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四章 汙水直排的後果  
   
第二十四章 汙水直排的後果

我的命是師父救的,所以無論多危險我都要替師父去做,但實際上我心里很害怕,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人,我也怕死.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英雄不是那麼好當的,如果可以選擇,我情願永遠不當英雄,做一個路人甲,路人乙就好.

師父拿了一小杯漿糊追過來,我明白他的心意,假如我有什麼不測,他在我身邊能立即救應.

我怕我想太多了會失去行動的勇氣,所以我迅速挖了些漿糊塗在一張符的背面,"啪"的一聲壓在大樟樹上……

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異常氣息,大樟樹也沒有任何動靜,我和師父有些驚訝地對視了一眼,這妖樹完全放棄抵抗麼?實在有些不合情理啊!遠遠圍觀的人們明顯松了一口氣,稍有些常識的人都知道用符法鎮住之後,妖邪就等于水牛被穿上了鼻子,翻不了天了.

我一邊塗漿糊一邊貼,動作飛快,不到兩分鍾就把十幾張符箓貼到了大樟樹上,各個方向都有,順利得出人預料.

師父臉上有些疑惑,但還是回頭大聲道:"過來砍樹,可以動手了!"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不僅沒有人往前走,反而在努力地往後擠.昨天傍晚的事在場的人基本都親眼見到了,范強只是撒了一泡尿,就被折騰得死去活來,慘叫聲響澈半個村子,現在還暈迷不醒,誰能不怕?

師父道:"樹靈已經被我用符法鎮住,不能害人了,大家放心過來砍!"

眾人還是畏畏縮縮,不敢向前,我有一股想罵人的沖動,***,最危險的事我都沖在最前面了,現在都鎮住了你們還怕個鳥?

"我來!"人群中擠出一個人來,搶過了身邊一個人手里的斧頭.這個人臉上雖然沒有多少皺紋,頭發卻已經白了大半,斯文瘦削,還戴了副眼鏡,正是范強的父親,當醫生的老范.

人群一陣騷動,他第一個出手是應該的,但要是他也遭到什麼不測,就可憐複可歎了.

老范為人不錯,與勝玉婆雖然是夫妻,卻不信鬼神,從不參與造神運動,平時看病也不欺不詐,誠實守信,大部分村民都是挺尊敬他的.如今他兒子半死不活,老婆瀕臨瘋狂,這個文質彬彬的知識分子也憤怒了,他敢于向一切妖魔鬼怪挑戰.

老范大踏步走到大樟樹前,毫不遲疑狠狠砍下……

"呯!"

聲音不像是砍在木頭上,倒像是砍在某種堅硬的石板上,同時斧頭也彈跳起來,老范用力過猛,身體隨著斧頭的反彈力轉了半圈才停住.

大樟樹上面僅是一個淺淺的印痕,連樹皮都沒有破.我和師父愣住了,就是石頭雕刻的樹也要出現缺口了,難道大樟樹比石頭還硬?老范也愣了一下,舉起斧頭又狠狠砍了下去,這一次用的力氣更大.

"呯!"

斧頭脫手飛出,老范向後一個趔趄跌倒,但立即就跳了起來,驚叫道:"這怎麼可能?"

有幾個比較驃悍的壯年男子見老范這樣的文弱醫生都敢動手,也動了悍勇之氣,沖了過來,揮起刀斧就砍,其中一個還笑道:"真是當醫生的,抓雞的力氣都沒有……"

乒乒乓乓一陣亂響,然後所有人都傻了眼,沒有一個人能砍破樹皮,這顯然不是力量的問題了.

更多人沖了過來,有人吼道:"砍不動就挖,把它挖倒!"

我和師父都搖頭,大樟樹可能白天受到某種限制,無法發威,但它有自保的方法,砍不動肯定也挖不倒.俗話說樹有多高,根就有多深,這話雖然有點誇張,但這樣大的樹,根有多深,多廣可想而知,只剩不到一天時間了,未必能挖倒.

村民們的勇氣爆發出來了,恐懼轉變為力量,鋤頭鐵鎬亂揮,沒帶工具的人也幫忙搬石倒土,整個大樹底下忙碌起來.自從八十年代分田到戶之後,就沒出現過這樣壯觀的勞動場面了.

沒挖多久,突然有人挖到了一個洞,一股腥氣之氣中人欲嘔.等到腥氣稍散,把洞口擴大,卻是一個深溝,里面有大量烏黑的腐爛物,很難分辨是什麼東西,但有不少發毛可以辨別出來,那是豬毛!

我猛然想起,那天我看到了屠夫的妻子把殺豬之後的血水和汙穢之物沖入水溝之中,水溝正是流向這邊,距離只有二十來米,這些東西必定都是從水溝里面流過來的.

師父也一副恍然大悟模樣:"原來如此,原如來此!殺豬的血水天天流到這里,大樟樹本來就已經有了靈性,吸收了大量汙血穢氣,本性漸漸迷失,變得噬血暴躁,護村的神樹因此變成害人的妖樹!"

屠夫也在場,聞言嚇得全身發抖,其他人則向他怒目瞪視,究其根源,所有一切都是他造成的,這後果豈是他能承擔得起?

屠夫"撲通"一聲跪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啊……"

我師父道:"你確實是無心之失,但是八年前你建房子時,我就勸過你不能建在這兒,你不信反而罵我,才有今天的禍事!"

屠夫不敢說話,朝著我師父連連磕頭,我師父當然不會與他計較,扶他起來:"磕頭是沒有用的,快幫忙挖吧."

有一個人突然驚叫起來:"地面好像變高了?"

我低頭一看,果然,剛才挖了不少淺坑,這時卻差不多與地面齊平了,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升高的.眾人都傻了眼,如果地面會自動升高,泥土自動補滿,怎麼可能把樹挖倒?

有個村民問:"周先生,用黑狗血能破邪嗎?"

師父急忙道:"絕對不行,這棵樹就是吸收血水和穢物才變成妖樹,它最喜歡的就是鮮血,黑狗血不但破不了它,還會讓它妖力倍增!"

眾人七嘴八舌問:"那可怎麼辦?"

師父拿著桃木劍走到大樟樹前比劃了起下,再一劍砍下……還是沒有半點損傷.師父揮了揮手:"大家都後退,等我破了妖法再來砍樹."

村民們急忙後退,師父還是揮手叫他們後退,直到他們退出幾十米外才停下來.我以為師父要施展什麼驚天動地的**術,師父卻把大樟樹上的符全部取了下來,用他鹵雞爪似的手扯著我來到桌子,神神秘秘地說:"來,你把這些符全部重新畫一遍."

我以為我聽錯了,愕然瞪著師父,師父臉上露出些赫然之色,在我耳邊低聲道:"不是這些符沒用,而是我的靈力散掉了,符法沒有威力,現在你要溝通你身體里面那位,借用它的靈力畫符……"

我更加錯愕,急忙道:"我沒辦法溝通它啊,而且我從來沒有正式畫過符,連止血符都還沒有試過,哪里能畫這些高難度的符?"

師父臉一板:"難道你要看著師父出丑?看著全村人等死不管?如果天黑之前不滅了它,所有人都要死!現在希望就在你的身上,想辦法溝通妖狐,然後集中全部精神開始畫,每道符的結煞秘語和手訣我會教給你,這也是活學活用,現炒現賣,實踐出真知……"

我哭笑不得,還現炒現賣呢,現在就是把我炒得外焦里嫩也不能一步登天畫出高級的符法來吧?他這簡直就是趕鴨子上架.

師父見我不知所措的樣子,又說:"你大膽地畫,就像臨摹字帖一樣,你書法得過一等獎,照著葫蘆畫瓢沒什麼困難的.符文的樣子差一點兒沒關系,'符無正形,以氣為靈’,只要你能借到它的靈氣,結煞時有足夠靈氣和精神力,符就有威力."

有幾百人在圍觀和等待,我想逃也不行啊,只能苦著臉說:"可是我根本不能與它溝通啊!"

"你靜下心來,集中所有精神和意念,想著它的樣子,念著它的名字,自己感覺良好的時候就可以開始畫了."

聽起來倒是挺容易的,但是我真的很"痛恨"師父這種臨陣換將,趕鴨子上架的做法,所以沒好氣地說:"我沒見過它的樣子,也不知道它的名字!"

"啊……"師父頓時傻了眼,但很快就露出了老神棍應有的奸笑,"這是一場大功德啊,誅殺千年老樹妖,拯救全村四百余口,平常行善十年也積不了這麼多功德.嗯,嗯,你一定會有辦法的,從你回來那一天起,我就覺得你是化解大災的契機."

我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如果我能做到,根本不需要他威逼利誘,我自己和親人都處于危險之中,哪能不盡力?

我閉上了眼睛,開始集中精神想著封印在身體里面的妖狐,但我的心情很難平靜下來,師父的期望,母親和其他親人的安危,妖樹的恐怖實力,從來沒有畫過的高難度符法,還有數以百計的人在盯著我……我鴨梨山大啊!

我對妖狐的容貌確確實實沒有印象,也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從來沒有與它進行過感情上的交流.事實上我對它一直是懷著恐懼之心的,直到師父說它不會害我之後,我才放下心來,所以到現在為止我對它都沒有好感,它對我來說是陌生和遙遠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沒有感應到妖狐的存在,反而越來越緊張.精神越緊張就越無法集中,各種各樣的念頭在腦海中閃過,心跳和呼吸越來越快.這時是上午八點多,陰霾遮天,天氣並不熱,我額頭上卻開始出現汗水.

上篇:第二十三章 師父終于雄起了     下篇:第二十五章 溝通妖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