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古廟與老樹  
   
第十七章 古廟與老樹

村子坐北朝南,前面視野開闊,有大片稻田和一條小河.村後的高山向西南方延伸一條支脈,低沉後又昂起向內拱,狀如一只鳥伸長了脖子向後望;東南方也有一條余脈低沉平展,看起來像鳥兒向後掠的翅膀,整個地形就是一只回頭望的鳥用自己的頭,脖子和一個翅膀呵護著村子.

這有個名目,叫青鸞回首.

在鳥頭靠近尖嘴的地方,有一個破舊的古廟,稱為鳳頭殿.這個地方雖然是廟宇,因為很破爛又放著大量空棺材,顯得特別陰森,小時候天黑之後我都不敢從廟門前的路走過.

我和師父剛走到鳳頭殿門口,就有七八個老頭驚叫著沖了出來,個個面無人色,看到我師父便紛紛大叫有鬼,救命.

師父很沉著地問:"出了什麼事?"

"棺材里有聲音!"一個老太太說.

"我看到棺蓋動了!"另一個老頭說,原來昨夜出了大事,他們一大早就來鳳頭殿燒香,結果被嚇壞了.

我和師父都有些震驚,不是怕鬼,而是怕僵尸躲在棺材里.

制造棺材是一件很麻煩,很講究的事,不可能等人死了再來造,所以很多人到了中年就造好棺材,沒上油漆存放在廟里,等斷氣那一天再來上油漆.記得小時候鳳頭殿的空棺材是很多的,現在因為推行火葬,空棺越來越少了,從門口看進去只有左廂停著十來具.

就在我們探頭探腦之際,有一具棺材蓋緩緩向上升起,然後歪到一邊,一個披散著長頭發的頭探了出來,臉與頭發差不多黑,被亂發遮蓋著看不太清楚.廟內光線幽暗,其他人更加看不清楚.

這場面實在太驚人了,眾老頭驚叫著跑了,難得他們這一把年紀,老胳膊老腿的能跑那麼快.

我也嚇得雙腿發軟,但師父站著沒動,我也不好意思跑.下一刻我便認出了從棺材里鑽出來的人,不是什麼惡鬼也不是僵尸,正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天才瘋子!

"死瘋癲子,你躲在里面做什麼?"師父大叫一聲,他也認出來了.

瘋子爬出了棺材,雙手抱著胸,彎著腰,驚慌地四處張望,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有鬼,有鬼……"

我哭笑不得,怕鬼還躲在棺材里睡,這是哪門子道理?難道說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最安全?

我師父用方言罵了幾句,瘋子向我們走過來,伸出兩根手指向師父晃了晃,卻是討煙抽,師父趁機問:"你看見大王了?"

"看見了,看見了,身高三丈,紅光沖天……"瘋子突然又縮頭做出驚恐之狀,飛快跑了.

"什麼意思?"我問師父.

師父搖了搖,走進了鳳頭殿.

古廟雖破,依然可以看出當年雕梁畫棟的精美,飛簷斗拱,石板石柱氣勢不凡.師父說以前這兒香火是很旺的,文革之後沒人敢再燒香,但也沒人敢拆,于是變成了存放空棺的義莊,直到近十年才又有人來燒香.

"為什麼文革時沒有拆掉呢?"我有些不解.

師父笑了:"當年確實要拆的,但是他們一走進廟里就頭痛,然後就不拆了."

居然有如此靈異?我有點不信,師父也沒有多解釋,走了進去.

大殿正中供的是一個女性神像,端莊秀麗,騎一匹威風凜凜的麒麟,右手掐訣于胸前,左手托著一個珠狀的東西——這個就是仙岩頂上得道成仙的仙娘,旁邊還有一個美麗侍女和一個青面惡鬼狀侍童.

左邊偏殿供的是一個古代員外打扮的中年男子,面目和藹,長須及胸,慈祥不失威嚴,這個就是本村守護神,稱為"福主",也稱大王.

右邊偏殿供的是白須白發的老人,乃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土地公公.

師父與我來這兒的目的就是看看這位"大王"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師父圍著香案轉來轉去,到處亂瞄,突然俯身從供桌下面掏出一個小木人,刻得很粗糙,只有一個人形輪廓,但上面寫有字.我湊過去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上面寫的赫然是我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

"有人用這個害我?"我問師父,這種害人的邪法幾乎無人不知,連幼兒園的一些小朋友都會以此為泄憤方式,但真正會用的人卻非常少.

師父點了點頭:"勝玉婆就是用這個來害你,但已經失敗了."

我極度憤怒,破口大罵:"***,這老妖婆太過分了,太惡毒了,竟然用這麼邪惡的手段來害我!還有這什麼亂七八糟的神,居然幫助老妖婆害人……"

師父的臉色也很難看,急忙制止我:"不許胡說!"

我還想罵,卻被師父強拉出廟去了.到了外面師父說:"這里荒棄太久,神靈大多數時間不在,是一些邪物占據廟宇接受供奉,信奉的人越多,它的能力就越大.為了獲得更多香火,它們會不擇手段,通過附體的方式妖言惑眾,勝玉婆所宣稱的何仙姑,王母娘娘,其實都是這里的邪物!但是神像還是屬于正神的,你指著神像罵正神,是不合理不恭敬的行為."

我不服氣:"他們姑息養奸,縱容邪物在他們的廟宇里為惡,難道不該罵?"

"如果有人用你的名字在外地為惡,你不知道,那麼你有罪嗎?"師父反問我,接著說,"鬼神之類你可以不信,但是不能不敬;你可以無視它,但切記不要去辱罵,不論你有多大的理由."

我還是不服氣,但也沒有再爭論這個話題,我問:"廟里現在有邪物嗎?"

"應該沒有,不過我的感應能力不高,不一定能感應到,以後你可以試試.集中精神,放松全身,去感應不一樣的氣息,冷熱,陰陽,濕燥,明晦……每個地方的氣息都是不一樣的,有神靈的地方應該是光明的,祥和的,溫暖的,讓人心生喜悅和平靜;有邪物的地方就會有陰森,腥臭,妖異,凶煞等等氣息,但受到迷惑的人感應到的將會相反,所以要保持本心如古井映月,空靈剔透……"

師父一逮到機會就極力灌注知識,等他說完了我問:"那麼你看這個大王是不是瘋子所說的大王?他的真身到哪里去了?"

師父嚴肅地說:"第一瘋子的話不可盡信,第二我看不出在這里冒充大王的是什麼邪物.有時雖然是冒牌的,做事有分寸,還會成為正主的代理,這事我們還真不好插手."

"師父,你會很多法術,老妖婆如此惡毒,我咽不下這口氣,你有什麼辦法可以反擊她?"

師父歎了一口氣:"辦法是有的,但我們不能這樣做,這樣做的話我與她又有什麼分別?而且最近村里氣氛詭異,異象頻生,似乎有好幾個邪物在活動,卻又正邪難辯.我算過一卦,近日村里將有一個大劫,所以千萬不要輕舉妄動,處理不好就會有大禍啊!"

我終于明白了師父不肯出手,處處忍讓的原因.勝玉婆無知者無畏,以為自己能通神沾沾自喜,根本不知道與她溝通的是邪物.我師父卻擔心打擊了勝玉婆或某個邪物,會導致更多,更強的邪物暴怒禍及全村,他擔不起這個責任,這才是他真正憂慮的地方.

師父因為年輕時受到批斗嚇破了膽,行事極為小心,後來十多年的肺結核病折磨,導致他靈氣耗盡,無法與鬼怪妖邪硬拼,所以只能采取懷柔和忍讓的手段,這是形勢所迫,實在怪不得他.現在我剛剛入行,還不算入門,也只能忍辱負重了.

村邊有一條土路,我們兩人沿著土路從村頭走到村尾,離開村子約百米遠的地方,路邊有五六戶人家,是近十幾內建起的房子.其中有一戶人家是屠戶,我們走過時,屠夫正在給一只大肥豬開膛破肚,屠夫的妻子則把地面上的血水和汙穢沖進水溝里,一股血腥味和豬屎味迎風飄來.

離這些人家不到二十米就有三棵巨大的樟樹,樹身要好幾個人才能合抱過來,樹高二十米以上,枝繁葉茂亭亭如蓋.前幾天師父救我時,用的千年樟腦油就是從其中一棵樹上砍下來的樹枝熬制成的.

十年前我家搬來時,這三棵大樟樹就是現在的模樣.大樹身上掛著許多小旗,小弓,小箭,這是一些人家小孩子受了驚,或是家里有久治不愈的病人,于是做了些"法器"掛在樹上,用來鎮邪辟惡保佑平安.樹下有石砌的供桌,上面有燭台,香爐,一些花生瓜子蘋果之類的供品,由于長年有人燒香,有一大片樹皮都被熏得油黑光亮.

不僅是老人們對這棵大樟樹敬若神明,年輕人也極為敬畏,從來沒人敢在樹下撒尿,吐口水,最調皮的小孩也不敢爬上樹去玩,不敢偷樹下的供品吃.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對大樹如此尊敬,但這並不是我們村的陋習,據我所知很多地方都有這個習俗,把村邊的大樹當成神靈來供奉祭祀

師父說:"我們村是唐朝貞觀年間建立的,這三棵樹就是那時種下的,已經一千三百多年,有靈性了.當年紅衛兵要拆鳳頭殿,一進去就頭痛,不敢拆就跑過來砍這三棵樹,因為這三棵樹經常有人點香.結果一斧頭砍下去,紅衛兵的頭頭就大叫一聲昏倒了."

我順著師父的指向看去,第一棵大樹上果然有個疤痕,像是斧頭砍的,這事以前我也隱約也聽村里的老人說過,應該不會假.這麼說,這三棵樹真的成神樹了?

第一棵大樹特別茂盛,整棵樹看不到爛樹洞;第二棵根部有幾個小樹洞,第三棵在約五米高的地方有一個大樹杈腐朽形成了較大樹洞,這兩棵可能已經空心了,但相對于千年古樹來說,還是算非常健壯旺盛的.

我不經意地把手按到了第一棵大樹上,卻像觸了電一樣立即縮回來,發出一聲驚叫.

上篇:第十六章 學藝     下篇:第十八章 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