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五章 叛徒  
   
第二十五章 叛徒

暴發戶被我一腳踢得從山坡往下滾,好不容易才止住,跳起來又往上沖.這時老和尚又開口了:"住手!"

這兩個字聽在別人耳中也不是很響亮,暴發戶卻像是被人當胸打了一拳,一口氣喘不過來,只好停下.

暴發戶轉頭望向老和尚:"澤善大師,你什麼意思?"

澤善老和尚又念了一聲佛號:"能夠動口就盡量不要動手,要以理服人嘛.我們這次是來超度陰魂的,不是來尋仇報怨的,不必節外生枝,陸道友,你覺得呢?"

陸成山剛剛被我罵得狗血淋頭,名聲掃地,哪里還敢強出頭?急忙道:"貧道今天心神不定,這次行動還請大師主持,一切全聽大師安排."

澤善大師道:"貧僧是個不管事的和尚,順路跟來只是念念經,善哉,善哉."說完低頭合什後退一步,低垂下眼光,表示什麼都不管.

我轉頭往後看,老林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看樣子沒什麼大問題.林梅被震飛五六米遠,還保持著站立姿勢,但一張雪白的臉變得殷紅,體內氣血全沖向頭部.我暗叫不妙,急忙跑到她身邊,用手輕輕扶住她的肩頭,以靈力探察她體內狀況.

林梅體內陰氣極重,手臂上的經脈大部分都淤積堵塞,再看她的右手還是握拳狀態,整個拳頭已經紅腫起來,紅中又帶著點青紫.

我大吃一驚,沒想到暴發戶那一掌如此可怕,要不是林梅替我擋住,心髒處被擊中,現在我已經橫尸在地了!我急忙抓住林梅的手,輸入陽性靈氣,助她打通經絡,同時也中和她體內的陰氣.

林梅受的傷不是很嚴重,主要是她體虛,在蛇腸谷內待太久體內陰氣太重,加上暴發戶用的是玄陰氣勁,致使她身體嚴重失去平衡,熱血都被逼到了頭部,無法正常循環.我的陽性靈氣一進入,幾秒鍾時間就疏通了手臂血脈,她籲了一口氣,可以動了,漲得通紅的臉又變得蒼白.

"我要殺了他!"林梅一字一句地說,立即往前沖.

我緊緊拉住了她的手,低聲道:"現在不是時候,不要輕舉妄動!"

這時暴發戶正在對陸成山說:"陸道長,除惡務盡,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啊!要不是我們上次沒有清理乾淨,也就不會再起風波,不用再來一趟……"

陸成山臉色很難看,望向澤善大師,澤善大師低眉垂目像是入定了,再掃視其他人,眾人都聽清了我的話,鄙視暴發戶的為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也沒人會替他出頭.

陸成山道:"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不要混為一談.以前蛇腸谷里面的人持強為惡,是一個巨大的不安定因素,所以要予以打擊剿滅,現在這位姑娘就如小張說的,沒有危害社會,沒有任何犯罪事實,我沒有權力對她做什麼."

暴發戶傻了眼,我拉著林梅走到前面,故意問:"他是誰,都做了什麼壞事?"

林梅雖然不懂勾心斗角,卻是冰雪聰明,立即會意,指著暴發戶道:"他叫宋青羽,從小在蛇腸谷長在,暗地里垂涎大嫂的美色,又貪圖榮華富貴,所以與外人勾結,在水里下毒,里應外合殺了所有人.他人面獸心,禽獸不如……"

"胡說,放屁,滿口胡言!"宋青羽暴跳大罵,"你一個小屁孩懂什麼,她本來就是我的未婚妻子,與我青梅竹馬,兩情相悅,是大師兄霸占了她!"

我大聲道:"你要搶別人老婆也好,別人搶了你老婆也好,冤有頭債有主,你找當事人就行了,何苦禍害別人?現在連一個完全無關的小姑娘也不肯放過?"

宋青羽終于語塞,支吾了好一會兒才說:"他們占山為王,不服王化,逆天行事,這個鬼地方本來就不該存在,他們是死有余辜!"

陸成山道:"當年確實是他們霸占山林,盜搶幼兒,屢次勸說無效並且武力反抗,上級才決定進行打擊.我個人與他們素不相識,沒有任何仇怨,我只是公事公辦."

他這話既是向林梅解釋,也是向眾人說明他與宋青羽不是一樣的人.

林梅多次要說話,都被我捏手指暗示阻止了,因為陸成山等人代表的是國家,宋青羽也在他們的隊伍之中,也是執法者,與他們正面對抗是不明智的,今天只要能平安離開就謝天謝地了,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她不懂人心險惡,要是說了不該說的話被人捏住話柄,事情就難辦了.

澤善大師又開口了:"阿彌陀佛,我是來念經的,是第一次來!"

他旁邊的年輕和尚立即說:"我跟我師父一樣,也是來念經的."

一直沒有開口的黃頭發紅臉膛中年人說:"我也是第一次來,好像是來除鬼的."

道士打扮的人說:"福生無量天尊,貧道是道士,只捉鬼,不殺人."

阿良早已把槍垂下,笑了笑:"我只是一個司機."

眾人都鄙視宋青羽,也覺得林梅這樣一個小姑娘沒有什麼威脅,跟自己也沒直接關系,所以紛紛撇清關系,跳出局外.

宋青羽眼珠子一轉:"這確實是我個人舊仇,與各位無關.小姑娘,你想報仇就過來,我給你公平挑戰的機會."

林梅猛地掙脫了我的手往前沖,幸好老林在旁邊急忙拉住了她另一邊手臂,叫道:"不要上當!"

我急忙再拉住林梅:"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等你病好了再找他報仇!"

陸成山大概有意向我示好,緊接著說:"是啊,是啊,姑娘身上有傷又有病,現在動手有失公平,而且我們公事在身,你們的私仇還是改日再說吧."

林梅能夠在鬼域之中生存這麼多年,意志力和忍耐力自然非同一般,很快清醒過來,她絕對不是宋青羽的對手,白白送死沒有任何意義,于是不再掙紮,咬緊銀牙怒視宋青羽.

宋青羽又氣又怒,但不敢一意孤行,眼睛一轉又計上心來:"他們進過蛇腸谷,一定清楚里面的情況,請他們當向導帶路總可以了吧?"

他用心極為歹毒,一路同行,他就有很多機會下手害死林梅.眾人雖然知道他居心不良,但這個提議卻沒人反對,因為他的提議並沒有直接禍害什麼人,還是為團隊行動提供幫助,沒有反對的理由.

林梅突然道:"好,我跟你們一起去!"

我與她對視一眼,從她決絕的眼光中已經明白了她想做什麼,她是要借助"大師兄"之力殺了宋青羽和陸成山,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也無所謂.我當然不能讓她一個人去,大聲道:"我也去!"

老林道:"我也去,***,誰要是敢暗中動手動腳,我先宰了他!"

吳章雅道:"好像很熱鬧,我也跟去看看吧."

陸成山笑了笑:"各位肯熱心幫忙,那是最好不過了,不知現在蛇腸谷里面是個什麼狀況?"

我搶先道:"我們進去的時候,里面都是霧氣,遇到了一些毒蟲和鬼影,沒有別的東西了."

陸成山微皺眉頭緊盯著我:"三年不見,你不但病好了,還有了深厚的修為,不知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只是最普通的江湖術士,沒有任何名氣,說了你們也不認識.你不用懷疑我跟蛇腸谷里面的人有什麼特別關系,我是第一次來這里,跟這位林姑娘無親無故,昨晚才第一次見面.我之所以要替她說話,是因為她沒有接觸過社會,不知道世間人心險惡,需要幫助."

陸成山連連點頭:"當然,當然.剛才我已經說過了,上次是公事公辦,不是我個人的意願,如果這一次林姑娘與鬧鬼事件無關的話,我絕對不會為難她."

我暗松了一口氣,不論陸成山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承諾已經出口,只要他同事之中有一個人還活著他就得堅守諾言.我問:"你怎麼知道這里鬧鬼了?"

"這個……"陸成山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前幾年我們就已經知道了這里被稱為猛鬼山寨,但促成我們這次行動,是因為前不久有一個地質勘測隊在附近遇到靈異事件,上級很重視."

我"哦"了一聲,沒再說話,陸成山曾經說過他屬于一個特殊部門,負責處理怪力亂神之事,所以他出現在這里並不奇怪.但上一次剿滅蛇腸谷時,里面應該沒有鬼怪靈體之類,陸成山來做什麼?

兩伙人合成一伙開始向山上走,陸成山給我介紹同行的人,但都只簡單介紹名字和職業.

澤善大師長相很普通,穿著洗得發白的僧衣,布鞋甚至有個破洞,就是一個七八十歲的普通老和尚.不過我可以感應到他身上陰陽二氣非常平衡,生機旺盛,人老而氣盛,這麼反常的現象說明他的修為深不可測.

跟在澤善大師身邊的和尚才二十出頭,是他的徒弟,長得方面大耳,神情肅穆,很少開口說話,看起來頗有幾分高僧之氣,但名字卻很叫人掉眼鏡——他居然法號圓規!

道士打扮的人四十多歲的樣子,靈氣強度與我差不多,表情冷漠,不苟言笑,名叫鄭三符,自稱茅山派的弟子.我看出這人城府深沉,心胸狹窄,對他沒什麼好感,沒有與他多說話.

瘦高個名叫周軍強,焦黃頭發,紅赤臉膛,連眼瞳也是黃色的.這人體內沒有真氣,但陽火極重,幾乎可以稱為純陽之體,我還可以感應到他五髒精氣失調,肺經和心經有些不太正常.

陸成山的修為很高,丹田內有一團非常精淬凝結的靈氣,即使還沒有結成金丹也差不多了,這是相當于陰陽訣第三層的水平;阿良是個特種兵,沒有靈氣,擅長槍械和近身肉搏;宋青羽氣走奇經,真氣陰寒,練的可能是陰邪歹毒功法,論直接打斗能力在場無人能及,恐怕沒人能直接挨他一掌.

上篇:第二十四章 驚人的巧遇 為亦蘫加更     下篇:第二十六章 都是寶藏惹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