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二章 黑松林  
   
第十二章 黑松林

蛇腸谷入口外面也有一大片松林,全是兩人合抱的大松樹,高聳參天,枝葉蔽日,林內常年難見陽光,幽暗陰森,這種地方通常被稱為黑松林.

還沒有走進黑松林,我就突然停步了,因為我優秀的視力,看到了松林邊緣的一棵大松樹上吊著一具干尸.

"怎麼了?"老林有些緊張地問.

我指給老林看,老林也不由"嗖"地吸了一口冷氣:"刹膩呢,誰跑這里來上吊?也沒人來收尸."

恰好有一陣風吹過,干尸微微晃動著轉了個角度,正面朝向我們,衣服已經破爛得不成樣子,皮肉也殘缺不全,被風干成黑色貼在骨頭上,骨骼也不是很完整,像是被某種猛獸啃過.最可怕的是猙獰的骷髏頭上,黑洞洞的兩個眼睛里似乎在冒出縷縷白氣.

我胃部一陣陣難受,移開了眼光不敢多看,不料眼光落向松林里面,我整個人就繃緊了,接著彎下腰,再也忍不住狂嘔起來.

樹林里面還有一具尸體,其死狀之殘忍令人發指,相比之下,吊在樹上的干尸先生真的算得上是溫文爾雅了.

從破碎的花布料和沒有完全腐爛的身軀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具不太老的女尸,一根碗口大小的尖銳木樁,從她下體插入,穿透整個身軀,然後嘴里透出來,頭以一個可怕的角度向後仰.更讓人惡心的是尸體還在腐爛之中,大團的蛆在湧動,蠅蟲紛飛……我把昨夜吃的東西全吐光了,胃部還是一陣陣抽搐,我沒有勇氣看更仔細,做更多描述,這是我有生以來見到最惡心,最殘忍的場面.

極度惡心之後,我極度憤怒,是誰如此變態重口味,做出這樣人神共憤的事?據說南京大屠殺之時,曾有過這麼殘忍,甚至更殘忍的場面,但畢竟我沒有親身經曆,殺人的也是外族禽獸.而現在慘狀就在我眼前,殺人者也不可能是外族禽獸,所以我出奇地憤怒了.

老林大罵,卻一邊罵一邊看,突然說:"這兩具尸體都是死後再挖出來,或者某個地方拖來,掛在這里嚇人的,不是活人被殺."

聽他這麼一說,我心情好受了一些,但是把死人挖出來弄成這樣,也是極不道德的事,受害者的親人要是知道了還不抓狂?

我問:"這麼說里面還有土匪?"

"那也不一定,你看那木樁的尖頭,像是人削出來的嗎?再看那一具吊著的,繩子胡亂纏著,也不像是人綁的."

我強忍惡心看了一眼,果然木樁的尖頭不是削出來的,而是磨尖的,繩子的打結方法也像是一個低智力的小孩所為,雜亂又複雜.

我立即想到了野人:"二師父,會不會是野人干的?"

老林立即很肯定地搖頭:"絕對不會,很多地方都出現過野人,從來沒有這樣干的."

我心中忐忑,也許根本不是什麼母野人,怪物把吳章雅抓走也是為了做出恐怖的樣子陳列在這兒.我沒敢說出來,老林也想到了這一點,望著我的臉色極度難看.

我們進入黑松林,又看到了兩具死狀極慘的尸體,不過已經腐爛得只剩下不完整的骷髏.我終于想到了師父的再三警告,猛鬼山寨名聲遠播,絕不是浪得虛名,還沒有到達入口就如此恐怖了.可是吳章雅被怪物帶進去了,我們又怎能丟下他不管?即使真是九幽地獄也得闖一闖了!

我發現這片松林有些不正常,許多松樹的位置很整齊有規率,是刻意栽種出來的.一些古松樹身上有人采集松脂油留下的痕跡,但都是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留下的古跡.由于林中常年不見陽光,陰森而潮濕,苔痕斑駁,腐葉厚積,冷森森讓人覺得全身不自在.

一向膽大包天的老林這時顯得特別緊張,縮頭縮腦,腳步遲疑.我催促道:"二師父,快點走啊!"

老林干脆停了下來:"這片鬼松林會迷路,你師父說這里有陣法,你認不認得?"

我也知道這片松林必定是某種陣法,但身在其中,沒有看到全貌是不太可能認出來的.我掃視前方,發現有兩棵松樹被砍倒,已經腐爛得只剩下樹心,再往更遠的地方看,也有一點空隙,心中一動:"不用擔心,這個陣已經被人破了,雖然還是容易迷失方向,但不會產生幻覺."

我們小心翼翼往前走,果然許多關鍵位置都被人砍去幾棵樹,陣法已經被破了,但因為組成陣法的松樹林本身就很複雜,七拐八彎還是讓人暈頭轉向.地面經常可以見到一些骷髏,但都已經嚴重風化,一碰就碎.

老林緊張地說:"大概十八年前我聽說了這里有土匪,特地來看看,就是在這片松林里迷了路,被人敲暈了送到外面,看來我還是比較幸運的,要不然現在也躺在這里了."

我有些疑惑:"會是誰破了這里的陣法?看起來有很多年了,也許山寨里面的人是被人強攻進去殺死的."

"反正現在沒人了,有也是鬼……"

老林話還沒有說完,我就明顯感應到了陰氣波動,于是急忙掏出一張辟邪類的道符遞給老林:"小心不要離我太遠,陰氣轉盛了."

老林急忙把道符按在胸前,背靠一棵大樹.他是一個凶悍的人,殺氣極重,普通的鬼怪邪物根本不敢近身,但是這里的鬼不同于別的地方,不由得他不怕.

這時我突然心中一跳,妖狐向我傳達了一個信息:這里很危險,快離開!

妖狐從來沒有怕過誰,即使面對千年樟樹妖時,它也顯得不屑,但此刻它居然也感到害怕了!

我很為難,我也知道繼續向前很危險,但問題是吳章雅已經被抓到里面去了,我們不可能丟下他不管.

不過片刻之間,松林內就被陰霧所籠罩,這霧不同于昨夜的霧,沒有那麼潮濕,卻特別陰寒,風吹不散,令人感覺壓抑,煩躁,極度不安.

"這是陰氣凝結成的陰霧,會讓人心緒不甯甚至產生幻覺,陰氣居然能變成實質的濃霧,非同小可……二師父,我們還是先出去吧?"

"好,你帶路."老林難得地不逞強,陰霧籠罩之下能見度很低,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

陰霧對我的影響不是很明顯,我還能分辯方向,視線可以看到十米之外,就在我准備往回走時,我又感應到了有人或動物在盯著我.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好比有人在背後拉滿了弓,箭頭對准了你,雖然沒看到也能感覺到殺機和不安.我感知力很強,別人只要在後面凝聚眼光看我,我就能感應到.

我緩緩轉頭,凝神注目,運集靈氣把感知能力提升到極限,但依舊什麼都沒有看到,倒是另一個方向傳來深重的腳步聲,一種陰邪腐臭的氣息有如怒濤澎湃而來.

這種氣息,我似乎在哪里遇見過……

"有人!"老林也聽到了腳步聲,端起火銃拉起了扣機.如今子彈很難弄到,這次出門也不是為了打獵,所以他帶的是裝填火藥的火銃,里面裝填的是三顆軸承鋼珠,短距離內殺傷力還是頗強的.

隨著快速沉重的腳步聲,陰霧中沖出了一個人影,他邁步的動作顯得有些僵硬和不自然,所以落地腳步聲極重.待更近幾步,可以看到他的衣服破碎凌亂,骨瘦如柴,白發白須,應該是個老人,但是眼睛卻是碧綠色的,嘴里兩對獠牙突出唇外……

"僵尸!"我驚叫一聲,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僵尸,與我想像中有很大不同,它的關節是可以轉彎的,眼睛也不是師父所說的紅色,身上也沒有白毛,但從它的獠牙我確定了它是僵尸!

老林也有一些慌了手腳,距離僵尸還有十米左右,他甚至沒有看清楚就扣動了扳機,"轟"的一聲巨響,我被嚇了一跳,僵尸也猛地停步搖晃了一下.

有兩粒鋼珠打中了僵尸,它身上出現圓形小洞並冒出了一些黑煙,但看樣子對它的傷害極其有限.這時我認出來了,眼前這個就是失蹤了近三年,我鄰居徐鑒茂的僵尸父親,頭發和胡須更長了,還有它身上那股陰邪腐臭的氣息也是我所熟悉的,現在更強大了!

"吼……"

老僵尸仰頭發出一聲長嘯,同時它身上快速長出許多綠色細毛來,眨眼之間就有寸許長.看樣子老林這一槍不僅沒有重創它,反而激怒了它,更糟糕的是它不是沖著老林發飆,而是朝著我的.

我根本沒有想過會在這里遇上僵尸,所以毫無准備,而且這個僵尸與師父說過的僵尸明顯不同,眼睛是綠色的能轉動,嘴巴能吼叫,可能還有思考能力會認得我……擦,這還是僵尸嗎?

老僵尸卻像是跟我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飛奔向我沖來,一爪抓向我面門,尖銳的爪子有寸許長,黑中透綠,腐臭氣息撲鼻.

我往左側急跳,桃木劍狠狠砍向它的手臂,"呯"的一聲,桃木劍彈起,我手掌發麻,這一劍竟然像是砍在大樹上!

老僵尸的手臂上冒起了一股黑煙,綠毛焦卷,被桃木劍砍中的地方有焦灼的痕跡,但並沒有傷口.我大吃一驚,師父說這柄桃木劍是曾師祖用千年桃木制作的,內鑲斬妖邪符文,溫養了五十年,威力極大,卻連它的皮都沒有砍破,到底是這柄桃木劍不行,還是它太強大了?

我猛然想到,當年剛詐尸時,人們用鏡子,糯米,墨斗線之類都制不住它,那時它就不是普通的僵尸,躲在猛鬼山寨近三年,只怕它更強大了好幾倍,今天遇到紮手的家伙了!

上篇:第十一章 母野人     下篇:第十三章 激斗老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