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四章 深山遇仙  
   
第四章 深山遇仙

從礦工們的住處來看,他們走得很匆忙,日常用品,勞動工具都沒有帶走,大多數的人被子或毛毯都是半掀開狀,這說明他們是半夜或凌晨被突然嚇醒,跳起來就跑了,之後沒有人進屋整理過.

辦公室,倉庫和食堂的門是鎖著的,不過從門縫可以看出來,里面的東西都沒有搬走.

我和師父借用了某位礦工的衣服,戴著斗笠去山澗下面查看.下面有兩台小型挖掘機,一台破碎機,兩台搖床(篩床),一些我不知道做什麼用的機械.溪流被截斷抬高了水位,搭起了許多溜槽,滑道,有大量水坑,水塘.

陳有源說礦工是被破碎機絞死的,但我沒在破碎機上看到血痕,人也不容易掉進去,顯然他說的是假話.我和師父不是刑警,所以重點不是找死人的痕跡和證據,而是找不正常的東西.

在那些水塘邊,我看到了許多化學藥品的包裝盒和瓶子,其中赫然有水銀和氰化物.這是有劇毒的東西,但是這些水塘極其簡單,出口的水槽沒有過濾設施,直接通往山澗中.

"這些水是有毒的!"我有些憤怒,又是一起汙水直排事件,而且情況更嚴重,喝了這樣的水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亡或得絕症.

師父淡然道:"當然有毒,流出幾十里還是有毒,要不然河里的魚蝦怎麼會死光了?你很少在家不知道,我們鄉也有金礦,曾經把許多魚塘里面的魚都毒死了,現在還在打官司呢."

我憤然道:"我們走,不管這事了,我們不能助紂為虐,這金礦不能開工最好."

師父苦笑著搖了搖頭:"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沉不住氣,我們沒有解決,他會找別人來解決;陳有源干不了,還有林有源,李有源,只要有金礦就會有人來開采."

我不服氣:"換了別人來干,也許會規范一點."

師父笑了,帶著點譏諷的味道:"天下烏鴉一樣黑,沒點勢力的人接不了這樣的活,能接這樣活的人就沒良心.而且金礦還有大官的股份,你想告狀都沒地方告,即使是上面換了官員,又是一樣的黑,難道你還看不透麼?"

這樣的事其實我也知道,但讓我遇上了,我還是很惱火,很郁悶.師父拍了拍我的肩頭:"看開一點,我們是小人物,做一點小人物力所能及的事就行了,做不了的就與我們無關了,人不能總是活在理想之中."

我不想與師父爭論這個問題,于是默默地往回走,回到木屋區.師父到處亂鑽找吃的,找了好一會兒,竟然沒有找到任何吃的東西,我不信這個邪,撬開了食堂的鎖,結果里面也沒有任何食物,所有地方都是空的.

我和師父面面相覷,發現了極度不正常的地方,礦工是突然離開的,有的人連枕頭下的錢都沒有帶走,絕對不可能特意把吃的東西全帶走了.食堂作為供應伙食的地方,無論如何會剩下一些米面之類,怎麼可能完全空掉?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在發生命案之前,所有人就已經失去食物了.

我望向篝火灰燼,突然打了個寒戰,胃里一陣翻騰,我想到了一件極度恐怖的事:礦工們逃離之前已經沒有任何食物,那麼他們燒烤的是什麼東西?無論那兩個礦工是自殺的還是意外死亡,礦工們都不會如此害怕,陳有源都不必大費苦心隱藏死亡真相.礦工們為什麼肯集體閉嘴,並且還怕會坐牢,這也證明每一個人都有份!

"師父,我知道那個礦工是怎麼死的了……"我的聲音在顫抖.

"什麼?"師父有些驚訝地望著我.

"第二個死亡的礦工可能是被所有人殺死,烤熟了吃掉!"我以極大的勇氣說了出來

"不可能,不可能,就算沒有東西吃也不可能吃人啊,他們只要一兩個小時就可以出山."師父用力搖頭,但實際上他的表情沒那麼堅定,並且漸漸出現驚懼表情,也想到了各種不正常的地方.

我問師父:"有沒有某種鬼怪,可以把幾十個人都迷失心智,做出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有是有,但一般的鬼魂妖精不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來,如果是強大的邪靈,這兒早已鬼氣森森,妖氣沖天了."

"也許那個被殺的人無意中沖撞了它."

師父搖頭,我也覺得這個理由不夠充分.我感應不到附近有不正常的氣息,師父轉悠了半天也沒看出地形和環境上有什麼不對頭,看來只能等晚上再說了,因為白天鬼怪之類不敢輕易現身.假如兩個死者死後怨氣不散,陰魂還在附近游蕩,就可以把它們"請"來問清楚,一切謎團就可以迎刃而解.

村長可能早已知道這里的情況,所以為我們准備了肉包,罐裝八寶粥,餅干,倒是不用擔心餓肚子了.

師父簡單擺了個香案,叫我畫了幾張備用的符,然後教了我一個"渡金橋"的法訣——這個法訣有三種用途,掐出指訣並念出相應咒語之後,往外推是把鬼怪送到很遠的地方,往自己面前收是把鬼怪拉近到眼前,翻掌往下壓則是把鬼怪打入地獄.

打入地獄是一種河蟹的說法,沒人能確認是否打入地獄,也有可能目標是被滅殺了.而我師父一向心慈手軟,認為鬼是人的另一種存在方式,要像人一樣對待,沒有必要的話不能痛下殺手.師父認為我心性還不夠穩重,怕我會大開殺戒,平時不肯輕易教我這種比較霸道的術法,今天是可能需要用上了才教我.

渡金橋只能對靈體使用,無法影響活物.這個法訣也是有風險的,假如鬼怪的實力比施術者強,就有可能對施術者造成傷害,所以師父再三交代要謹慎使用.

小雨一直在下,夜色漸漸降臨了,深山中有許多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奇怪叫聲,增添了不少恐怖氣氛.一般的鬼魂我們是不放在心上的,但這樣的地方可能有世間罕見的妖魔鬼怪,誰也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樣子,有什麼能力,所以我和師父都有些緊張,在一間木屋里靜靜等著.

木屋里面有四張床,我們各坐在一張床上,沒有點燈,但身邊放了手提式礦燈,頭上還戴了頭戴式礦燈.礦燈有弱光,強光,閃光三種模式,以小型蓄電池供電,蓄電池掛在腰間,我戴上礦燈不是為了照明,而是為了嚇退有可能出現的猛獸.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外面卻異常平靜,沒有任何陰邪氣息波動.按常理來說,兩個礦工非正常死亡,而且死亡時間還很短,第二個礦工死亡不到七天,這兒應該有陰魂徘徊才對.

等了許久,師父說有些累了,躺一會兒,扯了一條毯子蓋在身上就躺了下去.我也沒有太在意,但是過了幾分鍾他的呼吸聲就變得均勻悠長,竟然陷入深度睡眠了.

靠,我們是來捉鬼降妖的,鬼怪還沒有出現,師父居然去跟周公下棋了,這算怎麼回事啊?外面還是很平靜,師父身體一向不太好,所以我也沒忍心吵他,讓他先睡一會兒等下才有精神.

我靠在木屋壁上,不知不覺打了個盹,驚醒過來時,外面天已經微亮了,師父卻還在熟睡.我也沒驚動他,輕手輕腳起床,推開門走了出去.

雨已經停了,天空陰沉灰暗,四周雖然有亮光,也是灰蒙蒙的.其實這時並不像是天剛亮的樣子,但我卻沒有多想,也沒有想要去哪兒,就這麼頭腦空白地走出去了.

除了我們進山那條大路外,沒有其他像樣的路,但這時我走的卻是一條寬闊平坦的大路,十分好走.我絲毫沒有覺得怪異,沿著大路一直往前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猛然出現一棟金碧輝煌的古代宮殿.

宮殿半隱于云霧之中,金光閃閃,華麗之極,天空有仙鶴翱翔,地面有梅花鹿和黑猿在戲耍,宮殿四周有大量古樹奇石,藤蘿飄蕩,紫氣升騰.

我有些驚訝,這應該是傳說中的仙境,我怎麼跑到仙境里去了?我未及多想,宮殿的大門開啟了,走出兩排共八個古裝少女,個個如花似玉,手中捧著香爐,玉如意,羽扇,古琴等等.八個少女之後是一個鶴發童顏,白須如雪的老者,除了額頭沒有那麼高外,簡直就是年畫中的老壽星.他身後則是兩個極為美豔的中年婦女,衣服都極為華麗,鳳頭玉釵,明珠項鏈,寶石戒指光芒閃爍,每一件首飾都是價值連城之物.

老者大老遠就拱手為禮,笑道:"這位公子,你是如何到了我這里?我在此地隱居已經數十年,從來沒有見過外人."

我下意識地說:"我迷路了,你是什麼人,這又是什麼地方?"

老者道:"老朽姓王名逸,字樂山,少年時曾隨一道人修習養氣之術,小有所成,後舉家隱居在這處世外桃園.公子不用慌,且到寒舍喝一杯粗茶,稍後老朽親自送公子回去."

我隱約覺得有些不妥,卻又想不出什麼地方不妥,另一種欣喜的心情速度掩蓋了些許不安.傳說中有不少人在深山遇到仙人,沒想到今天讓我也遇上了,所以進去喝一杯茶是必需的,順便向他求教養生修真之術,再討兩顆仙丹,一顆給師父,一顆給母親,治好他們的病.

上篇:第三章 鷹嘴崖     下篇:第五章 拜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