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81】香港傅氏家族  
   
【Part181】香港傅氏家族

"我馬上到!"關宸極改口說著.

"好.傅總裁已經在會議室等著您."李澤律也不廢話,收了線.

關宸極了電話,顧萌看向了關宸極,似乎有些好奇李澤律在電話里和關宸極說了什麼,能讓關宸極的臉色驚變了一下.

"出事了嗎?"顧萌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看向顧萌並沒隱瞞,問著:"鳳家的人認識傅氏家族的人嗎?"

"香港的傅氏家族?"顧萌楞了下,反問關宸極.

"是.你們認識?"關宸極才平複下來的心瞬間提調到了嗓子眼上.

"算不上熟,但是有些往來.不過,也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鳳家未曾發家之際,和傅家的人經常合作.傅家的人會看風水走勢,對于盜墓而言,是極好的幫助.自然的,那時的來往就多."

顧萌想著以前的事情,如實的告訴了關宸極.這些若是顧萌還沒恢複記憶,是絕對不可能想起來的.古老而又作遠的事情.顧萌諸多都是在記載上知道的這些.

"而後,鳳家發家,不再盜墓,和傅家的往來就少了.但是傅家雖然有事業在,但主頁仍然是在風水學上.這一點,傅家倒是聲望頗多.之前恐怕是被封仁桀給誤導了,傅家若是比家業,就算不是明面上的首富,在香港也絕對可以呼風喚雨了."

顧萌的眉頭越擰越緊,心中甚至開始覺得這傅家的出現,完全不是一個好事.若傅家真的是封仁桀說的那個在鳳鈺天身後的人,那麼,傅家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而在我離開鳳島前,傅家的人來過鳳島,但是來意不清.正確說,他們來的時候和我離開的時候是同一天,所以我們並沒碰見.對于傅家,我知道的就只是現在的當家是傅少君,剩下的,就真的不太清楚了."

顧萌很仔細的說完了,但那心情也隨著自己的講述越來越跌倒谷底.所有的事情就好似在看見希望後,猛地又會出現烏云,讓人無法分辨.

"是這樣?"關宸極在消化著顧萌給出的消息.

"是.很詭異也很無法解釋.所以傅家找上門,我還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顧萌搖搖頭.

"當年傅家來的時候找的是你爺爺嗎?"關宸極繼續問著.

"不是,是太爺爺.爺爺之前的掌權人.但是在傅家找太爺爺後不到三個月,太爺爺就去世了.我就再也沒見過太爺爺了."顧萌搖搖頭,給了關宸極答案.

"你太爺爺和傅家有特殊往來?"

"好像是沒有.至少在我印象之中是完全沒有.據後來的人說,太爺爺應該是在傅家來以後,突然血壓升高,接著就身體直線下降,然後死了.但是太爺爺死的時候,什麼都沒說,這才讓人沒多想什麼."

顧萌現在想來,不自覺的把太爺爺的死和傅家的人聯系在了一起.傅家的人肯定在鳳島什麼也沒做,若是做了什麼,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的離開鳳島.

但,他們也定是刺激了太爺爺,若非如此,太爺爺怎麼可能那麼快的撒手人寰?

"我去見見這個傅少君."關宸極做了決定.

"我也一起去!"顧萌想也不想的說著.

"不,你在這,我一會來接你出院.我不敢肯定他的來意以前,你們不要見面.如果他真的是鳳鈺天身後的人,那麼,你的處境更危險.恩?"關宸極冷靜的多.

顧萌相信,點點頭,沒再堅持.關宸極則快速的離開了病房,朝著關氏集團的方向開了去.

而顧萌則是給宋熙銘打了電話,詢問了當年的一些細節.至少在自己離開鳳島的時候,宋熙銘並沒離開.

宋熙銘顯然接到顧萌的電話的時候也顯得錯愕了下,問著:"傅少君?"

"你在g城和她有往來嗎?"顧萌問著.

"傅家其實在這十幾年,基本不再給人看風水.除非說是非常非常熟的客人.他們家族在香港的聲望是上百年積攢下來的.所以,不是那麼容易輕易撼動的.現在的傅家,諸多還是在傅氏集團,算是轉型很成功的一個跨國集團."

宋熙銘解釋了自己這十幾年了解的傅家.所以宋熙銘也沒把傅家列為可疑的名單之內.

在g城的宋家時,宋熙銘有何傅氏集團有所業務往來,但是並不是大合作,所以,他並不曾和傅少君見過面.而傅少君這個人,也從不曾出現在公開場合.見過他的人少之又少.

換句話說,媒體上沒有傅少君的任何照片,私下見過的,也都是來往親密,值得信任的人.

"這樣?"顧萌楞了下.

"而且,傅家很早以前就傳言,要進歐洲市場.傅家有很多之前的古董."宋熙銘提點著顧萌.

這消息倒是不是空穴來風,在宋熙銘還在宋家的時候,這消息就已經傳了很久了.但是傅少君久久沒有任何的動靜.只不過是,傳這消息的人,從來沒消停,一段段時間都會出來.

現在想想,這兩三年似乎真的是安靜了不少.

"你說,傅少君找關氏集團也只是為了合作?"顧萌做了一個假設.

"若是如此的話,傅少君還親自出面,證明傅少君很重視這樣的合作.若不是這樣的話,那麼,情況就糟糕了."宋熙銘說的嚴重.

"傅氏家族就算再又權勢,只手遮天,那也只是在香港,最多是在亞洲地區.關氏集團,司徒家族加上鳳島,傅家完全不是對手的.所以,我們的情況為什麼糟糕?"顧萌反問.

這點自信,顧萌不可能沒有.鳳島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橫霸了諸多的經濟命脈,司徒家族掌控的是軍火.關家是最好的明面上的真正的貴族.

顧萌怎麼算,都不認為傅家再有權勢,可以玩的過三個家族.

"是,明面上,是不可能.但是傅少君這個人,我聽聞的傳言是,他運籌帷幄,深謀遠慮.是一個難得的天才.更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對手.他可以算很遠的事情,不急不躁的替自己的長遠鋪路."

宋熙銘對傅少君的評價亦正亦邪.這樣的答案,讓顧萌更是眉頭緊鎖.

"小姐,傅少君是一個要注意的人物.不管是基于什麼原因出現在這.但在現在這樣關鍵的時候,我不認為傅少君的出現只是一個巧合."宋熙銘給了自己的結論.

"我知道."顧萌沉聲應著,"對了,你們那邊的情況如何?"

"我們已經在b城了,就等小姐和司徒冼到來.需要的東西,明天就可以准備齊全."宋熙銘彙報了現在的情況.

"周一見."顧萌結束了對話.

很快,兩人收了線,但是顧萌卻因為宋熙銘的話陷入了沉默之中.對于傅少君突如其來的出現,帶給顧萌更多的卻是不安和緊張.

似乎,傅少君就是那一個不定因素的炸彈,隨時會發生異變.

這下,情況又變得複雜了起來.

——

巴黎,關氏集團.

關宸極的身影才出現在電梯口,李澤律就已經迎了上來,小聲的說著:"傅總在會客室."

"我這就去."關宸極點點頭.

關宸極朝著會客室走去的時候,司臣毅和關宸極打了一個照面.司臣毅對著關宸極點點頭,快速的從手中遞了一份資料.

很簡單的一份資料,但是卻涵蓋了傅少君的生平.簡單讓人乏味.甚至,傅少君不是任何名校畢業,換句話說,他是在家自學成才的.就是這樣的人,讓諸多人的敬畏,就不得不讓人多留一個心眼了.

關宸極在走進會客室前,就掃完了這一份的資料,快速的丟入了一旁的碎紙機,這才從容不迫的走了進去.

當關宸極看見傅少君的時候,也微微楞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很年輕,年紀絕對不會超過三十歲.一身唐裝,頭發隨意的紮成辮子,皮膚比女人還光滑細膩,用明眸紅唇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這樣的打扮在時尚之都之稱的巴黎,不知是時尚還是怪異.

但偏偏,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卻是公子世無雙的感覺.讓任何一個人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傅少君."傅少君的聲音很溫潤,不重,但卻顯得極為有分量.

"關宸極."關宸極禮貌的伸出手,示意.

傅少君嘴角勾起一抹笑,讓人猜不出他此刻的情緒.但很快,傅少君握住了關宸極的手,在關宸極可以感覺到自己手心一緊的時候,傅少君卻已經松了手.

關宸極若無其事的收回了手,淡定的看向傅少君,問著:"不知傅總親自來巴黎的目的是什麼?"

"傅氏集團要進軍歐洲,關氏集團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只是想問問關總是否有合作的意思呢?"傅少君不卑不亢的答著關宸極.

兩人從站的姿態又變成了坐的姿態.傅少君隨意的敲著二郎腿,自在的喝著杯中的咖啡,也不嫌棄什麼.

這樣的人,給人的感覺隨和,但是在這樣的隨和之中卻藏著危機,不容他人忽視.

"比關氏集團好的選擇很多,傅總難道就關氏一個選擇嗎?"關宸極淡淡反問.

這個皮球被關宸極給踢了回去,含笑的看著傅少君.只是這個笑里,沒多少情緒,只是假笑而已.

"哦?"傅少君也不急,看著關宸極笑了笑,反問,"關總這是一定要知道一個答案?"

關宸極但笑不語.

傅少君回一個輕笑,而後才一字一句的說著:"因為故人."

"恩?"關宸極明知故問.

傅少君也不含糊,淡淡笑了笑,說著:"您的夫人,顧萌.或者說,鳳冰凌?"

"因為萌萌,所以你選擇和我合作?"關宸極繼續問著.

"算是吧."傅少君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傅氏在選擇合作伙伴上一向謹慎,找實力再龐大的人,不如找知根知底的人."

"那傅總可有合作的想法?"

"想法以前,來探探底總是好的.關總有意思,我才有進一步的可能,若不然,不是浪費感情?"傅少君很自然的反問關宸極.

關宸極笑了笑,不說話了.

而傅少君也沒久待的意思,放下手中已經見底的咖啡杯,而後拍了拍唐裝的衣角,就這麼站了起身.

"關總,知道了你大概的想法,我心中有數就好."傅少君淡淡的說著,"那我就不多呆了.告辭."

傅少君朝著門外走去,他的助手也跟著一起走了出去.這期間,傅少君只是對關宸極點頭致意,再無其他的表情.

關宸極禮貌的站起身,送傅少君到電梯口,就沒了任何的動作.

一場看似詭異卻又和平的會談,落下帷幕.

傅少君一走,關宸極的臉色就微變了下,立刻吩咐著:"跟著傅少君."

"是."司臣毅點點頭,沒多言,立刻也下了電梯,追上了傅少君的步伐.

"傅氏集團怎麼會找上我們,這麼奇怪?"李澤律也楞了下,奇怪的反問.

在得知傅少君的身份,在等關宸極來的時候,他也大致的了解了下傅少君的性格和習慣,顯然,李澤律不認為傅少君主動找上關氏集團會這麼簡單.

"靜觀其變."這是關宸極唯一能給的答案.

"是."李澤律很小心的應著.

有了之前的事情,李澤律對于這樣莫名其妙冒出來的人,都顯得小心翼翼.甚至在操盤上,都多了一份心眼.那樣的錯誤,李澤律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再犯.

關宸極點點頭,就回了辦公室,但是關宸極的眉頭就從來沒舒展開.

傅少君的行為,讓關宸極覺得莫名的多,似乎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破綻,所有的話題也合情合理,甚至傅少君都沒隱瞞自己和顧萌認識的事實.

但是,越是這樣的完美,越是讓人覺得不可信.

沉思了會,關宸極給顧萌打了電話,但顧萌的手機卻意外的沒人接聽,這讓關宸極有些急了起來.

想也不想的,關宸極立刻給關禦宸打了電話,今天關禦宸和鳳心慈一直都在醫院,肯定知道顧萌去了哪里.

"親爹?"很快,關禦宸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出來.

"萌姐呢?"關宸極立刻問著.

"萌姐上廁所了,我們都在一起呢.怎麼了?"關禦宸反問.

"沒事,看著你萌姐,我一會就回去了."關宸桀結束了對話.

關禦宸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已經被掛掉的電話,但最終聳聳肩,什麼也沒說,收起手機.

但就在下一秒,他就看見鳳心慈急匆匆的朝著自己跑了來.

"你火燒火燎的干什麼啊?"關禦宸莫名的問著鳳心慈.

"媽咪出來了嗎?"鳳心慈快速的問著.

"她不是去廁所了嗎?"關禦宸奇怪的看了眼鳳心慈.

"是啊,但是我出來了,我還沒看見媽咪啊!"鳳心慈搖搖頭,說了情況.

"萌姐可能蹲大號,哪里那麼快!"

"……"

兩人的聊天顯得有些無厘頭,鳳心慈有些緊張,頻頻的看向了衛生間的方向,關禦宸倒是寬心的多.

這里是醫院,青天白日的,還能莫名的沒了人不成?何況,這是公共的場合,就算有人要做什麼,他們就在這唯一的出口,難道不是輕而易舉就能看見的事情嗎?

鳳心慈是大驚小怪了.

鳳心慈卻不這麼想.越是公開的地方,越是危險,尤其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廁所並不是萬無一失的.什麼情況都肯呢過發生的.

鳳心慈盯得的是手中是否有抗麻袋或者推著垃圾箱出來的人.

兩人各懷心思,就這麼安靜的在廁所外等著顧萌.

——

司臣毅按照關宸極的命令追了下去,才到門口,就被傅少君的人攔了下來.司臣毅的臉色也冷凝了一下,看著眼前的兩人.

"司先生,當家不喜歡人跟著."對方很直接的表明了態度,說的司臣毅臉色一陣青白交錯,好半天沒緩和過神來.

"誰說我要去跟你們當家?我就不能出來有點事?這巴黎,還容得你們傅家的人說話?"司臣毅也有些惱了.

對方卻不急不躁,說著:"司先生若沒這個想法,那就最好了,請."

說完,對方還真就讓了一步,讓司臣毅離開.這時候的司機也跟著司臣毅的吩咐把車停了上來.但是司臣毅卻明白了對方為什麼讓了一步,因為此刻的傅少君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傅少君年紀輕輕,卻十足一只老狐狸,老謀深算,深謀遠慮,能算計的東西,恐怕比他想的還多.

在司臣毅沉思的間隙,傅少君的兩個屬下也已經悄然離開,就仿佛之前在關氏集團門口發生的囂拔弩張絲毫沒出現過,一切又恢複了靜悄悄.

"你先回去!"司臣毅打發了司機.

司機也不敢多問,立刻點頭後就開車回了地庫,司臣毅則直接轉身回了頂層.

這傅少君既然能知道關宸極的目的,那麼,就會有所防備,按照傅少君的能力而言,躲過自己的追蹤也不見得是難事,確實沒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有這個閑工夫,還不如把傅少君摸透.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而傅少君的座駕也就只是拐了個彎,在一旁的小道上停著,並沒走遠.

"少爺,他走了."屬下盡職的對著傅少君彙報情況.

"恩."傅少君只是輕輕應了聲.

這巴黎之行很早就有了想法,但是在得知關宸極和顧萌回了鳳島以後,傅少君竟然延後了這個行程.

他來巴黎的目的,可不是真的來和關宸極談什麼事的.若是傅氏集團有想來歐洲,那麼早就來了,不會等到現在,這也就只是一個借口而已.

他的目的,是來敘舊的,當然,順便是來看看關宸極的能耐到哪里.

傅少君低斂下的眉眼,一閃而過的精光,讓人快的摸不清,更無法看清傅少君此刻的想法.

"去聖瑪麗醫院."傅少君終于開了口.

司機沒二話,立刻驅車朝著傅少君要去的目的地開了去.沒一會的功夫,車子就已經穩穩的停在了醫院內.傅少君卻已經換了一身的衣服,換上了女裝,下了車,直接朝著醫院內走了去.

不高調,也不可以低調,正兒八經的朝醫院內走去,卻也讓不少人側目.東方女人不少,好看的東方女人卻不多.而傅少君的女裝卻可以把東方的古典神韻扮演的惟妙惟肖.

則頗有幾分東方不敗的架勢.

傅少君第一次來聖瑪麗,但是卻對聖瑪麗內的情況顯得格外的熟悉,沒一會他就已經走到了顧萌的病房外,但是,還沒來得及進去,卻看見顧萌帶著關禦宸和鳳心慈走了出來.

雙生子?

傅少君有耳聞,但是親眼所見的時候還是略顯得驚訝.但很快,這樣的驚訝就被傅少君給壓了下來,跟著顧萌朝著外面走了去.

傅少君在暗處看了顧萌許久,似乎大部分時間,顧萌都在看著關禦宸和鳳心慈,並沒說話,似乎恢複記憶後,顧萌顯得疲憊的多,現在的修養,是在緩解這段時間大腦所造成的壓力.

一直到傅少君等到機會,顧萌和鳳心慈一起進了衛生間,傅少君才光明正大的跟了進去.

是,女衛生間男人不可進,但是打扮起來比女人還柔美的傅少君自然不會有人懷疑.就連顧萌看見的時候,也不由的多看了幾眼.

傅少君只是禮貌的對著顧萌點點頭,就率先進了一旁的隔間,顧萌也沒太在意.

"媽咪,我先出去了."鳳心慈上完廁所,對著顧萌叫著.

"恩."顧萌應了聲.

傅少君在隔間等到機會,在鳳心慈離開後,就直接走了出來,走到顧萌的隔間面前,稍微用了點巧勁,輕輕一撬,顧萌的隔間門就被打開了,傅少君堂而皇之的走了進去.

顧萌剛起身,看見這樣的事情,也錯愕了一下.

"你……"顧萌還來不及說話,傅少君就已經打斷了顧萌的話.

"傅少君."傅少君是一點點偶不隱瞞自己的身份.

顧萌錯愕了一下,看著傅少君的男扮女裝,下意識的想笑,但是這樣的情況卻讓顧萌笑不出來.

拜托,她是被挾持的人,怎麼能笑出聲,這太不符合邏輯了.這讓顧萌輕咳了一聲,才正兒八經的看向了傅少君.

"有事?"顧萌也很淡定,並沒任何的不自然.

"鳳家的人,倒是顯得淡定的多."傅少君的話不知是褒還是貶.

"那是,不然大喊大叫?那樣死亡率更高點.尤其面對的還是傅家的人."顧萌的話也不知是嘲諷還是贊美.

傅少君但笑不語.

"明人不說暗話,這麼詭異的方式來找我,有事?你一早不是去找關宸極了?"顧萌不客氣的問著.

"干脆."傅少君仍然顯得寡言.

"恩?"顧萌安靜的等著傅少君再開口.

兩人就這麼堵在這個狹小的隔間里,身子就差沒緊緊的貼合在一起,真是顯得幾分的詭異,但傅少君卻仍然不動聲色,就好似沒這個事一般.在暖氣十足的衛生間,顧萌的額頭都開始有了些汗珠.

可是,傅少君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死人嗎?顧萌估計傅少君這男人的血液比司徒冼還冷.有些壞心的,顧萌在心里想著,傅少君若是和司徒冼對上,那鹿死誰手?

因為顧萌知道,司徒冼心里藏的小秘密,就在傅家.這也是為什麼後來顧萌會對傅家的人做了一定的了解的原因.

顧萌也不是一個會浪費時間做無意義事情的人.

"我要的人,是你."傅少君給了讓顧萌錯愕的答案.

"我?"顧萌指著自己的鼻子,那手都有些顫抖.

這開哪門子玩笑啊?她和傅少君這才是算第一次正式見面,傅少君開口要的就是自己?目的何在?要的是鳳家的財產?還是鬼谷下山?還是別的?

這真的讓顧萌二張摸不著頭腦.

而傅少君看著顧萌的錯愕,卻笑了,平靜的又重複了一次:"對,就是你,鳳冰凌."

"原因?我不認為我這麼吃香,若是摘了鳳家的光環後."顧萌這話也很明白.

"呵."傅少君竟然笑了.

這笑顯得有些意味深長,那笑容看在顧萌的眼底卻顯得毛骨悚然.一張溫柔的可以擠出水的臉上,此刻竟然讓人覺得片刻的殺機.

這他媽的真是見鬼了.

顧萌發現,這段時間來,她每天的日子過的比武俠片還精彩刺激.每一天是消停的,才緩和沒多久,立刻就有人怕自己不夠歡樂,立刻送上大戲.就算整不死自己,也要千方百計的想著讓自己累死.

真是夠了……

"你笑什麼?"顧萌冷靜下來,問著傅少君,那種玩笑的口吻也少了幾分.

"笑什麼?"傅少君反問顧萌,"你以為鳳家我看的上,一個鬼谷下山我看的上嗎?"

"呃……"這下顧萌是徹底無語了.

鳳家最值錢的東西就是鬼谷下山,要知道鬼谷下山的一個小杯子都可以價值上億美金,多少人垂涎三尺都沒辦法見一面.竟然在此刻,被傅少君嫌棄的像一個隨手唾手可得的東西.

嘖嘖,這感覺真是不好受.雖然她也不怎麼稀罕,但總歸是鳳家的東西,被人這麼說,顧萌還是有些不爽的.

這就是典型的,我的東西我可以罵,別人罵,那老娘是絕對不爽的.

"一個鳳家而已.若我有心,再造一個鳳家都不是難事."傅少君的口氣有些狂妄.

但這樣的狂妄卻讓人覺得傅少君不是在誇大其詞,而是說的鐵錚錚的事實,極為容易讓人信服.

"那你要什麼?我除了鳳家的光環什麼也不是.還是一個生過三個孩子,結果婚的女人,嘖嘖,傅少君,你沒這麼重口吧?"顧萌嘖嘖稱奇.

傅少君看著顧萌低低的笑了起來,突然轉移了話題,說著:"鳳冰凌,真是沒想到,你離開鳳島的這十幾年,竟然讓你性格大變,不過這樣可比以前討人喜歡多了."

"討人喜歡,您也別喜歡我啊.我也沒天真的認為您喜歡我啊!"顧萌打起了太極.

耍流氓誰不會,推搡誰不會,她顧萌可是中好手.

"呵."傅少君又是一聲淡笑.

"得,明人不說暗話,你的目的倒是亮出來我聽聽?"顧萌把問題又繞了回去.

她是受夠了好嗎?誰談判可以選擇在廁所這樣的隔間里?馬桶下面還有才沖下去的米田共,她真心沒這個雅興.

"因為你是我的命定妻子."傅少君倒也不推諉,直截了當的說出了原話.

"什麼?"這下,顧萌真的是差點掉進了馬桶里.

她被嚇出翔了好嗎?

她怎麼到處是人命定的妻子?她有幾個分身可以拆了給這些男人們用?開什麼玩笑?她的身價怎麼節節高升?但是這種高升卻不帶一絲的好意,滿滿的惡意啊.

四面八方的刀子都朝著自己的方向捅了過來,真實造孽啊……

"不信也好.你大可去古墓試試.看看你能不能解了這個詛咒.若沒我的話."傅少君丟下了炸彈.

這一次,顧萌的神色嚴肅了起來.

傅少君顯然也知道自己接下來的行程.這個行程是極為保密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而且這些人絕對不可能又人會對外透露.最重要的是,鳳家的秘密,就只有自己,關宸極,還有司徒冼知道.

關宸極不可能,司徒冼也沒傻到斷了自己的生路.而偏偏就是這樣的情況下,傅少君知道了?

真的是見鬼了.

在顧萌想繼續追問的時候,傅少君竟然雙手一推,直接從隔間走了出去,不再和顧萌多言一句.

"傅少君."顧萌叫住了傅少君.

傅少君冷淡的看了眼顧萌,說著:"我要的東西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可以斟酌.我這人向來不折手段,但是對你,我可以留點余地,你大可親自驗證."

說完傅少君就飛快的走出了衛生間,顧萌回過神追出去的時候,哪里還有傅少君的身影,那簡直就是鬼影子都沒有.

"萌姐,你是掉茅坑里了嗎?竟然去了這麼久沒出來?"關禦宸看見顧萌的身影走出來後,立刻調侃的說著.

鳳心慈提調的心略微的放松了一下,才走了上去,抱著顧萌,親昵的說著:"媽咪,你怎麼去了這麼長的時間."

"怎麼,你們兩個家伙對我上廁所的時間也有興趣了?說,你們親爹給了你們多少錢,讓你們這麼當眼線啊?"顧萌沒好氣的說著.

關禦宸尷尬的笑了笑,鳳心慈臉紅了一下,然後看向了關禦宸.她做不到關禦宸這麼不要臉啊.

當然,鳳心慈也沒傻到和顧萌說,關宸極還真的給了他們好處,讓他們隨時隨地的看著顧萌,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顧萌心知肚明的看了兩個心懷不軌的小鬼一眼,然後哼了聲,才問著:"之前有沒有看見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走了出來?"

"女人?"鳳心慈和關禦宸兩人同時楞了一下.

這顧萌問的是哪一出,這話題也轉變的太快了吧.關禦宸的話想也不想的就脫口而出,說著:"萌姐,你不是記憶蘇醒以後就轉性了吧."

"什麼?"顧萌楞了下.

"變蕾絲邊啊.怎麼問起陌生女人的事情.你對人家一見鍾情了?這樣我親爹可是會傷心死的!這對手是女人簡直比是男人還讓人無語啊!"關禦宸開玩笑的說著.

"滾蛋!"顧萌明白過來後,直接敲了下關禦宸的腦袋.

關禦宸悶聲叫了一聲,說著:"萌姐,你還真的不客氣!"

"誰叫你胡說八道!"顧萌打的理所當然.

而鳳心慈倒是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搖著頭說著:"媽咪,沒女人,倒是有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男人?"顧萌的眉頭微皺了下,然後若無其事的說著:"沒什麼."

頓了頓,顧萌看了眼兩個小鬼,繼續說著:"那女人,長得好古典,真是我喜歡的菜,還想認識下,既然沒看見,就算了.男人,我是真沒興趣,身邊的極品男人太多了,外人還入不了眼."

就這麼輕易的,顧萌轉移了話題,然後帶著鳳心慈和關禦宸回了病房.

但是顧萌滿腦子都在想著傅少君的話,還想著鳳心慈那嘴里的男人.可想而知,這傅少君的手腳有多快,能在自己之前,再變成男人,重新走出來,而不被人發現.

要知道,女廁所和男廁所的中間有一個共同的通道,一定要從這個通道走出,才可以抵達門口.

傅少君,是一個可怕的人.

但傅少君話里的意思又是什麼?那他今天找關宸極又是為了什麼?

媽的,這恢複記憶顯然也不是好事,這腦子使用過度的頭疼和恢複記憶的頭疼是一樣的.

就在顧萌胡思亂想的時候,關宸極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病房內,顧萌看見關宸極眼睛就亮了起來,想也不想的朝著關宸極走了去.

"這麼想我?"關宸極笑著問著顧萌.

"別貧,我有正事問你."顧萌打斷了關宸極的貧嘴.

"你想問的是傅少君的事情?"關宸極當然知道顧萌想什麼.

"嗯哼!"顧萌沒否認.

關宸極一攤手說著:"傅少君說要進軍歐洲,想和關氏集團合作.我問他原因,他說,因為故人在."

"我是這個故人?"顧萌反應的很快.

"是.你說傅少君是什麼意思?竟然也不否認你的存在,很大方的承認了和鳳家的關系?"關宸極和顧萌分析了起來.

顧萌的眉頭真的是擰成了死結,傅少君這一步棋走的是為什麼呢?一邊光明正大的找關宸極,大方的擺明了他和自己是認識的,一邊又來醫院把自己圍堵在廁所里,*裸的宣布自己是他的命定妻子.

這事,還真他媽的邪門了,是下戰書嗎?太彪悍了吧.

"而且."關宸極繼續說著.

"而且什麼?"顧萌有些急了.

這種脫離掌控的事情,真的讓顧萌摸不著邊,自然的也爽快不起來了.

"而且我讓司臣毅下去跟著他,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結果,在關氏集團的門口,司臣毅就被傅少君的人攔了下來,傅少君竟然知道司臣毅要做什麼.這個男人太可怕."關宸極下了結論.

和話語里,沒有害怕,有的只是對對手的評估,僅此而已.

"你沒跟上傅少君?"顧萌明知故問.

"是."關宸極沒否認.

當然沒跟上,因為傅少君來這里找我了.如果關宸極知道這個,還不急的跳起腳來.尤其是傅少君話里的意思.

這些話,讓顧萌顯得有些猶豫了起來.在這個關頭,顧萌不想惹起任何事端.尤其對傅少君這樣一樣不太算了解的人.或許,傅少君是在他們之中興風作浪呢?

所以,顧萌選擇了隱瞞傅少君找過自己的事情.至少在進古墓以前.這個事情完全可以登出古墓以後再和關宸極說.

至少,那時候,她也可以驗證傅少君所言是否是真.

若是真的,那麼,所有的事情,恐怕真的要洗牌了.

顧萌的眼神,也不免的冷了下來.

"想什麼?"關宸極突然開口問著顧萌.

"我想,今晚我是否要去一次酒吧."顧萌突然有了決定.

"為什麼?"關宸極不解的看著顧萌.

顧萌說的很直接:"既然傅少君能被封仁桀給猜到,或許封仁桀知道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是一個認錢不認人的主,得到有利的消息,總比我們在被動的位置挨打來得好."

這想法,一瞬間沖入顧萌的腦海.想起封仁桀,也是偶然.這樣的邏輯也顯得完全的合理.

"我陪你."關宸極無二話.

"你就不怕我把你賣了,這麼順著我?"顧萌笑了.

"那也值得了."關宸極一副死而無憾的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顧萌的手機響了起來....

,:..

上篇:【Part180】記憶蘇醒     下篇:【Part182】最可怕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