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腹黑首席萌萌妻 【Part196】真的留不住嗎?  
   
【Part196】真的留不住嗎?

"汪子涵,你跟著我干什麼到底?"顧萌忍無可忍的轉過身,問著不斷的跟著自己的汪子涵,自然的,態度也好不到哪里去.

"路是你家開的?不至于吧!你能走這,我就不能走這里嗎?"汪子涵問的更無辜.

"你……"顧萌看了眼汪子涵,最後干脆不再理會汪子涵.

汪子涵也沒放棄,就這麼跟著顧萌,兩人一前一後的繼續走著.一直到走離了醫院附近,走到了g城極小資的一條街,汪子涵突然拉住了顧萌,停了下來.

"你干什麼!"顧萌有點火了.

"喝杯咖啡,不算過分啦."汪子涵的脾氣也是很好的,"還是你以前比較可愛,至少看見我偶然還羞答答的,像個女人.現在簡直就是一個女金剛."

顧萌冷笑一聲看著汪子涵.若是平日,這種斗嘴顧萌還有興趣來幾個回合.現在顧萌心情惡劣,一點奉陪的想法都沒有.

下一秒,顧萌直接用力的踩上了汪子涵的腳,汪子涵慘烈的叫了起來,顧萌一全然一副自作自受的模樣看著汪子涵.

"靠,你還真是五毒皆不毒,最毒婦人心的代表!"汪子涵低咒了幾聲.

"你可以試試,我還可以更惡毒的!"顧萌半警告,半威脅的看著汪子涵.

"好心沒好報."汪子涵吐槽顧萌.

顧萌微眯起眼看著汪子涵.對于汪子涵的了解,顧萌也知道汪子涵不是這麼無聊的人,至少絕對沒有纏著女人的習慣.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汪子涵都沒必要纏著女人.這點顧萌很清楚.汪子涵雖然就只是一個公務員,但是家底一點都不比做生意的差.

這樣的想法,讓顧萌沉思了起來.

"汪子涵,你找我到底干什麼?"顧萌冷淡的問著.

"交換一個秘密,如何?"汪子涵笑的很開心,比了比對面的咖啡館說著,"請我喝一杯咖啡!"

"走."顧萌也很干脆.

兩人獲得暫時的和平,朝著不遠處的咖啡館走了去.汪子涵也不客氣,直接點了最貴的咖啡,顧萌沒理會汪子涵的,低頭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咖啡,並不催促,等著汪子涵自己開口.

"你心梗了吧."汪子涵終于打破了沉默,"這樣的情況,讓你很不舒服?"

顧萌不說話,汪子涵也不在意,繼續說著:"關磊是傅少君安排的人,你不知道吧,或者說,關宸極還來不及告訴你,你就跑了."

"什麼?"顧萌這下看向了汪子涵,快速的說著:"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又不是單純的公務員,真是的."汪子涵沒好氣的說著.

"少廢話."顧萌的耐性盡失.

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讓顧萌已經有些精疲力倦,那不是身體累,是心累.一層層的打擊,讓顧萌心也有了絲絲的龜裂.

"不過,關宸極肯定不知道傅少君弄了關磊這個人來是為什麼!"汪子涵說的很自信.

顧萌沒說話,就這麼看著汪子涵,汪子涵繼續說著:"傅少君要破壞的是現在的穩定,換句惡俗的話說,就是關家的內部團結,要你們一點點的撕破臉皮.至少現在他就有點成功了,不是嗎?"

"這樣做有意義嗎?這樣的團結又豈是他能破壞的?"顧萌冷笑一聲.

"當然有意義.你現在不就心梗了.關衍棋心里也不舒服.萬一你女兒出事了,那麼關家難道不會亂嗎?"汪子涵反問顧萌.

顧萌沒說話.

汪子涵的話,顧萌沒辦法反駁.事實確實是如此,萬一鳳心慈有個什麼意外.自己就算表面上不說,潛意識的還是會責怪關衍棋.關衍棋也會愧疚,難做的人最後就成了關宸極.

這樣一來,關宸極一旦成了夾心餅干,這就意味著顧萌和關宸極的關系也會進入一個極為怪異的情況之中,似冷非冷,似熱非熱.這樣的情況,最讓人蛋疼.

而關家的關系亂了,那麼傅少君確實可以趁虛而入,想做些什麼,就方便的多了.這就好比,一雙筷子掰不斷,一支筷子就好收拾了.

"你說,關家要是亂了,會是什麼情況?"汪子涵笑著說完,然後就不動聲色的看著顧萌.

"汪子涵."顧萌突然開口叫著汪子涵.

"是不是一下子覺得格外崇拜我?"汪子涵笑的很欠打.

"你突然跑來和我說這些,你不覺得你的目的很讓人深究嗎?"顧萌一挑眉,反問.

"我只是覺得,當年沒答應你的表白,深表後悔.現在要趕緊彌補,也許還有機會."汪子涵半真半假的說著,那表情擺明了就是逗你玩.

"這種玩笑很好玩?"顧萌板下臉.

汪子涵是顧萌人生史上絕對的一塊黑色的汙點,怎麼擦也擦不掉的那一種.偏偏汪子涵每一次見自己,都喜歡拿這個事情來戲謔自己,豈能不讓顧萌抓狂.

"百試不爽不是?最喜歡看你變臉了."汪子涵大笑了起來.

"你可以滾蛋了!"顧萌一臉的沒好氣.

"喂,小萌子,其實我不錯對吧.這麼多年了,還能掏心掏肺的和你說些什麼."汪子涵邀起了功.

"是啊."顧萌竟然附和了一句,"不錯到我想打你了."

"好了啦,我說完就是了,你先忙去吧.有機會再聚也來得及."汪子涵淡淡一笑,收起了玩笑的心態,認真的說著.

顧萌沉默了下,說著:"謝謝."

"同學之愛嘛,我隨時歡迎你投奔我的懷抱!"下一秒,汪子涵又惡劣了.

"滾."顧萌沒好氣.

汪子涵卻突然認真的說著:"顧萌,我比較喜歡看你沒心沒肺的樣子,這樣,真的不好.日子不就這回事,得過且過.誰也留不住誰,誰也幫不了誰.命運在自己的手上的."

"謝了."顧萌淡淡的笑,疲憊卻遮掩不住.

"好了,我還要回局里,你也回去吧.你老公肯定等急了."汪子涵結束了對話.

顧萌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站了起身,准備結賬的時候被汪子涵搶過了賬單,然後瀟灑的結賬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咖啡廳.

顧萌怔了下,啞然失笑,而後搖搖頭,跟著汪子涵一起走了出去.

——

顧萌直接回了醫院,在醫院門口,顧萌就碰見了關宸極.關宸極看見顧萌並沒多問什麼,只是自然的牽起顧萌的手,一起朝著病房的方向走去.

走了會,倒是顧萌主動說著:"我碰見汪子涵了."

"恩?"關宸極心怔了下,但是表情仍然顯得自然的多.

"他和我說了關磊的事情,是傅少君的人,對嗎?"顧萌繼續說著.

"是."關宸極沒否認,"他為什麼會知道這些?"

"他也不是普通的警察,家庭背景也是雄厚的,有些消息有意思的去查的話,還是可以查的到的.畢竟傅少君防的是我們,而不是汪子涵.汪子涵還是有機可乘的."顧萌解釋著.

關宸極沒說話,顧萌沒太注意關宸極的反應,把汪子涵說的關于傅少君的事情都告訴了關宸極,關宸極仍然很沉默.

顧萌終于覺察到貫徹你的不對勁,問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胡扯."這是關宸極的答案.

顧萌愣了下,繼續問著:"什麼意思?"

"不管關家的情況怎麼變,我和你始終是站一起.無論發生什麼情況,不離不棄.所以,他的答案不成立."關宸極很快反駁了汪子涵的說辭.

這下是顧萌不說話.關宸極說的也沒錯,關家的主心骨是關宸極,只要關宸極的立場不變,那麼什麼都不可能發生改變.所有的事情里,關宸桀,關衍棋都不曾參與其中的.

最多只是提供支持,僅此而已.再說,這些事情,也不可能讓關宸桀牽扯進來.與其就是趙婉青的事情,但是趙婉青的事情,本就已經牽扯不清了,關宸桀無力更改什麼的.

"別想這些,恩?"關宸極結束了這個話題.

那種感覺,是下意識的,對于汪子涵的出現,關宸極感覺就如同一個外敵入侵,但是你卻還不能有所動作,顯得憋屈的多.至于這樣的感覺,關宸極自己都解釋不清楚.

"好."顧萌說不上來的怪異,但是她也壓下了心頭這樣的感覺.

兩人沉默了起來,誰都沒說話,一直到走出電梯,兩人的臉色就驚變了一下.許多的醫護人員不斷的朝著鳳心慈的病房方向跑了去.而站在門口的關禦宸臉色極為的驚恐,這是顧萌以前不曾見過了.

"宸宸!"顧萌第一時間沖到了關禦宸的面前.

關禦宸顯然被嚇壞了,完全沒了反應,就這麼看著鳳心慈被手術推車給推走,那面色更加慘白了起來.

之前,在病房內,關禦宸和鳳心慈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鳳心慈說了很多,關禦宸的預感越來越不好,鳳心慈的每一句話里都像是告別的意思.甚至鳳心慈問自己借了手機.

關禦宸帶著困惑給了鳳心慈手機,但是鳳心慈操作的很快,沒一會就把手機還給了關禦宸.

接著,他們還是在這樣漫無目的的聊天,聊著,監視鳳心慈的儀器突然警報大響,鳳心慈面色糾結,顯得極為的痛苦,但是那表情卻是平靜的,仿佛早就知道了這一天的到來一般.

關禦宸慌了,急急忙忙的按了鈴,接著醫生護士就不斷的朝著病房內擁了進來,接著就是顧萌和關宸極看到的畫面了.

"媽咪……"關禦宸反應過來,一下子崩潰了,從不曾大聲哭泣的關禦宸就這樣抱住顧萌瘋狂的哭了起來.

關宸極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快速的追到了手術室的門口.但是手術室的門已經被關了上去,鳳心慈被推進了手術室.

那扇厚重的門,阻隔了所有的人,讓人只能在原地呆著,無奈而又彷徨的等著門內的消息.

"沒事,小慈沒事,不要哭,宸宸很堅強的,對不對?"顧萌安撫著關禦宸.

關禦宸雖然停止了哭泣,但是看的出關禦宸的情緒不太穩定.顧萌沒說話,就這麼陪在關禦宸的邊上,那雙眼就這麼一直看著手術室的門,一言不發.顧萌知道,自己的心此刻是提調到嗓子眼的,再也法平靜下來.

"小慈的情況怎麼樣……"關衍棋也收到消息,從病房里趕了過來,著急的問著.

"沒事,爺爺,醫生會搶救的!"關宸極安撫著關衍棋.

顧萌始終沒說話,不責怪但是也不吭聲,用無聲的抗議表達了自己此刻的想法.人心是肉長的,關衍棋在意關宸以,所以對關磊愛屋及烏,但是因為關磊的出現,才導致了鳳心慈出現這樣的情況.

顧萌怎麼的也無法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若鳳心慈安好,那麼她可能可以調整自己的情緒,若鳳心慈有事,顧萌怎麼也無法若無其事.

"都是我的錯啊,是我的錯啊!"關衍棋不斷的自責著,那聲音都開始沙啞了起來,搖著頭,歎著氣.

"爺爺,你先回去,別激動."關宸極微皺了下眉頭,示意助理帶關衍棋回去.

但這一次關衍棋卻顯得很堅持,說著:"不,我要在這里等著小慈出來!"

關宸極看見關衍棋的堅定也不再開口.讓顧萌卻始終不說話,就這麼一直沉默的站著,那手緊緊的牽著關禦宸的手.

關宸極看著眼前的情況,揉著眉心,也沉默了下來.

手術間外的氣氛陷入了一片死寂,誰也不開口說話,大家都沉默不已.

醫生也始終沒離開手術間,手術中的燈一直亮著,始終沒暗下來,這一次的手術,似乎進行了很長的時間.

顧萌的姿勢不斷地發生變化,從坐著到站著再到來回走動,不停的變化著各種姿勢,用這樣的方式來掩飾自己此刻的煩躁和不安的情緒.

外面的天漸漸的黑了,顧萌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手術室的燈終于暗了下來,醫生疲憊的從手術間走了出來,臉色不那麼好看,看見顧萌和關宸極的時候,一臉的遺憾.

顧萌的心猛的跳了一下,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濃,甚至關禦宸的手都緊緊的握了一下顧萌的手,掐的顧萌生疼了起來.

"醫生,什麼情況?"關宸極是唯一最為冷靜的人,快速的問著醫生.

醫生沉默了許久,才說著:"我很遺憾,關先生.令千金的手術勉強算成功,但是要看今晚的情況.這麼短時間內的連續兩次手術,別說這麼小的孩子,就算是身體強壯的成年人都沒辦法承受的.所以……"

剩下的話,醫生沒繼續說下去.這樣的情況,醫生也是第一次遇見,能在段時間內連續手術的,情況真的不容樂觀.

"不可能的,不會的,醫生,真的沒辦法了嗎?"顧萌回過神來,顯得有些激動的拉著醫生的手.

"看造化."醫生也說的很直接.

顧萌徹底的踉蹌了一下,關衍棋的臉色也極為的難看,關宸極算是所有人里面最為冷靜的.因為他不能亂,他再亂,那真的所有的人都亂了.

關禦宸一反應過來,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朝著picu的方向沖了去,但是在門口,關禦宸就被人攔了下來,只能對著監視器,看著里面的鳳心慈.

那本來就蒼白的臉,現在完全無任何的血色,那生命儀器的指針極為的低下,看的人膽戰心驚的,似乎只要再一點點,那生命線就可以變為一條直線.那個在大家記憶里,古靈精怪的鳳心慈一點點的淡化,剩下的就只是現在面色蒼白,毫無反應的鳳心慈.

"媽咪!"關禦宸根本沒辦法接受.

雙胞胎之間的那種感覺,是外人所無法介入的,就算親生父母也是一樣.兩人之間的默契,一個眼神就能知道對方的想法.現在這樣的人卻可能不見了,關禦宸都還來不及多多的感受,就要面臨這樣的選擇.

這對于關禦宸而言,太難.

"小慈不會有事的,恩?"顧萌一次又一次的說著,這是再給自己洗腦,也是再給關禦宸洗腦.

關禦宸安靜了下,突然抬頭,看著顧萌.那樣的眼神讓顧萌微楞了下,關禦宸已經繼續說著:"媽咪,如果小慈有事,我一定一定不會放過他."

"宸宸……"顧萌不知繼續說什麼.

這個他,誰都知道,指的是關磊.

而此刻也朝著picu走了過來的關衍棋自然也聽見了這樣的話,人更是一下子衰老了許多,看著在場的每一個人,再看向監視屏里的鳳心慈,那眼神越發的愧疚了起來.

"宸宸,是曾爺爺的錯,對不起."關衍棋一次次的說著抱歉的話.

他從心里後悔,就算關磊是關家的孩子,也不應該這麼魯莽的就帶到關家來,甚至是介入了顧萌和關宸極的生活,若不是這樣的話,關磊也沒機會做這樣的事情.

這個事情,關衍棋知道,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

"萌萌……"關衍棋小心的叫著顧萌.

"爺爺,不要說."顧萌拒絕了關衍棋繼續說下去.

現在她要的不是道歉,更不是別人的後悔,而是要鳳心慈安然無恙.顧萌的拒絕也自然的讓關衍棋心中更不好受.

關宸極在不遠處看著這樣的情況,那拳頭微攥了起來,神色也清冷了不少,這樣的情況,也不是關宸極樂意所見的.但是,顧萌的心情和關衍棋的心情,關宸極也可以理解.

這是一種矛盾而複雜的情緒,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私心的偏袒顧萌,也不可能對關衍棋發火.

一瞬間,關宸極明白了顧萌那種憋屈的情緒.也明白了,這被撕裂的傷口很難再恢複到沒有傷痕的原狀了.

"萌萌,不會有事,相信我."關宸極走向顧萌,堅定的說著.

"你能保證?你怎麼保證?你沒辦法保證的.你和小慈不過生活了三個月的時間,我和她生活了一年多.基礎本就不一樣."顧萌突然爆發了.

這樣的爆發毫無預警,似乎所有的情緒在抵達到了極限以後,顧萌再也忍不住了.

"我都不能保證,我甚至都不知道這些事情,我是多麼的失職的一個母親.我的生命甚至都感覺不是自己的,這種感覺你明白嗎?不,你根本不明白.所有的事情都像是安排好的,我無權反抗,只能被迫接受,那種感覺多惡心,你知道嗎?"

顧萌吼了起來,不顧現在的場合,那胸膛因為情緒的激動不斷上下的聳動著,顧萌的臉也因為激動,漲的通紅.這樣的顧萌,是重逢後關宸極所不能見到的,也是以前的顧萌絕對不會這樣的.

那個沒心沒肺的顧萌,在恢複記憶回歸鳳家後就一點點的消息,所有的事情壓在顧萌的身上,被迫承受了許多不想承受的東西,人的精神緊繃到了頂點,就在崩潰的邊緣無法控制了.

"萌萌……"關宸極無奈的叫著顧萌.

"抱歉,我想靜一靜."顧萌的口氣又突然冷了下來.

"萌萌,爺爺我……"關衍棋才開口,但又突然停了下來.

"爺爺,很抱歉,我想靜一靜."顧萌對關衍棋的態度還是很好,只不過口氣冷淡了許多.

"唉……"關衍棋長歎了口氣.

顧萌不說話,關禦宸小心的站在原地,看著顧萌,而顧萌就這麼朝著相反的方向走來了去.但顧萌還沒走兩步,picu里面的護士急色匆匆的跑了出來,攔下了顧萌.

"我們很遺憾……"護士宣布了讓人無法接受的結果.

"什麼?不可能!"顧萌驚愕的轉過身.

picu只有鳳心慈一個病人,這是關宸極的財力所能做到的.讓整個picu的人就服務鳳心慈一個病人.但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挽救回鳳心慈.

顧萌不再外面等待,直接沖入了picu,原本還在跳動的生命儀器此刻已經變成了平直的一條線,沒了任何的反應.

鳳心慈的呼吸不再,那蒼白的小臉仍然蒼白,嬌小的身子插滿了各種各樣的管子,那手心也漸漸的失去了溫度,毫無反應的躺在冰冷的病**上,再也不會有任何反應.

顧萌抓著鳳心慈的手,崩潰了,不斷的叫著:"小慈,我是媽咪,你睜眼看一下媽咪,小慈……"

不管顧萌多麼用力,鳳心慈已經不再有任何的反應.

"小慈……"顧萌泣不成聲.

再冷靜的人,面對失去自己的親生女兒,就算只擁有了她一年多的時間,就算不如關禦宸那樣的感情深厚,但是要知道,在鳳島,唯一可以貼心貼肺的人,就只有鳳心慈.

如今,這樣的人離去的時候,顧萌的心被人狠狠的掏空了.而鳳心慈的離去甚至還是人為的原因導致的,在本來充滿希望的環境下,漸漸的讓人走入了絕境,而後就是絕望,再也看不見任何的希望.

"萌萌!"關宸極拉住了顧萌,想讓顧萌冷靜下來.

關衍棋也微微顫顫的走了進來,在聽見這個消息的瞬間,關衍棋根本也不敢相信.那個甜甜的,叫著自己太爺爺的小女生.那個古靈精怪,每天都有新鮮玩意出現的鳳心慈,就這樣再也不會開口,不會有任何反應了……

同樣是關家的孩子,卻因為自己的堅持,喪了命,滿足了自己的想法,卻害死了鳳心慈.

關衍棋走到picu,看見鳳心慈的時候,他也再無法承受,就這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一下子,本就混亂的場面顯得更為的混亂.所幸的是醫院的醫護人員訓練有素,第一時間就抬起了關衍棋,進行了搶救.

顧萌無動于衷,甚至沒看關衍棋被人抬走,就這麼安靜的看著鳳心慈的遺體,癱坐在地上一動不動.關禦宸也沉默的站在一旁,不吭聲,但是那小拳頭攥的死緊,從來沒松開過.

"放手."顧萌許久終于開了口.

"萌萌……"關宸極無奈的再一次歎息.

"我不管他是否是關家的孩子,我不會放過他,我也沒打算放過他.若小慈沒事,那麼我可以既往不咎,這樣的情況,我不可能無動于衷.我不在意他有誰在撐腰,我要他的命!"顧萌一字一句的說著.

對于這樣一個殘忍無情的人,顧萌不會手軟,也沒必要手軟.難道別人的孩子的命就是命,她顧萌的寶貝的命就不是命嗎?

害鳳心慈走到這一步的人,她絕對不會姑息.

"萌萌……"關宸極第三次叫著顧萌,卻一句話也沒說.

"不要替爺爺說話,很抱歉,我沒辦法當一個好人,沒辦法犧牲小慈顧全所有人的情緒,我不是這樣的人,非常抱歉."顧萌說的很冷淡.

"唉……"關宸極歎了口氣,"你想怎麼樣,那你就做吧,我不會干涉."

"你也無權干涉."顧萌說的直接,"小慈姓鳳,所以才可以被人無視到這樣的地步嗎?"

"她也是關家的孩子!"關宸極揉了揉眉心,顯得也有些疲憊.

"不,關家的人並不在意小慈.小慈對于關家而言,無非就是一個剛出現的人而已,不會有太多的感情,太多的情緒.關磊則不一樣,是關宸以的孩子,是爺爺愧疚的對象,所以爺爺怎麼也無法心狠起來."顧萌把心里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出來.

關宸極沒說話,任顧萌宣泄著情緒.

但是關宸極沒否認顧萌的話.關宸以的死在很大程度上對關衍棋是一種打擊,畢竟關宸以是關衍棋一手**出來的孩子,所以,關磊的出現,是彌補了關衍棋心里的這種落差和空虛,才讓關衍棋沒了理智.

對于鳳心慈,關衍棋卻是沒太多的感情,還不如關禦宸的千分之一,所以關衍棋會內疚,但是不至于像顧萌這麼的心痛.

在關家,唯有顧萌和鳳心慈相處的時間最長.

"你們都出去吧,我陪著小慈."顧萌在怒吼完似乎也驚覺了自己的態度有些惡劣,又恢複了冷靜,"陪一會小慈,我就出來."

"媽咪,我也要在這里陪著小慈."關禦宸也快速的開了口.

唯一被排除在外的人是關宸極,關宸極看著母子兩人,最後沒說話,轉身走了出去.護士看著眼前的情況,有些不知所措.這按規定,病人離去,要立刻送入太平間,再等待接下來的手續,而不是讓病人就這麼在picu里面躺著.

"這……"護士為難的開了口.

"很抱歉,給我們五分鍾就好,我和我的女兒告別一下."顧萌明白護士的難處,淡淡的說著.

"好."護士有些不忍,快速的說著.

很快,護士退了出去.顧萌就這麼看著鳳心慈,一點點的把鳳心慈身上的儀器都給摘除,握著鳳心慈逐漸沒了溫度的小手,任自己的淚水一點點的滴落下來.

"小慈,你不是詛咒的開始,對不對?"顧萌開口說著,"你只是和媽咪開了一個玩笑,是不是?"

顧萌仍然一次次的叫著鳳心慈,但是結果卻是一樣,完全沒任何的回應.而關禦宸安靜的站在一旁,表情複雜的看著鳳心慈.

就這麼僵持了五分鍾後,顧萌才漸漸的松開了鳳心慈的手.

護士也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幾個醫護人員,大家對著顧萌歉意的一笑,而後才推著鳳心慈的遺體走出了picu,顧萌沒跟上去,就這麼安靜的站在原地,看著鳳心慈被人推了出去,而毫無反應.

"媽咪,我們出去吧."關禦宸淡淡的開了口.

這種時候,關禦宸顯得比顧萌冷靜的多.他扯了扯顧萌的手,顧萌緊緊的回握住關禦宸的手.

"媽咪,我不會放過他的."關禦宸一字一句的說著.

顧萌沒說話,但是顧萌的雙眸里已經染上了一絲的冷酷無情.許久,顧萌才牽起關禦宸的走,一步步的走出了picu.

關宸極就在門口等著兩人,而鳳心慈已經被醫護人員給推走了.

關宸極沒說話,就這麼安靜的牽起顧萌的手,顧萌竟然反抗了下,收回了自己的手,只是安靜的看著關宸極.

"你要做什麼?"關宸極沒問顧萌為什麼甩開自己的事情,冷靜的問著.

"我出去走走."顧萌也說的很冷靜.

關宸極看著顧萌,最終沒說話,松開了顧萌的手.顧萌也沒再多言,快速的朝著醫院外走了去.一直到顧萌的身影消失,關宸極才轉身看向了關禦宸.

"你也很恨關磊,是嗎?"關宸極問著.

"恩."關禦宸給了答案,"萌姐的心情不好受,這里最不好受的人就是萌姐.太爺爺對他有虧欠,萌姐對鳳心慈也有虧欠,那是被放養在外的孩子,承受了我從來沒承受過的痛楚,如今還是這樣的結果,萌姐肯定沒辦法接受."

關禦宸很了解顧萌,說的很直接.關宸極微歎了口氣,沒說話.另外一邊的手術室的門再一次的關上.

這一次,在里面的人,是關衍棋.

"曾爺爺還好嗎?"關禦宸沉默了下,開口問著.

"心肌梗塞加高血壓."關宸極沒隱瞞關禦宸.

"你打算怎麼和姥姥,姥爺說."關禦宸轉移了話題,問著關宸極.

關宸極這下不說話了.眼前的情況就已經夠混亂了,但是他還要繼續面對顧爸和顧媽的質問.這種心力交瘁的感覺,也是外人所不能言的.

他是被夾在中間的人,無力回擊,只能承受.只是每個人所站的位置不同,承受的壓力也不同,僅此而已.

"親爹,不要怪萌姐."關禦宸許久,繼續說著.

"恩.我不會."關宸極淡淡的應著.

但是,誰又能不來責怪自己呢?是,沒人責怪自己,只不過所有的壓力無形之中都在自己的身上,僅此而已.

"我們一起等太爺爺出來吧."關禦宸說著.

"恩."關宸極簡單的應了聲.

父子倆就這麼站在手術室的外面,似乎這段時間來,關家的人就沒離開過醫院,而每一次在醫院,沒有好消息,都只是無盡的壞消息.

這一次,又將是如何?

——

顧萌離開醫院後,那神情瞬間陰沉了下來,她拿起電話給宋熙銘打了電話.宋熙銘最近一直在陪伴陸晚晴,再接到顧萌的電話時,宋熙銘也驚愕了,完全不敢相信顧萌說的.

"我馬上來."宋熙銘快速的掛了電話.

不到半小時,宋熙銘就已經出現在顧萌的面前,包括陸晚晴都出現了,那臉色里的震驚完全讓人無法接受.對于宋熙銘而言,最近他也顯得不那麼太平,這種不太平來自陸晚晴.

自從上一次顧萌放出了陸晚晴可能是公主的消息後,傅家的人不是沒動靜,只不過是沒對陸晚晴下手,但是對于陸晚晴周遭的生活已經被人監視了起來.這樣一來,很大程度上轉移了對趙婉青的注意力,只不過,無形之中給陸晚晴增加了不少的麻煩.

而且這段時間來,宋熙銘也漸漸的發現,陸晚晴的視力出現了問題,好幾次驚險的情況,陸晚晴根本就沒辦法反應,若不是宋熙銘在,也許陸晚晴此刻就不在g城,而是被人帶走了.

所以,宋熙銘這段時間來,也是心力交瘁.

再加上,陸晚晴的師傅靜懿師太至今沒出現,那無風出現後就一直避而不見,總是以時間沒到作為借口,這樣更讓人無法知道陸晚晴的身上會發生什麼,莫近東方又是何意.

所有的事情一團霧水,在這樣的時候,竟然鳳心慈死了.

"是.小慈走了."顧萌說的很冷靜.

這樣的冷靜,在先前的醫院里時,顧萌根本就不曾出現過.而宋熙銘就這麼仔細的聽著顧萌說著鳳心慈離去的原因,一言不發.

"你要怎麼做,現在?"宋熙銘很了解顧萌,直接問著,沒一絲的隱晦.

"他怎麼做,我也會怎麼還他."顧萌冷淡的說著.

"他人在警察局里面,你這麼做,不現實."宋熙銘搖搖頭,不太贊同,"為什麼不干脆一點?"

"太便宜他了,死的太幸福對于他而言,他不配.小慈再受了這麼多的痛苦後走了,他也一樣是如此."顧萌說的一點感情都沒有.

宋熙銘稍微沉默了下,才問著:"他知道嗎?"

"無權干涉."顧萌答的也很直接.

"我知道了."宋熙銘沒再繼續問下去.

顧萌要讓關磊用同樣的方式痛苦的死去,但是卻無聲無息得讓人查不到任何的問題.這樣的做法在鳳島並不困難,這樣的藥劑對于顧萌而言也是小事.至于把這個藥投放到關磊的食物之中也不困難.

有錢能使鬼推磨,拿得出錢,自然就有可以賣命的人.這世上,凡事都是對等的.

這樣的事情,顧萌交代了,宋熙銘自然會安排的穩妥.她等的就是收官的時候.就算是關磊死,她也會讓關磊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因為毒發的時候,就自然的要進醫院,那麼身為關家媳婦的她,自然要去慰問.

"辛苦了."顧萌點點頭,而後轉移了話題,"晚晴那邊的情況如何?"

"恐怕真的要去找靜懿師太."宋熙銘皺著沒說著自己的想法.

"無風都能避而不見,就證明時候未到,靜懿師太既然把無風給送來了,那麼,她肯定也是在等時機.何況,也沒多久了,趙婉青不是還有十天就是二十四歲生日了?我們安靜的等.那麼長時間都等過來,不差這十天."

顧萌很冷靜的分析著眼前的情況,宋熙銘沒說話,只是安靜的點點頭.兩人就這麼在路邊交談了許久,宋熙銘重新返回自己居住的地方,而顧萌則走回了醫院.

接下來,她還要處理很多事情,還有鳳心慈的葬禮要處理.她只能冷靜的,面對所有即將發生的事情,而無法有任何逃避的舉動.

至于關磊,顧萌沒打算花多久的時間,最多3—5天,她就要看見結果. ...

,:..

上篇:【Part195】上梁不正下梁歪     下篇:【Part197】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