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二章 尋找寶藏  
   
第三十二章 尋找寶藏

雖然是在夜晚,蛇腸谷內也感覺比之前亮堂了許多,因為陰霧和煞氣已經完全消失了,對于能夜視的我來說當然變亮堂了.

谷口的雜草大多已經壓平,有的地方雜草甚至被砍平了,石壁上到處是敲打過的痕跡,顯然陸成山他們已經非常仔細地找過每一個地方.

我和林梅往前走,見到一些木屋已經被拆毀,沒有拆毀的里面東西也被清空了,地面和石壁上都有敲打和挖掘的痕跡.

林梅快速向前跑,我只好加快腳步跟上,我們一路飛掠,來到接近谷底處,這兒有一棟特別大的木屋.林梅毫不猶豫就沖了進去,但剛進去就停下了,肩背微微抖動,雙拳捏得"咯咯"直響.

我走進去一看,也不由得一陣怒火升騰,陸成山他們做得太過分了!

這棟大屋是祠堂或者義莊,停放著大量棺材,但現在所有棺材都被打開,尸骸被丟在地上扯散,踩碎.供桌上的香爐,燭台和大量靈牌也被打翻在地,滿地狼藉,凌亂到了極點,整個大廳里彌漫著一股腐臭味.

任何人的祖宗和親人遺骸遭到這樣的破壞凌辱都會暴怒,林梅也不例外,她用無比堅定和冰冷的聲音一字一句地說:"我要殺了他們!"

在我身體里面安靜了很久的青丘凝雪突然對我說話了:"這話我愛聽,不論你是為了幫我,還是為了幫她,都要殺了陸成山!"

我沒有理會青丘凝雪,只是緊緊握住了林梅的手,等到她冷靜了一些才說:"我們先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天亮前回去,殺他們個措手不及."

林梅望著滿地碎骨和干尸,不知該怎麼辦,現在已經無法分清楚這些骨頭是誰的了.

"他們是一個大家庭,合在一起也好,明天我們再來處理吧."

林梅點了點頭,她雖然很悲傷和憤怒,但她也有別人無法想像的堅毅和冷靜,無論是誰獨自在深山鬼域中生存了十幾年,都會變得特別堅強.

青丘凝雪有些不高興:"現在又沒有危險了,你老是牽她的手做什麼?"

我沒好氣道:"這關你什麼事,我們約法三章的,而且你說過你跟我無緣,隨便我找什麼人."

小雪有些郁悶地說:"反正我看你牽她的手就覺得別扭!再說了,長得這麼瘦,摸她的手有什麼意思……"

它說林梅的壞話我有些不爽:"去去去,睡你的覺去!"

"你放開她的手我就去睡."

我有些火了:"你煩不煩啊,我牽一下別人的手你都這樣計較,那要是以後我跟別人洞房呢?"

"呃……反正我就是覺得不公平,你都沒有主動牽過我的手."小雪開始使小女孩性子了.

"你整個人還時時刻刻裝在我身體里面呢!"

"……"

其實我並不討厭小雪,但真的有點怕它,因為我任何事都瞞不過它,裸身加裸心的感覺真的相當不好.

走出義莊,我發現門口的地面上有大量朱砂符文,雖然經過多次踩踏已經不完整,依然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克制鬼邪的陣法.想必是陸成山探查到"大師兄"躲藏在這里,所以布下大陣堵住出口,最後滅殺了"大師兄".

這麼說"大師兄"已經消失了?我有點不信,它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擊殺的,但是如果它沒有消失,為什麼這里沒有一點陰氣了?

我轉頭問林梅:"你能感應到'大師兄’的存在嗎?"

林梅閉上眼睛靜默了一會兒,再睜開眼睛搖了搖頭,表情更加陰郁.

看樣子"大師兄"是真的玩完了,畢竟道士是鬼物的克星,陸成山修為極高,大師兄已經奄奄一息,又無法離開這里,被滅殺也在情理之中.

我問:"這里有秘密的山洞,地窖之類嗎?"

"沒有."

"有沒有哪棟房屋與眾不同."

林梅想了想,轉頭望向義莊,要說特別就只有這一棟了,別的地方住的是人,這兒住的是尸體.

我又問:"大師兄有沒有叫你關注某個地方,某個東西,或者特別保護什麼東西?"

"有,就是這里."

我有些失望,也許大師兄叫林梅保護這個地方,是要保護他的遺體不受損壞,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它就已經被陸成山徹底殺死了.如果寶藏是藏在這兒,陸成山找不出來,我也找不出來.

林梅道:"我們去報仇,不找寶藏了."

"不,我們要找到並且轉移到別的地方,否則還有陸成山的同伙會來找,遲早會落進他們手里.而且我懷疑大師兄還在,只是虛弱得無法與我們聯系了.記得我的分析嗎?他臨死前應該是把魂魄寄存在一件法器之中,不是在尸體上,所以陸成山毀了他的尸體不能徹底殺死它.那件法器很可能是與寶藏放在一起,找到寶藏也就等于找到大師兄."

"好,那我們開始找……怎麼找?"

我苦笑,陸成山的智慧,修為,經驗都不比我差,陸成山找不出來,我也未必能找得出來.義莊里面是最可疑的,但陸成山也是這麼想,已經做了最徹底的搜查,沒有必要再找了.

"我們從頭走到尾,我要把整個山谷的地形看一下."我說,林梅當然沒意見,于是陪著我繼續向前走.

往前沒走多遠就到了山谷盡頭,地形很狹窄,嚴格來說這只是懸崖間一個大裂縫,不是山谷,所以面積很有限.我沒看到什麼特別的東西,于是折回頭往外走,一路細看整個蛇腸谷的形式和布局,希望能看出些端倪來.

路過義莊的時候,我注意到義莊門口有一棵約一人合抱的大樹,已經枯死了.懸崖頂上有大量樹木遮住陽光,山谷中可以受到的陽光有限,面積也有限,所以谷中很少留大樹,除了義莊外其他房屋外都沒有大樹,整個蛇腸谷內大樹不超過十棵.

走到近前細看,這應該是一棵槐樹,我又釋然了,俗話說'門前一棵槐,財源滾滾來’,在門口種槐樹是很正常的事.另外"槐"字有"懷念"的意思,種在祠堂或義莊外代表懷念親人,也很正常,在這里種一棵樹只是因為大家很重視這兒.

"這棵樹是什麼時候枯死的?"我問.

"好多年了,具體哪一年我也記不得了."

已經枯死的樹沒有生命力,會漸漸腐爛,大師兄不會寄身在樹上,所以我不再關心這棵樹了.

我們繼續向前走,我一邊走一邊觀察地形,同時細心感應各種氣息的變化.大師兄的魂魄要變成強大的邪靈,必須吸收大量陰氣,所以他寄身的法器必定在陰氣最容易集中的地方.

來回走了兩遍,我沒有看到什麼線索,倒是感應到地下深處有一股陰氣靈脈,從谷底往谷口方向漸漸變弱,最強的地方在谷底,其源頭應該在云頂山主峰的萬丈地底.谷底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我來回堪測了好幾次,除了谷底外陰氣靈脈最明顯的地方就是義莊附近.

一定是在義莊附近!我鎖定了目標,進入義莊進行地毯式搜索.我希望自己能夠比陸成山聰明一點點,或者幸運一點點,但最終我還是失望了,幸運沒有站在他這一邊,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義莊是個人來人往的地方,寶藏不可能直接埋在這兒的地下,又找不到任何機關,暗記之類,那麼究竟藏在哪里?

我有些急躁起來,緊皺眉頭來回地走著.我覺得寶藏是在這兒,陸成山也覺得寶藏是在這里,可見寶藏一定在這附近,但為什麼我和他都找不到呢?由此可知寶藏是在一個讓人非常意外的,完全想不到的地方.

"小雪,你有什麼想法嗎?"我問小雪,也許以一個妖狐的頭腦來思考會有所不一樣吧?

小雪的聲音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不知道,反正我又不感興趣,我不喜歡珠寶."

"那你喜歡什麼?"

"我喜歡吃雞蛋,鳥蛋也可以……算了,反正我也不能真的吃."

說到鳥蛋,我不由抬頭望向旁邊的大槐樹,沒有看到鳥窩,但卻隱約觸及到了什麼東西,可惜朦朦朧朧又無法捕捉到.

我苦苦思索,我能想得到的,陸成山也能想得到,所以陸成山找過的地方,用過的方法我都不必再試,那完全是浪費時間.我的優勢是從林梅那兒知道了大師兄是個什麼樣的人,以及變成邪靈的經過……

我突然眼睛一亮,大師兄在蛇腸谷被攻陷的大混亂中,不可能花很多時間進入複雜機關的密室,所以他藏東西的地方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大師兄成為邪靈的過程是較緩慢的,可見它一直可以持續吸收到地下深處的陰氣;大師兄無法離開蛇腸谷和松林,可見它容身的法器被什麼東西固定住了無法移動,無法移動又可以吸收到地下陰氣就必須要有一個連接的通道……

能夠觸手可及又深入地下持續吸收陰氣的,只有門口的大槐樹!最讓人想不到的地方也是大槐樹,因為寶藏數量一般較多,人們總會潛意識地想到山洞,地窖,密室,誰能想到藏在樹里面?也許所謂的寶藏只有一個鳥蛋大小,那麼就可以藏在樹上!

上篇:第三十一章 推測     下篇:第三十三章 坤卦玉符