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八章 樹神  
   
第十八章 樹神

師父見我驚叫後退,急忙問怎麼回事.

我驚魂未定,幾秒鍾後才鎮定下來,剛才我的指尖碰到樹皮的一瞬間,就像觸電了一樣,有一股強大的靈力沖進我的體內,令我全身震顫,不亞于真的受到電擊.而且在那一瞬間,我感應到了樹里面有一個巨大的人,就像是一道影子一閃而過,我無法說出具體有多大,長什麼模樣.

我把我的感覺說了一遍,師父驚疑不定,緩緩伸出手按到了樹上,但卻沒有一點動靜.我壯著膽子,像要碰高壓電線一樣,非常小心地,慢慢地伸手……

手指上傳來碰觸到粗糙樹皮的感覺,沒有電流一樣的靈氣,也沒有巨人的形象,什麼都沒有.我難以置信,放開手再次重重按在上面,還是沒有一點反應,再試著摸第二棵和第三棵,也沒有感覺.

難道剛才是幻覺?

師父突然笑了起來:"你剛才一定是感應到樹神了,為你施法的時候,用了它們的樹枝熬成的樟腦油,所以你身上有它的氣息,能與它產生感應."

我有些疑惑,因為我碰觸的是第一棵樹,砍下樹枝的是第二棵樹,而且剛才那種感覺相當霸道,似乎對我並不友善.

師父一臉神秘地問我:"你知道昨晚勝玉婆害你為什麼會失敗嗎?"

我昨晚已經有些猜到了,但還不能肯定,師父有些興奮地說:"你體內的妖狐雖然處于封印狀態,卻不是完全沉睡,可以感知你遇到了危險,咳咳……它現在與你共用一個魂魄,與你生死與共,休戚相關,所以感受到了危險就自動禦敵了.那邪物雖然有些道行,卻又怎能敵得過年千年修行已經可以化形的妖狐?"

我頓時來了精神:"這麼說它以後不會害我了?"

"應該不會了,而且你們共用一魄,極有可能形成一個靈力'通道’,所以你可以通過它的能力感應到一些東西.那一次你夢見血霧罩村就有可能是它感應到的,剛才與樹神勾通可能也是它的功勞,否則就算你身上有千年樟樹的氣息,沒有靈力和修為也是無法與樹神溝通的.以後你與妖狐會有更多溝通,也許你還可以借用它的靈力……當然,這個還要以後慢慢應證,慢慢溝通."師父的眼光很狂熱,有些激動,就像發現了一個寶藏.

我有些疑惑,莫非收徒之前他就已經知道我會變成這樣,極具開發價值,所以把我忽悠成徒弟?

"師父你不會是早就知道會這樣了吧?"

"咳,咳……之前我想過有這個可能,直到昨晚才證實."

我又有了一種當小白鼠的感覺,不過這真是一個好消息,以後不用擔心妖狐跟我搶身體了,還能幫我擋災,幫我溝通神靈,簡直就是專用保護神啊!

"師父,它不會再害我,那我只能活到三十歲的問題是不是解決了?"

"不,妖狐雖然不會害你了,但短壽的問題可能是換魄引起的,也有可能是陸成山打傷你造成的,你命中就是有這一個坎,所以你必須跟我學延壽的法術."

我有些郁悶,陸成山這王八蛋,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趕盡殺絕,妖狐根本不會附到我身上,也就不會有後來這麼多事了.可恨他修為極高,又有權有勢,我這輩子估計是沒有報仇的機會了.

師父輕撫著樹身,感歎道:"這三棵古樹真是我們村的保護神啊,有人說這幾天夜里看見巨大神人,可能就是樹神進村驅趕邪物."

我不太相信,要說千年古樹有了一些靈性,我是可以接受的,要說它們能夠變成巨大神人到處跑,打死我也不信.不過片刻之後我的想法就改變了,師父並沒有說樹神是實體的巨人,如果只是靈體出動還是有可能的.至于我感應到的樹神很霸道強橫也不足為怪,人家都一千三百多歲了,我這點年紀對它來說就像一只螞蟻一樣.

往回走路過那幾戶人家時,師父有些生氣地說:"這個地方是不能建房子的,種這三棵樹是為了鎮壓風水,這些人就是不信,唉!"

現在很多人建房子都不講究風水,更不會管整個村子的格局,有時連村干部都阻止不了,就更不要說我師父了,我攤了攤手,表示無奈.

我看到了很多人拿著棍棒,長柄砍刀之類往村外走,都是去找僵尸的,這事對誰都有威脅,加上有村干部出面組織,全村八成壯年人都出動了.

勝玉婆的老公在路邊開了一家診所,我和師父路過時,勝玉婆正躺在竹椅上打點滴,范強吊著一只手臂,打了夾板,另外還有幾個他們家的親朋好友.見到我和師父,范強怒氣沖沖跑出來攔住了我.

我把師父護在身後,用冰冷的眼神盯著范強,只要他敢動一下,我就會讓他另一只手和兩只腳都打上夾板和繃帶,經過老林指點之後,我出手絕對會比以前致命得多.

范強被我的從容和冷靜鎮住了,回頭一看,他那些親戚都站著沒動.由于他平時胡作非為,他的親戚包括父親都對他意見很大,如果是我去他們家鬧事,這些人必定護著他,但現在是他跳出來找我麻煩,這些人就不會幫忙了,因為直到此刻理虧的還是范強.

范強咒罵了幾句,除了罵我,連他那些親戚也罵進去了,什麼沒良心,只會吃的狗之類,然後他沒有回家往其他方向走了.

勝玉婆一直在死死地盯著我,眼神怨毒無比.她的顴骨很高,眼睛很大並深陷,看上去很像貓的眼睛,臉色呈病態的蒼白,額頭有些青黑,加上那深陷幽暗的眼睛,有些散亂的花白頭發,看上去很嚇人.她盯得我渾身不自在,但我不怕他,故意昂起頭,撇了撇嘴,一副極度不屑模樣:有種放馬過來!

師父卻不敢與老妖婆對瞪,用力拉著我走了.走了一會兒前後沒人,我低聲問:"師父,她一定還會用惡毒的方法來害我,你可要盯緊一些,不要讓你的高徒未出茅廬身先死了啊."

"呸,呸,童言無忌,胡說八道!"師父很忌誨這些,訓了我幾句,有很多法術咒語都是忌口舌的,比如說止血符.有一次有一個村民的小腿被破碎的熱水壺膽割破了,傷口很深很長,血流如注,老范(范強他爸)無法止血,我師父用一道止血符就止住了.不料這個受傷的村民震驚之余,說了一句:"好像還有一點沒止住."結果壞事了,一直有一點兒血水往外滲,無論如何止不住,整整流了一夜才結束.

師父也知道勝玉婆不會善罷甘休,所以回到家立即就開始教我解咒之法,然後畫了一道袪解符貼在我的臥室內,還畫了護身符,平安符給我帶在身上.畫符的同時他把一些用到的手訣,步法,咒語也傳授給我,手訣如天綱訣,日君訣,月君訣;咒語如清心咒,淨口咒,淨筆咒,淨紙咒;步法如太乙真人步罡法,先天八卦罡法,玉女過河罡訣等等,從實際應用中來學知識,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符箓的效力,完全看畫符的人修為深淺,而凡人本身修為是有限的,只有溝通天地鬼神,借到了靈力才能畫出強力的符箓.我師父本來修為就不高,重病多年耗損嚴重,他也沒有"靈根",不容易通靈,所以他畫的平安符和護身符效果是有限的.他希望我學會之後,在狀態良好的時候自己畫,有可能我現在畫出來的符效果比他畫的更好,因為我有靈根,又有可能意外獲得千年妖狐的助力.

一連串靈異事件和麻煩,讓我和師父差點忘了今天是中秋佳節,僵尸沒有除掉,估計全村人都沒心思過節吧?

上午十點多,奶奶急急忙忙來我家,聽說勝玉婆又有神仙附體了,老妖婆說我治病時砍了大樟樹的樹枝,樹神發怒了,這幾天的怪異事件都是樹神生氣造成的,必須進行大規模的祭祀.這一次相信她的人更多,一方面從來沒有人砍過大樟樹的樹枝,另一方面僵尸給村民們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肯定要找出一個罪魁禍首的.

我真的很敬佩勝玉婆的無恥和精力,剛打完點滴又有力氣折騰了,不管她怎麼說,只要沒人來找我麻煩就行,真要有人上門來,我也有辦法應付,我師父的威信不比她低.

我師父也對勝玉婆的造謠很生氣,不過祭祀樹神他沒有意見,沒說什麼.

中午老林到我家來坐了一會兒,上午他也去找僵尸了,沒有任何收獲,老僵尸不知躲到哪個旮旯里去了.

下午勝玉婆和她的忠實信徒,以及昨夜受災的人,膽小怕事的人大肆操辦,用全豬全羊全牛供奉樹神,現場雞鴨,糕點,月餅,水果等供品無數,香燭紙錢鞭炮無數,還有鑼鼓嗩呐助陣,進行一種"走彌陀"儀式,規格之高近百年絕無僅有.

我沒有去現場,怕被那些受愚弄的村民砸臭雞蛋,要不是我師父一直坐鎮在我家里,只怕他們早已經殺到我家來,揪出我這個罪魁罪首了.

老人和婦女們在大樟樹下一直鬧到了快天黑,去找僵尸的人卻還是沒有收獲,陸續回來了.所有人都早早地躲進家里,關好大門並加固,防止僵尸闖進自家.

徐鑒茂有到外地請過幾個陰陽先生,但一聽說有僵尸都不肯來,下午曾有公安局的人來過,但他們說詐尸的事不歸他們管,所以今夜不會有人來支援.

上篇:第十七章 古廟與老樹     下篇:第十九章 非我的感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