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94】有點心梗了  
   
【Part194】有點心梗了

g城,關家別墅.

顧萌准時的在生物鍾後起來了,傭人已經准備好了早餐.關禦宸這段時間在辦理轉學的時候,昨天接到消息後,今天一早關宸極就帶著關禦宸去了學校,鳳心慈還在屋內休息.

一下子,家中就只剩下關衍棋,顧萌,還有一個剛來的關磊.氣氛說不上來,不奇怪,但是也不見得和諧.

顧萌一早起來,心跳就不斷的加速,那種不好的預感也來越濃烈,總覺得今兒會發生一些事,但顧萌卻怎麼也說不上來,會發生什麼.

顧萌走到客廳,卻發現客廳沒人,下意識的,顧萌朝著廚房的方向走了去,意外的,顧萌沒看見傭人,卻看見了關磊在廚房里,這讓顧萌楞了下,腦子有片刻沒轉過彎.

"嬸嬸."關磊也感覺到自己身後有人,主動的轉過身和顧萌打起了招呼.

此刻的關磊,似乎才弄好的早餐,雖然那煎蛋看起來顯得而有些焦黃,但是也還算過得去,那果醬拿的也不是自己和孩子們喜歡的,但是這份心意也足夠了.

顯然,關磊的這種舉動讓顧萌有些意外.

"傭人呢?怎麼會是你在廚房?"顧萌開口問著關磊.

關磊的眉眼快速一閃,說著:"我想我不能白住這里,所以就起來給叔叔嬸嬸做早餐了.叔叔好像已經走了,所以來不及了.傭人我就讓他們去采購今天的東西了."

關磊解釋的很自然,顧萌微皺了下眉頭,隱約覺得不對勁,但是卻說不上來,最終也就是只是點點頭,說著:"辛苦了."

"還好."關磊答的沒什麼表情.

顧萌微挑一下眉,也沒再繼續和關磊多說什麼,那種潛意識的怪異感覺讓顧萌停止了交談.她朝著關磊的方向走去,說著:"我來拿出去就好."

但就在顧萌話音落下的時候,關磊突然一個大步朝著顧萌的方向走來,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和顧萌搶盤子,嘴巴里還在喊著:"沒關系,嬸嬸,我來就好."

但是,顧萌分明就感覺到,關磊的力道是沖著自己來的,下意識的,顧萌用手擋了一下,那餐盤就瞬間跌落在了地上,打好的果汁和煎蛋就這麼狼狽不堪的灑落在地上.

自然的,也濺了顧萌和關磊一身.

"對不起,嬸嬸,我不知道你不喜歡這些,下次我不會再弄了."關磊的口吻少了之前的冷靜,變得驚慌了起來.

甚至那表情都顯得手足無措的多,就這麼看著顧萌.仿佛犯了什麼天大的事情.顧萌微皺著眉頭,沒說話.她覺得,關磊要是個女人,再配上一個委屈兮兮的神情,那自己就覺得是個老巫婆.

這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要在家里上演宅斗戲碼?主角是她和這個新來的侄子?她是那個萬惡的女二,這個關磊是可憐的女主嗎?

顯然,自己的預感是沒錯的,關磊看向自己的神情是憎恨的,顧萌發誓,自己在這之前完全沒見過關磊,自然的,她就更不明白關磊這樣的神情是從何而來的.

"怎麼了?"關衍棋的聲音快速的傳來,那身影也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顧萌看著關磊,關磊的嘴角卻冷笑了醫生,而後列寬轉身看向關衍棋,解釋著:"我只是想起來給大家做點早餐,但是我沒弄好,還撒了一地,我怕嬸嬸有點生氣了."

關磊倒是沒明著告狀,那就顯得假了.這樣的口吻更容易讓人信服,一個初來乍到的人,不小心犯了主人家的忌諱,讓主人不高興了.而顧萌本身就是不喜歡假里來外人的人,不管這個外人是親戚還是誰.這點,關衍棋也很清楚.所以,關磊這樣的說辭,只能凸顯自己的無辜,更顯得出顧萌的心機頗深.

嘖嘖嘖,現在的孩子,是受網絡小說影響太深,這種活脫脫的宅斗戲碼竟然搬到生活中演.關磊難道不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女二,而是當然不讓的女主,好嗎?

"爺爺."顧萌開了口,"這些讓傭人收拾就好.早餐我來做.你帶著關磊去外面休息,我想宸宸他們也應該快起來了."

顧萌絕口不提任何之前有關系的事情.說話也顯得極為的平靜.不解釋,不廢話,這才是顧萌的處事原則.自然的,不管關磊是出于什麼原因對自己不喜歡,顧萌也不會在這里表現出來.

在顧萌看來,她對關磊客氣,無非是因為關磊是關家人,是關衍棋現在在意和急欲補償的對象,只是她家暫時居住十五天的人,僅此而已.

"嬸嬸,你生氣了嗎?"關磊卻沒這麼快打算結束,"我不知道你不喜歡這些,也不知道你不喜歡人家動你東西,下次我會問清楚,我很抱歉."

說完,關磊還九十度的鞠躬,顯得一臉的愧疚和無辜.

關衍棋看見,不免也有些心疼,說著:"算了,你嬸嬸沒這麼小氣的人.下次讓傭人來就.我和你先出去,這里給你嬸嬸,你嬸嬸廚藝很好的."

關衍棋打了圓場.

關磊的小心翼翼,和顧萌的不表態,竟然讓關衍棋下意識的認可了關磊的話.因為顧萌確實不喜歡別人碰她的東西,所以顧萌這里的傭人都是她極為熟悉的,但是大部分的時候,廚房里的事情顧萌都是自己來完成的.

所以,關磊在無意之中得罪了顧萌,關衍棋也不認為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關磊顯然還不放心,那表情還顯得忐忑的多.

"出去吧."顧萌也懶得廢話,一早上的好心情頓時消失殫盡.

關磊真是一個地道的演技派,先前的表情,那種不喜歡可以毫不隱藏,現在一轉身卻又可以表現的若無其事.

嘖嘖嘖……顯然,她漏算了這一點.而看關衍棋的表情,顧萌也明白,關衍棋也誤會了.這日子,恐怕是有點糟心了.

這難得的,暴風雨前的甯靜,竟然也能被這樣給破壞了.想想,還真是有些不甘願.

但顧萌很快收起了這樣的情緒,快速的做了簡單的西式早餐,而後端了出去.這一次,關磊和關衍棋倒是很自然的在沙發上坐著,兩人聊著天.

關禦宸也起來了,一直皺著眉頭在沙發的另外一個角落,不吭聲.

"吃早餐了."顧萌開口叫著眾人.

"好咧!"關禦宸第一個跳了起來,朝著餐廳的位置跑了去.

就在關禦宸經過關磊身邊的時候,顧萌眼尖的發現了關磊的小動作,他似乎微微的伸出了腳,准備絆住關禦宸,這讓顧萌的眉頭皺了起來.

"宸宸小心點."顧萌提醒著關禦宸.

關禦宸立刻反應過來,直接刹車停了下來,關磊的腳也快速的收回來,若無其事的站好,還問著:"怎麼了?你沒事吧!"

"謝謝你喲."關禦宸的話顯得很嘲諷,"沒事,地上有東西,回頭清理出去就乾淨了."這話,一語雙關.

關磊的表情有幾分的奇怪,但很快的消失不見,又恢複了若無其事,說著:"沒事就好."

然後,關磊也朝著餐廳的位置走了去.

關禦宸直接跑到顧萌的身邊,那眼睛朝著顧萌眨了眨,顧萌沒說話,母子倆只用眼神交流,就立刻明白了彼此的想法.這個關磊有問題,至少這個關磊並不喜歡他們的存在.

關禦宸想做什麼,但是顧萌卻給了關禦宸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關禦宸不要被人下了圈套.關禦宸就算心有不甘,但也服從的顧萌的想法,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早餐的氣氛顯得很怪異.

關磊總是在表達一種他想加入顧萌的對話,但是卻怎麼也加不進去的感覺.那種欲言又止的神情,讓關衍棋覺得有些不忍.

因為關磊表現出來的,自己被排斥的感覺太過于明顯了.關衍棋想開口幫忙,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在原地干著急.

"堂哥,你想說什麼就盡管說唄.我和媽咪很隨意的,話題跳的很快,不太了解情況的人,是沒辦法加入的."關禦宸也笑的虛偽,直接點破了關磊的花花腸子.

關禦宸的太過于直接,讓關磊頓時尷尬了一下.但是關禦宸顯然沒給關磊任何再開口的機會,就直接跳下了桌,說著:"萌姐,我吃完了,我去叫小慈起來."

"好."顧萌點點頭,而後顧萌看向關衍棋和關磊,說著:"爺爺,關磊,你們慢慢吃,我去給小慈弄一下吃的.小慈的東西要單獨弄.很抱歉,失陪了."

說完,顧萌也起身離開了餐桌.

瞬間,餐桌就只剩下關衍棋和關磊兩人,關磊看著顧萌和關禦宸離開的方向,那眼神里顯然顯得有些不甘心.

對,他就是討厭顧萌,討厭關宸極這一家子.若是沒有這一家子的人,他才是關家真正的長孫,而現在,顯然關家的重心並不是在自己身上.之前那人說的沒錯,因為這些人的出現,讓他已經變的不那麼重要了.

想重新獲得地位,那麼就要得到關衍棋的支持.而關磊自然也知道,關衍棋對自己的愧疚,看來那人告訴自己的關家的這些恩怨是沒有錯的.

這樣的想法,讓關磊已經有了主意.

"爺爺,好像我沒辦法融入關家的生活."關磊已經把高度上升成了自己和關家,而非是自己和顧萌了.

"亂收,你才來一天,怎麼可能馬上就熟悉."關衍棋想也不想的就否決了,"你嬸嬸人很好的,不要多心."

"我知道,但是……"關磊顯得欲言又止.

"怎麼了?你可以直接說,這里都是自己人,沒關系的."關衍棋追問著關磊.

關磊又猶豫了一陣,才說著:"今天早上,是嬸嬸不喜歡我做的菜,然後有些變了臉,接著就把盤子給撞翻了.但是我不敢說,怕嬸嬸生氣,這下嬸嬸走了,我才敢和爺爺說."

關磊顛倒了下黑白,說的極為的無辜.而後就這麼看著關衍棋.關衍棋顯然也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顧萌不是這樣的人,關衍棋可以肯定,但是關磊今天早上和顧萌之間的氣氛卻是不怎麼好.

那地面的狼藉也是事實,顧萌也沒否認是自己撞到的.這其中,有些不對勁的地方,但是卻又沒證據讓關衍棋多加猜測.

"爺爺,對不起,我不應該碎嘴說這些的,我想,我住這里已經是給嬸嬸添了麻煩了."關磊加了一劑,把自己表現的極為的懂事,不爭不搶.

"你多心了."許久,關衍棋才這麼開口說了一句.

關磊也聰明的不再說話.關磊就算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挑撥離間成功,但是至少會在關衍棋的心中留了一個梗,有些事情,推波助瀾一下就好了.

不管顧萌在關家什麼地位,在關衍棋心中什麼地位,至少現在自己才是關衍棋急欲彌補的對象,基于這點,自己就占了優勢,弱勢的人,總是容易博得同情的.

關磊對于這些勾心斗角是心知肚明的很.若不然的話,他這麼多年,在孤兒院,在外混,是不可能混的下去的.孤兒院也不是善心的地方,沒這麼爭奪心機,早就被人欺負的無言以對了.

所以,這些在有錢環境里長大的人,在關磊看來,就顯得這麼的弱不禁風和不自量力.

但關磊永遠不可能知道,自己低估了顧萌.顧萌從來就不是在這種無憂無慮的環境之中成長的,那種環境的凶險是關磊從來不可能涉及到的.

于是,這樣的事情,就接連不斷的在關磊的惡意挑唆下,在顧萌的面前上演著.

平日顧萌上班,在集團內,看不見家中的情況,而關禦宸報完名後並沒立刻去上課,而是留在家中,矛盾更多轉換成了關禦宸和關磊兩人.這樣的場面,就成了關禦宸蠻不講理,再欺負關磊這個新來的關家人一般.

這手心手背都是肉,看在關衍棋的眼里還真不是滋味,想說,去又舍不得對關禦宸下口,但是不說,又見不得關磊老是被欺負.

畢竟關禦宸要真的整起人來,關衍棋自己也是領教過的,自然對關磊的說辭就沒任何的意見了.

本關衍棋想著要忍一忍,反正半個月很快就過去了,但是關磊去頻頻表示出要離開這里的舉動,那種狀態,又讓關衍棋冒出心頭的想法吞咽了下去.

似乎,這怎麼做,都是錯,最後,關衍棋就只能找上顧萌.

關衍棋走後,關禦宸直接找上了關磊,冷笑一聲,就這麼看著關磊.關磊竟然被關禦宸的笑容弄的有些害怕,半天不敢說話,小心謹慎的看著關禦宸,生怕關禦宸使出什麼手段.

"演戲演多了,那就不像了,堂哥.收起你的那些小把戲,對付我,對付我媽咪,一點用處都沒有."關禦宸冷笑一聲,說的極為的直接.

這話說的關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這樣的語氣,關磊兼職不敢相信能出關禦宸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嘴里說出來的.

"刺激下曾爺爺還是有用的.他覺得對你虧欠了,所以要彌補.若是想借此挑撥離間我們的關系,那你就想多了."

關禦宸冷聲繼續說著:"還有,你對我耍的小手段,你可以停一停了.這些把戲,小爺我很多年以前都不玩了.要不是看你在我家半個月的時間,我還真不會客氣."

"你你……"關磊的臉色刷白了一下.

"我什麼?別和我小爺說這些,小爺我度量大,不想和你計較.並不代表小爺我脾氣好,惹毛了小爺,小爺什麼事都做的出來的."關禦宸威脅著關磊.

關禦宸的身高不如關磊,但是氣勢卻比關磊驚人,那一步步朝著關磊逼近的時候,竟然讓關磊有些難以喘息.

關磊被關禦宸一點點的逼迫到了角落,竟然忘記了反抗,更忘記了自己是比關禦宸大上十歲的人.

那種惱羞成怒,讓關磊回過神後,直接想也不想的就掐住了關禦宸的脖子,狠狠的用了力.關禦宸顯然沒想到關磊會來這一招,至少沒想到,在傭人還在的別墅里,對自己是用暴力.

但是關禦宸怎麼可能是省油的燈,干脆直接就掄起後面的小台燈朝著關磊砸了去,關磊哪里想得到關禦宸還來這一招,就這麼頭部留了血,顯得有些嚇人.

"活該."關禦宸是一點都不客氣的對著關磊說著.

這時候,傭人聽見聲音走了過來,看見眼前這情景的時候驚了一跳,然後連忙打了家庭醫生的電話,而後又給關衍棋打了電話.

在這里,傭人當然知道做主的人是關宸極和顧萌.但是現在的關磊,傭人也看的明白,關衍棋的心頭好,自然的,也不可能無視關磊的存在.但至于這里發生了什麼,傭人聰明的選擇了沉默不語.

"曾爺爺回來,你的好日子就不長久了."關磊威脅著關禦宸.

"是嗎?"關禦宸沒在意.

對于關禦宸而言,關衍棋怎麼看自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關宸極和顧萌是否相信自己.

"你認為,關家都是死人嗎?"鳳心慈的聲音雖虛弱,但是仍然有力的傳來,一字一句的問著關磊,"我的眼睛看不見嗎?"

"哼."關磊冷哼一聲,"我們走著瞧."

說完,關磊就這麼任自己流著血,走了出去.關禦宸和鳳心慈對看一眼,兩人都沒說話.鳳心慈就算是虛弱,也陪著關禦宸一起走了出去.

客廳里的氣氛詭異,關禦宸和鳳心慈根本懶得理睬關磊,徑自當著關磊的面玩著游戲,完全無視了關磊的存在.

這樣的氣氛一直維持到關衍棋和顧萌及關宸極匆匆趕回來.

——

關氏集團.

"你好,顧萌!"顧萌接起了內線,快速的說著.

"是我,萌萌."關宸極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你上來一下,爺爺來了."

"爺爺?"顧萌楞了一下,但很快,她繼續說著,"好,我馬上上來."

說完,顧萌就掛了電話,就快速的朝著頂層的總裁辦公室走了去.關衍棋今天出現在關氏集團,讓顧萌隱隱的有了不好的預感,讓這段時間從來不曾壓下去的焦躁情緒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這段時間來,關衍棋陪著關磊,可以說是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而此刻竟然可以撇下關磊單獨出現在集團內,恐怕就沒什麼好事.顧萌在電梯里想著,恐怕一會要電話回去問問情況.

最近,每次到家,顧萌都可以感覺到一陣詭異的氣氛使然,雖然沒人說什麼,但是關禦宸那表情里的不舒坦,顧萌用腳趾頭都猜得出,他們不在的時間內,恐怕這樣的小心機就不曾停過.

在這樣混亂的想法之中,顧萌走出了電梯,快速的對著總裁辦的人點點頭,而後就走入了關宸極的辦公室是.

"爺爺,極."顧萌打著招呼.

"來."關宸極親自站了起來,帶顧萌坐到沙發上.

顧萌看了眼關宸極,關宸極微微搖搖頭並沒說什麼,只是自然的把手搭在顧萌的肩膀上.確實對于關宸極而言,他並不知道關衍棋來是為什麼,關衍棋一來就是讓顧萌來一次.

"爺爺找我有事嗎?"顧萌干脆直接開口問著.

關衍棋輕咳了一聲,然後喝了一口茶,這才說著:"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說說關磊的事情."

"恩?"顧萌並不著急,等著關衍棋繼續說下去.

但是關衍棋要說什麼顧萌已經心中有數.這段時間來關磊做了什麼事情,顧萌再清楚不過.自己不在家的時間多,關磊也能爭取這每一分鍾的時間和自己過不去.

自己不在家的時間,關磊則是和關禦宸過不去.這事倒不是關禦宸和顧萌吐槽的,是顧萌從關禦宸的臉色里看出來的,偶爾鳳心慈會吐槽幾句,這麼一來,事情的過程就可以大概的猜出個一二三四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關磊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扮演一個弱者的角色,是一個外人,無法融入關家,是關家的人欺負了管理.所以關磊肯定沒少在關衍棋的面前扮委屈.

于是,這關衍棋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雖然不至于發火,但是該說的,關衍棋恐怕是無法避免的.

"關磊這孩子,從小沒父母的疼愛,一直在孤兒院里,肯定有些事情和行為和宸宸這樣在正常家庭長大的孩子不一樣,所以還請你們多擔待一點.別墅那邊差不多快弄好了,弄好了以後,我帶他去那邊,爭取勸說他和我一起去巴黎."

關衍棋果不其然開口說的就是和關磊有關系的事情.關宸極則顯得有些驚訝,不明白關衍棋為什麼說這些,對于這段時間關磊在家發生的事情,關宸極沒聽顧萌提及過.

而如今關衍棋這麼說了,確實讓關宸極有些驚訝.

"爺爺,宸宸欺負關磊了嗎?"關宸極問的很直接.

見關宸極開口,原本關衍棋還想多說一些什麼,但偏偏這個時候,關衍棋的手機響了起來,這讓關衍棋微皺了下眉頭,看向了來電,來電不是別人,正是棺沉寂的別墅.

"別墅的電話?"顧萌說的很直接.

關衍棋點點頭,而後接起了電話,再聽見電話內容後,關衍棋的臉色大變,然後立刻站了起身,說著:"出事了,關磊的頭被砸破了."

這話一出,關宸極和顧萌也驚了一跳.關磊的頭被砸破了,這意味著在別墅內上演了全武行.肯定不可能是關磊自己砸了自己,那麼是誰?關禦宸嗎?關禦宸的力氣根本就不如關磊,除非是關磊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這樣的事情,不免也讓顧萌的心提了起來,隱隱的,顧萌覺得自己有些心梗了.

關磊的出現,讓原本平靜的家庭出現了混亂,混亂的讓顧萌有些疲憊不堪.短短的十天不到的時間,就足可以把故們那個攪和的精疲力倦.

真他媽的,是有些心梗了……

那種條件反射的感覺,讓顧萌知道,有些風暴,還在家中等著自己.

半小時後,三人已經匆匆趕到了別墅,傭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三人.

"關先生,關太太."傭人先開口叫了自己的男女主人,而後看向關衍棋,說著:"老太爺,關磊少爺的傷口,家庭醫生已經來處理過了,現在都在客廳."

"我們進去看看."關衍棋沒再多說什麼,但是不免顯得擔心的多.

顧萌和關宸極對看了一眼,兩人也沒說話,快速的朝著別墅內走了去.三人一進別墅,就看見關磊坐在沙發上,正兒八經的模樣.而關禦宸和鳳心慈則在一旁看著筆記本,顯然根本連理會關磊的想法都沒有.

那種氣氛明顯就是囂拔弩張的姿態.關禦宸好鳳心慈不想理人或者仇視一個人的時候就是這樣的神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關宸極看了眼關衍棋,開口問著.

"是我不小心."關磊率先開口說著,竟然沒提及關禦宸.

關禦宸冷笑一聲,他知道,這是關磊博得同情的老把戲.而後,關禦宸看著關宸極,說的很直接:"我拿台燈砸的他."

"宸宸!"關宸極微皺了下眉頭.

關衍棋也明顯楞了一下,看著關禦宸而後再看向關磊,問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關磊不說話,關衍棋又干脆問起了給自己電話的傭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傭人看了半天關禦宸,支支吾吾的才說著:"我進去的時候,就看見宸少爺拿台燈砸關磊少爺,其余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這也是實話,傭人聽到聲音進去的時候,就看見關禦宸的手中拿著小台燈,而關磊已經滿頭的鮮血了.傭人也只是吧自己所看見的如實的反應出來,一點添油加醋都不敢說,也不敢偏袒任何人.

"宸宸?"關衍棋的口吻嚴厲了起來,"你為什麼這樣對關磊?他也是你的堂哥.就算暫時居住在別墅擾了你的生活,你也不應該這樣.動手打人都是不對的.何況這段時間內,你也沒少和關磊過不去,但是關磊也都沒計較.不是嗎?"

關衍棋游戲氣不打一處來,下意識的就把這個事情套在了關禦宸的身上,鑒于關禦宸以前的表現,更是讓關衍棋深信不疑,加之關磊的態度,更讓關衍棋覺得是這樣的一回事情.

自然的,關衍棋對關禦宸的態度就顯得嚴厲了起來.雖然關衍棋疼關禦宸,但是他也不會允許關禦宸隨便的傷害別人.

"曾爺爺,不用怪宸宸,我想宸宸也不是故意的."關磊假仁假義的說著.

"哼."關禦宸冷哼一聲,完全無視了關磊的存在,就這麼看著關衍棋,問著:"爺爺,你確定你看見了全部的事情?傭人也只不過說了最後的結果.是我砸的我承認,但是他敢承認他自己做了什麼嗎?"

關禦宸是一點都不客氣,那指尖指著關磊,關磊倒吸一口涼氣,似乎顯得極為的委屈.

"我只不過是問了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冷漠而已,你就對我動手了……"關磊在顛倒黑白是非.

"是嗎?"關禦宸冷聲問著.

鳳心慈一直不說話,突然開了口,說著:"關磊,關家對你自認不錯,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我很好奇,你一直在挑撥離間的原因是什麼?"

"小慈……"關衍棋叫著小慈.

小慈慢慢的坐了起來,走到了關禦宸的身邊,而後看著關衍棋,一字一句的說著:"太爺爺,您難道都不問清楚事情,就給我哥定了罪嗎?"

"這……"關衍棋知道自己也武斷了點.

但是,現在的情況……

而關宸極和顧萌全程不說話.顧萌看了眼關宸極,關宸極悄然的握住了顧萌的手.那眼神就已經告訴顧萌,他首先選擇相信的是關禦宸和鳳心慈,而不是關磊.顧萌那提調的心略微放了下來.

但是顧萌明白,不管事情的經過是怎麼樣的,這樣的事情發生,總是在所有的人心口拉了一道口子,再相處起來總是顯得別扭的多.更何況,關衍棋接下來的時間長期要和關磊在一起.

這期間還能發生什麼,就誰也不知道了……

顧萌只覺得,自己心梗的感覺更為明顯了一點.

關禦宸和鳳心慈配合的很好,立刻冷聲說著:"關磊,你惡意的挑釁我媽咪,你以為我沒看見嗎?你讓我媽咪替你背黑鍋,當了惡人,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打翻盤子,嫁禍我媽咪,讓曾爺爺誤會你,不是嗎?"

關磊的臉色青白交錯,關衍棋則顯得有些震驚,關宸極仍然不說話,顧萌微皺了下眉頭,但是並沒阻止關禦宸.

"後面的那麼多小動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曾爺爺面前扮委屈,在我們面前裝強勢.你今兒做了什麼,你敢賭咒發誓嗎?你這段時間和我做了什麼你不敢拿出來說說嗎?動我電腦,翻我房間,破壞我的東西?恩?真虧你還沒成年,不然我真想扭送你去派出所."

關禦宸說的一點也不客氣,一字一句全都指向了關磊,之前的隱忍和隱瞞,在這一刻全都爆發了出來,完全不保留的對著關磊吼了起來.

"而曾爺爺,你竟然就選擇相信關磊,不相信我們?覺得我們就是天生的搗蛋鬼嗎?難道你覺得你愧疚關磊,就不愧疚我們?我們難道就始終都有父母疼愛的?小慈難道不是從小也都沒父母疼愛,單獨在鳳島長大的?現在還是這樣的情況?"

關禦宸顯得有些激動了起來.這是大家所沒見到的關禦宸.以前的關禦宸在大家的眼底都顯得冷靜的多,顯然,現在的關禦宸已經有些失去了控制,一字一句都是控訴.

是對這段時間被人破壞了生後的嚴重不滿,是對關磊的出現那種扮演弱者還帶著小人的心態的一種鄙視.

破罐子破摔,關禦宸擺明了今兒就沒打算讓所有的人好過.

"宸宸,夠了!"顧萌阻止了關禦宸.

關禦宸看了眼顧萌,竟然也真的停了下來,但是,關禦宸的眸光落在關磊身上的時候卻是挑釁.

關磊見關禦宸停了下來,才說著:"我想,這里面肯定有誤會……我之前和大家都不認識,完全沒有這樣做的意義啊……"

關磊在喊冤,顧萌的聲音卻突然冷了下來,說著:"關磊,有些事情不計較,並不代表我無所謂.我的無所謂的底線是不傷害我的孩子和我的家人.傷害了他們,那很抱歉,我不會就此罷手."

這是顧萌第一次冷了語調警告著關磊,看著變了語調的顧萌,和沉默不言的關宸極,關磊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但是想想告訴自己身世的人給自己的保證,關磊頓時又覺得硬氣了起來.

"曾爺爺,我說了,我不適合在這里.這樣的氣氛完全容不下我.這一次是這樣,下一次指不定是什麼事情!"關磊干脆直接把責任都賴在了關禦宸的身上.

反正當時看見的就只是傭人,而且看見的還是對自己有用的.確確實實就是關禦宸對自己下了手.所以關磊很自信,不管怎麼說,都是站得住腳跟的.

"夠了!"關衍棋大聲的吼了出來.

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關宸極這才開口說著:"爺爺,孩子之間的打鬧難免出了問題.但那時,這事一概而論也不好,只聽傭人的一面之詞,誰也不知道這期間發生了什麼."

關宸極的心自然是偏袒關禦宸的.對于關磊,關宸極根本無感.關家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對于關宸極而言並沒什麼.但是關禦宸是關宸極的手中寶,關宸極又豈能讓人這麼誤會了關禦宸.

最重要,關宸極相信關禦宸,絕對不可能沒理由的做出這麼粗暴的事情.所以,這個關磊必然又問題.

算算時間,司臣毅那邊的調查結果也應該出來了,什麼結果,等調查結果,那才是最准的.

"你們……"關衍棋似乎顯得有些氣惱,"我知道你們排斥關磊,但是全家一直對外難道就好嗎?宸宸難道不是先動手的人嗎?"

"曾爺爺……不要說了,是我不好,讓你為難了."關磊繼續扮演好人.

鳳心慈冷哼一聲,開口看著關衍棋,說著:"太爺爺,我能證明,不是我哥做的.而是他先動手的."

"什麼?"所有的人都楞了一下,唯獨關禦宸.

"這不成立."關磊竟然開了口,"你和他是雙生子,所以你說的話不可信."

這話,無疑就是在火上澆油,也是在提醒關衍棋,關禦宸和鳳心慈的關系是多麼的親密,兩人之間的證據就是不可信的.畢竟鳳心慈完全可以為了幫助關禦宸而說出不一樣的事實.

"不用我說,謝謝!"鳳心慈的態度很冷淡.

這下,看著鳳心慈的一臉篤定,真的讓關磊有些心焦了起來.但是很快,關磊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的狠毒,只是這一絲的狠毒被他隱藏的很好.干脆關磊也不在說話,看鳳心慈能玩出什麼把戲.

現在的局面,是自己占據了有利的位置,因為受傷的人是自己,而非是別人.

鳳心慈看著關磊冥頑不靈的樣子,冷笑一聲,而後看了眼關禦宸,關禦宸配合默契的拿起了筆記本電腦,沒一會筆記本電腦打開,就這麼放在客廳的茶幾上,當著眾人的面播放了起來.

之前在偏廳發生的事情,如實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這顛倒黑白的事實,頓時被糾正了過來.關磊顯然沒想到鳳心慈還留了這麼一手,那臉色是一下子慘白了氣啦,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如何?你還有什麼話說?"鳳心慈冷笑一聲.

今天的事情,鳳心慈當然不可能告訴眾人,這都是她和關禦宸布的局,一個讓關磊入陷阱的局.所有的人都拿關磊沒有辦法,找不到任何證據,那麼她鳳心慈就要讓關磊獻出原形.

所以才有了今天早上關禦宸惡意挑釁關磊的事情.逼一直狐狸露出尾巴的方式很多,對于關磊,就要用這種最為直接的方式.

看關磊這下還有什麼狐狸尾巴可以藏.

本書由首發,!...

,:..

上篇:【Part193】總覺得那里不對勁!     下篇:【Part195】上梁不正下梁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