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六章 假如  
   
第十六章 假如

我和老林束手無策,極為頹廢,人一沮喪,各種負面思想便接踵而來.

我覺得曾師祖死在蛇腸谷里面的可能性很大,否則為什麼不回家?如果曾師祖死了,我就沒有可能延長壽命了,即使曾師祖沒有死,線索十有捌玖也在蛇腸谷內,進不了蛇腸谷也是沒有任何希望.我感覺前所未有的絕望,難道我只能活三十歲?

"里面的老怪物有多厲害,回去請你師父來有機會嗎?"老林問.

我搖搖頭,心情郁悶懶得多解釋,我師父現在根本沒有動手能力.至于蛇腸谷里面的怪物,我無法知道它有多厲害,但可以感覺到自己就像一個小孩站在巨人面前,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

"二師父,假如你知道自己只能再活很短的時間……比如只能再活一年,你會做什麼?"我突然問老林,雖說這三年來我把所有時間都用來練功和學習,盡量不去想這個問題,但心里一直是壓抑的,不安的.這個話題我不敢與師父聊,除了師父外別人都不知道,所以我沒有訴說和交流的對象.

"你算出來我快要死了?"老林徒然變色.

"沒有,沒有,只是隨便聊聊."

"你說吧,我能承受得住……"老林語氣雖硬,臉色卻更加難看.

我哭笑不得:"我說了,只是假設,你回答我就行了."

"我不假設!"

"也許這有助于我思考如何救吳伯伯."

老林並不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事實上他頭腦可能比四肢還要發達,外粗內細,大多數人都被他粗獷,粗魯和爽直的表面給迷惑了,所以老林並不好騙.他疑惑地盯著我:"如果是為了救他,假設一下也可以,如果我只能再活一年……"

老林猛地眼睛一亮,露出絕決之色:"如果我只能再活一年,我要去搶錢,搶女人,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反正都要死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我暴汗,然後無語,老林的為人與我不同,我不可能像老林一樣,我有太多放不開的東西.

"二師父,你真的可以這樣做嗎?首先法制社會不允許你這樣亂來,第二你的行為會為你的親人帶來麻煩,第三你的行為會傷害到無辜的人.假如別人也這樣亂來,傷害到了你,你樂意嗎?人是群居的動物,離不開別人,離不開社會……"

老林拍了拍我的肩,意味深長地說:"你師父是個陰陽先生,臭屁規矩太多;他年輕時讀了很多年私塾,孔老二的尿也喝了不少,所以什麼狗屁倫理道理太多太多,把自己捆得死死的,你千萬不要去學他.人生何其短,該享受時就要享受,該放手時就要放手,哪能顧得了那麼多?如果我快要死了,我至少也要在我認為可以的底線之內,把最想做的事都做了,不留下遺憾."

我點了點頭,老林的話很有道理,但是我已經欠了很多人的,母親的養育之恩,師父的栽培之恩,還有……我突然想起了陳星,雖然我沒有主動傷害她,但事實已經對她造成了一些傷害,給她的人生留下了陰影.造成這一切的根源是妖狐,現在妖狐與我是一體的,所以妖狐欠的債我也有些償還的義務.

想到陳星,我心里泛起了一點兒暖意,畢竟我與她有過男女之間最近距離的接觸,完全看到了她的身體,她是我的"未婚妻"啊!也許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該去看望她一次,幫她做些什麼.

老林重重拍了我一下:"愣什麼,想出辦法來了沒有?"

"呃,呃,我正在想."我打起精神,把亂七八糟的東西排出腦海,專心思考眼前的難題.

望著陰霧看了一會兒,我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如果只是想救人的話,未必一定要進蛇腸谷!我湊到老林耳邊說了幾句,老林一臉疑惑地望著我:"行嗎?"

我非常肯定地說:"只要照我的話做,有八成機會!"

"好吧,試一試也行."

我們兩人像是無可奈何,在附近磨磨蹭蹭挨到了快中午,肚子餓得咕咕叫,今天的早飯還沒吃呢.老林拿著修好的火銃出去轉了一會兒,白天野獸不多見,遇到人大老遠就躲起來了,而且槍管有些變形,鐵砂打出去擴散太厲害了,結果只拎了兩只不知名的小鳥回來.

前一夜所有吃的東西,包括調料都被野人偷走了,不過老林自有辦法,把兩只鳥剝洗乾淨,放了些草根,樹皮進去,煮出來的湯照樣香甜可口,我們吃了個意猶未盡,還沒有半飽.

下午我到松林內探頭探腦,每次一發現陰氣凝聚成形就往外跑,"調戲"了陰魂數次之後,我可以確定蛇腸谷里面的老怪物受到了某種限制,影響力不能超過松林,各種毒蟲也不會跑出來.

松林外面有一大片區域沒有喬木,只有些茅草,荊棘和低矮灌木.我挑選了離松林一百多米的一處地方紮營,揀來了大量燒火用的干柴.老林則砍下一些小樹,把一些木棒削尖打樁插到地下,有的木棒用繩子綁在一起,貌似要在這里搭個茅屋長住久安.

折騰到傍晚,老林果然搭了個木屋的稚形,但是沒頂也沒壁,今晚是不可能入住了.我大叫肚子餓,老林只好再去找吃的,十幾分鍾後回來,獵物居然又是兩只鳥,不過比中午好一點,有一只是雉雞,肉稍多一些.

吃得實在不過癮,天黑後老林再次出擊,他走後不久就傳來一聲槍響,很快扛回一只上百斤重的野豬,後面還拖著一條手臂粗細的蟒蛇.原來一只野豬正在捕殺一條蟒蛇,眼看就要得手時被老林對准眼部轟了一槍,半死的蟒蛇也成了戰利品.

真是天助我也,我們立即動手,蛇肉還是入鍋煮湯,野豬肉一大塊一大塊割下來燒烤.

野豬肉腥昧是比較重的,沒有佐料的情況下烤了也不好吃,不過老林有的是辦法,白天早已采回了不少草根,樹皮和野果,把它們砸爛放水里煮一會兒,湯汁塗在烤肉上面,很快無比誘人的香氣就傳了開來.

我舉起一大塊烤得金黃滴著油脂的燒肉,吹了幾下咬一口,有些甜,有些辣,咸味略顯不足,但已經很好吃了,不僅沒有腥味,還特別有風味.

"二師父,你是怎麼能弄得這麼好吃的?"我邊撕咬邊含糊地問.

老林有些得意,指著身邊的樹皮草根說:"桂皮,桔葉,八角之類本來就是野生香料,山上都可以找到;還有野蒜,野蔥之類不僅可以調味,對身體還有很大好處;山藥,黃精之類直接就可以生吃,燉湯也不錯……要不是山上吃的東西多,我早回城去了,在城里你永遠吃不到真正的野味."

說著老林把一大片野豬皮包在小腿上綁緊,接著又割了一塊綁在手腕上,像是古代練武的人用的護腕.我有些好奇地問:"二師父,你這又是做什麼?"

"野豬是毒蛇的天敵,毒蛇只要聞到野豬的氣味就會全身發軟,把野豬皮綁在手上毒蛇就不敢咬你,現在我們沒有驅蛇藥了,只能用這個.吃完了你也綁幾片在手腳上."

我應了一聲,一邊吃一邊繼續烤肉,其實兩人根本吃不了這麼多,我深挖坑廣積糧另有深意.

吃飽喝足,老林來了精神,扯開喉嚨唱了起來.他唱的是他老家的"評話",唱一會兒說一會兒,有點像是在說相聲,反正我是一句都沒有聽懂,韻律也不好聽.

唱了十幾分鍾,老林問:"我唱得怎麼樣?"

我直言無忌:"太難聽了,跟個老男人哭喪似的……"

"什麼,你說什麼?"老林蹦了起來,"我這是字正腔圓,原汁原味,你聽不懂就說聽不懂,怎麼罵我哭喪?"

"這不是聽得懂聽不懂的問題,而是韻律和境界的問題,你看昨晚吳伯伯唱的是全神投入,心神俱醉,中氣十足,余音繞梁;二師父你唱的扭扭捏捏,虛情假意,心不在焉,完全沒有進入狀態……"

"你敢說我唱的沒有他好?我打死你這個吃里爬外的東西!"老林大吼一聲,撲過來朝我胸口就是一拳.

"唱不好了還老羞成怒打人,你太過分了!"我掄起還帶著火星和野豬肉的木棍就朝老林砸去.

老林急忙舉手一擋,有野豬皮的手腕擋住了棍棒,但火星和油膩卻沾到了身上,這下更把他激怒了,怒罵著一腳踹向我:"反了你啊,竟敢打我,想要欺師滅祖是不是?"

我揮動木棍一邊擋格一邊後退:"你這個當師父的為老不尊,沒本事還死要命子,我也不認你這個師父了!"

"小王八蛋,你敢說我沒本事,我打死你看看,我打死你……"

"你要是有本事,去把吳伯伯救出來啊!"

……

我們兩個邊罵邊打,老林拳腳凌厲,毫不留情,我不敢與他硬拼,好在手里有武器,邊擋格邊退,離篝火越來越遠.打斗了一會兒,我轉身逃跑,老林在後面緊追不舍,但是他沒有夜視能力,靠著頭戴式礦燈照明不太方便,根本追不上我.

我們遠離了營火,消失無聲,這時松林里面閃出了一個黑影,高近三米,身軀龐大,大步如飛朝營地跑去.

黑影很快就到了篝火邊,把我烤好的野豬肉連著木棒拿起,連架在火上烤的肉也不放過.不料它走到篝火邊一腳踏下,地面突然下陷,整條腿陷了下去.

上篇:第十五章 五雷符     下篇:第十七章 巨大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