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半夜雞叫  
   
第十三章 半夜雞叫

拜師那一天,師父對我說了一些規矩和禁忌,畢竟時代不一樣了,沒有必要墨守成規,他盡量簡化,他對我的要求不算多,無非孝敬父母師長,不能仗術為惡之類.之後就開始正式傳藝了,因為我是"法盲",要從最基本的五行生克,天干地支,八卦類象,六十花甲納音之類開始.

另外師父還教了我一種養氣的功夫,叫做陰陽訣,他說這是陰陽家獨有的功法,不能成仙也不能用來隔山打牛,但可以提高自己的精神和靈力,使符咒法術威力增強.鎮壓我體內的妖狐主要也是靠陰陽訣,以他的估計練到第三層也就差不多能鎮住了.

"所有法術咒語都需要靈力來驅動,沒有靈力就沒有靈驗,施法時到的大部分手訣,步罡,咒語都是為了能夠集中自身靈力或者借到鬼神之力,假如你有足夠強的靈力,不用念什麼九字真言,你說一個'屁’字照樣能震懾群魔.'符無正形,以氣為靈’,只要你有足夠強的靈力,不要紙筆朱砂,隨手在空中畫幾下也降龍伏虎."師父為了叫我努力練陰陽訣,一語道破玄機.

我點頭表示理解,靈力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內功,內功高深的人,飛花摘葉都可以殺人,隨便一揮手就能破掉別人的絕招;沒有內功的人,再好看的招式都是花拳繡腿,遇到真正的高手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酷的,事實上我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也沒能記住相關穴道的名字和位置,晚上打坐了三四個小時,氣海穴內一點點氣機感都沒有.

我睡下沒多久,突然驚醒了,因為我聽到了後面院子里有雞叫聲.不是公雞打鳴,也不是母雞下蛋,是幾只雞受到驚擾時發出的叫聲.

為了給我補身子,母親買了七只家養的土雞,殺了兩只還有五只放在我家後面的院子里養著.我家院子在廚房後面,主要是種菜和一口水井,今年夏天我在家時砌了個衛生間和洗澡間,晚上就是把雞關在洗澡間內.

我的臥室距離洗澡間有十幾米,隔了一層磚牆和一層土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微弱的雞叫聲會把我驚醒了.我立即起床,開門沖進廚房,再打開廚房的出去,我有夜視能力,不需要燈火,總共不到三十秒鍾我就到了後院.

雞群驚叫聲更大了,洗澡間門口站著一個人,一只手抓著一只雞,另一只手打著個微光小電筒往里面照,里面還有一個人在抓雞.院子的牆頭上蹲著一個人,大概是放風的,黑暗中看不到我,聽到我開門的聲音急忙壓著嗓子喊:"有人來了!"

站在門口的人道:"別怕,再抓一只,至少兩只才夠吃."

我認出了這個人,他叫范強,小學曾與我同班,從小就好狠斗勇,打架不要命,最終小學沒畢業.那時他就已經與一群小無賴混在一起,打架鬧事,偷雞摸狗,他家里人也管不了他.後來他們加入了"蝴蝶幫",變得更加囂張,從偷偷摸摸變成了半偷半搶,有時村民明知是他們偷的也是敢怒不敢言.蝴蝶幫橫行整個鄉鎮,近幾年壟斷了鄉鎮的客運和菜市,據說有官方背景……

我家以前也被他們偷過東西,我母親息事甯人,勸我不要與他們沖突,我是個書生,雖然氣憤也不敢真的與他們頂撞.但是這時被我逮了個正著,我火大了,怒吼一聲:"住手,干什麼!"

范強吃了一驚,急忙轉身,小電筒向我照來,發現我空著手只有一個人,立即又鎮定下來,嬉笑道:"沒干什麼,抓兩只雞吃點心而己."

我更加憤怒,沖過去奪他手里的雞:"放下,這是我的雞!"

范強把雞藏到身後,另一只手曲臂擋住了我,展示出他強壯了肌肉,叫囂道:"媽的,吃你兩只雞有什麼大不了,給你面子才抓你的雞."

里面抓雞的人也擠了出來,高大魁梧,糾號阿桐,惡狠狠道:"叫什麼叫,再叫揍死你!"

范強道:"他是我同學,給他一點面子,再抓一只就走."

我忍無可忍,一拳砸在范強的鼻子上,他立即向後倒,丟了雞和小手電,用手捂住鼻子.

阿桐一拳向我打來,我往側面一閃避開了,他又一腿踢出,我再次避開,撈住他的腳往上一抬,他立即向後跌倒,頭重重地砸在水泥地面上.

范強鼻血長流,雙手都是血,哼哼幾聲立即向我攻擊,拳腳帶風,又凶又狠.我連連後退,每一次都剛好閃開了,突然反擊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他後退兩三步身不由己彎下腰,但立即又站直了身,怒吼著向我撲來,改成了撲抱的架勢.他很強壯,挨我幾下沒什麼大礙,我要是被他抱住就慘了.

我往旁邊一躍,他撲空了,天太黑他沒看清已經站在溝邊,我一拳向他頭部打去,他下意識地側頭並退步,結果一腳踏空摔進了深溝內,一時爬不起來.

望風的家伙有些瘦小,身手卻靈活,跳了進來向我跑來.阿桐也爬了起來,搖搖晃晃沖向我,嘴里大罵著髒話.

菜地不是很平,還種了許多菜,兩人看不清楚磕磕絆絆,我靈活地在兩人之間跳來跳去,拳腳毫不客氣地往他們身上招呼,揍得他們嗷嗷叫別別跳.

他們的動作在我眼中都顯得有些慢,他們打不中我,我卻可以很輕松打中他們,立于不敗之地.我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興奮,妖狐英魄讓我變強大了,不需要再怕他們了!

屋里的燈亮了,接著院子里的燈也亮了,我媽在大叫:"誰啊?你們做什麼?有賊啊,抓賊啊!"

阿桐和小個子終于慌了,分頭逃竄,但院子的牆頗高,沒人接應他們不容易翻出去,阿桐被我扯下來摁在地上又狠狠揍了幾拳,我沒給他面子,後面幾拳都是往他臉上招呼.

"別打,別打……不要打了,我不敢了!"阿桐縮在牆角,雙手抱頭開始哀求,小個子卻趁翻牆跳了.

我媽走出來,發現是我在打別人,急忙叫我不要打.范強這時才從溝里面掙紮出來,滿身都爛泥和臭水,臉上也全是爛泥和血水,右邊手耷拉著無法舉起來,不知是脫臼還是骨折了.

我媽拉著我不讓我再打他們,阿桐急忙扶著范強走進我家,然後從大門出去.到了大門外,范強又抖起來了,惡狠狠地說:"你給我等著,你死定了,你一家都死定了!"

我非常憤怒,如果不是我媽緊緊攔住我,我就要打得他像我前幾天一樣,只能躺在床上吊葡萄糖!

我媽確認我身上的血都是別人的之後,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然後就開始埋怨我,不該與他們打架,甯失兩只雞,不要得罪這些小流氓.

"媽,不要怕他們,以後沒人敢欺負我們了,來五個也打不過我."我安慰母親.

"阿明啊,他們都是不要命的人,又有勢力,公安局都不敢抓他們,我們怎麼斗得過他們啊!他們被打死了不如一條狗,你卻是媽的一切,前途遠大……我們不能跟他們硬拼啊."

我默然,他們確實是不要命的,從小就缺少家教,書讀得少也不懂道理,既不信馬列主義,也不信天地鬼神,所以他們沒有信仰,無知無畏,自以為老子天下第一,活著就是為了享受和欺壓別人.范強估計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剛才的狠話不止是恐嚇,應該很快就會展開報複.

我安慰母親:"不要擔心,他們真要敢亂來,我就報警."

母親不停搖頭:"你還不知道嗎,他們進公安局的次數多了,跟民警成了朋友,他們的頭頭就連公安局長都不敢得罪,要不然能霸著路和鄉里的市場?明天我去找他爸媽,給他們陪個理……"

我非常郁悶,打了小偷還要向小偷賠罪,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可是天高皇帝遠,在這里還真沒人能治得了他們.

母親嘮叨了很久才去睡,我躺在床上睡不著,下半夜村里的狗此起彼伏,瘋狂大叫,我屢次以為是蝴蝶幫在聚集人手來報複,結果都沒人來敲我的門,平安無事過了一夜.

我有些興奮,看來換了妖狐的英魄未必是壞事,至少打架能力大幅提升了,二十年來第一次這麼痛快地揍別人,打得他們都不敢再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范強的母親就找上門來了,說我打了他兒子,骨頭都打斷了,要我賠醫藥費.這潑婦相當凶悍,聲音可以響徹半個村,大吵大鬧,絕口不提他兒子偷雞的事,只說我打得她兒子很慘,倒像我是個心狠手辣的殺人魔王……有這樣的母親,難怪也就有那樣的兒子了.

這潑婦真名我不知道,村里人都叫她勝玉婆,之所以有個婆字,不是因為她很老,而是她自稱能通神,經常有何仙姑,王母娘娘之類的附體,乃是我師父之後異軍突起,名聲最響亮的神婆.她上有眾仙庇護,下有兒子橫行霸道,老公是村里唯一的西醫,家中又頗有幾個有勢力的親戚,聲音想要不大都難.

我媽不停向她賠罪,說好話,我卻沒給她面子,據理力爭,是她兒子偷雞掉進溝里摔斷了手.最終鬧得大半個村子都沸騰起來,圍觀者無數,范強摔進溝里的痕跡還在,鐵證如山,大家也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沒人支持勝玉婆,最終她理屈詞窮灰溜溜走了.

但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她回家之後就有神仙附體了,說我借走鳳頭殿的銅鍾,神仙發怒了,必定降災全村,昨夜全村的狗亂叫就是征兆.

這麼可笑的事情偏就有人信,不過半天時間就傳得人盡皆知.村里那些好事的老頭們開始交頭接耳,頻頻出現在我家門口.

上篇:第十二章 拜師     下篇:第十四章 囂張的蝴蝶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