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五章 五雷符  
   
第十五章 五雷符

我一個大男人,怎能遇到困難就等著妖狐來救駕?它幫不幫我,那是它的愛好和自由,我不能消極被動地把希望寄托在它身上,我得像個爺們挺直腰杆!

突然之間我"覺悟"了,活人不能被屁憋死,溝通不了妖狐我就溝通雷神!

雷神是強大而威嚴的神靈,要畢恭畢敬,鄭重其事,一般需要設供品,但我現在不可能弄供品了,只能憑至誠之心去感應.

左手的通靈印上傳來一陣陣溫暖的氣息,帶著樟腦的清香,讓我有些急躁和緊張的心情平靜下來,精神高度集中.隨著我誦咒默禱,似乎有了一種微妙的感應……

無數陰魂在瘋狂地往前沖,紅繩開始來回劇烈晃動,隨時都有可能崩斷,以紅繩纏在樹上的鎮鬼符和收魂符也呈現破裂的跡象.

也許是我有靈根容易溝通,也許是通靈印效果很強,也許是置身于絕境突然超常發揮,突然有一種不是很明顯,但帶著威猛霸道,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通過神木印傳入我體內,我的表情自然而然變得威嚴,霸氣,似乎連身體也在散發出強大的威勢.

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感應到了神靈的力量,不敢怠慢,急忙提筆開始畫符.運筆的力道,氣勢都與往常大不一樣了,簡直不像是我在畫,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磅礴氣勢在支持著我……

更多毒蟲發起了沖鋒,老林手忙腳亂有些擋不住了,陰魂也更加狂暴,濃重陰霧在高空中聚集,有如倒扣的黑鍋壓了下來,天昏地暗.茂密的松枝,松針遇到有如實質的陰氣漩渦也紛紛斷落,滿天飛舞.各種鬼哭狼嚎之聲直接影響大腦,老林雖然性子凶悍頑強,拿著可以辟邪的桃木劍也撐不住了,搖搖晃晃,嘶吼著:"快,快……"

一個陰魂不知怎麼鑽了進來,張牙舞爪向我撲來,老林急忙一劍砍下,陰魂被砍中之後立即消散.雖然老林無法發動桃木劍內的靈氣,但這柄桃木劍本身的威力極強,拿在普通人手里也足以滅殺常見的鬼物.

我終于畫完了,最困難的結煞感覺也不是很費力,然後左手拿起五雷符,右手掐訣念道:"五雷猛將,火車將軍,騰天倒地,驅雷奔云,隊仗千萬,統領神兵,開旗急召,不得稽停.急急如律令!"念完左手氣走太陰肺經發出陰性靈氣把五雷符平穩拋出,右手氣走手太陽小腸經發出陽性靈氣一引,小小的燭火猛地暴漲為一溜火焰撞向五雷符.

紅繩在這一瞬間崩斷,所有符箓粉碎,萬千陰魂往前撲,下降到了樹頂的陰氣罩也猛地加速往下撞.也就在同一時間,火焰撞到了五雷符.

"呯——"

挾帶著五雷符的陰氣和挾帶著火焰的陽氣相撞,發出了一聲不是太響的氣爆聲,五雷符瞬間焚化.就像是小孩玩的雙響炮一樣,炸響聲余音沖天而起,還沒有消失又響起了一聲沉悶的巨響.

"轟!"

炸響過後,無數陰魂和滿天陰霧消失得一干二淨,露出了藍天白云,陽光普照.滿地毒蟲也被爆炸的氣流掀翻,驚慌奔逃,慌慌張張如喪家之犬.

我和老林傻愣愣地抬頭向上看,只見大量樹枝被折斷,有些粗達二十公分的大枝干也被硬生生折斷了,部分松針還呈現出被火烤焦的枯黃色.

"天雷劈的?你能召來雷電?"老林望著我,徹底震驚了.

我有些疑惑:"不是天雷,是氣雷,普通人是看不見聽不到的,只殺傷靈體不損壞實物,而且我的修為太低,只是勉強發動,用的又是普通的符紙和朱砂,不可能產生這麼大的威力……啊,我知道了,我放的是火雷,是陽氣最重的一種,這里的陰氣太重了,兩種氣體強烈沖擊發生了爆炸,才會產生這麼大的聲音和破壞."

"你牛,你比你大師父牛多了!"老林對我豎起的大拇指.

汗,他是沒有見到天雷劈倒大樟樹的場面,相比之下我這只是小兒科,實在沒什麼值得驕傲的.我正想謙虛幾句,猛地感覺到了一陣心悸,叫聲:"不好,快走!"飛快地收拾東西,然後沿來時的路往外跑.

老林莫名其妙,跟在後面大叫:"你跑什麼啊,那些鬼不是讓你滅了?"

"那些根本不是鬼,而是一個強大的東西聚集的陰氣制造出幻象,毒蟲也是它驅趕來的.剛才我感應到它在蛇腸谷里面蘇醒了,發出了咆哮,它發怒了,我絕對不可能是它的對手."

"窩刹膩呢……"老林罵了一大串只有他自己能聽得懂的方言,剛才的情形就把他嚇慘了,沒想到正主兒還沒上場呢,要是boss現身了有多可怕?

我們一路狂奔,總算是安全地跑出了松林.回頭望去,松林里面又起了陰霧,但陰霧並沒有蔓延到松林之外.之前可以看到的懸崖和蛇腸谷入口,這時也被濃霧完全覆蓋,由于距離太遠,我也不能確定是蛇腸谷上方是普通的霧氣還是陰霧.

"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隨著陰森淒厲的叫聲,一個女人用手提著自己的頭從樹林里面走了出來,一直走到陽光下.斷頭在滴血,腔脖處也在流血,前襟上鮮血淋漓,那聲音赫然是一張一合的人頭中發出.

我和老林何曾見過這麼生猛的鬼?嚇得沒命狂奔,驚慌之下差點滾跌下山去.跑出了數十米,我從震驚之中稍鎮定下來,覺得有些可疑,剛才那女鬼身上並沒有陰氣波動,不像是鬼邪啊?況且絕大多數鬼物都屬陰,怎能出現在陽光底下?

"二師父別跑!"我叫了一聲,停步轉身,就算真是鬼也才一個,有什麼好怕的?但就這一眨眼功夫,那個斷頭女鬼已經無影無蹤了.

"你小子不要命了?"老林大驚,急忙追上來拉住了我.

我也不解釋,攤了攤手:"它沒有追來,所以不用怕."

畢竟是在陽光下,老林也鎮定了一些,他本是一個膽子極大的人,只是今天被嚇得慘了,所以一見斷頭女人就慌了神,這時想一想也覺得有些可疑.

我從老林手里拿回桃木劍,小心翼翼一步步往前走,一直沒有再見到女鬼.走到松林邊緣剛才女鬼出現的地方,地面上和草葉上赫然有豔紅的血,毫無疑問那是真正的血.

我更加疑惑,所謂的鬼,是脫離身體後的命魂,只是一種靈體,是沒有實體的,怎麼可能流血?普通的鬼遇到氣勢強一點的人都會被沖散,所以遠遠避開生人;稍強一些的也只能影響人的心智;再強大一些的鬼可以操控陰氣發出攻擊;更強大的鬼可以直接用精神力量殺人,也就是滅殺人的魂魄,但無論多強大還是靈體,都不會流血.

可是這里根本沒有人,也沒人敢停留在松林里,不是鬼又是什麼?我真的有些無所適從了,也許師父教我的知識還是不全面的,天底下還有更可怕的鬼物!

我和老林面面相覷,現在我們該怎樣才能救出吳章雅?

吳章雅是有家庭的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要是就這樣當了野人的女婿不回來了,家里人怎麼辦?我和老林怎麼給他家里人交代?可是連入口的松林都不敢進去,又怎能深入蛇腸谷救他?

雖然鄉野傳說,曾經有男人與母野人生下孩子並抱回家,但我並不認為吳章雅會在若干年後也抱著個毛孩回家.如此邪惡詭異的地方,也許劫走吳章雅的根本不是母野人,劫走他是為了插在木樁上做標本……

"二師父,你見多識廣,經驗豐富,一定有辦法吧?"我把這個燙手的山芋丟給了老林.

老林立即警覺起來,牛眼一翻:"豐富個屁,我說過活的我來對付,死的你來對付,你是法師,現在看你的了!"

"可是抓走吳伯伯的是活物啊?"

"擋路的可是死鬼!"

我徹底無語,這是什麼樣的師父啊,遇到大麻煩了居然賴在徒弟身上.不過這麼一說,我倒是急中生智,想出了個主意來,于是定了定神,運集靈氣對著蛇腸谷方向吼道:"里面的英靈聽著,我們是采藥的人,沒有冒犯你們的意思.我們有一個同伴走失了,只想進去找一找,如果不方便的話,麻煩送他出來,我們立即就走!"

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回音漸漸消失,但卻沒有任何動靜.

等了足足有三分鍾還是沒有反應,我有些急了,再吼:"我也不是怕事的人,剛才你們也見識過我的實力了,那只是低級的五雷法而己,真要惹火了我,就要召喚真正的天雷了!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不想與你們沖突,請盡快放出我的同伴……"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濃霧深處就傳來了一聲低沉卻恢弘的怒嘯,霧氣有如萬馬奔騰,錢塘潮湧,整個天地似乎都被攪動了.

我和老林嚇得倒退好幾步,險些要落荒而逃,還好霧氣只在蛇腸谷和松林附近來回沖擊,並沒有向我們靠近.

老林罵道:"渾小子,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說好話就說好話,干嘛又威脅人家,現在給你搞砸了!"

我沒好氣道:"說好話人家根本不理我,難道你要我跪下來磕頭求饒?這個老混蛋也真是的,嗑什麼藥,害慘我們了!"

老林也知道不能怪我,只是緊張,恐懼,沮喪等等的情緒壓抑下,需要吵幾句來釋放緊繃的神經,接著他也大罵起吳老賊來.

本書磨鐵首發,希望喜歡這本書的朋友能到磨鐵來給老四投票支持,你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書友群為:四不相的狐狸窩,64563353

上篇:第十四章 陷入絕境     下篇:第十六章 假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