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章 鷹嘴崖  
   
第三章 鷹嘴崖

我師父身上有怪味,最近雖然講衛生了許多,但煙味還是很重,有時咳起來就沒完沒了,所以我是絕對不肯跟他同床共枕的,夜里單獨睡一間.

躺下沒多久,我就聽到了隔牆傳來少兒不宜的聲音,一對小夫妻開始打肉搏戰了.最初女的還壓抑著聲音,只是哼哼幾下,卻經不起男的勇猛異常,聲音漸漸大了起來,吵得我心慌意亂.可恨我聽覺太靈敏,隔了一層厚厚的土牆各種聲音還能聽得很清晰,那效果比配音出來的h片要真實多了.

我暗罵晦氣,塞住了兩邊耳朵,各種聲音終于沒那麼清晰了,但腦海里卻不由自主地想入菲菲……看來我也真該交個女朋友了.

好不容易等到隔壁戰斗結束了,我以為下半夜能睡個好覺,不料沒過多久又戰火重燃,男的不停向女的挑戰,女的卻不想應戰,推三阻四,說話的聲音也就多了起來.

女:"你讓我睡一下好不好,沒夜沒日的搞,你不累我都累死了."

男:"****,你躺在下面不要動累個屁啊?我去外面掙錢,累死累活,你在家里享福,玩你不應該麼?"

"我在家里要洗衣服,煮飯,喂豬喂雞,忙里忙外,怎麼就享福了?"

"……"

小兩口吵了起來,吵了一會兒,男的不管女的同意不同意,強行把她壓住硬來,女人哭了:"嗚嗚……你從金礦回來,不是喝酒就是做這個,就算你不把我當人,也要注意你自己的身體啊."

男的低聲咆哮了一聲:"不要提金礦!"

女的不敢吭聲,卻也沒心情應承他,毫無聲息任由男的縱橫馳騁.我聽到這個男的是礦工,急忙集中精神細聽,怕漏過了一個字.

過了足有十分鍾,男的停止了運動,倒在床上大聲喘氣,喘了一會兒主動開口:"我壓力很大,心情不好."

"嗯,我知道.那麼危險,以後不要干了"

男的沉默了一會兒說:"也不是危險,那個人不是被機器絞死的……"

"啊……那,那是怎麼死的?"

"是被……我不能說,真的不能說,要是被人知道了,我要坐牢,陳老板也不會放過我們一家人."

女人道:"你現在跟我說,我絕對不告訴別人."

男的猶豫了好一會兒:"算了,說了嚇著你,還是不要問了,睡覺."

女人有些生氣:"要是老婆都不能相信,你還能相信什麼人?"

男的也有些火氣:"你們女人的破b能關得住話?這是人命關天的事,傳出去就要死全家的!不要再啰嗦,馬上睡覺,不睡我再玩你一次,玩死你!"

我聽得莫名其妙,如果是隔壁這位殺了人或誤傷了人,現在就不可能在家里玩俯臥撐了;如果不是他殺了人或誤傷了人,就不會有坐牢的風險,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第二個死者不是被機械絞死的,那麼他是怎麼死的?這個死因一定非常離奇古怪,以至于陳有源嚴加控制不敢外傳,礦工們心里面也留下了極可怕的陰影,所以隔壁這位老兄只能不停喝酒和做俯臥撐來排除壓力.

我一整夜幾乎都沒有睡好,腦海中老是出現各種恐怖死法的尸體,結果第二天早飯我都沒胃口.我告訴了師父昨夜聽到的話,師父只是點點頭,沒有去找隔壁的礦工,他連老婆都不肯說,更不可能對我們說,沒必要浪費時間.

村長叫兩個人騎摩托車送我們進山,這條路就是為了開采金礦修建的,在山溝里彎過來繞過去,極其難走.山高且陡,迎面欲倒,山上滿目蒼翠,基本還是原始森林.

路邊時常可以見到一條小河,准確地說不是小河,而是一條山澗,本該清澈見底的水卻有些渾濁,看不到任何魚蝦.岸邊有大量淤積的泥漿,突出水面的石頭上有一層層的泥印,毫無疑問金礦在作業時,這里的水會更渾濁.

為了修路,大樹也砍了不少,有的地方山坡被炸塌了半邊……我不是什麼環保使者,沒有偉大的情操,但看到大自然被如此破壞,變得如此不和諧,心情還是有些沉重.

半個多小時後,摩托車手突然停了下來,說沿著大路往前走很快就到,然後他們就急急忙忙往回滾了.

我和師父站在一處較空曠的地方往前看,前面有一個山頭突懸如鷹嘴,懸崖高有上百米,下方淹沒在古木林中,那就是鷹嘴崖.鷹嘴崖對面不遠也是一座高聳的懸崖,采礦地點就是在兩座山之間的深澗中.

再往前看,可以看到一座更高的山峰,山頂被云霧遮住,那就是令人談鬼色變的云頂山了!

"師父,猛鬼山寨是不是有很多鬼?"

"嗯."師父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眼光還在望著云頂山,像是在想什麼心事.

"會不會是猛鬼山寨的惡鬼跑下來作祟?"

"可能吧……"師父突然清醒過來,轉頭望了我一眼,"應該不會,猛鬼山寨不是在這個方向,有點遠,而且那里的冤魂厲鬼只進不出."

"為什麼?"

"咳,咳,關于猛鬼山寨的事,以後我會告訴你的,現在跟你說了也沒有用.走吧,先去金礦看看."

我最痛恨師父這樣遮遮掩掩的,忍不住又問:"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師父沉下了臉:"那是一個非常邪惡的地方,靠近了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比如說地獄,你知道它存在,但沒有必要進去'地獄七日游’吧?既然你永遠都不必進去,又問那麼多做什麼?"

師父很少這樣嚴厲地對我說話,我不敢再問了,但心里的好奇更甚,那里究竟有什麼東西讓人們這麼害怕呢?

我曾經聽村里的老人說過,以前有一股非常厲害的土匪盤踞在那兒,解放後好多年還在,直到十多年前突然全部死了,然後開始鬧鬼.那兒人跡罕至,不會造成什麼危害,在普通人眼中也只是一個鬧鬼鬧得很凶的地方,為什麼我師父說得如此嚴重?

我滿懷疑問與師父往前走,漸漸進入了鷹嘴崖下方的深澗中,這兒怪石林立,巨樹成陰,顯得很潮濕和陰暗.天公不作美,這時下起了蒙蒙細雨,微有些霧氣飄蕩,更加顯得陰森.

再往前走一些,可以看到不少巨樹被放倒了,山坡上較平緩的地方零零散散有些簡易木屋,深澗下面則被挖得亂七八糟,植被被大面積破壞了,但沒有看到相關機械.我和師父走到一棟木屋前往里看,里面空蕩蕩的,地面有一些快食面包裝袋,煙頭,破鞋子之類,一個就地取材搭起的床上輔了些干草,斜掛著一件破衣服,不像是有人住的樣子.

也許是鬧鬼之後,工人把東西都搬走了.我和師父繼續往前走,連續看了幾個木屋都是差不多的情況,可是采礦機械哪里去了?陳有源還說最多三天就要再開工呢!

我和師父繼續往前走,前面沒有木屋了,但還有路,而且深澗下面的凌亂痕跡也在繼續往前,可能最近作業的地點在前面.

這只是一個較小規模,很不規范的金礦,沿著深澗溪谷在兩岸亂挖,到處是土堆,水塘,倒下的樹木橫七豎八.師父打了一個很形象的比哈:這簡直就像一百頭野豬拱過!

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在一個地方整齊地挖進去呢?我在電視上看到的金礦都是很整齊的."

師父四處看了看說:"我看這兒還不是真正的金礦,岩石里面是沒有金子的,只有沙土和碎石中才有從上游沖下來的金沙,所以他們挖的都是河邊的泥沙和碎石,上游的含金量應該更高."

我點了點頭,師父又說:"金子很重,粗的金沙,金豆不容易被水沖走,所以下游只能淘到薄如蟬翼,細如芝麻的片狀金沙,越接近上游的金礦,金沙就越粗大."

我們一邊說一邊往前走,又走了有十幾分鍾,前面的溪谷中出現了機械的身影,兩岸被破壞得並不嚴重,岸邊平緩的地方比較集中地建了十幾間木屋.

這些木屋比之前的木屋更大更整齊,集中在同一片區域,還掛有食堂,倉庫,辦公室之類的牌子.顯然之前的木屋是采礦隊剛進山時搭建的,不像樣子,眼前這片木屋則是最近有規劃地建造的,准備大干一番.

"師父,看樣子他們是搬到這兒才開始出問題."

"嗯,那麼依你看是什麼東西作怪?"

"我要先看看再來推測."原先我一直認為是上吊的那位礦工死後怨氣不散,回來害了第二個人,但是現在已經可以基本排除這個原因,更有可能是搬到新地點才造成兩次死亡事件.

雖然下的只是毛毛雨,卻已經差不多把我們的衣服都打濕了,師父推開一間木屋鑽了進去,我准備燒起一堆火來烤干衣服.這時我才注意到,在這片木屋中間的空地上有一堆篝火燃燒後的余燼,旁邊有凌亂的腳印,破碎的瓷碗和燒黑的鐵叉,像是礦工們撤離之前曾經在這兒進行過篝火晚會.

望著這堆灰燼,我沒來由的一陣厭惡和反感,不想靠近.

上篇:第二章 金礦離奇命案     下篇:第四章 深山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