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四章 囂張的蝴蝶幫  
   
第十四章 囂張的蝴蝶幫

我師父知道我家出事了,特地趕來看我,他只淡淡地說,不必與婦道人家一般見識,就在我家給我授課.我師父還是有些"老粉絲"的,他在這里坐鎮,那些閑得蛋疼的老頭老太太也不敢太放肆了,沒有圍攻我家.

我奶奶還聽到一個說法,昨夜范強的同伴糾集了十幾個要找我報仇,結果在外面大路上遇到了一個比屋頂還高的神人,被嚇了個半死,全村狗叫就是因為這件事.我當然不信,一笑置之,不過蝴蝶幫報複是必然的,我特意削了一條約兩米長,小臂粗細的硬木棒備用.

其實最近村里的謠言很多,有的人說看起了缽頭大的五步蛇,把整只小豬吞下去了,這簡直是胡說八道,難道不知道五步蛇最長只能長到一米多?我更相信是被蝴蝶幫這條大蛇吃了.

妖(謠)言止于智者,畢竟相信勝玉婆的只是少數無聊的老頭,掀不起多大的風浪.不料午後出了點事情,我隔壁鄰居家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子突然無疾而終,一時之間哭聲震天,吵得我在家也坐立難安.

很快又有一個新版本的謠言誕生了,我借用鳳頭殿的銅鍾觸怒了神仙,先從最接近我家的人開始遭殃,鄰居家的老頭子是受我連累才死的,接下來必將死更多的人.

這個謠言一出現,鄰居就開始指桑罵槐了,我媽本來在他家幫忙,也被趕了回來,還有些他們家的親戚趕來,不明真相跑到我家來質問我.

我真沒想到神婆的能量如此之大,無奈之下我關緊了前後門,任你們再興風作浪,總不能以這個為借口到我家來鬧事吧?這都什麼年代了.

晚上八點左右,門口突然宣鬧起來,開始我還以為是鄰居家在做什麼儀式,不料很快有人用鐵棍敲我家的大門,外面燈火通明,吵吵嚷嚷有二十個人以上.

我從門縫往外看,全是十幾二十歲的外村年輕人,五顏六色的頭發,穿著黑色背心,手臂上紋有一只黑蝴蝶,拿著棍棒砍刀之類,殺氣騰騰,這場面我在港台片中沒少見——事實上蝴蝶幫正是港台片流行之後才興起的.

"張玄明,你***敢打我兄弟,給我滾出來,我要剁了你!"為首的痞子大吼.

眾痞子棍棒亂砸,叫罵,不過我家大門是三四公分厚的硬木制成,憑他們手里細細的棍棒和薄薄的砍刀,是不容易摧毀的.

我終于知道了勝玉婆的毒計,她並沒有想要用謠言來殺死我,而是用謠言來阻止村里人來支援我.試問我成了大禍根,還有誰敢站出來幫我?她也真夠狠的,怕本村的小地痞會對我手下留情,所以請來了其他村的蝴蝶幫成員.

我隔著大門問:"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

外面紛紛叫嚷:"你斷我兄弟一條手臂,就得還一條手臂!""砍了手臂還要賠罪!""叫他揮刀自宮!"

我冷笑:"你們真是無法無天了,即使鄉公安局不抓你們,還有省,市級公安局,我已經通知我同學報案了,你們就等著吧!"

眾地痞大怒,更加賣力砍門,並分出一部分人繞到後門去,不過後門我也早就閂上了,後門的厚度是一樣的,因為很小更牢固.

我媽嚇壞了,隔著門一直說好話,但根本沒人把她的話當一回事.我師父也嚇得夠嗆,縮在角落瑟瑟發抖,這仗陣太像當年的紅衛兵了!

我問師父有沒有什麼法術可以對付流氓,師父說沒有.到了現代五行攻擊類的法術都失傳了,有些法術需要很高的修為才能發動,他雖然知道卻無法使用.召喚鬼怪也只能對付一兩個目標,這麼多血氣方剛手持利刃殺氣騰騰的流氓,就是厲鬼看見了也怕啊!

他是老神棍,不是武林高手,是我想太多了.

我有些後悔,因為我的魯莽和沖動,又讓母親擔驚受怕了,這一次後果可能很嚴重.

眾地痞砸不開門,開始叫囂要放火燒房子,叫人去找汽油.這下我也有些慌了,他們人太多了,開門我肯定打不過他們,不開門就會被燒死在里面.事實上我沒有手機也沒有電話,根本就沒有辦法報警,我家是外來戶,直系的親人只有我叔叔一家,人少力孤,值此謠言四起之際,誰敢冒著得罪神仙和惡棍的風險來支援我?

我叫母親去燒火,倒一桶茶樹油到鍋里燒滾,這些痞子真要敢放火,我就用滾油潑他們!母親雖然怕這樣會惹禍,卻更怕眾地痞沖進來傷害了我,所以還是去燒火熱油了.

把一鍋油燒熱需要不少時間,為了拖延時間,我假稱願意付醫藥費給范強,再請在場所有人撮一頓.聽說有錢拿,痞子頭目總算是松口了,但是獅子大開口,張口就要五萬.

我擦,那天相關部門的鄰導送我回家,公開給了五萬,誰都知道我家有錢了,這明顯就是范強指使他們來敲詐,說不定偷雞就是他們故意在挑事!

事實上我家已經沒有五萬塊了,給了我師父八千,當時買各種藥材和特殊物品也花了幾千,現在無論如何湊不足五萬.那些地痞卻死活要五萬,一分都不能少.

我絕對不可能給他們錢,隔著門跟他們討價還價拖時間,一方面等燒油,另一方面我相信我叔叔知道了,一定會打電話報警的,拖得越久對我越有利.

過了五六分鍾,我家鍋里的油燒得差不多了,外面的痞子也弄到汽油了,他們大概明白了我是在拖時間,又開始叫囂不開門就燒房子,把汽油潑到大門上.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聲中氣十足,震人心魄的怒吼聲,緊接著慘叫之聲不斷,外面的地痞騷亂起來.

那是老林子的聲音!他一向是個神出鬼沒的人,這兩天都沒有見到影子,之前他又說過要去南京與朋友合伙做一筆生意,我還以為他已經走了,真沒想到他會在這時出現了.

我立即開門,手持棍棒沖了出去,這時眾地痞都朝老林那跑去,背朝向我,我哪里還會跟他們客氣,尾隨追去一輪亂砸.

我犯了一個小小的錯誤,把棍棒削得太長了,巷子較窄,在混亂的人群之中無法靈活揮打.其實以我的速度優勢,很少有人能砍中我,棍棒短一點更有利于我進攻.

對面沖過來的老林用的是普通的扁擔,劈,戳,挑,擋,格……靈活快速,又准又狠,靠近的人無一例外慘叫著倒下.他一路沖殺過來,我叔叔和幾個人跟在後面,把剛剛爬起的人又敲打倒下.

這群地痞有二十多人,不過有些在後門,有些去找汽油還沒回來,前門只有十五個左右,眨眼之間就被老林放倒了五六個.這一頭我堵住,也很快打倒了兩個,砸傷好幾個,其中有一個掉進了水溝里.這些人中真正悍不畏死的只有為首幾個,其他都是跟風的,勝則勇,敗則妥,見我和老林如此神勇,全都慌了,更加招架不住.

不過兩分鍾時間,眾地痞全部倒地,我僅是肩頭和大腿被砸中一下,沒什麼大礙.

老林單手持著扁擔大罵:"你們蝴蝶幫的是不是?窩刹膩呢(罵人方言),竟敢欺負到我恩人家里來,你們那個**豹哥見了老子都要客客氣氣,你們這幾個小癟三還能翻了天?都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快去拿繩子來,全部綁了送公安局!"

後門那一伙人聞聲趕來,我和老林立即迎了過去,一陣亂棍又打倒了幾個,其他嚇得四散奔逃了.老林實在是太猛了,每次出手必定放倒一個,我的速度雖然快,但論力量,准確和時機的把握遠遠不如他,只能把人打退,無法一擊放倒.

之前被打倒的人趁機逃跑,但還是有好幾個昏迷,關節脫臼,痛得太厲害的沒有逃走,最後給我們綁住了六個.老林知道了他們敲詐我五萬塊後,放出狠話,叫他們的幫主豹哥拿錢來贖人,每個人五萬,不給錢就把他們閹了.

最終我們沒有拿到贖金,也沒有閹人,因為不久公安民警(那時警察都叫民警)就來了,把他們帶走了.大門上面刀痕累累還潑了汽油就是鐵證,這一次他們明火執仗攻擊平民,鬧過頭了,而且老林與其中一個民警還熟識,所以這幾個倒黴蛋吃幾個月牢飯是難免的了.

一場大風波就這樣渡過了,老林當然成了我家的大英雄,我媽急忙下廚做菜熱酒,款待老林,我師父,叔叔和幾個來幫忙的親戚——這幾個親戚是因為老林在場才加入的,但終究是來了.

老林很欣賞我今晚的表現,空手跟我過了幾招,最初我仗著速度快打了他幾拳,但後來每次我一動就被他料敵先機,一舉擒住無法動彈.他的雙手就像大鐵鉗,而且專門扭我的手臂,打我的關節,非常狠毒.

"速度是挺快的,反應也很靈活,但是力量沒有集中,沒有爆發力,沒有後續力.攻擊的地方不痛不癢,出手的角度也容易被人擋住,來來去去就是這幾個動作……"老林得意便猖狂,狠狠地數落我的缺點.

"你……你是練過武功的,我沒練過,不玩了."我氣喘籲籲,以委婉的方式表示投降.

老林還是把我的手擰到後面壓在地上,冷哼道:"要是遇到了敵人,你說不打就不打麼?叫聲師父,我教你打架."

我本來就有這個想法,正要叫師父,我師父在一邊大叫:"不行,不行,他已經是我徒弟了,不能再叫你師父."

老林牛眼一翻:"剛才被人堵在家里你怎麼不裝神弄鬼了?你那狗屁咒語念了半天沒動靜,只能用來騙騙人,嚇嚇鬼,打架還是要用真功夫.小子,你現在就反出師門,拜我為師,憑你這樣快速靈活的身手,三年之內就能打遍全省無敵手!"

上篇:第十三章 半夜雞叫     下篇:第十五章 詐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