絕對不可能和一個陌生人睡得如此的安穩,除非是自己極為親近的人.而這麼長時間來,唯一親近的人,就只有顧萌,而非別人.

甚至就算是鳳霸天,鳳心慈也不會允許鳳霸天陪著自己入眠.但是眼前的人卻做到了.

難道,自己被她騙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顧萌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她的顧忌是什麼,想等的又是什麼呢?

"好了,你們這對新母女不吃早飯嗎?"關宸極決定不再逗顧萌和鳳心慈,結束了話題,開口問著兩人.

顧萌和鳳心慈同時愣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鳳心慈一夜沒關的電腦傳來了信息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信息聲給吸引住了.

鳳心慈反應最快,跳了下去,打開電話.關宸極則是皺起了眉頭,看著鳳心慈快速的打開電腦.而顧萌則在一旁無辜的聳聳肩.

"你知道是誰?"關宸極問著顧萌.

顧萌竟然很配合的點點頭,說出了讓關宸極錯愕的答案:"知道啊,關禦宸!"

"什麼,關禦宸?"

"是的.你兒子,關禦宸.他們的關系很好.昨天下午也是一起在打游戲.沒事的時候,這小丫頭在家應該和你兒子都是聯系的,不然,這麼無聊的關一屋子里,不是悶死了?"顧萌很快縷清了來龍去脈,大方的和關宸極分享.

"……"關宸極沒說話.

"嗯哼.應該至少是每天都聯系的吧,至于私下有沒有走私什麼的,那我就不清楚了.你應該問問你兒子!"顧萌繼續說著.

"……"

關宸極知道關禦宸和鳳心慈之間有往來.但是到什麼程度,關宸極沒過問.關禦宸在關宸極的理解里,不像是這麼容易和人來往的人,表面和善,不代表內心也和善.

這點,倒是和鳳心慈很像.

關宸極低斂下眉眼,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你不喜歡我和關禦宸來往嗎?"鳳心慈突然停下了敲打鍵盤的動作,有些可憐的問著關宸極.

顧萌沒說話,就這麼站在原地,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那雙眸微斂,似乎也在思考著什麼.

鳳心慈的話音才落下,關宸極突然問著:"你想出去玩嗎?"

"什麼?"鳳心慈楞了下.

這話題轉移的太快,讓鳳心慈有些回不過神,只能這麼愣愣的看著關宸極.關宸極倒是不以為意,繼續說了下去.

"你去過哪些國家?喜歡哪里?"關宸極繼續自顧自的問著.

"什麼意思?"鳳心慈有些小心的問著.

那心中的希望一點點的升起.但是鳳心慈不知道自己是否理解錯了關宸極的意思.關宸極是要帶自己出去玩嗎?是她所想的那種真正的家庭旅行嗎?

鳳心慈自小在鳳島長大,就算離開鳳島,也不曾在任何一個國家玩過,只是完成任務,步履匆匆而已.

對于那種童話里的世界,鳳心慈很向往,但是卻始終無法成行,也不可能成行,那已經成了鳳心慈心中的一個遺憾.本以為在自己沒脫離這一切以前,是不可能實現的.

結果,關宸極卻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還是在這樣特殊的時期里?

"現在巴黎你肯定不能去了.因為巴黎那些人在找你.去丹麥,芬蘭這樣的地方好嗎?還可以去看看極光?還是你去過了?或者你有什麼好的建議?"關宸極繼續問著.

"我都想去!"鳳心慈終于相信了關宸極的話,那夢想實現的喜悅讓鳳心慈的大眼充滿了光芒,熠熠生輝.

"貪心!"關宸極笑罵著.

而後,關宸極看向了顧萌,說著:"梓嫚,你有什麼問題?"

"沒有!"顧萌一聳肩,很快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關宸極這樣的想法出乎了顧萌的意料,但是這樣的想法在顧萌看來也不見得不是好事.至少鳳心慈離開巴黎是安全的.那些人絕對想不到鳳心慈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人帶走.

所以,顧萌不可能反對關宸極的建議.

再說,鳳心慈內心對正常生活的渴望,顧萌很了解.這樣一次特別的旅行,就算是以後不再見了,也許對于鳳心慈而言,都是終生難忘的記憶.

一次屬于孩子的童年記憶.

顧萌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

"你也一起去!"關宸極再度開口,口吻顯得再自然不過.

"什麼?我也去?"顧萌楞了一下.

"是.你也去.我一個人可搞不定兩個小鬼.尤其是兩個這麼麻煩的小鬼!"關宸極一聳肩,說的很無辜.

"兩個?"顧萌沒反應過來.

"關禦宸!"關宸極給了答案,"總不能讓我帶著別人的孩子去,不帶自己的兒子吧?那才真的落下話柄了,好嗎?"

"你有傭人成群,扯上我干什麼?"顧萌想也不想的就反對了關宸極的提議,

這種感覺太莫名其妙了.一個女孩,一個男孩,一對成年男女,怎麼看都像是一家人.何況,再說,關宸極這張臉不僅僅在巴黎紅透了,在歐洲的記者都認識的.這樣招搖的出去,這麼高調,合適嗎?

"傭人沒用.關禦宸不接受,顯然,小慈也不喜歡這些人.他們似乎現在不排斥的人就是你!"關宸極說的很直接.

"屁.昨天兩人還恨不得把我手刃了.我不去."

"顯然沒手刃成功,還倒戈了,成了你的隊友,你們三個昨天不是玩游戲也玩的很開心嗎?"關宸極直接戳穿了顧萌.

"……"

"李阿姨,你就一起去吧!"鳳心慈也轉移了口風,甜甜的對著顧萌說著.

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看著顧萌,早就沒了昨天的戾氣,倒是多了許多的乞求和希望.孩子的思想,變化的極快,在巨大的誘惑面前,原本很堅持的鳳心慈,也沒了堅持.

"你沒節操喲,姑娘!"

"節操重要嗎?不重要.及時行樂才重要!"

"你媽是這麼教你的?"顧萌發誓,自己絕對沒這麼教過鳳心慈.

"沒,但是看的出,我媽也一定是及時行樂的人!"鳳心慈一聳肩,答的也很快.

"呵呵呵呵呵……"顧萌冷笑三聲.

"李阿姨,你是我媽咪嗎?不是的話,你怎麼知道我媽不是這想法呢?"鳳心慈亮晶晶的大眼看著顧萌,反問.

顧萌繼續冷笑三聲,然後反問:"你不怕我記仇,到了外面就把你給賣了?"

"那你也要賣的掉啊!"

"你很肯定我一定會跟你們一起去?"顧萌突然好奇的轉移了話題,問著鳳心慈.

鳳心慈狡黠一笑,說著:"不是肯定,而是一定.因為你不去,我相信關宸極也會綁架你去."

"……"

他媽的,這都什麼事.現在孩子都這麼早熟的?那笑容幾個意思啊?那麼邪惡?這還是孩子嗎?靠譜嗎?

"吃早飯."關宸極阻止了顧萌和鳳心慈這麼沒頭沒腦的繼續斗嘴下去,"小慈,你去通知關禦宸!"

"好咧!"鳳心慈很樂意的接下了關宸極的任務.

然後,鳳心慈就蹦蹦跳跳的跑去給關禦宸打電話.顧萌站在原地仍然一動不動.關宸極干脆直接朝著顧萌的方向走來.

"你要干嘛?"顧萌警惕的問著.

"帶你去刷牙洗臉,你准備站在這里一整天?還是你打算就這麼蓬頭垢面的出來?"關宸極很問的很無辜.

"……"顧萌瞪了眼關宸極,"我自己來!"

"我順手而已!"關宸極笑道.

很快,關宸極已經主動接好水杯的水,擠好牙膏,准備好備用的毛巾,然後示意顧萌進來.顧萌看著這一切,沒拒絕.反正懶人的原則,自己不動手的,絕對不動手.

有人服務,何樂而不為.有時候,人心是貪的,這樣的氣氛,總可以讓人莫名的貪戀.

"好了,吃完飯,我帶你們去普羅旺斯.明兒一早的飛機出發去丹麥?"關宸極繼續說著今天的安排,然後就從容的退了出去,根本不給顧萌發表意見的機會.

"喂……"顧萌叫著關宸極,關宸極並沒回答,"靠,懂不懂的尊重啊!"

但顧萌雖然這麼呢喃,那嘴角的笑意卻是上揚的.

普羅旺斯,顧萌莫名的向往.那一片紫色的薰衣草園.對于顧萌而言,那似乎是很久遠以來的想法,卻從不曾成行.顧萌也不曾和人說過,而今日,關宸極卻誤打誤撞的說到了點上?

似乎,對于今日的行程,顧萌也有一點點的期待了.

顧萌笑意不減,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然後才走出了房間.

——

關宸極吃完早餐後,說著:"我去接關禦宸!"

"呃……"鳳心慈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有問題?"關宸極莫名的看著鳳心慈.

而就在這個時候,公寓的門鈴響了起來.管家也楞了下,匆匆去開門.沒一會,關禦宸的身影就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關宸極看見關禦宸的時候,也楞了一下:"親爹,你怎麼會在這里?"

這話一出,關宸極立刻看向了鳳心慈.鳳心慈尷尬的笑了笑,摸摸腦袋,顯得很無辜.

關禦宸倒是很快的說著:"今兒是一起出門?鳳心慈,你還真是一點話都不說明白的!"

"說明白了不是沒意思?"鳳心慈不以為意.

"哼,陣前倒戈嘛!"

"哼,你不也和她玩的不亦樂乎.我早上沒說嗎?我說了,如果多兩個人,你歡迎嗎?你說你無所謂的.你猜不到是誰嗎?"

"誰能猜得到你想什麼?不然能叫你豬一樣的隊友?"

"關禦宸!你一點都不紳士!"

"我未成年,紳士不紳士對我不重要!"

……

關禦宸和鳳心慈沒一會的功夫就爭的面紅耳赤.而顧萌則一直低頭吃著自己碗里東西,完全不理會眼前的兩個人.

"好了沒!"關宸極開了口.

鳳心慈對著關禦宸哼了一聲,立刻低頭吃著自己的食物.而關禦宸的眼神則顯得有些複雜的看著關宸極,沒吭聲.

"你想說什麼?"關宸極問著關禦宸.

"沒什麼!"關禦宸一攤手,表示自己很無辜.

氣氛微妙的轉變,但是卻又顯得極為的自然.關禦宸自然的坐在沙發上,等著顧萌和鳳心慈吃完飯.但是他的眼角余光卻看向了顧萌.

因為,在昨天的打怪里,關禦宸就已經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所以關宸極今天早上才會第一時間的沖到了鳳心慈所在的公寓里.

昨天打怪獸的時候,是顧萌的號上線了.而用這個號的人,卻是李梓嫚.這才讓關禦宸震驚不已.顧萌號的密碼,就只有自己和顧萌知道,絕對不可能有第三個人,甚至關宸極都不清楚.

再說,顧萌失蹤後,這個號就不再上線過.昨日竟然亮了燈,還帶著鳳心慈.關禦宸當下就震驚了,但是關禦宸忍住了好奇,並沒當即開問,仍然若無其事的陪著兩人打起怪獸.

一直到早上,關禦宸才匆匆出門,鳳心慈給自己電話的時候,關禦宸早就已經在路上了.他沒和鳳心慈多說,就匆匆掛了電話.不然也不會看見顧萌和關宸極同時都在的畫面了.

萌姐?是你嗎?

關禦宸都不免的在心中問著自己.

"沒問題的話,那就現在出發?"關宸極詢問著眾人.

大家都點頭應允,很快,關宸極就帶著三人下了樓.關宸極的車上本就有安全座椅,現在為了帶鳳心慈,又讓管家特別安裝了一個.關禦宸和鳳心慈也很自覺,一人跳上一個椅子,扣好安全帶.

顧萌則坐在副駕駛座,關宸極開車,四個人朝著離巴黎不遠的普羅旺斯而去.

路上的氣氛倒不顯得沉悶,關禦宸和鳳心慈很容易斗嘴,斗嘴的內容總可以讓人忍俊不禁.就連一向嚴肅的關宸極都漾著笑,似乎顯得有些無奈.

顧萌雖然沒有表示什麼,但是那不再緊繃的情緒,看的出此刻顧萌的心情不錯.

今日恰逢假日,普羅旺斯來度假的人很多.關宸極在這里有產業,開門出門就是成片的薰衣草園.這讓關禦宸和鳳心慈高興壞了,兩人暫時忘記了先前斗嘴斗的不亦樂乎,瘋狂的奔跑,開心不已.

"孩子這樣才正常,不是嗎?"關宸極開了口.

"看不出你很喜歡孩子!"顧萌懶洋洋用手撐在草地上,隨口說著.

"難道你不愛?"關宸極反問.

"呵呵!"顧萌但笑不語.

關宸極也沒在意顧萌態度,繼續說著:"如果我有一對雙生子,現在也差不多就是關禦宸和小慈的狀態,一樣大的兄弟姐妹在一起,才有得玩,有的鬧.這才是童年!"

"你別忘了,你還一個女兒.別貪心!"顧萌淡淡的指出.

"我說的是,如果,不是嗎?"關宸極淡笑的反問.

"嗯哼!"顧萌不表態.

"你喜歡這里,是吧!"關宸極轉移了話題,那話語帶了絲絲的得意.

"嗯哼!"顧萌也沒否認.

"看來我選的地方是選對了?"關宸極笑了.

"其實你笑起來很帥,為什麼在公司都喜歡崩一張臉,尤其對客戶的時候,嘖嘖,真實讓人魂飛魄散啊!"顧萌沒理會關宸極的問題,找了話題,隨意的問著.

"笑,只對自己在意的人.別的人,不需要.何況,笑容滿面,你以為那些商場的老狐狸們就會對你客氣了嗎?不打笑臉人,對這些人沒用的!"關宸極順著顧萌的話接了下去.

只是,這話中有話.說完,關宸極就這麼看著顧萌.

"喂,不用這麼盯著我看!"顧萌被看的不太自然.

"我想吻你!"關宸極突然說著.

"呃……"顧萌錯愕了一下,"不……"

剩下的字,已經被關宸極隨之覆上的吻給吞沒了.那吻輕輕柔柔,伴隨著夾帶薰衣草香味的微風,竟然也輕易的讓人醉了.綿綿長長的吻,勾勒著顧萌完美的唇形,有意無意的挑逗著顧萌,那帶著魔法的手,企圖讓情緒和場面失控.

對于這樣關宸極,溫柔如水,完全讓顧萌無力招架.

但偏偏在這樣美好的氣氛之中,關禦宸那破壞人的大嗓音傳了來,吼著:"親爹,快點來,滑輪!"

"你兒子叫你!"顧萌率先回過神,把關宸極推了開.

關宸極仍然靠自己很近,那嘴角的笑意不斷.顧萌剛才並沒排斥和拒絕自己,這證明自己又前進了一步,這樣的感覺,讓關宸極得意不已.

"這小子真是壞事!"

"你這樣嫌棄你兒子合適嗎?"

"你難道不覺得被破壞了?"

"我覺得你真心想多了!"

……

關禦宸等的有些不耐煩,干脆直接吼了過來:"你能快點嗎?這大白天的你什麼也做不了,別浪費時間了,好嗎!"

關宸極的臉一下子紅了,不知道是惱羞成怒還是別的.顧萌楞了下,然後不客氣的放聲大笑.原來真正能把關宸極氣死的不是別人,是關禦宸.

"哈哈哈哈哈……一物克一物,干得漂亮啊!"顧萌豎起了大拇指.

"真是欠收拾!"關宸極咒罵了聲.

但是關宸極也沒在原地多停留,快速的站了起身,朝著關禦宸的方向跑了去.而關禦宸看見關宸極走過來,立刻嚷嚷了起來.鳳心慈也朝著關宸極的方向走了過來,三人不知道埋頭在那忙些什麼.

顧萌就這麼懶洋洋的在草地上,腰部受傷,顧萌自然不可能參與這些跑跳活動,就這麼曬著暖陽,看著眼前的一幕,竟然意外的覺得和諧無比.

似乎,本來就應該這樣.

鳳心慈玩滑輪顯得很有一手,關禦宸也不甘落後.關宸極就這麼小心的護在兩人的周圍,盡職的當一個監護人,絲毫沒覺得任何不耐煩的地方.

鳳心慈速度過快,眼見就要摔了,關宸極的速度更快,已經把鳳心慈給撈了起來.鳳心慈的大眼忽閃忽閃的看著關宸極,嘴角的笑意甜甜的.關宸極很溫柔把鳳心慈的發絲給弄到耳朵後,再繼續扶正鳳心慈,讓她滑行.

顧萌雖然在原地,但是看著這一幕,只需要一個眼神,顧萌就知道,鳳心慈的那種笑容,是毫無防備的.

這樣的笑容,在鳳島,顧萌從來不曾見過.而卻在這里,在關宸極的身上,顧萌看見了這樣毫無防備的笑容.

甚至有片刻,顧萌覺得,他們是父女.

這樣的畫面,美的讓顧萌挪不開眼.但很快,在下一秒,顧萌竟然再度的在人群里看見了宋熙銘還有陸晚晴的身影.

兩人帶著墨鏡,牽著走,在另外一個方向,就這麼安靜的坐在原地,看著普羅旺斯的這篇薰衣草園.

顧萌直接站了起身,快速的朝著宋熙銘的方向走了去.

"阿姨站了起來了?"鳳心慈第一個發現顧萌不對勁的人.

關禦宸的眉頭也皺了下,看向了顧萌的方向.他們不知道顧萌要找的人是誰,但很快,三人對視一眼,就快速的跟著顧萌朝著她所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關宸極原本的笑意不見了蹤影,腳下的步伐快了起來,但是仍然不忘記交代兩個小的,說著:"你們在這,我去比較快."

"好!"兩人沒拒絕.

而後,關禦宸和鳳心慈就這麼停了下來,看著關宸極所去的方向.鳳心慈的眉頭微皺,臉色都顯得有些猶豫了起來.

"你想和我說什麼?"關禦宸突然心有靈犀的開了口,問著鳳心慈.

"你覺得她去找誰?"鳳心慈問著.

"熟人.而且對她沒有威脅的熟人!"關禦宸淡淡的開了口.

"你知道她是誰?"鳳心慈很聰明,聽出了關禦宸話中的意思.

"猜測而已!"關禦宸並沒實話實說.

鳳心慈看著關禦宸,心里盤算著關禦宸到底知道多少,看的出多少.而關禦宸的眼神則微眯了起來,看向了顧萌所走的方向.

"哇,那人好像我爹地!"關禦宸叫了出來.

"什麼?"鳳心慈楞了下.

"宋熙銘.我的爹地,和我一起生活了六年的人.在我親爹沒出現以前,他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之一.就算我親爹出現,他也是如此.他是真心的對我和萌姐好."關禦宸很坦然的說著.

不管宋熙銘的身份是什麼,也不管宋熙銘的目的是什麼.但是那六年相依相伴的感情不是假的.比起事件,確實關禦宸和宋熙銘在一起的時間遠勝過關宸極.何況,誰對你好,誰對你不好,其實自己心中最有數.

宋熙銘對自己的好,不是偽裝,而是習慣.

"宋熙銘!"鳳心慈怔住,嘴里不由自主的念著宋熙銘的名字.

"恩,你們鳳島的人,你應該認識的!"關禦宸繼續說著.

"你想知道什麼?"

"不想知道什麼.我只想萌姐好好的,我生命里每一個重要的人,好好的!"

"我真的很羨慕你!"

"你其實也可以這樣,不是嗎?現在你不就不在鳳島,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關禦宸下了一個套,一點點的套著鳳心慈的話.鳳心慈似乎少了許多的戒備,那小嘴嘟了起來,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我和你說一個事,你信不信?"鳳心慈似乎猶豫了許久,才對著關禦宸開了口.

"說來聽聽."關禦宸微挑了一下眉,應著.

"我說,我不是你媽咪的妹妹,而是你媽咪的女兒,你信嗎?"鳳心慈想了想,最終用最直白的語言,把壓了許久的秘密告訴了關禦宸.

"什麼?"這下關禦宸是真的錯愕了.

鳳心慈說的話意思是,她也是萌姐的女兒,而自己和鳳心慈是雙生子?我去……這絕對是本年度最嚇人的勁爆頭條……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很吃驚是不是?"鳳心慈倒是顯得很平靜.

"廢話,你要突然被人告訴你有一個親哥哥或者親弟弟,你吃驚嗎?"

"不會,我很平靜!"鳳心慈苦笑了下,"鳳島的孩子,不能有太多的感情表露."

"你以前就知道萌姐是你媽媽嗎?"關禦宸好半天才回過神,問著.

"知道,我懂事起就知道誰是我媽媽,但不是他們告訴我的,而是我發現的,所以我也知道,有你這個雙胞胎的哥哥.你只比我大幾分鍾出來的.所以,我很期待看見媽咪,見到媽咪的時候,我就喜歡纏著她,只是,鳳島並不允許這樣.呵呵!"

這些話,鳳心慈說的很無奈.那老成的口吻顯然不像是一個七歲的孩子,反而像是一個三十歲的成人.

"一直到後來鳳島出了事,我們都離開鳳島,我和媽咪分開了.再到現在,我才真正的覺得,這才是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鳳島那樣完全無任何感情的生活."鳳心慈說的開始有些亂了.

她的目光一直停在前面關宸極和顧萌的身影上.

"我的天……我親爹也是你……"關禦宸突然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是.關宸極是我爹地!"鳳心慈給了肯定的答案.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幫我?"關禦宸想起黑鳳島系統的事情,再問著.

"是!"鳳心慈應著.

關禦宸若不是鳳心慈的雙胞胎哥哥,鳳心慈絕對不可能去管這樣的閑事.要知道,她雖然姓鳳,雖然是鳳家人,但是並不意味著她就可以隨意的進入系統.

所以,當她第一次發現關禦宸的時候,鳳心慈小心翼翼的才繞開那些反追蹤系統,把關禦宸帶了出來.之後,鳳心慈一直很緊張,因為那是一種雙胞胎的感應,她知道關禦宸不會這麼容易放棄.

所以,鳳心慈才會每天在固定的時間守著關禦宸,再引導他離開系統的危險區.

一直到出了事,鳳心慈才警告關禦宸不要再靠近鳳島的系統.

"我的天……"關禦宸第一次有些無法適應這太讓人震驚的情況,"我親爹知道嗎?"

"不知道……"鳳心慈的頭搖的像撥浪鼓.

"所以你才對李梓嫚這麼反感?才一直慫恿我去弄李梓嫚.你是不想萌姐的地位被人搶了,是嗎?"關禦宸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著鳳心慈.

"恩!"這一次,鳳心慈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關禦宸停了下,繼續問著:"那你為什麼突然又對李梓嫚改觀了?"

現在的情況很混亂.但是關禦宸仍然在這混亂之中找尋著所有有用的消息.或許,自己懷疑的地方,鳳心慈也曾懷疑過.既然現在事情已經攤開說了,那麼,他們是否應該合作一次?

"因為我懷疑她是萌姐!"鳳心慈果然說出了關禦宸想要的答案.

"彼此彼此!"關禦宸點點頭,很贊同鳳心慈的做法.

"可是,我現在又否決了,或者說,不那麼確定了!"鳳心慈皺起了眉頭.

"我去……"關禦宸要瘋了,"為什麼?"

"因為,如果是易容的話,那麼,這面皮見刀肯定有破綻,我真的試過,但是她出血了,卻沒任何的破綻!所以,我才覺得不對勁.可是,那種感覺又真的很像.因為李梓嫚太了解我的一舉一動,我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那種親近感,裝不出來!"

鳳心慈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再說,如果她真的是媽咪,為什麼不認我?"

"也許是為了避免危險?"關禦宸想著理由,"或者因為別的什麼原因?"

"那你為什麼懷疑她是媽咪?"鳳心慈反問關禦宸.

"記得昨天我們玩游戲吧?"

"恩."

"她上的游戲賬戶,是萌姐的.那個密碼,只有我和我萌姐知道.就算是我親爹都不知道.再者,那賬戶被我加了層層保護,不可能那麼輕易的被人盜號的.何況,就這麼湊巧她盜了這個號?"

關禦宸分析著,"我今兒,本來就要找個機會去問問她這個事情的!"

"那個賬戶她登的很理所當然.不像是思考過的.但是我和她在一起這一段時間里,從來沒發現她玩游戲!"

"人會隱藏.什麼情況下做什麼事情."

關禦宸和鳳心慈兩人的對話停了下來,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是鳳心慈開口問著:"現在怎麼辦啦!"

"你不是鬼主意多,想法多,你問我,我怎麼知道!"關禦宸是真的快瘋了.

"你不是哥哥嗎?"

"這種時候你承認我是老大啊?"

"……"鳳心慈真是氣結.

"如果她真的是萌姐,那麼,萌姐現在是失憶的,臉還是假的.而她知道你,但是卻不承認,肯定有原因的,我們跳出來說這些,你覺得合適嗎?"

關禦宸歎了口氣,問著鳳心慈.

鳳心慈這下是真的要哭了,說著:"那到底怎麼辦啦!"

"涼拌!"關禦宸答的很無奈....

,:..

上篇:【Part166】現在你沒理由了吧?     下篇:【Part168】計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