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激斗老僵尸  
   
第十三章 激斗老僵尸

老僵尸立即又向我撲來,我急忙向後跳躍,不料後背卻撞到了一棵大松樹上.老林斜刺里沖過來,一腿踹在老僵尸腹部,老僵尸倒退了兩步,但立即又向我撲來.

老林這麼一擋,我已經緩過氣來,運集靈氣經過手少陽三焦經,注入桃木劍中,向前狠狠刺去.

劍尖刺中了老僵尸的胸口,它胸口立即騰起黑煙,但是劍尖並沒有刺入,僅是表面有一點黑痕,焦化了一些綠毛而己.它比非洲難民還瘦,皮膚堅硬如鐵,注入了我的靈氣,劍尖還是不能刺入,它被燒焦的綠毛一眨眼又長了出來.

老僵尸一爪拍下,我急忙閃身,手臂上的衣服卻被刮破,皮膚生疼,也不知被抓破了沒有.我大驚失色,轉身就逃,老林以火銃砸向老僵尸的腦袋,"砰"的一聲,槍管都有些彎了,老僵尸卻渾然未覺,還是追向我.

我繞樹急奔,大叫:"二師父,這個是活的,歸你啊!"

"窩刹膩呢……"老林大罵,等到我跑過一圈,他猛地欺近蹲身一鉤,鉤住了老僵尸的一條腿,老僵尸向前一個踉蹌撲倒.老林立即丟掉火銃撲上去,單膝壓住老僵尸的背部,扣住了它的一只手向後扭,這是他最擅長的擒拿手法,被他扣住沒人能動得了.不料他使勁擰了兩次,卻沒能把老僵尸的手臂拐轉過來,他的膝蓋也有些壓不住老僵尸.

我急忙回頭,丟了桃木劍,用腳踏住老僵尸的一條腿,雙手扣住它的另一只手臂使勁向後擰.靠,這手臂冰冷堅硬,比木頭還硬,哪里能擰得動?而且握手之處傳來令人極度難受的陰氣,比抓著冰塊還要冷.

雖然不能把它的手扭到後面,但合兩人之力總算是把它壓住了.老僵尸奮力掙紮,猛地又是大吼一聲,噴出了一大團黑氣.

我急忙閉住呼吸,騰出左手從口袋里摸出幾張符,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拍到了老僵尸的背上.老僵尸身上的陰邪之氣明顯減弱了,但還是非常生猛,這些符都不是專門針對僵尸的,對他的壓制有限.我急忙掐成金剛訣,運集靈氣往老僵尸後腦上戳去……暈,還是沒有明顯效果!

(金剛訣:中指豎起,拇指彎曲貼掌心正中,食指彎曲貼拇指第二關節,小指彎曲貼拇指指甲,無名指彎曲並扭轉插入食指根部……小心扭斷了無名指,還要小心不要讓人誤以為你在做侮辱人的手勢)

老僵尸不怕桃木劍,不怕符箓,不怕訣法,我真的有些慌了.這時它已經長長吸了一口氣,有如巨鯨吞水吸入大量陰霧,猛地雙臂一揮,我和老林的手都被震脫並且滾跌出去.

這個僵尸絕對不是普通的僵尸,它是勝玉婆召喚來害我的某種邪物,害我不成附到了隔壁剛死的老頭身上才變成的僵尸.它具有一定的思考能力,極度仇視我(也有可能是仇視我身上的妖狐),經過三年時間,它進化成了某種高級僵尸,或者其他我沒有聽說過的東西,憑我的實力根本不能殺死它.

這個時候我迫切希望妖狐能借我靈力,小宇宙爆發把老僵尸給滅了,或者指點我殺死老僵尸的方法,這但要命的關頭妖狐卻沒有一點反應,老僵尸卻向我追來了.

我只能逃跑,而且是慌不擇路,我的速度算是非常快的了,可是老僵尸一點也不比我慢,緊緊追在我後面,迫得我根本就沒辦法轉身.我跑得正急,突然一腿踏空,可能是落進了腐葉下面的小洞里,腳腂處一陣劇痛,身不由己向前撲倒.

老僵尸立即向我撲下來,我來不及逃出,急忙一腳踢出,把它的手臂踢歪了.它的爪子從我旁邊落下插進了泥土中,但另一個爪子又向我抓來,並且它整個身體也壓下來了.

我根本沒辦法逃開,危急之中只能勉強再一側身,又避開了它的爪子,但這樣一來我就在它的兩個手臂之間,與它正面相對了.我的腳已經受傷,跑不過它了,別無它法,我近乎本能地兩手抓住了它的兩邊手腕,使出吃奶的力量往外撐開,防止它用爪子抓我.

這可不是什麼好主意,老僵尸身體已經壓了下來,張開惡臭嘴巴向我的脖子咬下.我記得這老東西死前只剩下幾顆焦黃的蛀牙,沒想到死後卻長出一口整齊雪白的牙齒來,其中還有兩對約一寸長的獠牙,被它咬中我必死無疑!

我以為我玩完了,不料就在老僵尸尖銳的獠牙即將碰到我的大動脈時,突兀地停住了,透過它的頭我看到了老林扯住了它的一大把頭發奮力往後拉.老僵尸完全不理會老林的拉扯,瘋狂地向前掙紮,假如那一把頭發扯脫落下來,它就會再咬到我.

老林騰出一只手來,扣住了老僵尸的下巴,再松開它的頭發,拔出隨身匕首割它的脖子.鋒利的匕首來回拖割了兩三次,老僵尸的脖子上僅是出現淺淺的刮痕,沒有流出血來,它全身硬得就像一棵干透的老樹,大概得用鋸子才能有點效果吧?

老林割不動老僵尸,也拉不開它,而我使出全力也抓不住它的雙手,它的爪子在一點點向我的身上靠近,我甚至不敢開口說話,怕松了一口氣就會完全失控.

與普通人打架,來十幾二十個我和老林也不怕,但面對這力大無窮身堅如鐵的僵尸,我們真的是無可奈何了.

"你快想辦法啊!"老林大叫,急得眼都紅了,"你學了三年,就沒有一點有用的辦法?"

我猛然想起,我身上還有幾件法器,也許有的法器能克制它,但問題是我騰不出手了.

我艱難地說出一個字:"手……"

老林醒悟過來,丟了匕首抓住了老僵尸的一只手腕用力往外掰,人在危急的時候會暴發出難以想像的力量,這時我們兩個人就是這種情況,老林硬是把老僵尸的一只手拉開了一些.我終于騰出一只手,來不及去背包里面找其他法器,拔出了腰間小小的蛇尾匕首便刺向老僵尸的心髒部位.

這把匕首是用五步蛇妖的尾端角質刺制成的,刃長還不到五寸,因為是角質的兩側沒有開鋒,只有尖端比較鋒利.要是在平時,我絕對不會用這樣的匕首去刺刀槍不入的老僵尸,這時實在是急瘋了,根本沒多想,撈到什麼就捅出去.

"波"的一聲,長近五寸的尖刺完全沒入,老僵尸怪吼一聲,手上的巨大力量突然消失了.下一刻它已經被老林扭轉了手臂並向後勒,我的匕首從它的胸口脫離,傷口內噴湧出大量黑血和少量黑氣,並且傷口迅速擴大,像是遇到高溫被燒化了.傷口越大,噴出的黑氣和黑血就越多,並且老僵尸身上的所有綠毛都不見了.

老僵尸不停地慘嚎,顫抖,可怕的眼睛無比怨毒地盯著我,但它身上強烈的陰邪氣息在迅速減弱,堅不可摧的身體也在快速腐化.老林有些發毛,急忙丟開它往後退,老僵尸已經站不起來,在地上來回打滾,掙紮,漸漸無力.不過兩三分鍾時間,它就完全不動了,變成一具散發惡臭的腐尸.

我感覺全身脫力,靠著一棵松樹坐在地上,真的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了.老林也一屁股坐在地上,盯著我手里的匕首喘了好一會兒才問:"你這玩意,怎麼這麼厲害?"

我舉起匕首看了一下,毫無損傷,甚至沒有染血.雖然帶著它已經快三年,我卻從來沒有用它割過東西或刺殺活物,所以也完全沒有想到它有這樣的威力.

"大師父好像說過,它含有至陽劇毒,可能這種毒對僵尸特別有效吧?"我有些欣喜,如果它對其他僵尸也具有這麼強的殺傷力,以後我就不用怕僵尸了.

"早該用了!"老林埋怨了一句,撿回自己一尺多長造形極酷雪亮鋒利的匕首,心里實在是不平衡,怒其不爭氣,連老僵尸的皮都沒有割破.

"為什麼我的刀子割不動?"老林很不服氣,也很不理解.

我想了想:"我想僵尸之所以會力量那麼大,身體那麼硬,是因為它身體里面的尸毒和一股邪氣,尸毒會強化肉身,邪氣會形成特殊保護層.比如練金鍾罩的人,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那一股氣在就可以刀槍不入,要是泄了氣就變成一坨粗皮老肉了.我這把匕首,剛好就可以破它的邪氣."

"能走得動嗎?"老林向我伸出了手.

我搖了搖頭,自己站了起來,剛才只是用力過猛了,休息了一會兒已經緩過氣來.左腳扭傷了,不過不是很嚴重,只是走路時感覺有些痛,可以正常走路.身上衣服被老僵尸扯破了幾個地方,天幸皮肉都沒有破.

我突然又感應到了靈力強烈波動,陰煞之氣急劇增強,松林里響起了大量沙沙聲.

"快跑!"我領先向松林外跑去,剛才被老僵尸追殺,我們兩個更深入松林里,往回跑至少有百米以上.

我們沒有跑出多遠就停下來了,因為已經有無數大大小小的蛇蟲如潮水般向我們湧來,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

近一米長的蜈蚣,兩個頭的毒蛇,海碗大小的蜘蛛……這些毒蟲不僅體形巨大,長得也極為怪異,絕大多數都通體灰白色,極少數五彩斑斕鮮豔得妖異,平時哪怕是只見到一只也能驚倒一大片人,現在卻是多得數不清!

上篇:第十二章 黑松林     下篇:第十四章 陷入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