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五章 拜堂  
   
第五章 拜堂

我跟隨王逸往宮殿里面走,只見黃金為柱,白璧為牆,各色寶石點綴其中,陣陣白霧飄來,異香直泌胸懷,所見所聞皆非人間所有.宮殿里面人來人往,男的英俊風雅,女的美麗高貴,王逸不停向我介紹,某個是他兒子,某個是他外孫女,某個是他曾曾孫,總之全是他一家人,也不知有多少個.

到了大殿內坐好之後,下人端來的不是茶,而是一壺酒,酒杯和酒壺是純金的.王逸請我喝,我便喝了一口,這酒的味道我很熟悉,就是二鍋頭.最初我心里面有一點兒不安和疑惑,現在慢慢消除了,因為我看見的,摸到的都是那麼真實,喝到嘴里的酒也是如此熟悉,這就證明我是真的遇到仙人了.

王逸熱情地問:"公子貴姓,何方人氏?"

"我姓張名玄明,祖籍河南開封,如今就住在北邊不遠的村子里."

"原來是張公子,不知張公子貴庚多少,家里還有何人?"

老頭說話帶著古意,不容易理解,不過"貴庚"的意思我還是明白的,答道:"今年虛度二十一春秋了,家里還有個母親.我母親和師父身體欠佳,不知王老先生能不能賜我兩顆消除百病延年益壽的仙丹?"

"這個……"王逸微皺眉頭,用手掐著長須,"張公子孝心感天動地,令人敬佩,奈何山林被毀壞,藥材難求,如今煉丹不容易了,這仙丹是不能輕易送外人的.不知張公子成家了沒有?"

"還沒有."

王逸大喜:"如此甚好,我有個曾曾孫女,年方二八,待字閨中,正好許配給你,成了親你我就是一家人,送一顆仙丹給親家母也是應該的."

我愕然,這樣子定親有點太突然了吧?但是我又隱約覺得前不久我還在想討個老婆,現在有仙人曾曾孫女肯嫁給我不是很好嗎?

王逸問:"你可是擔心我曾曾孫女貌丑?這個無妨,我叫她出來與你見面,若是你看不上她,這門親事便罷了."

老頭這麼有信心,想必他曾曾孫女長得不錯,我也開始好奇起來.很快侍女就帶了一個穿著淡黃宮裝的少女出來,遠遠看去步伐輕盈,神態嫻雅,姿容清婉,令我眼前一亮.待走近些正面向我行禮時,只見她鬒發如云,膚光勝雪,黛眉淡掃,明眸巧盼,微微一笑臉上出現兩個小梨窩,當真是"君恩許歸此一醉,旁有梨頰生微渦".

如此美人,誰能不動心?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遇到事情總是往好的方面想,並且沒有想太複雜,只覺得能娶一個這麼漂亮的媳婦回去,我媽肯定很高興,我也不用羨慕別人在隔壁做俯臥撐了,還能得到一顆仙丹和大量嫁妝,這事太合算了!

我剛一點頭,王逸就說:"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是一個黃道吉日,不如即刻成婚,也好早些送你們夫婦回家去."

這麼急就結婚?我心里面有一些抗拒,但很快抗拒的念頭又被美好的想法給壓下去了,我居然點頭答應了.

王逸一聲令下,數不清的人立即捧著各種東西進來,不過幾分鍾時間喜堂就布置好了,牆上貼了大紅喜字,張燈結彩,紅燭高懸.果然是神仙人家,辦事效率就是高,很快新娘子由一群侍女扶了出來,鳳冠霞帔,纓珞垂旒,滿身珠玉寶石光芒耀眼.

真沒想到我會用古代的禮儀結婚,娶的還是一個仙人的後代,世事之難料一至于斯!正當我感慨萬千之時,侍女們已經把新娘帶到了我面前,隔著垂旒依稀可見她容貌,盛裝打扮之下更是美勝天仙,活色生香.

王逸坐在中堂的供桌前,另有一男一女坐在他兩邊,看起來很年輕,大概是我的岳父岳母吧?兩側還各站著一個中年司儀,左邊司儀喊道:"新郎新娘就位!"

有侍女把我和新娘推到王逸前面,右邊司儀喊道:"跪,獻香."

有一個侍女把點好的香塞進我的手里,我卻遲疑了,十幾年來除了拜師外我沒有下跪過,這是很嚴肅,高規格的禮儀,可是現在我卻覺得有些輕率.轉頭四顧,只見在坐的賓客們嬉笑起哄,舉止已經不是那麼端莊,手舞足蹈興高采烈,更像是一群小孩在過家家.

"跪下,跪下……"

"快拜,快拜……"

賓客們大叫,我感覺很迷惘,今天遇到的事透著古怪,我貌似清醒和自由,實際上很迷糊,一直像提線木偶一樣被操控著.我雖然有了不對勁的感覺,卻無法產生抵抗的念頭,新娘還在等著跟我一起拜父母呢,所以在侍女們的推按下,我向下跪……

就在我屈膝的一瞬間,一股莫名的憤怒充斥了我的胸膛,我猛地挺直了身軀,不由自主地運起《本經陰符七術》中的"散勢法",大吼一聲:"一切夢幻迷障皆露原形,破!"

金碧輝煌的宮殿和滿堂華彩突然破碎了,一晃變成幽暗的山洞,腥臭熏人,眼前仙風道骨的王逸突然矮了一大截,光頭尖耳,大眼暴突,塌鼻闊嘴,一對獠牙突出唇外,臉皮皺巴巴的像沙皮狗,雙臂奇長,全身都有稀疏短毛,丑惡之極.我的准岳父岳母也變成了類似怪物,只是臉皮沒有那麼多皺褶.

我大驚失色,轉頭望向我的"新娘",它身高一米左右,手長過膝,體形臃腫略有些駝背,胸部有明顯的女性特征,在身上胡亂纏了一些紅色破布,哪里是鳳冠霞帔?

滿堂俊男美女,一瞬間全變成了約一米高的怪物,人不像人,猴不像猴,我驚呆了,它們也驚呆了.

如此多怪物,要是圍攻我,後果不堪設想!我雙手空空,往腰間一摸,卻摸到了礦燈的蓄電池,急忙按下了電源開關,刺眼的光柱立即在我頭上閃現.

眾怪物立即驚叫著四散奔逃,我毫不猶豫向"王逸"撲去,它是這群怪物的首領,擒賊先擒王,抓住它或殺了它才能震懾其他怪物.老怪物卻也機靈,轉身就逃,一雙短腿快速移動,我居然撲空了.我急追幾步,飛起一腿踢出,踢中了它高拱的背部,它借勢向前撲在地上連續滾動,然後手足並用躥進了地面一個小洞穴內.

這是一個頗大的山洞,連通許多小洞穴,等我轉身想要抓住另一個怪物時,所有怪物都逃進了小洞穴內,我頭頂上晃動的強烈燈光把它們嚇壞了.

我不知道這種怪物有什麼能力,也不知道小洞穴里有什麼危險,不敢貿然追進去.再掃視大洞窟,發現有許多簡單加工的石桌,石凳,石桌上有些碗碟,鋁制飯盒,瓶裝的白酒,地面有快食面和面包的包裝袋,但碗里面剛才"仙人"們吃的美食卻是蚯蚓,蛤蟆,蛆蟲之類.

我恍然大悟,礦工們的食物就是被這些怪物偷走的,兩次命案也一定是它們制造的,它們的幻化能力太強了!由于它們幻化的東西是有實物作為基礎的,所以更不容易看穿,我喝過的一杯酒就是真正的二鍋頭——還好我沒有吃過其他東西.

此地不宜久留,我再掃視一圈准備走人,這時我發現正中的大石台上有一個閃亮的東西,定睛一看,卻是一個圓形邊沿有花紋的東西,中間部分比較光滑會反光,看起來像是古代的銅鏡.

走近細看,果然是一個比巴掌略大的古境,外圈暗紅色像是銅質,紋飾古拙,中間鑲著一塊灰白色像是玉石的東西,雖然光滑卻基本照不出人,可能只是一個擺設品.大石台正是之前正堂的供桌,各種供品和香燭都是泥土,樹枝,蛇蟲做成的,亂七八糟像兒童玩過家家,只有這面古鏡像個樣子.我拿起古鏡,不料一抓到手中就感覺到了里面有明顯的靈力波動,而且輕得出奇,不像是同體積的銅和玉石制成的.

這應該是一件寶物.

我心里閃現一個念頭,但卻不是我的想法,我愣了一下,立即明白了,那是我體內的妖狐傳達給我的意思.剛才我即將跪下去與怪物拜堂之時,就是妖狐很生氣驚醒了我,我而則未經思索就借用了它的力量破除幻境……這麼說妖狐已經清醒了?

我心里又閃過了一個古怪的念頭,卻是鄙視和嘲笑的味道,妖狐果然清醒了,它在嘲笑我與那丑惡的怪物拜堂.

我一邊尋找出口,一邊嘗試著與妖狐溝通,但我無法感應到它的具體存在,也無法直接與它交流.我會突然間冒出一個想法,然後發現這個想法並不是自己的本心,然後才知道這是它傳達給我的意思——簡單地說,它只能通過我給我傳送信息.

上次妖狐確實被樹妖擊傷了,但我練功它也能受益,傷勢已經複原並且還有增益.我能在一年時間練成太極混沌,並不是因為我是天才,而是我從它那兒吸收到了不少現成的靈氣,否則至少也要兩三年才能練成——傳達給我這個信息之後,它又無聲無息了.

我有些興奮,妖狐又能在危險的時候提醒我和保護我了,而且還能幫我快速練功,我等于是兩個人在同時練啊!

我找到了山洞出口,出口很小,在一塊巨石底下,上方有大量藤條和枝葉覆蓋著,即使從旁邊走過也不容易發現.其實天根本沒有亮,這時才凌晨兩點多,附近也沒有路,之前也不知是怎麼走過來的.

下方不遠就是山澗,沒有挖礦的痕跡,這證明我是在金礦的上游.我沿著溪流向下走,大約兩公里左右就看到了采礦設備,師父拿著一個礦燈正在木屋區到處亂照,估計是在找我.

"師父,我在這里!"我打開礦燈晃了晃.

師父立即往我這邊照過來,大聲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怎麼也不說一聲就走了?"

我顧不上師父埋怨,興奮地跑過去:"師父,我知道問題根源在哪里了!"

師父哼了一聲:"我也知道了."

我很驚訝,師父躺在床上睡覺居然也知道了,莫非他比諸葛亮還要亮,高臥隆中就能知道天下三分?

上篇:第四章 深山遇仙     下篇:第六章 迷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