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一章 神耶,魔耶?  
   
第二十一章 神耶,魔耶?

我和師父在村中破屋里亂轉,弄得滿頭滿臉蜘蛛時,村外一輛小型貨車在筆直的大路上突然失控,沖進了稻田里,多人重傷.

城里的急救車要很久才會到,所以傷員先在老范的診所里搶救,正在混亂時,勝玉婆突然全身亂抖,又蹦又跳,又念又唱,然後說是我得罪了樹神,阿桐的死和剛才的翻車都是警告,必須再次大祭,並且我要親自去磕頭謝罪才能平息樹神的怒氣,否則全村遭殃.

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信她的人都把她的話當成了聖旨一樣,立即開始操辦,不信她的人則看穿了她的真面目,擺明了在妖言惑眾,借神仙之名聚財並提高名氣.但遺憾的是連番怪異和離奇傷亡事件,讓超過八成的村民都站到了她那一邊,反對她的人根本不敢多話.

更讓人匪疑所思的是,村干部親自帶人來"抓"我,要我去磕頭謝罪,並且這一次大祭的所費用要由我出.我的辯解根本沒有用,我和師父硬是被他們拉到了三棵大樟樹下,這兒已經聚集了幾百人,燭火通明,香煙嫋嫋,大量供品正在源源不斷抬來,包括了全牛,牛豬,全羊.

這一次大祭真要我出錢的話,我要傾家蕩產了.

絕大多數人都對我怒目而視,不過還好沒人朝我丟雞蛋,那時在鄉下雞蛋還是挺值錢的.最終我和我師父被推到了勝玉婆面前,她眯著眼睛,臉上有掩飾不住的得意,那不陰不陽的笑意讓人不寒而栗.

"就是他,就是他,砍傷了樹神,還從外面帶來了一個妖怪,所有壞事都是他引起的,他是罪人!"勝玉婆突然跳將起來,誇張地指著我尖聲大叫.

眾人嘩然,咒罵,面對這情形我反而冷靜下來,趁著聲音暫時平靜一些時,大聲吼道:"大家聽我說幾句,我家確實砍了樟樹枝,如果樹神真要怪罪的話,也是懲罰我,為什麼我沒事卻害了別人?"

有一部分人清醒過來,紛紛點頭,我緊接著說:"這三棵大樹既然是村子的保護神,就應該保護我們平安,為什麼還會禍及無辜害死人命?只有邪魔才會害人,正神是不會害人的……"

勝玉婆尖聲大叫:"他胡說,我們村的災難都是他帶來的妖怪造成的,他命硬死不了,卻害了別人!"

我以更大的聲音蓋過喧嘩聲:"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兒子偷我的雞被我打了,她為了報複我一直在造謠,一直在害人,難道你們看不出來嗎?這才是真正原因,這才是真相!"

勝玉婆大叫:"他回來後才開始出現奇怪的事,這就是證據,他回來時就像個死人,那就是妖怪附在他身上,現在妖怪醒了,離開他的身體了,開始害人了!"

我還真沒想到老妖婆的反應和口才如此出色,我立即反擊:"放屁,你口口聲聲說是樹神發怒害人,所以要祭祀樹神,現在又說我身上有妖怪,反複無常,可見你說的都是假話.我堂堂男子漢,人民教師,跟鬼神沒有半點關系,倒是你這個老巫婆裝神弄鬼,自己被妖怪附體了還顛倒黑白,反過來陷害我,有種你請你的神仙顯靈給大家看看,你敢吧?"

勝玉婆一連串不堪入耳的罵人話,說我師父施法救我就是最好的證明,很多人都聽我奶奶說過我身上有一個妖狐.

我奶奶像村里的絕大多數老人一樣愛八卦,所以對許多朋友繪聲繪色說過我師父救我的情形,沒想到現在變成了勝玉婆的證據.動口我一向不輸別人,對上潑婦悍婦也夷然不懼,與勝玉婆爭辯,我最大的理由就是她兒子偷雞被我打了,她這是在打擊報複.

這種爭論和漫罵只怕永遠不會有結果,村民們里三層外三層圍觀,眼光轉來轉去,似乎我說的有道理,但等到勝玉婆開口又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根本不知道該相信誰.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我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與勝玉婆吵架不落下風的男人,全村包括我媽和我師父都不知道我有這個能耐.

事後我師父說了一句:"要是早知道你有這麼好的口才,我就不用忍那麼久,最初就殺到她家里去了!"

靠,跟潑婦對罵有什麼了不起的?

話說我跟勝玉婆吵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天黑下來了,還是陰天,這時有一群不速之客分開人群沖了進來,卻是范強帶著一群蝴蝶幫的痞子.原來他聽說我跟他媽吵得很凶,眼看就要打起來,所以急忙帶了一批人趕來幫忙

我猛地眼前一亮,機會來了!我指著范強大吼:"范強,你是蝴蝶幫的老大(本村分壇老大),在鄉里也是個名人,男子漢敢作敢當,就在這里說清楚,阿桐是不是你媽用邪法害死的!"

范強一愣,勝玉婆立即臉色大變,沒等她開口我又叫道:"你發過血誓,你要是說假話全家不得好死!"

范強漲紅了臉,額頭青筋冒跳,他重誓言,重義氣,對他母親也一向有很大意見,特別是勝玉婆害死阿桐讓他里外不是人,恨母親到了極點.但是當他看到母親蒼白驚恐甚至絕望的臉,和那花白的頭發,他的心又軟了,再可恨畢竟是他母親啊,他怎能把矛頭對准母親?

數百人都緊張得屏住了呼吸,如果范強承認是他母親害死了阿桐,那麼其他事情都不必爭論了,這是真正的鐵證.但范強會說嗎?我也在非常緊張地等著.

范強臉色數變,突然破口大罵:"吵個鳥毛,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神仙,都是你們這些妓媽養的裝神弄鬼,點個鳥毛香,都給我滾,給我滾!"

我冷冷道:"你不敢說了,不敢說就等于承認!"

范強大怒:"我證明給你看,這世界上根本沒有神仙,沒有法術,不可能害死人!"說著便提刀向大樟樹沖去,舉刀欲砍.

勝玉婆嚇壞了,急忙沖過去扯住了他的手臂,哀求道:"不能砍,千萬不能砍,真的是有神仙的……"

范強抬起一腳踹向勝玉婆的腹部,勝玉婆向後跌去,但她卻雙手抓住了砍刀緊緊握住,鮮血立即滴落下來,勝玉婆淒厲怪叫:"不能砍,不能砍啊,你干脆砍死我算了!"

范強抽了一下刀,沒能抽出來,勝玉婆的手被割得更多血湧出.范強更加暴怒,丟了刀三兩步走到第一棵大樟樹前,扯下短褲掏出家伙就朝大樟樹放水.

勝玉婆扯著刀突然失力,向後跌倒,等她爬起來時,范強的尿尿已經淋到了大樟樹上.她立即發出了慘叫聲,那叫聲無比恐怖,比死了親媽還要傷心.

范強卻哈哈狂笑:"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拜的神仙,能把我怎麼樣?來吸我的吊啊,狗屁神仙吸吊都不會,根本就沒有神仙,沒有法術,全是騙人的!"

我突然對范強產生了些許憐憫,他確實是一個壞蛋,但至少他還沒有泯滅人性,他這樣做的目的只是為了向人們證明,特別是向蝴蝶幫的人證明勝玉婆不會用邪法害死人,他是為了維護他母親!

蝴蝶幫的人歡呼,鼓掌,在他們眼中范強就是英雄,曾經有紅衛兵砍樹昏倒的神話被打破了,事實證明沒有神,他們這些有實力的人才是神.

村民們的臉色都很難看,他們所信奉的神靈被當眾撒尿辱罵沒有半點反應,那麼他們的跪拜和供奉豈不是很可笑?

我突然打了個寒戰,感覺有一個令大地也為之顫抖的聲音在咆哮,有一種看不見的血霧和聞不到的血腥味在彌漫開,就像我那天晚上做夢的感覺一樣.但這種感覺只是一閃就消失了.

師父有些驚慌地望著我,喃喃道:"不妙,不妙,終究還是發生了,只怕有大禍事!"

勝玉婆雙手在滴血,卻全然不覺,失魂落魄的樣子,聲嘶力竭地慘叫:"完了,完了,你們都要死了……"

靠,這一對死對頭,這會兒還挺有共同語言,不過除了我之外,已經沒有別的聽眾了,人們迅速散開,有的人是精神支柱崩塌無法承受退場,有的人是怕受到連累慌張跑了,有的人是根本不信,再也不會相信神棍和神婆的話了.

當時我雖然有些震驚,卻也不是太放在心中,充其量也就是一棵大樹而己,還能翻了天?經過這麼一鬧,勝玉婆沒臉再妖言惑眾來騷擾我了吧?

母親急忙拉我回家,師父和奶奶也跟我一起走,在路上我就感覺越來越不對勁,有一種像是陰霾一樣的霧氣在漸漸變濃,血腥味越來越重,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村里的狗開始瘋狂吠叫,接著豬,牛,羊,雞,鴨都開始躁動,鳴叫,恐怖有如一只巨爪把我抓住並緊緊箍住,令我窒息.

我突然發現此刻的氣息有些熟悉,那天夢見血霧時有這種氣息,碰觸到第一棵大樟樹時也有這種氣息,中秋節那天晚上感應到三個妖物時也有這種氣息,就是那一股霸道,暴躁,狂傲的妖氣!

難道那棵大樟樹不僅不是神,還是妖物?

我們回到家不過幾分鍾,我就聽到了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

上篇:第二十章 風波又起     下篇:第二十二章 妖氣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