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一章 我被換了一個魄  
   
第十一章 我被換了一個魄

我發現自己能夠看清黑暗中的東西,不僅沒有欣喜,還感到了極大的驚恐和不安.正常人絕對不可能在這麼暗的地方看見東西,只有喜歡夜間活動的動物可以,那麼是否意味著我有了動物的特征,或者是變成了妖怪?

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我忐忑不安,好不容易等到了眾人酒足飯飽散席,我堅持要送周潭回家去,母親看我身體"很正常",也就由我去了.臨走前母親給了周潭一個超大紅包,大概是八千塊錢,周潭說了些客氣話,最終還是接受了.

出了門只剩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忍不住開口了:"周先生,我會不會有後遺症?"

周潭一愣,停下了腳步:"這個,這個要觀察一段時間,咳咳……"

他明顯是在假咳掩飾他的慌亂,我更加不安:"我身上的狐狸精呢,你怎麼處理了?"

"啊……我把它封印在你的身上了,咳,咳,到我家去再說吧."

雖然我很不安,也有些氣憤,但確實是他把我從植物人變成了活人,並且他事先就說過只管治不管後果的,他也拼了老命吐了兩次血,所以我對他還是很尊敬和感激的,也就沒有再逼問,扶著他繼續走.

周潭的家在村子中央,是一棟非常古舊的老房子,門檻已經磨矮了一截,門口的青石板也被踩得異常光滑,怕有百年曆史了.這棟大屋以前是好幾家共住的,現在僅有他一個人住,走到里面一股黴味和潮氣撲面而來,台階和泥地上到處可見綠苔蘚,除了電燈外沒有別的電器,也沒有一件像樣的新家具.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多麼有詩情畫意的兩句話,但此刻我只看到了極度的孤寂和淒涼.我忍不住問:"周先生,你家里人呢?"

周潭臉色一變,沒有吭聲,我立即後悔問了愚蠢的問題.從初中開始我就在外地讀書,回家的時間少,在家也是忙著為母親做些事,從來沒有關注過周潭這樣的人,所以我不知道他的家庭情況,但他落魄至此,肯定是有傷痛的,當面問他太孟浪了.

周潭在八仙桌邊的椅子坐下,掏了一根搖錢樹(劣等煙),點燃開始吞云吐霧,然後又叫我把手給他,他微閉著眼睛給我切脈.過了好一會兒他問:"你有什麼地方感到異常嗎?"

"我能看到黑暗中的東西,最暗的地方也能看清楚,還有走路感覺有點飄……"我很緊張地回答.

周潭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亮光,似乎是驚喜,但很快就變得平淡,微皺眉頭,慢慢地說:"有些事必須要給你講清楚,我沒有把你完全治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重聚魂魄時你的一個魄……應該是英魄沒有聚成,倒是妖狐的英魄有聚成之勢,當時沒有別的辦法,我只好趁妖狐的魂魄沒有完全聚成之前,把它封印.于是它的英魄留在你的身上,變成了你的英魄……"

我驚呆了,我居然被他移花接木換了妖怪的魂魄!!!

周潭道:"我當然知道人,妖有別,不能亂來,但時當危如累卵,再遲疑片刻妖狐三魂七魄聚集完整,就會奪占你的身體或者逃逸,兩種情況你都活不了,我只能冒險行事.通常情況下是無法換魄的,但是妖狐的魂魄在你身體里面待了一個多月,重聚起來的英魄也包含了你的精血氣息,天幸成功了!"

我不知是該哭該笑還是該罵娘,這不是把我整成"人妖"麼?我緊張地問:"這會有什麼不良後果?"

周潭有些無奈地搖頭:"以前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變化,就目前來看還好."

我一頭冷汗,人家開發一種治感冒的藥都要千百次臨床試驗,從小白鼠到豬牛羊再到人,他居然直接在我身上進行史無前例的移魂換魄,老神棍你也太膽大妄為了!但話又說回來了,他當時沒有選擇的余地,這樣做雖然風險很大,總比我永遠躺在床上或死了要強得多.

我開始感覺全身發癢,似乎身上開始長出狐毛來了,同時也擔心屁股上會長出一條尾巴來……

周潭見我緊張的模樣,突然笑了:"你也不要太緊張,英魄主導人的體質,或許會對你的體質產生一點影響,但應該不會出現獸化現象.用現代的科學來說,你的基因沒有改變,肌體組織也沒有改變,只是體質健康方面可能……"

說到這里他的話突兀地停止了,笑容也凝固了,眼中閃過些許不安或愧疚,不敢與我直視.我急忙問:"體質健康方面指什麼?免疫力嗎?"

"不,不是,不是."周潭連連搖手,"你先回去吧,我有些累了.咳咳,你身上的變化也要觀察一段時間,總之不論你遇到什麼事,我都會盡力幫你."

我知道他一定有很嚴重的事情瞞著我,大概我體質方面有嚴重影響,但他不肯說我也沒有辦法,只好揣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悻悻然離開了.

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擔憂,以前我因為有"靈根"就容易遇到靈異的事,現在可好了,還整了個千年妖狐的魂魄在身上,只怕以後半夜上個廁所,都有鬼兄鬼弟拍著我肩膀問:哥們,拉屎暢快嗎?

回到家里我沒敢對母親說身上的變化,母親有心髒病,不能擔驚受怕,這一次她已經夠操心的了,幸好最終我站起來了,所以再大的問題我也要獨自承擔,化解.

奶奶還在我家,與她聊了一會兒,我才知道周家曾經是本地的名門望族,周潭祖輩都是著名的陰陽先生,直到文革時他父親被整死,他也吃了很多苦頭,失去所有財產.周潭除了搞"封建迷信"外沒有其他謀生技能,不能做這一行後幾乎無法生存,他的妻子嫌棄他貧窮,丟下一子一女跟別人跑路了.

周潭連混口飯吃都不容易,哪里有時間和精力管教孩子?所以兒子從小就叛逆,未成年就因為搶劫入獄,現在還在監獄里蹲著.女兒長大後嫁到了外地,對他可能有些意見,難得給他一點錢,基本不回來,所以周潭就一個人生活,混一天算一天,吃一餐算一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直到現在周潭還是膽小如鼠,逆來順受,不敢做出格的事,怕有一天政策改變災難又落到他頭上.

我歎息了幾聲,終于知道他為什麼會落魄至此,變成孔乙己第二了.

一整個晚上我都在做噩夢,夢到狐狸精蘇醒了,憤怒地一口把我吞下.忽而我又變成了女人,背後還有好幾條尾巴,陸成山追在後面不停地用閃電轟我……做了好幾個怪夢之後,我夢到了自己的家鄉,我從空中俯視著村子,突然紅色的濃霧從四面八方湧來,吞沒了村子,血腥味濃重得我無法呼吸,最終我憋不住了大吼一聲.

"啊……"

我大叫一聲,猛地從床上坐起,滿頭都是冷汗.前面做的夢都比較模糊,只有最後血霧罩村的夢非常清晰,就像親眼看到親身經曆一樣.

我"呯呯"狂跳的心漸漸平緩下來,看了一眼電子表,才凌晨三點,正是一天之中最安靜的時候,但是感覺今晚物別安靜,連蟋蟀的叫聲都沒有,萬籟俱寂,輕風不揚.

這時我聽到了極遠處傳來一個聲音,模模糊糊聽不太清楚,于是集中精神豎起耳朵靜聽.精神一集中,那時音就顯得清晰多了,那是一個顫抖的,低沉沙啞的聲音:"大王生氣了……大王要吃人……"

我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回過神來,那是村里的瘋子在胡說八道.這個瘋子據說以前是某個高等學校的校長,是個數學天才,因為沒人能看懂他寫出來的數學公式,紅衛兵認定是通敵密碼,把他批斗致瘋.我在這里住了十年,他一直都是相同的模樣:蓬頭垢面,身披破棉襖,左手夾著撿來的煙頭,右手拿著石塊到處亂畫.他寫出來的阿拉伯數字,字母和數學符號清晰整齊,但是非常複雜,以我的水平只能看出那是一種方程式,大多數符號從來沒有見過.

一個瘋子的話,不必當真,但我又有點驚訝,因為十年來他沒有任何衰老跡像,也從來沒有清晰地說過話,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清晰地表達出完整的句子.

瘋子還在念叨著:"大王要吃人……快逃命去吧……快逃命去吧……"

我感覺到了莫名的不安和壓抑,我當然不會相信一個瘋子的瘋話,但是夢到古怪的血霧剛剛醒來,心情還沒有平靜下來,又聽到了天才瘋子的"警世"之言,難免產生一些聯想,還有這時實在太安靜了,安靜得讓人發慌.

我無意識地揮了揮手,似乎想把不安和煩惱揮走.我知道我的不安和恐懼是源于身體里面的狐狸精,以及換魄帶來的不良影響,妖魔鬼怪本來就不在我的知識犯疇之內,連周潭也無法預知後果,我怎能不憂心?人們往往因為未知的東西而恐懼,因為它有太多不確定性,無法預知,無力改變.

周潭究竟還有什麼事瞞著我?妖狐英魄到底會把我變成怎樣?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的聽力可能比以前好了,否則不可能聽到那麼遠的地方天才瘋子說的話.

上篇:第十章 真正高手在民間     下篇:第十二章 拜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