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六章 迷陀子  
   
第六章 迷陀子

我根本不信師父知道離奇命案的根源,所以叫他先說,師父一副智珠在所握的樣子,頗為得意地說:"剛才我小睡了一會兒,山神來給我托夢了,這金礦是他的財富,不許凡人染指,所以略顯神通嚇走了礦工,要是還敢再來,必定嚴懲.所以這事我們管不了,回去跟陳有源說,信不信隨他的便."

我愕然:"山神給你托夢?山神長什麼模樣?"

"金甲紅袍,手持方天畫戟,十分威風,必是古代著名將領,身殞後英靈封為此地山神."師父還是信心十足.

我又好氣又好笑:"那麼山神會控制所有礦工吃掉一個人嗎?這是惡魔的行徑!"

師父立即反駁:"那只是你的推測,未必真有此事!"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的推測,那就聽聽我剛才的經曆……"我把剛才的事詳細地說了一遍,包括我被迷惑的狀態,以及我所有的感覺,妖狐對我的幫助.

師父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再把那怪物的樣子說來我聽聽."

我回憶了一下,盡可能詳盡地說出來:"它們最高的有一米二左右,大部分都才一米高,光頭,尖長耳朵,打赤腳,雙手很長,身體有些肥胖,背上隆起較高有點像駝背,像是侏儒人.但是它們有兩對獠牙,全身大部分地方有稀疏的短毛,臉上和女性胸部毛較少,有明顯的男女性別特征,有的身上穿有破衣服……"

"果然是迷駝子!"師父驚訝地叫了起來.

"你說什麼?"

"那種怪物叫做'迷駝子’,也叫'低駝子’(在方言中這兩個名字是極相近的),以前是很常見的,走夜路常會遇到,春播之後它們會打著火把到稻田里找田螺,新壘成的田埂上會留下它們的小腳印,甚至會闖到守林人的家里"借"鍋碗瓢盆.但是近十幾年越來越少見,我還以為死絕了,沒想到這里還有一窩!"

師父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我曾經聽說過很多關于迷駝子的故事,直到現在人們還會開玩笑,說穿得很臃腫的小孩像"低駝子".迷駝子在我們這里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真正見過的人卻非常少,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基本沒有見過.我二師父老林經常晚上外出打獵,總共也就見過幾次,等他靠近就突兀地消失了,至今沒有近距離見過,對此深以為憾.

我居然遇到了一大群傳說中的迷駝子,還差點跟一只拜堂成親?我真的有點暈了.

師父有些激動地揮手:"一定是它們搞的鬼,它們喜歡捉弄人,喜歡學人的樣子,而且特別擅長魅惑人,要是得罪了它們,它們就會用最殘忍的方法報複,礦工一定是它們害死的."

我問:"它們到底屬于什麼動物,野人?猴子?書本上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動物的記載."

師父笑了起來:"它們根本不是動物,而是山川靈氣和障氣孕育出來的精怪,在書上的名字是'魍’,魑魅魍魎聽說過吧?就是它了,你從動物系統里面當然找不到它們.如果你不信,下次遇到它們可以用渡金橋試一試,對它們是有效的,它們是既有實體又算靈體的東西."

我有些震驚,居然真有魑魅魍魎這類東西,而且離我如此之近,只是師父沒有說之前,我沒想到我見到的怪物就是聞名已久的迷駝子,更沒想到迷駝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魑魅魍魎之一.

突然我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嚇得它們夠嗆,還拿走了它們的古鏡,它們會報複我嗎?它們迷惑人的本事真是太可怕了.

我拿出古鏡遞給師父:"師父你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古鏡?"師父一眼就認出來了,接過在燈下細看,我也是這時才有空細看.它比手掌略大一些,外圈是古拙的花紋,暗紅色,似銅非銅,沒有一點鏽跡.中央略鼓,色澤灰白,像是某種玉石,既不通透也不能反光,根本不能作為鏡子用.師父翻轉到背面,上面刻有一副圖案,上方為云氣,下方為波浪,一只怪獸破浪而出,鳥頭鳥翅,魚腹魚尾,刻畫的線條簡單但卻傳神.

師父有些遲疑地說:"我也看不出是哪個年代的東西,背面這個圖是鯤化為鵬的意思,意喻有鯤鵬之志,一飛沖天,應該是古代一個讀書人擺在書桌上勵志用的……嗯嗯,里面蘊含很強的金屬性靈力,可能是個法器,可以用來布陣,克制木屬鬼邪,可能還有別的用途,你從哪里找來的?

"從迷駝子的洞穴里找到的."

師父臉色一變:"快還回去,千萬不要拿它們的東西,要是激怒了它們,後果不堪設想."

我攤了攤手:"只怕太遲了,我沒當它們的女婿還把它們嚇得夠嗆,早就得罪它們了,況且我們要解決金礦的問題,必須解決它們."

師父皺著眉頭:"它們是很難殺死的,毀了它們肉身,還能化為靈體逃走,不久又能形成肉身,只有把它們根源之地的樹木砍伐乾淨,泄了郁積的氣息,它們才會慢慢消失."

"我敢肯定它們的根源就在這附近,因為金礦逼近了它們的洞穴和根源之地,所以它們開始害人了.那麼我們只要把這附近的樹木清光,它們就完蛋了,不用怕它們."

師父還是有些猶豫,我問:"它們白天也能迷惑人吧?"

"能,但能力可能沒有晚上那麼強."

"用什麼辦法可以破解它們的幻術?"

師父想了想:"據我祖上記載,用田螺里面的水滴入眼中,就能看破它們幻化的東西,但我從來沒有試過,不知道有沒有效果."

"那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出山,通知陳有源來砍樹,他們要人有人,要槍有槍,所有人眼睛塗上田螺水沖進去殺光迷駝子,再把附近的樹砍光不就解決了?

師父欲言又止,最終還是同意了我的方案,因為這件事不需要我們動手,出個主意就能完成任務,讓蝴蝶幫不再找我麻煩.而且迷駝子是一種偏于邪惡的生物,已經害死兩個人了,除掉它們是有必要的.

問題等于是解決了,但我和師父卻有些情緒低落,因為除掉了迷駝子,就代表了最後的原始森林消失,陳有源之類的人會更加肆無忌憚地破壞自然環境,對許多人和許多生物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這都是我們不願見到的.

"我們只告訴他調查結果和處理的方法,我們不插手."師父補充了一句.

這話深得我心,我當然也贊同了.沒等到天亮我們就上路了,我和師父都提高了十二分警惕,提防再被迷駝子迷惑了.以師父的經驗之豐富和我的感覺之靈敏,之前居然沒有任何警兆地被控制了,由此可知迷駝子魅惑術有多可怕.不過現在我有了多一層保障,我身體里面的妖狐已經"清醒"了,生死關頭它一定會警醒我的.

妖狐的清醒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清醒,僅是一種偶然可以感應到我的狀態,可能像人處于淺睡覺中,遇到巨大的聲音和和強烈的震動時就會瞬間特別清醒一下,所以只有在我遇到危險,或者我進入某種特別的精神狀態時,它才會"顯靈".

"師父,妖狐告訴我,我練陰陽訣它也能受益,那麼以後它能不能脫離封印,再變為人?"

"這個……這樣發展下去它脫離封印是肯定的,但它能不能離開你再變為人我就不知道了,這是史無前例的事."師父一副極為憂心的樣子,低聲道,"你要防著它一點,萬一……"

我不由失笑,壓低聲音有什麼用?我能聽到的它都能知道,我和它現在簡直就是同一個人.我並不認為妖狐會害我,可能它還對我有那麼一點情意,所以我與迷駝子要拜堂時它勃然大怒,有些吃醋的味道.唉,現在是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身體,比夫妻還要親密,它喝點醋也正常.

我突然有些期待,希望它能再變成人出現在我們面前,至少我們是最知己的朋友.要讓它變成人,我就要更加努力練功,這樣也好,我又多一個練功的動力了.

一路上的景色與我們來時相同,我和師父狀態正常,沒有受到迷駝子的騷擾,天漸漸亮了,我和師父都松了一口氣.其實迷陀子很膽小,不會靠近人多的地方,極少正面與人沖突,都是躲在暗處控制人的心智,它們大概也知道了我不好惹,所以沒敢追來.

凌晨五點多我們就到了後坉村,師父借用村長的電話撥通了陳有源的手機,里面傳來他極不耐煩的聲音:"什麼事啊這麼早……"

"我是周潭,事情有些眉目了,金礦附近有一群迷駝子,東西是它們偷的,人也是它們害死的."

"啊,迷駝子?"陳有源驚呼一聲,顯然他也知道迷駝子是什麼,"那,那現在該怎麼辦?"

師父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放棄開采金礦;第二,多帶上了些人和刀槍,另外還要帶些新鮮的田螺,把所有迷駝子都殺了,再把它們巢穴附近的樹木砍光……"

陳有源道:"沒問題,要多少人我都有,獵槍我也有一些,還可以向派出所借幾個人帶手槍來,你在那邊等我."

師父急忙道:"這件事我就是這樣給你處理了,任務完成了,殺迷駝子的事你們自己動手."

"等我過去再說!"陳有源掐斷了通話.

上篇:第五章 拜堂     下篇:第七章 意外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