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六章 北京來的高手  
   
第六章 北京來的高手

華嚴寺來的高僧念經到了下半夜都沒有出現異常,後來有些困了就坐在蒲團上小睡一會兒.他們已經習慣了困的時候坐著睡,有的人甚至可以一邊念經一邊睡,一切都是正常的.但是天亮的時候,他們發現所有燈火都滅了,其中一個老和尚用念珠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已經沒有了氣息.

我看到那個鼓凸著眼睛,舌頭耷拉在外面的老和尚尸體時,立即想到了女吊死鬼,感覺背上一陣陣發冷.很難想想一個人可以用念珠勒死自己,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也能不放開麼?顯然不是他自己的力量勒死了自己,或者是他當時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也許這些和尚沒有金剛伏魔的手段,但無疑是有修養有德行的真和尚,居然連一點自保之力都沒有,由此可知那吊死鬼是何等厲害.

這個吊死鬼比我遇到的妖物還要凶殘得多,如果不是那個妖物護住了我,說不定第一夜就被吊死鬼拉走了,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我還應該感謝那妖物,現在那妖物又為他做了大媒……

死了人,和尚們當然不肯善罷甘休,吵吵鬧鬧,很快全村人都知道了,一時之間流言四起,人心惶惶,老陳的親戚和村干部們都出來維持秩序.老陳急得差點噴血了,女兒受辱,猛鬼索命,一夜之間鬧出兩件大事,都是棘手之極,處理起來力不從心.人命關天,他也顧不上影響了,向鄉鎮派出所報了案,還給很多人打電話請求協助,包括老校長.

我主要的擔憂還是陳星,不娶她恐怕是不行了,真要娶她又覺得有些不甘心.倒不是說陳星不夠漂亮,實事上陳星長得很漂亮很可愛,家境也不錯,完全配得上我,只是我無法接受這麼突然的,強加在我身上的婚姻.婚姻不代表愛情,可是婚姻怎能沒有愛情?一個現代知識份子,難道也要先結婚後談戀愛?

上午十點左右,老陳接到了一個電話,心情突然好了起來,神神秘秘地對我說:"救星來了,這下好了!"

"什麼救星?"

"這是機密!"老陳非常嚴肅地說,想了想覺得我現在是自己人了,于是又搭著我的肩頭說,"對你說還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有一個從北京來的高人,剛好在教育局從老校長那兒知道了我們這邊有麻煩,答應會過來處理.老校長一再交代了,千萬不能對別人說他是北京來的!"

我有些好笑,對于這偏遠山區的農民來說,北京是無比神聖,閃爍著金光的存在,北京來的人就相當于古代的欽差大臣,坐著八抬大轎,手拿尚方寶劍,斬奸除妄,神鬼辟易,所以老陳很激動.但是我很清醒,北京又不是龍虎山,不見得個個都能降妖捉鬼吧?如果又失手,今晚還會發生多可怕的事,我要怎樣才能擺脫妖物的魔爪?

老陳立即開始准備迎接貴賓,布置禮堂,殺豬宰羊,指派樂隊,集合孩子們穿戴整齊,拿上六一節表演用的紙花列隊迎接.

雖然報了警,鄉鎮派出所的警車並沒有來,眾人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下午快四點鍾,才有一輛小轎車拖著一屁股黃塵到來.早已等在路邊的鑼鼓隊立即賣力敲打,嗩呐聲驚天動地,塗成紅臉蛋的孩子們搖晃紙花參差不齊叫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老陳屁顛屁顛迎了過去,但車里的人卻沒有下來,搖下一點兒車窗說了幾句話之後,老陳一臉尷尬回來,遣散眾人,一個都不許圍觀——顯然他的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村民差不多走光之後轎車駕駛座的門打開,跳出一個三十來歲的精壯漢子,臉容堅毅,眼神凌利,全身上下散發出爆炸般的力量感.副駕駛坐出來的是一個白頭發的瘦削老人,一副樸實謙和的樣子,這個人我在學校辦公室的照片上看到過,就是校長,也姓陳.

兩人下車後迅速拉開了後面的車門,微彎腰做出恭請的姿勢.左邊出來的人五十多歲的樣子,身材適中,穿著絲質長衫,短發長須,面帶溫和微笑,氣度不凡,只是一雙劍眉顯得太粗了一些,飄逸之中帶著一點霸氣和殺氣.

右邊出來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身材頎長,穿淡黃色圓點褶邊長裙,輕靈如一只飄飛的蝴蝶.她的頭發整齊地梳在後面,額頭光潔飽滿,修眉入鬢,鳳眼生威,明豔照人,臉上雖然還帶著點孩童稚氣,卻已顯示出了明星般的耀眼和公主般的華貴氣質,令人不敢逼視.

我沒有多看她,不是不敢逼視,而是不喜歡她那高昂著的頭,北京來的也用不著眼高于頂吧?

陳校長有點謙卑地說:"陸老,先到村部去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不必了,先辦正事要緊."被稱為陸老的長須老者搖了搖頭,朝遠處左右掃視一眼,隨後眼光停在我身上,微露驚訝之色,接著快步向我走來,還是上下看個不停.

我有些心里發毛,"欽差大人"為什麼一直看我,難道我身上有妖氣?

眾人都發現了異常,但沒人敢開口,陸老走到我面前,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繞到後面去看,嘴里自言自語:"可惜了,可惜了……"

我忍不住問:"什麼可惜了?"

"你有靈根,可惜虛度年華,已經筋骨僵硬,經脈滯塞,修道也沒有什麼前途了."

我差點失笑,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當道士,有什麼好可惜的?當老師難道不比當個神棍強?不過我還是有點好奇,問他:"什麼是靈根?"

陸老似乎在猶豫著什麼,隨口道:"所謂靈根,就是通靈的能力,也就是溝通宇宙中靈氣的能力,可以簡單地理解為學習玄術的資質.你的資質是相當好的,可惜年紀太大了,要是早些年遇上我就好了."

我只是保持禮貌地笑了笑,沒有對老頭的自以為是表現出反感.現在我終于明白為什麼自己容易遇到靈異的事了,因為有"靈根",容易感應到其他靈體的存在,鬼怪之類可能對我也比較感興趣,比如吸了我的精血可以得到我的靈根之類.

少女問:"爺爺,他的資質真的很高?"

陸老沒有回答她,而是說:"你們回避一下,我有話跟這位少年說."

陳校長,陳書記,司機等人急忙走開,但少女站在原地沒動.陸老說:"我雖然沒有穿道裝,但實際上我是正宗傳承的道士,如今在zf某個特別部門掛職,處理怪力亂神之事.雖說你年紀太大了一些,還是有培養的可能,你可願意跟我走?"

我搖了搖頭:"多謝老爺子好意,我覺得當教師挺好."

少女皺眉道:"真是不知好歹,我爺爺乃是當今修道界泰山北斗,他肯收你那是你十世修來的福氣……"

陸老舉手制止了孫女,笑道:"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考慮一下.雖說跟了我也未必能光宗耀祖,出人頭地,但無論如何,哪怕是只學一招半式也比當一個教師要強上幾十倍."

陸老蔑視教師讓我有些反感,這跟指著和尚罵禿驢的道理是一樣的.也許他真有些本事,有些權柄,跟著他混個一官半職不難,這是離開這窮地方的捷徑.但是我感覺自己與陸老有很大的距離,人生觀生活習慣都有很大差異,跟他們在一起未必會開心.況且陸老剛才也說了,我年紀太大已經不適合修道了,要是沒學好受人白眼,一輩子都要受窩囊氣,甯為雞頭勿為牛後,何苦好高騖遠?

十年寒窗無人問,突然之間工作有了,未婚妻從天而降,首都來的貴人青眼有加,看起來似乎時來運轉了.可是工作的地點不理想,未婚妻是我不了解的人,貴人的施舍太讓人意外,這一切真是好運麼?這些東西我感覺都不靠譜.

"這個……這事對我來說太突然了,我要考慮一下."我含糊地說.

陸老是何等樣的人,立即看出了我沒誠意,只是不好當面拒絕.他有些不悅,但也沒再說什麼,大概覺得我看到他的真本事後會改變主意.

少女因為爺爺很看重我,對我有些好奇,也有些不滿:"喂,你叫什麼名字?"

對待這種沒有教養的人,我直接無視,假裝沒有聽見.陸老瞪了孫女一眼:"再這樣無禮,以後不帶你出門了!"

陸老頗有古人氣度,所以我施以抱拳之禮:"我叫張玄明."

陸老點點頭:"好名字,像是我輩中人.我叫陸成山,她是我孫女陸晴雯."

少女嘟起了嘴:"沒有必要把我的名字告訴別人吧!"

陸成山沒理他,問我:"遇到邪物的就是你吧?從頭到尾給我細細說一遍."

汗,當著陸晴雯的面怎麼好意思詳細說?好在我口才不算太差,思緒也算敏捷,該詳細的詳細,該省略的省略,詳略得當地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陸成山聽完微微點頭,招手讓眾人過來,一起往學校走去.陸成山問:"以前有一個女子在學校里面自盡了,這是怎麼回事?"

陳校長和陳書記對視了一眼,陳校長說:"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好像有個女知青叫謝永芳,跟一個男知青好上了,後來男知青回城了,她沒有得到回去的名額,肚子又大了起來,羞于見人,就懸梁自盡了."

陸晴雯怒道:"可惡,這個臭男人太不負責任了,干脆把謝永芳的陰魂帶到他家去……"

陸成山瞪了孫女一眼,又問:"知道她埋在哪兒嗎?"

"這個……應該能找到吧."

"找幾個人去挖出來,但不要亂動她的遺骸,挖出來了再叫我."陸成山轉頭見陳書記還站在那兒,臉上有為難之色,不由笑道,"白天它不敢現身的,況且還有我在,你怕什麼?"

"是,是是."陳書記連聲答應,急忙走了.

陳校長帶頭,眾人來到學校附近,但陸成山沒有進學校,而是左看看右看看,然後繞過學校走到後面的亂墳崗.

上篇:第五章 亂點鴛鴦譜     下篇:第七章 銀尸與怨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