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章 舍利子  
   
第三十章 舍利子

陸成山一臉疲憊和沮喪,還沒有進入蛇腸谷,就已經三死二重傷,損失太重了.

我,老林和吳章雅面面相覷,真沒想到事情急轉直下變成了這個樣子,最該死的人死了,最不該死的人也死了,剩下的人該做些什麼?

林梅猛地放下小毛,轉身怒視陸成山和阿良,一步步他們走去,原本清徹的雙眼已經發紅,里面像是有火焰在跳躍.

我急忙沖到前面拉住了林梅的手臂:"不要這樣!"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林梅用力掙紮,近乎失去理智,我只好把她另一只手臂也緊緊抓住.

陸成山雖然消耗了大量靈氣,身體卻沒有受傷,還有一定戰斗能力,阿良更是個冷酷的殺手,林梅此時狀態極差,可能不是他們的對手,這樣反而讓陸成山有了斬草除根的機會,所以我絕對不能讓林梅冒險.

林梅掙脫不開,望到了我堅定的眼神,終于鎮定了一些,但心里的悲痛卻無法宣泄,撲進了我的懷里號啕大哭起來.

眾人都以為澤善大師已經死了,不料圓規抱著他哭了一會兒他又睜開了眼睛,咳出一口血後還能說話.眾人急忙圍了過去,只有我和林梅沒有過去,因為林梅還在我的懷里哭,把我肩頭的衣服弄濕了一大片.

澤善大師對圓規和陸成山交代了幾句身後之事,指向了我,像是有話要對我說,我只好推開林梅,牽著她一起過去.

"張施主,咳咳……"澤善大師的聲音很微弱,咳嗽之際有許多鮮血和像是碎肉的東西從嘴里噴出.

我急忙再靠近一些,俯下身體:"大師不要急,慢慢說."

"不,施主請聽我說……上天有好生之德,能饒人處且饒人,凡事莫要做絕,給別人留下一線生機,也是,也是給自己……留下,一線……"他的話沒有說完,嘴里又噴出大量血水,頭無力地歪到了一邊.

我愣住了,沒想到澤善大師要對我說的竟然是這些話!我並不是一個凶殘的人,到現在為止沒有殺過人,陸成山害得我很慘,我也沒有想要殺死陸成山,為什麼師父和澤善大師都特意叮囑我要得饒人處且饒人,好像我是殺人狂魔一樣?

師父本來就膽小,凡事小心翼翼不得罪人,這樣囑咐我並不奇怪,澤善大師與我沒有多少交情,臨死還要掙紮著對我說這些話,難道是看到了我將來會變成一個瘋狂噬血的人?

我不由自主打了個寒戰,只有一種情況下我會性情大變,那就是我不能成功續命,明知必死時日無多,並且有了超強的實力可以踐踏別人,難道澤善大師看出了我活不過三十歲?可惜澤善大師再也無法回答我的疑問了.

我心中一片混亂,神不守舍,也不知過了多久,林梅發現了我有些不對勁,用力拉了我幾下:"玄明大哥,你怎麼了?"

"沒事,我沒事……"我有些心不在焉地說著,臉色還是很難看,並且放開了林梅的手.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不能成功續命,僅有七年可活,我愛上林梅就會是一個悲劇!既使我能成功延長壽命,總共也只有二十多年的生命,我也不忍心丟下她啊.

林梅不知道我煩的是什麼,她自己也是滿腹心事,所以也沒有再多問.

陸成山等人不敢在松林里待太久,叫圓規背上澤善大師的遺體出去了,我們則留在原地,幫助林梅在空曠一點地的方挖一個大坑,把小毛掩埋了.林梅又流了些眼淚,小毛是她一手養大的,就像是她的親弟弟一樣.

我們挖坑花了大量時間,埋葬小毛完畢天已經黑了,走出松林發現外面有一個大火堆正在燃燒,眾人圍在旁邊,應該是在火化澤善大師的遺體.至于宋青羽的尸體,直接丟在樹林里沒人理了,這樣的人讓毒蛇猛獸吃了也是活該.

晚上兩伙人還是分在兩處紮營,林梅因為痛恨陸成山,所以連帶我和老林,吳章雅都沒有過去與陸成山他們說話.我因為想到自己未來沒有什麼希望,情緒低落,也很少說話.

一夜平靜過去,天亮的時候,圓規走到了我這邊,把我單獨叫到遠離眾人的地方,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布包,鄭重遞到我面前:"我師父火化後有三顆彩色舍利子,這一粒送給你,阿彌陀佛."

我有些疑惑地接過,打開布包一看,是一個小指頭大小的淡橙色珠子,通體渾圓光滑,通透無瑕,如瑪瑙似琥珀,但比瑪瑙和琥珀的顏色更淡,更通透,一種潔淨,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感到心神甯靜祥和.

"這個……很珍貴吧?"我有些遲疑,不敢接受.我知道高僧火化後會有舍利子,但通常都是一些燒不化的白色骨頭,圓形的結晶物很少,彩色的舍利子應該更珍貴.

圓規有些靦腆地笑了一下:"雖然我師父沒有說,但我知道這是他的心意.他已經到極樂世界去了,會保佑你平安喜樂,無災無難,阿彌陀佛."

我點了點頭,心里感動以至于眼眶都有些濕潤了,舍利子固然是無價之寶,這種祝福更加珍貴,口頭的道謝已經不足以表達,結果我連謝字都忘記說了.

圓規轉身走了幾步,停步低聲說:"我現在就要下山去了,不要讓陸施主知道我把一顆舍利子送給了你."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舍利子是佛門至寶,一般都供奉在寺院內,極少被個人持有,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手里有一顆舍利子,也許會引來殺身之禍.

"你有聯系地址麼?"我問.

"有緣自會相見,無緣不必強求."圓規飄然而去,直接下山,沒有再回陸成山那邊,似乎一夜之間他成熟了許多.

我托著舍利子細看,高僧身體里面居然能燒出這麼漂亮的寶石來,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我試著注入靈氣,但立即遇到了一股柔和而強大的能量,阻擋我的靈氣進入.這股能量與我所知的靈力和靈氣都不同,不陰不陽,不入五行,自然界中沒有這樣的東西存在,倒是與之前澤善大師念經時發出的氣場極為相似.

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物質都有五行屬性,這顆舍利子為什麼不入五行?明明是一種能量卻又不是靈力?我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舍利子是高僧道德和慈悲的結晶,是一種念力的具體形態,不是物質,所以不入五行.

舍利子既然是高僧的道德慈悲之力結成,帶在身上就有辟邪鎮鬼之功效,甚至有回避災難的可能.圓規說了送舍利子是澤善大師的心意,澤善大師把珍貴的舍利子送給我,是要保佑我,護持我的意思,如此看來我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那一句"給別人一線生機,也是給自己一線生機",不是說我沒有希望,而是希望比較渺茫,需要多行善事努力去爭取.

想通之後,我的心情好轉了很多,我現在不需要舍利子護身,倒是林梅體質虛弱,多年積蓄的陰邪之氣已經深入五髒六腑,我正愁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根除,這顆舍利子正好用上!

佛門的人最講因果,林梅曾經間接保護過澤善大師師徒,澤善大師卻間接殺了小毛,現在用他的舍利子為林梅驅除邪氣,也算是一種緣份吧?說不定這也是澤善大師的心意.

林梅見我一直站在那兒發呆,輕步走了過來,低聲道:"玄明大哥,你心情不好嗎?"昨夜我心事重重,林梅一直看在眼里,心里也難受,終于忍不住開口問我了.

"不,我沒事了."我爽朗一笑,拿起了她的手,把舍利子放在她手心,"你把這個貼身藏好,不要讓別人知道."

"好漂亮啊,這是寶石嗎?"林梅疑惑地問.

"這是舍利子,比寶石還要珍貴,帶在身上可以辟邪鎮惡,趨吉避凶,也可以慢慢驅除你體內的陰邪之氣."

林梅把舍利子放回我手里:"我很好,不需要,還是你帶著吧."

我把手一反又放進她手里,並且用手掌壓著她的手掌:"需要的,你在蛇腸谷里住久了,身體已經吸收了不少陰邪之氣,已經對你的身體有嚴重影響了.如果不是你生性純潔,意志堅定,早就已經心性大變了,這個要徹底驅逐乾淨是很不容易的,帶著它就沒事了."

林梅笑了笑,終于接受了,心情非常好,這大概是她十幾年來第一次收到禮物吧?

老林也起來了,開始弄早餐,林梅跟在旁邊很認真的學習烹調方法,因為以前沒有人教過她,所以她只懂得把食物弄熟了吃,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做才會好吃.

不一會兒,野菜肉丁米糊就做好了,四人用半片竹筒盛著吃.林梅吃得很專注,很愛惜,每一小勺都珍而重之地放進嘴里,細細的咀嚼品味之後再咽下,有一種很滿足的樣子.最後勺子底部沾著一點點米糊,她也不肯放過,舔得干乾淨淨.

"唉,沒有餓過的人,永遠不知道食物的珍貴,你讓我想到了六零年……"吳章雅動情地說,差點要老淚橫框.

"六零年我沒什麼印象,但我剛到鄉下時也餓得很慘,所以我能理解.現在生活好過了,沒人對食物還有這種感恩和珍惜的心態,漸漸的就連這種精神和品質也不複存在了."老林也感歎著說.

林梅有些羞澀:"我的吃相是不是很不雅啊?"

"很好,很好!"老林和吳章雅不停地點頭,我也在點頭.知道珍惜和感恩的人,才會滿足于自己得到的,才能感受到幸福無處不在;**太多的人,即使擁有了金山銀山,還會有更多苛求,永遠不知道幸福為何物.

上篇:第二十九章 金剛之怒     下篇:第三十一章 推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