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二章 拜師  
   
第十二章 拜師

第二天起床我走路還是有點"飄",但明顯不是身體虛的輕微眩暈感,也不是身體變瘦的原因.我有些躍躍欲試,原地奮力一跳,居然跳到了約一米五的高度,這在以前我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我一時興起,跑到門外,助跑幾步輕輕松松就跳上了鄰居家約兩米高的院牆!

靠,難道我會輕功了?我愣了一會兒,再試一次,還是跳上去了,並且發現跑起來特別輕快,沖刺速度明顯比以前快了.

這難道是換了妖狐英魄帶來的改變?周潭說英魄主導體質方面,看來我的體質全面提升了!

沒等吃早飯,我就飛奔周潭家,敲開門的時候他披著一件厚衣服,原本就很黃濁的眼睛布滿了血絲,神情疲倦,顯然一夜也沒睡好.

"周先生早."我向他點頭問好.

"又有什麼新發現了吧?"他露出些笑容,有點老狐狸看著大公雞的味道.

我說跑步速度和跳躍能力都有明顯提高,視力和聽力似乎也有所提高,他只是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轉身往里面走.

"周先生,昨天你說妖狐封印在我身體里面,這個安全嗎?"

"不安全."他頭也不回地說,"我的修為不高,它的修為很高,我不能長久壓住它,它隨時都會清醒過來."

我更加心里發毛,急忙問:"它現在在哪里?"

"我把它封印在你的夾脊穴,不過這只是一個印記,並不是真的有東西放在里面.所謂封印有點像現代的催眠術,它處于似醒非醒狀態,遇到刺激或特定的情況就會醒來……"

我知道他已經有了解決方案,所以也沒有太焦急,跟著他到了屋里.周潭叫我坐下才說:"你是准備再去當老師呢,還是做別的行業?"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反問他:"這個跟我身上的封印有關系嗎?"

"有!"周潭很肯定地說,"只有你比狐狸精更強大才能壓住它,你要比它更強大,就得拜我為師,練習我的獨門功法!"

他說得非常肯定,但是眼光卻沒有與我直視,再聯想到在門口他的奸笑,我猜到了他說的是假話,于是我站了起來:"把我弄成植物人的人叫陸成山,據說是現今道教界的泰山北斗級高人,他想收我為徒,我都拒絕了."

周潭愣了一下,急忙說:"我不是道士,我是陰陽先生,我周家家傳已經有好幾百年,是最正統的陰陽家,傳子不傳女,曆代只傳長男……"

他發現自己說漏嘴了,顯得有些局促.他只有一個兒子,已經入獄,估計也對這行不感興趣,所以無法傳承下去了,那麼收我為徒的目的就不是那麼單純.我笑了笑,他更加難堪,本來他是個滑不溜手的老泥鰍,但關心則亂,他太在意這件事了.

周潭很誠懇地說:"我沒有騙你,你真的需要跟我學法術才能鎮住它,否則你活不過三十歲!"

我有些吃驚:"此言當真?"

周潭咳了一會兒,很嚴肅地說:"當真.我推算過你的八字,你三十歲有一個大劫,幾乎沒有度過的可能,想來狐狸精就是在那時醒來吧?那時我已經死了,別人未必能救得了你,你只能靠自己."

我有些慌了,周潭能把我救活,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他推算的結果我不能無視.我現在是二十歲,活不過三十歲的話就只剩下十年時間,我的理想,愛情,事業都還沒有開始,還有母親要供養,十年時間哪里夠?許多人活到了百歲還不想死呢!

周潭怕我不信,又說:"從一個人的先天祖氣強弱也可以看出壽元,你也只有三十歲左右."

我更加緊張,並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命中注定我只能活到三十歲,還能夠改變嗎?"

"能,我至少有五種方法可以延長你的壽命,我只收你一個徒弟,肯定不能讓周家的傳承斷在你的身上,所以一定不會讓你死的."

最近的遭遇讓我對這些神秘的東西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和興趣,拜他為師也不是不行,但我必須弄清楚他手里的籌碼:"有哪些方法可以延長壽命?假如都這麼容易,世界上就有很多不死的人了."

周潭沒有急著解釋,給我講了兩個小故事.

有一位母親為兒子求測命運,算命先生說活不過十三歲,只有送到廟里去當和尚才能化解.這位母親半信半疑,找到了一位高僧,結果高僧也說他兒子活不過十三歲,這位母親只好把兒子留下了.到了小孩十三歲那一年,高僧怕萬一他死在廟里被孩子的母親怪罪,于是勸他回家探望母親.小孩回家探母,之後回到廟中活得好好的,高僧就問他回家有沒有遇到奇怪的事.小孩說,回家的路上遇到天降大雨,有個蟻穴眼看要被沖毀,于是他用泥土圍起來,蓋上樹葉護住了蟻穴.

另一個故事是有個兒子為母親求測,算命先生說他母親已經死了,但事實上他母親還健在,只是在那一年大病一場,究其原因,他母親一生行善無數,躲過了定數.

周潭講這兩個故事的道理我懂,就是多做好事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周潭意味深長地說:"我們做陰陽的,給人指點迷津,泄漏天機,甚至是逆天改命,難免損傷自己,所以更要行善積德.鄧主席說,教育要從娃娃抓起,行善也要趁早,小樹苗才能扶正,像我這樣爛了根掉了葉的老樹,就只能等著腐爛嘍!"

我還在猶豫著,周潭又說:"有很多種秘法是可以延壽的,但我不容易向你解釋,學會了你自然就知道.今天就是黃道吉日,適合祭祀,求財,簽約,嫁娶,訂盟等,就今天拜師吧."

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不想死只能拜師了.周潭帶我到大廳,拿起兩個畫軸掛在正堂,中間那幅是一個禿頂長須的老人,額頭高廣,大鼻闊口,相貌偉岸蒼古,這卷畫本身也是古董,紙質發黃破損,少說也有上百年曆史了.旁邊的那張畫中是一個道裝的中年人,劍眉朗目,鼻如懸膽,三縷黑須,頗有幾分仙風道骨.

周潭點上香燭,叫我跪下,說道:"中央的是陰陽家的開山祖師鬼谷子,你磕三個響頭."

原來陰陽家的祖師是鬼谷子,看來曆史不算很久,比不過道教的三清祖師……我跪下磕了三個響頭,周潭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說道:"陰陽五行早在開天辟地之時就有了,陰陽家的前身可能是古代的'巫’,斷代之後是鬼谷祖師收集整理並發揚光大,所以秦漢以後的陰陽先生都尊他為開山祖師."

我點了點頭,鬼谷子我是知道的,春秋戰國時間著名的思想家,謀略家,道家,兵家,教育家,縱橫家,乃是千古奇人,有通天徹地之能,神鬼莫測之術,只是沒想到他還是陰陽家的祖師.

周潭道:"我周家祖傳已經七代,左邊這位是第一代祖師,你也磕三個頭吧."

我又磕了三個頭,抬頭認真看了一眼,發現他的容貌與周潭並不像,畢竟隔了六代,不像也正常.

周潭也向神像跪拜禱告,然後拿了一張太師椅坐在正中:"師徒之禮不可廢,你也磕三個頭吧."

面對這個極為猥瑣的准師父,我有一種上了當的感覺,他一夜沒睡好,肯定是在算計著收我為徒,連兩張祖師的畫像都准備好了……但祖師都拜過了,等于是生米已經煮成熟飯,這個師父也不能不拜了.

"拜見師父!"我磕了三個頭.

1995年10月5日,農曆乙亥年閏八月十一日,我意志不堅定,被老神棍忽悠誘拐,從一個人民教師變成了一個小神棍,開始了我人生中的最大的轉折……

拜師之後關于我們這一行的正式身份,我和師父有分歧,我只聽說過日本有陰陽師,中國應該叫陰陽先生.而我師父則說陰陽先生就是陰陽師,以前私塾的老師都是稱為"先生",所以"先生"就是"師",陰陽先生就是陰陽師.

周潭振振有詞地說:"從春秋戰國時期開始,陰陽家之中有實力的人都稱為陰陽師,是後來慢慢分化和改變了,有的稱為天文家,有的稱為地理師,有的稱為算命先生……日本的陰陽師是徐福所傳,徐福是鬼谷祖師的記名弟子,我們是正統,他們是旁系."

這方面知識我很貧乏,只能暫且相信他說的了,我又想到一個問題:"我們和道士有什麼區別?"

"陰陽師與道士供奉的祖師和神靈有些不同,修煉功法不同,符法咒語方面也有些差別,但最大的區別是宗旨不同.道士的宗旨是清淨無為,真正的道士只修自身,只為成仙而努力,吞霞吐霧,養氣煉丹,參悟大道,不管凡人雞毛蒜皮的小事.陰陽師的宗旨是勾通天地,平衡陰陽,造福人間,一切都是為了民眾所需,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為人民服務’.當然,服務也要收一點小錢,所以你要說是'為人民幣服務’也是可以的."

我大笑,沒想到他也有幽默的一面,至此我才明白為什麼陸成山救不了我,老神棍卻得救得了我,這是術有專攻,各有所長.論修道成仙,白日飛升,陰陽師遠不如道士;但論降妖役鬼,驅邪招魂之類的"旁門左道",陰陽師就比道士強了.

高談闊論結束,我請師父到我家吃飯,不論他有多猥瑣,有沒有忽悠我,他都是我的師父,還是我的救命恩人,都應該孝敬.

上篇:第十一章 我被換了一個魄     下篇:第十三章 半夜雞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