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七章 意外的結果  
   
第七章 意外的結果

陳有源果然是個能人,上午十點左右就有好幾輛車到達後坉村,其中有二十來個蝴蝶幫的年輕人,七八個像是打手的人,估計是陳有源經營的歌舞廳的保安,分乘不同的車來.最後還來了一輛警車,下來兩個帶槍的民警.

不僅陳有源來了,蝴蝶幫的幫主陳彪也來了,今天來的全是蝴蝶幫的精英和骨干.武器集中到一起清點,有四支雙管獵槍,七支單管獵槍,仿六四式手槍三把,自制鳥銃六支,還有兩個民警的真正手槍,火力相當強了.

陳有源卻很不高興,陰沉著臉問一個民警:"你們隊長說會親自帶人來的,怎麼還沒來?你們兩個不是坐辦公室的嗎?"

這兩個民警細皮嫩肉,一個還戴著金邊眼鏡,確實像文職人員.眼鏡男賠著笑臉道:"真不好意思,隊長已經整編好了人員,准備出發了,沒想到突然接到電話,昨夜有兩個匪徒在市區持槍搶了金店,往我們這邊逃過來,市局非常重視,緊急調派各鄉鎮警力圍堵……"

另一個民警說:"隊長給你打了幾次電話,都打不通."

後坉村太偏遠了,手機是沒有信號的,巧的是我師父早上給陳有源打過電話之後,固定電話也不通了.陳有源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算了,搶劫的事我也聽說了,媽的,哪個王八蛋偏在這時給我添亂.周先生,你看人和槍夠了嗎?"

師父掃視眾人一眼:"應該差不多了,不過這件事是有風險的,我只能給你們符箓防止你們被迷駝子迷住,殺迷駝子的事得你們自己干,我們師徒倆都不會用槍."

陳有源點了點頭,師父急忙掏出一疊符紙來,很隆重地給每個人發一張,然後又要求每個身上至少帶一個田螺,到了迷駝子剿穴就撬開田螺蓋,把里面的液體滴入眼睛.這符其實是普通的護身符,沒有結煞毫無用處,但必須給一張才能顯示出我們的功勞,此為神棍生存重要法則.

這些人大多是亡命之徒,膽大包天,有這麼多人和槍械壯膽,又有法師鎮壓,更加有恃無恐,立即乘車出發,殺氣騰騰殺向金礦,揚言殺了怪物趕回來吃午飯.

短短時間就能弄到這麼多槍械,我不得不對蝴蝶幫刮目相看,而且還有民警助陣,警匪齊心,天下無賊,還怕什麼妖魔鬼怪?

一路順利到了金礦,眾人子彈上膛,掏出田螺撬開封蓋,里面立即有大量像水的液體流出,一個田螺就可以供好幾個人使用.我不知道田螺水為什麼能看破迷駝子的幻術,也許是一物克一物吧?我擔心這液體對眼睛有傷害,只是在眼皮外面塗了一下,兩個民警沒有使用,其他人都往眼睛里面滴了一滴.

我帶路找到了迷駝子的洞口,陳有源叫幾個保安散開搜尋其他出口,陳彪帶著蝴蝶幫的年輕人打著礦燈開始往洞里面鑽,我,師父,陳有源和兩個民警則守在洞口外.

"呯,呯呯呯……"

山洞里面突然傳來槍聲,接著槍聲響成一片,巨石上方也傳來了槍聲,有人在呼叫:"出來了,出來了,這里有後洞……"

兩個民警端著手槍,很緊張地對著洞口.看得出來,他們沒有多少開槍的經驗,可能還沒有蝴蝶幫的人經驗豐富,不過還好,沒有迷駝子從正面洞口沖出來.

洞內洞外的人都在大呼小叫,極為興奮,這是一場一邊倒的獵殺,迷駝子只有逃跑的分.此時太陽正當頭,它們大概畏懼陽光,並沒有怎麼往外沖,只是在洞穴里面逃來逃去,除了兩個保安守住後洞出口,其他保安也鑽進洞里去了,不時可以聽到歡呼聲:"又殺死一個!""我殺了一只!"

我好幾次差點忍不住進去看看,但最終忍住了,雖然它們有該死的理由,我也不必親手沾上它們的鮮血吧?說不定這是最後一窩迷駝子了.

戰斗沒有懸念,總共十幾分鍾就解決了,人們興奮地拖著一具具怪物的尸體出來,在洞口整齊地碼放著.我在心里數了一下,大大小小總共三十一個,但是沒有看到臉皮像沙皮狗的迷駝子,也就是變成王逸的那只最老的迷駝子.

"還有一只!"我很肯定的地說.

陳彪正在興頭上,聞言瞪了我一眼:"沒有了,全部殺死了,尸體都在這兒."

"絕對還有一只,是這一群迷駝子的首領,老得臉上都是一層層皺紋,像沙皮狗一樣.它的能力是最強的,必須殺了它,否則它就會回來報複我們,後果不堪設想!"

眾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陳有源身上,陳有源卻望向我師父,師父道:"我徒弟不是嚇唬你們,不殺死這只首領,就不是金礦死一兩個人那麼簡單了."

陳有源臉色大變,手一揮:"再進去找,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來!前後洞都堵住了,它不可能逃走,一定還在里面!"

眾人不敢怠慢,又紛紛鑽了進去,我本來是想進去的,陳有源卻先往里面走了:"你們在這里守著,我進去督促一下."

輕輕松松就殺死了三十一只,只差一只了,所有人都松懈下來.前面還是我和師父,兩個民警守著,後洞口是兩個保安守著,其他人全部進洞了.

折騰了一會兒,里面的人紛紛鑽出來,一身泥濘和臭氣,只要是人能鑽得進去的洞穴和石縫,他們都找過了,沒有迷駝子首領的蹤影.

"咦,尸體呢?"一個蝴蝶幫的人驚叫起來.

我急忙回頭,之前三十一只迷駝子的尸體就放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剛才四個人都在關注著洞穴里面的動靜,沒有回頭看,現在所有尸體都消失了,連滴落在地面的血跡也沒有了.

眾人都變了臉色,只有我師父很淡定地說:"它們本是山川樹林的靈氣和障氣孕育成,死後受到陽光照射肉身就散為氣體了.而且它們不是真的死了,過一段時間還會再凝結出身體,必須把這附近的樹木都砍掉才會徹底消失."

眾人面面相覷,明明是血肉之軀,怎麼可能突然變化成了氣體?要不是變成了氣體,又怎麼會連一滴血都看不到了?這種事太匪疑所思,不由得他們不驚懼,兩個民警也是大眼瞪小眼,這事用科學真解釋不了.

我們正在議論,陳有源從山洞里面鑽了出來,一聲不吭往外就走,走出了好遠我們才發覺有些不對勁,有人叫:"老板,你去哪兒?"

陳有源不答,速度更快了,陡峭的石壁他手腳並用,敏捷如猿猴,三兩下就躥上去了.

"他,他被迷駝子控制了!"師父指著陳有源失聲驚呼.

陳彪氣急敗壞:"***,還愣著干什麼,快追啊!"

眾人急忙向前追,但就這麼一眨眼之間,陳有源已經消失在密林中不見了.

我和師父相對無語,真沒想到功虧一簣,最後被迷駝子首鄰附體在陳有源身上逃走了.估計迷駝子首領能夠隨意變成靈體狀態,所以沒有人能看到它,進去的人之中,只有陳有源殺氣最弱,最容易控制,所以幸運地被它選中了.

兩個民警沒有去追,交換了個眼神,似乎還有點喜色,但發現我在看他們,立即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我覺得有些不對勁,但卻想不出來是什麼地方不對勁,而且陳有源與民警們的關系我也不清楚,懶得理他們怎麼勾心斗角了.

很快陳彪等人就垂頭喪氣地回來了,陳有源跑得比猴子還快,已經無影無蹤,深山老林的往哪里找去?可是他們也不能就這樣把老大丟掉了,憤怒的陳彪大罵我和師父,甚至用槍對著我的腦門,說是我們沒有鎮壓住迷陀子才出問題,如果陳有源受了什麼損傷,他就要斃了我們.

我和師父都懊惱之極,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結果被陳有源這一搞所有功勞打了水漂,局面無法收拾了.本來是想化解我與蝴蝶幫的過節,現在倒好了,把他們的幕後老大給坑沒了,這仇結得更深了.

這回真的是大麻煩了!

在陳彪的咒罵和威脅下,所有人都出動,進行拉式搜索.但結果很讓人沮喪,幾個小時下來,大家都累得精疲力盡,沒有任何收獲.

蝴蝶幫的地痞和歌舞廳保安們都是夜貓子,大多一夜沒睡,或是剛躺下就被陳有源從床上揪起來了,早上隨便啃了兩個肉包,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一個個餓得搖搖晃晃.最後在兩個民警的勸說下,陳彪同意先回後坉村吃飯,並且等等民警帶警犬來幫忙,只能靠警犬才有可能找到陳有源.

去時氣勢如虹,來時垂頭喪氣.我也愁壞了,要是找不到陳有源,蝴蝶幫肯定不會放過我,這事可怎麼解決?

村長急忙搜羅全村的現成食物供應這群餓鬼,並且殺豬宰羊備辦酒菜,唯恐蝴蝶幫的人把氣撒到了他的頭上.

我們到達後坉村不到半個小時,就有六輛警車趕到了,下車的民警有三四十個,而且都是全副武裝荷槍實彈.陳彪急忙跑過去,遞煙問好,領著他們進村長家來,進屋之後,民警們迅速散開,一個民警突然大喝一聲:"全部舉起手來,你們被捕了!"

陳彪和眾地痞,打手都愣住了,不是來支援的嗎,怎麼變成逮捕了?有人還想反抗,但立即被扭反手臂拷上,或是被黑洞洞的槍口頂住了.

上篇:第六章 迷陀子     下篇:第八章 北斗七星接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