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一章 幫主造訪  
   
第一章 幫主造訪

師父對我的功課非常抓緊,每天上午七點到十一點雷打不動給我講課,學習看相,算命,算卦,陰宅陽宅風水,法術咒語,陣法,齋醮科儀等等.這些東西每一項都要花大量時間學習和研究,比如一個祈福道場就需要念唱大量的經文,填寫大量箓表,甚至吹拉彈唱都要學,非常麻煩,師父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填鴨式教育,想要在短時間內全裝進我的腦袋.

這還不算,他還要給我講大量祖師爺的經曆和心得,以及一些鄉野奇聞迭事.除了上課還要熟讀背誦大量書籍,晚上我至少要花五個小時練陰陽訣,有時凌晨還要跟著二師父老林子練擒拿術,以至于我媽屢次想給我相親我都沒空去.

其實我已經有"未婚妻"了,但這門親事我是同意的,陳書記沒找上門來,我求之不得,當然也不會再提這件事,所以也沒告訴我媽.

忙碌的日子過得快,眨眼就過了大半年,我跟著師父偶然給附近的村民處理一些雞毛蒜皮的靈異事件,不值一提,遇到紅,白喜事去混一頓吃的,我漸漸也染上了喜歡去別人家蹭吃的惡習.

這期間有幾件小事需要說明一下,第一件是勝玉婆的女兒去市里面告狀,結果導致我拿不到"退休金"了.因為我本來就不是退休人員,退休金只是出于人道主義給我生活方面補助,現在我的病好了,當然不能再拿.

好吧,我是好青年加好公民,不能當國家的寄生蟲,不拿就不拿了,無所謂,以後就當神棍混吃騙喝吧.

第二件是蝴蝶幫對我懷恨在心,前不久在我家大門上按了一個血手印,還把一只砍掉了頭的雞丟進我家後院……這兩次威脅著實把我緊張了一陣子,但他們並沒有真的大動干戈,也許他們也有一點怕我會法術吧?至于那只沒有頭的雞,我沒舍得丟掉,把它拔毛去肚,燉成了香噴噴的雞湯.

第三件事就發生在剛才,讓我相當郁悶和挫敗感.經過持之以琲滬W練,我終于打通了手三陰三陽,足三陰三陽共十二條經脈,以為陰陽訣功行圓滿,可以抖一抖威風了,一大早就很興奮地跑去告訴師父.結果師父卻告訴我,我只是練成陰陽訣第一層而已,只能算是剛剛入門,後面還有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

我以為師父是在跟我開玩笑,結果他翻出一本破書給我看,那是祖師爺的練功心得,有字有圖有真相,我真的只練成了第一層"太極混沌",放在古代甚至還不能算是陰陽師.

什麼叫太極混沌?那就是我氣海穴內的靈氣是混沌一團的,不陰不陽,繼續修煉下去,靈氣會陰陽分離,變成兩股如陰陽魚一樣旋轉不休,可以任意調用陰氣或陽氣,這樣才達到第二層"兩儀陰陽";

再繼續修煉,陰陽二氣達到極致,就會陽中生陰,陰中生陽,太陽之中包著少陰,太陰之中包含著少陽,內視氣海穴時可以看到一對陰陽魚有了眼睛(就是我們常見的太極圖模樣),這樣就達以了第三層"四象化生";

後面還有第四層"五行長生",第五層"返璞歸真",周家的幾個祖師爺都沒有煉成過,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師父很嚴肅地說:"我們是正宗傳承的陰陽師,不是江湖騙子,陰陽訣作為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功法,怎麼可能一年時間就練成?萬丈高樓你只打了一個地基,越往後越難,絕大多數人終其一生只能達到第二層,只有極少數人能達到第三層,至于第四層和第五層,近幾百年來沒有聽說誰練成功."

見我很失望的樣子,師父語氣又緩和了一點:"你算是非常快的了,第一層一般人需要五年以上才能練成,你才花了不到一年時間,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就是百年難遇的奇才,足以驕傲.但你要有思想准備,越到後面越難,陰陽訣比道家的內丹功法更難練……嗯,我只要求你三十歲前達到第三層,沒有更高要求."

我忍不住問:"師父,你達到什麼境界了?"

"咳,咳,我現在不是基本沒有修為了嘛."師父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肯直接回答.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又是三十歲,難道我真的活不過三十歲?我問:"師父,為什麼一定要在三十歲前達到第三層?"

"這個,這個,咳咳……這是我給你設的最後一個保障,是一個可以百分百延命成功的逆天法術,是正宗的陰陽家代代相傳的救命絕招,必須陰陽訣達到第三層才可以使用這個法術."

我大喜:"原來還有這麼牛b的絕招,快點教我."

師父立即大搖其頭:"不行,現在不能教你!"

"為什麼不行?"

"你修為不夠,根本不能使用,強行使用必定失敗,而這個法術終身只能使用一次."

有這麼神奇的法術不學會,我要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了,我立即舉手朝天:"我對曆代祖師發誓,陰陽訣沒有達到第三層之前絕對不使用!"

師父一臉為難之色,吞吞吐吐道:"還是不行,我要對你的未來負責,總之我會安排好的,該教的時候我會教,該說的話我會告訴你,你不用心急."

我就更郁悶了,師父您老人家身體一直不好,萬一哪天睡著了就不醒來,我去向誰要這最後一道保障?不過我不能當面咒師父,也不希望出現這樣的事,所以這話是絕對不能說出口的.我覺得師父有很多事情在瞞著我,可是他不肯說就是不肯說,理屈詞窮了就倚老賣老,我也無可奈何.

正當我們師徒倆僵峙不下時,門口傳來一個男人聲音:"周潭先生在家嗎?"

我和師父急忙起身,走到臥室門口探頭往外看,這一看我們倆立即就愣住了,該來的躲不掉,終究還是來了!

那人四十出頭,皮膚白淨,五官端正,富富態態,身穿雪白襯衫,筆挺西褲,锃亮皮鞋,看起來像個村干部,但與他眼神相對之際,就會發現他眼神有些陰冷和凌厲,令人不安,我們這里沒人不認得他——他就是蝴蝶幫的幕後老大陳有源!

陳有源表面身份是個體戶,承包了大量茶園和橘園,承包了本鄉的客運車隊(實際是壟斷並抬高票價),在鄉鎮辦了個雕刻廠,有兩家幾家歌舞廳,還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生意,他是本地的一個大名人,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陳有源後面還跟著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強壯精悍,穿戴整齊,沒有染發也沒戴耳環之類的零件,提著一個密碼箱.

我承認以前港台片看多了,立即想到了港台劇中的黑幫交易或談判,那個密碼箱里面如果不是滿滿的鈔票,就一定是槍械……

師父畢竟是老得成了精的人,一愣之後就堆起了笑容迎過去:"老朽就是周潭,陳老板是大忙人,今天刮的是什麼風,居然把你給吹來了."

陳有源快速打量了師父和我一眼,眼睛微眯,淡淡道:"聽說周先生很有本事,特地來找你看看相."

"不敢,不敢,老朽水平有限,實在是鄉親們有難處,才不得不硬著頭皮幫個忙,實在談不上本事.陳老板請坐."

師父示意我倒茶,我卻站著沒動,這是"人民公敵",我豈能倒茶給他喝?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做個了斷也好.

陳有源給師父敬了一根中華,我拒絕了,雖然我也有點想試試這種傳說級的香煙,但我絕對不能被黑暗勢力收買.接著我師父就開始滿口跑火車了,什麼眉清而秀,四海聞名;耳有垂珠,富貴雙居;口紫而方,廣買田莊……拜托,看相要綜合起來看的,再說他的嘴既不紫也不方,耳垂也不是很明顯.

唉,為了一根中華,節操掉了一地.

陳有源也知道我師父是在胡扯奉承,卻微笑著點頭.師父口沫橫飛,說了幾分鍾突然語氣一轉:"不過……你印堂上有一青一黑兩股氣,青主怪異,黑主憂疑,恐怕有些怪異的事讓你煩心."

陳有源立即挺直了腰,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我嚇了一跳,師父要忽悠人也得挑一句專業一點的,印堂發黑大胸之罩這樣的話,完全是江湖騙子說的,沒有一點含金量.

陳有源倒是沒有發怒,眼睛眯得更小了,不動聲色道:"能說得更詳細一點麼?"

師父不慌不忙站了起來,走近陳有源瞪大眼睛細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得陳有源坐立不安,這才笑道:"你印堂處的黑氣向上延伸到了中正位,中正代表同僚,另外交朋位上暗晦,代表朋友之事,可見你憂心的事不是你自家的事,而是你與人合伙經營的生意不順."

此言一出,陳有源霍然站起,他後面的兩個年輕人也露出驚詫之色,互相對視了一眼.我暗松了一口氣,再看陳有源臉上,印堂並沒有什麼黑氣,倒是中正和交朋位上真的有一點兒偏暗,像是有汙垢的感覺,但非常輕微,如果不是師父指出來我根本不會注意到.

ps:"中正"在印堂之上一指寬處,"交朋"在印堂之上兩指寬再橫移約兩指寬處.

陳有源換上了笑臉,連連拱手:"先生果然名不虛傳,厲害,厲害,這件事你幫我化解了,以後誰都不敢對你們不敬,有什麼難處也可以來找我."

我和師父剛露出的笑容僵在臉上,他這是在威脅我們,如果我們幫他化解了,他可以不計較以前的事,還會罩著我們兩家,如果不幫他化解,估計血手印和沒頭雞的警告就要兌現了.

我年輕氣盛,忍不住就要發作,卻被師父扯住拉到了後面,他笑道:"陳老板是做大生意的貴人,一定可以逢凶化吉,哪里需要化解?"

陳有源道:"周先生是為鄉親們排憂解難,我也是在為鄉親們出力,周先生既然認得我,應該也聽說過我在附近鄉鎮修橋補路,捐資助學,規范市場,做了不少好事."

"這個……咳咳,陳老板先把事情說來聽一下,如果我力所能及,當然盡力化解,要是力有不逮,陳老板再請別人,如何?"

上篇:第二十八章 法器     下篇:第二章 金礦離奇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