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八章 趕盡殺絕  
   
第八章 趕盡殺絕

陸成山見怨靈往這邊撲來,從容不迫地拔出七星桃木劍,左手掐訣在劍上一按,再向前劈出.靈氣形成的光影有如火焰巨劍裂空,把滾滾黑氣和怨靈劈成兩半,黑氣迅速消散,我聽到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陸成山劈出一劍之後,立即掠向棺材,飛快繞著棺材跑了一圈,出手快如閃電,把四根貼著道符的柳枝刺進了尸體身上.我看到柳枝發出明亮的紅光,尸體被刺中之處則噴射出大量黑氣和少量黑血,那尸體急劇顫抖,想要坐起,卻無論如何也爬不起來,迅速干癟下去.

這銀尸和怨靈看似強大,由于還沒有真正成形,更沒有合體,實際上沒什麼能耐,在陸成山面前不堪一擊,不費吹灰之力就被他解決了.

但陸成山並沒有停下來,而是沖到香案前踏起了奇怪的步法,同時掐訣和念咒.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不過看得出來他的每個動作都很有法度,伴隨著靈力波動,念咒之時咬牙切齒,聲發如雷,與電視中亂跳亂唱的神棍是完全不同的.眨眼之間陸成山身上就散發出了迫人的強大氣勢,神威凜凜,持劍往地下一刺.

這一瞬間,我看到了教學樓周圍好起個地方亮起耀眼的光芒,紅,黑,白,綠,黃都有,其中以黃光居多.這些發光的地方,就是之前陸成山偷偷埋下彩色石頭,黑玉,銅錢,道符等東西的地方.

陸成山仰天大笑,極為得意:"哈哈……妖孽,你已經被我用七星飛錘陣困住,無路可逃了!"

我終于明白了,難怪陸成山之前絕口不提除妖的事,原來早就料到那個妖物狡詐多疑,不容易捉住,所以白天不聲不響在教學樓附近布下陣法,只是沒有激活.以他的實力處理怨靈輕而易舉,他卻故意大費周章把棺材抬到這兒來,弄得煞有介事,目的就是要引起那妖物的好奇心,躲在附近看熱鬧.因為之前他一直沒有顯示實力,所以那妖物也沒有對他產生太大的戒心,結果落入他的陷阱了.

教室里面閃現一個人影,響起一個有些驚惶的少女聲音:"道士,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設計害我?"

陸成山冷笑:"你騷擾鄉民,**人間,已犯國法,天恢恢疏而不漏,還不束手就擒!"

黑影沉默了一會兒說:"我是最近才路過這里,沒有害過人,更沒有殺過人,罪不至死,求真人念我苦修近千年不易,開一面,今後再也不敢貪玩搗亂了."

陸成山臉上略有猶豫之色,但很快變得堅定:"你還沒有做出更多惡事,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足夠實力,不代表你本性是善良的.如果不是被我困住了,你豈肯這樣低聲下氣?如今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容不得你這些妖類興風作浪,還不現身受死!"

"你……好你個心狠手辣的牛鼻子,剛才那女鬼含冤受苦,你不幫她解開心結也就算了,居然狠心趕盡殺絕!我雖然搗蛋頑皮,有些小過錯,就算以你們的法律來說也不是死刑,你妄殺無辜,不怕因果報應麼?"

陸成山冷笑:"不要拿佛教的因果輪回來唬我,我是正統的道士,斬妖除魔本是我輩責任和義務,滅殺你這樣的妖孽只有功德沒有罪惡.況且我是為國出力,替天行道,更不用擔什麼因果!"

黑影大怒:"道門敗類,朝廷鷹犬,毫無半點仁慈憐憫之心,老娘便是死也要讓你不好受!"

陸晴雯在一邊忍不住怒罵:"臭狐狸精,竟敢罵我爺爺,我要扒了你的皮!"

"不用跟它斗氣,它已經死定了!"陸成山迅速掐訣念咒,催動陣法.

我看到了教學校附近發出的各色光柱互相投射,串連,聚集,有如一道道電,建築物完全不能阻礙——這應該是一種磁場或力場之類的能量吧?教室里面的黑影開始往外沖,它一動,四面八方的光中就有西瓜大小的光球向它轟去,轟在它身上炸散成耀眼的彩光.它雖然極力躲避,還是被大量光團打中,不過看上去受傷也不嚴重.

妖狐匆而向東,忽而向西,不停改變方向,但不論往哪邊走都會遇到攻擊.其實它只要往東南方向多走幾步就可以突破光,從窗口逃出去,但它身在陣內並不知道,反而向陸成山這邊走來.

我雖然是個外行,也看出了妖狐的實力非常強,單挑的話陸成山可能不是它的對手,更不可能抓住它.現在陣法雖然在不停地轟擊,也只是削弱它的能力,不能直接殺死它,當然也有可能是陸成山這個陣法威力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強,如果沒開天眼什麼都看不到.

妖狐走到了教室外面,借著幾支蠟燭的光芒,我看到它穿著很土氣的花格子上衣和深色寬大褲子,綁著一根粗大的長辮子,與鄉下村婦差不多.但是隨著它走近,我發現她非常美,算得上是大美女的陸晴雯與她一比都黯然失色了.

看清楚之後,我的眼光就無法從它身上移開,也許當時我並沒有真的看清它的模樣,但無論看到它什麼地方都覺得美,無論什麼動作都養眼,對它產生了強烈同情心,如此絕世美女,被殺了豈不是焚琴煮鶴?

如果妖狐不該殺,那就是陸成山錯了?突然間我驚醒過來,急忙閉上眼睛不敢再看.閉上眼睛之後還是可以"看"到它的樣子,但沒有那種顛倒眾生的誘惑力了,並且它身上籠罩大團白氣,絕非人類所有.

當時妖狐並沒有故意媚惑我,而是她天生的媚惑力,男人見了自然而然為之傾倒,狐狸精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我無法評判陸成山的做法是對是錯,但他與我想像中的有道之士截然不同,更像是一個鐵面無私的執法者.同樣我也無法評論妖狐是否該死,因為這些全是我以前沒有接觸過,沒有想過的東西.

妖狐在陣內分不清方向,漸漸向陸成山這邊走來,越靠近這邊陸成山發出的攻擊威力越大,它等于是自己過來送死.幾分鍾後它就有些支持不住了,被陸沉山一個訣法打中,撲倒在地變成了一只特別大的白狐,毛色油光滑亮,兩只眼睛綠幽幽像兩個寶石.

白狐繼續往前走,陸晴雯少年人心性,好大喜功,見妖狐從她身邊走過,忍不住拔出一柄小小的匕首向妖狐的脖子刺去.她這一亂走動,陣法靈力產生波動,出現了一絲間隙,妖狐的眼睛立即閃過一道亮光.

"不好!"陸成山如飛而至,一掌擊在妖狐的頭頂上.阿良動作也很快,同時撲到,軍用匕首插進了妖狐的胸腔.妖狐巨大的身體滾跌于地,四腳抽搐,眼看活不成了.

我看到妖狐身體上突然跳起一個人狀光影,向我撞過來,于是急忙躲避,但沒能避開.感覺那人影撲到了我身上,然後全身無法動彈,頭腦昏昏沉沉,好像身體已經不屬于自己了.

陸成山一劍劈下,沒能攔住虛影,怒吼一聲:"大膽妖孽,立即給我離開他!"

我不受控制地發出了尖銳的女音:"你要置我于死地,我也要讓你不痛快,現在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陸成山怒喝:"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貧道豈會受你要肋!"

"哈哈……"妖狐控制著我大笑,"如果我魂飛魄散,他也活不了,他是個正人君子,沒有做過壞事,難道你連他也要殺了?"

"卑鄙無恥!"陸成山怒發沖冠,但掐起的手訣卻不敢打出.以他的職業和身份,可以對妖魔斬盡殺絕,但不能傷害到普通人,不論是天道還是國法都不容許.

陸晴雯知道自己闖了禍,嚇得臉色煞白,阿良也是手足無措.原來妖狐本體被擊殺的瞬間,靈體附到了我的身上,它有近千年的修為,而我只是一個凡人,所以立即被它控制了.它有恃無恐,控制著我的身體轉身就走,我雖然一切全明白,卻像是一個旁觀者,再也無法作出任何動作.

"我陸成山從不人受威脅!"陸成山怒吼一聲,突然出手,一口氣在我背上戳了七八下,我的身體向前撲倒.他打橫抱住我走到香案前放下,迅速割破左手中指,滴血到盛朱砂的碟子中,提筆混合朱砂和鮮血開始畫符,筆走龍蛇,一氣呵成,轉眼就畫了八張符箓.一張貼在我頭頂百會穴,一張貼在胸口心髒部位,一張貼在丹田之處,雙手掌和雙腳掌也各貼了一張,最後又燒了一張灌進我嘴里.

這是要整哪樣?我心里陣陣絕望和恐慌,希望陸成山能放了妖狐,不要連累我,但我不能說話也不能動,連轉動眼睛都做不到.

陸晴雯帶著哭腔問:"爺爺,怎麼樣了?"

陸成山沒有理她,濃眉緊鎖,握著七星桃木劍想要下手卻又下不了決心.顯然他已經用符法困住了妖狐,讓它無法逃脫,但是不敢輕易下手,怕滅殺妖狐的同時把我也殺了.但他如果不立即出手,時間拖久了妖狐的魂魄與我的身體結合得更牢固,奪舍成功,我也等于死了.

我以為他會妥肋,放了妖狐,但是他的表情卻越來越凶狠,越來越堅定.我感到了徹骨的寒意,我無法理解他的想法,為什麼一定要把一個並不是太壞的妖怪滅殺,不惜拿我的生死來做賭注?就在前不久他還想收我當徒弟呢!

陸成山還是開始施法了,先向天禱告,然後念道:"太上之法受吾,依旨任吾之行,請神會合護吾之身,依吾變化,應吾之道,隨吾遮隱,急急如律令!"念完掐訣向著我頭頂,印堂,咽喉,肚臍,手掌心和腳掌心虛擊……

此刻他請神附體,渾身散發出驚人的氣勢,動作快如閃電,威猛無匹,每一次虛擊我都像被人當頭一記重錘,整個人都震散了.

之後我就陷入了時而昏迷時而清醒狀態,但即使清醒的時候,也只能聽到聲音,看不見東西,做不了任何事情.

上篇:第七章 銀尸與怨靈     下篇:第九章 老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