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78】天注定!  
   
【Part178】天注定!

陸晚晴!

"晚晴..."顧萌和陸晚晴打起了招呼.

"小姐."陸晚晴的語調恭敬的多.

"歡迎回來."顧萌伸出手,擁抱了陸晚晴.

"小姐,放心吧,關少不會有事的!"陸晚晴安撫著顧萌顯得有些緊張的情緒.

"你也知道他?"這一次顧萌真的是好奇的揚起了眉.

陸晚晴怔了下,然後才開口解釋著:"我在關少身邊十年.從關氏集團的普通職員一直做到關少的機要秘書,和司臣毅和李特助也很熟悉."

"這樣,為什麼?我和他並不是一開始就認識的!"顧萌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陰差陽錯.或者說,命中注定.在小姐離開後的幾年,我被放逐出了鳳島.沒有任何來源的情況下,我進了關氏集團,所以才有了後面的事情."陸晚晴解釋了起來.

"恩."顧萌點點頭,沒再多問.

下意識的,顧萌看向了宋熙銘,但很快,顧萌挪開了視線.陸晚晴被放逐,這原因可想而知.不過,若是有緣,終究最後都會走到一起,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

好比她和關宸極,又好比宋熙銘和陸晚晴,分開又如何,冥冥之中竟不也通過別的方式再一次的相見了.

所以,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你們去休息吧.我過去.三天後再見."顧萌結束了對話.

"是."眾人齊聲應著.

顧萌看著在場的人,突然彎下腰,深深的對著每一個人鞠躬致意.宋熙銘等人怔了怔,來不及反應的時候,顧萌已經快速的朝著診療室的方向走去,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我覺得,這樣的小姐更可愛,你們說呢?"滕突然開口說著.

"我是發現,你的話變多了,滕."宋熙銘不客氣的說著.

"因為外面的世界很美好,看著小姐這樣,正常人都會心動."滕一聳肩,說的理所當然.

龍炎看了一眼滕,沒說話,對著眾人點頭示意後,就快速的朝自己居住的院落走了去.

滕見狀,一聳肩,也走了回去.沒一會,就剩下宋熙銘和陸晚晴兩人.陸晚晴看著宋熙銘,竟然有些不自然了起來,那臉色微微泛紅了下,而後低下頭,欲匆匆離開.

"晚晴."宋熙銘扣住陸晚晴的手,叫住了她.

陸晚晴沒反應,宋熙銘的動作更快,直接拖著她朝著自己院落的方向走了去.陸晚晴有些不太習慣,但是掙紮了下,最終還是跟著宋熙銘走了.

鳳島的侍衛不能動情,但宋熙銘卻破了這個戒律,陸晚晴也違背了自己最初的誓言.現在的情況,不是不管,是無力顧及.至少在現在的時候,對于宋熙銘而言,兩人在一起的時光,能爭取多少是多少.

也許,一切都有轉機,在顧萌回來以後.

——

顧萌匆匆的趕到診療室,鳳心慈在診療室的門口坐著,看見顧萌的時候,她快速的從椅上跳了下來,走到鳳心慈的面前.

"什麼情況?"顧萌問著鳳心慈.

鳳心慈搖搖小腦袋說著:"不知道呢.爹地進去很久了,沒一點反應呢."

說著鳳心慈似乎顯得很無奈,還帶了一點點的懊惱.剩下的話,鳳心慈沒敢和顧萌說.

之前關宸極只是昏倒了,但是關宸極送到這里的時候,情況卻更加惡劣了起來.面色蒼白,失血過多,看見這個情況後,那醫生明顯的臉色難看了下,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從那緊皺的眉頭,鳳心慈也看的出,此刻的情況並不是那麼好.

"沒人出來過?"顧萌皺著眉頭,下意識的看向了診療室.

"沒有喲."鳳心慈仍然搖搖頭.

顧萌的心也提調到了嗓口,就這麼站在門口,一動不動.鳳心慈也不說話,重新坐回了位置上,看著自己手中小型的筆記本電腦.

"關禦宸."鳳心慈突然開了口.

"什麼?"顧萌楞了下,向鳳心慈.

"那笨蛋又來黑系統了,恐怕想知道什麼消息吧."鳳心慈邊說邊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著.

顧萌沉默了下,直接拿手機給關禦宸打了電話.以前,顧萌並沒記憶,所以也不存在電話.更何況,顧萌在某一種情況下來來說,也是被監視的.但是,現在已經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監視又如何?鳳霸天都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真相,再監視這些,並無太多的意義.

很快,電話接通了.

"萌姐?"關禦宸的聲音明顯興奮了一下,"你們的情況好嗎?我看鳳島的系統突然又戒備森嚴了,還擔心是否出了事.你能給我打電話,是否意味著我可以主動聯系你?"

"可以."顧萌很干脆的給了答案,"我們很好,放心吧."

"那你和我親爹……"關禦宸開了口,卻不知道怎麼問下去.

他想知道顧萌現在記憶是否恢複,更想知道關宸極在鳳島是否被刁難,鳳島這樣在關禦宸看來如此詭異的地方,肯定不會順利到哪里去.

"我和他很好.放心吧.我會把他平安的帶回去的!"顧萌給了保證.

"真的嗎?"關禦宸得到顧萌的保證,笑了.

因為,他的萌姐,言出必行,說到做到,從來不敷衍人的.有了顧萌的保證,關禦宸知道,他的親爹和他的萌姐,一定會回來的.

"是."顧萌再一次肯定的說著,"下一次不要黑系統,直接電話就好."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關禦宸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一星期左右."顧萌沉默了下,給了答案.

"好."關禦宸沒再多問.

很快,兩人掛了電話.顧萌又恢複了沉默.而鳳心慈也聽見了顧萌給的承諾,微微楞了下,下意識的看向了診療室.

關宸極的情況都不明了,顧萌為什麼能給出這樣的答案.

"因為宋熙銘說,他並沒傷及內髒和器官.所以,我想,問題不大."顧萌看出了鳳心慈的想法給了答案.

就在顧萌話音落下後,診療室的門被打開了,關宸極仍然還在昏迷,但是看起來已經比送進去的時候清爽多了,醫生隨之也跟著走了出來.

"小姐."醫生看見顧萌,立刻恭敬的叫著.

顧萌微微頷首,還沒開口詢問,醫生已經說了關宸極的大概情況.這情況和宋熙銘等人判斷的相差無異.這讓顧萌松了一口氣.

"只要多加休息,就可以恢複了."

"辛苦了."

醫生看了眼顧萌,猶豫了下,好半天才說著:"那關先生要送往何處?"

這事,鳳霸天擺明了不管,那麼,能問的人就只有顧萌了.顧萌想也不想的就給了答案:"送我那去.掌權人有什麼問題,就直接推到我身上."

"是."醫生立刻點頭.

這燙手山芋扔了出去,醫生迫不及待,下一秒,醫生就已經匆匆告辭,離開了此地.而身後的侍衛則按照顧萌的吩咐,把關宸極送回了顧萌的院落.

鳳心慈也從長椅上跳了下來,跟上了顧萌的步伐.

回到顧萌的院落沒多久的時間,關宸極的麻醉一退,就已經醒了過來.他才睜開眼,就看見了鳳心慈那張精致的小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爹地,你醒了呀!"鳳心慈高興的說著.

"心慈."關宸極忍著痛,叫著鳳心慈.

很快,關宸極觀察起了這周圍的環境.這已經不是他初到鳳島的那天晚上居住的地方了.只是,鳳家大宅的布置似乎都給人冷冷的感覺,就算這里也是如此.

"這里是哪里?"關宸極問著鳳心慈.

"媽咪的房間.媽咪去給你弄東西了.媽咪不假他人之手,親自給爹地弄吃的也."鳳心慈立刻討好的說著.

關宸極怔了下,而後那雙眼亮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端著食物走了進來.看著關宸極和鳳心慈同時看向自己,有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媽咪."鳳心慈蹦蹦跳跳的朝著關宸極的方向跑了去.

"萌萌."關宸極掙紮的欲起身.

"你躺著."顧萌想也不想的阻止了關宸極.

鳳心慈見狀,很識趣的朝著門外走去,再小心的給兩人關好門,把空間肚留給了顧萌和關宸極.

"老婆……"關宸極懶懶散散的開了口,叫的甜蜜蜜,"真好."

"去,別亂叫,誰是你老婆."顧萌沒好氣的問著關宸極,但是嘴角的笑意卻沒停止過,"好什麼?"

"沒人會再阻止我們了,不是嗎?"關宸極笑著說著.

"沒人阻止,不代表後面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顧萌低斂下眉眼,說的有些疲憊.

"無論發生什麼,只要記得,我在你身邊.無論什麼情況,我們一起面對."關宸極握著顧萌的手,說的堅定.

顧萌一挑眉,看向關宸極,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關宸極明白,顧萌不想再繼續這樣的話題.

"就你現在這樣?"顧萌轉移了話題,調侃起了關宸極.

"身殘志不殘!"關宸極也應得很快.

"顯然現在身殘比志殘更可怕!"顧萌一聳肩,說的很無辜.

"喂……"關宸極叫著顧萌,"我都這樣了,你都不溫柔一點?"

"溫柔?"顧萌挑了下眉看向關宸極.

"嗯哼!"

而後,關宸極還來不及反應,顧萌卻已經湊近了關宸極,那熟悉的馨香傳來,下一秒,那吻就已經落在了關宸極的唇上.

"閉眼.誰接吻還睜著眼睛?我**你麼?"顧萌把關宸極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關宸極.

關宸極啞然失笑,從善如流.

這吻,顧萌主動,關宸極被動,許久,顧萌才從關宸極的唇上離開,眼底帶著笑意,又略微一點挑釁.

"就這樣?"關宸極顯然不滿.

他是身殘了,但是某些地方不殘的.顧萌這個混蛋,根本就是惡意在挑釁自己,從上到下無盡的挑釁.不,應該說是挑逗!唇沒落下,手更沒落下,那上下齊動手.

娘的,她當自己是死人?

"不然呢?我可不喜歡動,那活是男人用力,女人享受.便宜都讓男人占了,就沒意思了."顧萌惡劣的說著.

"你等著,等著我收拾你!"

"來,我可等著."

"……"

顧萌大笑了起來,惡劣的朝前,然後捏了捏關宸極的雙頰,說著:"乖乖養傷,別滿腦黃色思想."

"老婆……"關宸極卻拉住了顧萌.

"不用擔心我.三天後是掌權人的交接儀式.鳳家的事情,會結束的."顧萌知道關宸極擔心什麼,"我還想把我失去的記憶找回來,還想念心,我不太合格,對嗎?"

"不,你很合格!"關宸極否認了顧萌的說辭.

"傻瓜!"顧萌笑了起來.

這三日,關宸極和顧萌過的很平靜.關宸極就住在顧萌的院落之中,顧萌陪著關宸極,兩人一起看日落,一起吃飯,一起說話,一起聊天,就連鳳心慈都消失不見了蹤影,只為了把這樣的時光留給兩人.

顧萌問了很多關宸極和自己的事情,關宸極一一告知,並無任何的隱瞞.包括他們的相識,結婚,吵架,分離,再相遇,複合……每一件事,關宸極都說的仔仔細細.

"你說這麼仔細,不怕我不理你."顧萌笑著問關宸極.

"不管好與壞,都是生活的一部分,太完美的生活,才像是假的吧?"關宸極淡淡反問,絲毫沒因為自己什麼都說而覺得後悔.

"所以我說你是一個傻瓜嘛."顧萌並沒反舊賬,而是戲謔的說著關宸極.

關宸極但笑不語.

這道理很簡單,此刻聽盡甜言蜜語,若是有一日,顧萌想起來事情並非如此的時候,才會開始懷疑自己的動機.就算動機是好的,兩人一旦有了疑心,那麼,一切又會變了調.

誠實和信任,才是兩人感情里的上上之策.

這已經是兩人獨自相處的第三天.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的院落傳來了敲門聲,顧萌看向了入口處,宋熙銘的身影已經走了進來,走向顧萌.

"小姐,時間到了."宋熙銘提醒著顧萌,那語調四平八穩.

"好,我馬上就來."顧萌點點頭,而後就匆匆進了屋內.

庭院外,剩下關宸極和宋熙銘兩人.

"你擔心她?"宋熙銘明知故問.

關宸極看了眼宋熙銘,沒說話.宋熙銘也不介意,笑了笑,說著:"對于你在鳳島的情況,最後會是這樣的結果,我真的覺得很意外."

"本來應該是怎樣的?"關宸極這才開口.

"死,或者離開!"宋熙銘也說的直接,"不過,既然現在是這樣的結果,那麼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你做好准備了嗎?"

"什麼意思?"關宸極的眼神微眯起來.

"想來她沒和你說全.不過趁著這點時間,我可以和你說個大概,你斟酌."宋熙銘笑笑,很平靜的說著.

"她完全掌權人的交接儀式後,就會得到鳳家詛咒最後的秘密.我的猜想,那秘密應該是鳳家先祖找出來,破解詛咒的辦法.這里還連帶了司徒家.司徒家是被鳳家連累的,司徒家可不是軍集團出生,也是一個玄術家族."

宋熙銘用最簡練的話,把大概的情況告訴了關宸極.

比如,顧萌和司徒冼要一起進入宋朝公主的那個古墓,比如,這期間還可能發生的各種危險,比如,那個在鳳鈺天身後的人,比如,可能最後的結果是死亡.

所有的一切,宋熙銘都如實告知.

"所以,你的選擇並不是在三天前就結束,而是剛剛開始.掌權人對你,也算一個測試吧."宋熙銘沉默了下,繼續說著.

從最初鳳霸天的堅持和殘忍,宋熙銘以為鳳霸天要除去關宸極.但經過生死關的事情,宋熙銘已經不這麼認為.

在宋熙銘看來,鳳霸天是選一個能真正全心陪伴在顧萌身邊的人.或許,鳳霸天也不如自己想的這麼殘忍,不是無止盡的犧牲顧萌,顧萌畢竟是鳳霸天唯一的直系親人和繼承人.

所以……

"我說了,無論什麼情況,我義無返顧."關宸極的答案如初.

"很好.希望到時候你能做到!"宋熙銘點點頭,似乎很滿意關宸極的答案.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在傭人的陪伴下已經走了出來,她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宋熙銘和關宸極結束了交談,但是顧萌並沒多問什麼,而是徑自朝著宋熙銘的方向走了去.

"走吧."顧萌淡淡的說著.

"是."宋熙銘恢複了那個一本正經的貼身侍衛.

關宸極也沒開口,安靜的目送顧萌的離去,在顧萌離去後,鳳心慈才出現在關宸極的面前,也繞開了今天掌權人交接的話題,陪著關宸極聊著天,問著關宸極很多和顧家有關系的事情.

關宸極始終溫柔,一點都不見不耐煩,一遍又一遍的和鳳心慈講述著.

這一日,時間顯得很漫長,但是卻也顯得很短暫.這一日後,也許,命運的齒輪又會發生新的變化.

若無法預知,那就坦然面對!

——

書房.

鳳霸天穿上了一身黑色的唐裝,這是鳳霸天少數出席正式場合的裝扮.若非如此,鳳霸天穿著還是顯得隨意的多.他並不是一個會被現代社會這些庸俗的禮儀教條所束縛的人.

"凌,你跟我進來,交接以前,我有話要說!"鳳霸天淡淡的對著顧萌吩咐著.

"是."顧萌應允.

"你們在外面守著,不允許任何人進來."鳳霸天繼而交代著宋熙銘等人.

"是."宋熙銘等人也齊聲應允.

而後,宋熙銘等人安靜的站在書房的門口,三人並無任何的交談.他們的目的則是在鳳霸天和顧萌出來前,不允許任何外界的因素打擾到他們.這也是鳳霸天的習慣.

而後,顧萌跟著鳳霸天走入了書房.

"掌權人."顧萌叫著鳳霸天.

鳳霸天沒說話,走到了書桌邊,而後打開了最後一層的抽屜,接著,鳳霸天再取出了抽屜的隔板,再隔板上的特定位置敲擊了三下,而後再關上蓋上隔板,關上抽屜.

"密室在書房內?"顧萌算是看明白了,不免也顯得錯愕.

"是.在書房內.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鳳霸天沒否認顧萌的猜測.

這也是為什麼鳳鈺天囚禁了自己後,卻始終找不到密室的原因.打死鳳鈺天都不曾想到,鳳家的密室竟然會在鳳霸天的書房內.鳳鈺天翻遍了鳳家大宅的每一個角落,終無所獲.

因為,這個書房鳳鈺天來過無數次,根本就沒想過這樣的事情.

"難怪鳳鈺天找不到."顧萌點點頭.

別說鳳鈺天,就算是自己,也絕對不可能想到這樣的事情.不僅僅是自己,宋熙銘等人也不可能想到.包括此刻進來,鳳霸天也只是單純的說,有事要和自己談,什麼都不曾提及.

所以,鳳霸天對于這一點上,是做到了絕對的保密.真的就只可能在掌權人交接的時候才會出現這樣的秘密.

"你拿到密室里的東西後,下午我們還會有一場交接儀式,這是對外,也是障眼法."鳳霸天淡淡的解釋著.

"我明白."顧萌應著.

在兩人的交談間隙,大約五分鍾的時間內,之前鳳霸天按下的密室機關此刻才緩緩打開,原本的書櫃赫然交叉,出現了一個入地下室的入口.路口里,燈通明,一點黑暗的感覺都不曾有.

鳳霸天在前面走著,而顧萌則跟在鳳霸天的身後.樓梯並不曾,大概一層樓的距離,就抵達了書房下方的地下室.

顧萌微挑了下眉,難怪鳳霸天會堅持書房要在一樓.一樓才能打通地下室.確實,地下室是最安全的地方.

"好了,就是這里."鳳霸天停了下來,說著.

這個地下室的范圍很小,看的出,很古老的痕跡.應該還經過幾次的休憩,才有了現在的規模,但是休憩的人是誰呢?

顧萌還真的是一肚的好奇.

"休憩的人,都是鳳島的死刑犯,休憩完,就直接執行死刑.所以,不可能有人知道這里."鳳霸天淡淡的給了解釋.

顧萌沒說話.

這是鳳家殘忍的地方,不應該流露在外的秘密,鳳霸天絕對不會允許任何情況的發生,就算是賠上人命,也在所不惜.

為這個詛咒,鳳家付出了太多的血腥和殘忍.不僅僅是對人,也對鳳家自己的人.

"而這個機關,要靠你來打開,若不是你的話,這個機關,仍然不行."鳳霸天一皺眉,繼續說著.

"什麼……"顧萌錯愕了.

"是,我從來沒打開過,前幾任的掌權人也從來沒打開過.換句話說,這個秘密封存在這里,沒人知曉."鳳霸天解釋著.

顧萌好半天才回過神,之前一直在消化鳳霸天告訴自己的事情.她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自己之前所知道的事情,在這一刻都已經全然被打散,再找不到任何痕跡了.

"可是,我要怎麼打開?"顧萌看著眼前那莫名其妙的機關,問著鳳霸天.

"不知道."鳳霸天一攤手,說的一點都不負責任.

顧萌的嘴角微微抽搐,第一次她看見鳳霸天這麼不負責任的做法.而後,顧萌瞪著眼前的機關,那是一個古老的機關,恐怕這種東西,古墓里才能見到.到底是誰想了這麼奇葩的東西.

"你若是打不開,證明,你也不可能是這一任可以終結鳳家詛咒的人.那麼,鳳家的詛咒還會繼續,你身邊所有的,你想保護的人,都會悉數的死亡."鳳霸天很平靜的提醒顧萌殘忍的事實.

顧萌沒說話,也沒回應鳳霸天的任何問題,而是仔仔細細的看著機關.

機關上的數字都顯得模糊了起來,那指針就和時針一樣,不斷的再走動著.但是和時鍾不同的是,這數字上的指針有三十一個.完整的一個月三十一天而已.

那三個針……

顧萌的靈光一閃,快速的調整了三個針.時針對向了自己的出生年份,分針對向了出生月份,秒針則是日期.當然,都是農曆,而非現在新曆的算法.

鳳霸天看著顧萌,也微皺起了眉頭,那心提調在嗓眼,似乎也顯得極為的緊張.

"咔噠"一聲,那木石轉動,證明顧萌的密碼是正確的,顧萌才松了一口氣,卻發現,木石轉動後下面出現的並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而是另外一道簡短的,彎彎曲曲的小道,不長,大概就是五六厘米的距離.

"這又什麼情況?"顧萌這下是傻眼了.

拜托,她是接受高等教育而來的人,不是每天活在墓地里的女鬼,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她怎麼會知道.之前表面上的那玩意,很明顯,代表的是密碼,那現在這個彎彎曲曲的東西代表的又是什麼……

太邪門了……祖宗,您不待這麼玩自己的吧?

顧萌有點,問蒼天無語.

而鳳霸天則一直微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情況,沒出聲,似乎在思考什麼.又似乎是眼前的東西,讓鳳霸天覺得似曾相識?

"掌權人,你有辦法嗎?"顧萌問著鳳霸天.

"血,你的血.這是用血來啟動機關的辦法!"鳳霸天快速的說著.

鳳霸天曆來喜歡古物,對于這些有所研究,再加上鳳家原本的出身就是盜墓賊,這些東西,鳳霸天只要想想,就能明白.

"我去……"顧萌難得在鳳霸天面前沒而來體統.

開玩笑呢,用血.萬一一點血不行,要全身的血,那不是一樣的死翹翹了.顧萌沒好氣的在心中歎了口氣,最後還是干脆的隔開了自己的手指,任鮮血順著那小道滴了下去.

顯然,鳳家的祖宗沒這麼**.

沒一會,下一層的機關就已經緩緩啟動.這一次,那個紫檀木盒出現在顧萌和鳳霸天的面前,再沒其他的機關限制他們.

"終于解決了."顧萌長舒一口氣.

那指尖的傷口,顧萌只是稍微的清理了一下,就快速的看向了紫檀木盒.結果看見紫檀木盒的時候,顧萌和鳳霸天也傻眼了.

紫檀木盒是被鎖上的,但是卻沒有鑰匙.

"瘋了?"顧萌真的是咒罵出聲.

鳳霸天也有些不知所措,至少鳳霸天沒想到最後一刻還會是這樣的情況.顧萌瞪著那紫檀木盒,好半天沒了反應.

"砸了它!"最後顧萌開口說著.

"不能."鳳霸天阻止了顧萌.

"為什麼?不然的話,我們還是拿不到東西!"顧萌不解的看著鳳霸天.

"如果能砸這麼簡單,先祖就沒必要弄這麼複雜的機關.這麼做,顯然是有理由的!"鳳霸天淡淡的說著.

"那怎麼辦?干瞪眼?"顧萌沒好氣的問著.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的手機鈴聲詭異的響了起來,這讓鳳霸天和顧萌兩人都驚了一下.顧萌快速的看向了來電,竟然是司徒冼.

想也不想的,顧萌直接接起了電話.

"司徒冼!"顧萌叫的也很直接.

司徒冼的聲音很快傳來,倒是少了平日的玩笑,多了幾分正經,問著:"你在掌權人交接儀式了?"

"這你也知道?"顧萌奇怪的問著.

"這不難,推算下不就知道了."司徒冼反問,對自己的顯得極為的自信,"到哪一步了?"他繼續問著.

顧萌聽見司徒冼這麼問,微皺了下眉頭,但很快,顧萌給了答案:"拿到盒,但是打不開."

"顧萌,我說你腦有時候不好用吧,那絕對就是不好用."司徒冼卻突然輕笑了起來,戲謔的損著顧萌.

"你能說正經點的嗎?"顧萌差點罵出口.

"別憋著啊,罵人呀,鳳霸天你老頭在你還真矜持呢."司徒冼就純心刺激著顧萌.

"司徒冼,你***……"顧萌真的罵了出來.

鳳霸天目瞪口呆的看著顧萌和司徒冼的對話,半天沒了反應.顧萌也沒理會鳳霸天的反應,不客氣的罵著司徒冼.

對,矜持算個屁,體統算個屁.現在這情況,竟然司徒冼還來找茬,她不罵人,那她才是神經病.

"嘖嘖嘖……"司徒冼完全不動怒,"你都不用腦想想的?"

"什麼意思?"顧萌冷靜下來.

"哼.沒意思!自己想.再見!"司徒冼說完,一點都不客氣的掛了電話.

"擦!"顧萌低咒一聲.

鳳霸天好不容易回過神,嘴角抽搐的看著顧萌,好半天都擠不出一句話,許久,鳳霸天才說著:"怎麼回事?"

"沒事."顧萌沒打算繼續說什麼.

她很快把注意力轉移到了眼前的盒上,司徒冼的話再一次的沖進了顧萌的腦,顧萌知道,司徒冼肯定意有所指,但是她卻怎麼也想不出,這些到底指的是什麼.

天殺的司徒冼.

"掌權人,這個盒會不會和司徒家有關系?或者秘密是兩個家族合作才能一起打開的?"顧萌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

這樣的假設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司徒家受鳳家的牽連,兩個家族早就已經密不可分,若非如此,顧萌也不可能和司徒冼成了一條船上的人,更不可能鳳霸天要自己嫁給司徒冼.

所以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無可能."鳳霸天沉默了下,給了自己的答案.

"我帶著盒出去,找到司徒冼再來想這個辦法."顧萌快速的做了決定.

"恩.這個鳳島已經交給你了,你的決定就是鳳島的決定,無人可以干涉."鳳霸天沒有任何的反對.

"謝謝掌權人."顧萌應著.

鳳霸天看向了顧萌,似乎顯得頗有感慨,而後淡淡的說著:"不要叫我掌權人,我已經不再是掌權人,叫我爺爺."

"好,爺爺."顧萌從善如流.

而後,兩人走出了密室.書房內已經恢複了原樣.鳳霸天和顧萌相視一眼,而後兩人才從容的走出了書房.

宋熙銘等人看見兩人走出書房,並沒多說什麼,而是安靜的跟在兩人的身後,朝著今天的鳳島的中心走去.

今天的掌權人交接儀式要在這里進行.這意味著,鳳島的中心也聚集了無數的記者和民眾,大家都在等著這一幕.

剩下的時間,就顯得繁瑣的多,一直到日落,所有的儀式才真正的結束,接著就是盛大宴客,等顧萌回到自己的院落,已經是入夜時分.

"回來了?"關宸極有些心疼的看著刺客顯得疲憊的顧萌.

"恩."顧萌真是一點力氣都沒了.

干什麼都好,顧萌現在是煩透了要面對那麼多的人,這樣的應酬,讓顧萌煩不勝煩.

"恐怕我們要提前離開鳳島了.你的體力可以支撐嗎?"顧萌安靜了會,繼續轉身對著關宸極說著.

"為什麼?今天出問題了嗎?"關宸極很敏感的問著顧萌.

顧萌看著關宸極,沉默了下,並沒隱瞞今天的情況,而後拿出了紫檀木的盒,放在關宸極的面前,說著:"我沒辦法打開,也不能用暴力,所以,必須出去找司徒冼.司徒冼打來電話,顯然,司徒冼知道怎麼打開盒."

"司徒冼?"關宸極微皺了下眉頭.

"對."顧萌點點頭,給了肯定的答案.

"這個盒是司徒家族的,你也有一個.就在巴黎.我們從g城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帶回來了."關宸極快速的說著.

"我?"顧萌怔了下.

"是.具體的情況,比較複雜.但是那個盒是有鑰匙的,不知道是否是通用的,或許,可以試試."關宸極說著自己的想法.

"明天回巴黎."顧萌想了想,立刻做了決定.

"好."關宸極沒多言什麼.

似乎,事情又峰回路轉的發生了變化.竟然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在關宸極這里有了結果.而仔細想來,司徒冼的話,似乎也在暗示什麼.

或許,自己擁有的那個紫檀木盒的鑰匙,就是打開這個紫檀木盒的關鍵?

所以,冥冥之中,一切自然都有定數的?

想不牽扯的人,其實最終還是會牽扯在一起?

顧萌發現,自己的思維變得有些混亂了起來.而關宸極一直安靜的陪伴在顧萌的身邊,並沒開口打斷顧萌此刻的沉思.

突然,關宸極從顧萌的身後抱住了顧萌,大手環繞住顧萌的腰身,顧萌任關宸極這麼抱著自己,兩人安靜的靠著,就這麼看著窗外的月色.

"回去後,我們去看爸媽,還有爺爺,好嗎?"關宸極終于開了口,但不再談及這些讓人壓抑的話題.

"好."顧萌笑應著.

"現在,你先去休息,恩?"關宸極轉而變成牽著顧萌的手,朝著房間內走去,"明天一早,我們回巴黎."

"好."

兩人的身影朝著房間內走去,漸行漸遠,卻顯得極為的默契.

——

翌日一早,鳳家專用機場,顧萌和關宸極帶著鳳心慈返回巴黎,這一次,鳳霸天親自來送機.宋熙銘等人也都來了.

"爺爺,你回去吧,別在這里站著了.有消息的話,我隨時通知你."顧萌阻止了鳳霸天欲繼續送行的步伐.

"爺爺就拜托大家了."顧萌很鄭重的對著眼前的宋熙銘等人交代.

"請掌權人放心."宋熙銘給了保證.

顧萌笑笑,沒說話.對于掌權人這樣的稱呼,顧萌還是有些不太習慣.很快,顧萌和在場的人打過招呼,在關宸極的陪伴下,朝著登機口走去.

"關宸極."突然,鳳霸天開口叫住了關宸極.

關宸極頓了下,轉身看向鳳霸天,問著:"有事嗎?鳳老太爺?"

"你叫我什麼?"鳳霸天不滿的問著!

"爺爺."關宸極從善如流.

這話,關宸極知道,鳳霸天是接受了自己的存在,也承認了顧萌和自己的關系.這對于關宸極而言,絕對是一個利好的消息.這樣的對話,讓在場的人也微微的揚起了眉,但是並沒人開口多問什麼.

"無論生死,你對凌要不離不棄!"鳳霸天認真的看著關宸極,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

上篇:【Part177】有你,好比贏得天下!     下篇:【Part179】有這麼簡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