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二章 清風自有神仙骨  
   
第二十二章 清風自有神仙骨

大怪物見鬼臉女子控制在我手里,不停怒吼,憤怒地拍打自己胸膛,卻不敢攻擊我.

我把鬼臉女子翻轉過來正面朝上,發現她的面具因為蹭在地上已經有些松開了.這面具看起來很嚇人,並且我也想看看面具後面的人到底是老是少,是美還是丑,于是伸手去揭面具.

面具很薄,緊貼在臉上,觸手不是很硬,可能是某種樹脂或皮革做成的.隨著面具揭開,露出了一張很蒼白,很瘦削的臉,眉毛疏朗而秀氣,眼睛微閉捷毛很長,鼻子小巧端莊,嘴唇沒什麼血色,但上唇如彎弓下唇如滿月,線條非常好看,因為很瘦下巴顯得特別小巧纖秀,看她的樣子最多二十歲.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鬼臉女子如此年輕,長得如此美麗.這是帶著一些古典氣質的絹秀之美,像溫潤的玉石那樣令人覺得可親可愛,但是纖秀瘦弱之中卻又帶著一點兒堅韌不屈的味道,更加讓人發自內心的心疼和憐愛.

她的臉色蒼白之中隱現青氣,顯然是長年被陰森鬼氣侵入體內,她瘦弱無力可能與此有關.

"唉……"

我似乎聽到了一聲輕歎,急忙抬頭遠眺,四周濃霧籠罩,什麼都沒有看到,也許只是我的錯覺,並不是真的聽到了什麼.

我可以感覺到青丘凝雪更加緊張,不過按照我們的約法三章,它忍住了沒有啰嗦.

我再低頭看向少女,發現她眼睛已經睜開了,明亮的大眼睛里面隱現淚水,有些緊張,驚懼,卻又帶著一些憤怒和不甘.睜開眼睛之後,整張臉變得更加有靈氣和活力,而她的眼神卻顯得堅毅和倔強,像是一只落進了陷阱的小白兔.

我並不是個凶狠的人,況且師父一再叮囑我得饒人處且饒人,連大奸大惡的人也要給予悔改的機會,更何況是這樣楚楚可憐的少女?所以我盡量用柔和的聲音說:"不要害怕,我說了不會傷害你就不會傷害你,請你放回我的朋友好嗎?只要我們能安全離開,我就放了你."

對待階下囚還用了個"請"字,實在是很客氣了,這也是看在她是一個可愛又可憐的少女分上,要是個大男人我肯定不會這麼客氣.少女忍住了眼淚沒有掉下來,猶豫了幾秒鍾,用細密整齊的牙齒輕咬著下唇,微微點了點頭.

我松了一口氣:"他們都還活著吧?"

少女又點了點頭,還是沒有開口.

"你叫什麼名字?住在這里嗎?"我很好奇,同時也想緩和一下氣氛.

少女搖頭,突然意識到自己臉上有些不對勁,再望向我手中的面具,立即臉色大變,又羞又怒,奮力掙紮,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

我望著手里的面具有些尷尬,有點侵犯了別人**的感覺,但現在再給她戴上也不妥,只好訕訕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覺得它太嚇人了,才把它拿下來."

少女還是不說話,閉上了眼睛,淚水還在流.我有些著惱了,你用鬼面具嚇人,本來是你的不對,我拿下來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吧?再說還是你先把吳章雅抓走了,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但是看少女可憐的樣子,我最終忍住了沒有發牢騷.

大怪物見我與少女說話,逐漸安靜下來,站在一邊伸手騷著頭皮,不知該做什麼.

"有什麼對不住的地方,還請多包涵,放了我的朋友吧?"我再次以商量的語氣說,在這特殊的地方,我不想再發生沖突.

少女睜開了眼睛,掙紮著站了起來,卻不知該往哪邊走.我抓住了她一只手臂,帶著她走,她的武功實在太強了,不抓著她我不放心.少女倒是沒有反對,任由我抓著手臂跟著我走.

靠近我身邊時,少陽之氣也能影響到她,她明顯輕松了許多,臉上的青氣不那麼明顯了.

少女身高約一米六,骨骼本來就較纖細,再加上很瘦,我抓著她的手臂甚至有一種太用力會抓斷了的感覺,估計她的體重不會超過八十斤,真的是太瘦了.

現在我知道了,不是什麼母野人喜歡美食,而是她長期缺少可口的食物,缺乏營養所以這麼瘦.她可能平時連鹽分攝入都不足,所以武藝高超力量卻明顯不足,窮文富武,練武的人需要消耗大量能量和營養,沒有攝入足夠營養是絕對不行的.體質弱再加上生活在陰煞之氣如此重的鬼域之中,能夠活著已經是一個異數了.

可是她為什麼要抓走吳章雅?這里還有沒有其他活人?我問:"這里還有其他活人嗎?"

少女無動于衷,之前她還會點頭或搖頭,發現面具被揭開後,連點頭和搖頭都不干了,顯然心里恨極了我.她可能是習慣了在夜里行動,也有較強的夜視能力,山谷中雖然黑暗,她邁步之際毫不遲疑.

我們沿著小路往前走了數十米,拐進了一間木屋.這木屋是用碗口大小的圓木作為牆壁搭建起來的,與石壁連在一起,前大半間是木屋,後小半間是挖空的石洞,里面有簡易的木床,木桌,木盆木桶之類.

一進門我就發現老林和吳章雅被綁在一根木柱上,嘴里塞著破布,耷拉著腦袋,但可以感應到他們身上有陽氣,都還活著.

"二師父,吳伯伯!"我大喜,就在心情一松懈的瞬間,少女突然用肩頭朝我撞來.我本能地後退,卻不料後面一只巨掌拍下,正好打在我後腦勺上,我一陣天旋地轉倒了下去.

……

"快醒醒,真是傳說中的菜鳥啊,這麼容易就被人翻盤了!"

這是小雪的聲音,很懊惱的樣子.我有些暈乎乎的,過了幾秒鍾才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被人綁在柱子上,跟老林和吳章雅一樣的下場.更糟糕的時,我昏迷時體內陰陽二氣自動恢複平衡,現在生門的少陽之氣已經不在我身上了,我失去"免死金牌"了!

"嗚嗚……"

老林和吳章雅用力掙紮,想對我說話但是嘴被堵住了.

"喂,放開我!"我大叫一聲,看來我的待遇比他們兩個好一點,可以說話.

外屋傳來輕靈腳步聲,少女走了進來,臉上換了一個猙獰惡鬼面具,身上也換了一件衣服,不過還是破破爛爛,是由兩三件破衣服拼接成的.

"你想怎麼樣?"雖然我已經沒有任何籌碼,還是希望能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少女緊盯著我,眼光很複雜,我很難猜測她的心思.停了幾秒鍾,少女終于開口了:"我……不,不能……放你,走."她可能是平時很少講話,發音有些困難,但聲音輕柔,帶著一點磁音很好聽.

我立即問:"為什麼,我對你沒有敵意,之前也沒有為難你,為什麼你就不肯放過我們?"

少女在我的直視之下似乎有些吃不消,避開了我的眼光:"我,不殺,你……也不,放你走,你……會死."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不會親手殺我,但是在這陰氣極重的地方,我不可能活很久,如果她不給他食物,七八天都撐不下去,然後我就會被吊在黑松林里當稻草人.

"姑娘,我看你不像是壞人,殺了我們也沒有好處,為什麼就不肯放我們走呢?"

"規矩."少女這一次倒是很快開口了.

"你是說以前這里的人定下的規矩嗎?但現在他們不在了,只剩下你一個人是不是?所以現在你是唯一的主人,你說的話就是規矩,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少女愣在那兒,覺得我的話有些道理,但又與一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有沖突,芳心大亂.

我繼續展開攻勢:"這里已經不適合活人居住,你連吃的和穿的都沒有,離開這里下山去吧.外面的世界已經有了很大變化,現在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生活越來越好過了,真的沒有必要躲在這里了."

"不,我不,下山,外面……壞人,很多."少女搖著頭,但看向我的眼光已經有些動搖.

我立即說:"外面確實有壞人,但是也有好人,而且好人比壞人多."我知道直接叫她放人很難打動她,如果能勸說她離開這里,她必定會放了我們.

"你不要再說了,再說我就……堵,堵你的嘴!"少女威嚇我,那惡鬼面具確實挺嚇人的,但一雙秋水明眸卻與惡鬼面具很不協調.

我只好換了一個話題:"你的面具做得很好啊,第一次看見差點嚇死我了,對了,那個提著頭的鬼也是你扮的吧?"

少女點了點頭,臉上有些笑意,大概從來沒有人稱贊過她吧?心情好,也就不再限制我說話了.

"我叫張玄明,你呢?"

少女不回答,我說:"反正你不放我,遲早我是要死的,說不說都一樣,說出來也好有個稱呼啊."

少女想了想,覺得有些道理,開口道:"林梅,雙木林,梅花的梅."

"好名字,'耐得人間雪與霜,百花頭上爾先香.清風自有神仙骨,冷豔偏宜到玉堂’姑娘你就像梅花一樣,清高淡雅,不入流俗……"為了活命,我只能絞盡腦汁無視節操地拍香屁了.

林梅眼中閃過一抹異樣的亮光:"你再說一遍."

我重複了一遍,其實我念這首詩是別有深意的,前面三句都是贊美梅花,最後一句暗喻她還是要回到人間,但她卻一直在玩味前面三句.

"你真有學問."林梅眼光又變得複雜,說了一會兒話,她不知不覺說話變得流利了,短句可以一次性說完.

"嗚嗚……"吳章雅大叫並掙紮著,表情像是在嚴重抗議,剽竊詩文可恥,忽悠純潔無知的少女更可恥,斯文掃地啊!

青丘凝雪在我肚里子也很不高興:公子你簡直就是誘拐無知少女的人販子啊!

我問:"能把他們嘴里的破布拿出來嗎?"

"不行,一個一個來."

我明白了,她抓吳章雅回來,很可能就是為了找個人陪她說話.試想一個少女長期獨居,只有一個像野人的怪物為伴,有多寂寞無聊可想而知,遇上了會說話還會唱山歌的人,當然要抓回來好好聊一聊.

上篇:第二十一章 進入猛鬼山寨     下篇:第二十三章 黑火燭天 為綠檀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