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章 風波又起  
   
第二十章 風波又起

風平浪靜了兩天,中秋節後的第三天,也就是10月12日又出事了.

阿桐是個有爸沒媽的孩子,父親好吃懶做,整天喝酒賭錢,到處吹牛,很少管教他,心情不好就暴打他一頓.所以阿桐很叛逆,勉強小學讀完就加入了蝴蝶幫,因體形剽悍,敢打敢殺成為本村蝴蝶幫骨干人員.

阿桐那天被我痛打一頓,他老爸自知理虧,沒敢上我家來吵鬧,還怒罵了兒子一頓.阿桐受的都是皮外傷,看上去鼻青臉腫其實沒什麼大問題,擦點蜂蠟,過了這五六天已經基本消腫退淤了.昨天晚上他一切正常,今天早上卻被發現死在床上,而且很快就有傳言,說他是"舊傷複發"死的.

阿桐的親人氣勢洶洶到了我家,說是我的責任,我只好去看看.我到的時候屋里擠滿了人,吳章雅和老范正在檢查尸體,已經報了警,但民警沒這麼快到.

我看到了阿桐的尸體,圓瞪大眼,嘴巴微張,一臉驚恐絕望的樣子,皮膚帶著點青黑之色,有些腫脹.我不知道他是死了太久變色,還是中了毒,這個我真的沒有經驗,說實話我沒敢細看,而且已經有兩個人在檢查了,老范和吳章雅.

老范還算是個比較誠實的人,一是一二是二,檢查的結果是中毒,他不知道屬于哪種毒.吳章雅則很肯定地說是中了蛇毒,但全身找不到傷口.幸好兩人的結論都是中毒,于是我打死人的嫌疑就自動消除了,不過阿桐的親人還是不讓我走,要等公安局來人.

不久就有兩輛警車來了,共五個民警,問明了事情經過之後,由三個民警單獨在一個房間里審問我,反複問那天打架的經過,以及昨天一整天在什麼地方,做了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與警察叔叔親密接觸,雖然不是審訊室,還是讓我有些緊張,但我不怕,因為我沒有投毒的可能和動機.阿桐偷我的雞未遂,我已經痛打他一頓了,還有必要投毒嗎?而且我從來沒有去過阿桐的家,不具備投毒的可能性.再說打架後遺症也是不可能的,這都過去六天了,沒有什麼傷會過這麼久才發作.

民警只是問話,沒有說結論,對我的態度也不算太惡劣.後來阿桐的親人和我媽,我師父都被分別問話了,最後民警說初步結論是中毒,帶走了尸體和一些提取物,要等法醫檢測之後最終確定死因.我還是有些嫌疑,這幾天必須待在家里不許離開村子.

我頭腦一直有些昏昏沉沉的,回到家里,看到師父意味深長的眼神,突然明白過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阿桐是中蛇毒死的,臉上又有極度驚恐之色,那麼害死他的必定是我曾經感應到的那條蛇妖!

阿桐不太可能惹怒了那條蛇妖,那條蛇妖也不可能無緣無故害死阿桐,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勝玉婆為了嫁禍給我,通過妖物害死了阿桐!稍有點理智的人都不會做這麼瘋狂和歹毒的事,稍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樣坑害不了我,但那老妖婆已經喪心病狂,與瘋子差不了多少,哪里還有理智和常識可言?

我極度憤怒,雖然陸成山害得我很慘,我也沒有如此憤怒和痛恨他,我第一次對一個人恨到了想要活活掐死她的程度.如果我懂得害人的法術,絕對會忍不住讓她嘗一嘗,可惜我沒有學會.我沒有證據,無法向公安告發她,也無法沖到她家里說是她干的,這更加讓我郁悶和煩躁.

師父按著我的肩頭,語重心長地說:"不要沖動,她要是真敢這麼做,王法和人情會饒過她,天道也不會放過她!"

"天道?天道在哪里?"我怒不可遏,"我從小就聽長輩和老師的話,做一個好人,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天理不容的事,陸成山卻害得我如此之慘;我只是打了幾個小賊,卻遭到這樣的陷害,現在都鬧出人命了,難道老天爺瞎眼了嗎?"

師父默然,良久才說:"你是讀書人,應該知道蓋棺定論這個成語,現在還言之過早.況且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心志……"

我很郁悶,甩開了他的手,這種話只能用來騙騙小孩子,我是個成年人了.

師父也沒生氣,悶悶地抽煙,剛好我媽進來了,我們沒有再談這個話題.

沒過多久,門外沖進了一群人,個個手持刀棍,殺氣騰騰,為首的正是范強.我急忙拿起旁邊那根已經截短只剩一米五的棍棒,向他們迎去,大吼一聲:"你們想干什麼?"

現在村里的人都知道我很能打,又拜了老林為二師父,所以眾地痞被我一吼都有些遲疑地放慢了腳步.范強左臂還吊著,不敢一個人往前沖,以砍刀指著我,大叫:"殺了他給阿桐報仇!"

"慢著,我有話說!"我又大吼一聲,豁出去了,"阿桐是你媽害死的,有種去殺了你媽!"

范強怒道:"放屁,明明就是被你打傷死的!"

我立即道:"公安局已經定案了,他是中毒死的,你媽請邪神害死了他,想要陷害我,不信你現在就去問你媽!"

范強愣了一下,看樣子這件事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母親有害死別人的能力,所以他比別人更容易相信這件事.其他地痞看來看去,莫名其妙,最後眼光都停在了范強的身上.

我冷笑一聲:"人在做,天在看,我敢對天發誓不是我殺的,你敢對天發誓不是你媽害死的?"

當著眾"兄弟"的面,范強不敢不與我強硬到底,鐵青著臉道:"你發誓!"

我立即舉手向天:"諸天神佛見證,如果是我殺了阿桐,三天之內吐血而死!"

這個毒誓很有分量,范強的臉色更加難看,他們不講道德,無視法律,卻很重一個"義"字,對誓言也是很重視的,我的鎮定,義憤也讓他產生了動搖.但這樣一來他母親就變成了凶手嫌疑,也就等于是他害死的,他拿什麼臉見兄弟們?

范強下不了場,咬了咬牙,把刀刃放在左手背上劃拉一下,立即血流如注.他大聲道:"我以血發誓,不管是誰殺了阿桐,我絕對放光他的血!"

我再次冷笑:"大家都聽見了,都是證明!"

眾地痞乘興而來,敗興而去,走到門口范強很不服氣,回過頭來狠狠一刀砍在門上:"我一定會查清楚,如果是你干的,我殺了你一家,還有你叔叔一家!"

我媽和師父在一邊嚇得臉色煞白,不敢吱聲,直到所有人都走了才急急忙忙把前後門關起來.我也暗抹了一把冷汗,要不是范強對他母親有些懷疑,今天難免要血濺七步了.

師父好一會兒才定下神來,對我豎起了大拇指:"你比你二師父強,不會單憑血氣之勇,不僅成功化解了一次危機,還離間了他們母子……"

我沒好氣道:"師父你太軟弱,太忍讓了,所以人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負我們,換了是我,早就用法術弄死那老妖婆了!"

師父訕笑,接著拉著我的手臂:"走,我們出去逛逛,那些妖物應該還不能化形,肯定躲在陰暗的地方,出入總會有些痕跡可尋,只要找到它們,就有可能滅殺它們."

我有些不信,要是這麼容易為什麼不早動手?

師父向我解釋:"我之前不知道它們屬于哪一種類型的邪物,有幾個,所以無從下手,也不敢輕舉妄動.現在知道了它們的本體,就容易對付了,大部分精怪在不能化形之前,只能憑著精神力量迷惑人,控制人,本體並不可怕.況且現在有火器,找到它們的巢穴,請公安來亂槍打死就行了."

汗,師父是把我當成探雷器用了……

難得師父肯積極主動,我當然陪著他去找妖怪蹤跡了.我們先從阿桐家附近找起,可惜沒有找到什麼明顯痕跡,太多人來往,有痕跡也早就被踩沒了.接著我們擴大范圍,搜索那些沒人住的破房子.

村子後方有不少像我師父住的那種百年老屋,年輕人都到村外路邊建新房或者到鄉鎮去住了,有的老房子已在多年沒人住,有的僅有一兩個奄奄一息的老人住著,這種老屋最容易滋生邪物.有幾個地方我感覺很陰森,可能有些不乾淨的東西,但都沒有巨蛇活動過的痕跡,至于附體勝玉婆的邪物,我師父認為是黃鼠狼,這東西個子不大又狡猾,還真不容易找.

如果我體內的狐狸精能夠清醒並幫助我,我就等于有了火眼金睛,小小妖物根本無所遁跡,可惜我無法換醒它,我的感應能力就像《天龍八部》中的段譽一樣時靈時不靈,越想控制時越不出現.師父也不敢冒險喚醒妖狐,雖然按他的猜想妖狐不會害我,但猜想歸猜想,萬一又把我弄成植物人就慘了.

找了半天沒有收獲,我倒是從一個親戚那兒知道了范強與勝玉婆大吵一架,吵架內容外人不太清楚.毫無疑問,范強去質問老妖婆了,老妖婆當然不肯承認,因此吵架.我暗松了一口氣,至少短期內范強不會再帶人來找我麻煩了,讓我可以有精力找出邪物的巢穴.

我有一個很不好的預感,鳳頭殿里面有三尊神像,千年大樟樹正好三棵,邪物也正好三個,這是巧合,還是有必然聯系?這是一個大問題,神像和大樟樹我都不敢妄動,否則引起公憤,沒等邪物害我,我就要被村民架到火堆上燒了.

上篇:第十九章 非我的感應     下篇:第二十一章 神耶,魔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