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六章 都是寶藏惹的禍  
   
第二十六章 都是寶藏惹的禍

我一直拉著林梅的手,輸入一些陽性靈氣為她平衡陰氣.論靈氣強度和破壞力,陰陽訣不如道門功夫,但平衡陰陽,感知陰陽的能力,卻遠超大多數道門功法.

也許是我溫暖的手給她帶了來安全感,她狂亂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平靜下來之後,才想到被我這樣握緊了手有些不妥,臉上開始出現紅暈,有些羞澀模樣.

我發現了她的局促,但並沒有松開手,而是拉著她靠邊站,讓其他人先走,兩人落到最後並與前面的人拉開一段距離.林梅更加心慌,臉上明顯有緊張的表情.

我沒有松開她的手,而且靠向她,在她耳邊低聲說:"千萬不要跟他們拼命,他們死一千次也是活該,但你要是有什麼損傷的話……那就太不值得了,你的長輩在天有靈,也不願你這樣吧?"

"我,我知道……"林梅暗松了一口氣,但臉更紅了,對我報以一個感激的眼神.

我笑了笑,很高興林梅能這麼理智,放松了她的手,但林梅卻沒有抽回去,主動握緊了我的手,她那冰冷的小手中似乎也傳來了一種溫暖.

我問:"還有什麼人參加了當年的屠殺?"

林梅搖了搖頭:"我不知道,當時很混亂,我只認得姓陸的那個人."

"姓宋的真的是為了一個女人害了所有人?"我有些不相信,他們隱居了那麼久,都是親人和朋友,怎能下得了手?

林梅遲疑了幾秒鍾才說:"那時我還小,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這件事是幸存的老人事後寫在紙上的.我認得他,他又與姓陸的在一起,肯定就是他了."

"難道當時他連自己的親人都殺了?"

"不,他在谷中沒有親人."林梅又猶豫了一會兒才說,"谷中有一個規矩,如果生下的小孩沒有可以匹配的配偶,就要到外面抱一個回來配成一對,長大後結為夫婦.宋青羽就是外面抱回來的,長大後他的未婚妻可能是知道了他心術不正,不想與他結婚,恰在這時大師兄喪偶,她嫁給了大師兄.姓宋的不甘心,認定是大師兄霸占了他未婚妻,多次騷擾大嫂,因此被痛打了一頓.他懷恨在心,不知怎麼知道了自己的來曆……"

我晃然大悟,蛇腸谷為了保持人數,也為了不至于近親結婚血脈雜亂,才從外面抱養小孩,這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宋青羽與那女子雖然是匹配的,但並沒有婚約,女子不愛他嫁給了大師兄也屬正常,但他是深愛那個女子的,絕望之下產生了報複心理,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他練的是什麼武功,好像很厲害?"

林梅握著我的手不由緊握了一下,臉上有驚懼之色:"他練的叫摧心掌,掌力陰寒凌厲,非常可怕,要是被擊中胸口必死無疑,你千萬要小心!"

我點了點頭:"你要盡可能留在澤善大師身邊,只有他是真正的好人,不會讓別人傷害我們.我跟陸成山也有深仇大恨,但現在不能得罪他,我們必須忍耐,等待機會!"

林梅懂事地點了點頭,她不懂虛偽和客套,沒有對我說過感謝的話,但她的眼神已經表露出了她內心的感激.

午後時分,我們來到了蛇腸谷入口的松林外,就在上次我紮營的地方停下休息.老林之前拿回了被小毛拿走的東西,有現成的野豬肉和佐料,煮了一窩熱氣騰騰的湯外加香噴噴的烤肉,四人圍住大吃大喝.

陸成山那一隊人在數十米外落腳,他們沒有生火,吃的是壓縮餅干,罐頭和礦泉水,一邊吃一邊觀察著蛇腸谷內的動靜,這時蛇腸谷和松林都被陰霧籠罩著.

陸成山問:"澤善大師,你看如何?"

澤善微微搖頭:"此地有一個極強大的邪靈,但陰霧迷漫,怨氣化形,不知它是何物,也不知躲在何處."

陸成山望向鄭三符,鄭三符道:"這片地方陰氣極重,容易養成僵尸,只怕你們上次殺死的人已經變成僵尸了."

"如果有僵尸,就全仗道友了."

"道兄太客氣了,區區僵尸道兄又怎會放在眼里?"

……

宋青羽一直在朝這邊看著林梅,這時突然道:"那女娃兒能在里面生存許久,一定知道些什麼,里面的邪靈必不會害她,只要以她為質,必無凶險."

陸成山皺了皺眉頭:"我們身為修行中人,又是代表zf行動,應該伸張正義,為民除害,強迫一個弱女子成何體統?"

宋青羽毫無慚愧之色:"假如她真的是最後一個活人,一定知道秘洞在哪里……"

這話一出口,陸成山立即臉色一變,周軍強問:"什麼秘洞,我們這次不是來掃滅惡鬼的麼?"

陸成山假裝沒聽見,鄭三符也問:"我們還有額外的任務麼?"

"咳,咳……"陸成山不能假裝再沒聽見了,干咳了幾聲,"那些人守在這里,可能是為了守護他們祖先搶到的一批財寶,但上次我們什麼都沒有找到,也不知是不是真有財寶.這個不屬于我們的任務范圍,所以沒有事先告訴諸位,即使有財寶,也是國有之物,不屬于任何個人."

聽到這話眾人臉上看起來都很平靜,但真正平靜的人極少,大多人心跳已經加速.澤善大師宣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出家人靠施主施舍,走到哪里都有飯吃,不關心財寶."

圓規急忙合十躬身道:"是,師父."

……

我的聽力極強,雖然陸成山等人說話聲音不高,我一字一句都聽得清清楚楚,心中恍然大悟,蛇腸谷的人遭受滅頂之災,不僅是不服王化,寶藏也是一大禍因!上次行動的人能夠與宋青羽勾結到一起,肯定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打探,滲透,可見這個寶藏非常重要.這一次表面上是來排除靈異事件,陸成山暗中可能還接受了指令要找到寶藏,否則他沒有必要帶宋青羽來,因為宋青羽完全無助于滅鬼.

宋青羽極度陰險,故意把這件事抖出來,挑起所有人對寶藏的貪欲,如果最終找不到寶藏,眾人就會群起而攻之針對林梅!還有可能當年他當叛徒不僅是為了報複,還想獲得寶藏到外面去逍遙快活.

我望向林梅暗暗發愁,如果她真的是唯一知道寶藏地點的人,又不肯說出來,只怕今天不容易脫身,以後也要麻煩不斷了.至于寶藏里面有什麼,我完全無所謂,第一我不貪意外之財,第二我根本沒機會跟陸成山他們搶.

林梅發現我在望著她,眼中滿是關懷焦慮之色,便對我展顏一笑,表示不用擔心,她會保重自己.這一笑有如一朵雪梅迎風吐蕾綻放,嬌美,驚豔,冷瘦,卻又帶著一點春暖花開般的暖意.

我的心中震顫,心中有了無比堅定的信念,無論她遇到了什麼困難,我都要幫助她,愛護她,絕對不容許任何人傷害她!

也許我開始愛上她了吧?我不能肯定,畢竟兩人認識的時間還很短,相知也不多,但如果不是愛,這種想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她的沖動又是什麼?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中,從來沒有迸發過如此強烈的,對陌生人的關切之情——愛情往往來得讓人措手不及,連什麼時候開始了不知道.

我沉浸于某種異樣的幸福之中,沒注意到陸成山他們說了些什麼,直到陸成山走過來,叫我們備出發.

我點了點頭,見陸成山轉身要走,急忙叫道:"等一下!你能保證我們的安全嗎?如果不能,我們就在這里等你們;如果能,你要保證我們毫發無傷."

我的聲音很大,所有人都聽到了,陸成山臉上的表情立即僵住了.我們只是來協助的,沒有任何責任,有危險在後面等待合情合理,一起走安全要得到保證也是理所當然,陸成山不能拒絕.

陸成山已經失手害過了我一次,他也是深受其害,哪里還敢大包大攬?他掃視同伴一眼,沒有人開口主動承擔,所以他只能暗歎一口氣:"好吧,你自己決定跟隨還是留在後面."

宋青羽立即道:"不行,至少那個女娃兒要同行,要不她跑了怎麼辦?"

我說:"澤善大師和圓規可以留在後面跟我們一起走,只要前面沒有危險我們就前進,這樣你放心了吧?"

我對澤善師徒頗有好感,所以有意留下他,讓其他人吃點苦頭.澤善大師和圓規應該也能明白我的好意,都對我微微點了點頭.

宋青羽無法再反對,陸成山卻很為難,澤善大師是中堅力量,怎能留在後面?無可奈何只能望向澤善大師.

澤善大師笑道:"到谷口之前我保護張施主他們安全,到了谷口要是他們不想再前進可以留在原地."

以善念報善念,澤善大師是給我們一個機會,他以為留在谷口不用深入險地,卻不知松林里已經是非常恐怖的地方……

我沒再反對,其他人也沒意見,于是就這樣決定了.

走到松林邊緣,看到了幾具極度恐怖的尸體,陸成山等人面色大變,兩個道士連念無量天尊,兩個和尚則念阿彌陀佛.

按陸成山的意思,要先進去解決完邪靈之後再來處理這些尸體,但澤善大師不同意.他說這些死者的怨氣會增強邪靈的力量,要先超度他們,陸成山只能同意.

眾人把樹上的干尸放下來,插在木樁上的女尸高度腐爛已經無法移動,于是把干尸和兩具骷髏移到木樁邊,收集干柴堆到一起進行焚化,和尚和道士都念經咒進行超度.

我記得師父說過,猛鬼山寨的陰魂厲鬼都是有進無出的,那麼里面的邪靈很可能就是依靠吸收方圓上百里內的怨氣和陰魂來壯大自己,澤善大師的話也可以印證這一點.

那個邪靈就是林梅口中的大師兄嗎?

上篇:第二十五章 叛徒     下篇:第二十七章 玩火自焚 為亦灆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