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章 三人行  
   
第十章 三人行

出村沒走多久,我就開始使用心計了:"吳伯伯,你的背簍好像挺重,要不要我來幫你背?"

吳章雅立即眉開眼笑,卸下大竹簍:"好孩子,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老林怒道:"好個屁,沒看到你二師父背的更重麼?"

"二師父正當壯年,力能倒拽水牛,吳伯伯比你老,身體也不壯,所以我要優先幫他背.這是尊老愛幼的美德."

人到中年最怕老,老林覺得這話中聽,"哼"了一聲也就不找碴了.吳章雅得了好處當然也高興,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黑色小布包塞進我手里:"這個你帶在身上,毒蛇毒蟲就不敢靠近你了."

小布袋里面是一顆藥丸,散發出有些刺鼻的氣味.這藥丸我見過,當年吳章雅就是用這種藥丸和唾液塗在手上想要抓蛇妖,蛇妖也對這藥有些畏懼,由此可知它的效果極強.

我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七葉一枝花,雄黃,菖蒲根等東西制成的藥丸,獨門秘方,只要你的手上沾了一點氣息,不論你怎麼抓蛇它都不敢咬你."吳章雅頗為得意地說.

老林道:"沒什麼了不起,你就是沒幫他背東西,他也會給你的!"

我欣然接受,但還有些疑問:"要吐口水塗在手上嗎?"

"不用,不用,我改良過了,只要你的手碰過這袋子,普通的蛇就不敢咬你了.如果遇到像上次那樣快成了妖的大蛇,只要用力一搓藥丸就會變成粉末,灑在身上就行了,對其他毒物也有一定驅離效果,連蚊子都不叮你."

我知道這藥丸頗為珍貴,否是吳章雅早就送一顆給我了,不會等到今天,所以真心說了聲多謝吳伯伯.

吳章雅道:"伯伯身上的好東西還多著呢,只要你肯叫我一聲三師父,我就全部教給你."

"我大師父和二師父都不同意呢."我婉拒了他.倒不是吳章雅的醫術和藥理知識不值得學,而是我沒有這個時間,為了成為一個合格的陰陽先生,我這三年真的是連相親的時間都沒有,哪里還有空學醫術?醫術延長不了我的壽命,只有曾師祖的北斗七星接命法才有用.

老林果然拿出二師父的威風,堅決不同意再增加一個三師父,讓吳章雅有些郁悶.

我趁機挑撥:"二師父,你進過猛鬼山寨嗎?"

老林不回答,吳章雅立即幸災樂禍:"他當然去過,但是被人打成了豬頭,連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放屁,放屁,老子什麼時候被人打成豬頭了?我是迷路摔腫了臉好不好?敢在我徒弟面前造謠,想要單挑是不是,來呀,我出一只手!"老林氣得臉紅脖子粗,看他那樣子,肯定吃了不少苦頭.

我立即問:"二師父,既然你沒被人打過,也不怕,那麼你現在一定敢去了?"

"當然,有什麼地方是我不敢……"老林突然住口,話鋒一轉,"去就去,不過活的我來對付,死的你來對付!"

據周潭的猜測,蛇腸谷里面已經沒有活人,只有猛鬼,所以老林理直氣壯,有恃無恐.

吳章雅兩眼放光:"聽說蛇腸谷里面有土匪的寶藏,要是能找到我們就發了.不要聽你大師父說的話,他膽小如鼠,前怕狼後怕虎,不就是幾個孤魂野鬼嘛,有什麼好怕的?換了是別人還怕鬼,你這正宗的陰陽家傳人,什麼鬼都是小菜一碟,這寶藏非我們莫屬."

老林也附和:"你大師父確實是個膽小鬼,你千萬不要學他,只要你能把鬼怪除掉,怪物之類我來對付,如果真有財寶,絕對手到擒來."

"沒有問題,所有鬼怪包在我身上!"我一口答應,暗中竊喜,之前我還一直擔心沒辦法說動他們兩個,沒想到他們比我更想去.而我對師父的警告也不是很放在心上,鬼終究是鬼,還能強到哪里去?也許曾師祖就在猛鬼山寨,他不敢進去所以找不到.

老林以前不肯提猛鬼山寨的事,其實不是他怕鬼,而是曾經被人暴打一頓,非常丟臉.後來里面的人死光了,主要鬧鬼,我師父不肯陪他去,他也沒敢進去,現在有我同行他就敢去了.

我們沒有沿著大路走,抄小路直線前進,老林和吳章雅都去云頂山采藥好幾次了,熟門熟路.我們的腳程算是快的了,卻也走到上午十一點左右才到云頂山腳下,這里完全是原始森林,山腳下還有些小路可尋,上山之後連路都沒有了,只能在古樹密林中亂鑽.還好老林和吳章雅了解地形,老林的野外生活經驗豐富之極,有他帶路我完全不用操心.

山路難走,有的地方山勢傾斜到了八十度以上,根本無法站住腳.有雜草藤蘿的地方還好,憑著我們的身手都能爬上去,遇到陡峭的石壁,只能抓著凹凸不平的地方小心地慢慢往前挪.

財寶動人心,老林和吳章雅也沒有心思采藥了,直奔猛鬼山寨.下午四點左右我們到了蛇腸谷附近,本來是想繼續向前的,但是突然起霧了,四五米外就看不清楚,天黑之後會更危險,于是找了一個地方紮營,等明天再探蛇腸谷.

紮營的地方在一條小溪邊,背靠一塊十多米高的巨大岩石,附近都是松樹,樹身不高,樹枝虯曲,相互糾結連成一片,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就顯得特別黑暗.我雖然有夜視能力,但看不穿霧氣,五六米外就基本看不到了.

吳章雅揀些枯枝生起火來,用一個小鋁鍋裝了水架在火堆上.老林在路上就逮住了一條兩米來長的節節烏(銀環蛇),麻利地用刀在蛇脖子上環割一下,再一刀把蛇頭釘在樹上,,三兩下就把蛇皮和內髒給扯了下來,摘下蛇膽拋給了我.

我苦著臉,在老林怒目逼視下,不得不丟進嘴里立即吞下.老林自己愛生吞蛇膽,也要逼著我生吞,說是能明目解毒,調補身體.我覺得自己視力已經很好了,沒有"明目"的必要,身體也正常得很不要進補,倒是生蛇膽里面可能有寄生蟲,讓人心里發毛.但老林很凶悍,獨斷專行,這種時候當徒弟的不吃也得吃.

蛇肉煮湯本來就很鮮美清甜,只要放一點紅酒就行,不必放其他佐料,否則反而影響了原汁原味.很快一鍋蛇湯就散發出了誘人的香氣,用鮮美的蛇湯拌入炒熟磨細的糯米粉,再加一些白糖,調出來的糊糊堪稱極品.有肉有湯,有米糊有老酒,野營有這樣的享受很不錯了,唯一的遺憾就是霧氣濃重,所有東西都黏糊糊濕漉漉的,讓人很不爽.

老林和吳章邪就像是餓死鬼投胎,沒等蛇肉爛透就開始搶撈,我已經習以為常了,迅速出手,與他們在一起不手疾眼快,可能連湯都喝不上了.

我們正在大吃大嚼,我突然警覺起來,感覺左側遠處什麼東西在盯著我.我突然轉頭,但是那邊沒有任何動靜,松林間除了夜色就是濃霧.

"怎麼了?"老林問,嘴里還咬著一大截蛇肉.

"我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看著我."

老林皺了皺眉頭:"別疑神疑鬼的,要是有什麼東西靠近逃不過我的耳朵."

吳章雅道:"也許是只野兔,老林你拿銃去打死了,燒烤一下不錯."

"哼,就知道吃,這種地方離開火堆是很危險的,可能有老虎,豹子,搞不好還有山魈,野人之類,可不是鬧著玩的."

"打死老虎才好呢,正愁沒有地方找虎骨,虎皮也可以賣一大筆錢……"吳章雅一邊撕咬一邊嘀咕著.

我換了妖狐英魄之後,感觀極為靈敏,後來練習陰陽訣小有所成,五感和靈覺更進一步,我能肯定剛才有什麼東西在盯著我,但不能確定是人還是野獸.現在再凝神感應,卻又沒什麼感覺了,所以我也沒多說什麼,繼續吃肉喝湯,再不吃就被老林和吳章雅搶光了.

蛇湯的美味是出了名的,即殺即煮,在野外用山泉水和篝火煮出來的蛇湯更是鮮美清甜到了極點,一小鍋很快就被我們吃得點滴不剩,接著再煮第二鍋.老林是個超級老饕,吃喝很有講究,比如竹筍挖出來超過兩個小時他就不吃了,變味了,他親手做的任何東西都好吃.

此時是農曆六月末,山下天氣極為炎熱,高山之上夜晚卻有些冷,加上霧氣濃重更加陰冷,我們只好靠近火堆取暖,減少些濕氣.這里離猛鬼山寨還有一段距離,不是鬧鬼區域,所以我們並不擔心.

我一向珍惜時間,盤腿坐好開始練功,搬運靈氣依次序在十二條經脈中運行.師父達到陰陽訣第二層總共用了近二十年時間,按他的推測,我資質好又能得到妖狐的幫助,第二層花五年時間就差不多了.但現在我才練兩年多時間,感覺氣海穴內的靈氣已經有陰陽分離的趨勢了,也不知是我的錯覺,還是我又超常發揮了.

我每一次練功完畢收功的時候,除了自己采集煉化的一點兒靈氣外,還可以額外得到一點兒純淨的陰屬性靈氣.這應該是我與妖狐靈氣交換的結果,我獲得了一些它的陰屬性靈氣,它也獲得了一些我的陽屬性靈氣,就像一鍋里的水受熱後自動交流以達到均勻受熱.

陰陽訣比道門內丹功法更難煉,難的主要原因就是它要達到靈氣陰陽平衡,但是男人練出來的靈氣必定陽氣重,女人練出來的靈氣必定陰氣重,很難取得平衡.我自己練出來的靈氣是帶陽屬性的,而從妖狐那兒吸收到的靈氣是帶陰屬性的,所以我很容易就達到了平衡,並沒有覺得有多難,也許是真的快要突破了.

我在練功,老林和吳章雅有一句沒一句閑扯著.沒過多久,吳章雅忽而坐起,忽而躺下,有些煩躁不安,折騰了一會兒,他悄悄摸出了一個小袋子……

上篇:第九章 云頂山奇人     下篇:第十一章 母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