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章 我就是生門 為川石居士加更  
   
第二十章 我就是生門 為川石居士加更

整個蛇腸谷都被陰霧籠罩,我完全看不到,也沒有進去過,想要從這一大片極陰之地中找到一點陽氣,就像站在岸邊從無邊大海之中找一個孤島,幾乎不可能做到.但不找到這個"生門"並加以利用,我絕對不能進去.

我苦苦思索,突然眼前一亮,以這片區域的陰氣之重,活人根本不能長久生存,那個鬼臉女子明明是活人,為什麼可以住在里面?唯一的可能,就是少陽之氣集中在她身上,並且可以隨她移動,這個就是生門!

出現這種狀況有兩個可能,第一種可能是她是蛇腸谷里面的唯一活人,一點陽氣自動集中到了她身上;第二種可能是蛇腸谷里面那個強大的邪靈在關照著她,給她活路.

如果是第一種可能,說明那個邪靈也控制不了自然存在的生門,那麼我就可以利用一些方法把生門暫借過來;如果是第二種可能,那就無法可想了.至于大怪物,可能是由野人變異而來,變異的原因就是長期受到陰氣侵襲,所以不用考慮少陽之氣在它身上的可能.

在人為布置的陣法中,絕大多數陣眼和生門都是可控的,但絕對有自動生成的不可控的陣眼和生門存在,所以別人才有進陣和破陣的可能.自然形成的地勢和陣勢,陣眼和生門基本是不可控制的,所以我覺得我有八成以上機會,值得一試.

氣息是變化的,所以太陰之中那一點少陽也是可以移動的,受到氣機感應集中在鬼臉女子身上,那麼也就可以采用更強的氣機感應方法把少陽之氣奪過來並牽引住……

有了理論上的支持,我精神大振,開始整理可能要用上的東西,同時思考著怎樣做才能把生門控制在自己身上.

我背上大竹簍,帶上一把砍柴刀和老林的短刀,施法用的道具全部放在一個布包里也帶上,手里拿著桃木劍,以堅定的步伐走向松林.所有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如果猜錯了必死無疑,但是我不能猶豫,沒有退路,只能鼓起勇氣往前走.

我在心里說:"小雪,我不需要你出手,只要等下你借一些陰屬性靈氣給我就行."

"啊,你想要干什麼?你真的要進去送死?"

"未必是送死.按照我們的約法三章,你不要管我怎麼做,只要你借一些陰寒氣息給我就行了."

"你呀……"

青丘凝雪嬌嗔一聲,有些幽怨,有些無奈,還有些關心和撒嬌的味道,我不由心中一蕩,也許她說得凶狠,實際上是舍不得我死的.

我發現了,並不是所有我的想法它都知道,當它注意力不在我身上時,我的想法它是不知道的,比如剛才我推敲進蛇腸谷的方法,它就不知道,我需要它幫忙的原因它也不知道.

這片區域的唯一陽氣會集中在鬼臉女子身上,有兩個原因,第一因為她是活人屬陽,陽氣有互相彙聚的特性,她能把陽氣吸引過來;同時她是女人又屬陰,陰陽能夠互相吸引.我要把跟隨著她的陽氣奪過來,當然也要想辦法達到這種微妙平衡,並且吸引力比鬼臉女子更強.我是男人,體內無論如何調整氣息都不可能比女人陰氣更重,所以要借助青丘凝雪的陰氣.

我沒敢多看松林邊緣慘不忍睹的尸體,低頭往里面走.松林里面陰霧籠罩,夜晚比白天更加陰森潮濕,但是很安靜,沒有毒蟲出現,連夜蟲的鳴叫聲都很少.這讓我暗松了一口氣,如果邊緣地區就有大量毒蟲活動,我的計劃就不能實現了.

我一步一步穩穩往前走,見到第一棵倒地的巨松就停下了,拿出兩把刀,把巨松外面早已腐朽的外層木料扒開,削落,露出里面的松樹心.

松樹腐爛之後,全部松脂油都會集中到樹心里面,劈細之後遇火即燃,火焰猛烈,遇風不滅,是古代引火和制作火把的最好材料.這一棵巨松有上百年樹齡,樹心呈赤紅色,砍一刀甚至能看到濕潤的油脂,更是此中極品.

我不停砍削,不論大小碎片都收進大竹簍里,直到裝滿為止.

接下來就是要擾亂這片區域的氣息,重新取得平衡,讓"生門"自動落在我的身上.一般來說,子午兩個時辰,陰陽交替,就像電腦重啟一次,這片區域的氣息會重置,但這個不是很保險,所以要加入一點干涉.

看了一眼手表,馬上就要十一點了,我把竹簍里的所有松樹心碎片全倒了出來,堆成一大堆,然後點火.松樹心碎片遇火即燃,燃燒迅猛,不過一分鍾時間便火焰沖天,黑煙滾滾.

整片松林開始騷動了,陰霧如海嘯澎湃,快速聚集成人形,樹洞里,落葉下鑽出了一只只巨大怪異的毒蟲,向我這邊沖來,就像前一次我與老林進來時一樣.

這是一場豪賭,如果我的猜測錯誤,或者我控制的平衡效果達不到,或者計算的時間有誤差,我就會眨眼之間被毒蟲吞噬成一堆白骨!

事已至此,我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只能調動體內靈氣,把陽屬性靈氣盡可能收斂進氣海穴內,陰屬性靈氣則散布到全身——只有達到陰陽訣第二層陰陽兩儀才能做到這一步,如果不是陰陽訣突破了,我即使想到了這個方法也沒有意義.

大量陰氣在附近聚集成人形,大量毒蟲也奔湧而來,但強烈的火光和黑煙讓它們不敢立即靠近,只是團團圍住了我,那勢頭比前一次更凶猛更可怕.

單憑我自己體內進行陰陽調節是不夠的,必須借助青丘凝雪的陰氣,才能讓我比女人的體質更陰寒.小雪感應到了我的需求,一股極陰的靈氣突然出現在我體內,不是從某個地方湧出來的,而是直接在全身湧現,好像它和我是完全重合在這一具軀體里面.

大量陰氣讓我體質完全改變了,一個陽氣十足的大男人體質比女人還陰寒,全身各種器官都不協調了,體溫明顯下降,血液循環變慢,皮膚呈現青白之色,臉色看上去簡直像是死人.這種感覺很不好受,還好青丘凝雪的"妖氣"對我身體不會有太大傷害,如果我從身體外面吸收充滿煞氣和戾氣的陰氣,會更難受,並對身體造成傷害.

火堆燃燒得很快,已經達到了最旺盛的時刻,蛇腸谷里面的老怪物可能被驚動了,陰魂和毒蟲顯得狂暴急躁,恨不得立即撲上來.

火勢越猛,也就代表燃燒得越快,總共也就三四分鍾時間,火焰迅速萎縮下去了,萬千陰魂和毒蟲開始向我湧來.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此刻我心情反而很平靜,我已經盡力了,失敗的話也是命中如此.只是什麼是命運呢,為什麼我的人生如此坎坷總是不平靜呢?

推算自己的八字是不容易算准的,因為每個人都無法對自己做到不偏不倚,所以學算命的人一般不算自己.而且師父說了,替換了妖狐的英魄之後,我的生命軌跡已經發生了偏轉,與八字對不上了,所以我可能知道別人的命運,卻不知道自己的命運,也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死在這里.

眾多陰魂先撲到,張牙舞爪攻擊我,實際上單個陰魂並不強,我有靈氣附體短時間它們無法對我造成嚴重傷傷,只是損耗了一些靈氣.這些陰魂也不是真正的陰魂,而是蛇腸谷里面的邪靈凝聚起來的傀儡.

毒蟲緊接著沖到了,大部分是蛇,由于我的一雙小腿都包了新鮮的野豬皮,強烈的氣味令它們不敢立即攻擊,但其他種類的毒蟲卻不是很怕,已經作勢欲撲.

濃重的陰氣致使火堆余燼快速熄滅,這時恰好也進入子時了,整片區域回到了平衡狀態,等于是一次大洗牌.就在這時,我感覺到了身邊有一絲絲暖意,撲向我的陰魂突然停止了攻擊並紛紛避開,身邊的毒蟲也後退了一些.

在我身邊沒有發光,也沒有發亮,表面上看沒有任何變化,但我知道我成功了.太陰之中的少陽本來就不是真陽,不可能是火光,太陽光之類,這是一種很玄妙很難形容的存在.由于我體內陰氣很重,身體冰冷,所以能感應到了身邊微弱的變化,感覺到變溫暖了.

我試著向前走幾步,前面的陰魂和毒蟲紛紛讓開,距離很近卻不攻擊我,我真的成功了!

"這怎麼可能?"青丘凝雪在我腦海中驚叫.

"一切皆有可能!"我很自豪地回答.

"這是什麼原理?"

"陣法的原理,任何陣法都有生門和陣眼,現在我已經控制了陣眼,我就是生門!"

小雪沉默了幾秒鍾,像是自言自語:"我覺得是你身體變冷,那些陰魂和毒蟲不把你當人了."

"……"

我才不跟它爭論,按捺著心中的狂喜和成就感,快步向前走,可以和所有陰魂和毒蟲說白白了.

蛇腸谷內又傳出了一聲低沉卻震撼人心的咆哮,陰霧翻卷奔騰,似乎整個天地都在震顫,但無數陰魂和毒蟲狂暴亂躥,就是不攻擊我.

小雪又道:"公子,雖然陰氣和毒蟲不攻擊你了,但里面還有一個大邪靈啊,你還是不能進去!"

我笑了笑,心里給它一個回複:"這個'陣眼’連邪靈也不能控制,除非它具有肉身並現身攻擊,否則傷害不了我."

"可是里面至少還有一個巨怪和一個女人啊?"

我繼續向前走,用我的行動來回答.現在我的狀態很不好,渾身不對勁,戰斗能力和施法能力大幅下降,肯定不是大怪物和鬼臉女人的對手,但我還是要進去,因為我沒有退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不是一個妖狐所能理解的.

上篇:第十九章 青丘凝雪     下篇:第二十一章 進入猛鬼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