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三章 師父終于雄起了  
   
第二十三章 師父終于雄起了

上半夜村里各種慘叫聲不斷,到了下半夜反而比較安靜了,因為各種家禽,家畜都死光了.偶然會傳來瘋狂的笑聲或怪叫聲,那是人們承受不了壓力瘋了,或是意志不堅定和體質虛弱的人受妖氣侵襲發狂了.

也許是師父畫的大量符箓有些效果,也許是我身上散發出的來妖狐氣息令樹妖有所顧忌,我一家人都還平安,只是我媽受了些驚嚇,有些心口疼,精神極差.我決定等天亮後逃離這里,因為我媽耗不起.

在感覺無比漫長的等待中,天終于亮了,但是看不到天空,一種暗紅色似霧非霧的陰霾遮住了天空,罩住了四周,血腥味極重——一夜之間,全村的家禽,家畜都七竅流血死了,血腥氣不重才叫怪了.

我簡單收拾一下,打包背上,師父和我一家人包括我叔叔嬸嬸出發了.走到村口時遇到了一群背著行李扶老攜幼的人,一個個驚慌失措,面無人色.我上前一問,原來有人比我們更心急,天剛蒙蒙亮就開始往村外逃命,他們是順著大路走的,沒有拐彎沒有回頭,卻莫名其妙地走回來了.他們不信這個邪,又往村外走,並且有更多人加入了隊伍,結果還是像上次一樣走回來了,然後遇到我們.

別人會遇到"鬼打牆",由我師父帶路肯定不會,他再不濟也是個混了近五十年的陰陽先生,功力沒有了,眼光總是有的吧?

這一次我們有三十多人,有七八個還是壯漢,如此聲勢浩大,也給大家增強了信心和勇氣.師父手持法器走在最前面,我緊跟著他,牽著我媽的手,我媽牽著***手,奶奶牽著叔叔的手……所有人都牽著手連成一片.

我高度集中精神,默念著師父昨晚教我的《本經陰符七術》前三篇.這是鬼谷祖師傳下來的秘笈,既是道教的著名經典,也是謀略書和兵法書,對于我們陰陽師來說,它還是修行和克敵制勝的功法.

第一篇盛神法五龍,講的是如何提高和集中自己的精神;第二篇養志法靈龜,講的是如何培養自己的意志和毅力;第三篇實意法螣蛇,講的是如何固守精氣神,堅實自己的意志洞察對方的弱點(後四篇我還沒學).這秘笈博大精深,一輩子也未必能真正領悟,但不必完全領悟,理解一分就有一分效果,完全不理解當成經文來念也有些效果.

集中精神,堅定意志,外邪難以入侵,自然就不容易被幻象所迷惑,這是最根本也最有效的方法.畫符,念咒,施法之時也是需要強大的精神力和意志力,所以此秘笈為陰陽家必修功課之一.

我一直很清醒地看到路邊的景物變化,一切都是我所熟悉的,每一步都很真實,我能肯定自己並沒有受到影響.師父走在前面,也精神抖擻,步伐堅定,不時回頭看我一眼,他的表情是凝重的,但沒有任何驚慌和畏懼.

走了好一會兒,天空還是那種帶著暗紅色的陰霾(若干年後幾乎全國都是這種樣子,只是顏色有些不同),只能看到不足十米遠,血腥味還是那麼重.我開始覺得有些不對頭,路邊的景色雖然是熟悉的,但卻不是前方該有的地型,甚至不該是這個方向的景物.

前方陰霾中出現了三棵並立的巨樹,枝繁葉茂,亭亭如華蓋,覆蓋數百平方米區域……那不是村尾的三棵大樟樹嗎?

我愣住了,我們從村子西邊出村,沿著大路直走,結果卻從村子東邊的大路回來了!

師父也猛地停下,愣了一下轉頭驚訝地望向我,我們兩個人的臉上是一樣驚訝的,這時後面的人也發出了大片驚叫聲:"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從這邊走回來了?"

傳說中的鬼打牆其實是大腦受到了影響,失去方向感和距離感,迷迷糊糊在一個地方亂轉或者原地踏步.我和師父絕對是清醒的,我們這麼多人也不可能每個人都迷糊了吧,怎麼可能西邊出村東邊回村?難道說地球縮小到了直徑一公里,我們繞地球一圈了?

我們不敢靠近大樟樹,遠遠繞著它進村了,看到了好幾伙人在追著瘋子跑,或者是被持刀的瘋子追著跑,有很多人瘋了.

看到我師父,驚恐之極的人們紛紛圍了過來,叫我師父拿主意.大家的信息也集中到了一起,現在的情況是電話,手機,傳呼機都失去了作用,無法與外面的人聯系;所有往村外走的人都會莫名其妙走回來,外面的人進不來,我們也出不去,所以只能自救.

我看到師父挺直了一直有些佝僂的脊梁,渾濁的小眼睛變得堅定有神,黃瘦的臉上也煥發出光彩,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振奮和自豪.也許幾十年來已經沒有人這麼重視過他了,人們已經淡忘了周家陰陽先生的名頭,而此刻他找到了這種榮譽和信任,他找到了自信!

"只有一個辦法,集合全村人之力砍了那棵大樟樹,否則所有人都要死!"師父大聲說,語氣堅決,鏗鏘有聲.

眾人立即鴉雀無聲,臉上更加驚恐,昨天范強的行為已經受到了可怕報複,並激怒了"樹神",現在誰還敢砍樹?

"**說過,人多力量大……"師父激動之下,把**也搬出來了,"白天它的妖氣減弱了,只要大家團結一心,正氣可以壓倒邪惡,一定可以鏟除它.想要活命就得聽我的,現在快回去拿上斧頭,柴刀,鋤頭,到樹下集合,有什麼事我第一個頂著.叫上所有男人,快去!"

師父的鎮定給了村民們極大的信心和勇氣,眾人紛紛回家拿家伙或是叫人,我和師父調頭往回走,先到了大樟樹下.

樹其實還是樹,它不能動,只能用靈力影響人們和動物的大腦,而白天它的能力明顯降低.昨天范強撒尿時它並沒有立即發威,那時天沒有完全黑,等到范強回家之後天完全黑了才開始報複.另外當時在場的人很多,人多陽氣重會對妖氣造成壓制,所以師父要叫在全村的男人都來.

活命比什麼都重要,在這絕境中再懶散的人也不敢拖拖拉拉了,很快就有許多人拿著刀斧鋤頭之類到達.有幾個村民奉師父之命,去附近人家搬了一張八仙桌過來,並帶來了香爐燭台之類.

師父打開隨身包袱,把里面的法器,筆墨朱砂之類拿出來擺好,在一張紅紙正中寫上"昊天金闕無上至尊玉皇上帝香位",左邊寫"鬼谷開派宗師王禪老祖",右邊寫"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把神位放好,再點上香蠟,因為急促連供品都沒有放,接著他開始不停畫符,畫符的同時掐訣念咒,布罡踏斗自然是免不了的,他終于出手了.

我不能確定供神位是不是必需的,但至少可以讓人安心一些,要是玉皇大帝在天上感應到了,那還不是打個響指樹妖就灰飛煙滅?

越來越多人趕到,很快就聚集了上百人,不僅是壯年男子到了,許多老人和婦女也自發來了.每個人都想要擺脫目前可怕的處境,有了主持之人,人心便聚到了一起.

這時人群外面響起了勝玉婆鬼哭狼嚎似的聲音:"不能砍樹,不能砍啊,誰砍誰就要死……"

人群分裂開,一小群人擁著勝玉婆沖了進來,她披頭散發,臉色蒼白,眼睛通紅深陷,簡直像女鬼一樣恐怖.她揮舞著手臂撲向我師父,但立即被一些人擋住了,她嚎叫著:"不能砍,誰砍就要死,必須再大祭,用童男童女活祭才能讓樹神息怒,不相信我的人都得死!"

村民們開始暴怒了,開始指著勝玉婆怒罵:

"操死nm你,你兒子得罪了樹神,用別人的兒子來活祭?"

"老巫婆,死瘋癲,這種話你也敢說出來!"

"就用她來祭樹神!"

"都是她惹的禍,打死她,打死她……"

人們終于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對她的忍耐達到了極限,群情激憤,有人沖過去打勝玉婆,有人朝她扔石頭,連她最最忠實的信徒也嚇得遠遠躲開了.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敢用活人祭祀?說出這話的人已經不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她比瘋子還要可怕.

勝玉婆被她幾個親人強行拉走,她還在跳著腳嚎叫,聲音遠遠傳來:"不相信我的人都要死,不相信我的人都要死,誰敢碰一下神樹就要死……"

勝玉婆雖然被趕走了,但是她的話卻給絕大多數人造成了更大的思想壓力,本來許多人已經鼓起了勇氣與樹妖拼命,眾志成城,也許真的就把樹給砍倒了,現在被她一鬧,人心惶惶,誰還敢向前?

我師父畫了十三張符,已經顯得有些疲憊,但打起精神,指著第一棵大樟樹厲聲喝道:"樹靈聽著,立即撤去妖霧,恢複一切正常,正本清源,潔身自愛,護佑鄉里,鄉民感你恩德自然會供奉你.若想用妖邪手段脅迫庶民,強索供奉,造下無窮殺戮,必自食惡果,千年道行轉眼成飛灰!"

大樟樹沒有任何反應,所有人都屏住了聲息,緊張之極.師父深吸了幾口氣,又喝道:"朗朗乾坤,浩然正氣,豈能被你小小妖氛所遮蔽?上有天道,下有國法,順之者生,逆之者亡,聽我好言相勸,改邪歸正,否則悔之晚矣!"

大樟樹還是沒有反應,陰霾反有更濃之象,師父拿起符箓走向大樟樹,大喝一聲:"既然你冥頑不靈,就休怪我下辣手了!"

我急忙跑過去,拉住了師父的手:"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我來貼!"

師父眼光收縮,沉聲道:"不,還是我來!"

我從他眼中看到了一往無前的絕決,就更不讓他去了.他垂垂老朽,身體虛弱,絕對經不起大樟樹的攻擊,而我有千年狐狸精在體內,遇到危險有很大幾率驚動它來替我抵抗,所以這種高風險的事必須由我來做!

我奪下了師父手中的符箓,向大樟樹大步走去……

上篇:第二十二章 妖氣沖天     下篇:第二十四章 汙水直排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